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魔法少女小圓 鏡中的物語 第八話

可可羅 | 2024-03-10 17:35:47 | 巴幣 2022 | 人氣 376

連載中魔法少女小圓 鏡中的物語(同人)
資料夾簡介
《偶像異聞錄》世界中,曉美焰本人經歷的故事前傳,會有《魔法少女小織》的角色登場(可能會)。


【見瀧原市區,雙葉公寓,麻美和亞美的房間】
「她睡得很熟,看起來隨時都會醒來。亞美她為了對付神濱市的新興勢力,自己一個人犧牲了,我知道她有在調查Magius之翼的事情,並且知道我不該知道的事。」麻美擔心熟睡的小圓,並且跟在場的花織琴羽討論小圓的後續。
「鹿目圓那傢伙,似乎存在什麼樣的潛力,或許可以毀滅這個城市呢?」琴羽看著熟睡的小圓,覺得起因應該是小圓存在的黑暗人格引起。
「到目前為止,我們至今用在這裡的一切知識,都沒辦法找到對小圓人格方面的秘密,以前甚至小焰所說的其他次元,我們都不知道小圓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杏子不開心的說著。
「丈瑠主公會聯絡其他的戰隊和假面騎士,不過我想那位大人……T.P. 時光警察的總指揮官或許有什麼打算?」琴羽說著,只有作為現任真劍黃的她觀察小圓的異狀。

「呼嚕嚕嚕,我夢到有白色的魔法少女,把沙耶香、仁美給殺死了…我好害怕,甚至小焰為了保護我……」小圓說著夢話,有門鈴響起來,杏子去拜訪迎來的客人。
「我們這裡不歡迎警察呀,你說要跟大家解釋真相嗎?只有我們知道真相是什麼。」杏子對一位時空警察大聲咆嘯,但是時空警察推開了杏子。
巴麻美在這裡嗎?我想是時候給大家知道了,妳們會陷入一場多重宇宙的戰爭,至今為止的時空治安已經處於非常不平衡的狀態了。」時空警察並平凡很焦慮地跟麻美報告。
「時空治安的事情怎麼能扯到我們頭上?我們只是為了守護這座城市的魔法少女,為什麼要陷入你們穿越過去並修正歷史的任務呢?」麻美生氣的問著小凡,小凡有點焦慮不敢回答。
「波呦波呦波呦~~」名叫波呦呦的妖精突然活躍了起來,跳到小圓的沙發上叫醒她。
「這位就是我們T.P. 時光警察所協助的超次元生命體,她可是宇宙中至高無上的存在,未來要是能『重來』的話,只要你們全員犧牲,她就可以成為這個超次元生命。」女警員莉姆看著小圓說出非常尊敬的話,但是杏子很生氣。
「我們?全員犧牲?意思是你們的目的就是為了要殺死我們幾個並讓那傢伙成為唯一的魔法少女嗎?既然這樣的話,現在是動手的時機了呀…」杏子失控地說著。
「冷靜下來,佐倉,如果還有下一次的話,我希望能仔細聽時空巡邏隊的線索。」麻美要杏子冷靜下來,小圓剛睡醒看著杏子和麻美。
「怎麼了?你們在吵什麼事情呀?」小圓彷彿不像失控之前,很含糊地問著麻美。


「你們的世界,已經被分裂和分支出無數個時間軸,自從人類發明時光機並從宇宙誕生之初開始旅行到時間的盡頭,已經是歷史的主宰,自然就會有時光警察管理,時光警察知道一切的時間運作原理,以及時空悖論怎麼處理和消滅。」
「自從曉美焰得到了時間旅行的能力之後,她就穿梭在各個結果的時間軸旅行,並且就算是現有的時間軸都無法滿足她拯救鹿目圓的任務,也就是說,原本這個時間軸是屬於假面騎士和超級戰隊的時間軸,現在也引來了異次元的入侵,分裂成另一個全新的派系。」
「莫巴帝國軍是個危險的軍隊,憑我們的一己之力就無法鎮壓他們,因此我們需要在減少傷亡的狀態下,需要你們的力量,你們有毀滅這種軍隊的力量,甚至可以捨棄自己的性命,但我們需要考量的狀況下才能夠摧毀帝國軍。」
「因此,要培育曉美焰,是我們最壞的打算,把她訓練成跟軍事機器人一樣可以抹殺軍隊為由的機器是我們的任務,但她還有一顆人類的心。目前她已經被時光警察許可使用22世紀的秘密道具,但派來那邊的指揮官,需要更有能力治好她。」

「是奈葉太太她們,難道說小焰她的道具都是很危險的嗎?」小圓好奇的問著。
「這些道具,我們原本是用來監測時間軸的評估,看變異體的危險程度到什麼地步的,原本就是被拿來做為實驗的系統,甚至你們的存活都只是一場實驗,因為,為了時空的和平和預測未來的數據可能性,你們的犧牲都是值得研究的。」莉姆說著,百寶袋系統的真相。
「可……可是這些東西在未來的幾十年都可以被發明出來,為何會說是危險等級強大的物品,我真的不明白?穿越時空這件事不是本來就即將觸手可及的事嗎?」麻美問著值得探討的事。
只要跨過了這個界限,或許我們人類,就不害怕世界末日了,妳或許一下子不明白,這個人類社會的醜惡和扭曲,一下子吞噬我們道德淪喪是什麼概念了。」小凡跟小圓說著。
「我不明白,你們時光警察只是為了阻止我們而行動,我馬上證明給你看,未來是可以被改變的,我一定會證明這一切的。」麻美聽不進去小凡和莉姆說的話,離開了公寓。

{第八話,科技與人心的黑暗}


【???】
「哎呀,這裡攻略寫說要說服獵人卡西姆,不過看起來不是馬爾斯過去說話呢,這第二章的戰役也太嚴格了吧?」艾迪‧拉達伊達正在玩《聖火降魔錄:暗黑龍與光之劍》,以研究歷史為目的,但樣子卻是以一位藍色雜亂頭髮的宅女,跟某位10年前的高中生很類似。
「麻美看起來應該還有事情要等待,看起來她要處裡那位新生魔法少女的問題。」艾錫拉‧沙納爾作為奧利比亞的指揮官,召集了麻美的勢力打算前往第一次出征。
「要是有辦法說服那個只會玩聖火降魔錄的肥宅警察,加入我們的勢力就好了,貨幣完全不符是問題,他們使用的錢幣稱為決鬥點數而不是詛咒晶片,要不是那個軍火社長介入……」艾迪穿著睡衣打電動說著,反過來被艾錫拉吐槽。
「你說中川圭一和兩津勘吉?他們不可能會影響到戰局的,有那種能力神擋殺神,就不可能隸屬於任何人,只要死掉向地獄交差了事就可以復活……」艾錫拉喃喃自語地說著。
「就像《真‧女神轉生》一樣呢,但少了接關的方式形同遊戲結束……」艾迪笑著說。

「此方、小鏡,就只有我一個人過來,我準備好了。」麻美變裝成魔法少女的服裝,開始要準備做些什麼事情?
「好好好,接著我們要去觀察那個長期下來要征服我們的中川集團,看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地點就在核心次元的千葉縣大貝町,我記得那裏是四葉集團的根據地……」被說成此方的艾迪說著,打算只穿上研究袍就拿起了車鑰匙。
「要搭乘迪羅倫DMC-12前往核心次元的事,應該沒有告訴同伴吧?」艾錫拉這樣問著。
「我記得,這件事絕對不能告訴小圓,而且杏子會妨礙任務的。」麻美說著。
公寓的停車場出現一輛是1985年《回到未來》電影出現的時光旅行飛車,艾迪和艾錫拉要麻美搭乘這輛時光機前往2018年的核心次元。
「那麼就這麼說定了,另外,聽到什麼事情都不能動搖喔。」艾迪拿著時光機的鑰匙,輸入好地球編號和時間點之後,馬上前往時空隧道。


「好奇怪呀,這裡沒有時間警察來守備,算了。」通往核心次元的時間軸的平行通道上,居然沒有時空巡邏隊的飛船擋住去路,艾迪充滿疑惑。
「麻美,有關妳的牌組,可能要變動一下怪獸陣營。尤其是在那個時代開發出最新的召喚方式,連結召喚,似乎就是為了對應開發當中的額外怪獸格,妳應該知道吧?」艾錫拉說著,把一張貼滿貼紙的牌組盒給了麻美。
「那是……雖然讓小圓知道這件事的真相是不可以的,但還是希望她能諒解…」麻美很堅定的說著,但是艾迪卻插話問著麻美。
「妳真的認為,妳知道這件事的所有真相嗎?靈魂寶石只要好好保養,真的不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嗎?」艾迪眼神瞪著麻美說著,知道麻美似乎不知道些什麼。

【大貝町,豬尾巴亭快炒店】
「這裡就是可以打聽到次元穿梭機的計畫,目前這個時間軸唯一被認可的時間旅行者,就只有過去20年製造出時光機的海馬瀨人。」艾迪把DMC-12時光機停在路邊停車場,打算自己在外面把風,卻發現有一個國外旅行的巴士已經停在路邊。
「我感覺到那輛巴士有魔法物品,能下去看嗎?」麻美問著,想調查可疑的巴士。
「應該只是觀光客的行李吧,總而言之就絕對不能打擾到他們喔。」艾錫拉警告著。


「歡迎光臨豬尾巴亭,兩個人嗎?我們只有一桌的位置喔。」餐廳的老闆女兒穿著粉色的洋裝看著麻美和艾錫拉,作為餐廳的助手歡迎客人。
「我們要來接收特別服務的。」艾錫拉像個常客一樣的告訴老闆女兒。
「真的嗎,沒有其他人比較方便,今天愛麗絲她接到一個案子,等一下再處理妳們的事。」老闆女兒似乎有點垂頭喪氣地說著。
「您好,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吧,我叫巴……」麻美開始自我介紹,可是……

有一桌帶著一群看似不是人類的客人,看起來像骷髏頭的高富帥肥宅、帶著一個穿著實驗袍的蜥蜴科學家、和一個長的像佐倉杏子的半魚人女士、以及穿著毛衣的山羊,正在吃一大碗炒飯,其中蜥蜴科學家看到麻美就像看到偶像的反應,把飯粒吐出來。
「怎麼了Alphys博士?」跟在怪物群的中間,有一位可愛的短髮男孩問著,他似乎是觀光客中唯一的人類,稱蜥蜴科學家叫Alphys。
「是巴麻美學姐,她居然還活著啊!」Alphys博士有點看到喜歡的偶像上氣不接下氣,麻美充滿疑惑注意到這幾位客人,沒想到自己在其他次元有知名度。
「那個艾錫拉,那位客人認識我嗎,我覺得我們好像在哪邊見過?」麻美問著身邊的人。
「不需要理他們,在這個世界的妳就算沒有變身,別人也會知道妳是魔法少女,妳在這個次元可是小有名氣的……」艾錫拉回應著。
「麻…麻美學姐,Alphys博士有認識她嗎?」在旁邊作為老闆女兒的舊識朋友,一位雙馬尾的中學女生問著蜥蜴科學家。
「那當然了,她可是《魔法少女小圓》裡面最偉大的魔法少女,她很強壯又和善,而且還是獨自一人呢。」蜥蜴科學家原來是動漫宅女,開始喃喃自語地說麻美的來歷。
「我不是跟亞美一起行動的嗎?難不成那些作品中的我……」麻美開始有點懷疑自己。

「妳要點什麼當晚餐?我建議點我們老闆相田健太郎的拿手炒飯喔。」相田老闆的女兒小愛,開始問麻美有要點什麼拿手菜。
「我想喝杯下午茶配點心就好了。」麻美害羞地說著。
「那麼想減肥呀,這樣對身體是不好的喔,我們光之美少女不會逼小孩子挑食的。」小愛說著,想要麻美吃點大餐緩和身體,但麻美不知道在生氣什麼。
那個,光之美少女是不是一定要做小孩子的榜樣?為了電視眼前的女孩子著想,甚至都不能自己去沙灘玩耍,騎車兜風成為暴走族?」麻美很徬徨的說著。

「那之後麻美學姐怎麼了,一定會成為最後的英雄吧,捏嘿嘿嘿~~」穿著橄欖球服的骷髏頭帥哥,問著這位造成轟動的蜥蜴科學家麻美之後的命運。
「並沒有耶,Papyrus、Sans,聽說她在第三集跟魔女戰鬥的時候,頭部已經被點心的魔女咬碎了,她的靈魂寶石被啃食成碎片,再也無法復活了。」蜥蜴科學家這樣說著。


怎麼會,我居然沒有亞美陪伴,而且我會死在魔女狩獵的爪牙之中,亞美這麼做都是為了保護我,她為了讓我變得更堅強,但是我卻沒有回應她……
「艾錫拉,她們說的都是真的嗎?」麻美突然嚴肅的說著,心情有點糟糕。
「妳不會想知道真相的,等那幾位光之美少女為妳服務之後…」艾錫拉還沒把麻美的話放在心上,麻美很生氣。
「別把我當成傻子了,我再問一次,她們說的都是真的嗎?」麻美很生氣的說著。
「是啊,要是那些時間警察沒有改寫歷史的話,妳最後的命運也是如此。」艾錫拉挖著耳朵說著,似乎沒有關心麻美的身心狀況。
我最後會死在魔女的手下,然後鹿目和佐倉,都會為了這件事傷心……自己改變不了任何事情,我想要毀了這一切……

「不好意思打擾了。」穿著洋裝的包包頭女孩、和一位穿著西裝制服的警察走了進來,並非是以調查的身分,打算拜訪餐廳老闆的女兒,他們似乎是相當要好的朋友。
「是愛麗絲和圭一社長呀,最近妳和圭一有什麼研究呀?」小愛問著這兩位有錢人家。
「之前妳們提出了光之美少女跟治安警察局有些合作的進度,已經有一些進展了,話說回來,小福怎麼在這裡?」中川圭一警官同時作為治安警察和企業的分部社長,向相田愛報告了一些事情,卻注意到了他們最近要調查的一位男孩子。
「是中川警官的。」稱作Frisk的男孩說著。
「原來你跟小愛成為了朋友了,有件事要拜託你們,有幾位高中生女子正在這個附近失蹤並找不到人,調查單位正在和我那邊的企業合作,需要決鬥四天王配合才行。」圭一社長看著Frisk似乎想拜託一件事。

「那些決鬥四天王居然……連傳說中的戰士,光之美少女都逮到底細,這樣的話,就沒有可以研究的必要,麻美,我們快點離開這裡。麻美?」艾錫拉想麻美趕快拔腿就逃,但麻美似乎拿著一把短管的燧發槍似乎在上膛。
對不起,我真的有點崩潰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麻美把話說完,就拿手槍朝餐廳的玻璃櫃射擊,玻璃櫃裡面的杯子被破裂成碎片。


「怎麼了,冷靜下來呀!」中川社長要麻美冷靜,但麻美已經聽到這些話處於失控的地步。
「如果我死在魔女的手下,我就不能夠保護大家了。」麻美變成魔法少女的服裝,使用緞帶魔法綁住了名叫Frisk的男孩,用燧發槍指著男孩準備射擊。
「放…放開我啦……」Frisk很著急的針扎著。
「我們不知道妳是誰,不要激動,沒有人能傷害妳。」中川社長說著。
「如果…如果你們知道我的名字,我不想再聽這些話了,我要殺了你們!!」麻美有點失控地說著,扣下板機準備血洗這家餐廳,但這時子彈的速度變得很慢。

光之美少女,心跳連結!!
隨著一個變身口號的出現,眼前出現一位黃色洋裝,頭髮不像之前那位黃色洋裝大小姐的魔法少女出現,變出一個巨大的透明盾牌,擋下了麻美的幾發子彈。
「難不成妳也是魔法少女嗎?」麻美非常失去理智的說著。
「那個,我想情況應該是光之美少女,她的靈魂之心是綠色的,不出賣靈魂的情況下,力量可是妳們的數十倍呢。」名叫Sans的肥宅骷髏頭,似乎能看到靈魂的存在。
對,我已經是沒有靈魂的少女了,說什麼拚死拚活的為了正義而戰,卻不及那些被純潔的妖精出賣靈魂的少女,光之美少女根本沒有什麼靈魂可言。
「到此為止,你們是奧比利亞的人對吧?」中川社長問著:「就是你們把這些日子以來出現的黑暗決鬥頻繁的真兇,並試圖引入異次元的丘比吧?」
「奧比利亞,之前有異次元相同的同伴被她們控制住,用卡片製造戰爭的人。」Frisk看著艾錫拉似乎有什麼心事要說,他相當緊戒的看著麻美。

之前小焰提到的,我們居住的這個世界,企圖利用卡片,洗腦大家各自互相傷害……
「少囉嗦!」麻美拿起緞帶想把稱作Cure Rosetta的光之美少女切成碎片,但是根本無法刺穿她的肉體,反而被Rosetta扯住摔到桌子面前,桌子被折成了兩半……
「冷靜一點聽我說,繪崎可樂助老師有跟我說了,有超古代的生命體在我們次元徘徊著,他之前有把這孩子的另一個人格變成魔法少女,現在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情……」Cure Rosetta很冷靜地告訴麻美,丘比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並且把Frisk的另一個人格變成魔法少女。
「哼,既然都顯現出真面目了,那麼也沒辦法了,只好用我們最先進的額外擴展彈。」艾錫拉拿出了魔彈銃的裝置,發射了一發裝滿黑暗遊戲祕法的子彈。
「艾錫拉,別太衝動對付她們……」麻美有點受傷的看著艾錫拉。
「誰說我要對付她們,妳去跟那位光之美少女卡片決鬥,我相信妳沒問題的。」艾錫拉把事先已經設置好的折疊式決鬥盤安裝在麻美的左臂上。
「我嗎?那些彈丸怪獸,我有點沒辦法駕馭牠們,不過我知道要怎麼連結召喚。」麻美懷疑的說著,不過看著那些未見過生面孔的決鬥者們,似乎開始有點自信。

「不行呀,Rosetta妳不能戰鬥!會陷入黑暗決鬥的懲罰。」中川社長警告這位光之美少女。
「已經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平成年的光之美少女是不會死的。」Rosetta說著。
「那句話是我要說的,給我做好覺悟,妳這個蟲野郎!」麻美憤怒地跟光之美少女決鬥。

麻美 LP 4000 愛麗絲 LP 4000


「那就由我先發制人,從手牌召喚『麥格農槍彈龍』,之後發動速攻魔法,『速攻旋轉』,把手牌一體『金屬被甲槍彈龍』特殊召喚。」麻美一開始就召喚了兩隻小怪出來。
『麥格農槍彈龍』 攻擊 18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金屬被甲槍彈龍』 攻擊 1700 守備 14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是槍彈怪獸,最初我們是用來開發防衛程式的怪獸,居然在你們這邊?」圭一社長很生氣的問著,麻美完全不明白怪獸的來歷,只知道這應該是艾錫拉給她用的禮物。
「我的額外牌組,怎麼在這個時候發光的?」麻美打開了決鬥盤的特殊召喚程序,卻發現有一體可以特殊召喚不是超量怪獸的怪獸,卻被對方發現她不熟悉規則。
「麻美小姐,只要把怪獸相同LINK標記的相同數目怪獸送入墓地,就能完成連結召喚了喔。」Cure Rosetta告訴麻美有關槍彈怪獸的運作方式。
「好,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槍彈』怪獸兩體,我把『麥格農槍彈龍』『金屬被甲槍彈龍』設置連結標記……身體好輕,覺得全身舒暢,已經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連結召喚!!LINK-2,『放大龍』!」麻美第一次連結召喚了怪獸,卻沒有任何防備。
『放大龍』 攻擊 1900 LINK ↙↘
闇屬性,龍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怎麼回事?決鬥盤多了一格玻璃板,我的怪獸還在那邊?艾錫拉,艾錫拉回答我呀?」麻美不太清楚核心次元的規則,由於多了連結召喚,所以額外召喚的怪獸有很大的變動。
「其實呢,同步、融合、超量召喚成功的怪獸,都會存在額外怪獸格喔,只有一體能召喚是的。」小男孩Frisk突然提醒了麻美自己入門的規則。
「那麼要怎麼解釋加速同步?那樣你們三角加速同步就沒辦法實現了嗎?」麻美很著急的說著,愛麗絲很驚訝居然有不了解新大師規則的人。
「那位褐髮的同夥居然……棄著麻美會輸的樣子逃跑,看樣子會拖延時間,只能夠速戰速決了,但是我還要知道你們的底細……」愛麗絲和小愛在思考什麼,這時麻美的時間超時,強制輪到變成光之美少女的愛麗絲回合。

「輪到我的回合了吧,抽牌!」Cure Rosetta有六張手牌,「這樣的召喚方式,妳應該記得嗎?把靈擺刻度2的『賤龍的魔術師』和刻度8的『時讀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
「靈擺召喚?但是妳怎麼是放在決鬥盤的魔法陷阱區?」麻美很驚訝的問著。
能夠征服世界的只有愛,來,請妳也跟我一起攜手孕育出愛的力量,靈擺召喚!『EM副手驢』『貴龍的魔術師』出來吧!」Cure Rosetta把手勢擺在胸前,靈擺召喚的弧光召喚出了兩體怪獸,不需要任何通常召喚的機會。
『EM副手驢』 攻擊 1000 守備 2000
地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貴龍的魔術師』 攻擊 700 守備 1400
炎屬性,魔法使族,靈擺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特殊召喚成功的『EM副手驢』怪獸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體『EM助手驢』加入手牌,我要將等級3的『貴龍的魔術師』和等級4的『EM副手驢』進行調星,向陽之處溫暖光輝,Cure Rosetta!同步召喚!等級7,『異色眼隕石爆裂龍』。」此時,協調怪獸發動自己的樂器吉他化成星星,與另一體怪獸連成一線,變成了一條深紅色的巨龍。
『異色眼隕石爆裂龍』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異色眼隕石爆裂龍』的效果發動,從靈擺刻度的魔法陷阱區的『賤龍的魔術師』特殊召喚,之後從手牌通常召喚『EM助手驢』,從墓地復活『EM副手驢』!」Cure Rosetta大量召喚出怪獸的儀隊樂團,此時的她就像單純找回快樂的娛樂決鬥者
『賤龍的魔術師』 攻擊 2100 守備 1400
風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EM助手驢』 攻擊 1600 守備 600
地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EM副手驢』 攻擊 1000 守備 2000
地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EM副手驢』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張『EM小角』加入手牌。」Cure Rosetta有兩張手牌,這時突然就開始發動了攻擊,「是時候了,進入戰鬥階段,由於我場上的『異色眼隕石爆裂龍』這回合無法攻擊,『賤龍的魔術師』『放大龍』發動攻擊,光之美少女,幸運草反射!!
「開始攻擊了,這一刻我等很久了。」麻美的LP從4000降到3800分,但這時左手的決鬥盤卻沒有提示發動墓地裡的怪獸效果,「怎麼回事,居然錯過了時機嗎?」
「不是錯過時機喔,『異色眼隕石爆裂龍』的炎之氣息只要存在檯面上,妳場上的怪獸不能在戰鬥階段發動怪獸效果喔,這時候,『EM助手驢』對麻美小姐直接攻擊。」Rosetta的怪獸用大鼓對麻美一陣猛砸。
「怎……怎麼會這樣?」麻美的LP從3800降到2200分,心情非常焦慮。
「再來『EM副手驢』繼續對麻美小姐直接攻擊!!」Rosetta的怪獸朝麻美一陣踩踏。
「嗚嗚……這樣就結束了吧,雖然我的生命值處於風中殘燭,但我還有兩張手牌,只要我有辦法抽到牌組裡面的卡片,並開始精通連結召喚,或許我有辦法逆轉。」麻美很生氣的說著,她的LP從2200分降到1200分。
「我不想給妳機會,我的戰鬥階段還沒結束呢。」Rosetta這樣說著,突然憤怒的看著麻美。
「妳的戰鬥階段不是已經結束了嗎?」麻美很生氣的說著。


「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狂戰士之魂』!」Cure Rosetta發動了駭人的卡片效果。
「那張卡是??」巴麻美驚慌失措地說著。
「攻擊力低於1500分的『EM副手驢』直接攻擊後,捨棄所有手牌發動『狂戰士之魂』的效果,在抽到怪獸卡以外的卡片之前可以無限抽牌送入墓地,根據抽到怪獸卡的數量,給予500分的效果傷害砍在麻美小姐的身上。」Rosetta說明速攻魔法的效果,大家看到後覺得過火了。
「那就是決鬥四天王,沒想到對付一個魔法少女會做到這種地步是的。」Frisk問著老闆女兒小愛,由於愛麗絲和小愛是從小到大的朋友,不能坐視不管。
「要上囉,首先是第一張,抽牌,戰鬥怪獸卡,『EM幫助公主』送入墓地,給予500分的效果傷害!!」Rosetta開始連續抽牌,一陣空氣刃砍向麻美。
「嗯啊啊啊啊~~」麻美的LP從1200降到700分。
「第二張,戰鬥怪獸卡。」愛麗絲又抽到異色眼之龍
「啊啊啊啊啊啊~~」麻美的LP從700分降到200分。
「第三張,戰鬥怪獸卡。」愛麗絲又抽到異色眼假面龍
「啊啊啊啊啊啊啊~~」麻美的LP從200分歸零,此時效果處理還沒有結束。
「抽牌,戰鬥怪獸卡。」愛麗絲又抽到了怪獸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麻美受到了疾風屬性的魔法傷害,用HP承受。
「抽牌,戰鬥怪獸卡。」愛麗絲又抽到了怪獸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麻美受到了疾風屬性的魔法傷害。
「抽牌,戰鬥怪獸卡。」愛麗絲又抽到了怪獸卡。
「啊啊啊啊啊啊啊咿咿咿~~~」麻美受到了疾風屬性的魔法傷害。
此時的麻美頭部的寶石頭飾,已經開始損壞中,這時候的小愛看著她不太對勁。
「抽牌,戰鬥怪獸……」「好了,住手了,愛麗絲……」「快放開我!!」
「麻美畢竟是很重要的魔法少女,如果這樣殺了她,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相田愛很生氣的告訴四葉愛麗絲傷害的嚴重性。
「這樣做太過火了,到時候決鬥法庭會判妳殺人罪的,妳應該知道的。」中川圭一提醒了愛麗絲這樣做會帶來的後續處理。


「殺了我吧,至少,我不用死在魔女的手下。」麻美開始痛哭流涕的說著。
「等等,妳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這樣我們就會跟妳一樣了。」Frisk跑到麻美倒下的地方安慰她,但麻美不知道Frisk的意思。
「要是是我,絕對不會有想死的念頭,儘管是在戰場上死去。」橄欖球員裝的Papyrus告訴了麻美自己的想法。
「你們不會了解的,怪物能活個幾百年,我們魔法少女的日子總是這麼短暫……」麻美很傷心地告訴大家自己內心有糾結。
「其實妳們跟我們是一樣的,因為魔法少女總會變成魔女,不是唄?」宅男骷髏Sans告訴了麻美真相,但Frisk提醒了Sans。
「不要跟麻美講這件事啦,你不是怕她會殺光我們全部嗎?」Frisk警告Sans。
「這件事剛好可以對臨走之前的麻美講,她不會殺光我們的。」Sans放心地說著。
「你們說魔法少女會變成魔女?難不成丘比先生騙了我們很久了?」麻美含淚的看著幾位皇家護衛隊成員問著。
「其實本來這件事丘比沒辦法讓你們接受,但實際上我們也被騙了很久才知道魔法少女的危險性,在20年前,這裡原本就有簽下契約的這種魔法少女,我們那時候很快就把根源的丘比封印了。」星空幸作為跟隨的少女告訴麻美這件事情的真相。
「有你們光之美少女的力量,有辦法拯救我們嗎?」麻美問著:「沒想到丘比先生居然是個大騙子,我之前還這麼相信他……
這時麻美拿著自己的悲嘆之種,修復自己的靈魂寶石,心裡有點複雜,手在發抖著。
「沒事的,我們一定會找到救贖的路的,保持自己的決心吧!」Frisk安慰著麻美學姐……


【異聞次元神濱市,北養區廢棄遊樂場】
「哎呀,這不就是那個神濱魔法少女口耳相傳中,新宿的夢魘騎士之謠言嗎?」褐色馬尾的魔法少女武術家看著用圍巾包覆自己頸部的魔法少女劍士,被稱作傳說中的夢魘少女。
「由比鶴乃……是吧,您被螯合吉祥物之謠言融合,感覺如何?儘需要蒐集人類的絕望,到一定程度之後,讓里見燈花大人成為神。」夢魘騎士這樣喃喃自語的說著:「只需要妳們三日月莊絕望,等到鶴乃崩潰成為魔女之後,這個世界會改變。」
鶴乃是最強的,只需要殺掉過去的朋友,我就能給大家吃火鍋了。」名叫鶴乃……被稱作謠言鶴乃的魔法少女,發瘋的看著夢魘騎士,魔法少女服裝變成綠色和原本的橘色閃爍著。
「首先,不管怎麼樣,我得告訴由比學姐我等族人悲慘的過去……」夢魘騎士看著鶴乃,一股熟悉的眼神摸著頸下的圍巾,「不對,妳知道嗎,忘了它吧,如果梅露姐姐站在這裡看著鶴乃姐姐變成這股模樣,一定會很擔心,偏偏妳卻是那個一味臨陣脫逃的武術家,忘了八千代姐姐告訴妳重要的事實,妳還把變成魔女的梅露姐姐打死了,就因為妳要養活萬萬歲的一家人……」
梅露不是我殺的,殺了梅露的是丘比先生,妳也是被丘比先生殺死的呀,小裕~~」謠言鶴乃很興奮的說著,比起了格鬥的架式準備攻擊夢魘騎士。
「現在她走了,妳對她做了這些,妳對她做了什麼事?當初冴羽兄也有自己的錯,妳偏偏就是過河拆橋的那個人……開始吧,妳想怎麼打都可以,只要我能殺了妳!!」夢魘騎士扯下了自己遮住臉龐的圍巾,露出黑髮藍瞳的天真眼神,拿起了短劍和長盾。

「哎呀,結果裕子您還是想藉機打敗鶴乃姐姐,加入我們黑羽毛呀?」拿著陽傘飛在空中的燈花看著手下夢魘騎士,另外一隻手詠唱了什麼咒文彈?
鶴乃是最強的,有誰可以代替我成為最強的呢?」謠言鶴乃對夢魘騎士的魔法少女服造成拉扯和打擊,不過很快就被夢魘騎士的盾牌彈開。
「連同過去的記憶都消滅,這就是在下的職責……」夢魘騎士拿起了劍朝鶴乃的右臂砍了一刀,卻沒辦法把鶴乃的右臂砍斷。
我說過了,妳想代替鶴乃成為最強的,我就幫妳實現這個願望吧!」謠言鶴乃趁機用左手架住夢魘騎士的頸部,很粗暴地想要殺掉她。
「別過來!」夢魘騎士直接將劍刺向鶴乃的心臟位置,卻沒有任何效果掙脫。
「過去對付魔法少女和魔女的經驗的妳,我本來以為會有辦法對付螯合吉祥物之謠言,我說裕子呀,妳看起來比那個資深魔法少女的怨念還要深重,就幫妳實現願望吧!」燈花嘲笑的說著,朝夢魘騎士釋放咒文彈,「極大火炎咒文,美拉蓋亞!!
「我的劍,居然被鶴乃姐姐侵蝕了……」夢魘騎士的劍被某種結晶體反過來侵蝕她的手臂,螯合吉祥物之謠言被轉移到了她的體內……


「這下子,螯合吉祥物之謠被感染、自我複製的樣子已經證實了,雖然理論上裕子的LV會大量的減少,來餵食謠言的強度,不過這樣已經夠了。」音夢這樣說著。
煙霧散去之後,謠言鶴乃安然無恙地站在她們面前,眼前的夢魘騎士出現了異樣。
哈哈哈,不需要、不需要這樣對我,我現在已經不稱作騎士了,我是魔王的幹部,為了服侍大魔王我得加把勁,對那些自稱是勇者的女孩子加以制裁。」夢魘騎士中川裕子變成了謠言裕子,手中拿著兩把手刃——從劍和盾合而為一的武器。
「好的,最近那個神聖五重奏的阻擋,我覺得好礙事呀,她們一定會來接走沙耶香的,妳把她們撕成碎片如何?」燈花這樣命令裕子,裕子的眼神變得很殘暴。
我會的、我會的,我可以做任何事,讓魔法少女的世界陷入混亂、混亂!」謠言裕子這樣說著,已經失去了原本的理智……


【見瀧原市,曉美家宅邸】
「杏子醬,所以妳曾經在風見野教會的神父那邊發生這麼可怕的事情,接下來小焰醬執行最重要的任務到底是什麼?妳對那個要取我性命的魔法少女有什麼頭緒嗎?」小圓被疾風太太邀請到家裡作客,跟佐倉杏子一起吃點心。
「神明大人或許想知道真相喔,但是羽智康佳同學已經沒辦法回去了喔,她原本……」曉美疾風作為小焰的冒牌母親,這時候杏子很生氣的痛罵疾風太太。
「都是妳們的錯,不是嗎,所以我才不肯吃妳們免費的東西呢。我寧願偷雜貨店的零食來吃,就是不肯把那些女孩拯救的人我是不會回報他們的。」杏子很生氣的問著疾風。
「希望妳們會諒解,要是沒有我等時空巡邏隊的制止,妳們會死得更淒慘,甚至無法觸及成佛並通往極樂淨土的地步。雖然這麼說沒有現在的科學根據……」疾風說著。
「拿康佳醬的性命來換取我們五個人存活的機會嗎?亞美應該也能救活吧?」小圓開始問著疾風有沒有辦法救活亞美和康佳。
「要是我是妳,唯一能解救他們的方法就是直接改寫劇本,通常我們會依照神明大人所儲藏的冒險之書紀錄去實現時間軸的修正,以避免更大的災難發生。」疾風說著。
「既然鹿目圓……有辦法成為統治時間軸的神,那麼究竟是為何會需要妳們干涉呀?」杏子很生氣的質問疾風,究竟是為何要為小圓做牛做馬?
「妳們真的想知道嗎?」疾風看著兩位魔法少女,臉上擺出不懷好意的眼光。
「畢竟妳說我成為神明的時候,自己有無法彌補的時間軸,我想知道為何?」小圓很著急的迫切想知道真相。

「這個宇宙,因為圓環之理的救贖而慢慢崩潰著,追溯讓人們不再絕望,原本只是善良的拯救這個骯髒的世界,卻變得更加混亂不堪,甚至有人為了脫離規則而差點取代圓環之理的位置,那個人就在妳們身邊,把一切的可能性回到正軌,就是米德切爾達所做出來的任務。」
「妳覺得未來世界是什麼樣子呢?機器人與人類共同生活、實現各種道具得到更多研究和知識,但真的就沒有罪惡了嗎?我們仍然還要實現正義,為了不讓唯一的淨土被平行世界惡化,變成極度絕望的未來,我們要實現歷史的各個計畫,就要馬上執行俐落。」


「嗨,八神小姐,妳們討論的如何了?我們先來小焰家玩玩。」一位藍色的狸貓機器人從客廳的抽屜衝了出來,打算接手鹿目圓遇到的困難。
「A夢~~你不用這麼操心啦,神明大人由我來照顧,和大魔王這邊已經都快弄好了。」疾風好像認識這位機械狸貓的樣子,有幾位小學生跟在機械狸貓後面。
「狸……狸貓?居然說話了!!」小圓不認識這位機械狸貓。
「啊啊啊,就算是神也不准說我是狸貓,我是22世紀最先進的貓型機器人,MS-903啦。」代號MS-903的機械狸貓從內褲形狀的東西掏出一個紙扇攻擊小圓,小圓有點被反應過度。
「哆啦A夢,這些女孩子就是你想拯救的魔法少女嗎?」一位眼鏡小學生看著小圓,覺得小圓就像爸爸的充氣娃娃一樣皮膚粗糙。
「你們是?」小圓被眼鏡小學生捏著臉頰問著。
「哎呀,神明大人還沒有認識他們,他們現在會代替小焰那傢伙當你們的保鑣了,首先就是野比世修的曾祖父,成天把考0分當成家常便飯的野比大雄。」疾風這樣介紹他們。
「嗨,鹿目圓,我聽說你很常成為班上女生的偶像呢。」大雄跟小圓握手。
「我是源靜香,雖然夢想成為魔法少女,但是我害怕會把靈魂寶石惡化成為魔女的。」靜香把小圓不敢面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出來。
「而我是剛田武,班上的人都叫我胖虎,我來負責把魔女壓成肉餅吧。」胖虎告訴了杏子自己有實力對付魔女,杏子充滿疑惑。
「至於那個志築仁美我就告她小三,我比她還有錢,我可是骨川經紀公司的少爺,骨川小夫呀,我表哥小吉還是有300輛名車的呀。」小夫對杏子拋媚眼,杏子差點被迷惑。
「你們有辦法把康佳恢復原狀嗎?」小圓問著大雄,但大雄反過來問小圓。
「你說誰呀,哪位樂團明星嗎?」大雄疑惑,疾風只好用他們聽得懂的口語解釋。
「那個長的像你們世界1996年決鬥怪獸日本盃的冠軍呀,就是長得像昆蟲專家羽蛾的魔法少女,她的靈魂寶石也變成怪物了。」疾風告訴大雄,大雄似乎還有不知道的事。
「那麼沒問題,我幫你們找人死在哪,另外,也會幫你們找到美樹沙耶香的。」哆啦A夢告訴小圓接下來的後事他們會處理。

「對了,那個變成魔法少女氾濫的童實野市,你要理會她們嗎?」小夫問著哆啦A夢是否處理某個都市的問題,但哆啦A夢似乎很害怕。
「紀錄次元1986的那邊,似乎有試過要拯救她們,但很多時間旅行者都沒有活著回來過,被發現的時候已經被殘忍的改造了……」哆啦A夢這樣說著。

「各位,我們去神濱市,馬上知道這個圍繞在我們身上的謎團吧。」小圓整理好衣物和零食包成行李箱,準備過去神濱市。
這時候這幾位從其他時間軸過來的小學生退縮在後,不敢去神濱市那邊……

創作回應

初代超越之神_丹列♆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403/893624701f5ebb1cb121f6973d9e17d1.GIF 很棒的同人
2024-03-10 20:27:38
可可羅
謝謝丹列的誇獎,其實我本來想說不會做到太差的。
學姐被Doro Monsta Cardo其實我覺得沒辦法接受……
2024-03-10 20:30:03
Astray
竟然是DMC-12...(´⊙ω⊙`)
因為電影的關係,對四輪沒有太大興趣的我超愛這輛的~
不愧是海馬...

槍彈龍,用了幾遍就覺得很強勢啊...

話說還來個狂戰是隻魂的場面...OAO
2024-03-11 05:46:48
可可羅
因為對憤怒電玩宅講的《回到未來》比較有興趣,所以就決定提起這部作品的時光機。
與回到未來不同的地方是,時間悖論的原理比較像是多重宇宙論。
2024-03-11 08:06:0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