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騎著羊駝的黑特 第八章 黑特一刀斬星辰

夯特大大 | 2021-10-27 21:49:03 | 巴幣 28 | 人氣 146



  吳昊的右臂朝向黑特猛然劈下。

  「轟!」的一聲,整個大地被劈開一條巨大的裂縫。而在黑特避開之後,女落日殺手的帶刃觸手也朝向黑特甩了過去。這些帶刃觸手在半空中以天羅地網之勢形成了巨大刀刃網,那巨大的網足足有數十米之長,在網下的黑特完全沒有任何逃跑的空間……

  而黑特看起來,好像也沒有想要逃跑的意思。

  「呼……」黑特吐了一口長氣。

  他心靈平和,將手上的黑刀放在腰際邊。黑特覺得時間越來越慢……越來越慢……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不見,彷彿整個世界彷彿都安靜了下來。在黑特上方的刀刃之網也越來越慢……越來越慢……最後……

  徹底地停下。

  落日黑刀流‧切月!

  黑特出刀。

  「錚!」的一聲,時間從這一剎那重新開始流逝。

  在黑特上方的刀之網被斬成兩半,連帶那名落日女殺手的身體也被直直的一刀兩斷。她的身體距離黑特至少也有十米,那絕非是黑特手上那把黑刀所能攻擊到的距離。

  吳昊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幕,他甚至沒有看清楚黑特是如何出刀的!一旁被切成兩半的落日女殺手,屍體分別朝著左右倒了下來。她的身體變成了原本的樣子,內臟與鮮血不受控制的噴湧了出來,而原本她拿在手上的黑刀也斷成了兩截。

  「有人不當,為什麼要當怪物呢?」

  「誰才是怪物啊啊啊啊啊啊!」吳昊看著依舊一臉淡然的黑特,內心湧起了從未出現過的恐懼感。雖然說此刻他的身高遠超過黑特,但是他俯視著眼前的黑特,卻宛如看見了一堵難以望到頂點的巨大高牆。

  在那人形的身體裡面,藏著貨真價實的怪物!

  誰打得贏這個傢伙?沒可能的!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殺死這個怪物嗎?

  「你不出招了嗎?那我要上了哦?」黑特雙手拿刀,擺出了架式。

  「作為落日殺手的後輩……不,作為一個武者……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一邊說話,吳昊也一邊擺出了架式。

  「問吧。」

  「同樣都是落日殺手,你是怎麼鍛鍊到這種程度的?」

  「…………這個嘛……」黑特思考了一下,說道:「你剛剛有說過,落日殺手要美食有美食、要女人有女人,對吧?」

  「……嗯。」

  「當你們在享用美食和女人的時候,我在練刀。」黑特回答:「嗯……僅此而已。」

  「是嗎?哈哈哈哈哈哈原來如此……我自比天才,在那生死磨難之中沒人活過我的刀下。」吳昊自嘲的大笑了出來:「卻沒有想到……我的刀竟然是被浮華奢靡的日子給磨鈍了啊……」

  「放下你的刀,活下去,你還有機會變強。」

  「已經不行了。」吳昊搖了搖頭。

  「為什麼?」黑特疑惑地問道。

  在落日之中,雖然任務執行失敗會受到處罰,但也不至於殺死自家的殺手。難道又改規矩了?

  「作為落日殺手的我已經死了,就算活下去也已經是苟活而已。」

  「苟活不好嗎?好死不如賴活著啊!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未知的有趣事情等著你去探索……」

  當黑特的話說到一半時,吳昊選擇在這一瞬間發動攻擊。

  「砰!」的一聲,吳昊原本所在的地方被踩出一個大坑。那巨大的身體就宛如隕石般衝向黑特,並且用雙手的刀刃朝向黑特全攻無守的斬過去。那是毫無保留,完全拚上性命的一招!

  落日黑刀流‧捨盡之刃!

  幾乎是在一瞬間,吳昊就衝到黑特的面前,左右雙手的刀用極其刁鑽的角度揮舞過去。

  「操你媽的讓前輩把話說完啊!」

  落日黑刀流‧圓圈。

  這是一招能夠引導力量的反擊技。當黑特招畢,吳昊那巨大的身體被直接甩到了天上,並且被分屍成數十塊肉塊。

  下一瞬間,那些被切開來的碎裂肉塊、內臟與鮮血如同暴雨那般的落下,將黑特給淋的一身腥紅。

  「呼……真是的……」黑特將刀給丟到一旁,接著將自己的行李還有這個商隊一些值錢的物品全部取走,接著走向了哈雷。

  「別……別殺我啊姆嗯!我不會說出去的姆嗯!我什麼都不會說的所以請不要殺掉我啊啊啊啊啊啊!」

  「你看我有殺死其他動物嗎?」

  「…………姆嗯?」哈雷看向了其他的草泥馬。

  雖然那些草泥馬們都把頭埋進土裡在瑟瑟發抖著,只有把屁股給高高的露出來,但是顯然都還活得好好的。

  「反正你原來的雇主都死了,你要跟我一起走嗎?」

  「姆嗯?不要開玩笑了!怎麼可能……」

  「跟我走的話……你可以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走就走、想睡就睡、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還有……」黑特思考了一下,最後說道:「如果遇到不長眼的強盜,我會罩你。」

  「老闆!從今以後本泥馬就跟你了!」
………………
 
  「他們大戰三百回合,殺到天崩地裂!每當黑老闆斬出一刀,天上的星星就熄滅一顆。當那怪物揮出一劍,大地上就被剷平一座山!實在是太可怕了,每當我回想起來都還會顫抖不已啊!」

  「戰到最後,咱們黑心老闆用了一招『風暴千刃』,那怪物直接被捲了上天啊!你知道牠飛的有多高嗎?簡直跟天上的星星一樣高啊!接著我們老闆往上一跳,他揮出了一刀又一刀!斬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刀氣,這些刀氣在半空之中高速迴旋,最後集中在那隻怪物身上,將那個怪物給碎屍萬段啦!」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好……好厲害啊!」茶莉露出驚嘆無比的表情,再度看向黑特的眼神中充滿了崇拜。

  「黑特先生,哈雷先生說的是真的嗎?」

  「如果牠沒有說姆嗯~」黑特一臉淡然的回答:「就是假的。」

  「唉?可是剛剛哈雷先生都沒有說……」茶莉錯愕無比的看著哈雷:「唉唉唉唉唉唉唉唉!所以說全部都是假的嗎?」

  「不……才不是姆嗯!雖然說是有一點點加油添醋,但大部分都是真的啊姆嗯!」

  「……真的嗎?」茶莉的語氣裡充滿了不信任。

  「真的啊姆嗯!老闆,本泥馬可是在幫你說帥氣的武俠故事啊!你怎麼拆我的台啊姆嗯?」

  「一劍斬星辰什麼的,我可沒有你說的那麼厲害。」

  「但是,武功高強是真的對吧?」茶莉雙眼冒著閃亮的星星問道。

  「嘿嘿……老闆的武功有多麼高強,你不是都親眼見識過了嗎姆嗯?殺那些普通盜匪簡直就是就像屠雞屠狗啊姆嗯!」

  「嗯嗯!」茶莉大力的點了點頭:「雖然黑特先生殺了很多人,但是殺死的都是壞人呢!如果不是黑特先生,我現在可能不知道被賣到哪裡去了。」

  「的確姆嗯!雖然老闆武功高強,但是和老闆旅行以來,沒有看過老闆濫殺無辜過啊姆嗯。」

  「………………我……」黑特有些猶豫地說道:「我不是你們說的那種好人,我以前也濫殺過很多無辜。」

  「可是……現在沒有了啊?難道不是嗎?」茶莉疑惑的看著黑特:「而且還救了我,還煮好吃的飯給我吃。」

  「是啊是啊姆嗯……誰沒有一點過去呢姆嗯?」

  「………………」黑特依然保持沉默。

  「黑特先生,你的武功是哪一個門派的呢?」

  「……不要問,很可怕。」

  「唉~說嘛說嘛~」

  「說嘛姆嗯~說嘛姆嗯~」

  「你再繼續模仿茶莉,今晚就吃燉煮哈雷。」

  哈雷瞬間將嘴巴抿成了「一」字型。

  嘆了一口氣,黑特說道:「我來自一個叫做『落日』的殺手組織。」

  「落日?」

  「落……落日姆嗯?」與茶莉的疑惑相較起來,哈雷那害怕的語氣很顯然聽過落日的名頭。

  「哈雷先生你知道落日嗎?」

  「當然知道啊姆嗯!這是一個只存在於傳說之中的殺手組織啊姆嗯!沒有想到,這個殺手組織竟然是真實存在的姆嗯!」

  「這個組織很厲害嗎?」

  「與其說是厲害……倒不如說是『恐怖』吧?在傳說之中,沒有人知道這個組織的正體究竟是什麼。據說這個組織無比龐大,而且只要落日一出手,那便代表世界上要出大事了!」

  「什……」茶莉吞了一口口水:「什麼大事啊?」

  「比如說改朝換代之類的姆嗯、發動戰爭之類的姆嗯……」

  「落日也會接一般小任務的。」黑特說明道:「只是從民間管道難以接觸落日的服務窗口,加上落日的收費高昂、這種小任務較不起眼,自然比較少人知道了。」

  黑特進一步的說明:「從民間的角度來說,同樣都是殺死一個人,花一萬也是殺,花一千萬也是殺,又何必請那麼貴的殺手呢?」

  「那為什麼落日會特別貴呢?」

  「因為落日殺手針對一般的任務,成功率是百分之百。」黑特一臉的淡然,就好像是在述說極其平常的事情一樣。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沒有絲毫自吹自擂的成分,因為就只是在講一件事實罷了。

  「黑特先生……你以前,也殺過很多人嗎?」

  「非常多哦。」

  「有多多?」

  「大概比你這輩子吃的飯還要多吧?」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好像有哪裡不對?」突然之間,茶莉露出疑惑的神情,一臉嚴肅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嗯……究竟是哪裡不對呢?」

  「哈!我知道是哪裡不對了姆嗯!」哈雷得意的大喊了出來:「既然委託落日這麼困難的話,老闆你怎麼可能有機會可以殺這麼多人呢姆嗯?」

  「啊!沒有錯,就是這個!哈雷你好聰明哦!」

  「姆嗯姆嗯姆嗯~」哈雷露出了自豪的表情。

  「因為被我們殺死的人大多不是任務目標,而是落日組織內的成員哦。」

  「………………」

  「…………為什麼姆嗯?」

  「這跟落日內的訓練體制有關係。」黑特說明道:「落日組織會用各種手段從世界各地蒐羅兒童,大多都是還沒有產生自我意識的小孩甚至嬰兒,有些本來就沒有父母的孤兒也在我們蒐羅的範圍之內。他們從小開始就在落日裡長大,等到他們有力氣拿起刀的時候……」

  「就會開始接受一輪又一輪的生死廝殺,唯有表現特別傑出的人或是最終勝利者才能夠生存下來,並且進入下一輪的考驗中。」






創作回應

九方思想貓
那個草泥馬的屁股高高抬起,看起來值得一戰
2021-10-28 11:46:57
夯特大大
沒想到貓叔口味這麼重,這種的我真的覺得不行w
2021-10-28 12:58:2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