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MX同人】星辰‧星沉──第四章,彼岸的饗宴(三)

雪爾帕斯 | 2021-06-05 00:28:13 | 巴幣 0 | 人氣 31

  萬國宴會第二日,人潮有增無減。
  
  朱紅色的文藝館雖然樸實無華,但精心設計的母文浮雕使其充滿文學氣氛。朱紅色是布魯斯的代表色,他是象徵智慧與開創的守護者,史上第一對搭檔就是他和洛克組成,以策略計謀幫助洛克平定戰亂,用最少的犧牲取得最多的勝利。文藝館不只包含研究與分析,更拓展視野囊括了藝術和科技。
  
  亞克塞爾明白為什麼傑洛不喜歡來這裡了,雖然內部裝潢美觀、擺飾格局好看,還有許多稀奇古怪、異想天開的模型展示品和免費試用品,但整個氣氛充滿高學術辭彙:根據什麼什麼理論、對照什麼什麼定理、驗證什麼什麼假說……嗡嗡聲響不知道是別人討論的聲音,還是自己腦筋轉不過來的聲音,真想晃過去就好,只是已經答應艾克斯要來這裡逛逛,亞克塞爾不想違背承諾,而且回去搞不好會來個驗收,到時候如果連文藝館是什麼樣子都答不出來,成為正式狩獵者的路途只會變得更遙遠。
  
  讓他覺得不順遂的還不只這件事:早上接到通知,狩獵者巡邏會場的班表出爐了,據說是依照狩獵等級和經驗,身為見習狩獵者的亞克塞爾被排到表會場最外圍的最後一班。
  
  「你很幸運,第一班和最後一班是唯一不受結界宵禁限制,意思是你值班完就可以在表會場玩個夠,累了隨時回裏會場睡覺。」
  
  那時還覺得居然會特別告知這點,傑洛其實人還不錯嘛!
  
  「因為最外圍是最無聊的位置,除了在軌道上繞沒什麼好事可做,對新手來說的確不會太為難。」
  
  撤回前言,真是瞧不起人。亞克塞爾內心抱怨為什麼沒有幸運的守護者,害他不能往那尊雕像踢上一腳。
  
  
  
  終於挨過值班時間,亞克塞爾和巡邏會場的第一班交接後,在表會場到處閒逛補償自己,吃飽喝足玩夠才回裏會場,這才發現白銀磁浮列車居然因為宵禁停駛,要走回度假村還有一大段距離。
  
  真麻煩,用飛的好了。打定主意,亞克塞爾躲到陰影之處,額上的圓晶閃動,變身成有著機翼的狩獵者,蹬躍起飛。亞克塞爾是透過手槍攻擊取得對方的DNA程式,複製對方的能力和外表以敵制敵,隨著戰鬥次數增加,獲得的DNA程式也有性能上的優劣及使用頻率,所以亞克塞爾在身上留下幾個較常使用的能力做為常備DNA程式,其他的再視情況搭配。
  
  留下會飛行的DNA果然是對的。亞克塞爾佩服自己的先見之明。就在得意之際,聽覺機能捕捉到一個擦身而過的關鍵字。
  
  「……殺戮者……」
  
  雖然細小,但還是引起亞克塞爾的注意。殺戮者不就是艾克斯嗎?機翼一折,輕聲落在屋頂,悄悄接近製造話題的房間,從聲音判斷至少有兩個人。
  
  「沒有任何回應,代表殺戮者不站我這邊嗎?」
  
  「是的,所以要殺戮者現身是不可能的了。」
  
  「該不會又是星皇干涉吧?」
  
  「殺戮者對他來說根本無關痛癢,何必多此一舉?」
  
  「恐怕是間接對我們施壓,叫我們不要輕舉妄動。」
  
  「可惡,又是阿斯特拉(Astra)……他到底要妨礙我們到什麼時候!」
  
  怒吼伴隨敲擊齊響,驚得外頭的亞克塞爾瑟縮了下。雖然完全聽不懂,但既然提到殺戮者,亞克塞爾想知道接下來會提到什麼。
  
  「你冷靜點,事情不是除掉星皇就可以解決的。」
  
  「那是當然,但最大的問題還是他,不處理他什麼事情都做不了……說到這個,他發現了嗎?雖然他那四個走狗只跟來一個,但也夠麻煩了。」
  
  「就算發現也無所謂,泱泱大國的元首本來就該出席,逃不了的。到現在一切都順利進行,星皇再得意也只能到此為止了。」
  
  「說得沒錯,耗費精力招集這麼多狩獵者可不能白白浪費,到時候…哼……」
  
  到時候怎樣?招集這麼多狩獵者有什麼目的?你說清楚啊你!亞克塞爾無聲地抱怨,聽覺機能卻在此時打岔,提醒有旁人接近,卻無法確定位置。
  
  沒辦法,雖然不是原本的樣子,但被看到總是不好,還是走為上策。亞克塞爾張開機翼,輕聲降落到無人的角落,光華一旋恢復原狀,悄悄離開。
  
  沒有注意到後面有個漆黑的影子,用暗紅的雙瞳注視著他的所作所為。
  
  
  
  「……原來如此,的確是不得了。」影像臺裡的艾克斯說道,「不過你居然能竊聽到這麼多事情,有非法經驗果然不一樣。」
  
  「沒有啦!不小心聽到而已……不對!現在不是稱讚的時候!」亞克塞爾把差點沖昏頭的褒獎甩掉,「我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只知道會有大事情發生,可是我又不知道是什麼事情!」
  
  「你不知道很正常,因為你沒有這方面的資料。」指示亞克塞爾坐下來,「我從頭開始說好了,你知道所謂的星團,是由奧茲星系的各個國家組成的吧!」
  
  「知道啊!」
  
  「如果有任何團體想危害星團,身為星團最高機構的中央就要出動軍隊維護和平,是不是?」
  
  「是啊!」
  
  「那麼,中央的軍隊怎麼來的?」
  
  「咦?中央沒有軍隊嗎?」
  
  「沒有,中央軍隊是由各國提供,而最大的供應國就是新艾爾卡迪亞。」
  
  星團與中央的成立,是來自各國的結合,用團結的力量抵抗災害。話雖如此,實際上大家都被各自的組織結構所約束,除非危及自身利益,不然大部分都不願多管閒事,畢竟光是生產戰鬥用的士兵就非常消耗國力,更別說還有運輸和後勤等巨資花費,甚至戰鬥後如何安置這些量產士兵又是困擾。但如果各國都保持這樣的心態,奧茲星系的紛亂不會停止,中央甚至沒有成立的根本。
  
  直到第一個轉折點:新艾爾卡迪亞加入中央。
  
  新艾爾卡迪亞的星皇阿斯特拉,願意貢獻軍隊與經費,因應中央各種要求,無論何時何地皆可出動,條件是阿斯特拉擁有監督中央的權力。由於中央急需軍事和金錢上的援助,對方要求也算是情理之內,所以同意了,雙方訂下契約,中央總算有了資源上的後盾。
  
  「後來加入星團的諸國也陸續用相同的方式獻出資源,以獲得參與中央議題的權力,但份量就不如新艾爾卡迪亞這麼大了。」艾克斯繼續解釋,「不管如何,中央總算有能力因應動亂,奧茲星系逐漸安定下來,最後諸國簽訂和平協定,通過星團法、承認中央為監督星團安危的聯盟機構,即年為星團曆元年。」
  
  接著發生第二個轉折點:星團法增訂「正規狩獵者守則」。
  
  事情的起因是瓦爾哈拉事件。
  
  「咦?那不就是艾克斯你……」
  
  「呃、對,是我。不過真正的問題是事件後,增訂的『正規狩獵者守則』所造成的影響。」
  
  瓦爾哈拉事件讓狩獵者備受矚目,軍備競賽變成人才拉攏,中央為控管足以取代軍隊力量的狩獵者,增訂「正規狩獵者守則」,但這也引發想要自由使用力量的狩獵者,以及不滿中央監督的諸國或團體起群反抗,各自組成勢力對抗中央,這些紛亂最後都是中央在新艾爾卡迪亞源源不絕的援助下短暫而激烈地結束,之後隸屬於中央的狩獵者重新分編到各個狩獵者部隊,並由星團各國元首選出來的八位審查官組成的中央評議會作為最高管理。
  
  「那就是所謂的『八審官』?」這個名稱亞克塞爾還聽過。
  
  「沒錯。雖然現在的中央評議會管理範圍已經擴展到經濟及人權等各種層面,但最初的目的是為了解決任何危害星團的情況而設置的。因為如果有大規模動亂發生,還要經過各國決策投票判決,更別說各國間還有利益糾結,這樣拖延,動亂很有可能趁機擴大。有介於此,八審官可以自行判斷危險性,直接出動擁有的武力解決動亂。」
  
  「所以八審官有自己的軍隊?」
  
  「中央沒有軍隊啊!他們出動的是狩獵者部隊,雖然名義上還是中央部隊,但實際上已經是私人部隊了。亞克塞爾,你回頭想想:當初新艾爾卡迪亞和中央訂立的契約,在這裡還有沒有效?」
  
  仰首低頭想了一陣,「……難道星皇可以要求八審官不能出動?」
  
  「答對了。如果契約不變,八審官就無法輕易出動狩獵者。所以事情就變得很吊詭:中央已經是星團最高組織,為何還要受制於一個國家?就算這個國家統治星球數量高達二十個,也不代表就可以干涉、甚至否決中央的決策。」
  
  「這麼說,中央其實對新艾爾卡迪亞很不滿?」因為利益受損、無法自行處理而去借用力量,但又不希望借力的一方藉此干擾自己的利益。亞克塞爾原本以為只有菲利歐德對邊境部隊有這種想法,「沒辦法處理嗎?」
  
  「其實只要經過投票就可以了。就算新艾爾卡迪亞是星團十大強國之一,卻也只是星團三百多個國家之中的一個,還不至於想和整個星團為敵。如果萬國會議投票要求解除契約,阿斯特拉只能照辦。不過相對的,諸多國家也不願與新艾爾卡迪亞交惡,所以這個提案已經經過好幾次萬國會議提議和表決,中央還是無法透過投票來解除契約。」
  
  「聽得我都不知道中央和新艾爾卡迪亞誰比較大了。」
  
  「這個嘛……亞克塞爾,你認為阿斯特拉是壞人嗎?」
  
  「如果他長得像傑洛我就這麼認為。」
  
  「好吧!姑且不論外表,你認為阿斯特拉監督中央是錯的嗎?」
  
  「我不知道,感覺沒什麼問題。」
  
  「不只是你,大部分的人都這樣認為。比較起來,諸國更介意八審官擁有專屬的狩獵者部隊,過去還有提出廢除八審官對擁有狩獵者的議案,結果不了了之。」艾克斯說道,「其實相互指責是沒有意義的,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戰鬥更是免不了的現象,所以才會有像我們這樣以作戰為目的的狩獵者存在,只是一旦擁有了比實際需要還多的武力,就會用到不該用的地方,無論是狩獵者還是指揮高層,如何控制對武力的慾望才是真正的課題,而不是一概否定。」
  
  「說得好。」
  
  透過影像發現後方的人,「傑洛,你醒啦?」
  
  「在你們講到八審官的時候就醒了,還聽到有人說我是壞人。」
  
  「不要斷章取義啊!」艾克斯笑了出來,「亞克塞爾可是聽到不得了的事情,功勞一件呢!」
  
  「八審官自己都在鬧內鬨,中央都快被他們搞成泡沫集團了。」傑洛找了軟墊坐進去,「八審官雖然渾蛋,但星皇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就是了。」
  
  「啊?星皇做過壞事嗎?」亞克塞爾問道。
  
  「我只是不相信人只有光明面。」傑洛對看似高潔沒有缺陷的人物充滿不信任。強烈的光芒下不可能沒有漆黑的陰影,就連和藹可親的艾克斯,也曾經是殺人不眨眼的殺戮者。「我對別人的恩怨情仇沒興趣,只是對那些為了掌權,就把無關的人們當工具耍弄的傢伙很不爽。」
  
  「那我們該怎麼做?」亞克塞爾續問,「總不能置之不理吧!」
  
  「很遺憾,恐怕真是如此。」艾克斯說道。
  
  「為什麼?」
  
  「就如傑洛所說,因為這是八審官和阿斯特拉之間的事情,我們無從插手。但就算八審官真的完全掌握歸屬中央的狩獵者,我們依然擁有選擇去留的自由,如果他們還想穩固自己的權勢,就需要我們的力量支持,所以短期內我們不會受到影響。」
  
  看到亞克塞爾失望的表情,艾克斯繼續說道:「如果真不放心,就先巡邏會場吧!看看有什麼可疑的地方,也許會派上用場。身上的能量盡可能保持充足,以防不時之需。就當作是備戰,隨時做好準備,然後希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