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決鬥傳說:後傳 第三話

可可羅 | 2023-12-03 15:35:12 | 巴幣 2110 | 人氣 169

連載中決鬥傳說:後傳
資料夾簡介
從Frisk開始在遙遠之國的生活,他們要透過決鬥怪獸中去了解戰爭的最終秘密。 (原《膠囊時間星光樂園》的小說計畫,現在可能廢止了。)


【碧琪公主城堡,會議大廳】
曾經在這片被奪走的大地上活躍的戰士們,作為英雄的四人,其中兩位分別是現任東西半部城堡的公主,要把瑪莉歐、路易吉和奇諾比奧探險隊召集起來……
「其實蠻好奇的,究竟是什麼原因要全力阻止這裡的星光樂園誕生呢?」路易吉問著。
「該不會是壞利歐的電視台收視率會暴跌吧?我們就不需要理會這個。」紅色斑點的奇諾比奧領隊說著。
「地區的星光樂園一旦誕生在這個地方,就等於是非法營收的電視台了,這樣難免會被我們奇諾比奧探險隊盯上的……」綠色斑點的奇諾比奧邊搔癢說著。
「不過我覺得還需要觀察一陣子,之前沒有告訴大家有關『魔界帝國』是怎麼誕生的,我想是時候要讓各位知道真相……」瑪莉歐突然提議說要大家接納什麼。
「不行,不能讓那些人知道這件事,而且他們絕對會發瘋絕望的。」東半部的公主黛西生氣的說著,要瑪莉歐和路易吉暫時閉上嘴巴。
「難得這次跟帕普莉卡財團有共識,他們一定也希望封印這個星光樂園的結界的。我想『那個女人』一定也會這麼想。」西半部的公主碧琪冷靜地跟瑪莉歐協商。
「不行,那傢伙是瘋子,我受不了他們對家電有莫名的情有獨鍾,還說他們有靈魂,屁咧……」紅色斑點的奇諾比奧提出了異議,卻不小心說出不文雅的語尾。
「隊長,文雅點,我們全國說髒話是死罪。」奇諾比珂要奇諾比奧冷靜下來。
「那為什麼那些語尾偶像可以正常說出她們的髒話,說起來就是那些『我明白了~』『噗哩』『達文西』呢?我可以證明這點,她們的語尾會讓小孩子學習,之後摧毀小孩子的價值觀,根本跟髒話沒兩樣。」奇諾比奧瞧不起星光樂園偶像的語尾文化。
「你這樣說是沒錯,可是除了帕普莉卡的高層,我們沒有人有這個意見。」碧琪公主說著。
「在這個民主的社會,基本上那些當官的全體一致,就是議案通過了,你們以前的那位布魯克林市長,她來蘑菇王國之後可是大人物呢。」奇諾比奧自豪地說著,還提起了寶琳。
「別說了,寶琳已經是過去了……」瑪莉歐有點眼神失落。
「那我們也只能等星冠學院那邊是怎麼說了。」路易吉似乎在等著什麼?


「瑪莉安,你們決議好要簽下禁止令了嗎?」金髮的紳士城之內史蒂芬過來問著幾位王國的高層,卻念錯瑪莉歐兄弟的名字。
「城之內社長,你女兒莎莉娜考慮到由於是星光樂園的偶像,我們還在斟酌是否要求你的同意呢。」碧琪公主跟城之內社長握手,奇諾比奧們倒了一杯咖啡給社長品嘗。
「其實是這樣的,如果沒辦法及時阻止七大賢者攻打這裡,可能會有戰亂,所以我想要隔天就回日本了。因為孩子們不能放心在這裡唸書,比起女兒我倒是更想要孩子們的笑容。」社長說著,摸著自己腰酸背痛的背,心理不是很愉快。
「我們一定會調查七大賢者的來歷的,之後這件事絕對不會有孩子知道。」路易吉說著。
「說真的,與那個大神田碧安妮卡聊過之後,很不放心。」城之內社長摸著自己的鬍子。
「我們克利迪斯藍學院的代理院長嗎?放心應該不會管到海爾摩斯紅學院的。」黛西公主拍拍城之內社長的肩膀。
「不只是海爾摩斯紅,連迪馬歐斯綠都要給她暫時監管。她的做法就像當時在東京縣星原宿帕普莉卡的葛羅莉亞一樣,要把星光票卡斬草除根。」城之內社長說著,自己嘆了氣。
「騙人的吧?她究竟有什麼把柄可以讓你同意這樣搞?」瑪莉歐驚訝的問著。
「作為交換條件,我想紫京院那一家的大小姐會趁這個時候加入你們調查隊,不過在她面前千萬不能說她是公主,她自稱是王子呀~」城之內社長說著,公主很好奇是誰要加入。
「王子,她是女生吧,女生應該要當公主才對,她究竟是誰?」碧琪公主好奇的問著。

我都聽說了吧,你們要趁機再度封印魔界帝國,同時讓那個認同朋友、偶像的意義的星光樂園不『插入任天堂』,哈哈哈哈,就這麼辦!!」一位雄氣的聲音說著,不像是一個大小姐的聲音。
「史密斯,如果要冒充女孩子的名義請男孩子過來,我是不會介意。」黛西充滿疑問的說著。
「阿響是女生喔,在法蘭西是最響亮的星光樂園巨星,她也是帕普莉卡集團的理事長呀,而且跟中川集團的理事長兩津勘吉不一樣,她是全職當偶像的。」城之內社長回應黛西。
這時一位銀色短髮的面具怪盜,在碧琪公主城堡的玻璃窗站著。
「妳是恐怖份子吧?別跟我說妳有人格面具的超能力呦!」路易吉看著怪盜Genius說著。
「當然不可能會使用這種能力的,去年發生的事件,我少掉了名偵探明智吾朗這個競爭對手,現在當然就是由我來破壞魔界帝國的星光樂園囉。」怪盜Genius說著自己的自豪。
「那麼,就由本宮來考驗妳怎麼通過我們的考驗的。」碧琪公主像怪盜Genius發起挑戰。
「阿響小姐,妳應該不適應力量提升道具(パワーアップ‧アイテム)所造成的副作用……」城之內社長想要阻止公主和怪盜發起決鬥,但是怪盜Genius很有自信。
「沒必要跟一年一度被故意當成人質的一國之君認真計較,我有自信可以決鬥的。」怪盜Genius很有自信的向碧琪公主發起決鬥。
「完了,反而擔心公主是不是被抓到把柄了呀?」路易吉擔心什麼事情?

{第三話,世紀末的歌姬娃娃}


【楓葉鎮,Dreemurr家】
「今天小福要打扮的正式點喔,穿好迪馬歐斯綠的制服之後,蝴蝶結到朝會典禮之後都不能解開囉。」山羊媽媽Toriel正在幫Frisk打扮成正式的髮型和儀容,但Frisk有點不高興。
「媽媽,我今天不能像武藤遊戲那樣嗎?我想要硫刺蝟頭呀。」Frisk抱怨著。
「不行喔,那樣才是我的孩子與我相遇的那天,小福也是比較禮貌的,自從我們在地下結界離開之後,你看起來也變不少了呢!」Toriel開心的說著。
「他自從跟那頭變回羊王子的雜草相處之後就學壞了,Tori要關心自己的大兒子才對。」前來觀察Dreemurr一家四口的Sans喝著咖啡說著。
「我沒事的,這個世界反正只有殺人,或是被殺,而且變回羊之後我認識了女朋友呢。」山羊中學生的Asriel準備收拾包袱準備到克力迪斯藍學院,警盯著Sans。
「看吧,Tori應該要擔心那朵花,他隨時都可能會跟別人學壞唄。」Sans生氣的指責Toriel。
「我覺得Assy沒問題的,倒是小福之前去的那個演唱會,大家有點恐慌呀。」Toriel說著。
「媽媽,那個星光樂園我沒問題的,怎麼會擔心這件事情?」Frisk充滿疑惑。
「我怕你會把考試的內容忘掉呀,如果小學就這樣成績不好,我擔心你會無法留在星冠學院呀,小福不是說要背《唐詩三百首》,如果時間沒辦法分配的話就不能成為大家的表現了。」Toriel說著,對自己領養人類的小孩非常有自信。
「說的沒錯,夥計,你是我們未來的希望,你該成為我們楓葉鎮最閃耀的一點,那個星光樂園我覺得沒辦法推廣我們楓葉鎮的魔物們。」Sans摸摸Frisk的頭說著。

【星冠學院,迪馬歐斯綠校舍門前】
「小福他好慢呀,我覺得今天有什麼不祥的預感……」莎優璃很擔心Frisk的遲到行為,這時候載著Frisk的豐田汽車已經來到校門口前。
「我來了,莎優璃妳應該有記得我們要說的東西是的?」Frisk看著莎優璃對著她打招呼,不過媽媽Toriel注意到了Frisk跟法國女生有好感。
「我的孩子,千萬不能夠在班上談戀愛喔,我們說好的。」Toriel警告Frisk。
「沒問題的,我不會跟法國女結婚的,她們是鄉巴佬是的。」Frisk對Toriel擺出鬼臉,不過Toriel看到莎優璃很有禮貌地對老師打聲招呼。
「Dreemurr老師早,我是Frisk的同班同學,相信他一定會有好前途的。」莎優璃自我介紹。
「小福,早上的校長好像平時都會監視學生們有沒有異狀吧?」英傑特突然發現學校最近有些不對勁,到處找不到認識的學院校長。
「話說回來,那呆子還沒看過我們迪馬歐斯綠的西納蒙學院長,他是天才的研究家,也是為各國政府研發對飛行用兵器的佼佼著呢。」詹姆士提醒了Frisk一件有關校長的事情。
「是的,與其說星冠學院和城之內集團保護我們,蘑菇王國一直都在和大國交換武器的資訊呢。」Frisk想著說,他認為武器交換算是帶來同盟國家的和平。
「其實小福,我們很早就已經禁止蘑菇王國的武器和外國的武器進行公有交易了,那樣會違反聯合國的戰爭條款,你手上的小刀就是國內自製的,連我裝備的狼牙棒都需要符合國際規定了。」詹姆士指正Frisk,以前有發生過類似的戰爭,各國的人類早就訂好規矩了。
「小福,你身邊的朋友平時都是帶東西的嗎?」莎優璃還是很害怕裝備武器這件事。
「原來莎優璃沒有防衛的武器呀,這在我們國家是很危險的呢。」英傑特說著,莎優璃更加地疑惑了。


【迪馬歐斯銅像前,朝會典禮】
「立正,敬禮!」風紀委員長在朝會典禮顧好學生們的儀隊。
「小福,如果你升六年級的話,要準備當風紀委員了。」一位黑皮膚的學生告訴Frisk。
「所以啊,不能在朝會的時候勃起喔,尤其你前面有很多小學生。」英傑特拍拍Frisk的肩膀,看起來Frisk會在朝會的時候褲子腫成一團。
「小福會勃起嗎?看起來他並不是那種人呀~~」莎優璃小聲的問著。

「在20年前,我們義大利半島這片大陸上迎接歸來的無名之龍,他們是三位一體的劍士,據說在美洲大陸終結了亞特蘭提斯人和杜馬集團所策劃一萬年的陰謀,現在『傳說之心』劍就插在橡栗平原、岩石山脈和甜點沙漠這三個地帶,受到傳說中的決鬥者的委託,這20年來我們一直都在保護這三把劍的力量,學院的宗旨就是把無名之龍帶來的光榮傳達給你們這些孩子。」城之內史密斯,海爾摩斯紅學院的學院長作為帶頭在朝會演講。
「那個銅像,就是利用奧雷卡爾剛打造的名劍,封印的那條巨龍。」海爾摩斯紅的女學生議論紛紛的說著。
「那種東西才不是奧雷卡爾剛做出來的,只是他們還沒有發揮真正的力量……」在陣列中的淺瀨同學看著這把劍似乎有點瞧不起。
「你們也注意到了,最近電視台會插播星光樂園的節目,這種程序並不是我們城之內集團的所為,目前我們還在調查這股勢力,有報告顯示這種力量會導致學童身心受影響,所以……」迪馬歐斯綠的西那蒙教授話還沒說完,被捲髮馬尾的克力迪斯蘭學院長推開。
「現在開始沒收學生的星光票卡,抓到的人要進行很嚴厲的懲罰,就由我這台小莉娜來沒收。」大神田碧安妮卡拿起了手提吸塵器,使用很強的氣壓吹飛迪馬歐斯綠小學生的褲子。

「哎呀!我的裙子,今天穿的不能給男生……」莎優璃和其他女生的裙底被吹飛。
「怎麼回事,我身上的票卡。」「不見了呀!」「我好不容易從帕普莉卡轉學耶!!」其他小學同學的星光票卡被飛到空中,被吸塵器的端口吸走。
「啊~啊~女生的內褲呀~~」Frisk看著好多女生的裙底被掀開,褲子的那話兒已經受不了了,不過要緊的是他也被吸塵器的衝擊吹飛。
「看好了,莎優璃,那就是小福變態的一面。」英傑特卻因此幸災樂禍,但是莎優璃拉住他的右手護住他的票卡,防止吹飛。
「小福,我抓住你了。」莎優璃想拉Frisk防止受到疾風傷害,但抓住的地方是褲檔的那一包,Frisk因為女生的裙底風光勃起的那塊。
「啊~啊~~不要用拉的,我會很痛呀!!」Frisk覺得那話兒很痛苦。
「別淫叫了,小福你應該擔心票卡吧?」莎優璃看著自己的星光票卡離越遠,隨著暴風慢慢消失,大家變成疊羅漢的方式倒地……

「應該主犯的那張票卡已經吹飛了吧?現在開始星光票卡的戒嚴令,抓到的人要進行課後輔導,發現有校外共犯,就得以蘑菇法律審判。」大神田校長發布了禁止令。
「那樣的人,居然對健一做出這種……」在大神田校長公開處刑的另一邊,淺瀨同學正在策畫什麼行動?


【午餐時間,5年2班】
「看小福那種狀況,褲子應該沒事吧?」詹姆士看著自己的軍艦模型,順便關心Frisk有沒有受傷。
「我ㄐㄐ硬的很呢是的,有一次還尻破防彈玻璃呢,不要再說寶貝的事了。倒是人家最寶貝的星光票卡不見了,我想大概沒希望了呢。」Frisk拿起塑膠帶往垃圾桶丟,彷彿很不好意思地跟大家講性教育的事。
「幸虧當時沒有找到吉祥物經紀人,如果被迫簽下那種賣身契,恐怕一輩子都要為那個星光樂園什麼的當作牛做馬的偶像。雖然我……」莎優璃想要Frisk暫時放棄偶像生崖。
「嗯,只能等到明年迪馬歐斯綠畢業後校長的同意了。」Frisk說著。
「我還是不放心,那種寄生蟲校長真的會不放過中學生嗎?」詹姆士很瞧不起中學部的校長。
「我知道是中學生的校長下達禁止令是的,但是針對小學生比較容易管理秩序,中學生有更多的社團活動,我記得有演藝部的。」Frisk說明著:「不過我將來是想加入中學生的決鬥者社團,筆試有在複習了,多虧了這次的教訓,我說不定會花更多時間在決鬥活動上。」
「最怕的就是大神田碧安妮卡校長會牽連中學部的事情,我很早就已經緊盯那傢伙了,有個妹妹就是向政府發布全國禁止令的過去,全日本耶。」英傑特不甘願委屈,「那個有錢人家就是任性的星光票卡吸血鬼,我有必要給她好看。」
「不需要激動,現在能做的事就是聽那些大人的話,我相信老師不希望我們作出這種事。」Frisk阻止了英傑特拿抽屜裡的名鞭吸血鬼獵人使暴力,莎優璃看著鞭子。
「那個……英傑特有帶皮刀的鞭子,原來你的武器是最危險的。」莎優璃感覺跟英傑特格格不入,而且這個名鞭吸血鬼獵人是一次又一次的奪走了魔界之王德古拉的性命。
「可以的話,連那個該死的卡美克都要上西天,他是跟隨在魔王的死神。」英傑特有點憤怒,但是被卡美課老師逮的正著。

「貝爾蒙特,武器放背包裏面,否則以定身咒文,貝達多羅(ベタドロン)伺候。」卡美克拿起了鐵尺,不用火焰之杖的力量就全身圍繞魔法能力。
「那是什麼,能吃嗎?」莎優璃非常不了解魔法,但英傑特一聽到咒文就立刻聽卡美克的話。
「你看起來受老師委屈很久呢。」Frisk很關心英傑特的安危,但卡美克生氣的指責。
「Dreemurr,我有事情要你去辦公室一趟,是有關早上的事。」卡美克很兇地說。
「怎麼了,我看似犯了滔天大罪的樣子嗎?」Frisk睜大眼睛的問。


【教職員休息室,魔物組】
「嚇到你了,Dreemurr,是碧琪公主殿下要我們學院與你溝通的,其實我個人的要求是,你不要再和新的同班同學廝混,我知道對你來說很痛苦,不知道真相的畫會越把頭栽進危險之中,所以我要找你解釋。」卡美克用溫柔的聲線跟Frisk溝通。
「這點確實可以做到,但我需要一段時間。」Frisk同意了卡美克的要求。
「次要點,就是我們其實都低估了星光樂園的能力,她們就像失控的力量侵蝕我們的腦海,說來話長,等一下瑪莉歐兄弟過來解釋,你就會知道了。」卡美克說著。

「瑪莉歐先生,這是我第一次正式跟你會面了。」Frisk看著兩名穿著水管工人的兄弟。
「別放在心上,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見面了,其實要跟你傳達這件真相不容易,我準備了咖啡,這是在阿爾卑斯山的名產,話說那裏是種什麼來著。」路易吉跟Frisk請喝咖啡。
「不用多謝了,其實我們就進入正題,你應該沒有什麼想說的吧?」瑪莉歐看著Frisk,找了沙發來邊喝咖啡。

「嗯,我就直說了,大神田校長的命令必須撤掉,否則我沒辦法跟貝爾蒙特家的少爺拆夥,實際上少爺有名譽上的危險,他也是在星光樂園搗蛋。」Frisk很直白的說著。
「你的意見我知道了,會好好處罰貝爾蒙特少爺,這也是為了你們好。」瑪莉歐說著。
「我的意思是雖然貝爾蒙特少爺一定要懲處,不過不能用星光樂園禁止令,這是必須被撤銷的項目,對我們校譽有十分嚴重的損害。」Frisk很直白的說著。
「你是聽了校長過去的傳聞之後,才有這個反對的想法吧?雖然不像帕普利卡的學生有積極強烈的反對意見,你確實是給了交涉,但我還是看的出來。」瑪莉歐眼神直視Frisk。
「咖啡的味道有點重苦味,我的身體怎麼……」Frisk有點承受不住苦味。
「小福,其實本來不想給你喝這杯咖啡的,對你來說,誠實比較有幫助,你給出了雙方都有利的條件,但其實還是偏袒星光樂園為主,有這個意念,或許你的內心已經在想要怎麼做偶像造型了。」瑪莉歐看著Frisk有點睏,打算跟他說咖啡的效果。
「一開始不打算跟我談嗎?」Frisk摸著額頭說著,他有點累。
「咖啡下毒也無法給這件是有太大的利益,所以咖啡是沒有毒的,正當我想泡普通咖啡的時候,紫京院學姐已經提出了要用沖奈市的一間《夏卡爾咖啡廳》所傳授的咖啡說服你。」瑪莉歐打算洗出Frisk內心的星光票卡,用人格面具使用者獲得技能卡的方式。
「那種咖啡究竟是什麼效果呀,我意志很堅定的,或許說給我聽聽看。」Frisk想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


「把一個人的最邪惡的一面,像照片一般洗出來,就是那種咖啡的力量,就算沒有星光樂園的女神允許下,新的星光票卡就會在你身上誕生了。」一個雄偉的聲音說著。
Frisk在模糊的意識中,看著一位白色頭髮的王子,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是星光樂園偶像的自白劑,你沒辦法針扎說出自己的謊言的,給莎優璃那傢伙在一起也想保護她們,還是說,除了那些微不足道的朋友,有更想守護的偶像呢?」這位王子說著。
「妳是……之前在巴黎,莎優璃提到的紫京院響?」Frisk視線變得模糊,喃喃自語地說。
「星光樂園的菈菈,Solami Smile的Center,對這傢伙有印象嗎?」阿響透過模糊的視線說著,Frisk想說一句話突然說不出口。
「我……才不會遵守和她的約定,真中學姐不希望我這樣對她……」Frisk說起了菈菈的真實名字,幾乎喘不過氣來。
菈菈是個白癡、廢物、腦海裡只有友情的混帳。她們不擇手段就是要推翻貴族樂園,為了自己的友情連名譽都不需要,這樣的混帳被珍妮絲選上,已經太便宜她了。而你,居然還有臉願意做她的新郎,作為女神珍妮絲的爸爸嗎?」阿響開始咒罵Frisk。
「好了啦,阿響就不需要跟那傢伙斤斤計較了。」路易吉察覺到不對勁,阻止阿響欺負Frisk,看來路易吉和瑪莉歐想要質問他的方式不同。
「他剛剛還叫菈菈學姐,看樣子很崇拜那笨蛋。」阿響自私的說著。
「可能他們認識的時候,那女孩年紀可能比小福大呀。」路易吉解釋著,卻不知道偶像菈菈台下的年紀是多少。
「只要他活在這個虛偽和友情的面貌下,他就會和菈菈一樣困在小學五年級生,永遠被決心迷失自我的,看好了路易吉,這就是那傢伙的真面目。」阿響看著倒地的Frisk,拿起了誕生於空氣中的星光票卡,把票卡的一半撕下。
「妳拿他的朋友卡做什麼啊?妳知道有多嚴重嗎?」瑪莉歐看著阿響只沒收他的朋友卡。
「把魔界帝國從這個世界上抹除,我需要這張朋友票卡的力量,在星光樂園第一個出道的偶像潛力是強大的,這麼一來……」阿響話不多說,打算想要做什麼可怕的計畫。

【教職員室走廊,下課後】
阿響離開了辦公室,把昏睡的Frisk抬到保健室後,似乎要挑撥離間的樣子……
這時淺瀨窗付子因為不明原因來迪馬歐斯綠的大樓,看著阿響…
「可以的話,現在就把這個充滿謊言的王國消滅吧,但是我需要借助他們的力量。」阿響似乎認識窗付子,他們不知道在哪認識的。
「不需要妳這種庶民來挑撥離間,健一沒有做錯任何事情。」窗付子說著。
「小福那傢伙本來對我們人類社會的威脅很強,他那一票妖怪過來就已經鬧出不少人命,對我來說讓他絕望是必要之惡,等到他們已經開始鬥掉七大賢者的地位,一切都已經太遲。」阿響對著窗付子談著有關七大賢者和魔物的未來。
「現在即使召集各國元首關注這場戰鬥,他們也會想盡辦法站在王國軍和魔王軍這邊,還會認為我們是屠殺的一方,我們先首要的是Dreemurr魔王軍他們的勢力,他們有七種人類靈魂之力,不可以輕舉妄動。」窗付子很生氣地責備阿響。
「妳還在維持自己的宣誓,為人類獻上心臟的劍嗎?」阿響挑釁眼前的舊識。
「健一是我的家人,妳敢對他有什麼傷害,我是不會放過妳的。」窗付子拿起腰間的竹劍指著阿響,打算與她進行什麼樣的決鬥?
「等調查隊在今晚看有什麼樣的結果,我想三位校長會安排接下來對星光樂園的處理。」阿響很自大地避開窗付子的憤怒,窗付子似乎知道有什麼真相?
「那個魔界帝國,原本是另外一個異世界的勢力,那段歷史誰也沒辦法接受的……」窗付子似乎知道有關魔界帝國的謎團,所承載的真相。


「所以,已經有25年過去了,您的父親,聯合了六位賢者封印了異次元的入口,作為紅色靈魂的代表,淺瀨佐志先生駕馭者王者之劍艾斯卡利巴,作為鍛造星之神劍的一家血脈,就和埃及崛起的守墓一族一樣,幾乎找不到繼承人。」紫京院響說出了淺瀨同學的背景。
「七個國家為了建造人類王國,打造了七把神劍製作了EBOTT大結界,卻在即將誕生出人類之王的一件產生分歧,王國鬱鬱而終,分裂成七個國家分別是沙皇俄羅斯帝國大英格蘭帝國法蘭西共和國納粹德意志第三帝國大日本日出帝國奧地利匈牙利帝國、以及義大利附屬蘑菇王國,其中日本直屬交付給我們的神劍,淺瀨一家是絕對不會絕子絕孫的,我會喚醒健一的記憶,讓他領導剩下六位賢者建立我們三百年來未完成的夢想。」窗付子說著。
「即使血脈會因此斷裂,青紅之劍曹孟德草薙劍火之迦具土、以及破邪之劍迦勒底,他們一定會有時間找到主人的,那個伯父大人臉長得很像,燈火之星的創始人夏迪‧辛,只差臉沒有那麼黑而已。」紫京院響說出汙辱窗付子的父親的話,窗付子顯得很生氣。
「你不准汙辱我父親,誰是誰的轉世,那只不過是儀式上的層面,無名的法老王已經歸還冥界,這點就已經推翻輪迴了。」窗付子相當憤怒,但紫京院響就開了校長室的門,這時對話已經被克力迪斯藍的大神田校長聽到。

「原來妳就是七大賢者,一直都是威脅我們人類文明的存在。」大神田校長很生氣地指責窗付子,但是窗付子擺出可怕的表情。
「你們一直被那個魔界的文明污染,甚至有點分不清誰黑誰白,這個國家不應該被存在,真正的人類王國一直都等待聖劍的回歸……大神田碧安妮卡,我判決妳有罪,羞辱王者一家的繼承人,淺瀨健一,無條件將妳斬首,可能都無法衡量這個罪。」窗付子把手中的竹劍往地上一揮,變成了類似勇者鬥惡龍系列裡,需要在火焰之里打造的終極勇者武器。
「洛……洛特之劍?為什麼顏色不一樣呢,不管了,小麗娜沒收她身上的武器吧!」大神田校長搞不清楚狀況下,打開了吸塵器的板機……
「喝啊!」窗付子突然把劍投擲在大神田校長的頸部,把校長的身體與頭劈開……


【保健室,下課後】
「Howdy,我聽說你去校長室喝咖啡之後就在保健室不省人事,我們來接你回家了。」Asriel哥哥看著Frisk,總算醒來看到Dreemurr家的家人,但這時附近發生了很可怕的事。
啊啊啊,有人死掉了,救命呀!!」莎優璃的聲音傳進來,似乎走廊那邊發生了嚴重的命案。
「Assy,我先處理一下走廊的事情,先待在保健室,還有,別替人頂罪命案的兇手,你已經不是那個小花草了。」Frisk很嚴肅地看著門外,不過Asriel只是無言。

「怎麼了,小甜心,死掉的居然是克力迪斯藍的校長啊?」詹姆士第二個看到血跡遍布的屍體,覺得已經是常態。
「我還是頭一次看到人被殺,果然是這麼令人不適。」英傑特害羞地說著。
「你們兩個,是你們兩個幹的好事吧,那條鞭子應該會讓吸血鬼的頭身首分離,我就知道會有命案發生……」莎優璃崩潰地說著。
「且慢,不能這麼早就推論兇手是誰,這裡不是東京縣的那個殺戮都市,我們每個人帶的武器都不是用在這場殺人案上。」詹姆士要莎優璃冷靜,莎優璃卻賞詹姆士的耳光。
「莎優璃,莎優璃看著我的眼睛,這裡不會有事的,已經都過去了。」Frisk拉住莎優璃的肩膀,要莎優璃冷靜下來。
「我以前有看過有一個探索小隊因為金錢糾紛自相殘殺,那時候有一個胖警察和一位瘦皮猴偵探在推理,懷疑每個人都是兇手。」莎優璃彷彿有看過毛利小五郎和目暮警官來過。
「毛利偵探和目暮警官不在這裡,我們都不是兇手,這裡不會有事的。」Frisk說話讓莎優璃有點冷靜下來,接著莎優璃趴在地上大哭。

「怎麼辦,要叫警察來嗎?」英傑特提出報警,但Frisk解開了小麗娜的集塵袋,拿走這個證物,裡面是裝著被沒收的票卡。
「從斷掉的脖子切口,一般來說皮肉被刀械割開會有裂痕,這具屍體卻像是被雷射切開,我覺得凶器已經找不到是什麼了。」Frisk似乎想到兇手往哪裡逃。
「你要打算毀屍滅跡?瘋了嗎?」詹姆士驚訝地說著。
「瑪莉歐先生已經在星光樂園調查了,我覺得這是個陷阱,兇手真正的目標是他們。」Frisk想阻止真正的凶手,打算拿這些被沒收的票卡來追蹤。
「原來如此,兇手是星光樂園的偶像,因為票卡被沒收呀!」莎優璃誤會了Frisk的想法……


【薄荷諸島,海豚海角道路】
原本作為蘑菇王國騎乘決鬥者的公路賽道,這裡是夏季賽季:星星杯所指派的賽場,如今他們推測這裡有可以不使用票卡進入星光樂園的辦法,所以駕駛著卡丁車D輪。
瑪莉歐駕駛著瑪莉歐卡丁車、路易吉駕駛B衝刺號、奇諾比奧駕駛搖滾彩車號、碧姬公主駕駛著甜點摩托車,至於他們發現紫京院響有點遲到了。
「我想應該再跑個幾圈,或許會見到那些星光樂園的決鬥者呢。」奇諾比奧說著。
「可是我們需要把星光票卡插入決鬥盤上,才能使用通往異世界的程式,而且我們需要在賽道上跑10圈才能解鎖這個程式,一般人無法達成這個的。」路易吉身上沒有星光票卡。
「話說回來,你們跟Dreemurr家的王子們聊的怎麼樣了?」碧琪公主問著路易吉。
「沒事的,我跟小福已經達成協議,他會放棄當星光樂園的偶像的。」路易吉回應著。
「到時候我們辦完這件事,就得到日本那邊的決鬥者協會通過最終測驗,或許我們有這個能力得到5D's的認可,接著他們就會讓我們使用印記之龍了。」瑪莉歐說著。
「雖然我們有印記之龍的卡片,但不能就隨便把他們召喚出來,牠們失控的力量是很可怕的,毀吞噬決鬥者的肉體和靈魂作為牠們的能量,說穿了就是吃人的龍。」奇諾比奧說著。
「要是不同意阿響的意見的話……」瑪莉歐有點擔心什麼?

「我來晚了,現在我們要趕快完成穿越封印結界的儀式,我記得這個賽道有滑翔翼的跑道,只要穿過那邊就可以進入Prism Stone的結界了。」阿響駕駛著日本型號的D輪衝了過來。
「Okey Doky,我們總算可以解決這一切了。」奇諾比奧說著義式語尾,但是阿響的D輪突然有點煞車失靈,車身打滑。
「媽媽咪呀,阿響妳別突然就駕駛疲勞呀,這在德國要被重罰的。」瑪莉歐關心著阿響的身體狀況,但阿響臉色突然變得蒼白,好像對他們的語氣有點敏感。
瑪莉歐先生……你們該不會…喜歡語尾吧?」阿響問著瑪莉歐。
「當然囉,Paisanos,我們一家都很喜歡這樣說話,其他義大利人都很貼切的。」瑪莉歐這樣說著,不過之前奇諾比奧有提出語尾即髒話的意見。
「那這樣的話……你們就跟那些語尾偶像沒兩樣了,我要向你們宣戰,原本以為瑪莉歐兄弟是布魯克林人就不會語尾……」阿響向瑪莉歐發起挑戰,但是被碧琪公主擋在面前。
「是義大利父母生下的布魯克林人,你要注意他們的戶籍,別搞錯了啊!」碧琪公主說著。

「發動場地魔法,『高速世界3』,設置!」紫京院響設置了宣戰卡片,但卡片馬上置換成蘑菇王國騎乘決鬥的規則,碧琪公主使用的高速世界-MK
高速世界MK的規則:一回合只有一次,將力量提升到具的「動作魔法」加入手牌。玩家發動「動作魔法」以外的魔法卡的場合,給持有的「高速世界」去除一個高速計數器。雙方每次在回合的準備階段放置一個高速計數器(最多12個)。當怪獸召喚、特殊召喚放置一個高速計數器,怪獸同步召喚會變成放置兩個,怪獸被戰鬥破壞去除一個。玩家在自己回合可以使用以下效果:●去除4個高速計數器,我方場上怪獸的攻擊力到回合結束前提升800分。●去除7個高速計數器,從牌組抽一張卡。●去除10個計數器,破壞場上的一張卡片。
「本宮接受妳的挑戰,那麼就當作上次沒說成的考驗,看妳能不能成為我們蘑菇王國的一員吧!」碧琪公主的方向盤變形成決鬥盤,準備騎乘決鬥。

「騎乘決鬥,啟動!」
碧琪 LP 4000 sp 1 響 LP 4000 sp 1


「既然是語尾偶像,就讓你們進行第一回合吧,我會擊潰你們。」響給碧琪公主先攻。
「好的,我要發動速攻魔法,『大植然的春風』,從手牌特殊召喚『大植然山茶花』,之後發動怪獸效果,從牌組檢索一張『大植然的神星樹』送入墓地。」碧琪公主發動了猛烈的攻勢。
『大植然山茶花』 攻擊 1400 守備 700
地屬性,植物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今天天氣真好!」山茶花這樣說道,碧琪的卡片怪獸基本上都是會說話的植物。
「被送入墓地的『大植然的神星樹』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將一張『大植然向日葵』加入手牌,接著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大植然向日葵』!!」碧琪公主通常召喚了怪獸,準備進行同步召喚,她增加了2個高速計數器,變成2檔速度。
『大植然向日葵』 攻擊 500 守備 0
地屬性,植物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雄蕊癢癢的,哈啾!」向日葵這樣說著,他們都是用閒聊花花做成的卡片。
「我要將等級4的『大植然山茶花』和等級2的『大植然向日葵』進行調星,冰冷的火焰將吞噬世間的一切,漆黑的花朵綻放吧,同步召喚!等級6,『大植然龍』!!」碧琪公主將場上的閒聊花花作為同步召喚的素材,增加2個高速計數器,現在速度是4檔。
『大植然龍』 攻擊 2500 守備 1800
地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同時我要從道具箱撿一張動作魔法,接著就結束回合,阿響不撿拾道具嗎。」碧琪撞破道具箱撿拾一個力量提升道具,把回合交給了阿響。
「輪到我了,抽牌,你們這些蠢蛋舊瞧瞧依賴同步召喚的下場是什麼。」阿響有六張手牌,增加到2個高速計數器,「發動永續魔法,『進擊的帝王』,妳將瞧瞧最原始的王牌怪獸,升級召喚才是最偉大的召喚方式,他們不會被效果指定、效果破壞的。」
「但是呢,升級召喚也只能一回合一次呢,不可能趕得上最強的同步召喚的。」路易吉這樣說著,但是阿響擺出詭異的笑容。
「從我的手牌,通常召喚『天帝從騎 伊迪亞』,之後怪獸效果發動,從牌組……」阿響通常召喚可以湊齊祭品的怪獸,但這時公主有對應的方式。
『天地從騎 伊迪亞』 攻擊 800 守備 100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連鎖2,從手牌捨棄『增殖的G』,這回合妳只要特殊召喚怪獸,我就能抽一張牌。」碧琪公主召喚了跳舞的蟑螂,圍繞在阿響的身邊。
「連鎖逆解,我要從牌組特殊召喚『冥帝從騎 埃多斯』,之後發動效果,追加一次通常召喚的次數。」阿響準備要特殊召喚王牌怪獸了,「我要將場上的『天帝從騎 伊迪亞』『冥帝從騎 埃多斯』作為祭品解放,升級召喚!大家都是敵人,大家都是貴族,貫徹愛與真實的組合,將革命一切,『冥帝 厄瑞波斯』!!
『冥帝從騎 埃多斯』 攻擊 800 守備 10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被作為升級召喚解放。
『冥帝 厄瑞波斯』 攻擊 2800 守備 1000
闇屬性,不死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這時候我要從牌組抽牌。」碧琪有三張手牌。
『冥帝 厄瑞波斯』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將2張『帝王的烈旋』『真源的帝王』送入墓地……」阿響發動怪獸效果,不料被公主反制。
「從手中捨棄『灰流麗』發動怪獸效果,妳從牌組將卡片送入墓地的效果無效,去吧,櫻花封印!!」碧琪公主召喚了灰流麗,阻止阿響發動後的代價。
「不可能,怪獸效果還沒適用呢。」阿響生氣的說著,速度是4檔的D輪衝破道具箱發動,阿響撿起了動作魔法,「發動動作魔法『紅色龜殼』,我選擇妳場上的怪獸卡『大植然龍』為對象,用龜殼追蹤破壞。」
「公主殿下,快用力量提升道具防禦。」奇諾比奧說著,但公主沒有對應的動作魔法。
「放心的,她是不會消滅我的。」碧琪鎮定的說著,她的王牌怪獸被破壞送入墓地。
「接著移除4個高速計數器發動D輪效果,我要將石油動力轉移到『冥帝 厄瑞波斯』的身上,攻擊力到回合結束前提升到3600分。」阿響提升了上級怪獸的攻擊力。
『冥帝 厄瑞波斯』 攻擊 3600 守備 1000
看著吧,為星光帶來絕望。
「戰鬥階段,『冥帝 厄瑞波斯』對公主殿下直接攻擊,冥帝魔動波!!」阿響命令怪獸攻擊碧琪公主,碧琪公主雖然淡定,但車體有危險了。
「公主殿下,妳這傢伙想殺了她嗎?」奇諾比奧用車身撞向阿響的摩托車D輪,很著急地自責沒辦法保護公主,公主的車身差點撞向護欄,她的LP從4000降到400分。
「不只是要殺了她,所有語尾偶像都得死,她們用語尾誘惑粉絲,根本噁心至極。」阿響用車身壓制在公主的D輪上,要把她壓成肉餅。
「真的是這樣嗎?」公主說出了不動遊星反擊時的台詞,可是阿響沒注意到。
「只要『進擊的帝王』存在魔法、陷阱區域,就不會被效果破壞我的怪獸……」阿響自大地說著,公主轉向決鬥盤推開了阿響的車體。


「妳大概忘了這是騎乘決鬥了,我們王國的特殊決鬥是依賴力量提升道具的,手牌數量和生命值多寡根本影響不到決鬥的勝負,妳手上太多上級怪獸,本來這遊戲的設計就是要透過高速計數器和動作魔法的配合,來影響這個實力的。」碧琪公主說著,她和阿響的D輪開往水中,幸好她們的車體已經都設置了螺旋槳運作。
「我的回合結束了,妳的生命值已經是風中殘燭了。」阿響把車子開在水上說著。
「我的回合,抽牌!」碧琪公主有三張手牌,高速計數器增加到4檔,「發動動作魔法『超級蘑菇』,增加3個高速計數器,我方場上的怪獸攻擊力、守備力提升300分。」
「等一下,妳場上沒有怪獸了呀!」阿響說著。
「不,接下來我會解決妳的,移除7個高速計數器發動,我方抽一張牌,相信本宮的直覺吧!!」碧琪公主這時候發動了閃閃發光的命運抽牌,「發動魔法卡,『愚蠢的副葬』,將牌組一張『大植然的神星樹』送入墓地,之後發動『大植然的神星樹』的效果,將牌組一張『大植然薔薇鞭』加入手牌。」
「從手中通常召喚,『大植然螻蛄』,之後發動效果解放自己,從牌組特殊召喚另外一體『大植然螻蛄』『大植然山茶花』!」碧琪公主發動了猛烈的攻勢。
『大植然螻蛄』x2 攻擊 0→300 防禦 0→300
地屬性,昆蟲族,效果怪獸,B在主要怪獸格2、A在主要怪獸格3→被怪獸效果解放。
『大植然山茶花』 攻擊 1400→1700 守備 700→1000
地屬性,植物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我要將等級4的『大植然山茶花』和等級1的『大植然螻蛄』進行調星,熾熱的風將吹走世間的罪惡,自然之獸將甦醒吧,同步召喚!等級5,『大植然獸』!!」碧琪公主同步召喚了怪獸,高速計數器增加到2檔,但攻擊力還是不夠。
『大植然獸』 攻擊 2200→2500 守備 1700→2000
地屬性,獸族,同步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發動魔法卡『奇蹟同步融合』,我要將墓地裡的『大植然龍』和場上的『大植然獸』作為融合素材,潔淨的大地將淨化世間的汙染,將地球的怒吼燃燒吧,同步召喚!等級10,『大植然蓋亞星獅』!!」碧琪公主融合召喚了怪獸,高速計數器沒有增加。
『大植然蓋亞星獅』 攻擊 3200→3500 守備 2100→2400
地屬性,岩石族,融合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還沒完呢,我這時因為加速撞到道具箱,我準備……」碧琪檢到了動作魔法。
「這個時候,應該要發動動作道具了吧?」阿響說著,以經悟到碧琪會做出什麼事情了。
「發動動作魔法『無敵星星』,我要以場上的『大植然蓋亞星獅』為對象,那體怪獸獲得無敵之彩虹,其效果為這回合與怪獸戰鬥時攻擊力增加1000分,攻擊貫通,不會被戰鬥和效果破壞。」碧琪給予蓋亞星獅一段BGM無敵音效。
這時阿響也撞壞道具箱,找到動作魔法,但不打算使用。
「戰鬥階段,『大植然蓋亞星獅』『冥帝 厄瑞波斯』發動攻擊,野獸獠牙!!」碧琪命令怪獸向阿響的冥帝攻擊,冥帝被星星的力量打敗。
『大植然蓋亞星獅』 攻擊 4500 守備 2400
「果然還是不能小看公主呢,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阿響說著,她的LP從4000降到2300分,似乎腦海裡在想什麼。
「(只要在無敵星星的回合結束,使用『霹靂雷電』,就能一口氣……為什麼不停止攻擊?)」響握著這張動作魔法,可是蓋亞星獅的傷害計算沒有結束。
「還有,被無敵星星破壞的戰鬥怪獸,要給予對方原攻擊力相同的整個傷害喔!」碧琪說著,無敵蓋亞星獅衝向響的D輪車體,車子被摔到懸崖邊掉了下去。
混蛋!!」響的LP從2300分歸零,車子停了下來。


這時瑪莉歐已經聯絡了救護車來載走阿響,不過到處都沒有阿響的身影,救護車說要處理緊急的事情所以會延遲。
「你要去哪裡?大哥該不會要第一時間救受傷的阿響吧?」路易吉問著哥哥。
「是她要我們當她的敵人,所以她還是我們的朋友,她真的是很優秀的決鬥者,但……」瑪莉歐看到騎乘決鬥的紀錄,本來阿響可以使用更好的戰術,她卻強行破壞碧琪的怪獸。
「如果她願意用『冥帝 厄瑞波斯』跟怪獸戰鬥,而不是用直接攻擊,或許我沒有足夠的高速計數器抽牌,雖然說動作魔法算是影響因素,可是……」公主卸下安全帽說著。
「瑪莉歐先生在嗎?」棉花糖雲海的王子,不過現在還是見習魔法師的馬羅過來傳話。
「馬羅,有什麼事情要說的嗎?」路易吉問著,馬羅曾經是勇者小隊的夥伴。
「有人死了,大神田碧安妮卡頭部重創身亡,星冠學院的人發現屍體,兇手還在調查當中,不過小福有很明確的不在場證明,卻硬要自首是兇手。」馬羅說著。
「你沒有通知家屬吧?」奇諾比奧說著。
「這方面我們要全面調查,不排除是跟禁止令的人有關,日本星原宿的姐妹校怎麼看我們的,應該不會原諒我們把消息瞞著他們吧?」馬羅說著。
「怎麼辦,大哥要怎麼處理接下來的調查?」路易吉問著。
「我想那位紫京院響非常不信任,唯一的盟友剩下小福了,或許他知道這件事的線索,要不然他自己是非常不願意頂罪的。」瑪莉歐說著。

【?????】
「我的頭很痛,果然公主的實力確實如此,但是跟這個語尾國家在一起……」阿響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不過自己彷彿是在一個異次元的城堡。
「只要不相信真菌,就不可能會戰勝任何人的,我們歌姬娃娃的進化要從今天開始,所以為了人類的滅亡,我們一定要更加努力。」不知名的聲音說著,眼前出現一個中國旗袍風的歌姬娃娃,是紫色雙馬尾的成年女性。
「妳是誰?為何我在這種地方?」阿響一臉不爽的說著。
「我等名為尤莉亞=希=雷恩,是從樂園意識誕生的時候誕生的歌姬娃娃,我本來隨著那場戰爭中封印,已經有30年了,我絕對不會原諒那些封印者。」歌姬娃娃尤莉亞說著。
「封印者……妳是說年輕的瑪莉歐先生他們嗎?如果真是如此,妳就是他們的受害者嗎?」阿響想知道更多有關尤莉亞的情報,尤莉亞似乎顯得悲傷。
「瑪莉歐,他是我的戀人,妳能帶他過來嗎?」尤莉亞似乎認識那個水管工大叔,但沒有具體說出更詳細的經歷……

{待續……}

下集預告:
校園瀰漫著悲傷與不安,正當Frisk正在思考著什麼線索的時候,突然發現了古代國家的神劍,好像經過考察或許是給王宮貴族配戴的寶劍,稱作破邪之劍的神劍有什麼秘密,是否跟勇者們調查的七星神有關,但或許要擔心莎優璃,她似乎對這把神劍有什麼反應??一位自稱是東方皇族後裔的年輕人,似乎知道七星神劍的背景,究竟是何等來歷?

{第四話,創造勇者小隊的酒館}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