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遊戲王AnimeⅡ 第二十八章 操縱靈獸的使徒

丹雀 | 2024-04-20 20:05:04 | 巴幣 1128 | 人氣 500





  由於南部學區比起其他地區要來的廣泛,為了避免獵人無法立即抵達受到侵略的地點,所以在東西南北四處各別駐守一名防護機制。

  不過在狩獵者入侵防禦系統後,所有的防護機制逆向倒戈,反而變成學院與銀之假面的敵人。其中位於東面的防護機制是所有體系中實力最強,外貌則是揹著包裹的藍髮少年。

  好不容易將藍髮少年擊退的郭烈,緩緩地收起手中的決鬥盤,沒有拔腿往封印神之卡的目的地狂奔,而是對著遠處朝他走來的黑髮少年詢問道:「你來這裡做什麼?這裡可是南部學生會的管轄範圍,身為北部的你,麻煩盡速離開。」

  「我是受學院高層所託,所以在繁忙之際來到這裡,既然你要我離開,那我也只好和上層稟報了。」

  「嘖、既然是高層的命令那就算了。那你來這裡做什麼?專門扯我後腿?還是來觀戲的?」

  「火藥味還是一如往常。想也知道我是來支援的,例如前方那位貌似不打贏他,他就不會讓任何人前往封印地,一副此路不通,除非打倒我的樣子。」

  「你又是誰?」郭烈轉頭看向眼前突然出現的神祕少年,口氣頗為生氣的問道。

  「你們打算拿取天空神吧?」只見對方無視郭烈的問話,反而直盯著他掛在胸前的赤紅色吊飾。

  「是又如何?與你何干?」

  「與我何干?」對方輕笑了兩聲,冷冷地說:「破壞神與太陽神在被取走之際,另外兩張牌也先後被狩獵者襲擊,所以只要阻止你們取得天空神,我所管轄的神之卡就不會落入他們的手中。」

  「那又……」

  「等等,你說神之卡一共有六張?」感到異樣的龍華,插嘴的說道。

  「那麼我也反問你,是誰告訴你神之卡只有三張的?」

  這一回連郭烈也感到訝異地說不出話。

  身為穿越者,也是能力者的他,在學院中更是一名出色的獵人幹部。

  不管是學院的未來方針,還是與狩獵者的應對措施,他都會出席並參與討論。

  只是這次他頭一次聽見這個訊息,因為他所知的神之卡,「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被封印在西部地區,鑰匙由北部學院管理;「太陽神的翼神龍」被封印在東部地區,鑰匙由中部學院管理;「歐西里斯的天空龍」的封印處與鑰匙,則是南部學院全權負責。

  但是現在卻還有另外三張神之卡?

  「口說無憑,我們為何要相信你所說的?」郭烈相信學院,相信他所知道的訊息絕無錯誤。

  「你們不需要相信,只要離開這裡就行了。」

  「那如果我說不呢?」

  「那我只好驅逐你們,讓你們永遠也到不了封印地。」謎樣的少年舉起純白的決鬥盤,表示多說無益。

  「這裡讓我來吧。」龍華舉手擋住了郭烈的行動,低聲地說:「你剛和防護機制決鬥完,現在先養精蓄銳,也許等等又會有其他敵人出現。」

  原本想說別多管閒事的郭烈,不過在聽到對方的後話,立刻聯想到銀之假面,於是開口說:「好吧,這場決鬥就交給你。」

  龍華舉起手中的決鬥盤以示回應。

  「決鬥!」

  「由我先攻!」謎樣少年將一張卡片放到純白的決鬥盤上,說道:「召喚『靈獸使的長老 (ATK/200)』,此卡召喚成功時,在該回合結束前,我方可以再進行一次通常召喚,再次召喚『精靈獸雷鷹 (ATK/1400)』並發動自身效果,從牌堆將『精靈獸使 蕾拉 (ATK/DEF 100/2000)』除外,藉由此效果除外的卡片,將在我方第二次的準備階段回到手中。」

  「另外,當『精靈獸使蕾拉』被除外時,可以從牌堆將『精靈獸使 薇茵妲 (DEF/1800)』特殊召喚,接著將場上的『靈獸使的長老』與『精靈獸 雷鷹』除外──接觸自然,化身自然,名為水之精靈獸,將與之同在,接觸融合,現身吧!聖靈獸騎川豚。」

  「最後,在場上蓋放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不愧是貨真價實的守護者,善用著每張卡的效果。不僅在第一回合就融合召喚出具有卡片效果破壞抗性的「聖靈獸騎川豚」,還有就算被對手破壞,還能特殊召喚其他怪獸的「精靈獸使 薇茵妲」,最後,還能適時地補充手中的牌。

  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不然就沒有任何的挑戰性了。

  「輪到我了,抽牌!」這瞬間原本的黑髮轉變成赤色的紅,我興奮的說:「從手中召喚『滅龍魔導士納茲 LV4 (ATK/1600)』,接著發動魔法卡『火龍的翼擊』,將對方場上的『聖靈獸騎 川豚』返回持有者的手中!」

  「連鎖發動,融合怪獸『聖靈獸騎川豚』的效果,將除外狀態的『靈獸使的長老(DEF/1000)』與『精靈獸 雷鷹 (DEF/600)』特殊召喚到場上。」

  由於原本的對象消失了,發動攻擊的納茲撲了空,只好對著眼前的雷鷹,再次展開攻擊。

  「戰鬥階段,我用『滅龍魔導士納茲 LV4 (ATK/1600)』攻擊『精靈獸 雷鷹 (DEF/600)』!」

  「這時發動覆蓋的速攻魔法卡『靈獸的相伴』,將場上的『靈獸使的長老』與『精靈獸雷鷹』除外──接觸自然,化身自然,名為炎之精靈獸,將與之同在,特殊召喚,融合怪獸,現身吧!聖靈獸騎火獅!」

  「還沒完,我也要發動速攻魔法卡『火龍的鐵拳』,讓場上的『滅龍魔導士納茲 LV4』攻擊力與守備力變成2倍,直到回合結束。」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靈獸的連契』,依照我方場上『靈獸』的數量,可以選擇最多那些數量的場上怪獸破壞。」

  「那又如何?將手中的『哈比』送入墓地發動,我方場上的『滅龍魔導士納茲 LV4』該回合有一次不會被戰鬥或卡片效果破壞,所以戰鬥繼續!」

  猛烈的火拳,直擊同樣擁有火元素的炎之精靈獸,不過對方的威力更勝一籌,無法阻擋攻勢的火獅,只能被迫退出了戰場。

  「我在場上蓋放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此時,「滅龍魔導士納茲 LV4」因為成功戰鬥破壞對方的成員,所以實力提升至「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6 (ATK/2300)」。
穆 生命值 7700分 手牌 1 蓋牌 0 ‖ 龍華 生命值 8000分 手牌 1 蓋牌 1
  「抽牌。從手中召喚『靈獸使雯 (ATK/1500)』,這張牌召喚成功時,可以將除外狀態的『精靈獸 雷鷹 (DEF/600)』特殊召喚到場上;然後發動『精靈獸 雷鷹』的效果,將牌堆第二張『精靈獸使 蕾拉 (ATK/DEF 100/2000)』除外,藉由此效果除外的卡片,將在我方第二次的準備階段回到手中。」

  「當『精靈獸使蕾拉』被除外時,再從牌堆將『精靈獸 火獅 (ATK/1800)』特殊召喚,接著將場上的『靈獸使 雯』與『精靈獸 雷鷹』除外──接觸自然,化身自然,名為雷之精靈獸,將與之同在,接觸融合,現身吧!聖靈獸騎雷鷹。」

  「發動融合怪獸『聖靈獸騎雷鷹』的效果,將除外狀態的『靈獸使 文』與『精靈獸 雷鷹』返回墓地,我方從牌堆將一張魔法卡『靈獸的誓還』加入手中。」

  和第一回合相似的戰術嗎?

  我望著對方場上,除了攻擊力只有1400分的融合怪獸「聖靈獸騎雷鷹」與攻擊力1800分的「精靈獸 火獅」和採取守備表示的「精靈獸使薇茵妲」。

  正當我認為對方要結束自己的回合時,卻沒想到他開口說道:「『精靈獸使薇茵妲』不僅是『靈獸使』,也可以充當『精靈獸』使用,所以我要將場上的『精靈獸使薇茵妲』與『精靈獸 火獅』,還有融合怪獸『聖靈獸騎 雷鷹』除外──化身為大自然,名為大地之精靈獸,名為陽炎之精靈獸,將與之同在,接觸融合,現身吧!聖靈獸騎蓋亞火獅!」

  「戰鬥階段,最強大的自然守護獸『聖靈獸騎蓋亞火獅 (ATK/3200)』攻擊對方場上的『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6 (ATK/2300)』!」

  「將手中的『利利』送入墓地發動,我方場上的『滅龍魔導士納茲 LV6』」在回合結束前,攻擊力提高1000分!」

  「連鎖發動融合怪獸『聖靈獸騎蓋亞火獅』的效果,當卡片效果發動時,將手中的『精靈獸 心企太』除外,該發動無效並破壞。」

  「那麼我也要連鎖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納茲的憤怒』,對方發動卡片效果中含有丟棄對方自己手中的牌時才能發動。那個發動無效並破壞。之後,選擇我方場上一名『納茲』其攻擊力提高1000分,直到回合結束。」

  「什、什麼……」沒想到自己最強大的王牌怪獸會輕易地被對方的動漫牌給化解,感到訝異的白髮少年,只能結束自己的回合。

  這時,「滅龍魔導士納茲 LV6」因為成功戰鬥破壞對方的成員,所以實力提升至「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8 (ATK/3000)」。

  「那麼輪到我了,抽牌!」我看著眼手中的牌,然後說道:「戰鬥階段,『滅龍魔導士納茲 LV8 (ATK/3000)』進行攻擊宣言時,可以從牌堆將一張『滅龍魔法』加入手中,接著發動速攻魔法卡『火龍的鉤爪』,該回合結束前,『滅龍魔導士納茲 LV8』的攻擊力將上升1000分!」

  「不錯的反擊。」白髮少年認可的說道,但我可是知道的。

  「不好意思,沒有下一回合了。」

  「什麼?」

  「接下來就是你的第二次的準備階段,也就是說一開始就被卡片效果除外的『精靈獸使蕾拉』將會回到你的手中。不過我可是不會給你任何的機會,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卡『龍之力』,將場上的『滅龍魔導士納茲 LV8』送入墓地──覺醒吧!隱藏在體內的力量,顛覆一切,開創一切!特殊召喚,滅龍魔導士納茲 龍之力模式!」

  「戰鬥繼續,『滅龍魔導士納茲 龍之力模式 (ATK/35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穆 生命值 0分 手牌 1 蓋牌 0 ‖ 龍華 生命值 8000分 手牌 0 蓋牌 0
  「呵呵,真是想不到,我竟然輸了……」白髮少年用手摀著自己的臉,無奈地搖著頭,繼續說道:「你們確實有實力可以挑戰,如今戰敗的我也沒有資格阻擋你們的去路了。」

  對方話一說完,就這樣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和當初無預警來到他們面前一樣。

  「雖然花費了一些時間,不過仍有些收穫,趕緊前往目的地吧!」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還有這裡的主場是我!」橙橘髮色的少年郭烈,自顧自地走了起來,完全不甩後頭的那人。









納茲的憤怒
此卡名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①:對方發動卡片效果中含有丟棄對方自己手中的牌或破壞、除外自己場上成員的卡片效果時才能發動。那個發動無效並破壞。那之後,以下效果可以適用。●選擇場上一名「納茲」之名的成員,攻擊力上升1000分,直到回合結束。

創作回應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529/12.png
2024-04-27 11:41:12
丹雀
感謝句點大大的支持!
2024-05-05 19:25:4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