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騎著羊駝的黑特 序章 叛離的落日殺手

夯特大大 | 2021-04-06 06:43:39 | 巴幣 232 | 人氣 363


  時間是深夜,在一間偌大宅院的書房中,有三個人存在於此。

  第一個人將身體靠在書櫃邊。在陰暗的燭光下,他緩慢翻閱著一本書。「唰」的翻頁聲響起,明明只是微小的翻頁聲,在這安靜的死亡之夜卻是無比明顯。

  這本書的名子叫做「愛與生命的意義」,似乎是由許多溫馨小品文所編撰而成的故事集。

  「唰……」男人再度翻頁,津津有味看著裏頭的內容,似乎這本書裡面有什麼相當有趣的事物似的。

  而第二個人手上拿著一把漆黑的長刀,架在第三個人的脖子上。

  之所以只有這三個人,那是因為其他人都死了。

  整個巨大的宅院裡,已經感受到不到有居住者的氣息。這個地方只剩下死一般的寂靜,濃郁的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之中。

  在這間書房裡共有四具不成人樣的屍體,四名橫屍在此的無名之人被切得支離破碎。使人無法直視的碎肉塊、噴濺的鮮血與掉落的內臟,將這原本文雅的書房染上血腥殘暴的氛圍。

  他們原本都是某個大人物的保鏢,有工作、有理想、有家庭,有自己的人生……但就這麼死了。死的毫無價值,因為就算他們付出名為生命的代價,也沒有好好完成自己的工作。

  「莫婭。」發出聲音來的,是那名正在看書的男子。

  他的外表約二十六歲,有著一頭黑色短髮以及同樣漆黑的雙眼。身上穿著黑色勁裝,一把長約一米半的黑刃長刀靠在他身邊。

  在這把黑刃長刀上面,還滴落著新鮮的血液。

  他將手上的書重新塞回了書櫃,轉過頭來看向書房內的情況。

  「是,黑特教官。請問怎麼了?」用相當生硬的口氣回答男人的,是一名少女。

  這名少女便是莫婭,十六歲,有著一頭黑色的長直髮,暗紅色的眼珠子裡頭看不到一絲一毫的人類情感。

  莫婭的皮膚白皙,五官也相當端正,看起來簡直像個作工精美的娃娃。她的身材纖細苗條,身上穿著與黑特相差不多,但多出了一份女性特有的柔美,很顯然是同一套設計的黑色女性勁裝。

  「饒了我吧……饒了我吧!無論你們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雇用你們的人出了多少錢?我可以出兩倍,不……三倍的價錢!」跪在地上的大叔淚流滿面的求饒著,不過誰都沒有搭理他。

  在他眼前的這兩名殺手,好像已經不將他當成一個人……甚至是一個生命來看待。在下一瞬間,絲毫沒有任何遲疑的,莫婭用右手的黑刀將這次任務目標的大腦砍了下來。

  這麼一來,這次的任務便結束了。

  目標是這名年約四十歲的大叔,身上穿著相當華麗的衣袍。他的名字對兩人而言根本不重要,反正就是這個國家某個大權貴。因為招惹政治上的敵手,因此被雇請殺手來進行暗殺。

  權貴大叔的頭顱掉落,鮮血也如同湧泉那般噴出,原本跪在地上的屍體則是無力倒了下來。莫婭一臉淡然地走到頭顱邊,抓住了認識目標的頭髮,將腦袋給裝進袋子裡。

  明明只是十六歲的少女,看著她熟練的動作,不禁讓人認為這名少女已經不是一兩次幹這種事情了。

  「你覺得……」黑特看著莫婭公式化的動作,低聲問了出口:「我們幹這些事情有什麼意義嗎?」

  「這是工作。」莫婭將裝著頭顱的袋子放進背包,接著用燭火點了書櫃上的其中一本書,火焰在這書房之內迅速蔓延開來。

  「人活在世界上,想要吃飯就得工作。」莫婭走出書房,黑特也若有所思地跟了上去。

  「只是剛好,殺人是我們的工作而已。」

  在書房之外,是一片的屍山血海,這全是黑特與莫婭兩人的成績。這名權貴大叔的保鑣可不僅只有書房內的四人,但是……無論他準備多少護衛來保護自己,卻完全阻擋不了這兩人的血腥殺戮。

  「我知道這是工作啊,可是……」黑特的視線越過那橫倒在地的大量屍體,最後停在一對相擁的母女身上。

  她們都死了,在相擁的情況之下,一同被黑特手上的黑刀給貫穿了心臟。

  就算在死前,這名母親依然將自己的女兒給緊緊抱在懷中。在黑特下刀殺死她們之前,這名母親飽含怨恨所訴說的話語,至今依然如沉重的大石般,停留在黑特的心中。

  『你們這些殺手,究竟是把人命當成什麼了?』

  『所謂的人命,竟然是你們可以如此輕易奪取的東西嗎?為了區區金錢,就把你們身為人類的良知都給賣了嗎?』

  『不!你們已經不是人類了,你們就只是噁心的殺人機器而已!你們就只是工具,沒有感情的工具,你們永遠都不會知道什麼是愛。』

  在臨死之前,這名母親大聲痛斥著殺人魔的殘忍無情,並且向黑特與莫婭發出此生最為強烈的詛咒:『你們永遠都不可能愛別人,更不可能被愛!像你們這種殺人魔,是永遠不可能獲得幸福的!』

  接著黑特拿著手上的黑刀,面無表情的貫穿了這名母親,以及她緊擁著的寶貝女兒。

  她說的並沒有錯:落日的殺手,是最為精良的殺人機器。

  「當落日降臨,便看不見明日的朝陽。」這是組織的宗旨。

  在殺手組織「落日」的訓練方針中,並沒有教導殺手什麼是「愛」。

  每一年,落日都會從世界各地找到許多孤兒,在訓練過程中同時也讓他們互相殘殺、為了生存而彼此背叛。藉由那慘無人道的篩選,以培養出天分最強、技術最高、同時也最為冷血殘酷的殺人機器。

  對從小生活在落日的殺手們,殺人是極其正常的一件事情。他們自幼就被灌輸「不殺人,就被殺」的根本概念,對他們來說,奪取別人性命就像吃飯一樣輕鬆平常。

  莫婭說的也沒有錯:人活在世界上,想吃飯就得工作。剛好殺人是他們的工作,也剛好只是這一群人被他們殺掉而已。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個樣子……

  彷彿要沖天般的劇烈火舌吞噬著權貴的豪華宅邸,宛如通往地獄的入口,原本的熱鬧宅邸如今卻成了生人止步的死亡之地。

  主人已經死去,也沒有任何的後繼者存在,沒人知道這地方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啪滋啪滋」的燃燒聲持續不斷,偶爾還能聽到梁柱倒下來的聲音,說明著一代權貴家族的覆滅。

  至於那兩名始作俑者的殺手則是拿著專屬的黑刀,在這巨大的宅院前閒亭信步著。

  與那劇烈燃燒的衝天火舌相較之下,兩名殺手的身影看起來是如此渺小。有誰能想到這兩名與常人無異的男子與少女,竟然會是造成這起巨大悲劇的主要元兇?

  「我覺得我不想幹了。」黑特回想著那對母女的屍體,說了一句莫婭完全料想不到的話語。

  「你說……什麼?」

  莫婭轉過身來,看著黑特的那一雙暗紅色的眼瞳中,有著藏不住錯愕。

  「我說……我不想幹了!這樣子下去感覺一點意義都沒有。」在最初的猶豫之後,黑特的眼神迅速堅定了下來。

  「沒有錯,我要辭職!我以後再也不幹殺手了!」

  在璀璨的星空之下,在劇烈的火舌之前,少女凝視著男人。從男人說出這一句話開始,少女就知道,今天的殺人任務又多出一件了。不僅如此,估計還是最高級別的SSS級任務。

  「『辭職』……這是,身為現任『黑刀第一人』的你該說出口的話嗎?」莫婭將身上的背包取下來,接著隨手丟到一邊。

  到了這個時候,那顆腦袋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你該不會忘了你殺過多少人,身為落日有史以來最年輕黑刀教官的你,該不會忘了自己培養出多少殺手吧?而那些殺手又殺了多少人,你該不會不知道吧?」

  一邊說著,莫婭握緊手上的黑刀,朝著黑特擺出「落日黑刀流」的基礎架式。

  落日黑刀流,所有落日殺手用的都是同一套刀法,卻會因為每個人的天份與性格而產生天差地別的差異。這一套刀法貫徹著「只要能殺人的招,就是好招」的根本理念,因此並沒有特定的形式與招數套路。

  「我自己的豐功偉業,我怎麼會不知道?」黑特露出輕鬆愜意的微笑。自從有意識以來就在落日裡長大,憑著一把刀殺盡同輩敵手,然後成為前輩無比忌憚、後輩最為畏懼的殺手楷模。

  他是組織最鋒利的刀,後來又幫組織磨出好幾把銳利無比的刀。但是現在,這把刀卻說……他不幹了?

  「我還知道,妳是我培養出來最厲害的弟子呢。你的天分應該是這十年以來最強的……在我之下的最強。」黑特笑了笑,接著他也握緊了手上的黑色長刀,對著莫婭擺出架式。

  「少臭美,我不是你的弟子……只是稍微接受過指點罷了。」莫婭開始緩慢移動著腳步,嘗試尋找黑特的破綻。「你真的知道叛逃組織的殺手,會有什麼樣的遭遇嗎?」

  「知道啊?怎麼會不知道?」面對開始繞著自己移動的莫婭,黑特臉上依然帶著輕鬆無比的笑容。

  「『背叛落日的殺手,必將迎來落日。』講白一點就是遭受組織的全力追殺。這我怎麼會不知道?我以前還親手宰過好幾個叛逃者呢。」

  「那你為什麼還敢叛逃?無法承受內心的罪惡感嗎?」莫婭無法理解,一直以來都挺正常的黑特,怎麼會突然間湧出這種奇怪的想法。

  「哪有什麼罪惡感?就像是妳說的,殺人是我們的工作,既然是工作的話那也沒有辦法吧?」

  聽著黑特一派輕鬆的話語,莫婭也難以想像他心中會出現名為「罪惡感」的情緒。實際上只要是落日的殺手,都不知道什麼叫做「罪惡感」,包括自己也是一樣。

  一滴冷汗從莫婭額頭上流了下來,在這持續的對峙之下,她竟完全找不到黑特的一絲破綻。組織對於背叛者採取絕對抹殺的態度,如果在任務進行中出現背叛者,那麼其他人就自動接收『處決背叛者』的新任務。

  但此刻的莫婭心中無比清楚:自己絕對無法戰勝眼前的這個男人。

  無論是技術、心性或是殺戮的經驗,自己與眼前這個男人都不是同一個層級的。

  十年時間,可不是僅僅天賦可以彌補的差距。更何況能夠熬過「篩選」活下來的落日殺手,有誰不是萬裡挑一的殺戮天才?

  他可是組織裡最強大的現役殺手之一,更是落日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殺手教官,還有著「黑色死神」的公認封號。

  這個男人創下的傳說事蹟數不勝數,豈是自己這種才崛起不久的菜鳥所能比擬的?

  如果他執意要背叛的話,搞不好自己今天就要死在這裡了。

  想到這裡,莫婭微微睜大了眼睛。

  難道說,這個男人就是想在今天執行背叛,所以才拒絕第三人支援,堅持兩個人來執行任務嗎?

  面對著創下種種傳說的黑特,莫婭不打算退卻。

  落日殺手是不會畏懼死亡的,因為每一個能夠被派出來執行任務的落日殺手,都在訓練過程中承受過真正意義上的生不如死。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你產生這種想法?」莫婭完全無法理解黑特為何會做出這種決定。在經歷過童年時代的篩選以及訓練後,作為落日的職業殺手,其實是過得相當滋潤的。

  只要能順利完成組織派發的任務,或是在固定的訓練活動中存活下來,生活環境、食物料理、甚至是性方面的需求,無論何種方面都能得到最大程度的滿足。

  在這樣的狀況下,莫婭無法想像眼前的男人為何想叛出組織。

  他們是殺手,他們只會殺人。這樣子的他們,真的有在落日以外活下去的資格嗎?

  「我啊……」黑特低聲說了出口。

  莫婭等待著眼前的男人說出答案。

  黑特看著莫婭,眼神裡不知道為何出現了一股狂熱,接著他大喊了出來:「我想被愛啊!」

  「…………?」莫婭覺得聽不懂。

  「我也想要知道什麼是愛情啊!我也想體驗一下什麼是被愛的感覺啊!在這種整天殺人的環境底下,不可能體會到被愛的感覺吧?」

  「愛……如果你是想要女人的話……」

  「你這白癡!」黑特看著一臉呆滯的莫婭:「我想要的才不是SEX,而是LOVE啊!L、O、V、E!妳懂嗎?」

  「……不懂。」莫婭依舊是一臉茫然的表情。

  「不懂沒關係,反正我也不懂。」黑特再度笑出來:「但就是因為不懂,所以才要去尋找答案不是嗎?」

  「我已經決定了,我要踏上尋找『愛』的旅程,無論是誰都阻止不了我了。」黑特看著莫婭,輕鬆笑了出來:「你也是,組織也是,想要殺我的話就盡管來吧!我通通都接著。」

  「……我知道了。」莫婭的眼神瞬間冷了下來:「那你就去死吧。」

  在一片璀璨星空之下,以劇烈燃燒中的火海與滿地的屍體作為背景,兩把黑刀在下一瞬間交鋒。
 






創作回應

臨停想吃雪花冰
看到莫婭的名字害我一直想到隔壁棚的男主#
話說突然想尋找愛是怎樣啦xddddd
2021-05-14 11:12:21
夯特大大
人人都需要一點愛w
2021-05-16 06:40:58
卡萌星kmstyh
黑特和莫婭感覺都好萌qwq
去尋找愛吧!
2021-08-26 02:16:09
夯特大大
愛是很重要的精神糧食呢w
2021-08-30 20:36:3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不知何為愛的殺手踏上尋找愛的旅程,感覺有點浪漫諾(´,,•ω•,,)(love不等於sex有笑到ww
2022-05-02 07:54:02
夯特大大
孤單寂寞的作者也想要愛XD
2022-05-02 18:38:0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下一章沒有連結諾,但對新版好像問題不大
2022-05-02 08:45:17
夯特大大
我很認真地考慮要不要補上傳送門但是好懶XD
2022-05-02 18:37:3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愛」莉來了,抱抱夯特大大~(つ´∀`(´∀`c)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1/d122b22e695807e2cd195fa37e1d3441.JPG
2022-05-02 18:42:33
夯特大大
愛莉大抱抱!>////<
2022-05-02 19:36:4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