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星牌鬥爭 22 監禁之牢

艾爾斯凱 | 2024-04-21 01:07:26 | 巴幣 116 | 人氣 86


沒有一種不通過蔑視、忍受和奮鬥就可以征服的命運。
There is no destiny that can be conquered without defiance, endurance, and struggle.




  劉慧穎坐在一張椅子上,手腳都被鐵鍊跟繩子雙重綁在一起,無法動彈,嘴巴還能動,鼻子還能呼吸,四周一片漆黑,就算不明白狀況,體內的tutor已經說明清楚,即便如此,無法輕易使出魔力來交換,這些鐵鍊有著魔術迴路。

  被逼迫坐直的身體,頭頂上的高處,間隔三秒,就會落下一滴水,打在頭頂上,沿著長長的頭髮流至臉頰、身體、手、腳,最終抵達地面。

  一開始覺得還能忍受,但是連續被滴了一小時以上,頭頂全濕感受到寒意,水滴掉落下來的疼痛,反而成為一種酷刑。

  漆黑的空間,從風的流動,可以看到一扇通風口,這裡是地下的密閉空間,沒有窗戶,通風口足以說明環境的嚴酷。

  此刻,一名粗獷的男性嗓音,有如擴音器的迴盪在劉慧穎四周。

  手指被劃傷好幾處,胸口的衣服被撕裂,只剩下胸罩保護著隱私,大腿跟小腿也被割傷,鞋子都被脫去,長褲也破損成短褲般,甚至下半身傳出異味惡臭,一切相當狼狽。

  「願意說了嗎?把所有星主的情報說出來。」

  劉慧穎依舊閉嘴不語,在這個人們只追求利益的時代,輕易脫口而出的情報,不會成為救命的繩索,相反當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就是任人宰割最佳時機。

  正因為自己還有利用價值,對方才不願意殺掉劉慧穎,儘管受到虐待,此時此刻必須忍住。

  「還是不說嗎?」男人從遠端按下一個按鈕。

  「!」

  劉慧穎鎖在房間,天花板掉落一把綁著繩索的短刀,從高處刺進大腿後,透過機械的運作,慢慢的拔起,最後回收至天花板而消失。

  強忍著痛,緊接著上空的水滴,打在傷口上時,那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劉慧穎利用魔術在體內做出魔術迴路,阻絕一些痛覺的神經,勉強才能撐住。

  對方連哀號聲都沒有,讓聲音粗獷的男子漸漸失去耐心。

  已經三天了,無論男子提出任何條件以及合作方案,一律都被劉慧穎沉默給拒絕。

  當用非法手段將人迷昏誘拐,並且關進一處黑暗空間,任誰都不會輕易談合作,因為這類人,連『守信』兩個字都不存在於腦中。

  這並非單純的監禁……

  tutor: master。
  「…………。」

  劉慧穎沒有出聲,她也知道這個空間裝置了精密竊聽器,哪怕是一點點細語,對方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讓她擔心的是……
  傅紫霞的安全。

  這場戰爭不只有星主之間的鬥爭,更是台灣人與台灣人之間的戰爭,至高的權力……
  就是裝滿『人心惡意』的聖杯。

  無論生死,傅紫霞一定會盡全力的來救援,劉慧穎多麼希望,她能放棄自己,專心注重於星牌鬥爭就好,想盡辦法傳遞訊息出去,無奈監視的男人,完全不信任劉慧穎一舉一動,手腳綁住,就連廁所都沒辦法去,只能原地解放產生異味。

  很清楚魔術的力量,所以遠端的監視,不讓任何人接近劉慧穎,就連拷問的手法都是透過機械。

  「沒關係,我們時間很多,順便讓我實驗一下,滴水是否能穿石。」男子手指敲了敲桌子。

  而那顆石頭,就是妳的大腦。

  水滴繼續無情地打在大腦上的相同位子。




  卡拉OK的隔音包廂。

  兩位女人面對面坐著,完全不點任何一首歌曲,一位怒瞪著對方,另一位則是悠哉的神情喝著點來的飲料,而左右、對面包廂的音樂大聲產生另一種隔音效果。

  甚至兩位女人都使出了魔術,加強隔音效果,短時間若不用對講機跟櫃台人員加購物品,基本上沒有人原來進出這個包廂。

  悠哉的女人,不情願說了一句:「都約出來了,不說點什麼嗎?至少點首歌曲吧?」


  漆黑的服裝中,冰冷的神情,黑色指甲與夾克外套,彷彿龐克類型的服裝穿著一身,飄散的黑長髮,帶著一頂帽子,穿戴著銀色耳環。

  她向對方示意冷靜。

  怒瞪的女人,壓抑住自己的怒火,冷靜的一言,卻充滿敵意:「是妳把tutor出賣掉了嗎?回答我、『陳雲菁』。」

  「冷靜點、傅紫霞,不是我幹的。」

  「Ruler,給我說實話,照約定,妳也拿到獅子座以及牧羊座的星牌,我們不欠妳什麼。」

  「真要說,合作歸合作,戰爭之下誰會遵守約定?嘛嘛、妳會認為我誘拐tutor也是情有可原。」

  勝利者方能高歌,失敗著則回歸塵土

  不變的定理,追求勝利不擇手段,一直都是人類的個性,尤其是戰爭,哪怕是丟了核彈,只要獲取勝利,其他都是無所謂的事情。

  「妳!」

  「那天晚上,Paladin殺死Berserker之後就直接消失現場了,我抵達tutor身邊,取走獅子座以及身上殘留的牡羊座兩張星牌後,我就跟tutor守約,直接離開現場,當時只剩下tutor一個人,她要去哪裡我不清楚,但如果照妳說的,那恐怕是前往約定的地點途中,被某種勢力給綁架了。」

  「難道就不是妳嗎?我如何信?」

  「信不信由妳,我所知道就這些,如果要知道tutor的去向,最簡單方式就是請警察協助,台灣的街道充滿了監視器,只要有警方高層協助,調閱監視器察看時間跟地點,就能尋找出tutor。」

  「我已經行動了,我要妳、跟我去營救tutor。」

  聽到傅紫霞提議,陳雲菁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拒絕,對我而言沒有任何利益,更何況……對方不是殺死tutor,而是活捉,這代表另有所圖,營救風險太大了,就算人類不是英靈的對手,但不能保證沒有別的星主介入其中,貿然進入虎穴,太危險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我反建議妳,放棄tutor吧,她也不希望妳去救她的。」

  「辦不到,如果妳拒絕,那我現在就轟了妳。」

  「……Sniper阿,在妳眼中,追求的世界是什麼?」

  「朋友。」

  「友情如果背叛了,那可是心如刀割想要毀滅世界的,捨棄友情,成為冷漠的人,才能對權力有抑制力的,世上都是朋友,又何來紛爭可言?」

  「如果連自己的理想都捨棄的話,那還有可能改變這個世界嗎?」

  「唉,我滿討厭固執的人,變通一下吧。」陳雲菁說是這麼說,自己也提高了魔力,準備與對方一決死戰,她很有自信,密閉空間不是狙擊手擅長的地形,相反……
 
  有著速度近身戰專家的Ruler,不介意自己多收一張星牌。

  傅紫霞雖然氣氛也漸漸緩和情緒,她自己很清楚打不過……既然對方極力否定,那麼暫時相信,現在需要戰力幫助tutor,然而這一點Ruler完全拒絕了。

  「這救援是非常危險的行動,人類中還有許多魔術師的團體,他們能夠使用魔術迴路削弱我們身上的魔力,逼星主無法維持變回人體,這個瞬間,就是人類之間的戰爭,對方有相當的火力才敢綁架星主,大概也知道會有幾個人會跳入火坑,我直接說吧,妳現在做的事情,最好把敵人當作什麼都知道為前提。」

  「拒絕就算了,這次會面就這樣吧。」

  傅紫霞無法說服之下,揹起小腰包準備離開,現在不想浪費任何時間在這裡。

  就在起身準備離開前,陳雲菁直接補充說明了。

  「去找『時代力量』的根據地,我猜是他們幹的,根據地肯定會有不可告人的祕密基地相關資訊,可以從這裡下手。」

  握住門把停住,傅紫霞轉了半身問著:「為何?」

  「很簡單,現在的局勢,綠進黨代表星主、雙魚座已經死亡,成員跟根據地遭,之前受到Paladin跟Berserker兩人的洗禮,幾乎滅光了,剩餘有權有勢的人員逃出國外,在台灣,目前綠進黨已經毫無勢力可言,他們也放棄這一場星牌鬥爭,藍民黨的星主、Paladin則是完全失控,脫離他們掌控,他們內部也存在內鬥,沒有其他閒情去綁架人,而時代力量的代表星主沒有取得星牌,星牌被黃萬岳所屬的地下組織被搶走,大概想找一位替代的人員,幫他們蒐集十二星牌吧。」

  tutor知道所有星主的資訊,綁架她,一來順利的話,能得到星主所有資訊,二來……

  「該不會……」傅紫霞猜了一個假設。

  「大概妳想的那樣,使用跟雙魚座星主、溫雨萱模式,把tutor刻下『咒印式』,如果有洗腦之類的魔術一同使用,只要成功操控tutor,時代力量新的代理者就會出現。」

  「然後他們利用人類武裝力量去蒐集十二星牌給tutor,『至高權力』依舊能在他們掌握中。」

  陳雲菁喝了一口飲料,接話著:「嘛,這些都是完美順利的前提下,這場綁架對他們而言完全不虧,當然,這些都是我猜測準確的前提。」

  「謝了。」傅紫霞這次轉開門把,離開KTV的包廂。

  「Sniper的星主阿,這世界……根本不存在友情的。」

  點了一首歌曲唱著,來都來了,不唱個幾首,會可惜呢。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特別提醒:
圖片皆來自Google 搜尋的,不是本人繪製,請見諒>_<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女主被綁架了!完蛋了!
2024-04-21 07:51:53
艾爾斯凱
總是有人趁亂而為阿~~
2024-04-28 18:01:3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