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冒險者之旅 初始篇 第四章 拯救者與被拯救者 5

黑漆 | 2021-04-20 12:47:23 | 巴幣 126 | 人氣 135


5.
  夜間,我們回哈米蘭,據說已經有其餘五組隊伍負傷而歸,甚至還出現了戰死者,於是芙蘭兒被叫去回報情形,她則帶著灰狼一同去回報。

  我與愛蘭則率先回到了她的家中,她面色凝重的坐在椅子上,一事接著一事反覆打擊她,我想艾米爾是元凶這件事情應該給她不小的打擊,對我來說也是難以置信的事情,只不過——

  我想等到聽完灰狼的說詞再決定如何判斷。

  愛蘭的兩位弟弟坐在椅子上看著她,他們也知道自己的姐姐如今正面臨低潮,正因為如此不敢隨便在一旁打鬧吧。

  愛蘭的母親現在正在別的地方準備晚餐,她的父親則坐在她的對面看著他。

  「我說啊,妳相信是她做的了嗎?」我本來認為她應該會否定灰狼的指證,沒想到她會是立刻相信了。

  她面色悲傷的說:「她自己不也承認了嗎?而且能一瞬間召喚那麼多不死族,不是她還能是誰?」語氣相當深沉,用聽的都能感覺到那份憂鬱。

  「說不定幕後有人指使。」不排除這份可能,如果她真像是我所認識的她,那她不應該是會真心想去毀滅哈米蘭的人。

  她緊握住拳頭,有些憤怒的說:「所以要毀滅這裡、殺死我的家人、傷害我的同伴就可以被允許嗎!」

  她的父親伸出手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面色溫和的說:「有些時候總是迫不得已的,雖然我不知道她是個怎麼樣的人,但是爸爸我如果被威脅要毀滅這裡才能保護下你們,我也會去毀滅此處。」

  「真要說的話——」

  「妳有重要的家人與故鄉,說不定她也有重要的家人與故鄉不是嗎?我知道這是個比較樂觀的看法,說不定她也是有著身不由己的理由。」一連串的話語感覺得出來他並沒有為了哈米蘭可能被毀滅而憤怒。

  「我還是不能原諒,無論她有什麼理由,都不能接受她傷害我最珍惜的事物。」愛蘭堅持的說著。

  她的父親露出了訝異的神情並慢慢收回手,接著突然露出了平穩的淡笑說:「妳還是跟小時後一樣固執。」

  「我是不會要妳原諒她,因為我也有可能無法原諒她,只不過妳都知道自己的心態了,不就知道自己應該要怎麼做了嗎?」該做的事情就是保護好哈米蘭與家人,再來則是要抓住元凶。

  「就算知道要怎麼做,我還是很難接受她的行為。」愛蘭咬著這一點不放。

  聽下來我產生了一份疑問,為何她會咬著這點不放?

  「姐姐這次回家,都沒有真的很開心的笑過……」年紀較小的弟弟擔心的說著。

  愛蘭擠出了一副笑容,摸了摸弟弟的頭回:「姊姊沒事的,一定會讓你們平安。」

  年紀較大的弟弟皺了一下眉頭說:「妳騙人,剛剛那個樣子哪裡像沒事。」

  愛蘭的父親聽聞後連忙拍了一下他的背部說:「不要去強挖別人痛處啊!」

  「我倒覺得,她確實該跟我們好好說說自己所有的感受,偶爾哭個一場也會比較好受,說實話——」

  「在艾萊妮死後我還真沒有真心笑過,但是哭過後比原本好受許多。」從無比的痛苦變成了隱隱作痛,再從隱隱作痛變成了有些感嘆,僅此而已。

  她微微的張開嘴巴,用輕柔的聲音說:「其實聽聞故鄉有難時,我的內心非常混亂,我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好,因為事情不是自己可以解決的,也沒有絕對可以解決的自信,明明面對其他事情時都可以有如此自信。」

  「我覺得自己越發不了解自己,拿不出平時的自信與笑容,總是擔心並害怕著故鄉被不死族毀滅或是家人遇害,我並不想失去任何一位家人或是同伴,當無頭騎士打飛我並朝夏洛特衝過去的時後,我非常的害怕,比他們衝向我更加害怕。」

  「艾萊妮的事情我沒辦法幫上半點忙,所以只能陪在夏洛特身邊,如果夏洛特也因為我沒幫上忙而受傷或是死亡的話,我能再次相信自己嗎?我認為很難吧,我已經不能再承受失去朋友了,現在已經不行了。」

  「其實她的死也讓我很悲傷,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只是想著夏洛特我就知道自己必須展露笑容,就只是這樣而已,可能也因為這樣,所以才更快的接受了芙蘭兒與艾米爾的存在,並視她們為重要的朋友。」

  「正是如此,在得知艾米爾有危難以及她要毀滅哈米蘭這件事情時,我才更加的激動,仔細去思索的話,也許我希望可以阻止她卻不希望她死吧——」

  「說來真奇怪呢,明明我應該要恨她的,為什麼我卻只覺得心頭很悲傷啊!」愛蘭一邊說著一邊哭了起來,哭泣的樣子如同有著深刻的不甘心一般,見狀時我由不得的抱住了她。

  「沒事的,我還好端端的在這裡,也會陪著妳度過這段難熬的時日。」我是第一次看見她哭泣,儘管我不覺得適合她,卻也覺得這是無可厚非的。

  她哭泣時周遭並沒有人說話,過了多久我不知道,只知道一陣子之後她停止了流淚,芙蘭兒也在這時帶著灰狼與亞格南一同來到屋內。

  愛蘭的母親這時端著一盤盤食物走回客廳,面帶笑容的說:「家裡突然變得超級熱鬧呢。」

  端上桌的食物看起來是熱騰騰的烤麵包搭配起司與濃湯,這時坐下來得芙蘭兒說:「回報果然很累,回來之後有這樣一份的餐點真讓人滿足。」

  灰狼看著餐點說:「這可真不錯,比自己到處找蟲子之類得好多了。」一旁的不死族女孩則默默的看著眼前的食物,我猜想她並不能吃。

  輕輕的拍了一下愛蘭的背部說:「吃飯吧,是妳最喜歡的家鄉味。」

  愛蘭卻遲遲沒有起身,而是繼續貼在我的胸口說:「我喜歡胸部柔軟的觸感。」

  「妳自己的不是比我的還大嗎!等等摸妳自己的!」用力的推開她,聽聞她的回應時突然就不覺得憂傷了。

  她轉回頭,重新露出笑容說:「雖然還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先吃飯吧!」

  仔細看還是看的出她的擔憂,不過暫且這樣就夠了,剩下交由時間等去解決吧。

  吃飯時的光景相當歡樂,大家都笑著討論一些關於自己遇到的有趣事情。

  吃完飯後芙蘭兒暫時讓愛蘭的家人們去房裡等著,借走客廳說要討論一些事情,她率先說:「上頭大致決定了作戰方針,因應灰狼提供的情報決定的。」

  「既然知道艾米爾就是元兇,以及不死族是有人操控的,那首先就要從他們手下保護哈米蘭,會立刻開始構築防線並準備展開一場防禦戰。」

  「預計對方不久後就會攻打過來,我們成功守住哈米蘭並削減他們的數目,最終找到艾米爾並抓住她,對方的總數估計是五萬以上。」

  五萬?大概比位於此處的冒險者多上十倍有,所以一個冒險者最少要對付至少十名不死族,這數字聽上去讓人相當不安:「我更好奇艾米爾如何召喚數量如此龐大的不死族,和之前說的不死者之王的左手有關嗎?」

  灰狼點頭說:「雖然很麻煩,不過不死者之王的左手勢必要拿回來,她就是靠那隻手才能創造並使役如此多的不死族。」

  「不死者之王是妳身旁跟著的小女孩嗎?」她看起來正好缺了左手,我認為可能性很高。

  灰狼嘆了口氣,無奈的說:「是又如何?我可以肯定她不會做出傷害人的行為。」

  愛蘭似乎不怎麼在意這點,她問的是:「完整守下來的可能性高嗎?」

  芙蘭兒沉默了一小段時間,幾秒後才說:「如果五萬左右可以,但是超過八萬會很艱難,多數人的體力與魔力會支撐不住。」

  突然間我想起了一種可能:「這件事情有沒有可能與莫里拉爾有關係?」

  「妳說上次襲擊魔法學院的組織嗎?」亞格南問道。

  點了點頭回應後,芙蘭兒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回:「有可能,但我不敢肯定。」

  如果說與莫里拉爾有關聯的話,那事情就不單單是我要幫助愛蘭以及其他人那麼簡單,而是——

  必須讓他們償還所作所為的問題。

創作回應

oVo巴爾坦星人
看到廣播 路過
2021-04-22 02:24:23
黑漆
感謝回應。
2021-04-22 18:13:04
無害的路人(迷惘狀態)
最喜歡看信賴的夥伴自相殘殺了(*๓´╰╯`๓)♡
2021-04-23 14:37:25
黑漆
相愛相殺啊!
2021-04-23 14:45:0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