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磊伊茲的笑靨》終場──輝煌終將消逝,傷痕難以抹滅(4)

紳士之夜 | 2021-06-01 20:45:22 | 巴幣 24 | 人氣 81


ξ


        本來,與妮可菈阿姨一同計劃、潛入老家的策略十分成功,就連一向對自家警備無比自豪的父親大人都感到意外,再加上從哈波海豹借來的力量相助,眼看父親大人就要被我們逼入絕境……

    「呿,放開!」

    妮可菈阿姨一拳接一拳、打得父親大人幾乎昏厥,但父親大人死活不肯放手,熾熱的神火自掌心奔湧而出,眼看就要吞噬妮可菈阿姨。

    「愛莉莎!」我萬萬沒想到,妮可菈阿姨會這麼說:「別管我!宰了他,連我一起!」

    「不行!」

    我不打算放棄,再度詠唱神言、試圖分開兩人。儘管只有一瞬間,但妮可菈阿姨還是注意到我的意圖,高聲吼道:

    「磨蹭什麼,快!」

    神火不斷灼燒,妮可菈阿姨仍咬著牙、維持護身氣場的強度,暫緩神火侵蝕的速度。我並不是看不出妮可菈阿姨的覺悟,可是、可是,應該受到懲罰的明明是父親大人,為什麼妮可菈阿姨要一起受罪?想到這裡,緊握在我手中、由神火與哈波之光凝結而成、同太陽般閃耀的光槍不再尖銳,形體逐漸模糊。

    「哼,吼啊──!」

    緊接而來的,是父親大人爆發神火、幾乎要把妮可菈阿姨燒成焦炭,生死一線的危急時刻。我沒有猶豫,手中的光槍瞬間消融、重鑄,變成我從未見過的保護術式,將命在旦夕的妮可菈阿姨包裹、帶離陷入火海的宅邸暗室。


    「終於回來了,老朽引以為傲的女兒啊──。」

    在這之後,我的記憶戛然而止、陷入一片黑暗……


ξ


        當愛莉莎說完這段不為人知的事件經過,暗紅色火焰仍在燃燒。不管是愛莉莎身上、磊伊茲莊園,還是西半部的王都,只要與普金斯頓‧磊伊茲沾上邊的,沒有人能得到赦免。

        「是我不好,讓蓓絲擔心、還辜負了妮可菈阿姨的覺悟……」

        即便暗紅色火焰灼燒,痛得愛莉莎眉頭緊皺、雙眼難以睜開,愛莉莎依舊咬著牙、向蓓絲懺悔自己做過的錯事。

        「小愛!」受不了愛莉莎直達靈魂的懊悔,蓓絲無名火起、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得愛莉莎愣在當場。「明明沒有人怪妳,妮可菈小姐也是,為什麼小愛妳,就是不願意放過自己?」

        說到最後,蓓絲伸手輕撫愛莉莎凌亂的髮絲,像是在為她整理儀容,也像是為自己方才的舉動致歉。
        明明犯下這麼多過錯、麻煩,為什麼蓓絲會這麼說?一叢叢疑問有如煙火般不斷閃過,愛莉莎反覆思量許久,卻始終想不明白,蓓絲所說的放過自己,其依據何在?


        「……」

        愛莉莎想說些什麼,卻在無意間注意到下半身失去知覺。側眼一看,原來是暗紅色火焰已經將雙腿吞噬。照這速度繼續下去,暗紅色火焰很快就會抵達心臟、奪去愛莉莎的生命。如同那些罪有應得的趨炎附勢之徒。

        「小愛,會痛嗎?」

        明知問了也是白問,蓓絲還是控制不住、含淚獻上最後的關心。只見蓓絲無懼暗紅色火焰,垂下頸項、額頭輕靠在愛莉莎的額頭上。除了想再次感受愛莉莎的體溫,更多的是不想讓愛莉莎見到自己淚眼婆娑的樣子。

        面對蓓絲的遠超以往的關愛,愛莉莎心領神會,輕輕地搖頭、給出答非所問的回應:

        「沒辦法,神明是很任性的,就算哭給祂們看也沒用。」

        肚臍以下的知覺散去,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多。愛莉莎看準時機,搶在蓓絲開口前伸出食指、抵在蓓絲的小嘴上,希望她能聽完自己最後的請求。

        「幫我、跟妮可菈阿姨說聲『您辛苦了,請自由自在地活下去』。好嗎?」

        蓓絲猛然抬頭、被愛莉莎的一番話嚇得不輕。雖說蓓絲年紀尚輕、尚未經過多少生離死別,但從愛莉莎異常平靜的微笑中,蓓絲轉瞬裡解箇中含意,不斷湧出淚水的雙眼中透出滿滿不捨。

        「謝謝妳。能夠認識蓓絲,是我的榮幸……」

        說完,愛莉莎徹底消融於暗紅色火焰,隨風而逝……




創作回應

五夜的午日
感受到強烈的情感,劇情描寫的很好。
2021-06-02 00:46:39
紳士之夜
謝謝。能讓讀者感受到角色的情緒,本豹感到無比榮幸。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6/1ecc1b7169195a1540e7949003588566.JPG
2021-06-02 00:57: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