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磊伊茲的笑靨》第十幕──偉業將至,天地變色(9)

紳士之夜 | 2021-05-25 21:03:43 | 巴幣 32 | 人氣 63


        自磊伊茲宅邸上空炸裂,有如小太陽的翠綠光芒照亮整座莊園,位於莊園東面的正門內側,屬於至高神教、布緹絲信徒的戰鬥仍未止息,由火紅與亮白交織的光芒將翠綠隔絕在外,不容它物介入。


        「妮可菈小姐,請您一定要平安。」

        另一方面,終於離開宅邸、往西面祭壇直奔而去的蓓絲一邊祈禱,一邊提醒自己絕不能回頭。這不僅事關與妮可菈的約定,更攸關愛莉莎的安危。

        「這距離,可以!風啊,請助我一臂之力……疾走!

        眼看高聳、沒有半點火光的梯形祭壇近在眼前,蓓絲放開所有顧忌,盡可能的將魔力轉化成風、將其纏繞至雙腳,使自己成為風的一員。

        ──!?每邁進一步,蓓絲除了感受到風的吹拂,更意識到自己從未感受過、既沉重又莊嚴,自己難以界定的複雜情感。但此刻的蓓絲無暇注意這些。為雙腳的風元素持續供給魔力,蓓絲伸足一點、整個人一躍而起,直朝祭壇頂端而去。

        果不其然,當蓓絲嬌小的身影上升至祭壇頂端,由神火變化而成的火龍自外緣的裝飾石柱中竄出,務求一擊消滅礙事的蒼蠅!

        「凍結一切吧,暴雪術!

        熟悉的咒語,將蓄積已久、不吐不快的冰雪魔力徹底釋放,將火龍重塑成雪白、不時有冰晶閃耀的雕塑。

        「嘣──!」

        不論石雕冰雕,既然勇於飛向高空,墜落時所發出的聲響必然刺耳,進而打斷普金斯頓‧磊伊茲近乎入定的專注。

        只見他佇立於祭壇中央、光芒無法穿透的黑色立方體邊上,本在默念神言的嘴巴停止動作、緊閉的雙眼再次張開,匯聚起常人也能察覺、彷彿能燃盡一切的熾熱目光。

        「正好,尚欠一名見證者。如此甚好。」

        待普金斯頓‧磊伊茲終於轉過身、與身後不遠處的蓓絲四目相對的瞬間,四道注滿冰雪魔力、氣勢媲美雪崩的狂風暴雪正直奔自己而來!

        若換作是其他人,縱使是王國境內最博學的魔導士,也必然會對蓓絲結合風與雪、忠實再現大自然的魔法感到敬畏三分。但可惜的是,縱使是大自然的憤怒,在普金斯頓‧磊伊茲的眼裡終究是……

        「──。」

        蓓絲甚至無法確定對方是否有開口詠唱,自己與魔法之間的連結隨即斷絕,失去方向的魔力重新聚集在普金斯頓‧磊伊茲眼前,轉瞬化為精緻、遵從黃金比例,卻閃爍著妖異光芒的多角結晶。

        「用你們魔導士的說法,這是魔法的基礎,對吧?」

        冷眼看著蓓絲的震驚,普金斯頓‧磊伊茲的臉上寫滿不屑:

        「然而,對磊伊茲、老朽而言,不值一提。」

        一瞬間,多角結晶迸散、化為通體漆黑、堅不可摧的牢籠。當蓓絲終於察覺,自己已身在牢籠當中。

        這究竟是什麼?金屬、石頭、還是玻璃?不管禁錮自己的物質為何,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身處其中的蓓絲,不僅無法感應周遭元素、就連自身的魔力也遭到限制、無法隨心所欲的凝聚。

        「靜待、而後聆聽老朽的宏願。凡人的魔導士!」

        回頭注視著黑色立方體,普金斯頓‧磊伊茲兩眼放光、逕自向蓓絲講述一段源於古書,由他親自挖掘出的驚人事實。


        「磊伊茲,終將恭迎真神現世!」


§


        自古以來,磊伊茲作為神明的血脈,他們不斷向世人宣揚神明的各個面相。從建立世界框架的創造神、孕育世間萬物的豐饒女神,乃至向一切宣告終點與結束的破壞神等等。對磊伊茲而言,這些面相都是理所當然、如同人類的喜怒哀樂。

        然而,對人類而言,越是強烈的單一特質,才是一尊神明真正應該擁有、超然於世的模樣。若非如此,崇拜、敬畏又該從何而來?

        在此之後,磊伊茲曾經放棄向世人解釋、任由各種信仰開枝散葉、隱沒於戰火中,而後再次萌芽……毀滅與新生不斷重複,直到王國的出現、磊伊茲的家主之位傳至普金斯頓‧磊伊茲手中。

        更確切地說,當普金斯頓‧磊伊茲,這位頗有天資、擁有解讀上古書籍能力的天之嬌子,接觸到某本無名古書中的內容時,一個大膽、史無前例的想法瞬間浮現:


    『既然愚蠢的世人無法理解神的真正樣貌,那就讓神再次親臨大地。由本人親自動手!』


        以此為起點,普金斯頓‧磊伊茲手中所有力量、勞心勞力數十載,終於得償所願!


        今晚,所有必需品已然集齊,普金斯頓‧磊伊茲將在一名造詣極高的魔導士──也就是蓓絲的見證下,完成這一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大壯舉。

        「能在最近的距離、用自己的雙眼,親自確認神明的存在。這是老朽能給爾等凡人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恩典。」

        普金斯頓‧磊伊茲抬手一揮,黑色立方體消失無蹤。跪坐於祭台上、衣裝潔白的愛莉莎現身,與簇擁她的無數神火火苗一起。

        「什麼至高聖儀?這不是要把小愛給活活燒死嗎?你這臭老頭!」

        明知自己無能為力、思緒混亂至極,蓓絲依然奮力捶打牢籠,試圖制止普金斯頓‧磊伊茲執行至高聖儀。

        「死亡,對磊伊茲來說,不過是一種狀態。」普金斯頓‧磊伊茲依然故我,驕傲的述說磊伊茲的高尚:「就如同在場的所有磊伊茲。他們雖已失去肉身,卻仍能以此等狀態、為即將到來的偉業獻上棉薄之力。」

        語畢,普金斯頓‧磊伊茲抬起另一隻手,祭壇周圍逐一亮起火光,將祭壇徹底點亮、不留一絲陰影。


        「曠世偉業,將於老朽手中完成!所以,放心成為神的容器吧。」


        隨著普金斯頓‧磊伊茲一聲令下,祭台上的點點火苗相互交織,瞬間連成一盞明燈,以染紅夜空的磅礡氣勢直衝雲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