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77

符晴 | 2021-08-11 22:00:03 | 巴幣 594 | 人氣 246






或回到上一回




77

【罪魁禍首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在我待在城裡的生活穩定之後,辰熙也開始著手在他本來的初衷上,利用自己的影響力開始進言在推崇正視混血者的權益,一開始果不其然遭到了荒謬言論的詆毀,可在他本身的親和力跟能力之下,日子一天天過去,逐漸開始有考慮這點的人也逐漸增多。

  當然,還是有那些至死都無法認同這點的人,例如狄斯坤。

  我在學校第一次看見辰熙跟他還有伊朵兒一同走路時,不分青紅皂白,他馬上走過來就是一頓羞辱,說我是下三濫才會生出的孽種。

  被這樣的言論瞬間激發了怒氣,辰熙的動作卻比我更快,箭步攔在我們中央,替著我訓斥了狄斯坤一頓,同時也在事後告訴我不要離他太近。

  我曾詢問辰熙為什麼要跟這種人待在一起,他卻告訴我狄斯坤也是未來主教的一份子,必須共同學習,因此就算觀念上有不同,也得試著容忍彼此。

  不過我很早就察覺,狄斯坤天生就忌妒於辰熙的能力,每當三個人出現在眾人眼前,或是展現長才時,縱然最厲害的辰熙本身謙虛得很,大家在為他歡呼時,旁邊狄斯坤嫉妒的樣子卻都被我看在眼裡。

  被聲望薰心的後果,就是我在無意間透過未來,看到了狄斯坤試圖陷害辰熙讓他出糗的畫面。

  而原先決定不再為他人使用能力的我,為了守護辰熙,重拾了改變未來的念頭。

  在主教讓那三個人演習某種儀式的前一刻,我透過能力偷偷潛入擺放器具的場所,把辰熙被動過手腳的東西跟狄斯坤的東西對換,然後就變成後者在眾人的面前淪為笑柄,還要另外兩個人去幫他。

  看著他當時屈辱的模樣,我以為他會就此得到教訓,他卻沒有因此而打消念頭,反倒越演越烈,我也從此不再坐以待斃。

  只不過,從那以後,我發現了,預知未來所會付出的代價。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我早已預見狄斯坤會在某個上坡路故意落下裝滿水的大水桶朝著我們直奔而來,眼明手快的我很快推開了辰熙,可滾下去的木桶卻因此砸到了還年幼的一對兒女上,傷勢嚴重。

  因為我救了辰熙,受傷的人變成了那一對兒女。

  而在後來,狄斯坤想要捏造辰熙作弊的證據,演變到後來成了毫不相干的人被從此退學。

  狄斯坤想要陷害辰熙而設下的手法,最後都會由無辜的人來承擔無妄之災,也就是改變早已注定的未來,必定會有一件相對的事物來承擔後果。

  即使心裡有意識到而感覺唏噓,可我只想著要暗中守住辰熙,沒有理會,而就在那時,我使用了預知能力,看到了辰熙的演講會上會被狄斯坤遣人當眾砸場引起雙方嚴重傷亡,更強化了我得保護辰熙,改變未來的信念。

  但是,我終究低估了付出代價的輕重性。

  就在事發的前一天,長老們答應了剛成為主教的辰熙讓他去宣導提倡維護混血者權益的演說,這無疑是對他的志向躍進了一大步,當時的我每天都為了讓辰熙一帆風順而不斷努力,聽了也著實高興。

  結果在同天下午,我前幾日為了幫助辰熙而順手救下的混血者,在我預知沒有觸及到的地方,跟狄斯坤產生了一場嚴重的衝突。

  在我的預知裡,這個混血者會被捲入辰熙的風波中,因此我救了辰熙,也就順手解了對方的危機,然而衍生出的未來,變成了這般走向。

  即使一切混亂在辰熙跟伊朵兒的處理下,十分鐘內就平定,可狄斯坤的眼神滿是恨意,而得知了辰熙明日的事蹟本就不服,在先前一整個脈絡累積下的怨恨一推,事情就整個走調了。

  到了一切都無法挽回的地步時,我才知道,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我。

  為了保護辰熙晚上的安全,我特意邀他到海棠樹下待著,結果辰熙一來就是要我趕快跑,簡短的對話下,我瞬間理解了一切,付出的代價也讓我被恐懼淹沒。

  因為混血者打亂了狄斯坤的計畫,讓他再也忍不住對混血者的怒氣,轉念一想想到了跟辰熙親濃於血的我,便把苗頭放到了我身上,藉由自己在教會中的一席之力推波助瀾。

  辰熙當時的眼神我再熟悉不過,每次他做下決定不容拒絕時,都會露出這樣的神色。

  而在我奮力逃跑時,想起他遠去的身影,心中像是被割下了一塊肉,想痛喊卻也只能忍著,咬到嘴巴發出陣陣甜腥。

  辰熙大可對我見死不救的,可是他停頓了一下,就不曾猶豫地停留在了那裡,即使聖因特城的士兵像死神般一步步逼近。

  陰沉的天色下,模糊了沉穩又堅毅的背影,也是我最後一次看見他的樣子。

  後來我遭到槍擊時,憑著僥倖,我在昏迷之前把整個人藏進了樹叢當中,由於我的血跡散落各處,因此聖因特城的人沒有發現我,以為我帶傷逃跑了。

  可是在我醒來之後,世界已經被一手遮天,摧毀了我心中最重要的存在。

  根本還沒治療好身上所有的傷,只換了一件乾淨的衣服,我小心翼翼地回到城裡,卻看到公佈欄跟新聞宣布了辰熙違反條例與混血者私交,被逐出教會並即刻處置,狄斯坤大義滅親這般的言論。

  而這個新聞,已經是昨天的事情了。

  沒有任何的遲疑,狄斯坤那些人的殺伐果斷澆熄了我的最後一點僥倖。

  聽著路人議論、看著報紙上的文字,一字一句,砸在我失去所有力氣和勇氣的心上。

  長長又淒厲的腳踏車煞車聲在身後響起,一時間世界又恢復了它的喧鬧,我卻什麼都聽不見,彷彿只有我一個人的時間在這裡凝滯了下來。

  刺痛的風吹瞇了我的眼睛,模糊的視線中,一瞬間我看見所有街上的行人快速從我身旁略過的身影。

  身體已經先於理智抬起腳跑動,卻不知道自己的方向,飛快地,就像是不想被這麼殘酷的現實給追上,我終究落荒而逃地離開了現場。

  所有人和善的臉色這時候感覺都變得冷厲起來,迎面而來的行人不斷撞上我的肩膀和手臂,讓我前行的速度一再放慢,覺得每個人都用尖銳的目光從我身上掃過,一次次劃過我的心頭。

  深深的自責讓我無法接受事實,便使用渾身解數想辦法查到了當初關住辰熙的地方,來到了他的牢房,裡面險惡的環境讓我深知這不是給人住的地方,除了在床上找到的那本日記以外,一無所有。

  事已至此,可我依舊是不信邪,再使用了一次能力,一看到海棠樹的畫面,就想著往那邊跑或許能找到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內心的執著從何而來,但我知道它一定很重要。

  「結果,果然報應來到我身上了。」

  我冷哼了一聲,想起生前最後的事情。

  因為沒有見到我的屍身,狄斯坤那混帳依舊馬不停蹄的在找我,由於同是牧師太容易被找尋,在一次次的追殺當中,治療的速度趕不上受傷的速度,撐不住就掛了。

  死前,把靈魂的一部份鎖在日記裡後,我就不知道死在哪裡了,也不重要了。
  
  「所以,要不是我在那邊亂竄改未來,說不定就不會造成那樣的悲劇。」

  我的大腦亂糟糟的,只顧著自怨自艾,忽略了眼前已經沉默的伊卡勒特。

  那個晚上的事情,事實上已經在很遙遠的過去,但又那麼清晰,一次又一次地刺痛我。

  「一切都是因為我無聊的感情才殺死了他,我就是那個殺人兇手。」

  我不再看他,到現在全講完了,我才終於認了自己害死人的這個事實。

  「……你希望自己受到懲罰嗎?」

  良久,他語氣蒼涼地質問震懾了我的瞳孔,讓我被這句話噎得有一瞬的心悸,只能再度抬頭,茫然地看著他眼裡浮現出的一絲惋惜。

  四目相對,短暫的沉默讓我重新燃起了什麼,我緊緊盯著伊卡勒特,想要再看出哪怕任何一點端倪都好。

  但最後,依舊是我無奈地打破了僵局。
  
  「就算受到懲罰……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莫名的,我向他走近了一點,好像這樣就能用已經濕潤的眼眶,來把他看得更清楚。

  「老實說,看到你的存在時,我心裡感受到的並不是惶恐……」

  而是喜悅。

  有那麼一刻,我不想相信這就是現實,雖然一開始伊卡勒特冷漠的、對待陌生人的表情明晃晃地提醒著我,我卻一直都在無意間地置若罔聞。

  「因為在你來到眼前時,會讓我以為辰熙還活著,我根本沒有害死他,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儘管這不是真的,血淋淋的畫面也依舊在我的腦袋裡揮之不去,導致身體裡的血液彷彿停止了流動,是慢性的飲鴆止渴。

  但我卻無法不承認,看到伊卡勒特的時候,我的確曾有那麼好過一點。

  「不過,最後還是什麼都沒有,留下的只有無盡的痛苦而已。」

  我努力平復著自己的心情,然而眼淚還是不由自主地滑到了眼邊。

  「可是你看起來……已經很痛苦了吧?」

  似乎有什麼亮光從他深色的瞳仁裡一閃而過,恍惚之中,這句話卻又是莫名的清晰,深深地刺痛了我。

  「那跟辰熙受到的痛苦而言……又算什麼……」

  我一邊說,不知從何處生來的怒氣讓我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僅存的理智阻止了我繼續做些什麼,一陣混亂裡,我看見他的面具掉在我的手臂,落在了地上。

  「如果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但我甚至就連改變成讓我去死,好讓辰熙能夠活下來的力量都沒有……」

  自那之後,那晚的事情都會在夢裡上演,接著每一天醒來,只要一恢復知覺,我就會不斷地嘔吐。

  我真可笑啊、我真可悲啊,我憑什麼感到難過啊?

  最痛苦的是辰熙才對啊,所以我真的是,好噁心啊。

  但是,我每次這麼自甘墮落時,就會想到,這是辰熙為我換來的第二條命。

  所以,我不能再哭了,要好好的過日子,要繼續做好自己的本分,因為那是辰熙的期望。

  釐清思緒後我又怔了片刻,艱難地鬆開了抓住伊卡勒特衣領的手,失魂落魄地後退了幾步,有些踉蹌。

  「所以,離我越遠越好,跟著我這種惹禍上身的人,總有一天會害死你。」

  不知道是第幾次低頭,沉默無聲地蔓延著,現在的我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能說給伊卡勒特聽了,他想知道的,我全都已經說了。

  因此,就這樣覺得我是個無藥可救的人,趕快離開我,最好。

  我不想再看到,擁有這個臉孔的人再次在我的面前發生什麼意外了。

  「……抱歉。」

  可是,他卻沒有就此離開。

  我的耳邊忽然傳來一陣走近的聲響,他的聲音輕輕地隨著風語傳遞,不曉得他究竟要做些什麼,我怔怔地把目光重新放到面前人的身上,卻看到了再熟悉不過的臉龐,對著我露出了有點悲傷的笑。

  「我也知道那麼做,你會被傷害的。」

  「你……」

  我一驚,腦袋下意識地想起辰熙當初推開我要我趕緊跑時的畫面。

  而伊卡勒特似乎捕捉到了我的錯覺,讓笑容也跟著變得有些無奈。

  「……搞清楚我是誰,我只是單純說出我的想法而已。」

  「我知道。」

  不用他多說,我在記憶的畫面再度閃現後,也許是自己變得釋然,即使不可遏止的心痛,也很快區分出了兩者的分別。

  「但是我……和他的想法是一樣的。」

  他順著這句話,一把拉過我往懷裡拽,驚慌之餘,一時間我又以為我回到了當初的過往,聽著他堅實的心跳,我卻發現自己無法再動彈分毫,竭力抑制的哭腔暗自解開了防備。

  滴答,滴答。

  我彷彿聽見了我的世界裡凝固許久的時間指針,再次擺動的聲響。

  「所以,我會……待在你身邊的。」

  為什麼還是要對我這麼溫柔呢?

  我不理解,但我卻是先哽咽了一聲,眼淚唰得傾瀉而出。

  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氾濫,努力想控制身體掙脫卻把他抓得越來越緊,我知道自己在伊卡勒特的眼裡一定是十分狼狽,可我已經無暇理會,無窮盡的思念使我只剩下了放聲痛哭的權利。

  真的就像是辰熙本人在眼前一樣。

  原來,我的時間只會為了一個人停止,也只會為了一個人而重新擺動。

  可就算如此,不管是辰熙,還是伊卡勒特——都是沒有辦法的啊。

  我始終還是要面對這個事實的。

  早在不屬於這個時代的人回到了現實時,就已經大大地改變了未來,而作為改變未來的後果,必會有相同的一件事物來付出代價——

  而原先逐漸關上的那道門,門扉在此時崩裂了一條縫。

 

 

77.End

創作回應

玲玲璇~
哇主角看到這一幕會.......[e3]
2021-08-11 22:17:38
符晴
我不敢想像QQ.....
2021-08-12 22:01:16
沫兮
天哪 這一回太好哭了吧qq
2021-08-23 12:38:08
符晴
衛生紙準備(。
2021-08-25 22:11:2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