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RPG公會】【射落王座.實】以祢神聖的名,讚美她,讚美世界

樂之 | 2024-04-24 20:31:31 | 巴幣 1440 | 人氣 736




In Divine Name of Thee
Praise Her, Praise the All Realm




 





  「
於是,那第七日終焉就不曾到來。
   以光之種之名,使柔光高掛夜空。


  入夜,黃昏餘光逐漸黯淡,隱沒在遠處熙攘大街的燈火之後。偶有祭典商販的叫賣聲與群眾圍觀野戲的歡呼聲傳來,經過巷道,溜進通風窗,在挑高的「北壹」教堂主廳內短暫迴盪後,被建築物牆壁所吸收。比起傳統的石塔,東方建築的木造材料吸音效果較強,明明一樣的祝禱詞,在此間聽起來更顯得短促、俐落。

  主廳中,女祭司約蘭曦雙膝併攏跪坐,兩手於胸前交握。她的儀態典雅,服飾乾淨純潔,微微睜開的眼聚焦在置於前方小台階上的小型光之種女神塑像,她祝禱的嗓音虔誠,且堅定。

  「白百合在上,感謝祢為我而生,
   使我領受罪得赦免的慈悲救恩;
   感謝祢為我而死,而後又飛昇,
   指引我心之所向,並洗淨我身。


  三天前,包含約蘭曦在內的四名祭司被調派來到布嘉群島首都。他們前來支援本地教會分支,因應在這東方島國一年一度春日祭典期間上升的佈道需求。由於大多數人員必須頻繁來往城內的多處教堂,因此北壹教堂日常的日出、日落及守夜祝禱事務就交由對本地尚不熟悉的外國籍聖職者主持。

  約蘭曦.德芭萊(Iolanthe de Ballay)今年25歲,人類,出身自自由聯邦央城的學術世家。自幼她便喜愛閱讀,善於講述書中吸收的知識與故事,經常成為孩童之間的意見領袖。求學時期,她曾罹患嚴重感冒,甚至一度危及性命,在重病昏迷期間,她依稀見到一名沒有名字的女神輕撫自己的頭,在漆黑模糊的視野裡點亮一道照明的光。那天過後,約蘭曦奇蹟般地迅速痊癒,且不到一週就不再需要復健,身體更比普通人要健康。她深信這是神蹟,自己受到了那名女神眷顧,並且被賦予了某種使命。即使當時約蘭曦對於是何種使命毫無頭緒,可她仍義無反顧地栽進神學研究中。

  多年以後,四災降臨米德嘉爾特,各路英雄組成了義勇軍,聚集在白百合麾下,最終消除了大災。至此,年輕的約蘭曦總算頓悟該如何侍奉曾拯救她的無名女神。

  「白百合在上,以祢神聖的名禱告。讚美她,讚美世界。

  女祭司脫下外袍的罩頭,理順微波浪捲的銀白長髮,將其束整到頸後。右手在胸前捏指比劃一柄劍形的手勢──光之種教會多個祝禱終結式之一,後低頭整理衣衫。

  這件白色女性祭司服採連身式剪裁設計,本體近乎一件無袖窄裙洋裝,胸口處有黑色直條設計往下延伸,順著襠部一路往下到小腿處成為窄窄的前裙襬,整套衣服另含同樣色系的袖套與及膝長靴。跪坐祈禱的姿勢令她的雪白大腿毫無遮掩地展現著,約蘭曦曾為此感到困擾,但在虔誠信仰之前,此種程度的暴露不致使她退縮。

  「……但願一切平和。」她側頭望向木框的玻璃窗,耳聽入夜後越來越混濁的喧囂聲,想必今天的祭典也熱鬧非凡吧。隨處都有祭典人士自發性出演改編的《射落王座》野劇,演繹弓箭勇者降伏天閣大妖的故事給兒童看。只要琵琶太鼓開始齊鳴,就代表劇情進行至高潮處,這時候圍觀群眾總是幾乎堵住整個巷道並阻礙交通,而帶給希望低調、但不得不通過的教會人士造成麻煩。

  即便本地人愛好和平,卻不代表沒有反教會團體的存在,而像春日祭典這種全國性節慶期間,就是最容易作亂的時機。反對勢力非常清楚「抗拒光之種」的訴求本質上並不受民眾歡迎,於是他們幾乎能無視公眾輿論,所主導的行動往往為了反教會目的而不顧一般人觀感,甚至危及公共安全。

  那些團體中最惡名昭彰者,非「虛偽白王座」莫屬。他們視當今六座之首樹王公為新世界謊言之惡主,他們集結成光的反面,是為新一代的「群」,以求知知名,立誓湮滅樹王最宏偉的作品,也就是本第765世界。

  為此,教會遂成白王座死敵。

  「……卑劣的渣滓……」光是產生包含了那群邪教徒在內的想法,就足以令年輕女祭司感到難以抑制的憤恨,同時心跳增速,體內有燥火蠢蠢欲動。幾次深呼吸後,勉強壓抑住繼續口惡言的衝動,她抬頭凝望女神像,懺悔著:「白百合在上,請傾聽我卑渺但誠摯的祈願,以祢神聖的名,寬恕我的罪孽,指引我前進。讚美她。

  不知不覺地,窗外喧囂漸趨安靜,垂掛樑上的風鈴不再搖擺,鳴動聲止息,微風跟著停了,教堂燭火幾乎不再搖曳,陷入沉寂。

  約蘭曦覆詠三遍祝禱文,卻感覺到怒火依然存在,舒緩得極為有限。她一顆心往下沉,知道最糟糕的情況已然發生。

  ──砰!

  就在此刻,背後教堂大門被人從外部撞擊,製造好大聲響。約蘭曦粉拳緊握,不禁咬著下唇,承受著在體內奔湧的某種熱意。她知道在門外的是什麼人,那人的存在感及其強大。

  ──砰!

  而身為白百合的使徒,她必須比那人更為強大。

  ──砰──砰──砰隆──!!

  厚重的教堂木門被撞開,重重打上兩邊的牆,當場震滅好幾支燭燈。卻見一名身高兩米的高壯大漢大步踏進廳內,使木地板隱約嘎吱作響。大漢全身黑色夜行裝束,但領口、袖口與束腰有褐色的邊帶,臉隱藏在頭上墨黑斗笠之下,雙手執一柄冷光野太刀,宛若厄夜裡的鬼浪人,完全壓制堂中燭火熄滅後所剩不多的暖意。

  「我正為識破妳而來,擁護虛假的頑徒。」男人低吼著,提刀一步步踏進。砰、砰、砰,腳踩得極其用力。

  雖壓低斗笠,但他正死瞪著前方女祭司,對方似乎不如想像般的嬌脆。約蘭曦此時背對著神像,面向黑浪人。她壓低下盤,左腿在前,重心朝後深蹲,呈備戰起手式,白皙大腿的肌腱緊繃起並支撐全身平衡,而她右手緊抓一柄燃燒的長劍,左手橫舉身前,手臂托住劍身,劍尖直指她的敵人。火燒的激烈,但無論如何都不會點燃女祭司的衣裝與身體。

  「白百合在上,祈求祢賦予我剷除邪惡的純潔力量。」約蘭曦說,語調堅忍。

  她是祭司,也是教會的精銳戰士。布嘉北壹教會牧首並不知情此事,不知道她精通劍技,還懂得操縱火焰,當然更不知道在獻身予光之種以前,她曾經歷過真正的世界戰場。

  黑浪人當然也不知道,但他照樣無視她的信念。他手挑高斗笠,露出底下一張滿是鬍渣、有兩條刀疤在左臉頰交錯的粗獷臉孔。他似乎在笑,露出牙齒,猶如發現獵物的猛獸。

  一步,兩步,踏出三步,男人越走越快,刀鋒被詭異黑霧鎖包覆。他高聲喊道:「屈服虛無而消融吧,虛假之女!

  約蘭曦原地不動,直視敵人,火焰劈啪響,照耀絕美的容顏。

  黑浪人直奔到身前,刀就要高高舉起,就要狠狠劈落。可她依然不動。

  ……

  ……。

  ──轟──!!!!!!!






White Tiger
Gabriel Saban · Tian BoReturn of the Dragon|2024





  約蘭曦一抖手,熄滅掉劍刃上的火,因為它沒有再維持的必要了。黑暗已然被驅散,虛無不覆存在,方才體內四處亂竄的燥熱也消失無蹤,她全身輕盈、舒暢,不禁深深地……喘了口氣。

  祭司服和雙腿甚至臉上都沾染了噴濺後的血跡,而血的主人──一具失去頭顱的壯碩男屍──就倒在她前方地面,大面積染紅教堂素色的地毯。沉重野太刀掉至長椅之間,詭異黑霧已徹底不見,就連原本停止的風,似乎也回歸了,吹的風鈴「叮呤、叮呤」地響。

  男人的頭被巨大動能轟的四分五裂,屍體周圍滿是鮮血、腦漿和焦黑的顱骨碎片,黑斗笠成了齏粉與殘餘頭髮一塊黏滿椅背椅面,仍連著一條血淋淋神經的眼珠子在地面彈跳著,直到撞上了牆壁。

  約蘭曦無視現場狼藉,她再次跪下,膝蓋的肌膚接觸染血地毯,一手握於胸前,一手輕按小腹,平靜地誦詠。

  「
我不得不顯露醜惡向背棄祢的惡人們決鬥;
   我忍受穢語,沾染他們失敗後所流的污血;
   當柔光重返,而夜色回歸美麗之刻,我懇求祢,洗去我征戰的痕跡。


  以手心為中心,發散粉紅色的光,壟罩她的全身,也壟罩周圍。那些污血、碎片和頭髮離開原先沾染的表面,無聲地飄起,在紅光中逐而分解。當越來越多的血汙被清除時,教堂內的戾氣也慢慢消散,最終,女祭司的身體恢復純淨。瞧了眼的上同樣乾淨但失去血色和頭顱的屍身,她幽幽嘆息。

  「喀噠」一聲,又有一人踏落教堂主廳地面,但這回約蘭曦並未回頭。那人從上方三兩步踩著柱子下到地面,快步走到女祭司背後,恭敬地行禮。那人也是名女子,有著軍人的挺俊身形,一頭束緊的赤紅頭髮,身穿與女祭司同樣色系的白衣。開口時,輕吐較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小姐,今夜再次令您受驚,屬下實感羞愧。您看似未受傷,一切是否安好?」

  「亞茵的狀態相當良好。」約蘭曦輕聲回答:「事實上,亞茵並不需要做過多的事。」她站起並轉身,對屬下微微一笑。

  「辛苦妳了,卡斯托迪亞。」

  「我的準星指向每一個試圖威脅小姐的垃圾,並使他們在真的成為混帳之前沉默。」名叫卡斯托迪亞的女軍人說道。她揹著一挺大口徑狙擊步槍,方才的爆響聲就是它製造的,還使屍首前方地面多了一個彈孔。她一直藏身於樑上,專業地等待最佳時機。

  「白王座信徒……」約蘭曦停頓並搖頭,甩去心中莫名的焦躁,「……是幾乎無法活捉的。即使有同行冒險者成功擊暈他們,那些人也都是情報價值低的嘍囉,真正的高手總是選擇自我湮滅。既然如此,以白百合之名,不如將之誘導至此後直接擊殺。妳做的很好,迪亞。」

  「謝小姐讚美。」女軍人再次行禮。

  這時又聽「啵啦」一聲,教堂西向側門從外面被打開了。「茵多雅沒事吧!?」就見一名金髮白衣的少女輔祭拉著一名平民打扮的綠髮少年跑了進來。少女尖聲喊著,而那少年則有些不知所措,即使沒被地上屍體嚇住,卻有因為突然被拉到美女跟前的害羞之感覺。

  「副隊長應該沒事,妳看她在那邊微笑招手呢。」少年指出,不過少女逕自跑至女祭司身邊,把她從上到下都看了一遍,確定真的沒有地方在流血後,才鬆了一口氣。

  約蘭曦憐愛地撫摸少女金色頭髮:「薛兒、小曙,教堂周圍的誘導設施依然正常運作,對吧?」

  「有我們小隊在,就不會出問題!」少女開心地拍胸脯表示。

  團隊裡年輕的成員努力想要適應這場行動,他們得壓抑不適感。那黑浪人屍首彰顯了今夜發生的必要之惡,這項任務雖然站在正義一方,可它的性質說不上良善。唯有抱持堅定無悔的信仰,才能平靜看待它吧。

  想到這裡,約蘭曦眨了眨碧綠眼瞳。時候到了,該把時間還給北壹教會了呢。她於是讓部屬們依既定流程行動。由少年小曙與另一位名叫鯨的女騎士移除目標屍首與那柄太刀,並更換帶有彈孔的地板木片,少女薛兒協助她施展神奇魔法消去主廳內殘餘的血跡與碎片,而卡斯托迪亞回到樑上的閣樓繼續待命。

  十多分鐘過去,一切布置完畢,教堂內再度剩下她一人,虔敬地跪坐於女神像前,優雅、專注、且潔淨。

  「最後,那第七日終焉將不會到來。
   以光之種之名,白月光高掛夜空。


  約蘭曦……或者「銀公主」亞茵.阿爾西亞誦詠著祝禱,雙手胸前交握,渾身隱約透出聖潔的白光。她垂下眼,注視放置於神像基座處的小畫作,畫作中描繪一個攀有白百合花的石碑,襯托其前方自倒立棺材中伸出並矗立著的「光之種」雕像,其身前正是一柄燃燒長劍,尤似不久前她手執的那柄。就是這幅畫使她安定,就是這幅畫令她受到女神眷顧,令她鄙視邪惡的白王座信徒。

  也許布嘉北壹教會的牧首由始至終都不須明白她真實身分,只要她此刻的信仰足夠虔誠和堅定,就能完美地化身為本不存在的女祭司。

  「白百合在上,感謝祢為我而生。
   指引我心之所向,並洗淨我身。


  她心中毫無波瀾,低詠著。

  「以祢神聖的名禱告。讚美她,讚美全世界。


(完|FIN)




- CAST -




小曙

黑浪人







- PLACE -


布嘉群島.北壹教會






- MISSION -

射落王座.實

根據最近發生的光之種教會人員死亡事件地點移動走向,六座鎖定布嘉群島為下一次襲擊發生地,雖遺憾未能趕上阻止第一次暗殺,但為了防止同樣事件再次發生,六座發佈本次護衛委託,首要目標為保護當地教會人員,其次為嘗試拘捕虛偽白王座信徒。







- IMAGE CREDITS -

Commons Midjourney


亞茵
卡斯托迪亞
薛莉芯
Niji Journey



小曙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ruby610032



ㄨㄌ魚花(envelope10)







- WORD COUNTS -

3,741







❉ ❉ ❉

創作回應

黑い影
正因我們仍然知道她的存在,正因我們時刻銘記著她的犧牲
即便沒有任何她的記憶,也不容得對其污衊
2024-04-26 21:33:07
樂之
虔誠的祭司~
2024-04-26 23:16:16
諸葛仲林
全身全靈的融入...不對,是直接化為祭司的角色
2024-04-29 21:23:19
樂之
充分擁抱畫作~
2024-04-29 23:05:15
月下七光
黑浪人當然也不知道,但他照樣無「式」她的信念。他手挑高斗笠,露出底下一張滿是鬍渣、有兩條刀疤在左臉頰交錯的粗獷臉孔。他似乎在笑,露出牙齒,猶如發現獵物的猛獸。
式→視

我覺得戰鬥的部分寫的超紮實
2024-04-29 22:29:35
樂之
嘿嘿~戰鬥沒有很長,甚至還沒有到兵器相接的程度
2024-04-29 23:06:2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