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磊伊茲的笑靨》第九幕──欲與不幸訣別(8)

紳士之夜 | 2021-04-19 21:43:40 | 巴幣 8 | 人氣 85


        愛莉莎贈與蓓絲的紅寶石項鍊,乍看下做工普通,稍微細看後不難發現,呈現六角菱形的紅寶石,其邊上纏有數層金邊,不僅層層相貼,且畫有無數三角、構成至高神教獨有的六角圖騰。

        迄今為止,蓓絲不知端詳過項鍊多少遍,卻從未像現在這般、仔細觀察上面的細節,甚至忽略外頭的動靜。

        「嘎吱──。」

        直到刺耳的開門聲響起,蓓絲的意識被強行拉回現實。透過近日養成的習慣,蓓絲以最快的速度集中注意力、確認來者的身分及意圖。

        想當然耳,面對睡眼惺忪、連腰帶都扎歪的哈爾瓊斯,蓓絲無比放心,逕直跳下床鋪、向哈爾瓊斯喊道:

        「前輩,小愛呢?」

        「──?!」哈爾瓊斯毫無準備,整個人被嚇得不輕。「蛤?什麼?哦,妳說小愛跟妮可菈小姐嗎?她們已經離開囉。」

        晃了晃腦袋、將殘餘的睡意驅散後,哈爾瓊斯終於清醒。直面蓓絲熱切異常的眼神,哈爾瓊斯心領神會、一面發出嘆息,無奈的道出他所知道的一切:

        「聽妮可菈小姐說,好像是有點急事,所以才抱著熟睡的妳、連夜趕回來。至於是什麼事,妮可菈小姐只說要去一趟王都。說來也奇怪,明明說小愛在山上遇難,怎麼看起來一點事都沒有?蓓絲,妳知道些什麼嗎?」

        當然知道,而且知道的比你還多很多!蓓絲的內心掀起滔天巨浪、要說多著急就有多著急。同時,蓓絲也明白自己隱瞞太多事情、不能讓哈爾瓊斯知曉。因此,不管內心如何焦急,蓓絲只能順應哈爾瓊斯的回答,將方才的急切轉為失望:

        「怎麼這樣?小愛明明說會帶我去的。」

        「蛤?」

        果不其然,哈爾瓊斯人畜無害的微笑瞬間垮下,眼神中閃過失望與難過,但這些情緒並非指向蓓絲。相反的,哈爾瓊斯心中的五味雜陳,全是針對自己的號召力不足所做出的批判。


        原來,我這邊的工作是這麼無聊的嗎?


        哈爾瓊斯垂頭喪氣,幾乎要忘記回來柴房的主要目的。若非他反射性的走向堆放行李的角落、只為找地方坐下休息,恐怕只能空手而歸、遭到喬的調侃吧?

        「妳人剛回來,好好休息一下、不用急著來現場幫忙。」說著,哈爾瓊斯蹲下身子、從行囊裡拿出照明用的萊特魔石。

        「前輩,我不是那個意思啦。」見哈爾瓊斯神情抑鬱,蓓絲恍然大悟、趕緊為彌補自己犯下的無心之過致歉。

        「那個、前輩,不要看小愛那樣,其實小愛她,剛生完一場大病、體力還沒恢復,我不放心、所以才求小愛帶我一起去。只是我沒有想到,妮可菈小姐明明也剛痊癒,卻不肯讓我繼續跟著。」

        說話間、蓓絲不經意地伸手擦拭眼角,將內心的擔憂展露無疑。哈爾瓊斯亦不是冷血男兒,在聽聞的當下、收起方才的頹喪,回頭向蓓絲傾訴:

        「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是我這邊太無聊,可愛的學妹不想繼續待下去呢。不過……」

        哈爾瓊斯頓了頓、臉上寫滿疑惑,一時間不知該從何問起。

        「前輩,她們是什麼時候離開的?」蓓絲見哈爾瓊斯遲疑,索性主動開口詢問,試圖主導對話的方向。

        很快的,蓓絲為自己的草率行為感到無比後悔。

        「我記得,大概在凌晨、太陽剛出來的時候。」哈爾瓊斯皺眉,似乎聽出些什麼。「妳問這個做什麼?該不會是想追上去吧?」

        對於自己沒有察覺愛莉莎及妮可菈的異狀,甚至誤解後輩的用心良苦,哈爾瓊斯深感抱歉。但自兩人離開到現在,已經過了半個上午。縱使立刻把喬找來、向西南方展開搜索,恐怕得一路追到王都不可。

        「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她們倆的腳程有多快,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再者,遺跡的挖掘工作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自己身為此行的領頭羊,別說是調派人手去追人,讓腳程相對緩慢的蓓絲前去追趕更是不智。

        「不如這樣吧。我現在寫封信給工會,看有沒有人能幫忙?」

        按哈爾瓊斯知曉的部分,如此決定可說是不好中的最好、飽含誠意的彌補。但在蓓絲眼中,這舉動無疑是火上澆油、亂上添亂。


        啊──,怎麼會變成這樣啦!


        蓓絲本就慌亂的內心,在哈爾瓊斯無心的好意簇擁下,徹底陷入混亂。此刻的蓓絲恨不得自己有雙翅膀,好讓自己飛到愛莉莎身邊、一起面對即將到來的戰鬥。

        『嗚喔喔喔喔喔喔───!』

        興奮且洪亮的呼喊冷不防地傳來,引起全村人的注意,也包括正在柴房商討事情的哈爾瓊絲與蓓絲。究竟是什麼事情,讓那兩位小隊裡不可或缺、勇猛無雙的牛頭戰士兄弟如此興奮?

        『哈爾瓊斯隊長,咱們要請假!』

        當柴房木門被推開、牛頭戰士兄弟的身影出現,兄弟倆的請求有如滾滾海浪、撞得哈爾瓊斯人仰馬翻,更嚇得蓓絲跌坐回床板上。

        「請假?要去哪兒?」

        哈爾瓊斯坐起身來的第一件事,便是詢問兩人請假的緣由為何?牛頭戰士兄弟聞言,二話不說、給出哈爾瓊斯不容拒絕的回應:


        『那還用說,當然是參加我等女神──布緹絲的豐饒祭典啊!』


        兄弟倆除了言語有力,奮力鼓動全身肌肉、敲得金屬板甲鏗鏘作響的雄壯身姿更是震撼在場的兩位文弱魔導士,久久難以出聲!



Next第九幕──欲與不幸訣別(9)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