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冒險者之旅 初始篇 第四章 拯救者與被拯救者 6

黑漆 | 2021-04-23 12:25:46 | 巴幣 20 | 人氣 79


6.
  早晨的陽光照入室內,暫時居住在愛蘭家裡的我睜開眼看見的是陌生的天花板,緩緩的爬起身子看著不遠處的窗戶,外頭陽光非常明媚。

  作為一半的血族雖然不會因陽光而灼傷,但是對過度絢爛的陽光仍會覺得有些憂慮,似乎是本能上的畏懼,為此我到現在都沒有辦法完全克服,也就是偶爾會覺得有些發麻的程度。

  站起身子看了房間一圈,室內沒有鏡子,於是我將武裝劍抽出來,藉由劍的光滑表面反射出自己的樣貌來簡單的整理頭髮,整理好了以後收起劍並掛上腰間,從昨日開始多數冒險者都在努力的搭建防禦不死族的防線。

  帶上了平時會攜帶的物品後走下樓,其中包括著武裝劍與提燈和幾張卷軸,走到樓下時愛蘭的弟弟與父親正坐在椅子上等待著早餐。

  年紀較小的弟弟見到我後跑了過來問:「王都的景色長什麼樣子?」

  所謂的王都指的是一個國家的主要城鎮,也是國王最主要待著的城鎮,以我所處的修瑟里安王國來說,就是指列希維卡(修瑟里安王國的王都,位於一條巨大的河流上,城內有一條運河貫通整座城。),只不過我們通常將它直接稱作王都。

  「很繁華的樣子,到處都是商店與滿是活力的人們。」我想不需要太過仔細的回答,簡單的描述一下感覺即可。

  「可以的話我也想去看看!」他面色期待的說道,隨後跑回了位置上。

  走到桌邊後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愛蘭的父親正在看著一塊木頭,認真的樣子帶有打量的感覺。

  「這塊木頭怎麼了嗎?」仔細看的話,木質似乎不錯,但也就只是這樣。

  愛蘭的父親摸著下巴說:「昨天有和芙蘭兒小姐小聊到木頭雕刻,所以在想我可不可以試試看,說不定能賺點額外收入。」

  「用木雕當額外收入?首先要有工具才行。」當我說出這句話時,愛蘭睡眼惺忪的走了出來,在我身旁的椅子坐下後立刻趴了下去,看起來非常勞累。

  「就說不要在前線搭建整天的陣地了,身體會先撐不住。」愛蘭的父親移開木頭,露出苦笑說道。

  愛蘭嘆了口氣,微微抬起頭看著她的父親說:「可是搭建好了之後村莊比較安全啊。」

  比較年長的弟弟,面色遲疑的說:「可是那都是好幾百人一起搭建的,多姊姊一人會有很大差別?」

  他所問的問題相當直接,我卻覺得是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先負責好自己份內的量就好,我們之後還要直接與不死族戰鬥,也不能花太多精力在搭建防線。」

  「說的也是。」愛蘭緩緩的爬起身子說道。

  她的精神狀態看起來比剛來哈米蘭的時候好上不少,我想不只是我的原因,她的家人的陪伴才是最重要的。

  灰狼在此時推開門走入了屋內,身高較高的她抬起手似乎可以直接摸到天花板,正巧與跟在她後方的小女孩形成對比。

  「唉,真麻煩。」她嫌棄似的說道,隨後在桌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女孩則在她身旁的地板上坐了下來。

  她昨晚似乎召喚了不少不死族協助構築防線,據說一名死靈法師如果可以操控到一百名不死族就代表她能力超凡,相傳灰狼支配了兩百名協助。

  「辛苦了,妳應該消耗了不少魔力吧?」根據我的知識,支配不死族本身就要消耗魔力,更別說不利用屍體,選擇直接憑空召喚,那還會再追加消耗的魔力量,這些都是亞格南告訴我的。

  灰狼撇了我一眼後說:「沒什麼,倒是我還沒問過,你們怎麼成為冒險者了?雖然回答很麻煩,不過妳們要給我一個答案。」

  愛蘭看向她後回:「本來是因為夏洛特想試試看冒險者的生活,不過現在我很慶信自己是冒險者,所以才可以提早知道事情並回來保護自己的家鄉。」

  「冒險者的生活又累又麻煩,沒什麼好處的。」灰狼面色冷淡的說著。

  又累又麻煩嗎?也許是這樣沒錯,但是:「我覺得可以多見見各式各樣的人與景色也很好,實際上也可以確實幫助到別人,我認為這應該是很有價值的事情。」

  「價值嗎……不好說啊。」她回應時,一旁的女孩偷偷的看著我。

  「話說那個女孩,叫什麼名子?妳沒和我們說過吧?」見到她看著我,我反而稍稍在意起她。

  「叫她卡蒂就可以了,不過她大概不會理會妳。」灰狼一邊說著一邊撫摸著她的臉頰,同時她閉上了眼睛,似乎正在享受毛皮手套的觸感。

  她看起來是不死族沒錯,身上還散發著微微的屍臭味,可是從她身上我感覺不到其他不死族的那種恐怖,反而覺得相當惹人憐愛,也因為這樣很難認為她是不死者之王。

  灰狼將手收回去後回頭對我說:「要深論這件事情很麻煩,妳就當她是特別強的不死族就可以了,只不過她還不能控制好自己的力量,所以我是禁止她使用的。」

  「可是這麼小的女孩就是不死族,還有身上這些縫補的痕跡,讓人覺得很悲哀呢。」愛蘭憂傷的說道。

  「她不記得生前的事情,我找到她時差不多就是這樣的狀況,當時復生她的原因嗎……」

  「太麻煩了,不說。」灰狼一副要說出重點事件的樣子,卻又在最後關頭將話吞了回去,至少我這麼感覺的。

  盯著卡蒂看時,她也看著我,於是我對著她揮了揮手,她便對著我點了點頭,確實讓人覺得相當無害,然而——

  愛蘭的兩個弟弟似乎仍有些畏懼她,他們的父親則一邊與他們說話,好轉移他們對卡蒂的注意力。

  「感覺這孩子一定在生前過的很痛苦吧。」愛蘭憂傷的說道。

  灰狼用手撐著臉頰,看著一旁的牆壁回:「不死族啊,多數都是有著悲傷過往或留念之事的存在,正因為如此它們是該被敬畏的盟友,而不是單純的工具,這是我老師的話,不過我師弟有不同看法,我則是嫌太麻煩所以不想多想。」

  「聽亞格南說,妳似乎是神教中的十一職者(菲特拉斯神教中最高階的戰鬥人員,通常都是由實力堅強的人擔當,數字越靠近一實力越強。)之一?」

  「我也只是三罷了,上頭還有一跟二,不過這次事件最早是由七衍伸出去的,真搞不懂他為何要幹這種麻煩事。」灰狼抱怨似的說著。

  根據灰狼的說法,是七職者偷走了卡蒂的左手並轉交給艾米爾,艾米爾才能利用她的左手支配如此龐大數量的不死族,而七職者目前已被神教內部控制住,只差把艾米爾也抓到並奪回左手。

  至於為何卡蒂會跟著灰狼一起行動,她並不曾說過。

  「可是,為何只派出妳一個人?之前妳說要來哈米蘭就是因為這件事情吧?」愛蘭疑惑的問。

  灰狼嘆了口氣後說:「只有我擁有冒險者的身分啊,所以其他人派出去處理比較麻煩。」同時她拿出了冒險者的徽章,看起來是藍月。

  「藍月——超級厲害的。」愛蘭顯得相當訝異。

  「簡單來說其他人不能與別人合作或有個身分證明,而妳正好方便行事?」聽起來就是這麼一回事。

  灰狼點了點頭後接著說:「所謂的死靈法師,大多都是世襲制或是由孤兒培養起來的,所以多數都是些無身分的人啊,生活起來比其他人麻煩上很多。」

  「然後還會遭倒世人唾棄……」亞格南說過這樣的話,仔細想想的話——

  「艾米爾莫非是被知道會使用死靈術,所以才被威脅付錢?如果還想繼續當神官的話就必須隱瞞住這件事情才行。」

  愛蘭睜大了眼睛,剎那間事情似乎連結在一起了,唯獨不知道她為何要襲擊哈米蘭。

  「就算如此,這也不是她可以傷害我家鄉的理由。」幾秒後愛蘭緊皺眉頭道。

  「先不急著決定,等到我們抓到她並知道真相,再來決定自己該採取的行動。」

  那怕她所做的事情是令人憎恨的,也不是該由我殺死她,而是正確的接受律法的制裁。

創作回應

無害的路人(迷惘狀態)
不死族還能夠保持理智欸,我以為只是活屍而已
2021-04-23 14:40:33
黑漆
少部分不死族是特例,卡蒂是其中之一
2021-04-23 14:45:2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