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磊伊茲的笑靨》補遺──蓓絲的研究日誌(1)

紳士之夜 | 2021-06-07 21:54:04 | 巴幣 52 | 人氣 77


        菲蒂曆十一月十五日  安息日   陽光和絢


        自從那天、一場燒毀大半王都的闇夜之火後,這三天以來,除了親眼見識到殞落之主帶來的巨大傷害、進而顛覆我對磊伊茲家的了解外,不論是豐饒女神教派全體受到封賞,還是在不久之前、加諸在我身上的罪名被洗刷,並被封為護國魔導士,這些本應令人欣喜的事物,在我看來都食之無味,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蓓絲小妹啊,想開點。至少妳已經盡力了。」

        「就是說啊!」

        面對牛頭戰士兄弟真誠的關懷,我很是感謝,但比起加入他們、一同為王都的重建努力,我選擇回到王立魔導學院、窩在學院特地為我準備、充滿絲綢與高級木製家具的貴賓房中,好好整理我的思緒。


§


        「該從哪裡開始好呢?」

        當思路受到阻礙、無法順暢通行時,我便會像現在這樣、拿出筆墨,在一張又一張的羊皮紙上記錄所有一閃而過、前後因果全無關係的隻字片語。不寫還好,一趟書寫下來,竟意外的整理出一段訊息、令我不禁懷疑起自己的精神狀態,是否隨著那場戰鬥,跳脫人類本應停駐的領域。


    『……塵世之塵屑……良善……接受……為世界……力量……』


        先不說這段訊息的收受對象是誰,我竟能從中感受到一股既懷念、又溫暖的情緒。就像、就像是小愛還在我身邊、希望我能完成某件事?至於是什麼事情,我無從得知,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咦?已經到這個時間了?」

        天色未暗,但太陽已經悄悄地從東邊溜至西邊,柔和的橘紅色光芒透窗而入。其光芒之溫暖,讓久坐於案前的我不禁站起身、伸展缺乏活動的筋骨。

        「稍微、小睡一會兒好了。」

        有那麼一瞬間,我懷疑起自己的一番無心之言,是否真的發自於自己的內心?然而,這股睡意來得實在太快,逼得我只能倒向身後的羽絨床鋪、毫無防備地墜入夢鄉……


§


        『蓓絲……』

        「是誰?」

        我本能的回應,絲毫沒去注意對方是誰、為何要在我的夢中呼喚我?

        『弦月之夜……祭壇……』

        「什麼?什麼祭壇?」

        說到祭壇,除了王都內大大小小的祭壇,唯一在我心中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有那座梯形祭壇……

        『……切莫……』

        「──!」

        剎那間,也不知是什麼緣故,我終於聽清那聲音的主人。是的,那聲音是那麼的熟悉、且溫暖,為何自己到現在才聽清?

        「小愛!」

        我猛然驚醒,昏暗的房間中,只有月光透窗而入、為房間帶來些許光亮。我再次閉上眼、深吸一口氣,確定自己滿身是汗的當下,我跳下床鋪,一邊向頭頂的魔石投注魔力、將房間點亮,一邊走進浴室。

        「為什麼,我會覺得是小愛?」

        的確,對於小愛的離去,我到現在還是無法接受。畢竟那是多麼的突然。要是、要是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應該可以……

        『記住,弦月之夜當空、磊伊茲祭壇上,靜候妳的到來……』

        沒有半點魔力運行的痕跡、更沒有可疑的生命跡象。我在心慌意亂之餘,著魔似的抓起魔石、一再地偵測附近的可疑動靜,但始終一無所獲。可是,那聲音,確實是小愛的聲音……

        「該不會,是老師提過的幻聽吧?」

        抱持著對自己的嚴重懷疑,我拖著半乾半濕的疲憊身軀,再次投入床鋪的懷抱。


§


        菲蒂曆十一月十七日   界定日   萬里無雲


        「唉──,我這是在幹嘛?」

        明知那是幻聽,而且是持續到今天、依舊迴蕩在腦海中的幻聽,我是應該找個信得過的人、好好談一談才是。而不是聽從那虛幻的邀請,繞過王國禁衛軍的重重戒備、再次來到這處傷心地。

        「要不是他們兄弟倆及時趕來,我差點就被活埋了。」

        我盯著眼前曾經宏偉、現今已是堆焦炭的祭壇遺址,小愛在我眼前化為飛灰的過程歷歷在目。即使到了現在,我的心中依舊氣憤,氣的是神明的擅自定調,導致小愛無端遭受牽連。與此同時,失去小愛的哀戚緊緊揪住我的心,令我難以喘息。

        「小愛,我、我……」

        話還沒說出口,淚水早已在眼眶打轉、幾乎就要落下。我亟欲忍住,卻還是沒能守住、淚水奪眶而出。

        「──!?」

        隨著一道光芒閃過,眼淚並沒有在我的臉上滑落,而是被某種東西、接住了?我下意識的低頭,一縷橘紅中帶有一絲青藍、鬼火般的火苗出現在我的眼前。

        是什麼時候出現、又是誰搞的鬼?或許是火苗的主人不想跟我玩猜謎、徒然浪費時間,答案猝不及防地在我眼前展開:


        『歡迎。還以為妳不來了呢。』

        除了我印象中、小愛從未用過的詞彙,小愛的問候依舊柔和,宛如冬天的溫暖陽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