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MX同人】星辰‧星沉──第四章,彼岸的饗宴(二)

雪爾帕斯 | 2021-05-29 00:17:26 | 巴幣 0 | 人氣 23

  “萬國宴會始於星團曆十五年,為中央所舉辦之最大國際官方盛會,目的為鼓勵創新、促進生產、發展貿易、展現技術等,發表進步與成就。”
  
  “萬國宴會每四年舉辦一次,主題分為動態、靜態兩組,靜態組為學術論文等靜態作品,動態組為技術展示等動態作品。中央於第四屆起於靜態組加設文藝創作發表會,以促藝術美學發展。”
  
  “萬國宴會是各國全方位展示社會經濟、文化成就的機會,各方團體皆會發表高品質論文與作品,以爭取參加資格。”
  
  “開幕起頭七天為中央與星團各國代表集會,第八天起開放給星團民眾參觀。”
  
  “第七屆萬國宴會將於宇宙都市香格里拉展開……”
  
  
  
  宇宙都市香格里拉(Shangrila),並非位於星球內的一般都市,而是浮游在太空、不受國家管轄的自由都市。有著陀螺儀般的外型,中心的平坦之處佇立白濛碉堡,那就是這次萬國宴會的會場,由外觀無色結界籠罩保護,再被三層以不同傾斜角度環繞的圓形軌道包圍,軌道上標示降落位置的停機棚閃爍各種引導的光束,宛如鑲嵌在項圈上散發光芒的寶石,收納來自四方的各國艦艇。
  
  傑洛和亞克塞爾在宴會開幕前一天抵達,自動導航的高速艦艇降落在停機棚,經過DNA和筆跡比對等身份檢查通關程序後,獲配一段序號作為萬國宴會會場通行證,搭上有如光柱般銜接內陸的磁浮列車,通過結界進入碉堡。只有國家代表才能將艦艇直接行駛進入接受高級接待。
  
  亞克塞爾從下機就感受驚奇不斷:一架架高級豔麗的星際艦艇從上空飛越而過、通過結界之後如夢似幻的會場、銜接各地閃閃發光的黃金磁浮列車、奇裝異服的機器人行雲流水地擦身而過,各式造型百花撩亂,都是沒有出過歐帕羅的他從未見過的景象。
  
  「外層的表會場就嚇成這樣,明天進到裏會場怎麼辦?」來過好幾次的傑洛已經見怪不怪,「表會場是通過中央審核的商家、餐廳、旅館等等,供一般民眾、新聞業者、或像我們提早來的服務人員使用。聽說裏會場還分四個區域,不過內容好像要開幕當天才會公佈,不知道中央又想搞什麼神秘……人呢?」
  
  轉頭才察覺亞克塞爾的身影早就消失無蹤,不過抬頭一望,遠遠地就看到尖刺般的麥色頭髮消失在人群之中。
  
  「算了,已經把表會場地圖和住宿座標給他了,玩夠了自己會回來吧!」傑洛無所謂地走進另一邊人群,找了間看起來還可以的露天咖啡店,將序號傳送給藏在圓桌裝飾品裡的電子櫃檯,點選影像菜單上的濃縮咖啡。
  
  等待咖啡上桌的同時,傑洛把玩著頭髮看向天際。結界到哪裡都一樣,就算外觀看起來是無色透明,從內部仰望一定是藍色,隨著時間改變深淺和明亮程度,這不成文的規定從太空拓荒時期就沒有改變。當濃縮咖啡傳送至圓桌中心時,一艘巨型星艦掠過上空,頓時遮住結界的人工陽光,白色的艦艇有著藍色的反光,柔和的銜接曲線令人聯想到優雅的裙襬,船尾的浮雕已經說明搭乘者是哪一號人物。
  
  「新艾爾卡迪亞(NeoArcadia)的蒼穹御艦……那些無聊的大人物們從現在就開始爭奪目光了。」傑洛牽動嘴角,將濃縮咖啡喝得一滴不剩。
  
  
  
  萬國宴會開幕當天,傑洛和亞克塞爾從表會場的旅館出發,與其他秩序維護人員經過會場第二層結界的序號認證,進入裏會場。正如傑洛所聽說,裏會場分成四區,唯獨漏掉位於中心的銅黃色聚會樓,底下繚繞的人工霧氣令人感覺像是浮在空中,雖然只有矮矮的三層建築,但絢麗的彩色玻璃窗有著多樣的幾何圖形,壁面上也有各種紋路和雕飾,整棟聚會樓看來就像一盒精緻的巨型珠寶盒。進到內部,一樓如廣場般的大廳挑高到頂。二、三樓的走廊貼壁環繞,圓弧的接縫表示鑲滿水晶燈的天花板可以活動。樓層之間沒有銜接,若要上下樓只能靠外頭的琉璃電梯,為了配合壁面雕飾,電梯不是沿著四方寬大高聳的長柱垂直移動,而是順著紋路旋繞行進。
  
  此時的一樓大廳有如爭奇鬥艷的服裝伸展臺,各國元首穿著獨具特色的服裝談笑風生,好像彼此之間都是友好關係。二、三樓站滿了來自各方的狩獵者,雖然氣氛沒有如大廳和諧,但礙於禮貌與國際形象也不會貿然發作。
  
  「全星團三百七十四位國家代表聚在一起,不出狀況還挺難的。」靠著三樓圍欄的傑洛俯視,「新艾福隆的總理、奧林帕斯(Olympos)的雷帝、新艾爾卡迪亞的星皇、菲利歐德的總統、高天原(Takama-no-hara)的首相……哼哼,這次塔爾塔羅斯果然只敢派代表來。要是真發生事情,搭電梯又太花時間,難道要我們從天而降?」
  
  「我好餓。」懸掛在圍欄的亞克塞爾答非所問,「樓下的大餐味道全都衝上來,我們卻沒得吃,真是太過分了。」
  
  「自助吧台不是有吃的嗎?」
  
  「只有咖啡和蛋糕。我不喜歡咖啡,蛋糕又不好吃。可是艾克斯做的咖啡蛋糕就很好吃。」
  
  「哼。」
  
  「有一點苦的蛋糕,配上甜甜的奶油,中間的幕絲有淡淡的果香……」
  
  「是啊……」
  
  就在兩人不敬業地回想咖啡蛋糕的美味之際,悠揚的音樂豁然響起、週遭的燈光悠然暗下,一名穿著紫膛洋裝、手持銷金權杖的高挑女子出現在大廳中較高的臺階,水晶燈改變角度,將光線盡數打在女子身上,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待音樂結束,女子發出清脆而嘹亮的美聲:「各位嘉賓,歡迎來到宇宙都市香格里拉,我是市長貝爾卡娜(Berkana)。本都市很榮幸能成為第七屆萬國宴會的舉辦地點。萬國宴會的目的,在於增進國際間的交流。一共舉行七天,分為動、靜態兩組,靜態組為藝文特展,動態組為比武大會,分別於文藝館與競技場舉行,請盡情觀賞。在此之前,要請各位嘉賓觀賞,中央特別為這次萬國宴會送來的開幕禮──」
  
  屋頂發出聲響,水晶燈隨著開啟的天花板一一熄滅,結界的光線照進聚會樓內部。待完全開啟,樓外佇立的四根長柱居然開始崩解,惹上現場一片驚呼,不多時碎片盡數落下,眾人才發現那些長柱變成為有熟悉特徵的雕塑。
  
  「這是中央特別獻禮,以四大守護者為題之雕塑,預祝本次萬國宴會精彩順利……」
  
  
  
  四大守護者,也是在故鄉誕生的「最初的四位機器人」:朱紅的布魯斯(Blues)、蔚藍的洛克(Rock)、粉白的蘿露(Roll)、黝黑的佛魯迪(Forte)。
  
  依據古老的傳說:「最初的四位機器人」在故鄉誕生後,他們彼此交換情報,重新融合創造出新的機器人,而那些新個體也可以用相同的方式,再另外造出新的個體。所有的機器人都是他們四人的後代。但如此接二連三的融合,終於產生錯誤和缺陷的情報,機器人相繼走上歧途,行為扭曲且有了激烈紛爭,規模越來越大,終於使故鄉陷入了混亂。
  
  不忍後代之間的互相殘殺,洛克挺身而出,與搭檔布魯斯、胞妹蘿露、戰友佛魯迪重新降臨於世,拯救混亂的世界與迷惘的子民,再為故鄉帶來一次太平盛世。為了讓後代不再互相摧殘,守護者們策劃了「天堂計畫」……
  
  
  
  「──於是,守護者們挑選堅強的子民離開故鄉、到宇宙尋找生存的新世界,自己則留下來照顧受傷和虛弱者,直到他們能夠出發。」貝爾卡娜續道,「經過無央之數的光年長征,守護者的後代們終於找到這片碧綠色的星之大海,重新萌生並傳承接續,建立了眾所期待的天堂。這就是我們相同的信仰、共有的傳說……」
  
  「還要講多久啊?」亞克塞爾伸伸懶腰。
  
  「每次新年、每屆宴會,都會覆訟機器人的起源傳說,就算這是所有人誕生時就已經具備的資料。」
  
  「我記得後面還有『總有一天,會將故鄉的守護者們迎接過來』這句。」
  
  「是嗎?我的記憶沒有這句。」
  
  「沒有?我記錯了?」
  
  「大概你這年代誕生的才有吧!」傑洛撩開把玩過的金髮,「我要去競技場了,你好好繼續。」
  
  「啊?可是艾克斯不是交代你要照顧我嗎?」就算不想真的被「照顧」,但傑洛把人丟著就明顯違背艾克斯的囑託。
  
  「艾克斯是說你有問題再問我,現在你連問什麼都不知道,要我怎麼解答?放心,有很多人跟你一樣來見習的,不用擔心最後只剩你一個。」不待亞克塞爾的反駁,傑洛大步往電梯走去。
  
  亞克塞爾不甘願地吐了舌頭,回頭忍受高格調的摧殘。
  
  
  
  裏會場的四個區域為文藝館、競技場、會議廳及度假村,以聚會樓為中心佇立四方,文藝館和競技場隔著聚會樓對立,會議廳和度假村亦是如此,之間除了步行,也可以搭乘停靠會場各地的白銀磁浮列車抵達。
  
  傑洛和許多參加多次的老手一樣,趁著演講就找機會轉往競技場。黝黑色的競技場是一整顆隕石雕塑成型,黑耀石般的質地在結界陽光的反射下氣勢磅礡,有著撼動天地的逼威感。司掌狂氣與破壞的黝黑守護者佛魯迪,與洛克是敵對大於友好的關係,時常向洛克挑戰,但偶爾也會與洛克一起行動,是位心態多變的守護者。狂氣與破壞是戰鬥最重要的元素,狩獵者對這位守護者有著相當的崇敬,每屆萬國宴會的朝聖就成了狩獵者行程表中的大型活動。
  
  除此之外,狩獵者們的朝聖還有另一個目的:競技場裡所展示的機械會在接下來幾天舉行比武大會,藉此發揮製作者在武器、盔甲、配備、引擎等的創新與改良,給狩獵者參考並做未來的準備。有些手藝更高的製作者──例如星團三大研發者──甚至會發表全新的機體,順利的話通過中央認可,新機體接管舊機體,幾年後一個國家的型態都會改變。
  
  當然,殺人是禁止的,所以在競技場作戰的機體都沒有安裝程式的機械,可說是沒有注入靈魂的人形。
  
  傑洛挑望者眼前烏黑色的人形機械,高度是自己的兩倍以上,鑲嵌在手腕的赭黃色金屬環似乎是武器,感覺是以佛魯迪為模仿對象,只是面具般肅穆的臉孔讓傑洛不禁聯想到邊境部隊的醫官。
  
  「海馬克斯(Himax),連名字都取好了。」身旁一把陌生的聲音傳來,「在視覺上很有震撼力,武器也很特別,這位研發者真是花了不少心思。只希望灌注其中的靈魂能穩定點,不然也不過是空有其表的大型裝飾品,而那種東西也夠多了。」
  
  騷擾般的聲音使得傑絡忍不住瞥了眼,旁邊說話的人是位身穿洋紅禮袍的軍官型機器人,單手拎提手杖般的細劍劍鞘,身後飄蕩著比傑洛柔順許多的金髮,一張臉被裝飾頗多的帽盔遮了大半,只露出藍色松綠石般的左眼和若有似無的淺笑。那笑容引起傑洛沒來由的反感,隨即將視線放回展示品上。
  
  「力量強大固然好,不過如此在搭檔上不就挺麻煩的?搭擋制度這玩意兒真是給強大的狩獵者添麻煩,雖然孤伶伶作戰也挺可憐的。」
  
  「有些人就喜歡一個人作戰。」會這麼說代表對方知道自己是誰,也就是故意說給傑洛聽的。選擇等級差距超過兩級的搭檔缺點,就是到哪裡都會不勝其煩地被質疑是不是選錯人。
  
  「跟殺戮者一樣嗎?」軍官輕笑兩聲,把話題帶到奇怪的地方,「也許他也喜歡一個人作戰吧!不過大家對殺戮者的認知都只是猜測,並沒有實際的證據,搞不好連中央都弄不清楚呢!」
  
  「……」
  
  「殺戮者是不是真的殺人成性?他是不是也有需要搭檔的時候?或者一切都是障眼?誰知道呢?人畢竟無法完全了解另一個人啊!」
  
  「無聊。」傑洛丟下話轉頭離開,往下一個展示走去。軍官沒有追上,大概是覺得沒趣了。不然再糾纏下去,傑洛沒把握自己沉得住氣。
  
  「真不好對付,『鬥神』到底不是浪得虛名。」軍官瞇了下左眼,「真好奇他的搭檔是什麼樣的人物……」
  
  
  
  如珍珠般粉白的度假村是受招集的狩獵者居住的地方,七天過後則開放給民眾,外觀上色彩是最為單純,全部以白色為主調,在結界的夕陽光線照射下有著無限的溫柔,不過內部的美輪美奐恐怕只有少數遊客負擔得起。
  
  象徵仁慈與治癒的守護者蘿露,是與洛克幾乎同時誕生的妹妹,相傳她不但能讓洛克心靈獲得平靜,還能安撫因戰亂驚恐焦慮的人們。度假村除了華貴的部分外,都很符合這位慈悲為懷的守護者。
  
  當晚的亞克塞爾簡直想賴在浴間不出來,獨佔空間一半大的浴缸不是到處都有的事,連水都是特別調過酸鹼值的電解水,直接喝掉也沒關係,水溫剛好是會讓人啟動散熱系統的溫度,身體雖然沒動但全身機能都在緩緩運作,格外舒暢。
  
  都一個鐘頭了,差不多該起來了吧!亞克塞爾爬出浴缸,藏在地板下的烘乾系統受到感應啟動,沒幾下連頭髮都乾淨清爽,不像以往的擦拭方式,大費周章還會殘留水漬。亞克塞爾心滿意足地離開他用過最好的浴間,心想接下來應該喝點熱可可什麼的,然後舒舒服服地睡覺去。
  
  「嗨!亞克塞爾,玩得高興嗎?」
  
  聲音屬於記憶中不該在此出現的人,在客廳找到發聲來源,「艾克斯?你怎麼會在這裡?」
  
  「看清楚,小鬼。」傑洛從冰櫃取出紅酒,「這是立體影像通訊。」
  
  亞克塞爾直盯著細看,才發現眼前的艾克斯有些透明,只是影像。亞空間和速子的研究成果讓定點傳送和瞬間移動順利達成,不過距離越遠誤差率越高,光年起算的通訊誤差已經減少至十秒內,但以光秒起跳的距離傳送近年才有起步。
  
  「這裡可以清楚看到你們那邊的擺設,影像品質提高不少呢!」影像裡的艾克斯說道,「如何?亞克塞爾,宴會好玩嗎?」
  
  「扣除在艦艇上呆坐很無聊,其實還蠻好玩的,到處都是金啊銀啊,看起來超高檔的!而且其他國家來的人樣子跟我們不一樣,我還看到用機翼當手、車輪當腳的人呢!」
  
  「也許在他們的國家,這樣做事比較方邊吧!」
  
  「大概是吧。」艾克斯好像不怎麼驚訝,也許是以前已經聽傑洛講過了,講一點不一樣的好了,「告訴你噢!宴會就在開幕沒多久,樓下有一位總統和一位總督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吵起來,聽旁邊的人說好像是關於什麼新開發金屬的生產問題。」
  
  「真糟糕,然後呢?」
  
  「其實也沒有鬧很大啦!後來是那個什麼……忘掉是哪個國家的皇帝出面制止,開幕式才沒有受影響。不過那時候真的好驚險,一位小個頭對付兩位大塊頭耶!」
  
  「那位皇帝是什麼模樣?」
  
  「我沒有看得很清楚,只知道跟你一樣是藍色的,身上還有金色和白色的翅膀……」
  
  「……是新艾爾卡迪亞的星皇嗎?」
  
  「對!就是他!個頭小小的皇帝,身上超多翅膀裝飾的,在人群裡走怎麼不會戳到人啊?」
  
  「應該是有人幫他開路吧!」
  
  「沒有耶!他是走前面,不過後面有個跟班。」
  
  「那不是跟班,是隨護或副官吧!」
  
  「隨便啦!反正都差不多。」
  
  「亞克塞爾,」一直插不進話題的傑洛出聲,「去表會場買啤酒回來。」
  
  「咦?你不是說會場有宵禁嗎?」
  
  「表會場沒有,現在離裏會場的宵禁時間還有三十分鐘,現在去還來得及。」
  
  「可是你現在不是喝紅酒喝得好好的嗎?幹嘛……」
  
  「去!」
  
  「我走了!」感到騰騰殺氣的亞克塞爾先行開溜,留下相距光年單位的狩獵者搭檔。
  
  「有什麼事嗎?傑洛。」刻意把亞克塞爾支開,艾克斯覺得另有要事。
  
  「……歐帕羅的龍還有來找你嗎?」
  
  「沒有,最近感覺不到他。怎麼問起這個?」
  
  「沒什麼。」仰首把水晶杯中的紅酒喝個精光,用力地坐進平臺前的軟墊,「自從那個小鬼加入以後……不,應該是自從你的事情曝光以後,就感覺到很多事情都和你有關。我不喜歡這樣。」
  
  傑洛不得不承認他被白天那位搭訕不成的軍官影響到了。艾克斯是殺戮者、是狩獵者既仰慕又恐懼的對象、是中央為了平息戰亂而製造……除了這些,傑洛發現自己對艾克斯其實是一無所知。艾克斯的身分涉及中央機密,光是安排到邊境部隊這件事就少不了政治上的盤算,傑洛沒有興趣去了解其中的利益糾葛,但現在殺戮者成了熱門討論對象,各式各樣的傳言層出不窮,身為搭檔的傑洛卻沒有比那些人多知道一些真相,連新進的亞克塞爾知道的都跟他一樣多。
  
  「這也不是我自願的啊!」
  
  「我知道。我和你已經是幾十年的搭檔了,許多事情彼此心照不宣。可是我現在覺得我對你有很都事情不了解,根本談不上什麼心照不宣。」
  
  「你也從來沒說你的故事啊!」
  
  「我是沒什麼好說的,我的事情都在記錄裡了。但你不一樣,瓦爾哈拉事件是中央自導自演,中央應該沒必要這麼防著你,你還做了什麼?你跟中央到底是怎樣的關係?」
  
  「這個……」
  
  「艾克斯,我不想跟那些搞不清楚狀況的人成為同類。」
  
  艾克斯內心緊縮了下,沒想到傑洛會問到這種地步。艾克斯的確有所隱瞞,不過那些是絕對不能、也不需要他人明白的事情。艾克斯和中央的關係不會影響與傑洛的關係,甚至是兩回事,但現在傑洛主動提問,就代表對方不這麼想。
  
  經過可能是彼此間最久的一次沉默,傑洛打破自己製造的難堪僵局:「我想聽你唱歌。」
  
  「現在?可是聲音可能會變質……」
  
  「唱。」
  
  「好吧。」艾克斯清了清嗓子,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唱什麼,只是礙於傑洛的性子得趕快想,幾秒後決定唱一首很久以前學到的歌,這首本該是聲音頻率較高的人唱的,艾克斯降了八度音來唱:「想當一滴無瑕的露水,在早晨與晚暮中任飄墜。欲往何處?都已經無所謂,終究是場不起眼的輪迴……」
  
  怎麼唱這種歌?雖然這麼想,傑洛也沒有制止,因為他不過想聽艾克斯的聲音、聽首只為自己唱的歌,至於內容是什麼都無關緊要。
  
  「堅持到最後的人,是否能得到最後一朵玫瑰?還是等跌落在泥濘之後,才說此生終不悔。無語問蒼天,漫漫長路只剩獨自追;究竟是愛人,還是愛上愛慕的滋味……」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