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騎著羊駝的黑特 第四章 清燉女孩配羊駝

夯特大大 | 2021-05-16 06:39:12 | 巴幣 232 | 人氣 125



  「吃嗎?不吃嗎?吃嗎?不吃嗎?」黑特拿著碗在小女孩面前晃來晃去。

  最終,小女孩還是一把搶走黑特手上的肉湯。當她吃下第一塊肉的瞬間,雙眼猛然睜大,接著三口接兩口把整晚肉湯給喝完了。

  「別急,還有很多呢。包你喝不完。」黑特又盛了一碗湯給她。

  當小女孩把湯喝完、吃飽喝足之後,用感激又畏懼的複雜眼神看著黑特。

  「謝……謝謝你。」

  「沒什麼,如果沒事的話你可以走了。」

  「哎?」

  「什麼?難道你想要我對你幹嘛嗎?」看到小女孩那茫然的樣子,黑特反而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小女孩。

  小女孩馬上站了起來,往森林外的方向走去。大約在十公尺以外的地方回頭看了一眼後,便往前跑掉消失在森林中了。

  「老闆……」看著小女孩消失的方向,哈雷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不敢置信。

  「幹嘛?」

  「你就這樣子放她走啦姆嗯?」

  「不然勒?你以為我是那種連小女孩都會出手的變態嗎?」

  「我還以為你要把她當成商品姆嗯,抓去賣給人口販子之類的……姆嗯。」

  「所以,這就是一開始你隱瞞我的原因?」黑特鄙夷的看著哈雷:「我在你眼中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啊?你這想法未免也太邪惡了吧?看來我只好把你宰掉燉湯喝了。」

  「老闆姆湯啊!」

  一人一草泥馬又在這森林中喝了一會兒酒,然後靠在一起睡了午覺。

  當黑特重新醒過來時,已經是月明星稀的時間了。

  「喂!蠢驢,醒了。」他拍了拍身後的草泥馬,將牠給喚醒。

  「本泥馬才不是驢姆嗯!本泥馬的正式名稱叫做羊駝姆嗯!」

  「好了好了,不是都差不多嗎?男人就不要計較這麼多。」黑特站了起來,並且重新打包行李。

  「這可是攸關種族的大事……姆嗯?老闆,你在這個時候起來是打算要幹嘛?」

  「什麼幹嘛?都吃飽睡足了,當然是前往下一個城鎮啊。」黑特理所當然地說道。

  「在……在這種月黑風高的時間趕路姆嗯?」

  「有什麼問題嗎?」

  「不……沒有問題姆嗯……」說完後,哈雷低聲地碎念著:「再這樣子下去,遲早也會變得跟老闆一樣作息不正常的姆嗯……苛扣員工姆嗯……超時工作姆嗯……姆嗯……怎麼不能給我一個正常點的老闆姆嗯?」

  「那到下一個城鎮就把你給賣掉好了。」

  「別……別啊老闆!都是我錯了還不好嘛姆嗯!」聽到黑特的話,哈雷馬上就急了起來。

  「天底下還有哪一個老闆願意給咱們草泥馬賞酒喝的姆嗯?雖然殺人不眨眼的老闆真的是很可怕姆嗯,但是至少不會被其他的盜匪給莫名其妙殺死姆嗯。本泥馬真的很感激老闆的啊姆嗯,千萬別把本泥馬給賣掉啊姆嗯!」

  「那就好好工作,吃香喝辣少不了你的。」

  「好勒姆嗯!」

  黑特整頓了在青狼幫收穫的戰利品,然後騎著哈雷走出森林,回到了大草原。

  沁涼的冷風吹拂在黑特身上,彷彿能夠吹散掉他身上的血腥味似的。雖然四周不見燈火,月亮卻非常明亮,因此完全不影響視物。

  在道路上,哈雷前進的速度並沒有很快,但其實也並不算慢。此刻的哈雷正馱著黑特還有黑特的貨品,正用自己最喜歡、最合適的速度在大草原上一路前進著。

  「老闆,你知道下一個城鎮有什麼名特產嗎姆嗯?」

  「啥?當然不知道啊。」黑特當然不知道,因為他一直以來都是帶著隨遇而安的心情在做旅行商人的。

  他沒有目的地,沒有目標,賺錢也不是他的理想。從一開始,他是為了追求「被愛」而旅行的。但是四年過去了,黑特反而越來越覺得自己不懂「愛」了。原本他以為離開那個組織,就可以在某個地方得到被愛的感覺,一直到現在他才知道……

  就算脫離了組織,他也依舊得不到被愛的感覺。

  「嘿嘿……我也只是問問姆嗯,不聊個天不覺得很無聊嗎姆嗯?」

  「嗯……你死的時候,是想要被清蒸好呢?還是被燒烤好呢?」

  「抱歉……當我沒說話姆嗯。」

  安靜降臨在這一人一草泥馬之間,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了哈雷奔走的腳步聲。

  黑特輕輕哼起了歌。
 
  我曾到過 天堂的彼端。
  我也走過 地獄的幽谷。
  如果說 總有一天要離去。
  那麼 我選擇不帶走回憶。
  我曾看過 蒼海變成桑田,
  也曾見過 山川變成荒野。
  如果說 總有一天要歸去,
  那麼 我選擇回到妳身邊。
  我一個人旅行呦~
  親愛的妳在哪裡?
  如果孤單是一種病,
  那我早已病入膏肓。
 
  我醉 我悲 我醒 我笑
  我獨飲 我瘋癲 我痴狂
  我自命清高 我自得其樂
  我走天下四方 不留過往
  我笑看人間百態 多淒涼
  我來來去去人群間 迷惘
  我見過大風大雨自認堅強
  到頭來 我還是只有我啊
 
  「老闆……何必唱這麼孤單的歌呢姆嗯?」哈雷輕輕地說了出口:「現在不是有本泥馬陪你一起旅行嗎姆嗯?」

  「你以為我腦子有病是不是?我要一隻草泥馬陪我幹嘛?我要可愛的妹子啊!妹子!妹子你懂嗎?」

  「太過分了!虧本泥馬還這麼擔心你姆嗯!」

  「有什麼好擔心的?就算再怎麼孤單寂寞,應該也還不至於去大街上看到別人甜甜蜜蜜放閃就隨便分屍人家吧……應該。」

  「為什麼要用應該啊姆嗯!老闆,你這樣子很可怕的啊姆嗯!」

  就在這一瞬間,哈雷看到道路前方有一個小小的身影。

  「老闆……那個是……」

  「別理,裝作沒看到。繼續走我們的,半夜看到那種東西很可怕的。」

  「嗚嗚嗚嗚……嗚哇哇哇哇哇……嗚嗚嗚嗚嗚嗚嗚嗚……」那是一個小女孩。

  她一個人走在道路上,一邊哭泣一邊用雙手抹去自己的淚水。

  黑特騎著哈雷快速地從小女孩身邊掠過,完全沒有停下的打算。

  「老闆……那個小女孩姆嗯,好像是今天白天在森林裡遇到的那個姆嗯!」

  「……嗯。」

  「真的不用理她嗎姆嗯?這麼小的孩子,在這樣大半夜一個人走在路上姆嗯……很危險的吧姆嗯?」

  「嗯……」

  「說不定……她就是這個樣子才會被青狼幫那群人給抓走的姆嗯!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說不定明天她就被什麼猛虎幫、花豹幫給抓走了。這樣子也沒有關係嗎姆嗯?」

  「唉……」                       

  「而且她還在哭呢姆嗯!她哭得傷心欲絕呢姆嗯!」

  「好啦好啦好啦好啦!調頭調頭,去看看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黑特無奈地說道。

  聽到黑特的話,哈雷馬上就調頭去,不久之後便回到小女孩面前。

  「唔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嗚嗚嗚嗚嗚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唔哇……真的哭的好慘啊!小姑娘你沒事吧姆嗯?」

  「唔哇哇哇哇……嗚嗚嗚嗚哇哇哇哇……唔嗚哇哇哇哇……」小女孩只是一昧地哭著,完全不理會哈雷的關心。

  「我說……」黑特開口了。

  「唔嗚嗚哇哇哇哇……嗚啊嗚哇哇哇哇……」

  「你再繼續哭的話,我就吃了你哦。」

  小女孩用雙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但是豆大的淚珠還是一顆一顆不斷從她眼角邊滑落下來。

  「老闆!你這樣子姆湯哦!你看她都被你嚇到了姆嗯!」哈雷抱怨了一聲,接著轉頭看向小女孩:「不好意思哦……我家老闆就是這樣子,今天還在跟泥馬討論他喜歡清蒸小女孩還是燒烤小女孩呢。」

  「唔嗯嗯嗯嗯嗯唔唔唔唔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女孩又崩潰地大哭了出來。

  「剛好差不多晚餐時間了,我看我還是先把你給煮了吧。」

  過了一會兒,黑特原地升起了一個營火。

  「老闆不要啊姆嗯!姆湯……姆湯……這樣真的姆湯!我說真的……老闆姆湯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特將哈雷給五花大綁起來,不知道從哪裡拿出兩把菜刀正在磨刀霍霍。冰冷的月光透過刀刃映照在哈雷身上,讓哈雷渾身害怕地顫抖著。

  「老闆……你是開玩笑的對吧姆嗯?好歹本泥馬也為你做牛做馬任勞任怨、陪你旅行了將近兩年多的時光,你不會這麼殘忍的對吧?不會對本泥馬說殺就殺對吧?」

  「你說你想要清燉的還是燒烤的?我大發慈悲讓你自己選死法哦。」

  「不……不要……」小女孩突然發出了微弱的聲音。

  「姆嗯?」「嗯?」哈雷和黑特同時將目光放在小女孩的身上,是聽錯了嗎?她剛剛好像說了什麼?

  「不要殺死牠!如果你一定要吃的話……就吃了我吧!」說完之後,小女孩好像在想像自己被吃掉的畫面,不受控制地大哭出來:「唔哇哇哇哇哇哇哇……唔哇哇哇哇哇哇……我……我要被吃掉了~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不會吃掉你,也不會吃掉哈雷的哦。」黑特揮刀,將原本綁在哈雷身上的繩子給盡數斬斷。

  「對啦對啦!我和老闆都是在逗你玩的啦!」哈雷連忙賠笑著說。只是在心中偷偷喘了一口氣……

  本草泥馬差點就要死了啊啊啊啊啊!!!!







創作回應

白貓臨停(鹹魚ver.)
我有個大膽的想法
黑特在將死之時才明白「愛」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一直陪伴多年一起尋找愛的哈雷才是真愛......
黑特:哈雷,我愛你
哈雷:老闆,我也是...姆嗯...
(全劇終)
2021-05-16 11:47:36
夯特大大
這個IF線我覺得可以
2021-05-18 11:33:54
薩帕克
清蒸好還是燒烤好呢,有沒有燉湯這個選項啊
2021-05-16 15:55:36
夯特大大
有!當然有,哪次沒有的?
2021-05-18 11:34:1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