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能力系統:書籍(六)天聖義人

Zu∮Dot | 2021-07-12 16:36:41 | 巴幣 16 | 人氣 99


第六章 天聖義人

  傳說中的御神體居然是一個活人真是令人不敢相信, 更令人驚訝的是這一個神社居然還供奉著一個活人,又不是日本天皇這實在太誇張了,凡是神社體系出生的他們都驚訝無比,在場只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照日明目,因為言靈的術已經解開,他暫時被封印的記憶也恢復了。

  打從出生他就知道自己的姐姐非常的特殊,自己能出生也是要感謝姐姐,因為十七年前姐姐他滿十歲正式成為聖女御神體被供俸起來,父母也失去了唯一的孩子,因此照日明目才能夠誕生於這個世間。

  「我曾經聽聞過聖女的存在,聖女的旨意就可以代表神的旨意,只是那是虛無的傳言從來沒有人肯定的跟我說過,照日的姐姐是聖女這還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但是一個人是御神體那真的是無法想像。」

  「你會不知道那也只是沒有人告訴你而已,你這個年紀還只是小朋友哪需要知道那麼多,至少上一輩的神職人員都是知道聖女就是御神體這件事情。」

  須相被聖女當作小孩子感到不高興,在旁邊的今日美看到須相不爽的表情卻愉悅的露出微笑,好久沒看到這麼孩子氣的須相了。

  「咱剛剛說了你們可以坐下來沒關係。」

  一般來說在參拜神社在任何地方坐下都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在本殿坐下更是會被趕出去的行為,但八德狐說完四個人在他們自己察覺到之前自然而然的就坐下來了。

  「這,這就是靈言的威力。」

  大國感到驚訝自己千錘百鍊的身軀居然不受自己的控制。

  「這點你們不用太驚訝因為這裡是神社的本殿,所以對咱的神力有所加持,只要離開御神體的位置咱也就是個普通的聖女而已呼呼呼。」

  「這邊就由我來為大家解釋一下好了,現在的姐姐代表的就是神明大人。」

  照日明目農動位置背對八德狐面對三人,打算好好說明一番。

  「大家這兩天在我們家的神社,也大該知道這是稻荷神的神社,在本店之中原本也是供俸著傳道過來的御神體,也就是傳說中的不壞稻米,穀物豐收之後經過傳道神會分身住進裡面,所以沒有經過加工的稻穗放了數十年都不會壞掉,也有傳言不論生了什麼病只要吃了不壞稻米就可以康復,也因此神社曾經和小偷跟強盜磨練過一番,但直到姐接出生之前不壞稻米還是被偷走了。」

  「居然被偷走了,有抓到犯人嗎?」

  大國一臉認真的問,被須相拍了後腦勺。

  「你傻了嗎,如果御神體被偷了那坐在那邊的聖女又是什麼。」

  「跟須相班長說的一樣御神體被偷了但同時也沒有被偷,在神社裡面消失的只有一種可能,沒錯,那就是監守自盜。」

  「。。。。。。」

  「可是為什麼要那樣做呢?」

  「這就讓咱來說吧,你們這幫小鬼可沒有經歷過大災害的恐怖,那時候的狀況簡直就是跟長年在戰爭中的國家一樣,所有的城市都一片狼藉人麼生活在惡夢之中,在那個時代人心是無比的混沌,除了面對怪物之外到處還有強盜和無惡不作的壞人,趁著世間一片混亂的時候趁機出來作亂。」

  「也就是在那一段時間咱的母親身受重傷,那是無法治癒傷害,在即將面臨死亡時比本人更加害怕的是周圍的人,因為那是那時稻荷神社的神主也是神社方共同的聖女,因此在聖女昏迷的時候將不壞稻米做成了粥餵食,聖女清醒之後發現自己身體恢復正常也猜想到是怎麼一回事了,但也是因為這樣才能帶領眾人擊退那次的大災害。」

  「想不到會有那樣的過去,現在看來平凡的和平在過去是相當不容易的事。」

  「經過那次大災害之後所有的特殊災害都越來越小了,因此城市才能慢慢的新建恢復生氣,而神也是如此,神不會因為被人吃了而消失,那時候母親懷上了一個孩子也就是咱這個身軀,那也是其中一個原因無論如何都要救活母親的原因,神的力量也因此找到了新的歸宿,稻荷神象徵了生產和豐收,因此這個孩子就成了全新的御神體,也就是成了神的媒介可以與人間溝通,但神必須在神境才能顯現那也就是神社的本殿,在這裡咱才能夠現身,雖然咱不能算是完全的神但言語之間會帶著神的旨意,能感受到天意換個說法那就是命運的感覺,神並不治理人世間,而是隨著人心的變化來引導眾人。」

  「在這個年代中人們自以為世界主宰任意妄為,只要能做的事就去做,道德良心的天平早已失衡,天災也將隨之到來,不平衡的能量隨時都會爆發。」

  照日明目拿著筆記快速地寫著。

  「你在寫什麼東東阿。」大國好奇地看著他。

  「這個你這種外行人就不懂了,我在紀錄的就是預言阿,因為姐姐在本殿和神靈接觸成為御神體的時候是不會有記憶的,所以需要一個書記來把預言的內容記錄下來。」

  「難道他不會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嗎。」

  「當然也會阿,但還是要全部記錄下來,因為那都是神的旨意,對我們來說可能毫無意義但給聖女本人解讀可能可以發現其中不同的意涵。」

  「時間差不多了,咱也要回去了,最後要記得“製典人”的解放之日即將到來。」

  聖女站起來說完這句話後又癱坐了下來,感覺是全身都失去了力量,猶如沒有精神失去操控者的玩偶。

  八德狐所幸的直接躺平大口喘氣。

  「真是累死我了,照日拿飯來,我要吃飯。」

  「不行啦姐姐,不可以躺在本殿中間趕快離開這裡回房間休息吧,而且距離中午還有一段時間,午飯根本沒有準備,請你先回去幫我們上一堂課順便解一下預言吧,那樣的或中午我們可以叫外賣的壽司。」

  「好好,我要豆皮壽司,小鬼們等什麼趕快走吧去講堂上課了!」

  離開了本殿八德狐就恢復成普通的人類,說話不會再帶有古老的口音,也恢復原本豪爽的個性一點也不檢點。

  「話說姐姐人類的道德良知和天災有什麼關係阿?」

  「你問我我怎麼會知道,難不成官員貪污所以會淹水把污水處理廠的髒水旁放到城市裡面嗎?」

  「姐姐你怎麼反問我,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呢。」

  「照日小朋友現在是在上課時間要記得叫我八德老師喔。」

  「盡是提一些奇怪的要求。」

  「吃我一計粉筆飛鏢!」

  「哎呦!」

  「這對姐弟的感情可真好呢,真是令人羨慕。」

   「你在說什麼傻話,跟小鬼頭處的要好可不是我的本意呢,那是因為我是一個好姐姐所以非常的善待他。」

  「你這個樣子還叫善待阿,真的讓人受不了,還好我是一個很明理的人,不然就不曉得小學會離家出走幾次了。」

  看到兩個人又要吵起來了,從本殿走回來的路上就一直在鬥嘴,如果放任他們鬥嘴估計結束太陽都要下山了,於是今日美決定跳出來勸和。

  「兩位都別生氣了,在雙親都不在的情況下姐弟兩人互相扶持成長那是一個很感人的過程,雖然表面上兩人很長鬥嘴那一定是不擅長表達內心的關愛吧,因為彼此都沒有可以撒驕的對象,照日同學您不是說你是比較明理的嗎,姐姐比我們大我們就該多尊敬他一點不是嗎?」

  「好,好吧,看在今日美同學的份上我就禮讓這次吧。」

  「禮讓個屁,如果沒有我妳哪有飯吃,倒不如說是我一直讓著你。」

  「你說啥!」

  大國和須相嘆氣低下頭看起來是吵不完了。
  

  --------------
  

  週一的中午那可以說是上班族的惡夢,每個禮拜的憂鬱星期一到了午休時間還有一堆事情還沒有處理完,這是最氣人的一件事情或是說最打擊人的一件事,在警視廳的特殊對策課也是如此,今天他們意外的忙碌都已經十一點五十分了,連便當都還沒有叫或是說沒有空叫便當,處室裡面的人都在想以後是不是要請一個人專門叫便當。

  當然這想法只有那些層級比較低或是沒有什麼能力的人在想,其他的人一律非常忙碌,在特殊對策課的每個人都可以說是精英中的精英,在這裡工作的人表面上似乎沒有什麼社會地位,但其實待遇非常的好,畢竟特殊事件可不是普通人可以對應的,只有這些怪咖才有辦法應付。

  「在週日的時候有檢測到特殊災害的蹤跡。」

  「那不是特殊災害吧,從雷達上面看起來是典籍的痕跡。」

  「哪來的雷達,不是昨天的事情嗎?」

  「有雷達紀錄。」

  「有記錄還不印出來你傻了嗎,馬上印出來十份其中一份往上呈報另一份分發到各小組,各小組馬上開會討論分析!」

  「好的室長!」

  原本一向悠閒的特殊對策課難得的活絡起來,並不是說之言沒有過類似的事件,剛好今天來了一位心室長,人家說新官上任三把火,如果不積極點做點成績出來以後考績就很難加上去了,也就是說剛升官的前幾週的成績和積極度就會決定未來升遷的機會,這一點在政府機關工作的他們都懂,可是偏偏這位新官上任的日期居然是星期一,再加上週日居然發生了疑似特殊災害的事件,還被民眾目擊到似乎還有人因此受傷,但是醫院都沒有找到相關的就診紀錄,這一點讓人很起疑。

  「第三小組再去調查附近的醫院跟診所週日的就診紀錄,看能不能查到有黑粉反應的就診情形。」

  所謂的黑粉就是被特殊災害傷害到或是被典籍攻擊身上會留下特殊的黑色粉末黏著在皮膚,那是含有一定的毒性處理起來很困難,需要用到特殊藥物,這藥物的配方來至神社目前被政府統一管理製造,所以有這個紀錄的話就很有一會找到源頭接觸者。

  「第二組去和普通警察交通課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掉出來當天的街道監視器,根據附近居民提供的目擊證詞時間大約在傍晚左右,可以的話用雷達紀錄分析準去的時間再去看監視器,如果有任何收穫立刻回報給我,其他人維持基本作業,以上有問題再提出來。」

  「那個室長。。。。。。」

  「有問題嗎。」

  「有的,有點不好意思,但時已經快中午十二點了這個時間還沒有訂便當的話,那可能就沒有午餐吃了,正午的時候便當店會忙碌到沒空準備外送。」

  「是這樣嗎。」

  「是的。」提出問題的人唯唯諾諾的回答,但心裡很大聲的罵連這個都不知道你還好意思在公家機關升等。

  「我是說以上我剛剛說完的東西有問題才提出來,我相信我的記憶,我剛剛應該沒有提到午餐或便當吧。」

  「。。。。。。」

  「回答!」

  「沒有。」

  「你知道你姑且算是警察,有危害人民的犯人還沒有找到你居然有心情吃飯阿,我還以為特殊災害對策課的都是精英,原來都是飯桶阿!」

  這位新的室長把飯桶兩個字講的特別大聲,就怕有人沒聽到,瞬間特殊災害對策課的空氣像是結冰一樣,這個空降的室長也太過囂張了吧,就不怕所有人連還起來對付他嗎?

   這時候課長從他的房間走了出來看著新的室長對他招招手,那個室長乖的像小狗小跑步過去,沿路上還不斷地盯著其他人示意他們不要停下手邊的工作。

  「那個笨蛋終於被叫過去了,誰叫他第一天來還這麼囂張。」

  「看看課長等等怎樣他治的服服貼貼的。」

  室長進了課長室後課長說了句話。

  「各位同仁不用擔心便當早就訂好了,不是我訂的是天聖義人室長訂的,我找他可不是要對他訓話是有事情討論,他說的沒錯指揮都也很好,我們課上不缺拿來裝便當的飯桶,食物是讓你們有力量找出災害源頭並且處理掉,希望我們內心中的那一份正義沒有被這一分死薪水消磨掉了。」

  眾人保持沉默。

  「拿一分錢做一分事,那是悲慘的人的行為,我們今日的職責不是金錢衡量的,你們心中的榮譽希望各位都沒有忘記。」

  課長說完後不語的看著眾人幾秒後把課長室的門關起來了。

  「。。。。。。」

  「剛剛是那個白癡說要買便當的。」

  「才不是我呢我還不餓,新事件讓我興奮的分泌腎上腺素。」

  「誰都不重要,趕快去拿昨天的監視紀錄。」

  「雷達記錄印出來了,有誰要幫忙拿進課長室嗎?」

  。。。。。。

  「課長果然很帥,跟新來的室長不同罵人也罵的超帥的,你們要不要爭取一下進課長室的機會,其他男人都不敢進去呢。」

  少數的女同事小聲的討論,不少男士們覺得自己超沒面子,原本拿著雷達紀錄的那個人已經進課長室了。

  喂喂,沒聽到他敲門阿。

  耍帥耍過頭,感覺他要完蛋了。

  。。。。。。

  「怎麼樣脫離三上的感覺如何?」

  「還不錯,至少不用被當禿頭了,那個三上也真慘只是髮際線高一點而已,什麼人!」

  「那個,報告屬下是拿雷達紀錄給課長的,忘記敲門了實在很抱歉。」

  天狼星課長接過紀錄報告之後揮手要他退下,新的室長很不客氣的踢他屁股出去。

  外面的人都看到他被踢出來。

  「誰叫你不敲門。」

  「感覺課長他們在討論很重要的事情。」

  「你有聽到什麼嗎?」

  「是不是很重要我不太清楚,因為我只聽到三上跟髮際線幾個關鍵字。。。」

  「原來課長也有那方面的困擾。」

  「看起來還很年輕應該才四十歲而已吧,這麼早就凸了嗎?」

  「下次聖誕節我們送生髮水給課長吧。」

  「新來的室長要不要一起送。」

  「不錯唉,兩方都討好。」

   「哈秋!」「哈秋!」

  在課長是裡面的天狼星和天聖義人同時打噴嚏。

  「這麼剛好有人同時在討論我們的事情。」

  「你覺得剛剛那個人有聽到我們的對話嗎?」

  「這點你不用擔心,沒有人知道你假扮三上的事情,何況我有開隔音結界,剛進來應該聽力會有點模糊,最多也只是變成八卦而已,不然說是機密任務也行,就不用擔心那些螞蟻了,需要擔心的事情已經在眼前了。」

  天狼星拿起那一份列印的雷達紀錄。

  之前扮演三上的天聖義人也面色凝重,之前三上家的三方交易還沒有成功就出來一個大麻煩。

  「沒想到這麼快就來了,不尋常的特殊災害,這根三十年前記錄下來大災害的前兆非常相似。」

  「而且這個地點非常的敏感。」

  「這話怎麼說?」

  「因為這條路正好在神社群和大黑天中學的中間。」

  「也就是說這個事件可能跟她們也有關係。」

  「義人我要請你帶著第一組那三個人去實地調查一下,看看這個特殊災害是否跟大黑天有所關聯,最好是能抓到機會把它們定罪。」

  「我是可以去調查沒問題,但是再還不清楚的情況就說到定罪也太過獨斷了一點。」

  「沒關係的你就保持中立去做就好,我這邊的人會幫我收集我要的東西,有足夠的證據才會有罪名成立,這也是為了世人好,畢竟在教廷的角度來看神社方實在太危險了,能夠把大災害變成典籍存在的製典人,有這樣的人存在的組織會讓人懷疑是災害圓頭也不奇怪。」

  「好吧,你的說法也不失為一條值得收索的理由。」

  特殊災害對策課一公分為十組,一組五個人每一組都有負責不同的事項能力也是由高而低往下排,雖然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典籍但有些人很少有實際機會使用在任務上,而第一組就是實戰經驗特別豐富的組別也就是所謂的外出組,也是所有人的目標除了工作努力之外私底下都租借訓練場磨練自己使用典籍的技術。

  天聖義人從課長室出來之後就領著第一組剩下的三個人離開災慨對策課,課長是第一組的組長而室長則是副組長,因此第一課的名額只有三個,看到第一組要出動其他組別都相當的羨慕,在場的五十個人都是成熟的戰士沒有人喜歡在室內辦公,各地網羅來的人才有的曾經是保安人員,傭兵,特工刑警,消防人員,各個領域的實戰專家不缺乏一些特殊武術流派的傳人,抱怨吃午餐的也就是那些傳人,因為他們不熟悉公家體系,辦公對他們來說太痛苦了。

  天聖義人領著三個人換好便服離開了警視大樓。

  「天聖大人,維持現狀這樣真的好嗎,第三柱大人的預言都出來了。」

  「我不是說過不要在外面叫我大人嗎?」

  「實在抱歉,屬下該死。」

  「不要動不動就說到死,神給予你生命雖然總有一天會死,但那不是人生的目標也不是路標,引導世人清淨內心放下心中的罪過才是我們該做的事情。」

  「是的,感謝天聖指引。」

  「唉,看來你們要改口很難,不要叫我大人就好,現在就照著天狼星課長說的去做,有突發狀況我在來做決斷。」

  「是。」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