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磊伊茲的笑靨》終場──輝煌終將消逝,傷痕難以抹滅(3)

紳士之夜 | 2021-05-31 22:12:35 | 巴幣 30 | 人氣 71


        當內心的恐懼再度躍升至最高點,早已癱坐在地、不知該如何是好的蓓絲腦海中,一段過往的記憶畫面光速閃過。那是魔導學院中、某位熱愛研究古籍的教師,他一手扶起金絲眼鏡,煞有其事的向所有學生警告:


        『千萬別嘗試呼喚神明,尤其是殞落之主。祂能帶給你的,只有毀滅。』


        說到殞落之主,魔導士們對祂的了解僅限於埋藏於遠古遺跡中、極少部分被破譯的古書中,極其破碎的隻言片語。更別說那些隻言片語裡,沒有一個字是對人類友善的。如同此時此刻,憑藉愛莉莎的身軀現世、肆意揮灑暗紅色火焰的祂。祂正忠實的履行古書所言、對妄圖創造神力量,以及輕視自己的凡人降下懲罰。

        『無罪之人啊。』

        從暗紅色火焰遍佈祭壇,卻從不沾染蓓絲、傷其分毫的跡象來看,殞落之主尚未將蓓絲視作罪犯、不敬之徒。

        「是、是。」

        蓓絲聞言,勉力抬起頭、竭盡全力出聲,只為不冒犯殞落之主。殞落之主見狀,神情依舊沒有變化,眼中散發出的未知恐懼竟在不知不覺間消逝、使得蓓絲的呼吸得以順暢。

        『汝之行動,所求為何?』

        不顧蓓絲劇烈的神情變化,殞落之主平淡的拋出提問:

        『與眾多碎片相比,汝乃一塵屑、卑微至極。何以奮不顧身、與之相抗?』

        說到最後,殞落之主暗紅色的雙眸隱隱透出光點,似乎是對蓓絲產生些許好奇。與之相對的,蓓絲沒有太多猶豫,一字一句的道出自己的初衷:

        「我只是、想拯救摯友,帶著她遠離迫害。除此之外,別無它求。」

        當蓓絲述說自己的想法時,她僅剩的些許理智曾警告過她『切莫越界』,但何謂越界?殞落之主的界線又在何處?再說,既然殞落之主難得一反古書中的惡神形象、向自己發出疑問,唯有照實回答、同時開啟一場豪賭,方能突破困境。

        沒錯,從拯救愛莉莎免於兄長毒手、立誓與愛莉莎共同面對難關,一直到佇立於殞落之主面前,蓓絲的心中始終抱持一線希望,相信愛莉莎能獲得神明的寬恕。

        『如此甚好,胸懷希望的凡人。得友如此,其心之善,可見一斑。』

        聽得此言,蓓絲本以為轉機即將到來,誰知殞落之主並沒有就此停下,緊接而來的噩耗打得蓓絲措手不及:


        『然而,汝之摯友,一片迷失的碎片。其怠忽職守、任由狂徒侵門踏戶、犯吾等之大不諱。是故其罪等同妄圖力量之徒。』


        殞落之主宣讀完最後的判決,隨即舉起右手、不緊不慢的往胸口輕點,暗紅色火苗出現,眨眼間便蔓延全身!


§


        從這一刻起,蓓絲忘卻神明的危險、忘卻自身的安危,拚盡全力凝聚冰雪元素,務求撲滅殞落之主為愛莉莎點上、代表毀滅的的暗紅色火焰。

        「小愛,再撐著點!」

        為彌補早已枯竭的魔力,蓓絲不惜透支生命、轉化為冰雪元素精靈所熱衷的寒冷,好讓祂們繼續出力。縱使到頭來只是一場空。

        暗紅色火焰依舊燃燒,並默默的帶走愛莉莎的雙足。殞落之主不再言語、靜靜地目睹一切。

        『……』

        如同現身之時,在即將離去之前,殞落之主無言地凝視蓓絲好一會兒,這才像是心滿意足般,隨著黑色禮服的消散、沉默地離開現世。失去神明力量的依託,愛莉莎成了斷線人偶、向後仰倒。所幸蓓絲及時出手,將愛莉莎抱個滿懷。

        「什麼跟什麼嘛……這殞落之主,跟人講什麼信用啊?」

        滿心酸楚、不住哽咽之餘,蓓絲凝視正在灼燒愛莉莎、卻未傷及自身的暗紅色火焰,暗自在心中咒罵一遍又一遍,卻始終無法獲得任何回應。畢竟,作為世界的一介塵屑,自己微不足道的聲音又怎麼會輕易傳到神明耳中?

        「小愛……對不起……小愛……」

        沒能拯救妳,我對不起妳。隨著一同面對困難、至死不渝的誓言成為泡影,籠罩祭台的暴風雪消失無蹤,獨留暗紅色火焰持續燃燒、發出火焰燃燒時獨有的清脆聲響。

        「……」

        感受到懷中的動靜,蓓絲下意識的擦去眼淚、確認眼前所見是否屬真。

        「……是蓓絲……嗎?」

        儘管暗紅色火焰猛烈燃燒,但並不妨礙愛莉莎睜開雙眼。與蓓絲記憶中的光芒毫無二致,那如同紅寶石般的閃耀無比溫暖,更在無形間撫平蓓絲大起大落、此刻正躺在谷底,傷痕累累的心靈。

        「小愛,我……」

        蓓絲本想向愛莉莎懺悔,因為自己動作太慢,導致眼前無法挽回的後果。但她遲遲說不出口,只因為內心油然而生、想與愛莉莎多相處一刻的消極想法。


        「沒事的,」愛莉莎儼然看透一切,淡然說道:「蓓絲並沒有錯,錯全在我。是我沒能把握機會、辜負了妮可菈阿姨的好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