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72

符晴 | 2021-07-24 20:00:04 | 巴幣 592 | 人氣 275






或回到上一回




72

【避風港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往這邊走。」

  回答是回答了,但這群人,也跟著我們走了。

  這樣畢竟是件好事,至少不需要再像個無頭蒼蠅亂走亂撞,除了中央那個帶頭的以外,其他四個人會不斷跳躍往草叢裡去然後再回來,或許是為了偵查附近的情況,也或者是將陷阱關掉後、等我們經過再去打開也說不定。

  而不出多久,我就看到了現在走著這條道路的盡頭,有三個和前方人穿著相似、整體為灰色色系的守門人把整個路防著,人後是一個往上的石階,更後面似乎有一棟高聳的建築物,抬頭卻被樹給擋住。

  那些人看到我們並沒有上來迎接,但也許是因為人數眾多,等到所有人來到面前時便忍不住說話。

  「大哥啊,出去一趟怎麼就帶那麼多人回來啦?」

  中間的蒙面人把手搭上了方才帶領我們的隊伍中領導的肩,瞧著我們用誇張的語氣說著,同時不忘指手畫腳。

  而他只是簡短說明先前奧茲說出的理由後,慢條斯理地詢問了守門人。
 
  「總之,首領目前有空嗎?」

  守門員偏過頭,無聲地掃了一眼我們六個後,又提起身子,朝著眼前的領導回答道。
 
  「老大現在可忙得很,如果是要處理這些人的事情,可能一時半刻沒辦法處理哦。」
 
  「這樣嗎……」

  兩個人看似也不知該如何是好,我們也只能靜靜地在旁邊等待,直到那個守門人連著思考仰頭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以後,才給出一個提議。
 
  「不然你就還是帶著人先進去吧,有空弟兄們會幫忙通知的。」

  就在他拋出這個建議時,旁邊兩個蒙面人也對著我們接連出聲。
 
  「既然是大哥直接帶回來的應該就是客人吧,目前就先進去休息一下吧?」
 
  「咦……」

  不曉得我們當中是誰不小心出了聲,當下我只有一陣訝異,思考過很多跟這些人走來據點後的狀況、有好有壞,但如此親切的態度還是不免讓人感到突兀。

  「咦什麼咦?我們是討厭牧師沒錯,但不代表連其他人都討厭啊。」

  其中一個蒙面人略為激動地解釋,像是覺得我們少見多怪,不過從討厭牧師四字看來,這裡可以推斷就是混血者的組織了。
 
  「是啊,只要不要為難我們,我們也不會怎麼樣的。」

  而另一個蒙面人的話聽起來脾氣就比較好,語氣溫文儒雅。

  面對這般熱情的好意,我們六個人交換了一下眼神,一方面是都覺得盛情難卻,加上我們本來就該進去看看才能夠辦事,沒幾秒便由奧茲微笑著給了回覆。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中央的守門員點了點頭,讓了個位給人過去後就立刻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上守門,看起來相當盡忠職守。

  踏上台階,每幾個階梯之間都有一個連接用的平台,兩邊都放置著藍色的旗幟,上頭有著翅膀的標記,底下的金絲絨束跟著氣流微微顫動。

  來到最頂端時,似乎是無法再往上觸及,原本一直擋在頭上的樹就這麼讓出了天空,陽光洋洋灑灑地落在每一寸土地,不知何處流水的聲音由遠及近。

  眼前是利用不規則形狀的石頭跟磚塊搭上水泥而修建成的一座巨大壁壘,像是城堡一樣,每往上一個樓層,建築就往裡面縮一點,剩下的空間則給予人們活動的空間,並在邊界設計成齒輪型的高低起伏。

  大大的木門外同樣有一個守門員,不過他並沒有蒙面,綠色的頭髮像草一樣碧綠,水色瞳孔映著藍色頭巾,底下同樣是跟這些蒙面人類似的穿著,看到我們下意識地張大嘴巴驚嘆。
 
  「哇,怎麼這麼多人啊?」

  他把手擋在嘴巴前以示美觀,人在門前晃呀晃,眼睛也骨碌碌地在我們身上轉來轉去。
 
  「聽說對我們陣營有興趣,搜過身、看起來也沒惡意就帶過來了。」

  領導一邊解釋,一邊不急不慢地等他觀賞完我們的外觀,直到他回到本位後才展開話題。
 
  「話說,首領目前在忙什麼?」

  話剛落地,對方就很疲乏地嘆了口氣,整個身體都彎了下來,一副有苦難言的樣子。
 
  「啊……就又是那群牧師啊……」

  聖因特城的牧師也在這裡?我以為只有我們呢……

  反正目前也是不用到豎起耳朵偷聽的程度,我們就這麼在後面看守門人一邊說話,同時做起浮誇的動作。
 
  「表面想要談和,背地裡就又在搞另一套,非常惡劣呢……」

  他縮起脖子皺著眉頭,手比得像是野獸一般張牙舞爪,眼睛跟著做出奇怪表情的臉部忽大忽小,令人有些發笑。

  不過隨後,他又恢復成坦蕩的樣子,意氣風發地拍了拍胸脯。
 
  「反正沒關係,首領會好好保護大家的!」

  兩人討論以後,結合更前方那幾個人的說詞,這些人的首領目前正在跟聖因特城的牧師交涉,雙方堅持不下,因此沒有辦法撥出時間來理會我們。

  領導帶著我們退後了幾步,同時在身旁隊友們的耳邊說了點什麼,其他人便朝著不同的方向離開了現場,之後便好言好語地和我們微微致歉,和原先疏離的態度判若兩人。
 
  「不好意思啦,可能要請各位在這裡稍等一會。」

  奧茲也連忙搖頭表示無礙,很快說出了自己的感受。
 
  「不會,我們第一次來這裡,真的是大開眼界呢。」

  她一邊張望附近的景致,看著和樂在這裡生活的人群,她忍不住繼續講了下去。

  「而且看得出來,你們已經在這裡建立起一個家園或組織了。」

  「是的,首領把我們命名為穿影回天,意思是穿過陰影,回到天空下的人。」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也順著一同看往了天空,彷彿現在能夠安穩地看到湛藍的天空,對這裡的人來說都曾經是一種奢侈。

  「從剛剛的對話聽來,諸位應該已經知道我們是混血者所集結成的群體,既然對這裡有興趣應該會知道吧?」

  對方把視線放回到我們身上,而我們也毫不避諱地點點頭,如此坦然才更能讓人信服,他點了一回頭,隨後開口說話。
 
  「那目前可能就先讓我帶各位自由活動一下,剛剛也已經讓弟兄們去跟眾人告知,有我在,不會有人故意為難的,請放心。」

  「好的,那可以告訴我們你的名字嗎?這樣也比較好溝通……」

  「你們叫我宇就可以了。」
 
  「宇先生,我們現在能進去參觀看看嗎?」
 
  「當然可以,請。」

  宇跟門口的守門員低聲交談了幾句後,他就敞開了大門,剛走進去,其他看見宇的人便主動熱情地朝他打招呼,有男有女,同時也不忘向我們問好,讓人真心懷疑這真的是聖因特城所說難以控制的混血者們嗎?

  從這裡有五個方向可以走,右邊聽宇說是食堂、左邊是訓練場、面前是個向內挖空的空地,四周佈滿尚未燃燒的炭火燭台,一個穿著類似背後門外的守門員、一個類似更外面守衛的蒙面人待在這裡守著盡頭牆面上偌大的木門,剩下跟面前隔著一道牆的兩條路分別是從不同方位向上的樓梯。

  想說就不要給宇添太多麻煩,我們表示就乖乖跟在他的後面就好,便跟著他去往想要先去看一看的訓練場,才要靠近就聽到裡面傳來喝喝哈哈的吆喝聲,氣氛頓時活絡起來。

  正方形的空間裡,四周除了燭台也等距放著稻草人,人群三三兩兩聚在稻草人前拿著手中的小刀或暗器奮力攻擊著,彷彿就像是面對真正的敵人一樣,一點也不手軟。

  其中在我們一群人走進來時吸引來的目光就不少,特別是正式來到場中央後,就有一個男性忙不迭地跑來面前,看起來是預謀什麼事情已久的樣子。
 
  「哦哦,原來剛剛指的外地人就是諸位啊!」

  黝黑的皮膚上,臉頰有著爪疤,用紅色頭巾豎起金髮的男孩興沖沖地直向我們搭話,雖然知道這裡的人應該都聽說了我們的事,但被這麼有朝氣的迎接,還是不免讓人感到一陣陌生而只能給個不失禮的微笑。

  或許是意料到自己的態度在相較下還是太過奔放了一點,男孩看了一下宇,後者也不知道是怎麼看他,原本活潑的面容開始變得訕訕,講話也跟著卡頓。

  「那、那個……」
 
  「怎麼了嗎?」

  宇的後面,位居第二的米哈逸首先應了一聲,微笑適當有禮,緩解了男孩自己搞出來的尷尬處境。
 
  「就是……平常都是跟陣營內的大家切磋,正好聽說來了一群外地人,想說能跟宇大哥來到這裡的人肯定不簡單,就希望能找一個願意跟我單挑的人!」

  他紅著臉,好不容易在身體生硬地擺動下講出了自己的來意。

  不過我沒辦法跟人一對一,因此就先退後一步,而對方也補充不跟女生打,所以奧茲跟伊麗娜同樣被自動剔除,那剩下就是看那三個男生要不要接受了。
 
  「那你想要跟我們之間的誰切磋呢?」

  看來米哈逸是想要直接先問出男孩想跟誰對戰,再看那個人願不願意接受,只見對方蹲起馬步,擺出了看似跑步,出拳飛快的動作。
 
  「我喜歡來場速度之戰,如果各位當中有以速度見長的人在,那是再好不過了。」
 
  「速度嗎……那就只有鷹眼跟伊卡勒特了……」

  也不是以速度為特長而被去除的米哈逸才剛回答,鷹眼就一股腦地舉起手從人群之中擠到最面前。
 
  「那我要打!我要打!」

  他又蹦又跳,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伊卡勒特的旁邊請求,同時還抓著他的披風不放,搞得伊卡勒特也隨著鷹眼上下跳的動作沒辦法站得筆直,從皺眉下瞇著的眼睛我能猜出他應該覺得很煩人。
 
  「我保證不會輸的,就讓我上去打吧!」

  鷹眼還在大叫,伊卡勒特就沒好氣地抽走了在鷹眼手裡被緊抓著的披風,或許還給了他一個只有他能看到的眼神。
 
  「……隨便你。」

  只見鷹眼表情整個僵硬了起來,唯一能做的只是哈哈笑個兩聲,我忽然有種鷹眼縮得像是小孩子,而伊卡勒特變成了大巨人那種氣勢的威壓感,只不過一切在伊卡勒特走開後就又恢復了正常。

  敢情宇也想看看我們的實力,他在場內規定了一下範圍,我們便留下鷹眼跟男孩在中間,讓他們倆能有充足的戰鬥空間。
 
  「請賜教。」
 
  才做完對對手致意的手勢,人未起身,他就順著低姿態一個箭步衝到了鷹眼面前,亮著右手的短刀想直擊他的下懷,與方才截然不同的氣場讓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氣,目不轉睛。

  好在鷹眼眼神一個微動,手以眼睛跟不上的速度用指虎打掉了這記攻擊,身體卻也順著如此衝擊而跟著上揚,這時我才發現這是對方的計中計,右手的短刀雖被擋下,左手忽然伸出的短刀卻如同猛虎出匣,直直劈砍而去。

  正當所有人都不自覺屏息觀看鷹眼會就此被擊中還是如何時,他身子一個迴旋,勾起了我的記憶。

  ……這是鷹眼當初在面對那些傀儡時用的絕招!

  他原地空翻一圈,水潮般的力量再次在空中起舞,化為屏障擋下第二次的突刺,同時推開了對方一段距離,有樣學樣,在對方硬直的動作中,他化為閃光,閃身到對方面前——

  如同火花在場內翩翩起舞,指虎跟雙手短刀鏗鏘打得不相上下。

  原以為這樣的對峙不會僵持太久,兩邊卻不遑多讓,不過對於只是採取守勢的男孩而言,鷹眼在攻擊的過程裡,身上跟著碰撞擦出的火苗發出了雷電般的光芒,像是隨著戰鬥的時間引來了雷電,每出手一次,動作似乎就越快,在我們看不見的速度中,對方似乎總會被這股雷電給震擊,就好像鷹眼在對打時把電給竄到了人家身上一樣。

  面對各種方面上的壓制,鷹眼越戰越強,對方看似被電擊搞得應接不暇,難以抗衡的顏面下破綻越來越大,而前者正是看準了這一點,在一次互擊中,指虎跟雙刀再一次對峙不下,鷹眼順著施力一陣吼叫,直接把對方給連人擊飛了出去。

  雖然人飛到了場外,不過在一次空翻後便能輕輕地著地,正如一開始所說,這只是一場切磋。

  而在這之後,對方立刻擺出了原本對戰前恭敬的姿勢。

  「承認是我輸了,甘拜下風。」
 
  正當鷹眼和男孩約定來日再戰、我們也為兩人獻上掌聲的時候,不遠處有個女孩的聲音卻大辣辣地介入其中,奪去了注意。

  「喂!都只有你可以跟外地人切磋,我也要!」

  她的尾音上揚到有些尖銳,頂著紅通通的及肩短髮,拿著跟男孩相同的雙刀,穿著白色棉背心跟簡單的棕色短褲,配著綁好鞋帶的皮鞋子,是簡單標準的盜賊裝備。

  但即使來到了眼前,她也是就這麼無視我們,氣鼓鼓地看著剛剛跟鷹眼對戰的男孩抱怨著,後者面對突如其來的挨罵一臉發懵,便隨口呼攏了一句。
 
  「那妳就去問看看有沒有人要跟妳比試吧?」

  如同是這個男孩說好就等於是我們說好一樣,結果在我們根本沒有準備的情況下,第二個指定人的對決賽彷彿就要這麼順應她人心地展開了。
 
  「雖然隨便選一個人打也不錯,不過女生還是想要找女生來比賽!」

  說完後,她就目光炯炯地盯著奧茲和伊麗娜。
 
  「妳們選個人來跟我一對一吧,一樣簡單過幾招就好。」

  奧茲跟伊麗娜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下,後者撐著下巴思考著,奧茲只是嘟起嘴、眼球向上盯了天花板一會就自己莫名笑了起來,接著便向旁邊挪了一步。
 
  「伊麗娜姐姐妳想去就去吧,我想在旁邊看。」

  朝著伊麗娜說完以後,她就先自己再退到我的旁邊,留下伊麗娜一個人面對著對方。

  這樣瞧著,或許伊麗娜或許是也想比試看看,而奧茲就順便推了她一把吧?

  即使如此,伊麗娜還是擔心地看了我們一眼,我們雖然是以各自的方式替她加油,但也有告訴她如果不想打就老實拒絕沒關係,不要勉強。

  就在這樣的推搡下,伊麗娜最後給了一個她平常的笑容,毫不猶豫地轉向了女孩。
 
  「好,我接受。」

  這次就不像上場那麼突然,女孩在伊麗娜準備好後才出招,同樣是使用雙刀的盜賊,能近身打的鷹眼來還綽綽有餘,不過是弓箭手的伊麗娜,看了就有那麼一丁點劣勢。

  知道不能讓弓箭手有機會拉弓,因此女孩是看準了這點,不求威力,但求速攻,奮力地快速攻擊,雖然目前都被輕盈的伊麗娜給躲過,卻確實讓她沒半點出手的機會。

  在用一次弓直接擋下短刀將女孩硬是用力給甩了出去後,伊麗娜這才拉開了一點距離,對方卻也馬上意識到這點,俯身提刀衝刺。

  看著再度衝向前的敵手,伊麗娜腳下出現了綠色的幾片羽毛,往上跳輕易躲開了女孩的攻擊,卻沒有在半空中因此落地,我張大嘴巴讚嘆,因為她恍若在空中步行一樣,腳底草綠色的風像是在承接著身體的重量,將她捧在空中。

  順應滯空的同時,伊麗娜朝著女孩射出了弓箭,像是成群的飛鳥,綠色弓箭中會分裂出紫色的魔法箭,筆直地飛往女孩所在的地方,無一不缺。

  只不過就在要碰觸到女孩時,女孩快手一揮,打掉了會碰到她身體的弓箭,剩下的就讓其隨著軌跡飛,接著同時破開這波箭雨,靠近了正要觸地的伊麗娜,刀光一閃。

  光看見的軌跡就十分雞肋,伊麗娜的身旁卻出現了一層風之力量所產生的保護膜,替她擋下了這個攻擊後散去。

  氣流四散,卻又再次被重組回來,伊麗娜揮動自己的弓,宛如芭蕉扇一般叫出了龐大的龍捲風從女孩的頭上罩下來,連帶波及到了整個室內,造沙揚塵,迷濛的視野下除了看不見伊麗娜,還要想辦法拉住衣服站住腳。

  其他在場人士被風吹得也開始喧囂起來,困在風中的女孩卻穩住身態,以一種奇怪的角度在風裡揮刀,龍捲風也因為這樣出現了被剖開的樣子,隨後被應聲破解。

  但遮蔽視線的氣流後方,伊麗娜不疾不徐,她已經將弓拉滿,藍白色的光芒匯聚在箭尖,形成了一個女神的樣子,弓的上緣就像是女神的髮絲,底下是潔白的裙擺。

  力量化為的女神開眼,箭一觸即發,命中了還無法及時反應的女孩,她嘗試用雙刀擋下卻失敗,人也就這麼被推了出去,這股力量甚至推碎了自己招喚的風,若是沒有手下留情,肯定是十分有威力的一擊。

  看來,伊麗娜是只把風當作拖住身手矯健的女孩所用的計測,趁著她困在風裡出不來的時候,蓄力出最擅長的遠距離攻擊,這就是弓箭手解決敵人的方式。

  而戰鬥後,女孩也滿意地擺出了和男子相同的動作。
 
  「還是來不及從風裡逃出去呢,是我技不如人。」

  「好了好了,再讓其他人打下去就沒完沒了了。」
 
  宇介入了人群之中,帶著我們離開了訓練場,遊歷完一樓後,他帶著我們上了二樓,只不過在他才剛踏上二樓,我們的腳都還在樓梯上的時候,又有一個稚嫩的聲音拖著長音跑了過來。

  「宇叔叔!我不要離開這裡!」

  尚未意會過來,只依稀聽到把頭埋在宇腹部的女孩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而他把聲音放得更輕,細細安撫著小女孩。

  與此同時,一名似乎是剛剛追隨著宇的蒙面人跟一個金髮戴藍緞帶、穿著藍衣和純白百褶裙的女性跑了過來,似乎是來追上這個女孩的。
 
  「玲玲,這裡以後就不安全了,先跟著哥哥姐姐們一起到別的地方吧。」
 
  「不要!玲玲不要離開!」

  只不過宇這樣的方法似乎沒什麼效,被稱作玲玲的女孩哭得更用力,還一邊跺腳跳了起來。

  玲玲的抗拒讓他似乎看起來很傷腦筋,他只得無奈地看了看那個在下屬旁邊的女孩。
 
  「唉,妳也幫忙勸勸她吧,她很聽妳的話的……」

  雖然女孩嘴上答應,也試著安撫了小女孩,在過程當中,她還是露出了堅定的表情,一點也不躲閃地朝宇問道。
 
  「我們這次離開……要多久才能夠回來?」

  離開?

  一邊想著,大家一邊也覺得所有人卡在樓梯上實在是不太美觀,我們便側身趕緊上了樓,奧茲很快地詢問。
 
  「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估計是認為既然都被看到了也無法再躲藏,宇嘆了口氣,備感無力地朝那兩人吩咐。
 
  「兩位先帶玲玲離開吧。」
 




72.End



下一回

【有苦難言










創作回應

摸摸林
善良的人們~~
2021-07-24 20:31:24
符晴
好險是好人XD
2021-07-28 20:31:10
東堂隼人
【穿影回天】,這名字取的很有寓意呢![e12]
2021-07-24 23:26:32
符晴
我其實一直在想會不會太中二XDD
2021-07-28 20:31:2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