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磊伊茲的笑靨》第十幕──偉業將至,天地變色(3)

紳士之夜 | 2021-05-04 22:42:37 | 巴幣 14 | 人氣 180


        坐鎮於王都內城、負責維護治安的衛兵──禁衛軍不僅身手非凡,配戴於全身上下、經過多重術式加持的魔法裝備更是水準之上的良品,單憑蓓絲倉促施展的冰雪魔法根本無法傷其分毫。

        「教皇近前,休得猖狂!」

        衛兵的言語鏗鏘有力,加上一身銀白、臂膀上繪有雄獅的戰甲,使得衛兵看起來更加孔武有力。

        「……」

        站在衛兵的對立面上,蓓絲本想出言反駁,卻始終想不到任何合理、足以讓衛兵停止行動的話語。再者,正在街道上展開巡禮、高高在上的教皇大人,與躲在暗處、悄悄施展氣候魔法的王國魔導士,哪邊比較可疑,一看便知。

        「哼!」

        這一悶哼,道盡蓓絲內心的憾恨,更令她手中殘餘的冰雪結晶猛地爆散,將附近一帶蒙上難以看透的雪白。

        事到如今,說什麼也要逃離衛兵的追捕,否則就再也沒人能拯救愛莉莎!緊抱這一信念,蓓絲拔腿狂奔、在冰霧的掩護下逃進一旁的巷弄中。


        「呼、呼、呼!」

        當氣息化為水霧的瞬間,蓓絲嬌小的身軀隨即撞散。

        「鏗、鏗、鏗、鏗!」

        隨著穿戴者奮力衝刺,鎧甲部件之間相互碰撞,發出尖銳聲響。


        比起過往走過的林間獸道、窮山惡水,被方正潔白、規格統一的房屋包圍的王都街道十分平坦、沒有絲毫阻力存在,但隨著身後不斷傳來的腳步聲愈發靠近,蓓絲的內心彷彿受到巨石重壓,逼得她不得不大口喘氣、好緩解來自胸口的壓抑。

        「──!?」

        被巧妙的都市規劃一分為三的路口乍現,蓓絲沒有半點猶豫,本能地衝進左邊,萬萬沒有想到衛兵早有預料、提前來到此地圍堵。

        「抓到了!」

        配合中氣十足的吆喝,鳶形盾在手的衛兵一個箭步上前、將來不及反應的蓓絲撞倒在地。緊隨其後的帶劍衛兵更是抓準時機,出手奪去蓓絲手中的烏木短杖的同時,一手拿出附有禁錮魔力術式的繩索、牢牢套住蓓絲的雙手!

        「不是的,你們、誤會了……」

        緊抓住幾乎要被撞飛的意識,蓓絲艱難地開口、希望衛兵能聽進自己的解釋。無奈兩名衛兵的呼喊過於洪亮,蓓絲細如蚊蚋的呢喃難以傳進衛兵耳裡。


        「有什麼要狡辯的,到總部再說吧,魔女!」

        即使蓓絲身穿代表魔導學院的魔導士長袍,只要做出褻瀆王都治安的舉動,不僅是蓓絲眼前的兩名衛兵,絕大多數的禁衛軍都會以魔女、魔道稱呼,表示對方已成待罪之身,先前的一切榮耀皆化為夢中泡影……


§


        「我、到此為止了?」

        既沒有在關鍵時刻、拯救愛莉莎於水火中,更沒有在第一時間做出正確判斷、憑藉一股腦的衝動行事,導致營救行動以失敗收場不說,更讓自身陷入刑罰的泥淖中……短短數分鐘裡,蓓絲一遍又一遍的哀嘆自己的魯莽,任憑兩名衛兵一左一右、架著她走向禁衛軍總部所在的西區。


        「……」燒烤的炊煙依舊冉冉上升。

        「……」貨架上的魔導書不時泛起黯淡光芒。

        「……」

        「……」還有、還有很多很多,都是蓓絲無比熟悉的……


        還是那條熟悉的街道景色,在此刻的蓓絲眼中,它不僅失去應有的色彩,其多采多姿的聲音更在蓓絲的自責中被阻絕,再也無法走進蓓絲的心靈。


        除了那頂天立地、永遠散發耀眼白光的神之光輝!


        「嗚喔喔喔喔喔喔──!」

        「祭典!女神布緹絲的祭典!」

        緊接在吶喊之後的,是盔甲相互碰撞的鏗鏘聲,以及衛兵慘叫相互交織、嚇得路人爭相走避的慘烈意外。

        「──!」

        至於身處意外中心的蓓絲,她還來不及發出驚叫,便被那來自後方的巨大衝擊撞得騰空而起,最終在南區中央地帶的宗教地標──豐饒女神廣場落地。而且是有如馬戲團的砲彈人、摔了個狗啃泥的狼狽落地式。

        「痛、痛、痛……」

        多虧施加於魔導士長袍中、減緩外來衝擊的緩衝術式正常運作,否則蓓絲根本無法一邊抱怨身上的疼痛,一邊從地上掙扎坐起。

        『祭典!祭典!祭典!』

        當蓓絲再次聽聞牛頭戰士兄弟興奮難耐的呼喊時,兄弟倆已經穿越偌大的王都中央大道,抵達蓓絲所在的豐饒女神廣場邊緣。在蓓絲的記憶中,中央大道與豐饒女神廣場的距離,絕對不是能在短時間內飛奔而至的。

        「不──!」

        「竟然開始了!」

        從兄弟倆一前一後、意外欠缺默契的悲鳴中,不難發現兩人內心的苦痛,皆來自空蕩無人的豐饒女神廣場,以及位在廣場後方、被白光籠罩的偌大神殿。

        「快、快、快!」巴魯魯連聲催促,眼看就要再次邁開腳步。

        「嘿,巴魯魯,你看是誰坐在那裡?」

        儘管心繫祭典,但處於靜止狀態的古連依舊注意到遠在廣場一角、試圖爬起身的蓓絲。巴魯魯經兄長提醒,立刻轉頭望去、備感疑惑的說道:

        「那不是蓓絲小妹嗎?」

        「去看看吧。」

        當古連提出建議的同時,兄弟倆早已邁開腳步,火速來到蓓絲身旁,只因為兄弟倆從蓓絲的身影中,本能地感受到無助的氣息。身為虔誠的豐饒女神信徒,兄弟倆無法對這類情景視而不見,更何況對方是冒險小隊的夥伴!

        「蓓絲小妹,妳怎麼……呃──,兄弟。」

        乍見蓓絲淚眼婆娑的模樣,巴魯魯被嚇得不輕,轉頭向古連尋求協助。

        「好,換手。」古連知曉弟弟的心情,隨即蹲下身子、正視蓓絲無比哀戚的臉龐。「蓓絲小妹,妳怎麼一個人在這兒?找不到大姐頭她們嗎?」

        此話一出,恰巧戳中蓓絲尚未安定的情緒,進而導致其淚腺潰堤、徹底化為淚人兒。

        「小愛、小愛她……嗚嗚……」

        眼見蓓絲沉浸在情緒的海洋中,短時間內難以自拔,古連敲了敲自己的牛角面甲,向不知所措的巴魯魯交代道:


        「兄弟,去找祭司,我帶蓓絲小妹去治療室。」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5-05 12:55:00
紳士之夜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5/1deaab019bc8cc9bac28dabdcfc091c1.JPG
2021-05-05 14:05: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