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RPG公會】【禍星墜落】湧現的比目魚

樂之 | 2024-03-30 12:09:55 | 巴幣 234 | 人氣 572

【活動系列集】
資料夾簡介
RPG之幻想國度官方活動企劃創作區



The Emerging Flatfish




 




Bard Dance
Borislav Slavov|Baldur's Gate 3 OST|2023






  夜臨婕手持非常迷你的小梳,在寬大的矩形化妝鏡前梳理睫毛。

  早上在自家湖泊裡晨泳時,冷不防被一條魚直直撞到臉,把她自傲的防水妝容撞壞了。婕又好氣又好笑,卻也不能拿那條魚怎麼樣,因為牠們是夜陽湖光觀賞用活景的一部份,不能吃。視訊通話時,這情況被在學園島任教的前同事看光光了,追問得知真相後,很沒形象地大笑,讓她有種被背叛的感覺。

  「我猜,是條
比目魚。」

  「為什麼是比目魚?」

  「因為牠們的眼睛歪著長呀,跟妳歪掉的睫毛超像,哈哈哈~」

  「
無聊。」婕自顧自地修復睫毛,無視對方各種假裝關心的玩笑,「所以妳今天沒課?」

  「都取消了。夢魘災情四起,大家都不敢出門,導致出席率嚴重不足。妳知道我排斥線上課,超沒真實感,學生愛理不理的,甚至還會用替身混時數。但現在也沒辦法。」

  女同事的影像顯示在鏡子左下角,正在無奈的聳肩。這是一面智能梳妝鏡,除了能夠套用濾鏡模擬主人畫完妝後的美美模樣,還能看電視、視訊通話──和開直播跟粉絲互動。她們兩個都不是彼此的粉絲,這種可怕情況絕對不該存在的。

  「在這時代,像妳這種頑固堅守原則的教職員很稀有呢,殷尤菈(Inyola)。」婕用迷你熱髮夾精修著睫毛形狀。「妳昨天說要聊『
湧現』,我去查了,概念挺有趣的。」

  鏡子的左下角積極響應殷尤菈得意抬下巴的畫面,右側則是文字化的通訊要點紀錄。透過連結央城使用者規模最大的文本生成AI,它能夠及時彙整提供知識性註解,此時正在積極地輸出註解:「所謂的『湧現(emergence)』,姬艾(婕)小姐,是指眾多小實體在經過相互作用後產生一個大實體的現象,而該大實體具有與組成它的小實體們不具有的特性。

  不僅如此,還有更下方的舉例:「群聚的螞蟻透過交換訊息的費洛蒙載體組成一個蟻巢;儘管個體螞蟻的生命週期短暫,但蟻巢作為整體在眾多個體迭代繁衍之中延續,超越任何個體的壽命。於是蟻巢湧現於群聚的個體螞蟻,在存續時間尺度上有巨大差異。

  婕還在雕毛,而殷尤菈噘起了嘴:「為什麼它非得要用蟲子來舉例呢?真不美麗。這裡需要創意呀,創意!」

  鏡子AI暫停生成泰半的文字,停頓幾秒鐘,將文字全部去除後,重新發表建議:「姬艾小姐的每一根睫毛都是獨立存在的毛髮,與其他部位的毛髮沒有本質區別,但它們統合在一起就能夠被梳理成迷人的造型,依此可見,姬艾小姐的整排睫毛湧現於眾多普通毛髮。

  「什麼噁心的結論啊──」女術士忍不住笑罵,手一抖,險些功虧一簣。同事則瘋狂大笑。她那提夫林(Tiefling)的笑聲在經過麥克風壓縮和扁平的揚聲器還原後帶有的合成聲,赤裸裸地展現其中特有的魔性。

  「呼呼呼……夜臨,妳似乎被它看透囉,真糟糕。」

  「我每天素顏還不也都被看透?別廢話了。」夜臨婕說:「妳不是想聊時事嗎?妳要用『湧現』的概念去闡述『人』的定義。」

  「嗯哼!」殷尤菈饒有興致的眨眼,並低頭翻閱鏡頭之外的筆記。這傢伙不知節制,總愛把精力用在鑽研古怪議題上頭,每次研究所製造的問題都比結論多很多,令婕哭笑不得。

  「首先我把人(person)定義為智慧生物的本格代名詞,因為妳我都不是人類(Human),用他們的立場討論對妳我不公平──令我聯想到好多年前那可悲的洛基之亂──總之,我們都是人(people),具有人格性(personhood),享有人權(personal rights)。」

  「懂。」婕按捺著翻白眼的衝動。

  同事繼續說道:「人是湧現的結果。交互作用的巨量細胞共同組成人的身體;神經元之間快速交換的傳導物質構成人的知覺、記憶與意識;而不可數的碎片則模糊地──我討厭這曖昧的講法──聚合為人的靈魂。」

  「同意。」

  「在對湧現的討論中,存在兩個觀點。『弱湧現(weak emergence)』描述大實體的性質是其所有組成小實體的總和,並且可以還原成個別單獨的小部分;與之對立的是『強湧現(strong emergence)』,認為大實體的性質超越其所有組成小實體的總和,且無法還原。」

  「妳的用詞很不口語化,幸好我都懂。」婕表示。她撇眼瞧鏡子,看見AI正在努力翻譯著。它體貼地用「把甜蘋果切成小塊依然很甜」及「把核反應爐拆分後就無法再發電」來舉例,看得兩端連線的女子噗哧直笑。

  「居然還會偷換概念……夜臨,妳平常都是怎樣訓練它的啊?」

  「妳別又離題啦!」婕開始給睫毛上油:「我依然認為『人就是人的最小單位』,亦即人是所謂的『強湧現』結果。一個人的定義為何,遠比構成他的一切加起來的總和還大。人的肉體、知覺和靈魂都依賴著彼此且不可分割,它們每個都無法單獨定義它們造就的那個人。」

  「哦,是嗎?夜臨,醫生聽見妳這話會抓狂喔。」殷尤菈好整以暇地交叉雙手:「把人切開,看見各種器官,那叫解剖。把器官切成薄片,那叫採樣。再把樣本放到顯微鏡下或培養皿中研究,那叫細胞醫學。用紅或藍染料為染色體上色,拆解基因,乃至擺弄那些鹼基組合,那叫生化遺傳研究──

  這些微小物質無時無刻互動著,從底部開始層層堆疊,最終構成正在聽我講話的妳。萬一某個環節出錯了,超出其上級單位的修復能力,搞不好妳就會雙腳一蹬,在地上抽搐耶。夜臨,妳被構成妳的玩意兒給『規範』著,怎麼就能夠突然超越它們了呢?」

  「誰突然超越了啊?我們不總是一直在超越嗎?殷尤菈,妳的唯物主義教條儘管精緻,有時卻也短視得教人震驚。」修整完畢,女術士直視鏡子中自己那對紫色眼瞳。它們炯炯有神,在睫毛襯托下美得令她心花怒放。

  她滿意地微笑,繼續說道:「難道,妳已經能夠從γ-胺基丁酸或多巴胺的濃度變化預測一個人的行為導向?抑或乳突病毒感染黏膜後是就地癌化,或被稀釋到毫無臨床症狀?醫學建立在統計理論基礎上,而統計來自經驗的總和,自有其不準確性。要知道,顯著性差異(statistical significance)是瘋狂科學家最後的謙卑;在alpha = 0.05以下發生的事情,呵,在一般民眾眼裡已經算是神蹟了。如果連人這麼複雜的生物,都可以被追朔到單獨細胞,那這世界大概不會有任何奇蹟存在。」

  「夜臨,我能體會妳。身為曾經的義勇軍,親身面臨影響世界前途的『審判』,讓……呃……那女孩做了某些決定,才有後面的事。我甚至同意你們當初集體『湧現』了某種延續一切的想法,換做是我,也有非常高的機率產生類似的信念。」殷尤菈苦笑道。「但用這些來主張『人』無法被分化到更細的層次,就太過武斷了。妳的樣本數不足。」

  婕還在盯鏡中的紫瞳,殷尤菈明白她其實在瞪自己。

  「想想樹王的主觀體驗吧。我聽說他經歷過數百次的輪迴重啟,一次又一次地,觀察妳和其他義勇軍奮起與倒下,妳每次的行動肯定存在微小差異,而從他的角度看,也肯定有那麼幾次異於平均值的。搞不好妳某次曾經是他的死敵哩,且導致這種情況的妳的動機,也可以被解釋成一種湧現。」

  「我討厭妳這舉例,但妳講得頗有道理。」女術士咬咬下唇抱怨。

  「對吧?妳老愛跟我辯論,習慣到妳都忽略了妳我本質上是愛交心的好同事。呵~」提夫林得異地咧嘴,彎度就跟其頭上的骨角一樣嚇人。

  「姬艾小姐,我猜殷尤菈小姐的主張應該如下:

  對於強弱湧現的辯論缺乏意義,唯有給予觀察者足夠的觀察時間、足夠小的觀察尺度、以及足夠快的思考速度,就能無限接近完美地預測微觀事物互動導致特定宏觀現象發生之間的因果關係,包括且不限於湧現,包括且不限於人何以成為人。


  殷尤菈再次哈哈大笑:「瞧,它真懂我。」

  「……沒想到居然被機器人騎在頭上。」婕模仿化妝類直播主常做出的皺眉表情。「我唾棄自己以下的表態:這次妳又贏了。」

  「不明災厄來襲,街上橫行著夢魘與魔獸,冷冷清清的學園,和拉封鎖線的公共廁所。能在前景如此黯淡的時代於妳面前製造開心事,是我的榮幸。」

  「呿。」女術士砸了砸嘴。

  「那麼,親愛的夜臨,勝者如我,有權要求妳回答最初的問題哦。」提夫林學者戴上她造型狂野的焰框眼鏡:「請問『人』的定義為何呀?」

  「……人是具有顯著好奇心,顯著到足以去思索自己這份好奇是怎麼湧現,然後會以善良或邪惡的手段得到善良或邪惡的結論,並有足夠勇氣下定決心前行,直到見證結果的一群智慧生物的模糊統稱。」

  「嘩,妳好棒。」殷由菈拍手。

  婕專注且認真地給出答案。由於她太過用力直視鏡子,以至於講到結尾時有點兒鬥雞眼。當注意到對方臉上表情細微的變化時,連忙伸手制止正要開口地同事:「停!我知道妳正在湧現的想法。」

  她喬正視線,模仿薇塔.阿露西安那招牌的嬌嗔表情說:「妳準備要調侃我活像條比目魚?」

  「
妳實在棒極了!」殷由菈非常做作地拍拍手。



(完|FIN)



- CAST -


夜臨婕
殷由菈

鏡子AI







- MISSION -

【禍星墜落之時

請以角色視角描寫何謂『人』及其定義,但答案請偏向正面回覆。







- IMAGE CREDITS -

Commons Midjourney


夜臨婕
殷由菈
Niji Journey







- WORD COUNTS -

2,795






❉ ❉ ❉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