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磊伊茲的笑靨》補遺──妮可菈的口信

紳士之夜 | 2021-06-14 20:30:23 | 巴幣 42 | 人氣 53


『  愛莉莎、蓓絲,當這隻傳聲鸚鵡向妳們轉述我的口信時,我大概已經在路上……愛莉莎,在妳重返世間的當下,阿姨我沒能回應妳的呼喚、前去探望妳,真的很抱歉。但雪莉這邊的事情實在太棘手,我別無選擇、只能盡快上路,還請妳見諒。
    是的,妳沒有聽錯,雪莉她……   』


§


        相較於那天的晦暗無光,今日的陽光普照、所到之處皆無白雲簡直就像是夢境。要不是雪莉適時的敲打我茫然的腦袋,我恐怕還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

        「妮可菈,妮可菈?真是的,好好聽人說話嘛。」

        雪莉還是老樣子,用不完的活力透過全身、毫不保留的散發至周遭,使得她被草綠色風衣緊裹、穠纖合度的身形更顯閃耀。相較之下,由於先前的戰鬥消耗,我那隱藏在灰黑色緊身皮衣下、滿布傷痕的身軀依舊沒能緩過來,只能靜待生命能量的恢復、方可恢復如初。

        「妮可菈,看著我的眼睛、聽我說!」

        翠綠如蔭的雙眸猛然湊到近前,逼得我連連稱是、順勢抱住雪莉向後挪,在最適當的距離展開溝通。雪莉見我終於肯聽她說話,俏麗的鵝蛋臉登時散發出秋陽般閃耀的笑意,被陣風帶起的玉米金高馬尾更是不斷擺動、盡顯主人的情緒起伏。

        「我真的不要緊。妳看!這不是很正常嗎?」

        雪莉雙手抱胸、輕快的連轉數圈,證明自己的身體狀況良好,絕無一絲惡化的徵兆。然而,一想到普金斯頓‧磊伊茲加諸在雪莉身上的惡咒尚未根除,我依舊緊皺眉頭,沒好氣地回道:

        「現在看起來很正常,但要是殘火再燒起來就麻煩了。」

        儘管尚未恢復至萬全狀態,我還是能從雪莉的雙眼中看出異常。是的,普金斯頓‧磊伊茲僅剩的一點殘火,仍在雪莉的體內死撐活賴,一點熄滅的意思都沒有。

        「所以,還是先去歐羅佳一趟,請牠們幫忙吧。」

        「可是!」雪莉停下腳步,眼神中滿是疑惑。「真要解咒的話,去找小愛不是比較快嗎?而且……」

        說著說著,雪莉竟眼眶泛淚、說不出的難受。

        「人家、人家想見小愛嘛!過了這麼多年,也不知道長多大了。」

        「就跟妳我初次相遇時差不多大。」出於對現狀的描述,我不識相的補上一句:「而且,從今以後,再也不會成長。」

        說真的,在愛莉莎透過神火、親口告訴我現狀的當下,我完全無法接受。但從那感受不到絲毫生命能量的神火中,我卻不得不承認這一事實。這也是我之所以不顧身體尚未恢復、執意帶著雪莉遠走高飛的真正原因。


        『要不是我太沒用,愛莉莎也不會歷經那些痛苦……』


        「再怎麼說,小愛現在可是神明的代言人。變老什麼的,不可能啦。」

        相反的,雪莉不但不覺得有什麼,甚至為愛莉莎感到無比光榮。彷彿我之前做過的種種錯事,全因為愛莉莎成神一事而一筆勾銷似的。

        「啊──!妮可菈,妳又來了。」雪莉大喝一聲、在我胸前猛力頭槌。「我這做媽媽的都沒說話了,妳又有什麼好難過的?」

        「可是,」伸手攔下雪莉繼續頭槌,我終於忍不下去、一股腦地吐露沉在心底許久的話語:「沒能在關鍵時刻趕上、害愛莉莎無端受苦,我實在是沒臉見她……」

        誰知,雪莉想都沒想、直接否定我的同時,更煞有其事地反問道:

        「誰說的?小愛有說過,因為妳保護不周、所以討厭妳的鬼話嗎?」

        不,就算我被普金斯頓‧磊伊茲扼住咽喉、命在旦夕,愛莉莎仍舊關心我的安危。就像雪莉現在這般、看似氣惱的質問,實則想幫助我走出自責一樣。

        我不是不能理解她們母女倆的想法,但我始終覺得,作為雪莉的摯友、愛莉莎的阿姨,沒能履行最初的承諾,是我最大的失敗……

        「啊──!不管啦!現在就去找小愛,妮可菈也要一起!」

        就算雪莉不這麼說,我也能從她身上感受到強烈的行動力。十幾年過去,雪莉還是一點都沒有變,說做就做、絲毫不替我的懊惱著想。

        「欸,等一下,雪莉!」一通呼吸之間,我已經擺開架式、好應對任何可能的變化。「我這不是跟妳坦白了嗎?算我拜託妳……」

        不等我說完,雪莉身形一晃、颳起一陣翠綠旋風,伴隨著風衣開展、與氣流碰撞的啪噠聲響,一對連著雪莉手臂、燃燒翠綠火焰的雙翼出現在我眼前。

        「嘿──!」

        抓準我對她的變化深感震驚的空檔,雪莉騰空而起,二話不說便伸出她不知何時完成變化、巨大如樹幹的腳爪,一把攫住我的側腹!

        「要出發囉!」

        確定自己的抓取沒有弄痛我的瞬間,雪莉奮力振翅、順著自己製造的氣流不斷升騰。不一會兒的工夫,地上的建築群變得如同手指般微小、遠方的樹林如同鋪在地面的地毯,一路綿延至地平線。

        「南邊是吧?」

        不等我調勻氣息,雪莉再次振翅、加速向南飛去!



補遺──妮可菈的口信  The En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