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星牌鬥爭 19 心罪

艾爾斯凱 | 2024-04-12 01:11:02 | 巴幣 102 | 人氣 100


人生如天氣,可預料,但往往出乎意料。
Life is like the weather, predictable but often unexpected.




  幾十分鐘前,小女孩宛如對人生絲毫不留念的模樣,走到建築物懸崖邊口,跳了下去。

  Paladin無視劉慧穎對黃萬岳開出火箭炮炸裂的聲響,反而掉頭朝向小女孩方向跑出去,也勇於快速往下跳,Paladin想救小女孩,無視master的任何言語,儘管是無盡的責備,依然遵循自己的心,去救。

  共用身體,朱雲浩感受到Paladin傳遞而來的心情,他感受到,身為聖騎士,也不是能夠保護所有人的,手中的盾,究竟要為誰而揮呢?

  太遠了、太遠了!
  Paladin捨棄了盾,伸出了手掌,抓不住那瘦小的身影,保護不了那無辜的生命。

  這瞬間,無數的刀光的刀氣,略過了小女孩的身體,直逼Paladin,已經捨棄雙手的雙盾,面對無數的刀氣,盔甲應聲接下,擦出萬火金光,猛烈的刀突破鎧甲的防禦,鮮血的落下,雙眼依舊注視著小女孩。

  一個黑色迅速的人影,手中握著刀,迅速的移動,跳起身子,單手穩穩接住了小女孩,立刻後退,Paladin沉重的雙腳踏上地面,仰起粉塵。

  Paladin:「……Ruler。」
  Ruler:「你沒辦法做到冷酷無情,是身為英靈的故事,又或者是……你的master受到了影響?」

  小女孩熟睡在Ruler胸口,也可能過於驚嚇,已經昏迷,看見小女孩平安無事,Paladin是放心,也是警戒Ruler,過了數秒的時間,天空掉下的兩面盾牌在Paladin的一左一右,但……他沒有拿起來。

  Ruler:「不打算向我攻擊嗎?」
  Paladin:「你保護我保護不了的人,我沒有開戰的意義。」

  Ruler:「是嗎?『星主們』的命運,終究受到星牌鬥爭的影響,Caster走投無路,你的master做了什麼?又保護了什麼?你越是保護,越是更加的傷痛,你一定能理解Caster的心情。」

  Ruler將刀插進地面,雙手抱著小女孩,走到Paladin面前,雙手捧著小女孩遞到他的眼前,Paladin無法理解對方的用意,但不自覺的伸出雙手,輕柔的力道,將小女孩懷在胸口。

  朱雲浩透過英靈看著熟睡的小女孩,沉默不語,心中最愛的溫雨萱模樣似乎與小女孩重疊,無意戰鬥的Paladin,也像一具石像,一動也不動。

  腦海浮出的畫面,全部都是Berserker為了引出有正義心的星主來殺之,Warrior的憤怒、Lancer多次死命的闖關,以及沒有被救到的那些人質,在眼前被處死的畫面。

  為了替心愛的人復仇把綠進黨的政治人物、魔術師團趕盡殺絕,染滿鮮血的雙手。
  永遠洗不掉的味道與畫面,不自覺思考,想守護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此刻,五樓傳來爆炸聲,Ruler抬頭一望說著:「小女孩交給你了,隨你處置。」說完這句後,Ruler衝進荒廢的大樓內,只留下Paladin一人……不……是兩人。

  Paladin變回朱雲浩,他抱著小女孩跪在地面,沒有下雨的天氣,臉頰卻是濕潤的。




  黑暗中,雷光色的刀光,快、狠、準,本身就負傷的Berserker難以抵擋Ruler的刀威,Berserker多次大喊Paladin,完全沒有反應般,只能孤身應戰。

  Ruler:「始祖吸血鬼、德古拉後代、血魔『德魯艾拉』,為了躲避吸血鬼獵人的追捕,妳從小隱居山中,利用魅惑術法、血控人腦等方式,暗中招集夥伴,建立自己的王國,持續數百年,誘拐許多民間村莊男性,後來被團結的吸血鬼獵人給封印在孤獨黑暗空間。」

  Berserker:「對我的故事很了解嘛,研究這些做什麼!」

  Berserker連續爪擊,Ruler不慌不忙,用刀擋住爪子的力道,面對狂暴的力量,Ruler的腳步也漸漸被逼退後。

  Ruler:「致人於瘋狂孤獨的黑暗空間,有一名有著不死身的吸血鬼獵人,自願闖進封印的空間,與妳相處數十年,那時的妳,曾經放下吸血鬼的執著。」

  故事慢慢的被敘述,Berserker更加煩躁,攻擊模式變的隨意、破綻百出。

  Berserker:「閉嘴!」
  Ruler:「然而,吸血的衝動終究讓妳把唯一陪伴妳的男人給……」

  憤怒導致的瘋狂Berserker:「給我閉嘴!」

  不願意面對的過去,Berserker舉起雙手,血紅十根指爪亮出鮮紅色彩,腦中自身的回憶,導致攻擊慢了半拍,破綻百出的攻擊自然輕鬆閃過,Ruler連續四刀,深深刻在Berserker胸口,濺出的鮮血,已經無法控制,流出滾燙的血液,Berserker已經不管身體的傷勢,衝到沒有牆壁的邊緣,直接跳出去,逃離Ruler的攻擊範圍。

  Ruler沒有積極的去追,不……
  是故意放走Berserker的。

  下一秒,Ruler變回『天秤座之星主。』

  飄散的黑長髮,帶著一頂帽子,穿戴著銀色耳環,一身漆黑的衣服,是一名女性。

  「Berserker啊,妳雖然瘋狂,但妳是幸福的,為何不察覺,對妳充滿愛,那個男人心情呢?」




  奔跑著,死命地奔跑著,Berserker就算重傷,也死命抓著tutor不放,兩人距離縮短,Berserker跳出去一個側踢,tutor手臂擋下,疼痛的傷勢讓身體也漸漸不聽使喚。

  魔力快用盡了,而Berserker有著牡羊座的星牌給予的魔力加持,tutor很清楚,他敵不過Berserker,必須趁魔力耗光之際,逃離她的手中。

  tutor:「呼……呼……真執著,沒想到妳能從Ruler手中逃離來追殺我。」
  Berserker:「呼……呼……妳、是必須優先排除的對象,本來跟我合作的Paladin,也因為妳的關係,讓他不受控於我。」

  tutor:「真是過獎,Paladin是Paladin,我沒有能耐去說服與控制他,他要不要幫妳,是他決定。」

  Berserker:「無所謂,合作本身就是利益關係罷了,既然Paladin不想跟我合作,那就是下一個殺死對象罷了,現在只要……」

  Berserker操控血液,無數的血矛從黑暗中亮出血紅光芒,接著說:「殺妳,搶星牌就夠了。」

  血矛如大量子彈的飛刺過來,可怕在於,血矛撞上牆壁變成飛散的血液,血液瞬間膨脹,然後爆開,產生三到四波的銳利氣息去割傷敵人。

  tutor用魔力形成護盾全力防禦,完全檔不住Berserker強招,被血矛刺中,血液會從身體內部爆開,若是擋住,外部的爆裂產生割裂,造成身無數的傷口。

  tutor:「嗚!」

  護盾無法擋下全部,滿身是傷的tutor,最後也無法維持魔力,直接變回劉慧穎,癱倒在地面大口大口的喘氣,嘴巴含著血液,身體的創傷幾乎一動作就會疼痛。

  「咳!這下……真是不妙啊。」

  Berserker:「妳輸了,死吧。」

  「對付妳,我還是把底牌都用上了。」

  劉慧穎立刻掏出手槍,對準Berserker射出一發銀色子彈。

  Berserker:「那還真是可惜了。」

  早有防範的Berserker,閃過銀色的子彈,子彈擦過臉頰,手中的血劍,砍向劉慧穎的頭頂。

  Berserker:「贏了!」

  「我還真是,底牌用盡呢,真是……來太慢了吧。」劉慧穎露出微笑。

  誰?誰來了?

  Berserker感受到,身體的側面,有一個堅硬又尖銳的東西,擊中腰部,甚至刺進去數公分,這不是刀,不是Ruler,被這股力量推向街道上的牆壁,Berserker大口吐血。

  一切都不在黃萬岳的計畫中。

  Ruler會故意放走,是打算讓Berserker殺死tutor,再趁機偷襲殺死Berserker一次『奪得三張星牌』,如果不殺tutor,Ruler就一定會選擇Berserker殺之,最好方式,就是殺tutor後,用星牌浮現,故意讓給Ruler,再逃走。

  反之,tutor殺Berserker情況也是一樣,對奄奄一息的tutor,Ruler更容易殺,取三張星牌,無論何種情況,tutor應該無翻牌的機會。

  soldier已經纏住Sniper,對殺人遊戲絲毫不感興趣的Alchemist及assassin,都不會出現的。

  Lancer跟Warrior已經重傷難以行動了,此刻,沒有人能夠幫助tutor的,沒有才對!

  劉慧穎含著血,苦笑說一句:「黃萬岳,你很聰明,但你,漏算一個人。」

  Berserker:「誰?到底是誰來幫你的!?不管是誰,殺……」

  當Berserker舉起手臂,準備施展血……
  兩面盾,左右夾擊,直接把Berserker手臂給夾斷。

  不敢置信的表情看著眼前……

  一身閃爍藍光的鱗甲,有如英雄降臨,雙手臂架著菱形的盾牌,無法識別的長相中,堅不可摧的外觀印象,頭盔中露出青色的眼光,眼神宛如熊熊火焰,無法抹滅的騎士精神。



  Berserker:「Paladin!!!」
  Paladin:「盾劍式、獅吼連破。」

  手臂已斷的Berserker,魔力也即將用盡,Paladin的盾牌,菱形的六邊角發出光輝,如劍刃的銳利,盾的邊砍向Berserker,血盾被一分而二,身體沉重的被砍傷。

  同時盾牌不只是攻擊,廣大防禦的面積,可以撞擊敵人,連續六擊,右盾砍、左手撞擊、右手撞擊,左手連斬兩擊,最後是右盾刺擊,刺穿Berserker的腹部,再用巨大的威力轟出去。

  最後貼著地面連續打滾三圈,身體仰望夜空的星星,含著怨恨、不甘心的Berserker,變回黃萬岳。

  Paladin也變回朱雲浩,走到滿身是血的黃萬岳身邊。

  「咳、咳、咳!真……真沒想到…………是你…………給我……最……後一擊……啊。」

  「………………為了,贖罪。」

  「哈哈哈…………咳!哈……哈…………罪?這場……戰爭……沒有人…………是乾淨的……哈、哈哈…………」

  所有人沉默不語,黑暗的世界,迴盪著黃萬岳,含血的笑聲。

  「哈…………哈哈哈,嘛……我也…滿意了……至少……有美…………麗的血女,陪著我,至少……開心啊……哈哈哈,有……德魯艾拉……陪……著,不、不後悔…………。」

  Berserker: master。

  Berserker聽到master的話,彷彿才感受到,自己故事,還有最後的結尾。
  她也滿足了,光是體會到,那過去的時光……

  足夠了。

  朱雲浩緩緩開口:「黃萬岳,你到底想要怎樣的台灣?」

  「哈……哈……我、根本…………不想要……台灣人……我的理想……讓兩千萬人……全部……都去自殺,死,哈哈哈、哈…………地獄……再……見吧。」

  ………………………………。

  黃萬岳帶著滿足的笑容,絲毫不後悔自己所做的一切,含著狂傲的笑容,死亡。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特別提醒:
圖片皆來自Google 搜尋的,不是本人繪製,請見諒>_<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還真是符合這個瘋子的死法。
但是瘋子根本不會悔改自己的作為,不然這個世界就不會有悲劇了。
2024-04-12 02:05:3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