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30)

戴斯蒙 | 2021-08-09 21:24:08 | 巴幣 1470 | 人氣 194


  「所以具體來說,我是要怎麼呼喚侵蝕?」

  說到呼喚,那能想到的應該就是叫名字吧?但侵蝕的名字會是侵蝕嗎?想想也知道不可能叫做侵蝕,那是我們取的名字,侵蝕自己是不會這樣稱呼自己的。

  「首先,把你的眼睛閉上。」天罪如此說著,我馬上就把眼睛閉起來。

  「好了。」

  「下一步,開始在腦海中想像侵蝕的特徵、模樣,甚至也可以把我之前跟你說的事情也一起想進去。」

  之前說的事情......是關於古代人類的事情嗎?沒問題,馬上就加入想像之中。

  首先是侵蝕的模樣,侵蝕有什麼模樣?一片漆黑?除了一片漆黑之外,侵蝕似乎就沒有其他外貌了,除非.....是侵蝕種,如果是侵蝕種的話那就有各式各樣不同的種類了。

  想到這裡,我突然靈光一閃,開始想著之前那匹載著我的馬的模樣。

  那隻全身黑到似乎連光線都能吞食的馬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我不斷地補充細節上去,但說是這樣說,其實也沒什麼東西好補的,畢竟侵蝕種全身上下都是黑的,很難從中看見什麼特徵之類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傳來艾莉亞的聲音後我才再度睜開了眼睛。

  「還沒好嗎?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阿!」

  「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嗎?」睜開眼睛的我問著,看了看四周,似乎真的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恩,什麼事情都沒發生,有可能是因為萬傑林的結界阻擋了你的思念傳送,但更有可能的是因為我跟黑帝斯在這裡的關係,下次要試的話,可能得要離遠一點。」

  一個是毀滅古代人類的元凶,一個是古代人類的敵人,那麼侵蝕會不想來也是理所當然的。

  接著我們幾個便在原地等待遺物送過來,雖然瑪蘿說了遺物很快就能送到了,但還是在吃完午餐後才送到的就是了。

  幾名全副武裝的生命教會護衛提著一個巨大的金屬箱子過來,在他們兩側還各有一名祭司不斷的祈禱著。

  看著這誇張的情況,我忍不住地問:「瑪蘿,那裡面裝著的不會就是遺物吧?」

  「恩,是遺物沒錯。」

  「用鐵盒裝著,還一路祈禱,是需要這麼誇張來應對的嗎?」

  「那不是鐵盒喔!那是特殊合金,可以很好的傳達神力的物品,光是那一盒,就價值一個小國的國庫呢!在需要將遺物從神殿裡面移出來的時候,我們就會將遺物放進去裡面,然後藉由祭司不斷的祈禱來壓制遺物的爆發。但就算是這樣,也只能延後一小段時間而已,遺物在神殿之外的移動,最多一個禮拜吧!」

  也就是說,一個禮拜遺物就壓抑不住了,會直接爆發是嗎?

  「那如果直接拿著走沒有做任何處理呢?遺物能夠存放多久的時間?」

  「大多數會在一小時內爆發,最長紀錄的話是三天吧?這是人有觀測到的數據,至於沒有的我就不知道多長了。」

  那些人將鐵盒搬到了瑪蘿的面前停了下來。

  「聖女大人,請問這個要放到哪裡呢?」

  「就放在這裡就好了,辛苦你們了。」

  對方點了點頭後,就將盒子放下來轉身離開了。瑪蘿蹲下來將盒子給打開,一張老舊泛黃的照片出現在盒子裡面。

  我看過這個東西,沒錯,那東西就是卡南的全家福......

  「進來結界裡面後,遺物的爆發也會得到抑制,不過效果沒有在神殿裡面好就是了,那麼我要將遺物取出來了,在取遺物時要非常注意,要用神力將接觸的物體包覆,不然就有可能會跟著侵蝕化......

  瑪蘿一邊解釋著一邊從口袋中掏出了一隻手套套上去,當她戴好手套,那隻手套便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她向著那張全家福伸去,但我感覺讓她去抓實在是太危險了。

  所以我就搶先伸手拿了那張照片。

  「施提芬?」

  「這張照片我拿著就好了,那麼要放到哪裡去呢?」

  「......從箱子裡取出來就可以了,黑帝斯可以幫我把箱子移開嗎?」

  「沒問題。」黑帝斯說完就抱起了箱子站在一旁,而我則是將照片放到了原本的位置上。

  「放這裡就可以了?」

  「沒錯,這樣就可以了,接著讓其他人做好準備,就可以讓遺物爆發了。」

  瑪蘿立刻下去讓其他人做好準備,而剩下的人也紛紛離開了這張照片,只剩下我還看著全家福,在那老舊泛黃的照片中,有一個笑的很靦腆的男人,要是他沒遇到那些事情,現在的他肯定也能像照片裡一樣,快樂的笑著吧?

  「施提芬?快點過來啊!實驗要開始了。」

  「好!我馬上過去。」

  但當我才剛轉身,背後立刻就傳來異樣的感覺,轉頭一看,發現那張全家福開始冒著漆黑的泡泡,整張黃色的照片慢慢地被黑暗所吞食,照片上的那些笑容已經看不見了,剩下的只有那股光是看著就像是要把人吞進去的黑暗。

  侵蝕.....已經開始了嗎?

  「快離開那裏!」

  眼前的侵蝕突然爆發了開來,就像黑色的浪潮一樣高高的捲起,然後落下。

  「施提芬!」

  被黑暗吞食之前,瑪蘿最後的呼喊聲傳了過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