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能力系統:書籍(四)遇襲

Zu∮Dot | 2021-07-06 18:54:16 | 巴幣 14 | 人氣 109


  第四章 遇襲

 
 正在到葡萄酒的三上聽到天狼星說的話手抖了一下,灑出來一些。

  「別浪費,那酒可是很貴的。」

  「你說事隔二十一年的大災害要重返人世間了嗎!」

  「是阿沒錯,第三柱的預言從來沒有失準過,既然他說大災害會回來那就是會回來吧。」

  「那豈不是很不妙,是不是該把這個消息轉達到政府上層讓國民們做好準備。」

  「別想那樣做,那樣等於洩漏了教廷的機密而且也不會有人相信,我們是特殊災愛對策課而不是特殊災害預測,又不是天氣預報,二十年來都沒有發生問題,你突然丟了一句大災害要來了反而會讓人起疑心。」

  「那你怎麼還有心情喝酒?」

  「最近信徒們越來越不虔誠了,這時來個大災害反而可以讓他們對教廷加強信仰,教會這邊也不是什麼都沒有做,我已經派人開始在各個教會累積物資,如果有需要也會發放給人民們,反倒是神社那邊的人才令人擔心,誰知道在大災害的時候他們又會做出什麼舉動,所以這個消息千萬不能流出去知道嗎?」

  「知道了,有準備就好,我們要保護的就是那些人民。」

  「別把太多的責任放在自己的身上,盡人事聽天命,喝酒吧,乾杯!」
  

  大黑天中學

  時間是下午五點,已經是放學時間,特專班的學生都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學校,走在夕陽的餘暉底下。

  「沒有想到典籍是伴隨著大災難而誕生,今天的課程給人的衝擊太強烈了。」

  「衝擊,為什麼?」

  「沒有想到我們使用力量的源頭居然是災害,這一點讓我不知道這個力量是否正確。」

  「力量的正確與否在於使用力量的人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

  「那應該抱持著怎樣的心態呢?」

  「反正我們不可能使用典籍來作惡,這樣就好了。」
  大國和照日聽到今日美跟須相的對話靠了過來,變成了四人行。

  「你們在討論什麼話題?」

  「關於典籍是不是邪惡的力量。」

  「哪有這樣嚴重的話題,只是對於使用力量的迷惘而已。」

  「原來是這樣子阿。」照日用安心的表情接著說下去:「雖然只是聽說但我覺得是不用擔心喔,因為聽說典籍是藉由淨化災厄時產生的力量封印製作而成。」

  「原來是淨化過的力量阿,那應該是沒有問題了,照日同學懂得還真多呢~」
  今日美用可愛的表情表示對照日的崇拜,在旁邊的須相是一點吃醋的反應也沒有。

  「沒有拉,那都是聽我那年紀相差許多的大姐碎碎念時聽到的內容。」

  「原來照日同學還有姐姐阿。」

  這時大國表現出有興趣的態度。

  「你不用妄想了,我姐都可以當你媽了,她可是比紫毛老師大好幾歲都快三十了。」

  「沒有想到你姐姐居然這麼老了。」

  「是阿,三十歲的虎姑婆。」

  
  夕陽的光線讓一行人的影子慢慢的被拉長,路邊的路燈也一盞盞的亮了起來,這時遠方傳來的鳥叫聲顯得落日的淒涼,不知為什麼四人有一股寒意從腳跟竄起直達腦門。

  「不對勁!」

  須相伸手擋住所有人不再繼續往前進,遠方的夕陽像是被懸掛在半空中的裝飾品,沒有一點落下的感覺,這裡的時間彷彿被靜止一般。

  「怎麼了嗎,我感受到一股討厭的感覺。」

  「沒有人。」

  「什麼沒有人,須相班長你說話老是太過簡潔了,班上一堆人都聽不懂你的指令,起立敬禮這樣四個字你也要簡化變成,站招呼,你能說明完整一點嗎?」

  「大國這次班長他說的挺完整,只是你太遲鈍了。」

  「照日怎麼連你也這樣說我!」

  「看看周圍。」

  四人放學走在回家的路上,因為他們都是神社出來的孩子回家的方向大致上都相同,在這個時間這條路上應該都充滿了人潮,特別是假日路上居然一個人也沒有,所有的店家看起來是有營業但是所有玻璃門都關上,電線桿和電線上面站著數十隻烏鴉但是沒有吵雜的烏鴉叫聲,只有鳥類刺人的狩獵視線。

  四人感受到非人的壓迫感,也都閉上嘴不說話,內心中的不祥逐漸攀升。

  「準備好典籍。」

  須相輕聲的說,但他的這句話也成為了起點,佇立在電線上的烏鴉不知何時從幾十隻一路蔓延到視線盡頭,成千上百隻的烏鴉張開雙翅昂起鳥頭對天鳴叫,彷彿是招來厄運降臨的儀式。

  這時須相很快的開啟了“幻典-須佐之相”讓四人處於裏相,只要表相沒有被看破或被破壞,裏相這邊就是安全。

  但同一時間須佐之相成了龜裂的鏡片,須相在這些鏡片中看到映射出來自己那錯愕無比的眼神。

  只有轉瞬之間,須佐之相破滅!

  那些烏鴉化為一把把的黑劍飛了過來,空氣被劃過產生恐怖巨大的聲響,大部分的黑劍目標都是須相,看來使用典籍能力同時也成為了靶子。

  須相還在錯愕不理解之中無法反應過來,第一時間站在須相前面的是今日美,為須相擋下大部分黑劍隨之倒地,而須相也沒有做出反應和防禦,和今日美兩人就這樣直接倒在血泊之中。

  「今日美,班長!」  

  黑劍又化為烏鴉返回空中盤旋著,夕陽被遮擋的只剩一絲絲的光線,那是烏鴉的黑雲。

  「我完全不覺得那是十五歲的我們可以擋下來的東西。」

  大國手上拿著一把黑盾那就是他的典籍全貌,力典-大國之力,雖然他對自己的典籍很驕傲但是連敬佩的班長都倒在地上,他也只能在倒下之前耍嘴皮子。

  空中的烏鴉群蓄力完畢後又以驚人的氣勢俯衝下來,化為一把把的黑劍,那凌利的戾氣讓人不寒而慄。

  「火典-天照大神!既然是黑暗寒冷,就讓太陽蒸發一切吧!」

  照日成為了地面上的第二顆太陽,極高的溫度讓烏鴉化成的黑劍一把把的都燃燒掉,但後面的黑劍又補了上來,如果停止火力全開照日就會變成刺蝟,可是這一招他只能堅持三秒鐘兩千度的超高溫,一眨眼火力急速減弱。

  「照日!」

  「聖典-石像鬼,石化領域!」

  在千鈞一髮的時候灰色的光芒覆蓋了他們,大國和照日驚訝的自己動彈不得但是那些黑劍打在自己身上居然彈開而且不痛不癢,這實在太神奇了。

  一位身材曼妙的女性穿著神社巫女的服裝,難道是天上的女神來拯救他們了嗎?

   「姐姐!」

  照日身上的火焰已經習滅了,不過因為有石化領域的關係所以他也毫髮無傷,倒是他這句話引起了大國勇駒的注意力,想不到眼前的就是照日的姐姐感覺非常的可靠而且身材還是一級棒的,雖然他還只是國中生但對女性的身體也已經有美感欣賞的能力了。

  當照日的姐姐回過頭來時,大國看到的不是一個甜美清麗的美女,是一個小孩子看到都不敢哭的可怕面孔,灰黑色全無血色,四方菱角的線條額頭頂著兩根角,大的誇張的眼球簡直是另一個世界來的怪物。

  「媽呀,有鬼阿!」

  大國勇駒反射下叫了出來。

  「你這小鬼真有趣,救了你的命還找死!」

  照日的姐姐隨手一拳就打了下去,大國勇駒在危機解除後典籍也跟著解除了,他的意識也隨著這一拳跟著結束。

  照日心中為他默哀,他可清楚他這位姐姐的個性是多麼勇猛的。

  「敵人已經離開但還是不能大意,我抬這兩個你搬那一隻趕緊上路,可以吧。」

  「當然沒問題,我敬愛的姐姐。」

  照日連忙答應就抓起了昏睡的大國跟著他姐姐趕緊離開街道。
  
  稻荷神社
  

  「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會遇到那樣的事情,真是太可惡了,知道對方的底細嗎?」

  「不知道,但感覺起來不是很正規的攻擊方式,有點太過頭了很有可能會引響使用者的神智。」

  「也就是說就算抓到那個人也不能知道他的目的是神社還是學校,或是----這些孩子本身。」

  「可以確定不是一個單純的襲擊事件,有幕後黑手的可能性很大。」

  大國在睡夢中聽到有人的談話聲慢慢的清醒過來,他連自己為什麼會睡著的原因都不太記得了,因為腦袋剛醒來很遲鈍,但他看到了大黑天校長腦袋就清醒了很多,大部分是被小時候的回憶嚇醒。
  「大黑天伯父您好!」

  原本一副懶散躺在地板上很有可愛小朋友睡覺模樣的大國勇駒立刻就跳了起來變成非常標準的正坐,小時候他可是被大黑天訓練起來的,大黑天神社和大國神社其實關係非常的要好,因為他們祀奉的都是不同名字的同一位神祉,而在多年前大黑的父親因為神社落寞數十年無法養家活口,為了一家大小而加入的自衛隊成為了一位高階將領,那一份不錯的薪水讓大國的家庭衣食無憂,但大國也因此少了父愛。

  在他印象中那是他剛升上小學的時候,有一個壯碩的身影站在他旁邊"還不起床""立刻馬上給我起來,沒有老爸在身旁就散散慢慢的!"“你這還是大國的兒子嗎?”“還是你要說你是個小女生,那就兩腿夾緊坐個扭捏的娘娘腔吧!”“在你父親退伍之前我就是你的代理父親,還記得我吧,我就是你的伯父大黑天!”

  從那時候開始大國勇駒就搬到大黑天神社去住了,沒有一天是過著一般小孩應該要過的生活,每天早上五點起床不論冬天夏天都要去後院的井打水,提著一桶十幾公斤的水在後院沖自己的身體,隨著時間過去提的木桶越來越大,國三的他每天都要提著兩大木桶也就是一個浴缸的水量,在後院沖醒自己,除此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的要求,一作不好就會被處罰,他可是怕死了大黑天伯父。

  「伯父你怎麼在這裏?」

  「我怎麼會在這裏,你又知道你在哪裡了嗎,還沒搞清楚狀況就敢問人,出去做一輪基本體力訓練,伏地挺身,蛙跳,仰臥起坐各五百下再去鎮上跑一圈順便買晚餐回來,買六碗拉麵外帶要是你回來拉麵已經糊掉那明天訓練就加倍!」

  「是的伯父,我立刻就出發。」

  大國連滾帶爬的跑出去庭院做基本體力訓練。

  「老頭你訓練的模式還是一樣的強硬阿,鎮上跑一圈回來估計都晚上九點。」

  「那無所謂,那小子天身體力好,沒拿來訓練跟一般的小朋友在家玩手機那樣太可惜,難得有這麼好的苗子一定要好好的操一下。」

  「一下嗎,他已經被你操了快十年吧。」

  「那不重要,你自己還不是一樣對自己的弟弟也是嚴格無比,坐在旁邊就像木頭一樣一點活人的氣息都沒有。」

  「別亂說那是因為他擔心他的同學所以才沒什麼精神,照日你也出去跟大國小弟一起訓練吧,我們大人還有事情要談,等你們回來之後也有話要跟你們四個人說。」

  「四個人?」

  「是的,你還在睡覺的兩個同學傷勢都不太嚴重只是疲勞而已,估計九點就會醒過來了。」

  照日臉上立刻變的活活力一些。

  「姐姐你說的是真的嗎,我馬上出去陪大國,九點我們會準時回來。」

  說完一溜煙地跑出去了,看那模樣大黑天校長也笑了出來。

  「平時一副沉穩也是古靈精怪,出去陪大過沒有說要陪他一起訓練,真是個聰明的孩子。」

  「但是現在這個世道,聰明可能還不夠讓他們活命。」

  這句話又讓原本稍有活力的空氣又變得凝重。
  
  -------------------------------------

  「什麼,失敗了!」

  黑暗中傳來怒吼。

  「你以為我是花了多大的心思才弄到這個東西嗎,你居然還沒有弄死那幾個小鬼。」

  「一次不行難道不能第二次嗎?」

  「一次不行第二次就難了,你這個沒腦袋的東西,經過這次難道你以為他們之後還會這麼毫無防備嗎?」

  「。。。。。。」

  「如果不行的話你可能就要以身殉教,以表我們理念的崇高懂嗎?」

  黑影離開了,無聲無息,但確實離開了。

  「搞什麼東西阿,這些搞革命的傢伙都是瘋子!」

  米拉打開了房間內的電燈,照亮的房間完全沒有剛才那樣陰森的感覺,光明可以阻隔一切黑暗,看起來之後睡覺都要開燈睡了,不然那天睡到一半被打開黑暗通道怎麼被處理掉都不曉得。

  米拉看起來非常的年輕或許有人會以為他是一個國中生,那全是因為她小時發育不良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加上胸前的兩團肉看起來超級營養不良,但實際上她已經大學畢業在家工作的自宅族,他不出門工作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因為這個國家的蘿莉控太多了,受到自由文化的影響有很都輕小說作品漫畫動畫,裡面都充滿了可愛的小女生,讓人們的審美觀受到了影響,讓那些原本根本就是變態的人也覺得自己喜歡小女孩是一件正常的行為,米拉覺得這根本是很要命,導致他年過二十五歲還沒有談過戀愛,因為主動追求她的幾乎都是蘿莉控讓他對男人們有先入為主的恐懼。

  「剛剛那個變態文革人士該不會也是蘿莉控吧!」

  「咳,米拉你的電話已經接通了,雖然是一則無關緊要的情報但讓你安心就跟你說吧,剛剛跟妳會面的那個人他已經結婚了,老婆是一個外國金髮女郎身材高挑一米七而且是巨乳。」

  米拉覺得自己頭上爆出青筋!

  「那種不重要的事情不用跟我說,浪費我的腦容量。」

  「你可以放到胸部的空間,感覺還可以收納很多東西,人家都說胸大無腦因為東西都放在胸部了,所以腦袋自然空空如也,你覺得這則冷笑話如何?」

  「我覺得你在找死,如果你不是在總部我就讓飛彈射過去了。」

  「你別這樣,天才情報駭客說的話我會當真的。」

  「你最好當真,不然那天飛彈飛過去我怕你還不曉得是我要轟炸你!」

  「------」

  電話另一頭陷入沉默,看起來身材的玩笑非常介意,下次冷笑話要換個題材了,身材開不起玩笑下次就拿身高來做題目感覺不錯。

  「不要再說笑了該講正事了,我也擔心這條線路用太久會被發現。」

  「不可能吧,被發現你就說是跟男朋友聊天阿,現在時下的年輕男女聊攤都可以聊到天亮,講多久都不會被懷疑,我可是很樂意報名當你的一號男友喔。」

  「 一號男朋友,想得美你不會是第一個。」

  「什麼!怎麼可能,我可是把你調查的很清楚才對阿,不,不可能是我調查錯誤,你剛剛在說謊對不對!」

  這個男的真是噁心,居然真的對我有意思還去調查了我的事情,看來自己人也不得不提防一下,人長的太可愛果然也是一种罪過,米拉在電話這邊無奈無聲的搖搖頭。

  「我是不是在說謊你自己再去調查吧,我這邊要報告了。」

  「可,可惡------你報告吧。」

  「剛剛來到我房間的是應該是革命軍的一個幹部。」

  「革命軍?」

  「沒錯現在他們似乎已經以軍人自稱了,或是說他們已經取得了足夠的武力讓他們自認為足以和軍隊對抗,雖然不知道他們掌握了什麼樣的武力,但要和軍隊對抗基本上還是癡人說夢,連我是臥底都沒發現。」

  「原來那個組織已經發展到這個程度,看起來要盡快收成了,另外在報告的時候不要再提到臥底或間諜的字眼,雖然電話和線路都很安全,但不能保證你的房間也是絕對安全的,畢竟他們有親自到訪過,說不定還有偷放什麼監聽系統。」

   「你這是在擔心我嗎?」

  「不,妳想取笑我是嗎,跟你說我擔心的是諜報機構被發現,現在公家機關上至國家領導人都還沒有發現我們的存在,要做就做到最好知道嗎。」  

  「是是。」

  「另外一邊外圍的報告內容也傳過來了,他們攻擊的目標就是大黑天中學的學生,這間學校也是有特別的代表性呢,你可能不知道除了妳之外他們還有另一個殺手已經出手了,我記得你跟她們報告暗殺失敗其實你根本沒出手對吧?」

  「沒錯,他們給的東西太詭異了我根本不敢用,想不到他們還有請其他人幫忙,是專業的人士嗎?」

  「根據報告也是他們內部人士,使用的能力典籍不明應該是強攻類型的,因為是讓烏鴉的黑影變成漆黑的劍漫天飛舞,但使用者的精神似乎有點異常,所以兩輪攻擊就結束了,而那有些學生雖然有受傷但應該沒有生命危險。」

  「漫天飛舞的漆黑之劍聽起來就很誇張,那應該就是他們給的典籍很特別,我這邊也有一本等有空再帶回總部分析一下,他們聲稱這是曾未曾出世的典籍“闇典”。」

  「聽起來就是邪惡勢力會取的名字,該怎麼說呢,有點可愛的感覺,等等,是--是,馬上來。」

  「這典籍散發出來的氣息可一點都不可愛,我連試用的勇氣都沒有。」

  「好了米拉,你的報告我已經收到了,總部還有緊急事情我要離線了,剩下補充內容再用書面的寄過來吧,在外面千萬要記得以自己的安全為優先,沒有情報也沒關係別讓你自己---痾,成為洩漏諜報活動的罪人。」

  說完電話就掛掉了。

  什麼鬼東西阿,情報最好是能寄信的方式傳遞,說到最後這傢伙還不是在關心我。

  「哼,真是噁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