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磊伊茲的笑靨》第十幕──偉業將至,天地變色(2)

紳士之夜 | 2021-05-03 21:05:13 | 巴幣 22 | 人氣 71


        說到能在王都內成群結隊、以教團名義進行巡禮的宗教團體,當屬至高神教,除此之外再無他教。


        相較於只能在城內特定區域設立神殿、信奉豐饒女神的布緹絲教,至高神教在磊伊茲家造就的種種神蹟加持下,不僅在平定內亂、對外擴張方面立下汗馬功勞,更間接建立起國內前所未有、規模遠非他國能比擬的王立魔導學院。與之相對的,來自王公貴族的各種封賞接踵而至,包括隨時發起巡禮、宣揚至高之神神威的各種活動權限在內。

        然而,作為各種豐功偉業的核心──磊伊茲家並未就此站上檯面、享受聖者名號一類的優渥待遇。相反的,從普金斯頓‧磊伊茲的曾祖父輩開始,他們遵從『此身懷有神力,乃至高之神所賜,除此之外與凡人無異』的信條,將一切功勞帶來的獎賞分散與教內人士、魔導學院、軍方、乃至王公貴族。

        起初,磊伊茲家不為什麼,只求藉由此舉、分散功高震主的可能性,穩妥的在王國中扎根安身。然而,隨著時光流逝、當家位置傳至普金斯頓‧磊伊茲起,磊伊茲家本應與世無爭的定位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短短十幾年的時間裡,扣除掉克里斯多福‧馮‧安德森一類、受到火種力量蠱惑的單純領主,藉由歷經三代時光、一點一滴構築出的人脈網絡,普金斯頓‧磊伊茲行使自身獨有、名為支配的神言,從上至下、從王族到地方信徒,徹底納入自己的掌控中、為自己所用。


        『不夠,還不夠!老朽需要的,是只有老朽能達成、永傳於世的偉業!』


        是的,普金斯頓所做的一切,並非外人想像的支配,而是更加單純、單純得令人羨慕,嫉妒心有如鬼火般冒出的曠世壯舉!

        「再過不久,老朽將透過愛莉莎、也是唯一受到至高之神眷顧的孩子,獲取這世界的一切!」
        有些時候,比起妄圖支配世界的君王軍閥,對一切真理抱持渴求的志士更是瘋狂,如同無底的黑暗深淵。


§


        正是這份沒有底線、無理可據的瘋狂,促使普金斯頓‧磊伊茲舉辦這場以祈禱為名、實則為實踐自身慾望的盛大巡禮。尤其在歷經十一年的漫長歲月,自己的女兒終於成長、足以成為祭品與容器的現在,更應該大肆慶祝。

        「很好,就是這樣。」

        普金斯頓‧磊伊茲端坐在由四匹駿馬拉動、鑲滿精緻金邊,刻有無數神言的雪白禮車車廂中,透過車窗,滿意的俯視周遭、因為好奇與信仰而聚集的群眾。唯有無知的鼎沸人聲,方能為這崇高的時刻增添其珍重。

        「女兒啊,向他們宣揚真理的時候到了。」

        呼應普金斯頓‧磊伊茲深沉低語的,是愛莉莎毫無抑揚頓挫的答應:

        「是,父親大人。」

        隨著一縷火光閃過,愛莉莎的身影自普金斯頓‧磊伊茲眼前消失。與此同時,位於車廂上方、可供人站立,宛若祭壇的六方平台上,一道火光閃過,愛莉莎身穿純白禮服、外披火紅主教兜袍,周身散發莫名光彩的身影顯現,當即吸引無數群眾的目光。

        「小、小愛!?」

        當蓓絲好不容易擠進人群,確認車上的身影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愛莉莎時,更令蓓絲瞠目結舌的情景,隨著又一道火光閃現、映入她碧藍的眼眸中。

        縱使愛莉莎從未向自己描述過普金斯頓‧磊伊茲的外貌特徵,單是在王都求學期間,蓓絲已經見過本人好幾次。然而,真正令蓓絲難以置信的,是愛莉莎與身著教皇禮袍、頭戴高冠的普金斯頓‧磊伊茲並肩而立、共同宣揚至高之神神威的荒謬情景。

        「這、怎麼可能?一定是哪裡出錯了?」

        蓓絲緊握手中的紅寶石項鍊,試圖活化殘留其中的魔力、藉由共鳴向愛莉莎發出信號。卻沒想到魔力不但沒有發送過去,甚至反彈回自身、震得蓓絲雙手痠麻,不住地顫抖。

        『……父親大人最擅長的,正是支配心靈的神言……』

        驀地想起愛莉莎曾經提過、普金斯頓‧磊伊茲能力的底細,再仔細觀察愛莉莎莊嚴、但欠缺基礎情感的平淡語調,一段蓓絲不願去想像、令人發自心底厭惡的猜測浮現於腦海中。

        「王國的子民們,就在今天,老朽的寶貝女兒終於完成準備、為接下來的至高聖儀,獻上她的全副信仰!到時,王國將迎來前所未見的繁盛!」

        即使普金斯頓‧磊伊茲如何慷慨激昂、換來無數信徒與民眾的歡呼,蓓絲的目光始終停留在兩眼無神、不斷唸誦神言的愛莉莎身上。

        「如果那天晚上,我沒有睡著的話……」

        蓓絲心裡十分清楚,再多的懊悔,終究無法挽回當前的態勢。再說,若愛莉莎執意要親手結束與父親之間、長達十一年的宿怨,自己插手的機會可說是微乎其微,然而……

        「可是、可是我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

        當模糊的意念浮現於心湖中,其漣漪不斷擺盪、交疊,最終化為無比巨大的波瀾,不管蓓絲如何壓抑,就是無法平息。

        「得做些什麼才行。」

        異於往常的,蓓絲的身體搶在想法形成之前、在人群中邁開踉蹌而堅定的步伐。


§


        與蓓絲時常對自己要求、凡事都得大膽判斷,並謹慎執行的信條相互牴觸,此刻的蓓絲早已將信條拋開,將全副注意力投注在接下來的行動當中。

        「如果是那裡的話……試試吧。」

        再怎麼說,我可是陪著小愛歷經無數風浪、身手早已非過往可比擬的魔導士!緊抓著自己難以信服、魯莽至極的意念,蓓絲沿著人群邊緣,快步走進街道轉角,打算以此為起點、製造足夠巨大的騷動,為自己爭取營救愛莉莎的機會。

        「精靈啊,請您助我一臂之力!」

        不斷在心中祝禱的同時,蓓絲翻過圍籬、悄然躲進一間民房中,開始構築自己無比熟悉的術式。但與先前的寒冷不同,這回的嚴寒,必須是足以王都內氣候的程度!


    源自於冰雪,吞食火熱的精靈啊

    為了天下蒼生,也為了孤苦伶仃、受人宰割的至善之人

    懇請您代替至高之神,降下神罰,阻止狂徒的野心……


        「找到了!魔力反應的發源地!」

        正當魔力與精靈逐漸交融、化為行使一切魔法的結晶時,來自屋外的高聲呼喊猛地打散蓓絲勉力凝聚的注意力。

        「什麼!?不可能!隱匿結界明明還好好的,也沒有探測魔法的痕跡,還是說……」

        明知此刻並非探究原因的最佳時機,蓓絲仍在起身撤離的當下,不斷尋找其中的種種可能性,直到兩名全副武裝的衛兵攔住前方去路為止。

        「就是她,圖謀不軌的魔導士!」

        其中一名衛兵抽出腰間長劍,唰地一聲、斬斷撲面而來的冰雪團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