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60

符晴 | 2021-06-12 20:00:02 | 巴幣 496 | 人氣 152






或回到上一回





60

【來信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四個人一起來到了女皇之路,耶雷弗今天的天氣恢復了往常,就算昨天的戰鬥時長相對黑暗天堂的事件只是一閃而逝,所有人依舊珍惜並回歸再次失而復得的和平。

  而如同補償機制一樣,太陽補上了被雲層遮蔽時所流失的熱度,變成一顆大火球懸在空中,燒化了雲層,光刺得走在路上時眼睛都睜不太開,熱浪迎面,讓一旁的草木都受不了而彎下腰來。
 
  現場,米哈逸已經在這裡陪著西格諾斯,以及那因哈特和神獸。

  我們來之後打了個招呼,鷹眼也在平常會來的時限內抵達現場,就在等待今天或許會派下的任務時,一陣挾著暑氣的風捲過,雖沒有感受到異狀,可在漫天飛舞的綠葉中,一個白色的方格隨著落葉的軌跡飄盪,似有定點卻又飄渺無序,最後停留在奧茲的面前。
 
  「這是……信?」
 
  奧茲狐疑地伸手接過,那封信在她碰觸到的一瞬間彷彿就失去了附著在上面的魔法,成為了普通的信件落在她的手上,如此插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除了伊卡勒特的騎士團長都想要一起看上面的內容。
 
  可能是幾個人簇擁而上的模樣太過於滑稽,原本也跟在裡面擠的伊麗娜嘆了口氣便讓出位來,然後出聲制止了除了奧茲的人。
 
  「先讓奧茲看完。」
 
  大家自然也是會看場合,於是我們就在旁邊等待,信的內容似乎不是很長,奧茲眼底的光影流轉了一下,看著反覆閱讀了幾次後才終於開口。
 
  「這是我的師傅寄來的,上面說有急事詳談,似乎是梅爾席特發生事情了。」
 
  得到了奧茲的同意,大家才一起湊過去看信件的內容,寄件人用娟秀的字體寫下了梅爾席特近日歷經不少變動,希望奧茲可以撥個時間回去城裡一趟,右下角的署名寫著谷松兩字。
 
  信的末端,還蓋上了一個有龍尾巴的特殊紅花紋。
 
  「這樣的話……奧茲打算回去嗎?」
 
  伊麗娜試探地詢問,奧茲倒是沒想什麼,直截了當地回答。
 
  「應該會吧,畢竟師傅很少這樣寄信給我,事情應該不簡單。」

  聞言,米哈逸就忽然讓了一格位置,讓奧茲能從這個角度看見已經略微望向我們的西格諾斯。
 
  「那就事不宜遲,先跟女皇還有那因哈特稟報一下吧。」
 
  奧茲在米哈逸的建議下嗯了聲,上前就毫不猶豫地直接向兩個人回報了所收到信件的內容,西格諾斯聽了並沒有馬上回答,抿著唇一邊思索,然後視線移往那因哈特。
 
  「那因哈特,目前聯盟的情況怎麼樣?」

  看來西格諾斯是在確認目前有沒有時間能夠讓她出遠門一趟。

  畢竟奧茲也是騎士團長,如果聯盟需要,就算信裡的事情再緊急,也必須綜觀全局,不好意思馬上讓她說走就走的。

  那因哈特滾了一下自己手上的羊皮紙捲,一如往常的淡然神色上,我能從鏡面反光看見上面有許多密麻的文字,忽而有些不安。

  確認完上頭的內容,那因哈特才風輕雲淡地開口。
 
  「目前主要是平定魔族先前所造成的戰亂,並沒有什麼問題,光靠士兵就能夠解決。」
 
  這樣的話……是可以讓奧茲離開的嗎?

  只知道這個回答讓我默默鬆了半口氣,西格諾斯聽了,如同確認什麼事情般地點頭,視線回到奧茲身上,面容穩重。
 
  「那……基於目前聯盟的狀況,還有信中所提到的緊急性,我在此准許妳回去梅爾席特處理完事情再回歸。」

  得到肯定的回覆之後,奧茲又驚又喜地即刻行禮。
 
  「非常感謝女皇!」

  西格諾斯微微偏頭,露出了如朋友般平易近人的微笑,目光又從奧茲變得像是在看我們所有的人。
 
  「不過,這次大家也還是一起去吧。」

  知道這麼說必然會引來眾人的疑問,西格諾斯很快在這之前補上了正當的理由。
 
  「從剛剛提到的內容看來,如果事情真的不單純,多少也能讓奧茲有個照應。」

  而那因哈特似乎又從這段話裡找到了什麼契機,便見縫插針地提出了給眾人額外的任務,將我們隨行奧茲的理由給潤飾得更加充分。
 
  「這樣的話,大家也能去看一下那邊有沒有受到魔族的影響,並回報情報。」
 
  我不禁在心底讚嘆這真是個追求效率的極致,這麼一來想推也推不掉,只得站在後面,靠米哈逸代替所有人接下了這個課題。
 
  「那我們會快去快回。」
 
  這次神獸依舊會先在這裡留守情況,米哈逸和西格諾斯簡單示意了一下後,大家正要打算討論該怎麼移動到梅爾席特,奧茲就馬上截斷了這個話題。
 
  「只要利用信下的這個紋章就可以了。」
 
  只是聽奧茲拿著信這樣說,不管是哪方面都讓大家不明所以,她便連忙解釋。
 
  「這個是師傅的魔力紋章,上面寄存的是一次性的傳送魔法,我在猜應該會直接把我們傳送到二層的師傅家門口。」

  眾人點了點頭,鷹眼興致高昂地舉起右手。
 
  「那就趕快出發吧!」
 
  臨走前我們再各自向兩個人示意了一下,奧茲舉起魔杖,杖上寶石發出的魔光讓信上的紋章起了反應,一陣強烈的閃光後,紋章消失在了信紙上。

  而下一秒,就如同是在地上點火一般,紋章的圖示赫然從腳下散射出光芒,彷彿是地底某個地方沉寂的機關終於被開啟。
 
  眼前的一切開始泛白,再度恢復視野時,我們已經來到了梅爾席特的第二層,房屋間隔與格局大致和第一層相同,唯一不同的是這裡是白底藍頂或紅頂的磚頭水泥屋,除去了圍繞房子的人工草皮,踩著的石磚有著特殊的花紋。

  而面前,同樣也是如此普通的一間屋子,外觀並沒有哪裡不同,唯一特別的是門上的門環剛好是做成那個紋章的樣式,奧茲嘿嘿笑了兩聲。
 
  「果然是來到師傅家門口了。」

  沒多耽擱,奧茲輕車熟路地就抓著木門上的門環敲,不久便有腳步聲從裡面傳來,不過我們都擠在門前,窗戶也要走近才看得見人,可是我遠遠的就聽到對方這樣說——
 
  「奧茲?妳也帶太多人來這裡了吧?」
 
  隔著一道門模糊了聲音,不過能判斷出似乎是男性,門被拉開,一個穿著及地棕袍子的老魔法師映入眼簾,袍帽下的表情啞口無言,臉上的皺紋和眼袋顯出老大不小,掛滿整個下巴的濃密白鬍讓他看起來更像巫師。
 
  這就是……奧茲的師傅嗎?

  也許是因為體內有魔力的關係,一見到這個人,我就能隱約從他身上感受到一股非常強的魔力,沒有壓迫卻不怒自威,感覺方才就像是自然感覺到外面有許多人,想必是時光雕琢而來的成果,也難怪能夠為奧茲的師長。
 
  「想說有什麼事需要幫忙的話,多點人也好。」
 
  不過奧茲並沒有如想像中拘謹,而是很輕巧地回答過去,對方看似已經習慣這樣的談話,又或者是不打算多說,便直接把門開著,人先走了進去。
 
  「算了,人都先進來吧。」
 
  奧茲留在後面小心翼翼地關上門後便又鑽到人群前方,米白的木製地板上,右半部是客廳,中等的木桌旁放了兩個相對而立的長椅堆置著靠墊,靠牆的書櫃前是一張藍底佈著白色方塊花紋的地毯,從客廳頭幾乎延伸到了客廳尾。

  左半部有點類似我在製藥的藥房,除了火爐跟大藥鍋,桌子和窗戶上的櫃架都擺放著顏色各異的液體,桌面上似乎還有一塊一塊的東西,像是生物的肉塊,讓我想到了奧茲先前所說的實驗。

  最後是我們的正對面,牆上吊掛著藏青色的短帷幕,中間還有一扇用紗製門簾擋起來的門,不用多想就是通往其他內部空間的。
 
  「所以師傅,您叫我來是有什麼事嗎?」

  跟著指示入座在長椅上,奧茲首先介紹了一下我們,而這個人確實是信上署名的谷松,我看著桌面上擺置的水晶球,一邊聽她單刀直入地進入正題。
 
  「主要是黑市的問題。」

  聽到關鍵字手指不自覺抽了一下,屏起氣,我不再分心,更加專注地聆聽接下來的內容。
 
  「之前和妳說過黑市那裡來了贊助商,魔法師們便開始往裡面聚攏,雖然政府一開始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現在問題來了。」

  谷松正襟危坐,右邊的腳隨意地跺腳踩踏著地板。
 
  「最近似乎是要開始驗收成果,裡面的人開始大量蒐集實驗體,讓那些高層也跟著擔心,會有一些龍蛇混雜的東西在這時候趁虛而入。」
 
  「師傅的意思是……」

  奧茲沒有把接續的話說完,谷松也不馬上回答,但兩個人明顯都已經心照不宣。

  間隔當中,外面的太陽似乎被雲層擋住,讓憑藉日光的室內一瞬間暗下,隨後再度出現的光又在這個男人的五官上變幻出不同角度的陰影,不由讓人感到可怖。
 
  「雖然表面上是以生物實驗為名,但實際的情況誰也沒說真話。」

  果然是跟奧茲先前提過的有關,起初從她那裡聽過這件事時就在心底產生了一種難以平復的不穩,往後也沒有繼續再想下去,如今這個話題卻又這麼赤裸裸地攤在我們面前。

  何況谷松提的那些龍蛇混雜的東西……會是什麼呢?

  我有些不敢往下想,心跳莫名加快,手裡也滲出冷汗。

  正當我在自己的思考裡左右橫跳時,谷松盤起二郎腿,雙手交扣在膝前,像是現在要講的才是讓他最傷腦筋的事。
 
  「還有,妳學妹也跑去參加了這個計畫,一參加就直接把我這個老師給扔到後頭了。」
 
  「瓊可也去了?」

  就連奧茲也不自覺地把語調提高,看起來宛若兩個人在講天方夜譚一樣。
 
  「說是想要試試看就去了……學習不怎麼樣,毅力倒是跟妳這小妮子有得拚。」

  看著谷松有些無可奈何的嗤笑,從字面上大概也能很快判斷出誰比較得這位師傅的喜愛,不過能在這麼厲害的老師底下學習,就算他說話毒舌了點,奧茲的學妹應該實力也不是太差。

  而像是也為了自己的學妹爭口氣,奧茲很快擺了擺手,連忙推託。
 
  「不會啦,瓊可也很努力的。」

  交代完事情以後,谷松便把目前該做的事項整理出來又講了一次。
 
  「總之,不能太快被黑市的人發現政府想要調查,妳就帶著妳的朋友先在附近蒐集一下情報,有必要的話,做點手腳再去黑市裡面調查。」
 
  「交給我們吧,師傅。」
 
  「除了行動時我都會先待在這裡,妳跟妳的朋友可以先在這裡休息,有魔法相關的問題也可以來詢問我。」
 
  說完,彷彿是要給我們一個自主討論的空間,奧茲的師傅起身往通往內部的門走去,而大家也沒閒著,馬上就接續討論著目前該如何去蒐集情報。

  在這期間,奧茲也跟其他人稍微解釋了一下黑市的問題,大抵就是之前在寂靜之村和我跟伊卡勒特講的那樣。
 
  「我就先待在二、三層問附近的魔法師好了,魔法師應該會對這件事比較了解。」

  由於只有奧茲對這兩層的路況較為熟悉,面對她率先提出的主意,大家自然也不是太過反對。
 
  「我跟妳一起。」

  而伊麗娜也是照慣例打算跟著奧茲到處跑,我思考了一下,既然是要著手調查事情,而且照奧茲的師傅所言,情況應該不會太好解決,那還是先準備一點出外時使用的補給品比較好。

  決定好後,我才出聲提出自己的想法。
 
  「嗯……我想先去道具店看看,畢竟我們什麼都沒帶就來了。」
 
  「也好,道具店在一層,我待會告訴你該怎麼走。」
 
  剩下的米哈逸跟鷹眼打算分頭地毯式詢問人民,伊卡勒特應該有他自己的方法,奧茲告訴我通往一層道具店的方向之後,各自出門往自己的目的地走。

  踩在街道上,這邊的天氣跟耶雷弗很不一樣,如果說耶雷弗剛進入夏天,梅爾席特就像是秋天,雖然看不見什麼植物能推測我的猜想,街上的樹木也還綠著沒有枯黃,但就是單純明媚的陽光和颯爽的風讓我這麼想。
 
  照著奧茲所說的指示走,從她師傅的家門口左轉到路口再左轉,便會看到這條路的底部有個公共草皮,上面有個五芒星的傳送法陣發出微量的白光,聽她說只要踩上去便能立刻傳送到一層。

  「應該就是這個吧?」

  經過幾條街,我繞著這個法陣確認形狀打轉了會,將信將疑地踏了上去,傳送魔法的光在眼前閃過,便看見了當初來到這裡的建築映入眼底,遠遠的能看到城門,應該是正確地來到了一層。
 
  而奧茲說如果想確定位置,剛傳送過來向四周看看就能找到告示牌,我很快就在前面偏右手邊的路口發現了標示方位的告示牌,上頭有地圖跟層數標記,確認真的是一層後,照指示來到了道具店。
 
  推開門是吊鈴輕響,從服飾上推測也是個魔法師的女店員熱情地招呼著,裡頭陳列的商品琳瑯滿目,每面牆旁都洋洋灑灑地擺著好幾個堆放商品的木長桌,似乎不只是一般道具,就連人身上的裝備都可以在其他牆面上的架子買到。

  繞過角落裝飾的招財樹揀選物資時,一邊看著商品,我一邊默默地嘆了口氣。

  還好伊卡勒特沒說要跟上來……

  由於那個夢境跟現在局勢的走向,即使那因哈特找伊卡勒特談話的事只是我想太多,他的反應跟這個不完全的資訊讓我也不知道現在該如何面對他才是。

  一邊苦惱,我一邊像是發洩般將該拿的東西給掃進購物籃裡。
 
  像是在衝動購物時,偶然有幾股折射而成的光斑射入眼中,我下意識的往來源看去,光芒璀璨的結晶體排列在某邊的長桌上,我便加緊了手中掃貨的速度,走到那裡去好好打賞一番。
 
  桌面上,一顆顆不同顏色的純色水晶正方體擺在桌上,標籤上寫著這些水晶是一次性的魔法道具,用少量的魔力觸發並砸在地上打碎就能夠使用其中的魔法效果。
 
  從戰鬥時需要的屬性魔法水晶、治療水晶、或者是快速移動的傳送水晶都一應俱全,不過傳送水晶似乎只能馬上傳送回梅爾席特的城內,應該是給這裡的居民用的。
 
  「雖然這些水晶的功能跟我自己會用的也差不多……」
 
  不過,看到新奇的東西就會有想帶一個走的衝動。
 
  於是在滿足購物慾下選擇性困難的狀況裡,暗暗嘀咕的我最後挑了一個藍色的傳送水晶當收藏,結帳後拿著補給品走出了店外,熟悉的人影卻恰好出現在眼前。
 
  鷹眼正背對著道具店門口,眼前是一個戴著水滴狀金冠的棕髮女孩,身上的紅色法袍看起來跟參加舞會時的晚禮服一樣蓬,還在腰部中下用漸層布料做出了皺褶,袖口跟布料的接合處都繡上了搭配色系的荷葉邊,整體上下看起來珠光寶氣,要不是拿著法杖,我還以為是哪家的大小姐跑來搭訕。
 
  「我已經說過這是非賣品了!」
 
  不清楚是如何,鷹眼竟氣急敗壞地對著那個女孩大吼,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他這樣,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打算先別介入,就在旁邊觀察情況。

  只見女孩雙手交扣,做出了請求的手勢跟眼神。
 
  「你就再想想看嘛!我願意出更多的價錢買你手上的那個指虎。」
 
  「抱歉,妳就算出一千萬楓幣我也不會賣。」

  鷹眼把整句話的音拖得很長,接著又在不會兩字上加重,感覺像是已經講很多次不想再講了一樣。
 
  在後面偷看的我一頭霧水,為什麼會想要鷹眼的武器啊……
 
  「不然兩千萬怎麼樣?這夠你買另一個更好的指虎了吧?」
 
  「我就不是那個意思嘛!」

  鷹眼急得跺腳又用雙手猛搓自己的頭髮,看似在懷疑自己是不是文字表達不對,還是對方只顧著交涉,存心在無視他所要表達的意思。

  就連我在旁邊都不知道該說這女孩是厚臉皮還是百折不撓。
 
  「不然到底要怎麼樣你才願意賣我?交給我肯定能發揮出更好的價值的。」
 
  「這是對我而言很重要的武器,價值也不是妳能輕易決定的。」

  他像是決定再給對方一次機會,用相當嚴肅的語氣再度闡述了自己的想法,眼見談判破裂,女孩嘆了口氣,雙手無奈地攤在禮服上,再度昂起身子時卻變了臉。
 
  「……真的一定要逼我動手嗎?」
 
  對方陰沉的臉色讓我和鷹眼都當機立斷地知道對方想要做什麼,鷹眼正要反應,我沒說什麼就先把剛剛買的東西扔在一旁,先手使用了冰的防護罩護住鷹眼擋住打過來的攻擊魔法。

  技能碰撞後所幸威力並不是很大,我非常順利地擋下了這個攻擊。
 
  兩個人見狀一齊看過來,鷹眼看見我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樣,我對他歉意地淺笑,不禁覺得剛才應該早一點幫他才是,而那女孩看見我,說起話來口氣就不是多好。
 
  「什麼啊?你是誰啊?」
 
  我沒有理會她語氣中的挑畔,而是先對剛剛目睹的事實加以批判。
 
  「得不到就用搶的,沒看到人家拒絕妳了嗎?」

  遠處的路人或多或少注意到了這裡發生的衝突,不能還沒開始調查前就鬧出事來,我決定長話短說,義正嚴詞地對她說教了幾句。
 
  「就算這座城裡魔法師的權限最大,也不能藐視最基本的道德觀念。」
 
  瞧著對方逐漸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樣子,就算言之有理,可我的話想必是沒對她起到多少作用,甚至還造成了反效果也說不一定。

  我正思忖該不該再說些什麼,女孩卻後退了幾步,舉起了手中的法杖。
 
  「哼,反正如果不交出來的話,就別怪我了!」

  話音剛落,她的腳前就出現了三個魔法陣,從裡頭生出了三具比人還高的骨骸魁儡,和希拉召喚的並不相似,而是類似魔物製成的生物魁儡,人形的白骨穿著海盜的藍色披帽和披風,掛著金製腳環,配戴圓盾與彎刀。
 
  眼見這個陣勢的我忍不住對那個女孩大喊——

  「妳、妳到底在幹什麼?這裡是第一層,全部都是不會魔法的居民啊!」


 


60.End











六章開始
請大家多多指教囉

創作回應

摸摸林
一開局就打架!
2021-06-12 20:12:43
符晴
開打開打!
2021-06-13 10:54:40
東堂隼人
又是一個霸氣外露的姑娘![e34]
2021-06-12 20:46:26
符晴
得不到就用武力解決!
2021-06-13 10:54: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