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RPG公會】女孩

作者:樂之│2012-09-08 09:56:38│巴幣:16│人氣:497


  「稟晨曦公主殿下,漢彌頓子爵大人在正門處等候您。」

  看著眼前有些語調平靜,但神態有一絲焦急的婢女,我心中微微苦笑。她的焦急是來自稍後即將隨長公主姊姊入城這件事,而不是我。但是,又能怎麼樣呢?我拋開了這想法,接著就因她傳達於我的消息而眉開眼笑,就像是長途跋涉的旅人終於能停下休息一般。

  飛音莊園是個奇怪的地方。外頭,無論是王宮、內城、甚至是市井之地,都對這個地方有種無知的崇拜。人們覺得這裡有著一群出塵的美女,她們端莊嫻淑,同時又智高計遠,能為每一個她們垂青的男士帶來幸福與好運。莊園就像是傳說中的天宮一般,一花一草都是聖品,能住在這裡的女孩,就算是婢女也能在出遊之時抬頭挺胸,為眾人所景仰。

  不能怪他們,他們不懂,而且不懂可能是好事。不然的話我的姊姊與妹妹們的演出就太失敗了,那些貴冑小姐們也是。沒錯,飛音莊園是王室貴族女性眷屬的住所,也是年輕成員的學院,在這兒她們將被培育成睿智的政治家、高雅的社交名媛、精通戰技和謀略的將領,也有可能是法力高強的魔法師。有氣質是這兒成員一致的對外基本條件,公主和小姐們日復一日維持著這種氣質,離去的人將責任交予新來的人。但是外頭的人可能永遠也不明白,莊園內與王宮政場和內宮都是一樣的爾虞我詐。今天與妳親蜜的女孩,可能明天就會是堵在妳面前女孩們中領頭的那一個,就算妳是她的姊姊。當然,貴冑小姐不能如此犯著公主,但是她們人多勢眾,各各都能利用氣質這武器和美麗的語言去隔離一名公主。微風公主娜娜便是如此。

  我是亞茵‧阿爾西亞,米爾斯王室的第五公主晨曦,在姊姊妹妹們中是最不受寵的那一位。我明白父王會在我入宮的閒暇時私下找我長敘關心,但他不能總是護著我。沒有辦法,比起年紀尚幼的女兒,日漸穩固的國家才是他眼光該看見的東西,我不怪他。也是因此我能夠最客觀的觀察莊園內大大小小的事,在她們糾纏不清時,我能勸則勸,不能勸則退。沒有人會太注意我,也不會太隔離我,日子還算是平淡。我將所觀察的一切紀錄在私人手札中,其實只是因為興趣而已,並非要透漏給外頭的無知之人。然而在那天的邂逅以後,我將手札讓他看過,讓他在明白莊園的生態後有個做決定的權利。

  「公主殿下?」
  「嗯。」

  門外的婢女語氣顯得更焦急了,我也不多為難她。一會兒之後門打開,一身樸素衣裝的公主出現在婢女面前。
  「……晨曦公主殿下……」
  「我知道,別多說。」我就在她面前拉拉自己的領巾,就像市井女孩以雙腳趕著約會時匆忙的整理自己儀容的動作一般。「別問那麼多,我喜歡如此。子爵大人的事我明白了,妳快去姊姊那兒吧。」
  「是。」

  這回她倒是鬆了一口氣,行禮後立刻快步消失在走廊遠端。
  『………還好,妳不是我最喜歡的伊愛兒。她除了對我就像妳對長公主姊姊一般的溫柔外,也跟我是閨房密友。』
  我下巴一抬,以氣質武裝自己,慢慢走向正門所在。

  『小艾,我們今天會去哪兒呢?嘻嘻。』







  「薇塔?妳怎麼又睡到樹枝上去了呢?小心大風一吹把妳吹走。」
  我看到她雙手插腰,臉上帶著佯怒的表情。
  「嘿嘿……..」習慣的笑了笑,卻又忍不住打了個哈欠,我揉揉眼睛吐吐舌頭,跳回房內向姊姊撲去。
  「啊?」
  「因為人家晚上跑出去看星星了呀!跟紫兒一起喔,然後就不小心睡著了!」

  她是薇露娜,我的姊姊,有著一頭長又柔軟的粉紅髮。之前我生了一場很嚴重的大病,不過痊癒了以後,頭髮也從黑色變成與她一樣的粉紅。我相信那是因為我很愛她的緣故喔!

  「妳呀……」只見姊姊突然壞壞的一笑,然後突然用力翻身把我壓在大樹藤床之上,雙手按在我的頭兩側說著:「還好妳是會飛的賽那法西,哈,不過我告訴妳喔,我可是蒼者!妳在速度上是贏不了我的。」
  「呀…..嘿嘿…..」吐吐舌頭像個被抓住的小偷,我伸出背上羽翼讓她壓在我的身上:「就算掉下樹還有姊姊和雨都會飛來把我拎住喔!」
  「哪天我不拎妳了看妳掉到谷底湖中,小心感冒。」
  「嘿嘿~」

  其實,身為蒼者的姊姊無論是在訓練場上還是在宮裡都是冷酷而且高傲的存在,她非常努力的為父親打理谷中大大小小的事務。自從我有記憶以來,父親不曾罵過姊姊,也沒有人曾經責備過她。他們說,姊姊為厄伊萊峽谷做出的奉獻和犧牲已經太多太多,她放棄了過去的一段幸福守護著大家,因此族人們決定無論如何都要保護薇露娜姊姊。於是就在這光環之中,後來出生的我也一起受到了呵護,幸福成長,無憂無慮!其實人家心裡面都很明白哦,但是呀,不需要說出來。薇塔就是天真的薇塔,今天是,以後也會是。

  她就像小時候母親每天對我一般,搔著我的頭髮。我回憶起那個時候,我的身高還未到姊姊腰部之時,她常常會抱著我飛到大瀑布和大水樹的後方,一處沒有人知道的場所。我們會在那兒嬉鬧玩水、清潔洗澡,然後每次我們都會靜靜漂在水面上,聽著水聲沉沉睡去。

  「薇塔,姊姊問妳喔。」「哦?」
  姊姊停下動作,翻身躺在我的右邊,藤床發出輕微的吱吱聲,配合吹進來的風和擺在窗邊的幾株小紫花噗啾聲響,為我們搭起回憶的舞台。
  「妳很喜歡看天空呢。無論是夕陽還是星夜。」
  「對呀。」這麼一問,我轉過頭看向窗外,那是濛濛的魚肚白黎明。「總覺得天空中的每個角落都有說不完的故事!就像我們的故事一樣呢。」
  「是啊………」她眼神一暗,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然後姊姊擺擺手,換了個話題:「妳以後想做什麼樣的人呢?是跟我一樣成為蒼者,還是加入尤恩那米爾的地方?」
  我看著她的眼,這一次是無比的認真:「薇塔當然是像薇露娜姊姊要成為冒險者喔!不過呢……….嘿嘿~」

  我頓了頓,躺在床上做了個彎弓搭箭的姿勢:「人家要成為弓者!」
  「弓者啊……呵呵。」她寵愛的摸摸我的頭,神態中透出理解的意味。
  「是不是想跟我配合的緣故呢?」
  「對呀,嘿嘿~~」

  姊姊點點頭,雙手抓住我的臉捏了捏說道:「那就要注意啦!我可是很嚴格的喔,薇塔妳沒問題嗎?」

  『我可是下了很大的決心,還偷偷跑去請教父親、其他長輩,還有雨喔!而且姊姊看我這麼可愛,她一定會不忍心的!嘿嘿~~』
  如此想象的同時,我的臉上也浮現出她最喜歡的笑容。這可不是利用身為妹妹的關係喔,這是姊姊親口提過的。弓者是我們賽那法西的驕傲,他們在持劍的蒼者背後,張起大弓協助。他們的視線能射到最遠的地方,緊接著就是輕盈的箭矢。我已經下定決心,也開始暗自打造屬於自己的弓,並且不讓別人知道關於弓的事,這是第一項考驗!

  「薇塔,今晚我們一起去賞星吧。」
  「哦!真的嗎。姊姊的訓練呢。」
  「呵,訓練的話還不簡單?晚上我帶紫花汁還有香蔥飯去,妳負責帶毛巾。」
  「好,一言為定!嘿嘿~」







  他就像油畫上跟隨在王冕之後的騎士一般的跟著我行走,街上的行人紛紛看向我的身後。我猜他們的眼中瀰漫尊敬和感謝的顏色。

  為了這次微服出遊,我特別只留了一層極淡的妝,把自己身高三分之二長的灰髮綁成兩條大大的馬尾,身上也只穿了一套樸素連身長衣,一派從鄉下進首都肯娜城的農家女孩行頭。小艾穿得較得體些,但也只是貴族休閒的輕衫,一點也不與平民的衣服爭豔。與大部分其他貴族不同,身為子爵,他善施善造的態度博得廣大民眾的尊崇,他也是極少數自己有封地的情形下依舊保有個人生產力的人之一,同時也有著膽識和一顆外冷內熱的心。

  我喜歡這樣的小艾,非常非常喜歡,儘管他總是沒什麼表情,但是那執意守護一個人的心情,除了父王的任命之外,也有小艾自己的意思。

  「殿下,請小心台階。」他很盡責的不超過我前方,同時也出聲提醒我。
我偷偷嘆了一口氣,晃晃超長的雙馬尾偏過頭。「小艾,出來玩不用叫我殿下啦,我是亞茵!」
  「艾列克斯與殿下是主從關係,必須要如此稱呼您。」
  「不要那麼見外嘛……」
  他總是如此,我雖知道說幾次都沒用,不過我卻不曾覺得厭煩。說不定有一天他稍稍表現出親暱的態度之時,我會大吃一驚。就是期待這種感覺。

  這是肯娜西南商業區最主要的大街之一,設有專門的馬車馳道,以及平民和貴族專用的兩種規格步行石板路。貴族石板路鋪設的較為整齊,然而平民的走道就緊鄰著兩旁分鬧的店家。除非是正式的王室成員出巡,否則我都是拉著小艾走在平民道上,到不是為了顯示自己是多麼清高,而是因為這樣比較方便進商店內參觀。

  「哈!小艾,陪我去看看那間髮飾店!」我興奮的舉手指向前方不遠處,而他立刻就以沉穩的聲音回答:「好的,殿下。」
  一接近髮飾店,我一馬當先便歡快的小跑步進去。櫃台後的老闆娘認出了小艾,立刻繞了出來誠懇的行禮。
  「原來是漢彌頓子爵大人!大人特別光臨敝店真是受不起,我這就去為您準備茶水。」中年有些體態的她彎下腰,語調裡露出的不是對一般貴族的作勢惶恐,而是真正的尊敬。
  「不必多禮,吾等只是前來觀看而已。」小艾理所當然地回絕。
  「啊嗯,大人親臨真是令我萬分的驚喜呢!家中的閨女整天都在述說著有關於您的事蹟,在無數戰役中的勇敢英姿……...嗯,對不起我多說了。大人請慢慢觀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頭,然後放低音量問道:「敢問大人,與您一同前來的孩子是……?」
  小艾雙眼奇異的閃了閃,行雲流水的做出答覆:「是與吾人同住於行館內蘭克斯男爵之千金,今日我履行與她的約定微服前來逛逛,妳不需要在意她。」
  「哈….哈哈,是......是。」

  這當然是事先編好的一串說詞。要知道,飛音莊園內的任何一位女性走到街上都是萬人空巷,必會激起好大的騷動,更不用說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了。不知道部分平民們透過高大護衛和馬車的視線有沒有機會落在公主們的身上。幸好晨曦公主我平時夠低調,傳出去的容貌特徵就有好幾種,也因此才能這麼容易的偽裝過去。

  我其實也沒有很在意櫃台那兒的一來一往,只是雙眼放光地掃視展示架。
  「嘿!那件!小艾,幫我拿一下。」我指著一個角落放在最上層的帶花髮箍,而店主人立刻搶著要來替我搆。
  「沒關係,吾來就可。」小艾禮貌的說道,逕自走過來以他的身高優勢輕鬆拿下那件髮飾。我像個得到禮物的小女孩一般接過,將它帶到頭上,正沾沾自喜著。
  「小姐真是好眼光,一挑即中。這是城南方沿岸的蓮返花,帶有天然魔力,除了能夠防止雨水滴落在頭髮之上外,還能起到阻風的神奇效果!」店主人在一邊詳細的說明著,這種功用我也是第一次聽到。

  小艾熟練的將髮飾戴到我的頭上,動作依舊是那麼的溫熟有禮。

  「哇!」我看向鏡子,灰色頭髮上,一朵淡藍色的花散發出脈動似的一陣一陣光芒,鏡中矮小的少女展現出除了王冕以外、毫無壓力的清純之面。『好………好可愛喔。』
  店主人微笑,張開口正想說些什麼,卻見小艾拿出帶有細細紋路的硬幣小袋,照著標價上的數字算出剛好的金額遞給對方。店主人嚇了一跳,不敢收下只是搖搖手飛快說道:「子爵大人……您、您這是折煞我了呀!」
  小艾不為所動,硬是把錢塞進對方手中。「銀貨兩訖,這是市場上最保守的規矩,不是嗎?」

  我猜,他心裡應該很感謝對方製造了這個讓小公主展現可愛一面的機會吧。

  「謝……多謝大人!」店主人不敢再拒絕,有些倉促地將錢收好。我在落地鏡前看夠之後,慢慢走到小艾身邊輕聲道:「謝謝你呢,我好喜歡這花。」
  「殿……小姐,應該的。」
  我又看向被我們弄得有點狼狽的店主人,揮揮手示意她不需要緊張。「謝謝妳賣我這個髮飾,我會記得這間店的,請務必要好好的經營下去喔。」

  她抬起頭,與我對視。那一瞬間,我知道她懂了。那靈光乍現的瞳孔,是突然之間了解到面前的少女具有不屬於普通貴族小姐氣質的信號。我微微一笑,伸手指豎在嘴唇前面。

  「謝謝………小姐光臨。路上請慢走。」
  在她的目送之下,我帶領小艾繼續踏往大街的路。天色開始慢慢暗了下來,但是肯娜城的商業區,因為神奇的照明魔法系統,才正要甦醒。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嘿!嘿喝!呼呼~~」
  劍影好快好快,快道我能捕捉雨滴的動態視覺都跟不上。姊姊自從方才出招以後就不曾停過,受邀陪她練習的蒼者應對得很是艱苦。隨著風聲,薇露娜姊姊的劍不斷在羽翼之間穿梭,除了劍光本身以外,那凌厲的風也是蒼者對敵的招式。
「噹!!」

  我在一邊的大樹葉觀看檯上,大大眼睛好久才眨一次。原來蒼者可以這麼厲害,我的姊姊就是為了這些不斷努力著。儘管我已經看過很多次了,但是每一次都覺得她好帥氣、有極大的進步和新的驚喜。

  「哈哈~~嘿嘿~~」我拍著手,站起來替姊姊加油。她的對手露出一種很複雜的神態,我猜大概是他的自尊在和『想要多看點薇塔多雅開心表情』這種想法對抗吧。

  「咚!」終於,就在姊姊一個不可思議的跳躍迴轉之後,對手退了兩步,全力擋下這一擊。劍身交擊之處發出悅耳的聲響,姊姊觸及對方後就立刻收回。
  「薇露娜多雅,妳太厲害了!」男精靈對手眼中閃過熾熱:「下回高蒼者選拔甄試妳一定能通過的!」
  「呵,還好,其實我還有一些底招不能現在就展現出來。」姊姊嘴角微微勾起,內心一定很得意,但表面上依舊保持那種酷酷的樣子。嘿嘿,這就是她的特色喔。
  男精靈收劍回翹,然後轉向我,羽翼鋪撒出輕輕的小風。「薇塔多雅,我知道將來妳一定能夠成為跟姊姊一樣美麗的人,妳會選擇成為蒼者吧?」
  「嘿嘿~人家要成為弓者喔!!」我在樹葉上跳躍幾番,然後跑到姊姊身邊貼著她的背磨蹭起來。「因為要配合姊姊啊。」
  「是吧。」對方也笑了笑,然後就像雨那樣行了個天不落的古禮。

  「那麼伊攸在這裡先祝福多雅了。」
  「你也是,加油喔。」「薇塔……先讓我收起劍吧……」


  伊攸飛走了以後,姊姊半推半就之下領著我飛向厄伊萊峽谷系中較小的『伊爾』谷,那而除了我時常要去的學院和飛車工廠以外,還有沿著峽谷壁上而建的伊利菲斯弓者部。
  一降落在那兒,姊姊就立刻前去申請邊緣場地的使用權,憑她正蒼者的身分和在谷中的精神地位,這不是什麼難題。而我則是盡情的這邊瞧瞧、那兒看看,訓練場的外緣就是壯麗峽谷。此時使用的人不多,我們在取得使用權之後,姊姊便帶我來到指定的場地。


  「薇塔,肩膀要在沉一些。嗯,這個姿勢還不錯,只是看起來有點太虛了。這邊在縮一下,用妳的兩隻手指輕輕扣住弦。」我像是一尊雕像,保持著滿弦的姿勢一動也不動。薇露娜姊姊就好似雕刻師一樣,圍著我轉來轉去,這邊打打那邊譙譙。好不容易右手和左手的位置維持一條直線了,但是手臂卻抖得厲害根本無法瞄準。
  「嗚……」我有點不服氣的咕噥著,努力要讓自己的表現更進一步,然而姊姊總是能從我身上找出許多瑕疵點。真是的,她不是蒼者嗎?為什麼也能這麼了解弓箭呢?我不服氣地想道。
  「別忘了伊利菲斯可是一個整體,持劍的蒼者、遠程的弓者和本源魔法大師夢靈必須互相配合、填補。左手再高一點。」
  「哦噢……」

  「薇塔。」看著脹紅小臉的我,姊姊突然摸摸我的頭,輕聲說道:「我不是跟你說過我很嚴格了嗎?呵。」
  「不會不會!」我連忙否定,姿勢也差點亂了。
  「我要有恆心~」
  「很好,現在放開弦吧。」
  我依言放開微微顫抖的右手,就見羽箭歪歪斜斜的向前飛去,在差不多三個樹展後的距離處無力的落在地上。

  「噢……」
  我露出沮喪的表情,抓起另一支箭再做了一次,然而這次箭飛的距離更短了。
  不過姊姊並沒有說什麼,畢竟這是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射箭,我猜她心裡應該很高興自己的妹妹這份想要嘗試的態度。
  「沒關係,只是體驗而已,薇塔別急。」她看了我接連射出幾隻失準的箭之後,慢慢走過去把它們撿回來。練習用箭的箭頭是一塊小布包,裡頭盛滿各種顏色的樹汁,用以在標靶上記錄出準頭用。
  「可是…..人家這樣怎麼成為弓者呢?」心情有些低落,我握著姊姊的手,慢慢搖擺起來。
  「成為弓者哪有這麼容易呢?」她輕輕彈了我的額頭一下。「噢!」

  薇露娜姊姊接過我的弓,語重心長地說道:「要知道,任何需要努力的事,除了遠憬和恆心之外,也是需要時間的。就像小薇塔妳不也是活了70幾年才有今天的樣子嗎?」
  「喔……….對耶。」這樣的講法好有道理喔,我想。「那、那姊姊努力多少年才成為正蒼者呢?」
  「不告訴妳,呵。」她把弓還給我,逕自退了幾步。我咕噥一聲想要追上,卻聽她喊:「妳還有一箭沒練習完啊!」

  「知道了啦。」我抹抹臉,半生不熟的從箭袋中拿出最後一隻練習用箭,將它歪歪斜斜地搭到弓弦上。這最後一次必須要在沒有姊姊指導下自己體驗。我彎弓,勉力拉滿之後,對準標靶之處顫抖的放開弦。
  「咻~!」破空之聲響起,我累的彎下腰手撐在膝蓋上。沒想到場邊突然傳來另一個女生的驚呼聲!我連忙抬起頭定睛看去,卻見飛出的箭正往另一個前來練習的女生那飛去,而姊姊………飛也似的擋到她前面!
  「不要!」我嚇一跳,連忙蹬地向前飛射而去,但始終慢了一步,只能眼睜睜看著紅色的東西隨著箭在姊姊身上渲染開來!
  「姊姊!!!」

  一時之間天旋地轉……我不知道我在哪裡,甚至自己撞到東西掉在地上都沒有感覺,腦中只她受傷的景象。

  『不要呀!!嗚嗚…….嗚…』

  一隻溫暖的手放到我頭上。

  「嗚?」

  「薇塔,別哭了啦。」是姊姊!姊姊……好像沒事?我睜開充滿眼淚的雙眼看去,只見迷濛視線中,姊姊正在以她的本源魔力清理箭頭布包破掉後,噴濺到衣服上的紅色染料。她的身旁,一個戴著初心弓者徽章的女生也關心的看著我們。
  「那個……沒事吧?真是不好意思…」
  「沒事沒事。我妹妹第一次射箭難免以些疏忽,別放在心上。」姊姊輕笑幾聲,很快的,染料也被清理得差不多了。
  我用袖子抹抹臉,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噢…?」

  「妳呀,差點射到別人,還好我擋下來了,結果把妳嚇一大跳,呵呵。」她已習慣的方式揉揉我的腦袋。
  「……人家很怕嘛……」
  我嘟著嘴不情願的偏過頭,不過心裡其實很高興,因為姊姊沒事。那個女生似乎被我們逗得有趣忍不住笑出來,然後她清清喉嚨,禮貌說道:「那個,我得去中央區報到了,我叫阿黛西,請多多指教喔。」
  「我是薇露娜,她是我妹妹薇塔。弓者訓練辛苦妳了。」姊姊抓起我的手。對方聽到這裡個名字的時候雙眼瞪得好大,應該是撞見了幕的女兒而感到驚奇吧。不過她還是保持著一貫的禮貌,與我們點點頭示意後,便轉身飛離。

  「噢……姊姊,我以後也會去那個什麼中央區報到嘛?」
  「對,那裡是弓者部分派行程的地方。不過啊,妳要先把基本功夫練熟,這可是入門的門檻喔。」姊姊替我整理起有點凌亂的衣衫。此時,兩罐東西從她的袋內掉了出來,滾到我腳邊。
  「呵呵……」
  「這是小紫花汁!」
  我認出那是谷裡最受歡迎的飲料,連忙拿起來湊到她面前。

  「對啊,薇塔。看到上面那座涼亭了嗎?我們等等就去那兒野餐,晚上看星星,如何?」
  我使勁點頭,兩隻眼睛盯著小紫花汁不放。「好好!」
  薇露娜姊姊深呼吸一口氣,快速的繞到我身後,然後把我整個人抱起來。
  「呀!」


  「也到了該犒賞妹妹的時間了啊!」
  「嘿嘿~~」淚痕好像還沒有乾,但那不重要了。微風經過我們倆,在壯麗的峽谷中緊密交織。




 
 


  這座湖,是我最喜歡的幾個風景之一。它離王都很近,而且位於小艾的領地內,不需要擔心劫匪。更重要的是,附近稀樹林完全沒有光害,每到晴天晚上湖面就會和天空相互對視,天上的星星在湖裡都有了美麗的影子。當然也包含那顆最美麗的傳說大行星,王月星。

  「王月還是一樣的絢麗。」
  這句話出自小艾之口,在我面前,他很少主動發表意見,可見這景色是多麼的令人感嘆。
  「連同它上頭的月升精靈也是,嘻。」我俐落的脫下短靴和長襪,將它們整理好放在一邊,然後就把雙腿泡浸涼涼的湖水之中踢打。「小艾,你也來坐著嘛!」
  「殿下,您的好意艾列克斯心領了,但……..」他起先熟練的用起一貫的口吻拒絕,但緊接著再看到我轉頭凝望他的表情之時,他遲疑了。
  「就今天、好不好,雖然今天一點都不特別,但是………哎!人家覺得開心的日子就是我們兩人特別的一天啦!」
  他勉為其難的低下頭,大概是知道小公主的感受比什麼禮節還要重要的緣故。於是他慢慢點頭,逕自走到湖岸邊上,小心翼翼的盤坐在離我不遠處。

  「哇,今天小艾真聽話!哈哈~」水花噴濺的聲音綿延不絕,與漣漪一起朝湖心之處遠遠飄去。
  「……….」
  停下動作,待聲音漸漸消逝之後,我看向藏在不遠樹梢後的王月星影,輕聲問道:「吶,小艾,今天是我們第幾次只有兩人來到這座湖岸邊呢?」
  「殿下,這是的十五次。上一次來這裡之時,湖水的寧冰還未退去。」他沉穩的回答。
  「哦喔。」原來這麼多次了啊……這裡真是個好秘密基地呢。「這裡在你的領地內,你知道這一區將會有什麼遷村的工程嗎?」

  說實在的,講到這我有些不捨。這座湖……能不能只讓我、和他,靜靜的擁有?

  「這裡不會有任何動作。」小艾閉上雙眼,深呼吸一口氣。「有人提議,艾列克斯一向都是反對。」
  我有些驚奇的看向他的背影。「可是……可是這樣不會讓居民們覺得你有私心嗎?」
  「比起平時所節省的份,這裡不算什麼。」真的難得他今天好多話:「而且私心當然也有。為了公主殿下您,艾列克斯就是被指責也甘願。」

  『啊………….是、是為了我嗎?原來我的小小希望和擔憂,他都靜靜看在眼裡了?』

  我怔怔的看著小艾,內心許多念頭突然衝撞再一起,難以細分。
  「我……」說真的,只要王室一聲令下,連土地都能夠強制徵收。不過小艾做的才是最難能可貴的事。

  「這裡有整個漢彌頓郡裡最漂亮的星空。」


  我仰躺在草地上,感受風將長草吹到臉上搔癢的感覺,退去的鞋襪仍然沒有穿上。小艾站在一邊,也是舉頭看向天空,只見深藍色的背景中,無數彩色的亮點寧靜的點綴在天空,那條燦爛的彩帶也不曾移動過。我甚至能看到一個月前,同樣在湖岸處所發現的漩渦形。
  「小艾,古老的傳說提到……夜空中的星星會閃爍。可是我打從出生到現在,都沒有見過任何一顆星星閃爍耶……除了王月星以外。」
  小艾沉默了一小段時間,才慢慢開口:「艾列克斯也未曾見過。這個狀態、據說已經持續了數千年。」
  「為什麼呢?」為什麼那些星星都不能像王月那樣發出動感的彩光?是因為距離太遠嗎?可是還是好怪………王家天文學會的預算只比王都軍隊的預算低一些,為什麼他們卻都無法解釋這簡單的問題………

  「因為………」他明顯遲疑了一下,聲音也不自覺放低許多:「一名月升人曾經說道,米爾斯王國所處的世界,與天空中遠處的世界並沒有連接再一起。就像隔著一到斷崖,彼此只能透過雙眼觀察對方,卻無法溝通、理解。」
  我靜靜地聽著,一邊偷偷觀察那張總是平淡、但又無比認真的面容。
  「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米爾斯王國都不存在的時間、甚至肯娜平原都未有人定居之時,天空中的星星會閃爍、會移動。有著傳說中的流星。」

  「可是後來裂縫出現了是不是?」我歪過頭眨眨眼,使得他又遲疑了一陣。「對。月升人認為流星是天上最美的東西,他們日復一日都在為了尋找真正的流星而努力。」
  『尋找真正的閃爍之星啊………』

  我慢慢轉頭看向天空,漸漸的把自己靠再小艾身上。他嚇了一跳,但是絕對不會推開我,只好慢慢坐了下來,讓我更舒服得靠著。「公主………」
  「嘻。」
  調皮的晃晃身子,我的視線下意識地搜索流星。緊接著!就在毫無意料的情況下,天空一角的一顆星星突然閃了一下!在萬千靜止不動的光點中劃出動人的樂章。

  「啊!!!」
  「公主殿下!?」

  我輕叫了一聲,只覺得一股龐大的魔力湧進心中,我開始出現輕微的幻覺。漫天星斗的夜空中,我依稀見到一個有著粉色頭髮的天使………張開雙翼、消失在遠端………還沒看清楚,胸口就一窒,影像……也隨之消失。

  「殿下?您沒事吧!?」
  他抓著我,語帶緊張。
  「不……我沒事,不用擔心。」
  我莫名的撫摸他的頭,就像安慰著重要之人一般………








  「哇!?那是什麼感覺?」又是一陣令人寒毛直豎的感覺,我抖了抖手臂,差點拿不住花汁杯子。姊姊熟練的將我抱住,羽翼也蓋了上來,以防我從這搭建在樹冠上的小涼亭墜落。
  「薇塔?妳還好吧?」
  我笑瞇瞇的看著她,然後把頭埋進她胸口一邊說著:「人家沒事喔,只是剛剛在天空中突然傳來一陣好像是電流的東西!我還看到一個人的影像耶。好像是女生,蹲在地上應該需要幫助!可是一下子就不見了……」
  「需要幫助?」薇露娜不解的問道,一邊咬了一塊亮亮草粉餅乾。
  「就很直接的感覺呀!薇塔能夠幫助人的感覺~嘿嘿~~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呢,剛剛那顆星星閃了好大一下!!」
  我伸出手指指向天空一角,姊姊順著我手指的方向看去。接著她站起身,仰頭看了看,從包內拿出望遠鏡觀察許久,然後還伸展羽翼飛離小涼亭,在峽谷邊上又是觀察了好一段時間。回來的時候,我能見到她臉上的複雜表情。
  「姊姊……那是?」
  「薇塔,妳知道嗎。」她很溫柔的替我整理起粉紅色的頭髮。「那顆不起眼的小星星叫做始界,距離這裡好遠……好遠……」
  「始界!!」

  那是我們的家鄉!姊姊那一輩的傳奇故事!還有族人們的偉大遷移的起源地……賽那法西母星球的太陽!

  一瞬之間,我懂了好多好多事。大家定居厄伊萊後才出生的我,居然感受到來自遙遠陌生家鄉傳來的聲音,我………..
  「呵、薇塔,說不定啊,妳剛才見到的那個女生,以後還有見到的可能喔。那可是來自家鄉的禮物呢。」


  是來自家鄉的禮物呢…………


  晴朗的春夜裡,厄伊萊伊爾峽谷邊上,我,薇塔‧阿露西安,靠著我的姊姊,一起望著天空,沉沉睡去。在夢中我見到了……見到了一個不認識的女孩,牽著我的手,再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奔跑、嬉鬧。


  朦朧中她說出自己的名字。

  她的名字……….她的名字叫做……….叫做…………….








  若說奇蹟,真是莫過於此了。
  那天,天崩地裂。王國沒有了、父母沒有了、伊愛兒沒有了、連小艾竟然也沒有了!我穿越名為渾沌的隧道,降落在一處大雨滂沱的樹林邊。我想哭卻哭不出來,性情也變得極端的冷漠,最後還是巍巍的站起身,朝著地平線上遠處……燈火通明的大城牆走去。

  後來我才知道,那裡叫做阿斯嘉特。我在法理斯廣場上過著露宿的日子,仗著自己僅能記得的淨身火魔法,我不曾脫下身上的公主素裝。剩下的東西就只有取名為伊愛兒的氣球,以及小艾送我的花髮飾,我帶著它們四處亂走,漫無目的。我想死……但身體卻不答應,肚子每天都在叫,似乎在提醒著讓我活受罪的必要…………

  那一天,伊愛兒飛走了,但是很快的又被撿回來。那個戴眼鏡的大哥哥有點太過緊張,不過他也有與小艾一模一樣的溫柔。小艾………

  我認識的幾個知心的好友,協助我努力活下去。我開始兜售些現泡的小果茶,在客人面前表演兩手肯娜專有的技巧,儘管我還是露宿長椅。後來,我露宿的事情被大哥哥知道了,他抓住我的肩膀使勁搖晃,問我為什麼要騙他有地方住。我如實說了,他搖頭說不。

  那天下午,他給了我一支鑰匙。
  「亞茵,這段時間妳先跟薇塔一起住旅館吧!啊對了,她也是我的朋友,跟妳差不多大,妳們應該合得來。好嗎?」
  我瞪大眼睛看著他,心裡是滿滿的不可思議。終於………
  那一瞬間小艾的臉跟大哥哥的臉重疊再一起。

  「好。」

  我抓著氣球,對他欠身。
  「大哥哥,我先過去了,待會見,謝謝你。」



  然後,在那間旅館的大廳,我見到了她。


  伸展背後的潔白羽翼,藍色眼睛大大的看著我。她叫薇塔………

  她是那個晴天的晚上,天空中飛過的………天使。



  薇塔、薇塔。

  「哈哈哈~~~~」








  眾目睽睽中,女孩們相擁滾倒在地上。她們彼此不需要再多說什麼,因為曾經有那麼一個晚上,女孩們的心越過了天空的裂隙,緊緊的靠再一起。


  就像真正的姊妹一樣。
 
 


 
 
 
本節出現人物:亞茵‧阿爾西亞婢女薇塔‧阿露西安薇露娜‧阿露西安艾列克斯‧席恩特髮飾店主天空精靈伊攸天空精靈阿黛西白流羲
本節出現場景:飛音莊園、厄伊萊幕宮、肯娜商業區街道、伊利菲斯弓者部、漢彌頓郡夜光湖、法理斯廣場、旅社
 
註釋:
 
飛音莊園:米爾斯王室女性眷屬居住地。
厄伊萊幕宮:天空精靈之厄伊萊聯合『幕(統治者)』的辦公居住地,為巨大樹屋建築。
肯娜城:米爾斯王國王都。
王月星:米爾斯星環繞運行的行星,月升精靈的母星。
伊愛兒:亞茵最喜歡的侍女。
天不落:天空精靈的母星,與王月星處在相近的行星系統內。
尤恩那米爾:厄伊萊聯合的經濟體系。
伊利菲斯:厄伊萊聯合的戰鬥體系。
漢彌頓郡:漢彌頓子爵(艾列克斯)的領地。
大哥哥:即白流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7326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企鵝(´・ω・`)
要求薇露娜X泫!

百合(?)

09-08 11:27

樂之
@Q@ 有星晨了09-08 19:31
伊祁青歲
樓上的,薇露娜早就有心上人了...

09-08 17:54

樂之
嘿嘿09-08 18:5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hugolin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Eufo... 後一篇:【RPG公會】溫刀欸郎...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PG公會綜合設定】 (0)
【銀曦侯亞茵】 (3)
【角色】 (8)
【NPC】 (7)
【角色目錄紀錄】 (6)
【角色能力設定(舊)】 (7)
【形象、關係】 (9)
【種族】 (9)
【場景】 (25)
【場景繪圖】 (19)
【設定】 (22)
【探討】 (5)
【劇本】 (14)
【統計】 (31)
【雜料區】 (37)

【EB型錄】 (4)
【第一代|EBC】 (12)
【第二代|CNE】 (12)
【第三代|LEE】 (12)
【第四代|狂想ユーフォリア】 (12)
【第五代|DUE】 (11)
【第六代|Φωτεινός】 (10)
【第七代|OIG】 (7)
【第八代|dfc】 (1)

【RPG公會故事創作】 (0)
【主線:終焉審判輪迴】 (23)
【主線:星逝魔眼】 (54)
【遺跡主線:失落滄溟】 (18)
【主線:古林肯比之鳴】 (30)
【主線:奇蹟的阿斯嘉特】 (12)
【主線:艾爾帕卡】 (29)
【長期專欄】 (42)
【活動系列集】 (63)
【獨立系列集】 (37)
【平行小劇場】 (5)

【RPG公會前代故事創作】 (0)
【消失青年與麵包坊之章】 (6)
【迎接奇蹟之章】 (7)
【明月驕陽之章】 (12)
【何為守護之章】 (13)
【通向晨曦之章】 (10)
【姊妹之心】 (14)
【綜合支線】 (18)

【RPG公會關聯故事創作】 (8)

【烏托邦】 (3)

【短篇集】 (0)
【都會飄遊】 (13)
【蛛網心境】 (7)
【走訪紀實】 (7)

Consciousness 學默同人 (32)

【流程心得】 (2)

未分類 (11)

jason990505各位巴友
歡迎各位巴友來我小屋觀看文章 或單純交流認識!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