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能力系統:書籍(七)製典人

Zu∮Dot | 2021-07-15 16:07:35 | 巴幣 1018 | 人氣 106


第七章 製典人
  
  稻荷神社的鳥居道在中午的太陽底下險的鮮紅,但碧綠的樹林將那豔紅隱藏在其中而不顯眼,天空中雖然是高溫但在這茂密的樹陰中可是一點也不熱,清幽的環境還能聽到看不到的小溪水流潺潺的聲音,在漫長的階梯上有隻可愛的狐狸叼著外送的塑膠袋漫步其中。

  「老師外送員已經把壽司送到神社的入口了,但聽說有什麼條款在上班時間不能進神社,所以把壽司放在伯犬石像旁邊了,我先去拿壽司不然可能會變質壞掉就不好了。」

  照日明目接完電話把手機收起來,夏天叫外送感覺不太對,從這邊走到入口也要十五分鐘再走回來就半小時了。

  「不用,你給我坐好等等就有人拿進來了,現在正上到重要的部分,不准你擅自離席。」

  「難道神社裡還有其他我不認識的人去幫忙拿餐點嗎?」

  「等等你就知道了,好了回歸正題,有人知道製典人嗎。」

  八德狐瞇著眼看著眼前四個小朋友等待他們的回答,右手食指和小拇指無意識的捲動自已過胸口的長髮,穿著女巫的和服側身坐著有意無意的露出白皙的雙腿,這種誘惑的行為也只能說是本人的特質,大國勇駒可就目不轉睛地盯著八德狐猛看,估計連問題聽完都沒有進到腦袋裡面。

  「看起來已經有一個人放棄了。」

  八德狐指的就是大國勇駒,其他人也無奈的看他一眼真的見色無腦。

  「班長靠你了,你不是有獨立過完成任務嗎?」

  今日美故意調侃須佐須相,不懷好意可愛的笑著。

  可須相是真的完全沒有聽說過什麼製典人,隨然他有完成過任務但也不過是個初入門的新手。

  「哈哈,小姑娘妳怎麼可以指望只有完成過一次任務的小朋友能回答出答案,他只是完成任務但他連作的任務是什麼都不曉得就不要太勉強他了。」

  「哼。」

  須相並沒有反駁八德狐,他當初街道的指令就是很狹隘的東西,完全無法知道事情的全貌。

  「姐姐你說的製典人是不是你預言裡面提到的那個“製典人的解放之日即將到來”。」

  「沒錯,製典人是我們神社的驕傲也是在過去大災害時代的功臣,你們都把你們的典籍叫出來。」

  四人很聽話右手一伸出來意念一動四本秀珍本的字典外型的書籍就在手掌憑空出現,他們對這件事情早就習以為常了。

  「你們對一本書憑空冒出來有什麼看法?」

  「不是很正常嗎?」

  「你變出你上課的課本出來讓我瞧瞧。」

  「那怎麼可能課本又不是典籍。」

  「不都是書嗎,為什麼不行?」

  八德狐的話讓他們都陷入沉思,對阿為什麼不行,本來就不行吧又不是變魔術,那為什麼典籍就可以,這麼淺顯的問題沒有人問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

  「因為典籍是超越四次元的存在,是包含了意念的第五次元,那一股意念也可以說是信仰,單純的信仰其實有點偏頗而是一股善的能量,無正無邪不落兩端。」

  「八德狐老師您說的是什麼意思,信仰善的意念為什麼不算正呢?」

  「中國古代有一本書叫做中庸,中庸的一絲就是兩端的中間,用善惡來說就是不善不惡也有人說又善又惡,但既然是在兩端的中間那就是零所以沒有善惡,那也可以說對錯的中間那即是沒有對錯,裡面我個人覺得最特別的一句話是“至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在達到中和的時候天地是最祥和的了。」

  「老師妳說的太深奧了實在聽不懂,那個什麼中庸的我們沒有看過。」

  「好吧確實有點跑題了,和國中生討論中庸也是有點強人所難。」

  可惡的老太婆回頭我就專研給你看,照日明目在心中偷偷的想。

  「簡單的來說典籍裡面含有創造天地的力量,原型是災害而災害的源頭是世間人們的念頭,七情六慾你們也可以理解成聖經提到的七大罪,利用第五度空間的能量將那股邪惡淨化後並將天地能量封印得到的就是典籍,這也是製典人製作典籍的方法,因此製作典籍靠的不是什麼技術而是一顆純善的心。」

  「老師你剛剛不是說不善也不惡嗎為什麼是純善的心?」

  八德狐用手拍了腦袋,說太多果然會被問一些麻煩的問題,

  「我就用你們聽得懂的方式吧,遇到人跌捯了要去扶他起來對吧?」

  「沒錯。」

  「那如果那個人是個強盜呢?」

  「壓制他。」

  「裝作沒看見。」

  「打他。」

  「扶他起來但是交給警察。」

  「沒錯你們都有見義勇為的心----裝作沒看見是怎樣拉。」

  「但假如他其實搶錢給窮人們使用呢?」

  「他是好人扶他起來。」

  剩下的人點頭同意。

  「但其實他不是好人,內心單純喜歡作惡搶劫,但是錢對他沒用,所以作勢施捨給窮人這樣呢?」

  「結果還是壞人,打他。」

  「什麼叫作結果呢,假如他死前改惡向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在災害中救了許多人呢?」

  「老師你搞的我好亂阿。」

  「不是我搞的你好亂,是你的是非對錯讓你很亂,你的對就對了嗎,你的善惡代表世間的準值嗎,純善即是放下你的成見隊友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即便是壞人我們也要去引導他,幫助他走向正道,善惡在這時並沒有意義,這也就是純善但言語還是很難表達,在四維空間的我們這樣的概念無法言語話,能理解就理解不能理解我也不想解釋了。」

  「真的是非常的難懂,簡單的來說就是要成為製典人需要很利害且健全的內心?」

  「差一點,是需要一個有在尋找人生真諦的靈魂。」

  「那這個跟典籍可以突然出現有什麼關係呢?」

  「這個原理還真的不好說,反正類似靈魂的DNA可以放入靈魂中,使用是再提取重新構成。」

  「居然連靈魂這個詞都出現了。」

  「怎麼小鬼你不相信靈魂嗎?」

  「我不信沒有根據的東西。」

  「那你就承認你是個沒有靈魂的人吧,說來聽聽阿哈哈。」

  「這。。。」

  「說不出來對吧,靈魂的根據就是你自身阿。」     

  「製典人創造了典籍,但這些典籍也散撥開來給許多人使用,也就是說使用典籍人的靈魂多少會受到製典人的影響,因此製典人靈魂的正法越強對使用者也有好的影響反之則亦然。」

  「也就是說越純的製典人也是,那個正法越強?」

  「對正法。」

  「正法越強所能發揮出來的強度越強,差一點的製典人典籍的強度就比較弱。」

  「賓果,但是其實典籍本身並沒有所謂的強弱,那是被設定的入口大小所定,使用方也可以讓這個入口變大,只要你們也能有製典人那樣的情操實力就會大增。」

  「那製典人使用典籍那不就有加成的效果?」

  「沒有錯,製典人無比的強大。」

  「那為什麼現在都沒有聽說或看到呢?」

  「那是因為一場政治陰謀,一般來說過去的東西會成為歷史而沒有成為歷史的東西自然是被銷毀了,你們只要打開你們的典籍第一頁就會有製典人的名字,但典籍本身呢並不是紀錄文字用的所以沒有其他內容,而那些製典人因為政府號召了一場製典研討會而被一網打盡全數入獄。」

  八德狐說到這裡的時候在場的四個人都大吃一驚,特別是須相的臉色特別的難看,他從沒想到事情居然是這個樣子。

  「相信你們周圍都有一些親親戚都被抓進去了,除了須相之外照和和我的父母也都是去參加研討會的一員,畢竟神社本身就是製典人最大的聚集地,當然教廷和其他來路不明的製典人也有參與其中,但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神社方的精英。」

  「姐姐你不是說父母已經不可能回來了嗎,我都以為那是他們已經死掉了的委婉說法,沒有想到他們還在日本,妳怎麼不早點跟我說!」

  照日明目聽完八德狐的話整個人變得又驚又喜。

  「當然不能跟你說,如果太早跟你說的話你就會跟須佐神社的那個瘋小鬼一樣精神不正常。」

  「你說我精神不正常?」

  「是的你的精神當然不正常,從五歲開始滿腦子就是仇恨跟復仇,根本就沒有正常成長的童年,這樣的人要怎麼樣說才能算是精神正常呢,我猜你應該也有出席那一場研討會但是你當時不知道那是什麼活動,就看著父母在眼前被抓走,而你的父母也是費盡心力才讓你逃出來的對吧。」

  「你怎麼會知道?」

  在五歲的時候須佐須向曾和父母去參加一個政治集會,當時可以說是相當的光榮好像是什麼名流出席的場所,但那卻是他惡夢和陰影的開始。

  「要知道其實並不困難,因為在我十七歲前的日常生活當中還是經常遇到你的父母,所以我很清楚你的幻典須佐之相是你父親親手製作的典籍能力,須佐論道前輩是我相當欽佩的前輩他是製典人一代的宗師,製作出來的典籍無不是經典,其中最為經典的須佐之相就在你的手中不難猜想當時的情況。」

  今日美緊緊的牽起須佐須相的一隻手並且用關愛的眼神關注他,似乎深深的擔心他會受到什麼刺激而失控,當然這樣的動作讓其他人去猜想這兩個人的關係,照日明目更是如此眉頭有一絲緊促。

  「我勸你不要去想復仇的什麼事,那些只會影響你精神的純度。」

  「這不用你管。」

  「昨天你們被襲擊了,你的須佐外相被輕易的被破壞了對吧,原本有防禦典籍類型同等的防禦可以擋下一擊飛彈的威力,區區幾把刀劍就能破壞了嗎?」

  八德狐完全說中了須相的疑惑,昨天的攻擊看起來確實非同小可但不可能那麼輕易的破壞須佐外相,在夜裡他獨自苦思也想不出一個原因。

  「看你一臉疑惑你一定是不曉得原因,不曉得是很正常的畢竟你們一點對典籍的知識連皮毛都不算。」

  「請老師賜教。」

  須相非常有禮貌的請教。

  「看你這麼有禮貌又很理性的樣子,剛才我說你精神有問題的時候卻非常的激動不是嗎?」

  須相忍耐著不說話,他實在不懂這個人怎麼這愛找碴。

  「哎呦,有忍住呢真不錯,人阿往往搞錯事情的真相,理性並不能代表一個人的精神,理性內含有的是許多的邏輯,一個罪犯在犯案的時候也可能非常的理性用非常邏輯的方法來做壞事,這在偵探小說裡面不是很常見嗎,但是那樣的人卻都是精神上讓讀者都覺得有問題,像是存款剩下一百塊卻用非常科學的方法來把銀行炸掉復仇,卻沒有用理性的方式管理花錢的方法,這不就是很典型的精神異常。」

  「我不認為我精神有問題,但退一百步來說假裝我精神有問題,那跟昨天遇襲的時候須佐外相輕易的被敵人破壞有什麼關係?」

  「咳,我糾正你,你往前走一千步我都會說你的精神有異常,因為我就是一個製典人,對於一個人的靈魂判斷是精準無比,何況身為御神體還有一定神的感知,須佐之神看到祀奉他的人是這個狀態一定也會嘆息。」

  這時候私塾的門口出現了一隻叼著塑膠袋的狐狸,圓滾滾的眼睛那麼模樣可以說是非常討人喜愛。

  「哎呦,小伯犬你終於來了~」
  八德狐招呼一聲小狐狸走到她身旁,袋子上面寫著魚魚思應該就是外送壽司,接下袋子之後寵溺的摸了摸狐狸的頭和身上的毛,狐狸看起來也非常享受。

  「小伯犬幹得不錯,這是給你的獎勵。」

  八德狐從袋子裡面拿出一貫壽司放在手上餵食小狐狸,那隻可愛的小狐狸也吃得津津有味。

  大家都看著八德狐讓狐狸去取餐還把狐狸叫做小伯犬那不是狐狸嗎,這樣的人還用手指著別人的鼻子大聲的說別人精神有問題,場面陷入一片尷尬,當然八德狐本人可是一點都沒有那樣的感覺。

  「姐姐那怎麼看到是狐狸,為什麼要叫牠伯犬,而且伯犬應該是在神社前面的守護石像吧?」

  「我是叫她小伯犬喔,是小喔!」

  「而且伯犬是守護神不是守護石像。」

  「照日看不出來你們家也是挺厲害的,可以訓練出幫忙提外送的狐狸。」

  「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何時我們的神社裡面會有狐狸了?」

  「這附近的森林這麼廣闊有一兩枝野生的狐狸也不奇怪阿。」

  「野生的狐狸會幫忙叼外賣進來嗎真的夠起怪的。」

  「哇,好可愛呀,八德狐老師妳說他叫做小伯犬嗎?」

  「是阿,她可是我引以為傲的式神喔!」

  「式神!」

  「太扯了什麼年代了居然還在用這個詞。」

  「神社應該沒有陰陽師脈絡的血親怎麼是喔式神也太。。。」

  「陰陽師算什麼東西,看到我還不是要跪拜,畢竟我可是神,的一部分。」

  「不要斷句在奇怪的地方。」

  照日明目無力的吐槽自己的姐姐,狐狸一口吃完壽司之後就消失不見了實在看不出來那是屬於那方面的能力,須佐須相猜想那也應該是典籍的能力但是完全看不出典籍使用的跡象。

  「既然午餐已經來了,那我們就先吃飯吧,吃飯吃飯~」

  五人很快的席捲完全不的壽司幾乎沒有十分鐘就結束了,如果是在高級的壽司店這簡直可以說是浪費到了極點,但外賣的東西畢竟只是粗飽而已沒有必要太子細的去品味。

  喝口茶休息了一會,滑了一下手機看個新聞意外的發現他們昨天被襲擊的事件有被新聞報導,還有鄉民在論壇轟轟烈烈的討論難道大災害再現,警方澄清還在調查千萬不要任意猜測初步已經排除大災害的可能性,這是特殊災害對策課的鑑定結果。

  「哼哼,當然不可能是大災還那種程度和大災害差了天和地,但那個型態要說為特殊災害也不為過但卻沒有讓媒體報導相關內容,看起來警方也是在隱瞞一些東西,值得注意。」

  八德呼認真的點頭看著弟弟的手機。

  「這麼愛看你自己是不會去買一支手機嗎!」

  「那怎麼行,御神體可是不能隨波逐流,好了手機收起來我們繼續來講解,精神狀態和典籍的關係。」

  「好吧你就來說說看為什麼昨天我的須佐之相的外相輕易的被的破壞。」

  「我先修正一下雖然之前說是被破壞其實是被同化了。」

  「同化?」

  「沒錯,我也說過昨天的黑鴉之劍那個是人類的襲擊但卻意外的像災害,之前是不敢想像會有人這樣做,但既然是那個狀態的話那就是闇黑典籍也就是“闇典”沒錯了。」

  「闇典那是什麼完全沒有聽過,是跟典籍一樣的東西嗎?」

  「怎麼可能一樣呢,只是很類似,典籍是一種神聖淨化並且封印的產物,而這闇典則是邪惡的產物,雖然都是將世界能量的入口封印成書的模樣,但是未經過淨化的入口會污染使用者的精神,可以連理智都腐蝕掉,但製作這樣的闇典有個前提那就是製作者會死,而且是抱著怨恨死去的所以這個東西幾乎都沒有出現過,沒有一個純善的製典人會讓自己保持著這樣不正常的精神去製作遺作。」

  「如果那是稀有到幾乎不可能的存在,那為什麼昨天襲擊我們的人會有?」

  「雖然不太想承認,大概那些活在黑暗裡面的人在製作闇典的技術上面獲得了重大的突破了。」

  八德狐露出極為不悅的表情,似乎還有一些難過。

  「看妳好像知道他們有什麼突破,那我們的典籍不能使用嗎?」

  「不能,而且用了也沒有效果,闇典製作的過程一定是成功的加入了“祭品”。」

  「祭品指的是?」

  今日美畏畏縮縮地發問。

  「當然是人,而且是活著的人,這樣才能讓他們保有怨恨的情況下死去,真的是非常的殘忍而且毫無人性,這是製典人們共同的絕對禁忌,也不是說沒人嘗試過但這樣做的人都沒有好下場,因為不是擁有高超的道法是沒有辦法控制怨恨,甚至會被影響,雖然很不想要這樣猜想但那個製作闇典的人只能稱為墮落天使了。。。」

  「天使?」

  「不是天使,古書記載墮落的天使即為惡魔。」

  「那就叫惡魔就好了阿。」

  「那是因為他有著惡魔沒有的經歷,比一般的惡魔還要恐怖,所以才會有這個稱呼來說明他的來歷。」

  八德狐深深吸了一口氣再吐出來,她現在全身寒毛直豎非常的憤怒,又深吸吐一次克制了自己想爆發的情緒。

  「製作闇典的人不是人,而使用闇典的人卻可能是普通人,因為要使用一般的典籍其實不是普通人都可以使用有先決的條件,那就是身體強度要比普通人強再來就是精神堅韌的程度,須佐須相因為在悲慘的童年成長所以精神的韌性高過於常人,但也因為這樣讓闇典有機可趁,你那過於緊迫的精神狀態讓你勉強能夠使用“神作幻典-須佐之相“但其實你發揮的實力只有三成不到。」

  「什麼!」

  不止須佐須相自己非常驚訝大國勇駒和照日明目也同樣驚訝,須相不可置信自己幾乎已經發會了各種技術性的方法了居然三成都沒有,其他兩人則是被那樣的強大才三成到底是有多作弊。
  「那是當然的論道大叔可是讓我都欽佩的頂級製典人,而須佐之相是公認的神作,論道大叔在使永須佐之相的時候有你沒有的遊刃有餘的感覺,那就是你缺少的道法和精神力,而你那悲慘的精神力和闇典使用的人意外的契合所以他的黑鴉之刃穿透你的外相直接看到你的裏相,所以外相輕而易舉的破滅也是當然的。」

  「居然有這樣的事。」

  大量的資訊湧入大腦讓須相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自己的父親被提到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

  「使用黑鴉之刃的那個人估計也是想要復仇,被黑暗方的人欺騙攻擊力你們就可以報仇了。」

  「哪有攻擊國中生可以報酬的事,太蠢了吧。」

  「那是因為那個人已經到了極限了,估計是使用很下流的勸說方式或者下藥了,反正使用一次闇典之後就會讓他的精神報廢徹底成為廢人,所以你們也不用對攻擊你們的人太生氣要對那些幕後黑手多加注意,估計他們現在正在回收那一本闇典吧。」

  「那那個人之後會怎麼樣。」

  「一般的惡魔一定會讓他自生自滅那是生不如死的狀態,智商一定會降到九十以下,而墮落天使則深謀遠慮以防有人修復他的精神獲取情報,所以一定會----不用我說完吧。」

  「太慘忍了。」

  「反正他們失敗過一次下一次不會那麼快來剩下的就是大人的事情了,你們就好好修煉吧,特別是須相我要重新打造你的精神,所以~」

  「所以?」

  「天之賜福降於此地,將祝福保留於未來,保佑眾生萬物之安全,點擊封印!」

  一道神光壟罩四人,原本在手上的典籍全部都消失了,眾人非常的驚訝那是不曾發生的事情,而須佐須相更是驚恐,但他不是看自己而是看向今日美,但今日美沒有什麼事情也只是為了典籍的消失而驚訝,看到須相關心的視線她也開心微笑的回應,須相隨即轉頭,在照日明目看來他們根本在打情罵俏。

  真是氣人阿~
  


創作回應

超熱血聖騎士酷愛巨乳
謝謝您的分享
2021-07-15 16:15:29
Zu∮Dot
哈哈,真是個熱血的傢伙,最近有發生什麼好事嗎?
2021-07-15 19:27:42
Zu∮Dot
故事內容讓您開心,在下也非常喜悅~
2021-07-15 19:28:0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