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RPG公會】【姊妹聖之心‧四】公主、天使、歌姬

作者:樂之│2012-10-27 13:29:37│巴幣:14│人氣:304
 
 





依舊是在薇塔神秘叢林。


星晨‧菲斯拉爾被留在此處療傷,她多次想跑出去,但是被薇露娜協調的小水樹警報葉子發現,接著就被薇露娜和AI們強行抓了回來。百般無奈之下只好乖乖躺在床上。

「唉………..月紅姊姊……」公主無奈地盯著月亮嘆氣,面容憔悴的她已經喪失了活動的意志。儘管現在沒有旁人在房內,但那棵薇塔的寵物植物小水樹一定會發現想要跑出去的自己。

就在自怨自哀的當下,她的手機響了!「噹噹~咚咚~叮叮~」來電顯示是一個沒有看過的陌生號碼。星晨懶懶的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後接通。「……。」

另一端是一道清脆、但夾帶焦急之意的女聲。
「哈囉?是星晨嗎!?星晨,我是玫瑰!」
「原來是玫瑰小姐……」星晨依舊沒有動,慢慢地回應道:「請問……妳有什麼事嗎?」

「最近我聽擔憂的雪師妹說她的經紀人都沒有去上班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那個經紀人就是妳!我好不容易才跟董事長先生要到了妳的電話呢!」電話那頭的女聲像機關槍一樣的吐出一大串焦急的話語:「所以妳發生了什麼事了!!?妳的聲音聽起來好累!」

星晨昏昏沉沉的其實也沒有聽得很清楚,但她還是低聲回答:「我……受了點傷,現在在薇塔的家休養。」
其實她掩飾了一大部分。

「受傷了!?為什麼?妳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傷得很重嗎!!?」

「啊…………….我…………就是被姊姊刺了、被砍了幾下………」說到這,星晨的眼淚又不爭氣地滑落臉頰。回想這段記憶的痛苦就像是真的又被刺一樣。
「小傷而已……….」
「怎麼可能!?妳等一下!」血憐玫瑰從這些資訊當中根本搞不清楚前因後果,就算隔著電話,她那不解的心情也能引響房內的大氣。「妳們兩個不是才好好地住在一起嗎?怎麼吵架了!?還刺……………..」

「我姊姊她……她…..姊姊她被……..啊………哇啊啊…..」星晨慘叫起來,並且開始放聲大哭!小水樹連忙捲起葉子,那是即將要通知阿露西安姊妹的姿勢。

「星晨!別哭……等我!我現在就去找妳!妳說妳在薇塔那裡吧?我知道是哪!等一下我馬上就到!」
「嗯………」星晨躺回床上,手臂跟著一軟,剛剛被玫瑰切斷的手機就這麼跌落到地上。她看著月亮,心中悔恨無比,凌亂的長髮灑在床上,冰雪公主的風采已絲毫不剩,此時的她只是個失去親人的無助女孩而已。





血憐玫瑰強氣的出現在Euforia Bakery總店大門口,其實只是幾分鐘後的事。當時,阿露西安姊妹正在院子裡為最大的小紫花花圃整理泥土。可愛的噗啾之聲此起彼落,花兒們對精靈姊妹的熱情感到非常愉快。

「薇塔,營養料整理好了,把他們都放回位子上吧。」
「嗯!花兒,小心喔。」

薇塔輕輕的將一株株大花放回土中,場面正溫馨之際,就聽見了四樓小水樹的呼喚。緊接著,她和薇露娜雙雙抬起頭,因為風風火火的玫瑰此時正站在花圃邊,讓最近的幾株花嚇了一跳。「噗!!?」


「呀,玫瑰姊姊,妳好呀!嘿嘿~~」「小薇塔!星晨在哪裡?我剛剛跟他聯絡過,她哭了!所以特地趕來這裡看她!」
薇塔笑瞇瞇的招呼還沒打完,玫瑰就焦急的問道。

「唔嗯……在我的房間裡喔。」薇塔眨眨眼,又拍了拍自己的翅膀。此時小水樹的呼喚也已經結束,薇露娜拉拉她的衣袖表示:「妳先帶她去看吧,花兒們我來照顧就好。」

「嗯嗯!」


別過了姊姊,薇塔牽著玫瑰的手奔向一樓店面內的大電梯。就見圓形的電梯轉開了門,粉紅法少女帶著歌姬快速跑進去,然後熟練地按下了四樓的按鈕。這是玫瑰第一次來到一樓以外的樓層,不免有些好奇和緊張。
很快的,門再度打開。她們立刻就朝走廊跑去,轉個彎來到一叢樹藤之門的前面。「開門喔~~」薇塔捏捏樹藤上垂下的枝條,植物就向兩旁分開,露出內部滿是花草樹木的房間。
「星晨姊姊就在那裡!」她伸手指向放在草坪上的一張人類床。只見披頭散髮的星晨此時正癱在床上哭泣。

「星晨姊姊不要哭!我帶玫瑰姊姊來找妳了!」
「我………」看到玫瑰,星晨更激動了,以至於說不出話來。
玫瑰踏進這清新可愛、住滿植物的空間,心想果然是很有薇塔風格的地方。原本她應該是會有興趣好好賞玩一下的,但是現在的狀況......讓她無暇去注意神奇的小水樹和亮亮草。「星晨!!妳還好吧!?」她飆過去的速度比薇塔都快,整個人瞬間閃到星晨的身旁扶住對方。
「星晨姊姊.......」薇塔降落在床邊,也是不知所措的看著姊姊們的舉動。

『唔嗯.......』

過了一段時間星晨慢慢安靜了下來,用袖子使勁擦眼淚。「我一定要殺了...那個...綁走姊姊的人!法拉……德利米爾!」一股殺意瞬間爆發出,長期冒險的玫瑰到還好,但是這股氣息卻嚇得薇塔和旁邊的紫兒一跳,雙雙一縮。她沒有看過這麼嚇人的星晨。
「啊!月紅姊姊被綁走了?怎麼會......這.....」「噗噗!!」但是更讓她害怕的是月紅被綁走這件事。薇塔連忙躲到玫瑰身後,抱著她的小紫花紫兒輕輕發抖。
「原來月紅被綁走了!」玫瑰點點頭,伸手在粉紅髮少女頭上摸了摸安撫。「小薇塔,乖,不是再生妳的氣。這個法拉利什麼鬼的我記住了。」

就在薇塔害怕的當下,星晨胸中一熱,逮到機會就爬下床走向門口。但是走了幾步,她就難受的咳了起來,全身痛苦的讓她向前跪倒,原本拿著的武器也隨著手失去了力量而掉落在地上。.
「等等,妳別急啊!傷成這種樣子妳是要怎麼去啊?」玫瑰趕緊上前撐住星晨的病體,手中也開始凝聚對有闇屬性者較為有效的治療能量。

「咳咳咳!該死...」公主大口喘著氣,恨恨的咳出一口血絲:「為什麼我這麼沒用...竟然...咳咳咳!」

看到這番景象,薇塔實在是勸不下去了。她抱著紫兒想到當初受傷的自己無論如何也是想要回到阿羲身邊。『唔……那種時候真的聽不進別的話呢……』

「噗……」紫兒用花瓣碰碰薇塔的肚子,好似在安慰她。少女揉揉花瓣,點點頭,開口向玫瑰問道:「玫瑰姊姊.....我們該怎麼辦呢?月紅姊姊不見了,我們該怎麼幫助星晨姊姊呢?」
玫瑰似乎對成效不佳的治癒能量感到有些灰心,但是她也因此而明白或許那個法拉利什麼的傢伙一定是個棘手的人物。「星晨活得比我們還要久,都已經重傷了,如果光憑我們兩個去救,豈不是變成砲灰?」
聽到這話,薇塔皺起了小眉頭。她協助星晨回到床上後,走到桌邊拿了杯事先準備好熱熱的小水樹泉要給她喝下,一邊歪頭開口:「什麼是跑悔呀?」

「呃……這個嘛……」玫瑰捏了捏額頭。在她的眼裡,薇塔是個很天真很單純的小孩子。「砲灰就是只能被敵人打得很慘的意思!」
薇塔將熱水泉拿到星晨面前讓她喝下,一邊氣鼓鼓的反駁:「我才不會被打得很慘呢!上次是因為薇塔沒帶銀的阿列克斯~~所以才會輸的!薇塔是伊利菲斯弓者喔!」她放下紫兒,用空出來的手驕傲地拍拍胸脯,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把之前的是給抖露出來的可愛結果。

星晨喝了熱水泉後不再咳血,緩過了勁,也跟著說道:「不行…小薇塔妳去太危險了…他是德利米爾公爵之子…對姊姊有著病態的愛…我的傷是姊姊造成的,魔法才沒辦法傷到我什麼,體內那股異常的黑暗能量是他在我受傷的時候造成的…但是……..而且…姊姊內心的陰影又…」「好了好了先別說……說這些事很難受的。」她說到這裡就被玫瑰給打斷,後者拿手帕擦去她嘴角邊的血漬。
薇塔想了想,在紫兒的幫助下找到了小筆記本和筆。她抖抖剛才放出來的翅膀,爬到床上窩在星晨身邊。
「薇塔……」這樣的舉動也讓星晨徹底安靜下來,蹭了剩粉紅髮少女。「星晨姊姊,妳知道月紅姊姊可能會被帶去什麼地方嗎?薇塔幫妳寫下來~」

「我和姊姊的故鄉…菲斯拉爾大陸…德利米爾宅邸…劍之座…德特瑪城堡…」輕輕摸了摸薇塔的頭,她想了一下說道。迅速的將這些訊息以自己賽那法西的文字記錄在筆記本之上,薇塔深深吸了一口氣。別看她常常發音不標準的樣子,若是用母語,她可說是非常之精通。

星晨自嘲地做了個結尾,眼神中滿滿是不甘。「呵…我堂堂《血之魔女》竟然被傷成如此……」
「噗噗。」邊聽邊逗紫兒葉子玩的玫瑰越聽越覺得那個傢伙是個渾蛋,深深替月紅擔心起來。
「但……但我知道!月紅一定不會死的,因為……因為……」「沒錯!因為法拉要殺的人不是她,是我!」

「星晨姊姊,當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終於忍不住好奇將問題說出口,薇塔連忙接下補充:「我不會怕喔~」儘管她的姿勢看起來已經準備好,隨時都可以躲到玫瑰背後。

「那天夜裡…我和姊姊正在睡覺…一陣風吹進房內,接著那人就突然出現了…我完全沒有察覺…
「當我發現的時候,她就已經出現在我和姊姊眼前了…看到這裡我馬上做出了反應,正要驅逐他……
「我拿起了武器正要朝她砍去…就在這時候…他…控制了姊姊攻擊了我!」


「啊!」薇塔嘴上說不會怕,但是在聽到此事時還是嚇了一跳!她連忙抓起玫瑰的手,也不管她的身體其實非常冰涼。後者同時安撫薇塔和紫兒,一臉嚴肅的問:「為什麼他會沒事來找你們麻煩?」
公主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或許是…找我復仇的吧…….因為我為姊姊實行的計畫、讓他受到侮辱……. 那時候我也愣住了,她就擋在我的眼前…我…動彈不得…要做什麼都沒辦法…….月紅姊姊一劍又一劍的刺!傷在我身上和她的心中……….她一定又把自己給封閉起來了!」
星晨這樣一說,玫瑰馬上想起了曾經月紅倒在自己房間角落的那失魂落魄的模樣,一時之間也大驚失色:「糟糕!如果月紅變成那樣,那傢伙就更加有機會洗腦月紅了!」
「不…更糟…姐姐把意識封閉了起來…現在…她已經是沒有意識的軀殼…但我還是要救她!」星晨也激動的回道。薇塔看著她們不知如何是好,抱著紫兒的花盆開口欲言、卻又不知該說什麼。

「唔嗯……」「妳當然要去救她。」薇露娜‧阿露西安突然從藤門外走進來,雙手環抱住自己的妹妹,不過語調是非常認真:「我們從來沒想過要阻止妳。」
「小娜……小薇塔……我昏睡了幾天呢……?」看見了粉紅髮女子的出現,星晨苦笑了一下轉了個話題,也是不想看到薇塔的難堪以及玫瑰的緊張。她拍了拍床,讓薇露娜過來坐著。
粉紅髮少女也蹭了過來,拿起一根自己的白色羽毛搔搔對方的臉。「15天了喔,我們輪流照顧妳呢!」她的姊姊也是不可否認的點點頭。「難怪………公司的人兵荒馬亂的程度跟什麼一樣……….」

薇露娜用手擺弄自己的長髮,轉頭看向窗外。「妳一直咳嗽,前幾天還會吐黑血......我們都好擔心妳。妳那樣根本不能出門的.....。」

星晨沉默半晌,忽然張開手臂把像是天使的精靈姊妹都抱進懷中。「沒有妳們……沒有妳們的話、我……..我就不知道我該如何活下去了……….嗚嗚………妳們也是我的好姊妹、好姊妹!我不能讓妳們跟著我冒險…」
「那妳怎麼辦?」「星晨姊姊,我們該怎麼幫妳?」阿露西安兩姊妹一起窩在銀髮少女的胸前,兩人皆是表情認真,不過其中一人就是那麼可愛了點。「當然是我自己回去... 菲斯拉爾大陸...你們不熟悉的...那邊對你們來說或許會非常冷的……」

『............』站在一邊的玫瑰表情複雜,似乎是因為這一刻而想到什麼回憶。「姊妹………」


「呼……..哈………..」就在玫瑰異樣的目光中,星晨慢慢張開了嘴,露出她的犬齒。她坐在床上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忍不住說出她的請求:「那個……小娜……對不起…….但是、讓我吸點血吧,會幫我復原很多的….」
薇露娜稍微瞇起雙眼,在薇塔有點驚訝的注視之下主動拉低遮蓋脖子的衣領慢慢湊到星晨面前。「我是蒼者,我陪妳去。」薇塔雙眼大睜,下意識的抓住薇露娜:「姊姊!?薇塔.....」「妳留下來。」她摸了摸著急少女的頭,很溫和的回應:「我不會有事的。」

看見了薇露娜的舉動,星晨感到了溫馨與不捨。她發了一會的抖,接著就抱住了薇露娜並貼著她,在她的頸上輕輕的舔了一下。她感受到星晨在妳頸上舔的那一下非常冰冷,有種延緩神經傳導的效果,接著被咬下去的時候,只感受到了微微的癢,沒有痛覺。「噢……」

只見星晨一邊吸著薇露娜的血,那雙血紅的雙眼,又緩緩的流出了淚,她真的很不捨得眼前的這兩個妹妹,而她現在就在吸著其中一人的血,還是因為自己受重傷的關係。薇塔抱著姊兒,雙雙皆是非常緊張,因為她們從來沒有看過吸血的現場。倒是玫瑰在一旁感到一陣口乾舌燥,亦是血族的她才想到了不知阿陸西安姊妹的血嘗起來是什麼滋味,就又立刻把這念頭壓下去。

『不可以…!』

吸了一會,星晨終於鬆開了嘴,而殘留的血就這樣順著嘴角流了下來,銀髮紅眼,讓星晨這時候看起來像是惡魔,但卻又有種令人說不出的美感。非常神奇地,生理機制竟完全恢復了正常,體內受到的傷,也因為吸了血而痊癒,這就是新鮮的鮮血對上古血族的影響力,也是今天才有機會克服了心障、主動要求。

待結束了之後,精靈鬆了一大口氣,她感到微微暈眩,慢慢拿起紙巾在頸部一按。薇塔見狀馬上靠了過來,把手按在姊姊的傷處,釋放出治療的光芒。「沒關係,我沒事的。」她輕輕笑了笑,彷彿不在意剛才事情似的說道:「我不是沒受傷流血過。」薇塔像個小護士一般細心照顧姊姊,儘管她脖子上已經看不到任傷口和血跡了,還是不斷來回專心的搜索著,不時偷捏姊姊的臉。
「姊姊還會痛嗎?不會了吧?嘿~星晨姊姊也恢復了呢!原來血可以治好星晨姊姊,好神奇!」

見到薇塔不再害怕、轉而高興起來,玫瑰只是笑著伸手搔了搔薇塔的臉蛋,似是也被她的喜悅感染了,而星晨也做出同樣的舉動。「呀~」突然被兩人玩弄起來的薇塔以眼神向薇露娜求援,不過後者只是玩味的看著她。她向紫兒呼救,卻換得她一陣輕笑似的聲音:「噗噗噗。」

『呵.........薇塔。』
「星晨姊姊,妳現在感覺好多了嗎?」


「好非常多…小娜的血非常純淨,效果異常的好,現在應該是以前的一倍半吧。」星晨按著胸口深深呼吸幾口氣以後回答:「不會痛了。」
「不是....」搖了搖頭,薇露娜的藍眼睛絲毫不因捐血而變得黯淡。「妳的心情.....好些了嗎?」

「我…….」公主面有難色的低下頭,看來看小臉紅撲撲的薇塔,慢慢說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沒有妳們的話,我連質疑自己的時間和空間都不會有…」


「噢。」
阿露西安姊妹互看了一眼,然後薇露娜就把薇塔拉到一邊,以精靈優雅的語言交頭接耳起來。過了好一會兒她們才再度分開,薇露娜帶著鎮定且認真的表情,一字一句非常清楚的向星晨說道:「星晨姊姊,我陪妳去救人,薇塔會留下來。」

「真的嗎……小娜…」早先一直吵著要離開的星晨此時居然猶豫起來。「路很遠很遠喔……小娜、要以自己的安全為優先。」
「這沒有問題。」「姊姊是厲害的蒼者喔!星晨姊姊別擔心~~」粉紅髮少女搶著為粉紅髮女子解釋,拼命晃動翅膀的樣子甚是天真。思考許久,星晨下定了決心。她站下床走到了兩姊妹身邊,再次把她們抱在一起,在她們耳邊輕輕說「Da-Shi-Na-Ha」

『願女王保佑妳們。』

儘管聽不懂星晨再說什麼,但她和她姊姊還是很受用的任由星晨懷抱。「嘿嘿~也抱抱玫瑰姊姊喔,是她才讓薇塔發現要跟進房間來~」聽見此話,玫瑰連忙搖手謙虛說道:「呃......也沒什麼好謝的啦,我的力量也不足以幫上妳們的忙......只能跟小薇塔一起祈求妳們平安而已……」然而話沒說完就被溫柔的抱住。她摸了摸公主的頭髮,輕聲問著:「妳們什麼時候要出發?」

精靈轉頭,視線透過窗植物看向天空的月光,思考了一小段時間。小精靈則是靜靜待在一邊,等待她的答案。「後天....出發吧。給我兩個晚上回復.....嗯、血氣。」
「我會幫妳跟公司請個長假,溝通方面都交給我,妳就放心的去吧。」玫瑰也對星晨補充:「月紅的事....只能交給妳們了。」
「姊姊,妳和星晨姊姊要成功喔!要帶月紅姊姊回來喔!」薇塔不停嘮叨念著,抓著薇露娜的手晃來晃去。
「沒問題的,薇塔,別擔心。」

星晨對玫瑰行了個異域的禮節,接著對薇塔、薇露娜也是一樣的行禮。
「小薇塔,我和小娜一定會平安回來的哦。」

「嗯!!」薇塔用力點了點頭,白色羽翼發出燦爛光芒包圍兩人,當中似乎響起大自然的吶喊與樂曲,是賽那法西少女在重要之人遠行之際所釋出的祝福。


「噗噗~!噗噗~!」

女孩們堅定的心在叢林的房間內牽連再一起,就連沒有跳動之心的小紫花也是一般。
 
 

 
 
本節出現人物:星晨‧菲斯拉爾薇塔‧阿露西安薇露娜‧阿露西安紫兒血憐玫瑰
本節出現場景:薇塔神秘叢林
特別感謝:紅燦姬、伊祁青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833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媺燰Eve הערב
頭香˙U˙

10-27 13:30

樂之
XD10-28 00:36
紅燦玥
看了好害羞ˊAˋ

10-27 14:57

樂之
抱起來10-28 00:36
伊祁青歲
媽~~我入鏡了!!(?!)

10-27 15:56

樂之
嘿嘿10-28 00: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hugolin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懷奧婷娜... 後一篇:【RPG公會】【Eufo...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PG公會綜合設定】 (0)
【銀曦侯亞茵】 (3)
【角色】 (8)
【NPC】 (7)
【角色目錄紀錄】 (6)
【角色能力設定(舊)】 (7)
【形象、關係】 (9)
【種族】 (9)
【場景】 (25)
【場景繪圖】 (19)
【設定】 (22)
【探討】 (5)
【劇本】 (14)
【統計】 (31)
【雜料區】 (37)

【EB型錄】 (4)
【第一代|EBC】 (12)
【第二代|CNE】 (12)
【第三代|LEE】 (12)
【第四代|狂想ユーフォリア】 (12)
【第五代|DUE】 (11)
【第六代|Φωτεινός】 (10)
【第七代|OIG】 (7)
【第八代|dfc】 (1)

【RPG公會故事創作】 (0)
【主線:終焉審判輪迴】 (23)
【主線:星逝魔眼】 (54)
【遺跡主線:失落滄溟】 (18)
【主線:古林肯比之鳴】 (30)
【主線:奇蹟的阿斯嘉特】 (12)
【主線:艾爾帕卡】 (29)
【長期專欄】 (42)
【活動系列集】 (63)
【獨立系列集】 (37)
【平行小劇場】 (5)

【RPG公會前代故事創作】 (0)
【消失青年與麵包坊之章】 (6)
【迎接奇蹟之章】 (7)
【明月驕陽之章】 (12)
【何為守護之章】 (13)
【通向晨曦之章】 (10)
【姊妹之心】 (14)
【綜合支線】 (18)

【RPG公會關聯故事創作】 (8)

【烏托邦】 (3)

【短篇集】 (0)
【都會飄遊】 (13)
【蛛網心境】 (7)
【走訪紀實】 (7)

Consciousness 學默同人 (32)

【流程心得】 (2)

未分類 (11)

purplechange各位
7月新番快評,歡迎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