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76

符晴 | 2021-08-07 20:00:03 | 巴幣 788 | 人氣 226







或回到上一回




76


【如同光明的人】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由於血統不純正的關係,自幼小時,我擁有了常人無法擁有的特殊能力。

  每隔一段時間,我就能看見有關自己、或者是別人的畫面。

  而那些畫面,都在之後,一一成真了。

  起初的我以為可以利用這個能力去幫助他,殊不知這只是惡夢的開場曲……







  能力剛開始顯現的時候,我便能在無意間,看到一閃而逝的畫面,像是誰從某個路口走過、誰的小孩在哪裡跌倒了這樣。

  原先我以為是自己產生了幻覺,直到跟自己的家人確認,才得知自己遺傳了母親的特殊能力,可也被告誡絕對不能說出去,否則就會帶來災禍。

  後來,我逐漸能看見了「為什麼這個人要從這裡走」、「為什麼人會在這裡跌倒受傷」的經過,也就是窺見事件發生的前因後果。

  其中一次,我看見家附近村子裡的主要糧倉因為人為疏失而飄進火星,等到大家發現的時候已是大火祝融,在這種房屋相對林立的村子是十分危險。

  所幸預知的結果雖然是無人受傷,但是燒毀的糧倉是全村的命脈,不僅一口氣縮減了大家的糧食,甚至波及了就在隔壁的兩棟房子,害的家原本的主人們只能寄人籬下。

  看到那些村民痛苦的表情,當時年紀還該是跟鄰家小孩單純地追趕跑跳的我,在那一刻生起了要去改變這個悲劇的念頭。

  當時我被認為只是住在遠一點地方的小孩,每天下山來跟村裡的孩子玩耍也是人之常情,幾次打過照面後,村民漸漸熟悉了我,便也認為我只是個不諳世事、純真的小孩子而已。

  藉著這一層身分,我在看見這個未來時,就算到案發現場去,也只會被當作偶然玩耍經過的糊塗鬼,很快我就發現了正燃燒著火的所在地,趁著火勢還沒大趕緊找來了附近的大人,僅用幾盆水就澆熄了原本會燒掉整間房子的火焰。

  及早發現的我,由於救下了整個村裡仰賴的生機,受到了村人的讚揚,大家都在說是因為我才拯救了大家的生命,好一陣子我都被稱作是個小小福星。

  而或許是被這種優越感給沖昏頭吧,自此我也常常運用這個能力在村裡幫忙各式各樣的人,不論是大人還是小孩,只要我看到的是壞事,我就會試著去改變它。

  直到某一天,我的生活在一瞬間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天看似平淡無奇,可就在我利用先前看到的畫面,救下了村裡會因為踩到木桶裡滾落的木頭而摔倒的老婆婆時,大家一如往常聚了過來,可都用著各種懷疑揣測的眼光看著我。

  和平時截然不同的氣息讓我慌了神,站在人群中像是被送上台的展示品,其中我以為跟我很好的一位婦女來到我面前,一開口卻是刺中了心肝脾肺。

  「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故意這麼做的?」

  原來,在我每次幫忙人群的同時,一次不足為奇、兩次還能說得上口,但在第三、第四次事情的發生後,即使每次事件間隔的時間不長不短,終究還是在人們的心中埋下了疑惑的種子。

  有人開始以為,我是因為想得到第一次那樣全村人的讚賞,所以後面的事情都是我在自導自演,故意害別人受傷感到困擾,然後自己再跳出來幫忙博取關注。

  即便我很努力辯解自己都是剛好看到才幫忙的,可猜忌只要一產生,就再也不會回到往日如初,像是折過的一張紙,就算可以撫平,曾經的痕跡卻還是留得這麼明顯。

  「可是為什麼這麼剛好都是你?」

  質問的語調上揚,似乎只要下意識判定對方是說謊,就一定會死咬著對方到願意鬆口承認為止,即使我說了再多次不是,叫得嘶啞,眼淚都急得掉了出來,可全都被認為是矢口否認的說詞。

  這個動作就像是開啟了某種暴力的開關,我被淹沒在黑壓壓的人群當中,明明有一大堆的人在背後嚼舌根,卻沒有一句話是來為我伸張正義的。

  「這個時候,願意相信我的人……就只有一個而已。」

  我自嘲地對伊卡勒特勾了一下嘴角,整個人卻被無言的悲傷給淹沒。

  終究……還是提到了你啊。

  「大家聚在這裡做什麼呢?」

  「啊……辰熙,你別過來,大人們在問話呢。」

  淚眼朦朧間,視線中的人群被推出一條縫來,就像無盡黑暗被生生撕開一個開口,亮光從那裡照了進來。

  剛才還聲勢浩大的人群們此時彷彿全被按下了噤聲鍵,呆板地愣在那裡。

  在這堪稱溫柔的光芒裡,出現了一個只比我還高一點的小孩,他在這時候卻像是英雄般高大的身影,撥開停滯的人群,來到了我的面前。

  他低下頭,以在這個年紀來說過分成熟的眼神看著我,卻像是天際的星辰落入我的世界,在我淚汪汪的眼裡泛起無數漣漪。

  鮮豔的顏色重新填滿了灰暗,光點閃動,我的心忽然跳亂了節奏。

  被稱作辰熙的人看著我,明明穿著跟我一樣稚氣的襯衫和短褲,眼神卻專注的不像話。

  這個瞬間,照在大家身上的太陽彷彿從這一刻才溫暖了我的身體——

  「問話?把人家都用得哭出來了能問出什麼話嗎?」

  我愣愣地看著不知為何出現在這裡的辰熙,所有的灰心絕望好像終於找到了傾瀉的出口。

  「好了,沒事了,大家對你做了什麼,都跟我講吧!」

  那時候的我已經對現在詰問我的這群人心如死灰,只能任憑自己瞪大雙眼看著他,除此之外再也想不到任何東西。

  像是要讓我放下戒心,他扯了一下嘴角,走過來伸出手,輕輕抹掉了我的眼淚。

  「別哭了,交給我吧。」

  他把臉側著,耳朵靠了過來,希望我能把剛剛發生的事情講給他聽,知道固執只會讓狀況膠著,情急之下我只能抓住這個從天而降的救命稻草,吸了吸鼻子,一邊哽咽一邊把剛才的事如實託出。

  聽完以後,他瞧著地板若有所思,隨後擋在我的前面,將我跟那些大人隔絕開來,成為了我此刻最堅強的盾牌。

  「大家一直說這些事有可能是他做的,那在場有人能拿得出證據嗎?」

  不知道是不是這些人還在顧忌跟小孩不用提及這些,還是有其他原因,眾人交頭接耳得激烈卻沒人主動出聲,但不管是如何,這種沉默就能給辰熙一個質問的餘地。

  「沒有證據的話,他都已經說不是了,為什麼大家不相信他呢?」

  年紀輕輕的小孩三言兩語就以一種不凡的氣勢輕易將現場的局面給扭轉,似乎是為了緩和如今的氣氛,剛剛質疑我的婦人好不容易出了聲,眼神卻不斷閃爍。

  「我們只是有些懷疑……畢竟每次發生事情時他都在場……」

  面對這種說自己有理卻也站不住腳的回答,我擔心眼前的男孩會因此而倒戈,但他始終沒有這麼做。

  「那這樣的話,阿姨妳每次發生事情也都前幾個跑過來,那我也可以懷疑是妳害人啊?」

  他用一種似笑非笑的語氣說得逗趣,卻讓那個婦人咯噔了一下,我細細回想,這個婦人的確是每次發生事情時,遠遠就能聽到聲音,只會叫人來幫忙,自己卻沒什麼動的大聲公類型。

  這個男孩是什麼時候發現這些的?

  面對現在這個情況,我才發覺到,其實在看不到的皮毛裡,我的確忽視了很多不容輕視的東西。

  而像是自己無法反駁就只好使用大人的權威來壓人,婦人假意砸了咂嘴,反倒告訴辰熙怎麼可以對長輩這樣說話,他卻一點不為所動,彷彿已經深知長大後世界的生存原則。

  「本來村子裡就是互相幫忙過生活的,有必要這樣懷疑來懷疑去嗎?」

  他在這時將所有我幫助過他人的事蹟給一一細數,同時也警示了如果沒有我的幫忙,這些人會是怎麼樣的下場,念了一頓這些人不懂得感激還總想著刁難我。

  望著他這般舉動,我一臉木然,胸腔裡藏著的一顆心卻還不斷在鼓動。

  原來,還是有著把自己的一舉一動看在眼裡,並無所顧忌支持著我的人。

  或許是覺得被小孩子念很羞恥,其他大人站了出來,擋住那個啞口無言的婦人,一些人說著圓場的話,還有一些剛剛冷眼旁觀的人來到了我的面前。

  「是啊是啊,我們這樣子,都把人家的好心給狗啃了。」

  「不好意思啊,是我們錯怪你了,希望你不要責怪我們。」

  即使大人們簇擁而上的臉孔佔據了我的視線,我還是能從縫隙當中,看見那個望著我堅毅又帶著微笑的側臉。

  從那以後,我的世界就這麼毫無預警地,闖入了一個人。

  而辰熙在我心中,大概就是那種最耀眼的存在吧。

  他對當時孤立無援的我伸出了手,看著他帥氣又沒有一絲雜質的淺笑,原先漸次黯淡的世界彷彿又在一瞬間被點燃。

  自此,我便不斷追逐著這個光。


  「但是呢,我應該早點認清事實的。」

  羞恥心讓我低下了頭,盯著隨風輕輕搖曳的草根,再也無法阻止所有的沮喪跟自責從無形中竄出,像是鎖鏈般束縛住我的身體,讓我不斷下沉。

  「我一直都很後悔,要是我當時沒有老要纏在他身邊就好了。」

  如果辰熙當時沒有來幫我,如果他一開始就跟著冷眼旁觀的話……會不會比較好?

  這樣他就算做同樣的事情,也再也不會被我這個拖油瓶牽連,不需要為了我做牛做馬。

  如同深海般深沉的黑暗,和某種無形的壓迫感共同降下,我的聲音染上了幾分哭嗓。

  「要是我當時就直接……選擇不認識他就好……」

  從那個事件以後,辰熙變成了我在村莊裡唯一、也是最好的朋友,我也才知道原來他是村長唯一的大兒子,所以當時眾人不敢說話,一方面也是怕冒犯到村長吧。

  不過脫離了當天的苦海,我卻就此產生了陰影,看到了未來的畫面也不再想著要趕緊去幫忙,只會想起那些大人圍繞我時猙獰的臉孔,就像是可怕的惡魔。

  隨著時間流逝,我們也越來越了解彼此,面對他偶爾提起我先前幫助人群的英勇,我總覺得有些芥蒂,在眾多考慮之下,我終究跟他自白,是自身的血統似乎不太一樣,才導致我擁有看見未來的能力。

  「哦?這樣講的話……你是混血者嗎?」

  「混血者?那是什麼?」

  坐在村外的林子下,辰熙告訴我,混血者代表的是父母有一方不是人類所誕生下來的子孫,能夠繼承人類無法得到的能力,也因為這種結合是明面藐視道德的權限,因此這種人也遭到人類的鄙視。

  過於可怕的現實讓我整個人都僵在原地,尤其是辰熙這個時候臉上沒有任何笑容,嚴肅的面容像某種出了鞘的劍,無形而鋒利的鋒芒讓我理解到自己明知故犯家中早已告誡的大忌所帶來的後果。

  我要失去這個朋友了。

  原生的恐懼讓我無法控制地顫抖起來,從未放下的夢魘也浮出水面,嘲笑我如果辰熙將這件事情給告訴大家,我將會再次遭受到所有人的圍剿,而這次不會再有人願意出來幫助我。

  察覺到這裡,我倏地起身,想趕快逃離,卻被辰熙一把抓住手腕。

  像是過往的死神又要再一次來到面前,我嚇得又跳又叫,拚盡全力想要甩開他的手,卻也被越抓越緊。

  那時的我只想著要是安靜下來就會馬上被他提著去村民們的面前公審,心一轉便想直接朝著他的手咬下去,不管怎麼樣都為自己找出求生的路來。

  只不過在這個動作發生前,我一把先被辰熙拉進了懷裡,心跳狂雷不止。

  「放開我!放開我!」

  我繼續跳,用腳踢他的膝蓋、或是踩他,他卻彷彿是下定了決心,心甘情願承受了一個小孩難以負荷的拳打腳踢,而我終究是耗盡了力氣,最後一絲掙扎愈來愈薄弱。

  也是撐到這時,我才終於能聽見他忍痛而呼吸略帶急促的聲音。

  「可以讓我說句話嗎?」

  他說得不著痕跡,像在水面上輕輕點過,可我依舊惴惴不安,難以對這時的他產生信任。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不認為混血者會是我們所認為的那樣,一定還有像你這麼棒的人存在。」

  明明就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或許藏著虛偽、只是演技、又或者是為了讓我放下戒心而好把我隨時出賣的好聽話,這樣突然的轉折讓我一時有些難過又感到慶幸,心卻仍舊像是重回了依靠而逐漸穩定。

  「所以,我會一直……待在你的身邊的。」

  明明就已經不再奢望什麼,可這最純粹有力的誓言,還是穿越了惡夢和陰影、找到了躲在最深處瑟瑟發抖、無助而迷惘的自己。

  這一秒,所有防線都全部崩毀,失去了力氣再也防不住終於釋然而竄出的眼淚,我好像又再一次被這個人給拯救,也一直都是他來帶著我重回光明的懷抱。

  也是從這裡開始,即便父親再三反對我出去和別人接觸,仍舊撼動不了辰熙在我心裡不可或缺的地位。

  對我來說,只要每天能看見辰熙的樣子,就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事情。

  而某一天,來到辰熙適合獨立求學的年紀時,他卻跟我說,他想要當一個牧師。

  「什麼!你不是知道那些人……」

  那時的我跟辰熙約法三章,絕口不提我是混血者的事實,同時也從他那裡得知聖因特城的牧師們就是最歧視混血者的族群,然後他現在居然要去當個牧師,這不是明著跟我畫線嗎……

  然而他看著我擺在臉上的震驚,不疾不徐地回答了我。

  「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我才要去看看啊,不然我在村裡那些是學假的?」

  聽了後半段的話我無法回嘴,自從跟著辰熙一起玩後,我才知道不是只有我有特殊能力,每個人都可能會有,辰熙的就是屬於牧師的天賦,似乎在認識以前他就已經自通了治癒術,偶爾還會替村裡的人療傷。

  因為治癒術對於那種年紀的小孩是堪比登天的難度,所以在辰熙展現這個能力時,被全村的人稱作是天降的天才,而他沒有因此驕傲,反而更加苦讀,自身的聰穎加上努力,能力是飛躍式的成長。

  即使這樣,我還是擔心辰熙去了之後會有所改變,支支吾吾忍不住開口。

  「……你不會去那裡之後就忘記我吧?」

  面對我嘟起嘴有些害怕的樣子,辰熙像是聽到了笑話,呵呵笑了起來,讓我連忙詢問為什麼笑,藏不住揣測跟猜疑。

  「我當然不會忘記你,只是去那裡學習而已。」

  他悠閒地躺倒在樹旁,講得雲淡風輕卻擲地有聲,輕易緩解了我心中的不安,並把當初什麼都沒打算的我推往了通往現在的道路之上。

  「不然……諭之後就一起來吧!這樣就可以繼續一起了……」

  我一臉茫然,這句話卻像是穿越無數時光重新落在我的耳邊,形成了最誠摯的約定。

  也是這個約定推著我,義無反顧地不顧家裡人提醒聖因特城對混血者的反對,執意也要去當一個牧師。

  但從我們倆各自的立場看來,辰熙想當牧師一直都有明確的思考跟目標,那……我呢?

  不是因為想要幫助他人而成為牧師,也不是因為自己有興趣跟能力才來,好像一直都只是都追著辰熙跑。

  而在剛來到聖因特城的時候,因為手上的印記遭到了欺侮跟孤立,我才認真想起這個問題的緣由。

  自己想成為牧師的理由,似乎都是為了辰熙,找不到立足點卻也無法放棄。

  想要和辰熙一樣、想要看看辰熙的目標究竟是什麼、想要一直都……待在他的身邊。

  ——那我想要這麼做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

  就在那個當下,坐在床上的我靈機一動,總算發現了真正的原因——

  我明白了,自己不為什麼而來到這裡,而是因為自己對他的友情「變成了另一種境界」。

  所以為了要追上他,我必須再加緊努力才行。

  自那之後,我在練習上盡可能地無微不至,就算會遭到老師的差別待遇,也會厚著臉皮請對方講解學習知識的理論,從圖書館不斷借書,把和辰熙相處的時間以外都拿來學習。

  就這樣,我也如願在某次的考試當中,展現了大幅超越同級學生的水準,因為我混血者的所有作為都會被放大檢視,所以那些練習都被看在眼裡,眼紅的人也只能乾瞪眼。

  只不過,明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成果,卻覺得越來越無法追上辰熙。

  因為當時的他,人緣好而又延續著天才的名號,已經受到了長老們的賞識,大家都說他很快會成為下一屆的主教。

  本就是值得高興的事,不知為何我卻愈來愈害怕,擔心自己很快會被辰熙給丟下,天賦的差距讓我知道我們一直無法站在相同的地方,就算我怎麼追都無法追上。

  「所以我終究只顧著自己,為了沒辦法待在他身邊而汲汲營營。」

  好像沒有力氣站著了,我狼狽地蹲了下來,眼眶澀澀的,呼吸也早在先前就變得困難。

  「我一直努力地練習,與其說是為了那時候的約定……更像是不這麼做的話,我就會被拋下的。」

  只是害怕而已,害怕被不斷前進的他拋在後面而已。

  過往立下的目標跟約定再怎麼熠熠生輝,會一直跟著他的腳步,總歸而言都是我害怕沒辦法待在他身邊才這麼做的。

  從來都只是為了自己,要是我不要這麼固執就好了、要是我抹滅了那份情感就好了。

  ——辰熙就不會因此而死了吧。
 
  「……為什麼只把錯都歸在自己身上?」

  伊卡勒特的聲音帶著某種隱晦的探究,像是碎片般落了下來,我不敢看他,心再次沉重了起來,一種難以言狀的悲傷威壓肩頭。

  霎時間,從門深處那片隔絕的黑暗再次包圍了我,各種紛亂的思緒滾滾而來猶如黑色的濁流不斷侵蝕。

  「因為……就是我害的啊……」

  所有理智都煙消雲散,我張開口,嘴唇顫抖著快發不出聲音,我的指尖、我的身體、我整個人都忍不住微微地顫抖起來。

  無數的負面情緒一擁而上淹沒了我,絕望吞噬掉我眼前最後一點亮光,昏昏沉沉的大腦隱隱刺痛得令人發疼。

  「都是因為我,才會害死辰熙的啊……」




76.End



創作回應

阿鳴
辰熙好暖 ><
2021-08-07 20:14:43
符晴
好喜歡XDDD
2021-08-11 22:07:12
東堂隼人
二個男孩之間的溫暖故事……原來就是一切的起源呀……。[e3]
2021-08-07 23:30:02
符晴
誰能知道最後會釀成那樣的結果......[e3]
2021-08-11 22:07:26
沫兮
辰熙是什麼大暖男啊///
2021-08-23 12:33:58
符晴
所以才是 如同光明的人 [e5]
2021-08-25 22:11: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