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磊伊茲的笑靨》第十幕──偉業將至,天地變色(7)

紳士之夜 | 2021-05-18 21:41:57 | 巴幣 36 | 人氣 89


        「快走!」

        古連吶喊的同時,手上的動作沒有閒著。轉眼間的工夫,古連與巴魯魯聯合出擊。只見兄弟倆手中武器一揮,霸道的聖光化為滾滾浪潮、強行打散魔獸的部份包圍網,為蓓絲與妮可菈開闢出前行的道路。

        「那就拜託了。」妮可菈沒有猶豫,轉身邁開腳步。

        「可是……嗚哇!」蓓絲還來不及表達意見,便被妮可菈抱個滿懷。


        不到幾秒的時間,一道翠綠的氣浪在兩道聖光的扶持下、一舉衝破魔獸的圍剿圈。

        「總算走了。」古連長吁口氣,目光依舊銳利,順手拍扁一隻蝙蝠虻。

        「這可不像你啊,兄弟。」巴魯魯表示驚奇的同時,一棒粉碎石像鬼。

        「怎麼說?」

        難得聽聞巴魯魯表達意見,古連好奇心起、想聽個明白的同時,手中動作放慢、間接導致一隻蠍尾獸咬住圓盾不放。

        「當然是嘆氣的部分啊。這種陣仗,以前還見得少嗎?」

        巴魯魯回身甩棒、擊碎破風而來的蠍尾的同時,順勢推了古連一把。古連想都沒想,藉勢向前猛衝。

        「豈止見得多,光想就覺得煩人。」

        當古連再次舉起圓盾,蠍尾獸已被嵌進牆壁、摳都摳不出來。不過,對古連來說,這都不是重點。

        「然後是這些傢伙,簡直無藥可救!」古連咆嘯,聖光四射。

        「確實!」巴魯魯附和古連、聖光同樣閃耀。

        明明身上燃燒的,是屬於至高之神的神聖火焰,卻以這般醜陋、侵略性十足的姿態,向世間萬物張牙舞爪,絲毫感受不到神明給予的教誨。相較之下,在野外遊蕩的魔物還算是可愛的。

        有鑑於此,古連發自內心,為眼前的魔獸發出嘆息。

        「可悲!」古連率先發難,將通往宅邸的通路堵住一半。

        「可嘆!」巴魯魯緊隨其後,將另一半堵上。


        『爾等鼠輩,休想通過這裡!』


        再一次的,兄弟倆齊聲吶喊、聖光隨之爆發,壓得魔獸群無法越過雷池一步!


§


        「就是這裡了。」

        時隔十一年、再次見到這扇刻滿防護術式、通體水亮的通道閘門,妮可菈手上的動作依舊俐落、不帶一絲猶豫。從聚氣到出拳,所有動作一氣呵成,轉眼便粉碎閘門上的術式、連同閘門一起轟飛。

        「走吧。」

        簡短一句話,道出妮可菈此刻的焦急,也只有同樣心繫愛莉莎安危、為此感到焦慮的蓓絲能理解。儘管腳步遠不如妮可菈來得輕盈,蓓絲依舊鼓足氣力、追趕妮可菈的腳步。

        閘門後方不遠處,僅有一人寬的石造階梯呈現向上螺旋,階梯數目更是多達百來階。所幸這段路上沒有陷阱與伏兵,兩人得以在抵達磊伊茲宅邸大廳前調勻氣息、準備好下個術式的詠唱。


        月光透過大廳中央的穹頂玻璃,灑落於大廳中央的寬廣地面。在那之中,有幅以地磚、鵝卵石鋪墊而成,由火焰與祭壇構成的巨大地板畫。除此之外,在無它物。

        「太安靜了。」

        妮可菈集中心神,不斷呼出帶有生命能量的氣息、試圖從中找出可能的埋伏。跟在一旁的蓓絲會意,立刻從腰包裡取出臨行前、神殿祭司贈與的芙萊魔石,協助妮可菈搜索敵人。

        「妮可菈小姐,」緊盯芙萊魔石投射出的點點影像,蓓絲肯定的說道:「這附近有生命反應。」

        沒意外的話,其中兩個便是普金斯頓‧磊伊茲,以及即將被獻祭的愛莉莎。至於最後一個生命跡象,既不像是人類,也不同於蓓絲熟知的魔獸。

        「這個波動,該不會……──!?」

        蓓絲正要說出自己的判斷,頭頂隨即傳來聲響。那是某種巨大的活物衝破穹頂、連同碎玻璃一同下落時才會發出的破風聲!

        「來了。」

        妮可菈氣息高漲、將玻璃碎片盡數彈開的同時,目光鎖定在大廳頂上、不斷揮動雙翼的未知禽鳥。

        「那、那是,不死鳥!?」

        除了佈滿周身的火焰呈現耀眼的翠綠,眼前這隻神態秀麗、充滿清澈魔力巨大鵬鳥,幾乎與蓓絲認知中的不死鳥一模一樣。

        「別慌。」妮可菈頭也不回、準確點出蓓絲內心的恐慌。「作為至高聖儀的最後防線,就算是邪龍現世也不奇怪。」

        不過,萬萬沒有想到,普金斯頓‧磊伊茲竟能召喚不死鳥!明明只是個為了一己之私、不惜將女兒獻祭給神明的惡徒,象徵光明的不死鳥為何會回應他的召喚?不久之前、與愛莉莎並肩作戰時,妮可菈始終想不透這一環節。然而,數天過後、再次見到不死鳥異樣的翠綠火焰時,妮可菈心頭一緊,萬千情緒再也壓抑不住。

        「碰──!」

        搶在地面碎裂之前,生命能量造就的強大氣流吹翻蓓絲、直到蓓絲抱住一根石柱,這才得以站穩。再次抬頭看去,妮可菈早已和不死鳥戰作一團、一時間難以分離。

        「妮可菈小姐!」

        心知不死鳥的強大非同小可,蓓絲正準備拋出冰雪結晶、為妮可菈提供支援的瞬間,上頭傳來一陣喝斥:

        「傻瓜!阻止儀式要緊!」

        「可、可是!」

        就算大廳上方光芒四射、使得雙眼難以看清戰鬥,蓓絲仍感受到不安,深怕妮可菈遭遇不測。

        「快!趁我還能壓制祂!」

        彷彿要將蓓絲心中的顧忌徹底拔除,這聲吶喊不僅飽含生命能量,更帶有妮可菈難以割捨的沉重情感:


        『請務必、把愛莉莎救出來,這是我一輩子的請求!』


        「……」

        蓓絲不再多話,逕自拋出手中的冰雪結晶,開始詠唱自己鮮少使用、召喚魔法生物的術式。冰雪結晶接收到召喚術式的指令,隨即分解、分散、重新塑形,化為漫天紛飛、數量無窮無盡的冰晶鸚鵡。

        「去吧,澆熄不死鳥的火焰。」

        蓓絲一聲令下,鸚鵡群直衝不死鳥、為逐漸落至下風的妮可菈帶來喘息的空間。

        「妳──!」

        妮可菈正要破口大罵,卻見蓓絲早已衝向大廳後方、直達宅邸後院的門廊。也是這一猶豫,蓓絲的口信透過一隻冰晶鸚鵡、直達妮可菈耳邊:


        『要是沒能照顧好妮可菈小姐,愛莉莎一定會生我的氣。所以,我把這些孩子留給您、物盡其用吧。』


        「呵,哈哈!」

        仰望著不斷朝不死鳥撲去、化為水霧的冰晶鸚鵡,妮可菈甫一落地、生命能量再次爆發,本應視死如歸的堅毅神情不再倔強,多了份長輩獨有的餘裕。

        「這孩子,真的跟妳很像。」

        熟悉的身影閃過腦海,一瞬間與不死鳥重疊、進而引出妮可菈前所未有的高漲情緒。

        「喝啊──!」

        妮可菈一拳轟出,將殘破不堪的穹頂徹底摧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