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磊伊茲的笑靨》第十幕──偉業將至,天地變色(5)

紳士之夜 | 2021-05-11 21:34:19 | 巴幣 122 | 人氣 58


        真要說起來,豐饒女神信徒之所以對蓓絲的隻言片語深信不疑,全因為隱藏在檯面下、由明刀與暗箭串聯起來,剪不斷、理還亂的互相傷害。至於此刻的蓓絲是否知悉箇中細節,對她來說並不重要。

        換言之,蓓絲唯一需要擔心的,是該如何引導豐饒女神信徒、以最大程度的影響力,打亂普金斯頓‧磊伊茲的如意算盤、並趁隙救出愛莉莎。

        至於凝聚、帶領信徒前往主戰場一事,就算蓓絲不說,牛頭戰士兄弟早已著手準備,誓要為愛莉莎,以及長期受到打壓的信徒們討回公道。

        「可是,具體該怎麼做?」

        既然要確保愛莉莎能獲救,進一步的情報,諸如儀式的舉辦地點、附近的警備配置,乃至最重要的場地樣貌等等,縱使排兵布陣並非自身的專長,蓓絲依舊透過一步接一步的思考,認識到這些情報的重要性。

        「就算知道這些,也無從找起。」

        寬闊而嫻靜、猶如林間小路的神殿走道上,除了蓓絲嬌小的身影,還有一道詭異身影匍匐、緩緩朝蓓絲靠近。

        「難道真的只能先殺進去再說嗎?」

        詭異的是,那身影移動時,竟沒有發出半點聲音,彷彿不存在於世上的幽魂。

        「還是……──!?」

        當蓓絲意識到不對勁、猛地回頭的瞬間,伏於地面已久的身影驟然發難!一把將蓓絲撲倒在地。

        一時間,尖叫聲響徹走道,與剛步出治療室、準備前往大廳的信徒們撞個正著。走在隊伍最後面的古連意識到不對勁,當即鑽出治療室、火速趕到蓓絲身邊。

        「什麼?大姐頭!」

        古連沒有料想到的,是緊抓蓓絲雙腿不放、披頭散髮的傷患,竟是下落不明的妮可菈!從妮可菈纏滿周身的繃帶、不時滲出的鮮血來看,實在難以想像她究竟經歷過些什麼。

        「……」

        妮可菈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因為一陣咳嗽戛然而止。更要命的是,當祭司趕忙上前、打算扶起妮可菈時,乾咳愈發嚴重,甚至咳出暗紅色的血液。

        「妮可菈小姐!」

        沒有半點猶豫,蓓絲伸手接住妮可菈、盡可能平穩的將她放至地面。與此同時,關鍵的咒語詠唱在紅寶石項鍊中、專門應對緊急狀況的縮時術式幫助下瞬間完成。從凝聚水元素到施展水療術,其速度不僅快得令人稱奇,更刷新魔導士協會的最快紀錄。

        「好了好了,別看了。巴魯魯,帶大家去大廳。」

        面對蓓絲神乎其技的魔法造詣,豐饒女神信徒的驚嘆溢於言表,甚至有些分不清魔法、神蹟的信徒紛紛起鬨,直說是豐饒女神的奇蹟。古連正是注意到這股混亂,這才夥同兄弟巴魯魯、硬是將在場的所有信徒帶離現場,一來遏止混亂加劇,二是考量到妮可菈需要妥善治療、絕不允許有人在一旁看戲。


§


        蓓絲的水療術固然在急救時發揮關鍵功效,但後續的安置及治療仍是由神殿中的祭司主導。畢竟是在別人家裡作客,擅作主張的行動並不為人所樂見,再說,單以治療魔法而論,豐饒女神神殿的祭司的水準,可是受到王立魔導學院的認可、甚至還有專門的課堂,專門聘請豐饒女神神殿的祭司擔任講師。

        「想不到翁小姐年紀輕輕、竟有如此造詣,在下著實佩服。」

        沒有任何原因,僅僅透過直覺、蓓絲便聽出眼前這位青年祭司不善言詞,卻因為自己在場、不得不說些場面話。為了不讓對方難為,蓓絲準備起身離開,卻被妮可菈一把抓住、說什麼也不讓她離開。

        「蓓絲、沒關係,我沒事的。」與過往相比,妮可菈此刻的聲音格外虛弱,卻仍能從中感受到她強烈的意志。「不好意思,祭司先生,可不可以、讓我跟她單獨說話?」

        對青年祭司來說,能陪伴在美人身旁固然美好,但比起前者,青年祭司更傾向獨自一人、一邊祈禱,一邊感受豐饒女神的耳語。因此,當妮可菈艱難開口、提出獨處的要求時,青年祭司毫不猶豫、笑著答應的同時,踏著安靜的步伐離開治療室。

        「妮可菈小姐,還請您……」

        蓓絲本想要妮可菈安心靜養,卻始終說不出口。還是妮可菈看出蓓絲的猶豫,率先開口說道:

        「放心,這點傷,等等就可以痊癒了。要不是有妳在的話。」

        說著說著,妮可菈虛弱而平靜的聲音逐漸哽咽、不斷咒罵道:

        「要不是、要不是我太沒用,愛莉莎就不會、被那混蛋抓住……」


        「啪嘰!」


        就像是要駁斥妮可菈的自責,位於妮可菈頭上、距離不到三十公分的半空中,一道由白光構成、刻有無數神言的術式乍現,煙火般炸裂開來。

        「那是?」

        乍看之下,術式的魔力來自豐饒女神的聖光,然而,從一閃而過的術式痕跡研判,蓓絲意外的發現,那竟然是愛莉莎親手構築而成的術式。

        「不會錯的。」眼前的術式彷彿在強調自己的身份,不斷閃現屬於磊伊茲、同時也是愛莉莎獨有的術式痕跡。

        縱然眼前的現象令人難以置信,但那術式極有可能是用來保護妮可菈,不受磊伊茲家追蹤、侵擾的防護術式。其中一個有力證據,來自於妮可菈驚愕不已的神情。

        「怎麼可能?竟然、還在?」

        妮可菈眼眶泛淚,嘗試伸手接住碎片,卻因為手中沒有半點魔力,盡數撲空。所幸蓓絲在目睹的當下、反射性的築起魔力屏障,這才接住部分術式碎片、使其能暫留於現世,不至於立刻消融於大氣。

        或許,這是蓓絲第一次、將魔力屏障當作盤子使用。但蓓絲根本不在意,真正讓她在意的,是術式碎片中蘊含的溫暖。

        「妮可菈小姐,請不要那麼說,」蓓絲伸出玉蔥般的手指,夾起一片碎片、滿懷深情的說道:「要是連妳都這麼說,那小愛她,又是為了什麼、做出這個術式?」

        本來,蓓絲還想說些什麼,好鼓勵情緒低落的妮可菈。但在接觸術式碎片的瞬間,蓓絲確切的感受到,整件事情的轉機已然降臨。

        「妮可菈小姐,請您助我一臂之力!」

        此時此刻,傳進妮可菈耳裡的,並非單純的、來自晚輩的請求,而是鼓勵她走出失敗的陰霾,並再次為誓言奮力戰鬥、至死方休的火熱邀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