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魔法少女小圓 鏡中的物語 第三話

可可羅 | 2023-02-11 20:45:30 | 巴幣 2118 | 人氣 647

連載中魔法少女小圓 鏡中的物語(同人)
資料夾簡介
《偶像異聞錄》世界中,曉美焰本人經歷的故事前傳,會有《魔法少女小織》的角色登場(可能會)。


【2015年8月11號,鹿目家,國定假期】
「早安啊,馬鈴薯呀,今天是妳們人類奉獻神明的日子,記得好像是山之日來著。」丘比穿上了小圓衣櫃裡剛為他準備的妖精領帶,「那個創造人類的神,現在在天國過的怎麼來著呢?」
「今天要去跟亞美她們進行魔法少女的訓練,這陣子我們要暫時和麗可麗絲相處一段時間。」小圓穿著健行用的運動服裝,打算要給丘比照顧鹿目家。
「妳真的不透露那位,名叫曉美焰的少女所準備的事情嗎?那可是妳的大好機會呢。」丘比想要讓麗可麗絲活捉小焰,但是小圓不明白丘比的動機。
「關沙耶香和亞美他們什麼事?丘比先生真的能逗達也開心嗎,這才是我擔心的。」小圓離開了房間之後打算花一整天的時間外出。
「她的那個道具,似乎不是這個時代的東西,我都看到了,鹿目圓真的坐視不管嗎?」丘比雖然無法被弟弟達也發現到,但他作為這個家的守護吉祥物在看家。

「目標已經出去屋子了,現在只需要假裝成別校的女同學就好了。」持有對講機的麗可麗絲已經開始在鹿目家監視一家四口的一舉一動,但是她們卻不知道,麻美早就已經告訴小圓自己被盯上的事情。
「交わした約束忘れないよ,目を閉じ確かめる……」小圓哼著慢跑的口號走向體育館……
「風希隊長,我們還要繼續在鹿目家待命嗎?」「我們先撤向三號公寓,她們經常在那個地點集合的。」對講機的聲音說著,但實際上她們用外國語言對話。
「代碼,1151-17C5指令。」一道不明的暗號在麗可麗絲的對講機講出。

「果然她們用德語來溝通也避免翻譯蒟蒻來破解她們之間的行動啊,不過那個代碼換成摩斯密碼就是……」小焰知道她們正在用摩斯密碼轉換成特殊進位的數字,自己正在吃不明的蒟蒻蛋糕解密。
「妳怎麼正在吃難吃的東西呀,那個蒟蒻蛋糕根本是給鄉下人在吃的哇。」一個清脆、頑皮又熟悉的聲音從小焰的背後出現,小焰馬上察覺不對勁。
「杏子??」小焰轉身呼喊美少女的名字,這位少女一頭紅色的長馬尾,穿成像是不良少女的叛逆打扮,但她很快被小焰的說話給震驚到。
「妳要不要吃Calbee薯條三兄弟呀,那可是國外的朋友旅遊都會必買的手辦呀。」叫做佐倉杏子的不良少女似乎注意到了小焰,覺得小焰很有趣。
「那是妳免錢買來的,我才不會吃妳的東西呢,倒是妳為什麼不跟麻美一起呢,偏偏倒是選了一位搞笑RPG遊戲的鐵粉……」小焰面對像是熟人般的少女講話,但是杏子充滿疑惑。
「妳說麻美嗎?雙海真美(音Mami)是偶像事務所裡有點不聽話的偶像呀,我對她不順眼,她憑甚麼用那20萬的薪水買零食吃,還不用付房租呢……」杏子以為小焰是在說另一位麻美,不過她覺得小焰是有什麼急事要說。
「我說的是赤城亞美,妳認識這個人嗎?」小焰擺出嚴肅的表情問著杏子。
「赤城?那個同事已經取代我的位置很久了,自從她們說像是命中注定的認識,我就已經被拋棄在外頭了,虧我還送她一輛摩托車開到見瀧原公路上,她說我是無照行駛呀。」杏子想起了不好的回憶說著。
「無照行駛,妳要不要聽聽看妳在講什麼?」小焰發覺杏子在15歲的年紀是不能開摩托車的,責罵杏子,但是除非這個時間軸……
「從國中的時候,不是有教交通安全宣導的課程嗎,那個傳說中的騎乘決鬥要怎麼玩,還有13歲的年齡限制呀,差不多在妳這個年紀就可以考照了。」杏子說著,這個時間軸原來駕駛摩托車的年齡已經拉低到國中生,似乎也跟戰鬥怪獸卡有關係。
「騎乘決鬥嗎?果然這個世界的法律有些不太一樣,前幾天的羽智同學也這樣威脅我,不過以前有經歷過足球發動戰爭的時代,我已經習慣了。」小焰正在喃喃自語地說著什麼?


「胚嚕胚嚕胚嚕胚嚕,胚嚕胚嚕胚嚕胚嚕!!」小焰的口袋發出奇怪的手機鈴聲,之後小焰從百寶袋拿出了類似蝸牛的手機,感覺有點像電話蟲小焰的蝸牛。
「真的存在,那個航什麼王的電話蟲,妳到底是何方神聖?」杏子擺出鼻毛真拳的崩壞畫風,似乎在吐槽小焰的通訊設備過於老舊。
「什麼事?母親大人,我已經開始調查小圓的危險程度了。」小焰對著蝸牛講話,裡面是八神疾風的聲音……
『妳這個傻瓜,接近佐倉杏子,小圓的死亡率增加了12%,妳正確的分析應該是要阻止沙耶香才對啊!!』電話蟲淚崩的說著,可能是因為見瀧原的信號不佳?
「至於那些麗可麗絲在街上巡邏,她們隨時都會殺掉小圓的……」小焰解釋著。
『死掉的會是妳呀,妳已經是通緝犯了,要是沒辦法找出妳想找到的預告殺人證據,我想可能等美國什麼子的還沒被逮捕,妳就死在街頭了。』電話蟲突然止淚說著,訊號非常不穩定。
「放心的,她們殺不掉我的,畢竟我在某個時間軸已經達到新網球傳說中的無我的境界而且覺醒出化身武裝和極限合體在陀螺戰場上奪去了無數陀螺戰士的靈魂……」小焰吹噓自己在其他次元的表現是如何?!
「妳少騙人家了,妳的LV不是才要剛開始鍛鍊嗎,應該還沒辦法學習很多咒文和特技吧?」杏子低估了小焰吹噓的實力。
『她說的沒錯,有機會的話用史考特偵測器來掃描一下自己的戰鬥力吧,妳的HP和MP都在LV 11的範圍下,自然沒辦法把過去的招式發揮到極致。』電話蟲的訊號說著,小焰變身成魔法少女的型態,拿起了電話蟲所提到的《七龍珠Z》史考特偵測器
「那是什麼?可以借我看看嗎,感覺好像很先進的眼鏡啊!」不幸的是,杏子突然搶走了小焰的史考特偵測器,調查了小焰的戰鬥力。

『曉美 焰』 LV 11 火銃之少女
雖然能力還沒發揮到極致,
能感覺強大的勇氣、靈巧和魅力所在。

HP 136/136 MP 26/38
攻擊力 143 守備力 76 魔法力 36
技能:冰結咒文『夏德』、凍結時間祕法『時間停止』、防衛咒文『斯卡拉』、槍技『雙重射擊』。LV 14可學習技能:靈魂訣竅『打擊識破』。

「根本沒有妳說到的『無我的境界』存在啊,而且這種數值是怎麼回事啊,妳簽下契約前一定有鍛鍊自己的經歷吧,妳在龜有是哪個社團的?」杏子問著,但是小焰的回應卻牛頭不對馬嘴,說自己以前在『見瀧原』的過去。
「我以前在見瀧原的足球社、網球社和躲避球社待過,每次只要是社團活動的時間就是小圓最危險的那一刻,小圓都會得到至高的力量簽下契約……」小焰說出了自己的委屈,想起了上個禮拜決鬥輸給羽智同學的事情,意味著她連一個人類都無法戰勝。

{第三話,你還差地遠呢}


【環矢神社,後山步道】
「亞美姐早安,我帶了沙耶香醬一起去進行狩獵特訓了。」穿著運動服的小圓在斜坡階梯很自然地走向亞美和麻美的特訓場所。
「那位藍毛的,應該還不至於需要特訓吧?不過只要爬了這個階梯提升體力,我們的HP就會增加了許多,雖然無法直接得到經驗值,但這的確是很好的修練呢。」亞美穿著冬季運動外套邊擦汗邊說著。
「赤城和我都是很喜歡做體力活的魔法少女,實際上,魔法少女的力量來自於自己對社會的貢獻,所以要時常做好事鍛鍊自己的能力喔!」麻美說著,某方面來說,她也是HP多於MP的成長類型。
「所以……哈哈…要是如果我成為了魔法少女的話,這些鍛鍊的確沒問題嗎?」沙耶香揹著自己的生活物品背包,氣喘吁吁地問著。
「當然囉,無論你許下了什麼樣的願望,力量自然就是人類的優勢了,但亞美……據說她簽下契約的時候體力不如從前,所以才會鍛鍊自己的。」麻美說著。
「亞美姐妳修練成這樣,真的有比較有效對付魔女嗎?」沙耶香問著亞美。
「連一個奧運的選手對付那種生物,都有勝利的機會,我們自然就不能輸給她們囉。」亞美這時說著連普通人類都能對付魔女和使魔的方法。
「那我先在神社這邊休息了,妳們去提升自己的HP上線了……喝喝…」沙耶香氣喘吁吁地往山頂爬樓梯。

10分鐘後,沙耶香在神社的鳥居看到了一個飲料販賣機,手邊有150圓詛咒晶片,選了一罐運動飲料來喝。
「哈哈,那些魔法少女苦行還真是辛苦啊,我都不想跟那位評價第一的妖精談判了。」沙耶香舒爽地說著,把運動飲料用灌水的方式飲用。
「妳這樣喝會死的,國人的十大死因,喝水嗆死是第四名喔!」這時一位麗可麗絲隊長看著沙耶香這樣狂飲看不下去,她有一頭迷人的黑色長髮。
「哎呀,妳也是魔法少女嗎?如果喝水嗆死人的話,就把喝水嗆死人的魔女退治就好了。」沙耶香回應了奇怪的說法,但眼前這位麗可麗絲沒有靈魂寶石。
「就是因為妳這樣的青少年無視這樣的危險,到底是為了什麼自殺的啊?輕小說說自殺會轉生異世界當勇者這點,根本就是妖言惑眾。」藍色水手服的麗可麗絲說著。
「那都是魔女做的好事囉,只要把魔女擊敗,或許就不會有那種集體自殺的傳聞了。」沙耶香說著,以麗可麗絲的隊長的想法,事情彷彿沒有這麼單純。
「好吧,但妳知道全國上下有多少的犯罪在發生呢?銀行搶劫、毒品走私、人口販賣,這些人的動機不會是直接殺死對方,但法律上就是犯罪,那種事也是憑一個『會魔法的女人』也能做得到的事情嗎?」這位麗可麗絲隊長說著。
「我說的魔女,不是妳們耳中說的那樣啦!」沙耶香說著。
「總感覺,妳說的那些事情,跟『目標』的動機完全一致呢,妳們是『目標』所盯上的獵物,所以一定要在事情發生之前把『目標』剷除。」麗可麗絲隊長說著。
「妳說的目標是魔女嗎?那還在瞞著什麼,妳魔法少女的服裝也太普通了吧?」沙耶香還以為這位麗可麗絲是魔法少女。
「妳到底在說什麼?感覺要調查『目標』這件事很複雜了,只要她在見瀧原中學大開殺戒,日本社會會被壟罩在恐懼之下……」麗可麗絲隊長說著,這時她的書包傳出無線電訊號。
「瀧奈,發布警戒,1554,D3,153A!」無線電傳出麗可麗絲的名字,和一個不知名的代碼,但是叫瀧奈的麗可麗絲聽到感覺不太對勁。
「收到,沒時間陪妳聊天了,目標開始行動了。」麗可麗絲說完,迅速往神社柵欄跨了過去。
「瀧奈?真是好聽的名字呀,我叫沙耶香,有機會的話我們會共享悲嘆之種的。」沙耶香說著,這時小圓和麻美已經過來察覺到沙耶香。


「沙耶香妳正在和誰對話呀?是新的同學要跟你做朋友嗎?」小圓問著,這時候麻美的靈魂寶石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接近。
「那個穿著水手服的女生,是不是拿著軍用物品?」麻美生氣的問著。
「怎麼了,難道是曉美同學以前的同伴嗎?」沙耶香問著。
「根據魔法少女內線的情報,她們是聯合國派來的祕密警察,雖然還不知道她們會不會使用咒文,但透過她們的行動來看,她們可能無視回合制……」亞美說著:「被她們盯上可能會有生命危險,雖然我不知道她們的目的是什麼,很有可能是之前的轉學生。」
「小焰醬?小焰醬會被殺死,但這樣也太過分了吧?」小圓緊張的說著。
反正魔法少女會為了悲嘆之種的事情,為了根除人類的惡性就是會這樣,所以才會有使壞的魔法少女,並不是所有的少女都是善良的心的。」亞美說著。

【施工現場,麗可麗絲警戒範圍】
「怎麼了,難道說妳知道那些不是魔法少女的美少女的祕密嗎?」杏子突然跟在小焰的身邊說著,不甘情願地跟在小焰的身後。
「她們看起來像是要抹除掉我在這個城市的身分,而且母親大人說過被那些麗可麗絲殺掉的人,具有法律效力可以讓報紙上的報導不去記錄這件事情,她們會盡量讓那個人不在社會上真正的存在過……」小焰很緊戒的說著:「之前她們的行動很乾淨俐落的槍殺了那幾個武器販子,而我去過的暗網就移除了被害人的情報,看樣子不是等閒之輩。」
麗可麗絲A查覺到目標小焰的氣味,決定帶麗可麗絲B和麗可麗絲C過去小焰這邊。
凍結時間的祕法!」小焰的魔法盾釋放了時間停止,拉著杏子的手跳過去鋼架的另一邊。
「唉呦喂,那麼要怎麼辦去對付那些人的監視下呢?」杏子問著小焰。
「只需要躲過她們的暗殺,或許有機會能活下來,沒有跟她們交戰的必要……」小焰告訴杏子對付麗可麗絲的策略,但杏子有點不聽話。
「應該是需要下點馬威讓她們知道魔法少女的厲害了吧?對方不會魔法和咒文,對我們來說有優勢了,五月雨斬!!」杏子突然在停止時間的時候,消耗了TP,對其中一位麗可麗絲使用鞭子般的長槍斬殺,麗可麗絲C在時間停止時劃出了傷口。
「杏子,妳在做什麼?沙漏的時間不夠了,會引起注意的……」小焰看到杏子使出特技很驚訝,然後時間繼續進行
麗可麗絲C受到時間停止中的傷害,她變得無法戰鬥。
「C佳醬,突然怎麼會有利器劃出傷口呢?」「是什麼人?」麗可麗絲A和B看到同伴死掉,不顧偷襲的規則準備發動了攻擊。
麗可麗絲A和B拿出手槍攻擊站出來的杏子,但是杏子閃開了攻擊。
「居然不知道《瑪莉歐和路易吉RPG》中只要被敵人先攻,就是那一方的回合呀,那麼我就先開動了。」杏子擺出了殺意的表情說著,準備攻擊。
防衛咒文,斯卡拉!」小焰詠唱了防衛咒文,小焰的身上出現了類似盾牌的飛行道具,小焰的守備力提升了,而小焰正打算過去接住杏子。
精神混亂咒文,美達帕尼!」杏子居然消耗了MP詠唱精神混亂咒文,麗可麗絲B陷入敵我不分的混亂中。
「B子醬,妳不能拿武器指向自己的同伴呀,B子醬!」「混亂、混亂……」麗可麗絲A看到麗可麗絲B拿槍攻擊自己人。
這時麗可麗絲A丟出了爆裂手榴彈,一團火焰中爆炸攻擊了杏子和小焰,不過小焰接住了杏子的身體躲開了攻擊,小焰看到麗可麗絲A被麗可麗絲B開了好幾槍子彈導致無法戰鬥。
「接下來送這發火焰送她們上西天,火炎咒文,美拉佐瑪!」杏子消耗了MP使用強力的火焰攻擊麗可麗絲,剛剛爆炸的煙霧導致火炎咒文的威力提升,對麗可麗絲B造成技術傷害。
敵人3體擊退,小焰和杏子獲得了597點經驗值和372圓詛咒晶片,杏子把麗可麗絲掉落的膠囊傷藥放進了口袋裡。


小焰帶著才剛拿到補血道具的杏子趕快離開廢棄施工現場,但這時候被一個繩子狀的子彈打中,小焰被不知所措的綑綁,沒辦法做任何事。
「曉美同學居然被綁住了啊……就是以那個明治時期暗殺武士維生的組織DA啊,我打聽很多情報網聽到妳們的消息了,來見瀧原執行委託的任務對吧?」杏子認出了麗可麗絲的暗殺組織來歷,並且知道她們的一些事情,「但是,妳想對魔法少女出手的話,最好還是趕快放棄吧,她們自然會處理這些犯罪的動機,妳們只需要善後就行了。」
「妳們所說的魔法少女,自然是那些惡魔契約的產物,DA自然不能直視她們不管,然而最近幾個大城市有一群契約締結者建立的組織,我自然會把她們通通消滅。」黑色直髮的領隊麗可麗絲說著,她處於一種衝動解決事情的個性,「說到底,這還是規模最小的犯罪組織了,我們接過通報說新宿和澀谷都有魔法少女組成反抗組織,這裡正好是她們的目標。」
「報上妳的姓名來,不過妳們的名字、生日和家人,對我來說都是虛偽的事情。」杏子問著那位麗可麗絲的名字。
「我叫做井之上瀧奈,生日是8月2日,那天正好出生在DA的組織裡,沒有人知道這件事的,她們都會被法律抹去的……」井之上瀧奈拿起了消音的手槍,這是因為管子消音而提升命中率的武器……

井之上瀧奈擋住了去路,小焰因為繩子綁住動彈不得,杏子查覺到有什麼東西要增援了?
「這槍是為了我的姐妹們報仇的。」杏子拿起了魔法截棍槍攻擊瀧奈,瀧奈受了傷但還沒死,跟那些麗可麗絲小兵不一樣,算是比較難纏的人。
『瀧奈,那傢伙的資料我們還在調查中,先幹掉曉美焰必較划算。』「少囉嗦了!」瀧奈朝杏子瘋狂射擊,雖然杏子靈敏地閃掉子彈,但還是中了一發。
海市蜃樓,這個幻術對妳們來說應該是沒辦法對付的。」「好了,本體在哪裡呢?」杏子消耗了TP變成好多個杏子,但只有一個杏子能順利攻擊。
「我可是在神濱市殺掉那些蒼海幫的人,怎麼可能在這裡倒下。」瀧奈用尖刺槍頭砸向了幻影杏子,幻影杏子被打掉了兩體,剩下兩體還沒認出真身。
火焰咒文,美拉!連發的夢幻絕招,這就是叫做五指爆炎彈!!」真正的杏子用五根手指頭發射了五發的小型火焰咒文,集結成一體連發的子彈貫穿了瀧奈。
「居然……這種實力的惡魔締結者,有這樣的實力……」瀧奈用背包的氣囊擋下了攻擊,不過身體還呈現大部分的灼傷,眼看要被魔法少女處理掉了。
「好了,結束了喔,這麼一來就是妳輸了!!」杏子拿著魔法截棍槍攻擊瀧奈,但這個時候小焰叫住了杏子。
「等一下,杏子是教會的人,應該對普通人不是這樣手段殘忍才對。」這時候小焰只能用行動跟瀧奈說幾句話,這時候杏子的槍頭跟瀧奈的身體只有幾公分的距離……


『瀧奈,瀧奈還沒有事吧,還能回應我吧?』楠木長官回應瀧奈的無線電。
「怎麼了,請求支援過來,我已經限制住小焰的行動了,接下來……蛤?」瀧奈還沒說完無線電的信號,無線電被火炎咒文美拉打穿爆裂掉。
「那個咒文……等一下,我MP已經消耗太多了,應該還來不及詠唱才對……」杏子顯然不是斷開通訊,炸掉無線電的魔法少女,從火焰的軌跡是從另一邊出現。
「妳想問什麼,我只不過是曉美班上同學想要阻止這件事情發生的組織罷了。」瀧奈還以為炸掉無線電是杏子做的好事,但是杏子察覺到不對勁。
「那個佐倉杏子,如果有影響到天主教會的信徒的話,她擔任修女幫人贖罪的工作就不能繼續下去了,瀧奈妳應該很明白吧?要是那些罪人最終墮落到死在妳的手下,那些事情是妳搞出來的啊!」小焰問著瀧奈,由於杏子的神父爸爸已經離世,最終導致杏子繼承爸爸的工作。
「所以說,我們魔法少女,是神選中的修女,應該有責任幫罪人救贖的啊!」杏子拿起長槍朝瀧奈的方向攻擊,但是有位銀髮的魔法少女砍向瀧奈,杏子其實在保護瀧奈。

「居然為了我擋下最後一刀,那些魔法少女或許不是壞人。」瀧奈看著即將砍向自己的魔法美工刀劍,剛才炸掉無線電的火炎咒文是她釋放的嗎?
「那個人是?據說在鬼燈市造成大量魔法少女減少,都是因為天乃玲音因為魔女化這件事而根除魔法少女,杏子,這傢伙不是我們的對手。」小焰看著這位銀髮魔法少女的殺氣,有注意到那個類似翅膀形狀的金飾,好像從哪裡見過?
「天乃玲音,那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瀧奈好奇的說著。
「剛剛那個五指爆炎彈,杏子居然無視靈魂寶石的混濁釋放了絕招,一點都不擔心自己將來會變成什麼樣子嗎,作為交換條件,妳應該將巴麻美交給我了吧,我會讓那女孩得到救贖的。」名叫玲音的銀髮少女說著,要杏子突然交出某位魔法少女作為交易。
「妳看上我們見瀧原最厲害的魔法少女做什麼,妳到底是何方神聖?」杏子懷疑的問著玲音,但玲音這時嘴角露出了微笑。
「哼哼哼哼哼哼…雖然妳對魔法少女的周遭關係十分了解,但作為風見野教會的妳,真的知道魔法少女最終的目的是什麼嗎?」玲音說著。
「嗯嗯嗯……沒想到我們追蹤的那位巴麻美同學,居然是這種惡魔契約者,我得想辦法警告其他麗可麗絲手下,作戰變更……」瀧奈因為HP受到嚴重的傷害似乎站不起來,但杏子知道怎麼治好瀧奈的傷。
「什麼嘛,妳居然不知道麻美和亞美是魔法少女,還因此盯上她們,不過我知道誰能通知那些麗可麗絲的方法,而且麻美趕來的時候就可以用治癒咒文,霍伊米把妳的少量HP回復了。」杏子看著小焰,似乎要小焰叫亞美呼叫麻美學姐過來。
「妳確定真的要叫巴學姐過來嗎,她會有生命危險的。」小焰卻警告杏子不要讓麻美學姐靠近玲音,但杏子用槍頭割開了瀧奈束縛小焰的繩子,擺出急迫的眼神要求小焰。
「妳不是有那個來自漫畫書狸貓的秘密道具嗎?我想與其犧牲麗可麗絲,或許井之上有辦法對付那傢伙的殺意,所以曉美同學,這次就靠妳了。」杏子握住了小焰的肩膀說著。
「敗給妳了,本來不想學那隻人工智能的狸貓的……非生物催眠喇叭~~」小焰從魔法盾牌拿出大聲公形狀的道具,大聲喊出道具的名字,出現經典的配樂……


【環矢神社山下,附近墓園】
「我的爸爸和媽媽火化的骨灰就是在埋葬這裡的,要是沒有那場車禍的話,或許我不知道能不能有更美好的生活呢,亞美她是我孤獨一人的時候,唯一一個讓我振作起來的……」麻美原來在神社山下的墓園照顧麻美雙親的墓碑,她用沙耶香買來的飲料倒在墓碑作為敬意。
「話說回來,能確認佐倉那傢伙應該沒事吧,我們兩個下午要拜訪風見野教會,不過那裡還在整修當中呢。」亞美對麻美說著,但眼神對上了小圓和沙耶香,「風見野的杏子對我們的關係不是很好,妳們兩個先在家裡休息吧,我們很快就會追上去的。」
『プリパラ行こうっ,乙女のパラダイス,プリパラパラパ,夢へのチケットはもうハートの中……』某首主題樂園偶像的遊行歌曲在赤城亞美的折疊式手機中響起來。
「喂,是赤城同學,杏子是妳呀,妳怎麼在訊號差的地方打手機呢?」亞美接起了手機,似乎是杏子要赤城求救的電話。
『盡量趕快帶麻美過來,那個曉美也在這裡,她擔心麻美的安危。』杏子的聲音從手機傳出來,『對了,妳們這邊有會治癒咒文的魔法少女吧,要帶兩、三個人過來比較好。』
「妳不在風見野嗎?我有不祥的預感,妳把具體的地址告訴我。」亞美一臉嚴肅的表情說著。
『第3區都市的施工現場,在三丁目12番99號的大樓。』杏子說出地址後,亞美一臉驚訝的表情。
「那個曉美是不是陷入麗可麗絲的陷阱了,那樣我們不方便啊,真的要過去嗎?」亞美話還沒說完,杏子的通訊信號越來越差。
『那個,我拿我的靈魂寶石假裝是手機通訊,非生物催眠喇叭的效果要消失了……』杏子還沒說清楚狀況,亞美的手機出現電話掛斷的聲音,那之前還有金屬兵器招架的聲音錄下……
亞美突然感到一陣錯愕,如果帶麻美過去的話,雖然能治好受傷的人,但這樣她會有危險,如果帶著小圓過去的話,她還沒控制好治癒咒文的威力而暴走,這樣下去得想辦法……
「怎麼了,亞美學姐,我們真的要支援那個叫佐倉杏子的魔法少女嗎?」小圓好奇的問著。
「麻美,妳去照顧沙耶香,我告訴小圓如何使用下級的治癒咒文霍伊米,減少她的魔法消耗量的課程是她要控制的。」亞美突然要麻美留下來,自己帶小圓過去實戰。
「但她仍然是還沒熟練的魔法少女啊,我不放心這樣放任鹿目她……」麻美焦慮地說著。
「麻美,還記得嗎,我們簽下契約的那一刻,就像自由翱翔的雛鳥那樣想要飛翔,因此雛鳥的父母如果不趕快讓孩子學會飛翔,就得奮不顧身地讓牠們置於危險之中才行……雖說是剛剛成為魔法少女的小圓,但我想她應該不會有任何危險在,她是有潛力的。」亞美說著。
「亞美,那些麗可麗絲是很危險的職業,不希望鹿目同學被這樣殺死……」麻美還沒說完,亞美握緊了小圓的左手,想要帶她離開。
「有時候,我得告訴那個孩子真相是什麼,有關妳父母的死,只有我在那個時候知道一切。」亞美說著,彷彿有什麼重要的祕密告訴小圓。

話說完,亞美決定帶小圓離開了,與赤城亞美的關係更進一步接近了……
飛翔咒文,托貝魯拉!!」亞美變成了洋裝女巫造型的魔法少女,帶著小圓在飛翔咒文的作用下,與小圓飛離了神社的地點。


「好開心啊~~能跟亞美一起飛在天空中,似乎就像真正的魔法少女一樣。」在空中變成洋裝造型的魔法少女小圓,因為飛翔咒文作用下開心的跟著亞美。
「那個咒文只要離開了使用者詠唱的範圍,我們很容易受到牛頓第三運動定律的作用下從高空摔下,只有……只要妳學會了如何自己飛翔的話,或許我們就不會這麼弱小了。」亞美內心充滿心事的想告訴小圓什麼,「這個咒文不能靠魔法少女的LV提升習得術式,必須要找到與咒文的使魔簽訂契約的方法才行,那個時候,小圓得自己獨立起來了。」
「亞美學姐,別這麼說,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大家的,絕對不會逃避的。」小圓開心地答應亞美,亞美因為和麻美衝突而留下了悲傷的眼淚。
「嗚嗚……要是能早一點告訴麻美,我殺了麻美的家人的話,或許不用這麼辛苦了…」亞美很傷心的告訴小圓,她朋友雙親車禍的真相。
「但是,另一個學姐告訴我她們是死在車禍上啊,那時候被另一輛卡車撞死,那個負責人也死掉了,只留下麻美學姐一人……」小圓說著麻美父母死亡的細節,卻惹火了亞美的理智線。
「那個是我與丘比先生許下的願望,我希望我卡車司機的父親死掉,而且我在丘比先生的面前說明了死因,就和當時的麻美一樣!!」亞美生氣的說著:「我爸爸……他是負責撞傷高中生為他們轉生到異世界的卡車司機,就算有很多人說他的壞話,他非常自豪地做自己的工作,我已經受不了爸爸作為劊子手的愉悅,我想殺了他們,但是……」
「難……難不成,亞美學姐妳自己的願望真的想跟父母斷絕關係嗎?」小圓驚訝到有點說不出話的地步,問著亞美悲慘的過去。
「小圓,算是我最後的忠告,等一切的事情結束之後,妳一定要繼承我的力量,我在麻美那棟公寓的鑰匙就先給妳,那裡面藏有很多禁忌的契約咒語儀式,等妳的LV到達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後,我一定要看到妳那堅強的樣子……」亞美說著,把一個房間鑰匙圈給了小圓。
小圓看了鑰匙圈,上面有兩個房間的鑰匙,不知為何,想起了某件事情?


【見瀧原第3區,施工現場】
魔法少女玲音阻擋了去路,魔法少女們感覺到一陣殺氣……
「我負責【防禦】來增加TP量表,這是我們麗可麗絲唯一能做的,千萬不要讓那些刀子的攻擊波及到我啊!」瀧奈不聽小焰的命令,為自保安全受到的傷害稍微減少。
「火屬性的魔法少女,弱點是冰凍魔法……糟了,我的MP只能施展一次冰結咒文,而且這樣的話靈魂寶石處於危險狀態。」小焰放棄施展咒文拿起手槍攻擊玲音,但玲音閃開了子彈。
「給你,這不是普通的礦泉水啊,雖然說MP低下的狀態會讓靈魂寶石汙濁,只要讓MP穩定下來,或許就能再撐一陣子……」杏子給了教堂供應的魔法聖水,小焰的MP回復到良好的狀態,但靈魂寶石似乎有點黯淡了。
「不打算攻擊嗎?虧妳還是風見野最出名的修女呢,不過天主教不允許魔法少女出現,妳真的知道他們怎麼處理魔法少女的嗎?」玲音異常的說出令人疑惑的話,把火焰的魔法加附在魔法長刀上,「火焰斬!!
火焰的長刀斬擊劈向小焰,小焰盡量不使用凍結時間的祕法下閃躲,但是還是受傷了。
「糟了,不趕快幫曉美的話……」杏子看著小焰受傷剩一半的HP。
「沒有這個必要,我有辦法可以對付她,雲凝固瓦斯!!」小焰把雲凝固瓦斯拿出來,但戰場上沒有雲狀的物體。
「要來了,火炎咒文,美拉米!!」杏子朝可燃的木製支架詠唱了火炎咒文,木製的支架突然燒起來了,冒出來的煙霧足夠讓小焰製造能下雪的雲。
「妳在瞄準哪裡啊?難道是要讓整個建築倒下來嗎,還真是沒招可用呢。」玲音回到場上安全的位置等待她們出了什麼意外,但小焰把雲凝固瓦斯噴在冒煙的煙霧上。
「難道說,曉美妳要製造烏雲來攻擊那位魔法少女嗎?」杏子問著小焰。
「妳自己不是已經想好了這個點子嗎,只要讓雲下雪,冰結咒文的威力隨著區域的天氣提升,這樣足以殺死玲音。」小焰說著。
「妳怎麼知道從火焰中冒出的雲會下雪?木頭裡又沒有H2O,不過這樣反而倒是讓我比較輕鬆,那些雲在過一回合就能打雷或下雨,妳是這麼想賭在天氣上吧?」玲音問著。
「這可是22世紀的秘密道具,只要用咒文打到那些雲身上,就能產生暴風雪……」小焰還沒說完,玲音雙手舉高擺出輔助咒文的架式。
隨機檢定咒文,帕芬魯德!!」玲音召喚了一個16面的骰子,骰子上面似乎寫著類似『我方咒文無效』、『時間停止』、『精神混亂』、『饒恕所有人』、『HP上限混亂』、『沒事發生』等之類的效果在上面。
「那個咒文是……已經失傳已久可以超越遊戲規則的咒文,只要向魔法少女的神要求檢定事件的合理性,依照自己的運氣化為1到16點的數字,只要低於那個幸運數字就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啊!!」杏子看到了隨機檢定咒文的威力,似乎她知道這個力量是有多麼可怕。
「我選擇的效果是『會心一擊』,然後咒文會檢定出我的幸運參數的調整值,結果是+2,所以檢定值就是6+2等於8,之後骰子有50%的概率會宣判妳們的處決了!!」玲音把咒文召喚出來的骰子擲向了地面,「擲骰子~~」
「糟了,一定不能骰到9點以下的數值啊……」杏子覺得無力對付玲音,但小焰這時候卻在掙扎使用咒文。
凍結時間的祕法!!」小焰拿起了盾牌使用時間停止,盾牌開始倒轉沙漏了。
「我能看到呢,在神面前出老千應該是無罪的嗎,只需要把骰子……」小焰趁時間停止下趕快對骰子出老千,但是……


「小焰是失敗者,她無法拯救我和姐姐們,她發誓再也不會來神濱市,讓Magius無法繼續得到救贖,魔法少女無法得到救贖……」在時間停止的空間,居然有一位充滿怨恨的粉色長髮魔法少女在她的背後低語著。
「是誰,誰在那邊?」小焰突然被轉移注意力,看著這位綁著兩條辮子的魔法少女,其實她記得那位魔法少女的名字。
「連環羽衣的名字都不小心忘記的,應該是妳才對,因為真相總是被迷霧遮蔽,我們只能把迷霧燃燒殆盡了,連同真相也一起破壞掉。」這位神秘的魔法少女說著:「只要來了神濱市,魔法少女就會得到救贖,不要殺害同伴的世界就會誕生。」
「妳錯了,那個時候已經試過了『好幾遍』,結果妳……也只是讓神濱市死在躲避球的火焰下、讓大家被新網球中無我的境界吞噬自我、被化身武裝吞噬自己的身體……」小焰想起了某些不好的回憶:「我一定會親手把妳…讓那個墮落的概念也憶起消滅掉……」
「就算讓隨機檢定咒文產生大失敗是不可能的事情,這可是卡片決定一切的次元,物理上的量子力學對這個次元無法作用,我們就打賭看看好了,那個帕芬魯德,需要一條人命為賭注,就能必定大成功了……」粉色長髮雙辮子的魔法少女說著:「妳應該知道Embyro Eve的力量,就相信這一次的神蹟吧!」

那位少女說到這邊,時間繼續運行,小焰沒辦法擊時打掉骰子的軌跡出老千。


閃熱咒文,基拉!」趕來阻止的小圓詠唱了閃熱咒文,一道閃熱的箭矢衝向骰子,把骰子打穿了一個面。
但即使這樣,骰子落地的時候,正面朝上的數字是3點……
「看來這樣的機會被妳用完了,我有看到那位長髮的使用凍結時間什麼的,雖然不知道那個魔法的作用是什麼,但妳就快完蛋了,美拉米!!」玲音擺出了殺氣的眼神,似乎要打算終結掉小焰,但這個時候亞美詠唱了咒文。
「快逃,用我的火炎咒文還能爭取時間,美拉米!」亞美詠唱了相同的咒文擋下了玲音的攻擊,兩道火焰接觸產生了爆炸。
「那是領隊的麗可麗絲嗎?那傢伙看起來是受了重傷……」小圓看著瀧奈被魔法少女的攻擊打到似乎站不起來,但杏子沒有看到麻美,覺得很生氣。
「妳是誰啊,我不是說好了一定要帶麻美過來嗎?」杏子懷疑小圓的實力,生氣的說著。
「我的治癒咒文一定能治好那個人類的,這點放心吧,我要施展術式了。」小圓看著瀧奈有點疲憊的眼神,打算用治癒咒文霍伊米回復。
「我感覺好像還沒全好啊……」瀧奈的HP回復了一半,可見對已經訓練有素的麗可麗絲,回復咒文無法痊癒她們的生命力……
「還需要一段時間啊…耐心地等!」小圓叫瀧奈不要亂動。

「妳就是那個巴麻美的同伴吧,據情報說妳正在訓練自己的後輩魔法少女作為妳的接班人,怎麼樣,食用自己的同伴的感覺,應該沒有罪惡感,當妳知道真相的時候……」玲音看著亞美,彷彿有什麼真相要給亞美說。
「居然那個神濱市的勢力雇用妳這樣的對手,對手到底是有什麼交換條件?」亞美問著玲音:「鬼燈市的魔法少女獵人,奪取其他魔法少女的力量,剛剛那個隨機檢定咒文,也是死在妳刀下的魔法少女的固有魔法吧?」
「真是了不起的觀察,我想知道妳的名字。」玲音問著亞美。
「果然會把我給殺戮殆盡嗎,從以前就是這個樣子呢……」亞美看著小圓正在治好玲音的傷口,想著憑現在的力量無法打敗玲音的LV,似乎有什麼覺悟。
「那就來神濱市,魔法少女會得到救贖,我加入了Magius之翼,應該有這種使命可以為那三位大人服務,她們會給我們世界的一半……」玲音想要讓亞美加入什麼奇怪的組織了。
「不可以,亞美不能答應她們。」小焰喃喃自語地說著。
「等一下,我先跟鹿目圓和曉美焰那兩位說幾句話,在回答妳的問題吧!」亞美說著。


「鹿目圓、曉美焰,妳們目前看起來是沒辦法改變什麼,但與其被這種命運支配,我想要等時機成熟讓大家有機會拯救這個混亂的社會了。」亞美拿起了魔法少女口袋中,有一盒卡片的卡盒,打算以皮繩牽掛著,掛在小圓的脖子上。
「難不成,亞美要自己一人對付那傢伙嗎?」小圓突然傷心地問著亞美。
「還有,幫我照顧好麻美,她雖然表面上很堅強,實際上她要是失去朋友,會難過一陣子,所以一定要幫她打起精神來,那個魔法的卡盒,是我遇上某位決鬥者的禮物,當初在卡片商店玩的死亡遊戲,一定會幫妳找到答案的。」亞美看著治癒咒文的小圓,露出堅定的表情。

「難不成,妳要自己一人對付天乃玲音嗎?」小焰問著。
「我叫做赤城亞美,就讀見瀧原中學二年級生,因為要脫離家人而許下願望成為魔法少女,我不會讓自己的性命死在妳手上……」亞美說著,玲音很興奮的想捅亞美一刀。
「演夠了沒,換我讓妳的靈魂寶石粉碎了。」天乃玲音朝著赤城亞美發動攻擊,但亞美這時跳到玲音的肩膀上……
「嘿呀……」赤城亞美把四根手指插在天乃玲音的臉頰兩側,準備要注入魔力了。
「那個架式是……亞美,不可以使用那個咒文啊!!」杏子生氣得想阻止亞美,但玲音放下武器想把亞美的手播離。
「可惡,居然保留了這麼多魔力來一口氣打敗我……」玲音說著。
「會支付MP來使用這招全是為了對付妳,可是這個咒文不需要用到MP,相對的我所有的HP會集中在妳的頭上攻擊,這就是為了讓妳體會到,自我犧牲咒文的厲害。」亞美說著。
「妳這樣會死的啊,那樣的自己也會幸福嗎?」玲音問著亞美,亞美顯然已經做好了覺悟……

她想起了麻美說過自己什麼都不怕,但也因為自己是孤單一人而寂寞的表情……
美加恩特!!
在爆炸的圓柱中,亞美的身軀承受不住自我犧牲咒文的威力,自己的身體被粉碎成肉泥和血泊中。小圓看到這一幕之後,對魔法少女的憧憬全部被粉碎了……


害怕嗎,恐懼嗎,妳的同伴死在妳眼前,居然還想治好那個想殺妳最好的朋友的人,狀況不能在最糟了吧?」鹿目圓的內心有個聲音在呼喚她,「那傢伙不會因為赤城的愚蠢策略而死去的,我乃黑暗的女神鹿目圓,把力量借助給我吧!!

「嗯嗯……那個傢伙,居然打算不讓我奪取能力,自己說什麼也要削弱我的生命,但我還活著啊,而且有足夠的時間,只要魔力到危險的狀態,或許……」天乃玲音的生命氣息還在,但這時候小圓站了起來打算挺身一人作戰。
「小圓,別過去,那傢伙的目標是妳……」小焰警告小圓,但是小圓彷彿變了個人格似的,不聽小焰的話。
「妳真的打算當一個人類嗎?就算打入六道輪迴也無法洗掉妳的罪惡,妳是這樣想的吧?但妳真的承受住那種痛苦嗎?」小圓改變了自己的語氣質問玲音。
「我已經不管自己會如何了,只要魔法少女有解脫的一日在,我自己就能完成……啊啊!!」玲音話還沒說完,小圓的弓箭魔杖整個插在玲音的身體貫穿。
「那種疼痛,我馬上讓妳知道,亞美的痛苦加倍奉還到妳身上……」小圓把玲音高高的抬起來,丟向了因為自我犧牲咒文爆炸的天空。
「哼,想把我在空中砍成碎屍萬段吧?但那種人應該是妳這種瞧不起的魔法少女!!」玲音變出了另一把火焰的美工刀,準備空中攻擊小圓,但是……
「妳還差地遠呢……那個生氣起來的情緒。」小圓的弓箭魔杖,花朵的那一邊突然冒出火焰的大鐮刀,這就是惹火小圓的下場嗎?還是這是另外一個她?
死神之……羽毛!!」小圓消耗了大量的TP準備旋轉鐮刀對上玲音的火焰斬。
「不好了,那個鐮刀,可能會要了我的命……」玲音突然改變了主意,打算用移動咒文脫離,「魯拉,到神濱市參京區……」
雖然玲音用高速的空中移動脫離了攻擊,但是留下了魔法武器,被小圓砍成好幾段……
果然是聰明的人類,就沒有資格超越魔法少女,那個接近天國的土地,是我們不能接觸的,那股疼痛是無法衡量的!!」小圓在天空中說著,彷彿像是變了一個人。
但是小焰看著那個黑暗化的鹿目圓,似乎想起了什麼事?
「妳還差地遠呢……那個不是青春學園網球社的…」小焰看著小圓的眼神充滿火焰……

但在這個時候,小圓突然變回見瀧原中學制服的狀態,自己昏了過去。


這個時候的麻美帶著沙耶香,買小渚需要的起司蛋糕。
【瑪格莉特起司店】
「小圓的話她比較喜歡吃這種的起司呢,我們等亞美回來後,我想介紹一個魔法少女的幼女給妳們照顧。」麻美對著沙耶香說著。
「不會有事的啦,亞美學姐是堅強的魔法少女的,所以那個杏子她是個怎麼樣的人?」沙耶香樂觀地問著,但麻美突然有點緊張……
「我好像感覺不到……赤城的氣息和聲音,到底是怎麼回事?」麻美突然感到焦慮。
「想知道真相嗎?我可以立刻告訴你們,赤城亞美已經死在其他魔法少女的手下。」這時丘比先生已經過來告訴亞美的訃聞。
「這是怎麼回事?那傢伙應該不至於被殺吧,小圓應該有陪伴她了。」沙耶香說著。
「我就老老實實地告訴妳,有其他想爭奪悲嘆之種的魔法少女,為了亞美的悲嘆之種而奪走了亞美的生命了,要知道真相的話,沙耶香,不訪問問小圓吧?」丘比說完,小圓突然悲傷的走了過來。
「這是亞美她……手上所持有的悲嘆之種,三個,大家一人一個,自己要好好省著點用……」小圓自己悲傷的走了過來,帶著不愉快的情緒。
「到底是誰殺了亞美的,我想為了她復仇,既然那傢伙不尊重魔法少女的話……」沙耶香著急的問殺死亞美的兇手,小圓似乎哭了出來。
「嗚嗚嗚……沙耶香醬,我殺了亞美,在魔法少女兵荒馬亂的時候誤殺了她,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小圓抱著沙耶香的身體,為殺死亞美的罪惡頂到自己頭上。
「赤城……不可能是死在那種新手的手下,一定是有什麼蹊蹺……」但是麻美懷疑著小圓的說詞,她們似乎瞞著一件事情……

這個時候,麗可麗絲已經撤離的工地,正在因為火災而派消防隊處理。
「幸虧逃了出來,要模仿那些妹妹刺激那個時間旅行者……」樣貌不明的犯人拿著22世紀的模擬立體放映機,拔掉市區的電路打算切掉電源。
「是什麼人,得找到困在那邊的麗可麗絲屍體才行。」莉莉貝爾的聲音察覺到不對勁,但那位犯人似乎逃掉了,而莉莉貝爾們追過來的時候,已經沒有人影……

究竟害死亞美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還是兇手另有其人?

創作回應

戒子
犧牲者是赤城亞美呀
就是那個偶像大師灰姑娘的亞美
讓小圓背負這樣的殺人罪名太沉重了...[e20]
2023-02-12 15:32:25
可可羅
不是赤城米莉亞或者雙海亞美,其實是之前去年在小屋畫的原創魔法少女↓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8/368e6df5406ccc877dcb4e146d798f76.JPG
2023-02-12 19:10:1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