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騎著羊駝的黑特 第五章 草泥馬的中分頭

夯特大大 | 2021-06-18 22:25:35 | 巴幣 2018 | 人氣 131



  在月光與星空下,大草原上,篝火旁邊。

  黑特熬著湯,同時烤著兔子肉,用樹枝將肉串成了串,在火紅色的篝火旁來回翻動著。塗上自備的調味料,香噴噴的氣味飄散開來,讓哈雷和小女孩情不自禁的流下口水。

  這兔子肉是黑特剛剛去狩獵來的,這片大地上到處都不缺野生動物。至於調味料這種東西,從黑特以前的殺手時期就隨時都會帶在身上。只要有了調味料,無論吃什麼東西都能下口。

  「好了,吃吧。」黑特將肉串分別拿給小女孩和哈雷:「小心燙啊。」

  「姆嗯姆嗯姆嗯!老闆你的手藝還是一樣好啊姆嗯!」

  「………………」雖然小女孩什麼話都沒有說,但從那拼命吞食的樣子,就可以看出她有多麼喜歡黑特的野炊料理。

  「不要吃太快啊,準備把你們養肥了吃掉的。」

  「…………果……果然……嗚……嗚哇……」

  「哇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闆你真是愛開玩笑呢姆嗯~」哈雷連忙將一根肉串塞進小女孩的嘴裡:「老闆您開的玩笑可真的一點都不好笑呢姆嗯,從你口中說出來的話就好像真的會去做一樣啊姆嗯!」

  「……我真的有這麼可怕嗎?」

  小女孩和哈雷點頭如搗蒜。

  「呃……有點受傷耶,我明明覺得我很和善的。」黑特拿了一壺酒,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姆嗯……所以……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啊姆嗯?」哈雷問向了小女孩。

  與黑特比起來,小女孩明顯要比較喜歡哈雷。

  「……茶莉。」

  「茶莉嗎?姆嗯……真是個好名字呢姆嗯!」

  「嘿嘿……謝謝你。哈雷,你的名字也很帥氣哦。」聽到哈雷的讚美,茶莉總算是破涕為笑。

  「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青狼幫那邊啊姆嗯?」哈雷好奇的問道。

  當哈雷發現茶莉時,茶莉被裝在一個綁住開口的麻布袋裡面。這個麻布袋只留一個呼吸用的開口,而茶莉也是靠這個開口目睹黑特進行殺戮的全部過程。

  「我是……被抓來的。」

  「被抓姆嗯?為什麼會被抓?青狼幫襲擊了你們村子嗎?」

  茶莉搖了搖頭。

  「我是……在去找爸爸的路上……被抓走的。」似乎是講到傷心處,茶莉又開始放聲大哭了出來:「嗚……嗚……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嗚哇哇哇哇哇哇……」

  「等一下姆嗯!你說找爸爸姆嗯?」哈雷驚訝的問出來:「那你的媽媽呢?為什麼你媽媽沒有跟你一起姆嗯?」

  「就是……就是媽媽趕我出來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哈雷與黑特互相望了一眼,在黑特的眼神鼓勵下,哈雷繼續問道:「為什麼……為什麼你媽媽要把你趕出家門啊姆嗯?」

  「因為……嗚嗚嗚嗚……因為……我沒有……把家裡……打掃乾淨…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不是吧姆嗯?就因為沒有把家裡打掃乾淨就被你媽媽趕出來了姆嗯?」

  「嗯嗚哇哇哇哇哇哇……」茶莉一邊大哭一邊點頭著。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種媽媽啊姆嗯?這也未免太過分了吧姆嗯!難道她都不怕自己的女兒被盜匪抓走嗎姆嗯?」

  「她已經被抓走了。」黑特淡淡地說道。

  「你媽媽把你趕出來之後,她都沒有找過你嗎姆嗯?她都不會擔心你嗎姆嗯?」

  「嗚嗚嗚……」茶莉搖了搖頭。「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媽媽……媽媽她……不會找我的……她肯定以為……我會自己回去……」

  「那你怎麼不回去?」黑特問道。

  「我……我不想回去了!我要去找爸爸!媽媽說爸爸在天凰城,所以我要去天凰城找爸爸!」

  黑特與哈雷相視了一眼,即使是四海為家隨遇而安的黑特,也知道天凰城是哪裡。

  天凰城是央國最大的城市,不僅擁有百萬以上的人口數量,而且也是商業經濟與政治勢力的正中心,用風暴的聚集點來形容也絲毫不為過。更加重要的是,天凰城有著殺手組織「落日」的對外聯絡窗口。可以的話,黑特完全不想要踏進天凰城任何一步。

  「你爸爸和你媽媽沒有住在一起嗎姆嗯?天凰城……離這裡好像很遠不是嗎姆嗯?」

  「嗯……我聽媽媽說,爸爸好像是朝中的大官,是不會隨便出城的。我們家……一直以來都只有媽媽,其實媽媽也是很可憐的。聽說爸爸負了她後,就再也沒有回過我們村子了……」

  「這樣子啊……果然是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啊姆嗯……」哈雷嘆了一口氣:「那你爸爸叫什麼名字?你知道他在做什麼樣的官嗎?」

  「我爸爸叫做多羅辛樂,雖然不知道他在做什麼樣的官,但聽我媽媽說是很大很大的官哦!」

  「多……多羅辛樂……姆嗯?」

  「好像……在哪裡聽說過這個名字啊?」

  黑特與哈雷下一瞬間轉頭相視,然後同時說了出口:「多羅大公!」

  「嗯?你們知道我爸爸嗎?」

  知道啊!今天白天剛從強盜那邊打聽到的消息呢!私自增加賦稅、到處強娶民女,就是個人見人怕的貴族變態。

  「我在很小很小的時候曾經去過爸爸家,那邊可厲害啦!有好大的房子,還有許多穿漂亮衣服的大姊姊呢!」想起了快樂的回憶,茶莉的臉上重新恢復了笑容。

  「…………」

  「姆嗯……」

  「爸爸也很喜歡我,肯定會願意讓我一起住在那邊的。到時候我也可以穿漂亮的衣服,就像我們村裡
的春嬌那樣……哦~你們肯定不知道吧?春嬌是我們村里王員外的女兒,她的個性可刁蠻啦!」

  「你是打算……」黑特用有些吃驚的眼神看著茶莉:「一個人走路去嗎?」

  一個小女孩獨自行走在這荒野上,這不是找死嗎?她可不是像黑特這種殺人如吃飯的前殺手,只是一個普通的柔弱小女孩啊。

  「要不然的話……」茶莉低下頭來,在篝火前面把那小小的身體又縮得更小了。

  「能怎麼辦呢~」

  「你這孩子,該說你是傻嗎姆嗯?你難道不知道強盜是很危險的嗎?」哈雷激動的說著:「你一個小女孩走在路上,可是隨時隨地都會被人口販子給抓走啊姆嗯!」

  「她已經被抓走過了。」

  「…………嗚……嗚嗚……」

  「老闆……這該怎麼辦啊姆嗯?放這孩子一個人旅行的話,肯定會遭遇不測的啊姆嗯!」

  的確,哈雷說的並沒有錯。一個小女孩走在漫漫長路上簡直就是作死的行為,然而……

  「你的意思是什麼?」黑特看向了哈雷。

  「反正我們也沒有目的地,算是四處漂泊的旅者,就送這孩子去一趟天凰城不行嗎姆嗯?」

  「嗯……」可是,去天凰城的話,肯定會遇到一大串的麻煩啊。自己可是落日追殺榜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想要殺死自己的人可是兩隻手都數不過來。黑特雖然不怕殺手,但是他卻怕麻煩……

  「老闆,你真的忍心看這小女孩被強匪抓走,然後再把她高價賣給某個蘿莉控變態嗎姆嗯?啊啊啊啊啊!我真是看清你了姆嗯,原本還以為你只是個面帶笑容殺人不眨眼的邪惡大魔頭,原來你竟然還是個連無助的小女孩都不肯伸出援手的爛人!我要辭職!我不幹了!就算只有本泥馬,本泥馬也要帶茶莉去天凰城!」

  「哈……哈雷……」茶莉露出了感動的表情。

  「茶莉~~~~~」

  小女孩和草泥馬感動地抱在一起。

  然後,哈雷一直都在偷偷瞄著思考中的黑特。看著這個樣子的黑特,哈雷心中察覺「有戲」!

  「老闆……你是為了想知道什麼是愛才開始旅行的對吧姆嗯?」

  「對啊。」

  聽到哈雷的話之後,茶莉睜大眼睛,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黑特。

  「可是,你這四年來不斷的旅行,可有真正明白什麼是愛呢姆嗯?」

  「……我覺得沒有。」

  「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為什麼?」

  「因為……」哈雷大聲說了出口:「因為你一直以來都沒有個能夠陪你一起旅行的人類旅伴啊!」

  聽到哈雷的話之後,黑特逐漸睜大眼睛。

  「…………唉唉唉唉唉!是這個樣子嗎?原來是這個樣子嗎?」

  「沒有錯啊!就是這個樣子!」

  黑特猛然轉頭看向茶莉。

  「咿咿咿!」茶莉將小小的身子縮到哈雷身後,怯生生地看著黑特:「感覺……有點可怕……」

  「只要送這個小孩到天凰城,我就能明白什麼是被愛的感覺嗎?」

  「肯定可以的姆嗯!」

  「茶莉!」

  「什……什麼事?」此刻的茶莉已經將整個人都縮在哈雷後面了。

  「請你……愛上我吧!」

  「你在對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說什麼鬼話啊姆嗯!」

  「咿咿咿咿咿咿!不……不要啊哇啊啊啊啊啊啊……嗚哇哇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老闆你又害她哭了啦姆嗯!」

  「為什麼又哭了啊!」

  總而言之,在一連串的鬧騰之後,黑特決定一路護送茶莉前往天凰城。

  隔天早上,兩人一草泥馬從大草原上再度出發了。此刻的茶莉坐在哈雷身上,而黑特則是用走的。

  「黑特先生……」

  「嗯?」

  「你好像……武功很高強的樣子?」

  「哈!這還用說姆嗯!」哈雷突然插嘴了進來:「論武功高強,我家老闆自稱第二的話,天底下就沒人敢稱第一啦姆嗯!論殘忍無情,我家老闆敢說自己是善人,天底下就沒有惡人啦姆嗯!」

  「嗯……今天午餐來吃草泥馬舌頭如何?」

  「不……不行!不可以欺負動物!」茶莉一把抱住哈雷的脖子。

  「呦齁齁齁齁齁齁齁齁齁齁齁齁齁齁……老闆您看哪!老闆您看看哪~茶莉這小女孩是多麼善良啊~您忍心在她面前做出傷害草泥馬這種慘無人道的行為嗎?」

  黑特拿出了菜刀。

  「老闆!我開……我開玩笑的啊啊啊啊姆嗯!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等……等一下!黑特先生,您是認真的嗎?哈雷先生他只是開開玩笑而已,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刀光一閃。

  哈雷變成了中分頭。

  「不!!!!!!!我那帥氣的旁分啊啊啊啊啊啊啊!姆嗯姆嗯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哈雷哭了出來。變成中分頭的哈雷,真的哭出來了哦!

  「你這個惡老闆!竟然……竟然敢如此對待本泥馬,我……我還不跟你拚了姆嗯!」哈雷原地跳了一下。

  「我跟你拚了姆嗯……我跟你拚……茶莉你不阻止我嗎姆嗯?」

  「呃……噗哧……哈雷先生你的髮型……噗呵呵呵……好好笑……」

  「嗚哇哇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雷一邊哭一邊奔跑了出去,而坐在牠身上的茶莉則是開心地大笑了出來。

  就在這一瞬間,大量的人馬突然從四周冒了出來,並且阻擋住了哈雷與茶莉的去路。

  「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若要此路過,留下買命財!」

  「唔哇哇哇哇哇!是……是強盜啊!」

  「姆嗯姆嗯姆嗯姆嗯!」

  哈雷瞬間調頭,幾乎是在下一刻便躲回黑特的後方。

  「混帳傢伙,嚇死本泥馬了姆嗯!你們又是哪個幫的姆嗯?」躲在黑特後方的哈雷大聲叫囂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你們是哪裡來的鄉巴佬,竟然連我們『赤鷹幫』都沒有聽過?」

  「那個男的!把錢財、女孩和牲畜留下,我們還可以大發慈悲留你一條狗命。識相的話就趕快留下東西給我滾!」

  黑特的目光掃過周圍的眾人,這個赤鷹幫的團員大約有三十人左右,比青狼幫都還要不如。接著他笑了出來,當看到黑特笑容的這一瞬間,茶莉和哈雷都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

  「赤鷹幫的各位英豪,你們好。我的名字叫做黑特,如各位所見,是個普通的旅行商人。」黑特微笑著攤開雙手,表現出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我這裡有一個上好的大交易,不知道各位英豪們有沒有興趣啊?」







下一章:

創作回應

薩帕克
每看到黑特說一次「她已經被抓走過了」我都笑到停不下來
繼青狼幫之後是赤鷹幫嗎(望
2021-06-19 00:42:04
夯特大大
能搏君一笑是我最大的榮幸w
2021-06-19 07:57:1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