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遊戲王Heaven Paradox 變異點03

可可羅 | 2022-08-11 14:23:41 | 巴幣 2010 | 人氣 445

停更遊戲王Heaven Paradox
資料夾簡介
繼承改寫歷史的帕拉杜克斯的意志,時間破壞者將與時間軸開戰!


這裡是時間的盡頭,名為米德切爾達的行星掌握著地球的歷史,他們的目標則是讓所有的平行世界一切都導向一個結果的最終目的—成為唯一的22世紀地球。
「在下,來自時間軸001的高町奈葉,將宣布要將這段與時間破壞者組織軍隊宣戰,造成紛爭的日子很快就會結束了,在下將會以執行官的身分,我們將會開始在這段期間訓練迷失的魔法少女們,作為我等時空管理局的盟友圓環之理,將會是討伐敵營的戰力之一。」
這位褐色馬尾的女性長官開始帶領著來自22世紀訓練有素的,那些人類身分的時空巡邏官,她們作為22世紀地球和米德切爾達深刻的聯盟,目的就是要阻止有人嘗試從多重宇宙分裂出另一個結果出來。
「我等米德切爾達將會在禮拜四的時候,將會帶這些迷失的魔法少女,以訓練她們與聖王教會學院的學生進行格鬥,另外禮拜五就開始出發攻打紀錄次元1982,活捉黑江,她是時間破壞軍的成員,要對她造成我們22世紀的損害造成代價負責。」
「奈葉大人會不會是生氣了?」「聽說唯一地球被時間破壞軍攻打呢。」「菲特大人還在治療還沒有回來。」巡邏官們議論紛紛的討論這次行動的動機。
敬禮,我們要隨著精神領袖野比一家的規範,維護次元的和平!!」總督八神疾風正在命令巡邏官們為後面的雕像敬禮,那是一個戴者眼鏡持有零分考卷的小學生像。
「喝!!!」巡邏官們比出了三軍行禮,向野比一家代表的雕像敬禮。

辛苦妳們了,其實不用太嚴苛去攻擊小焰醬的基地,我覺得要問出她們的原因和理由。」一位白色天使服裝的究極鹿目圓看著摯友奈葉說著。
「她們差點害菲特死掉……有必要的話當然就是殲滅她們,但是我想那攻擊馬娘賽場的破壞軍應該是從命令上執行的吧?」奈葉說著。
但是這麼快就要讓這些迷失少女做訓練,妳怕會像以前那樣讓小焰醬變成惡魔嗎?」究極圓問著,似乎奈葉她很害怕這件事情。
「可以的話,沙耶香最好可以當領隊,她是妳的同班同學,是最好的選擇了。」疾風說著。
「還有,你們有迷失少女來這裡檢查資料嗎?」奈葉說著:「如果我們兩個當初約定好的合約被撕破,我們可能會暫時幫不上妳的忙。」
怎麼可能哪,我想她們不會對資料有興趣的,尤其是裕子……」究極圓在想什麼。
「只要世修大人推理完畢,他一聲下令就可以前往紀錄次元所根據的地點了,不過神濱市的地理位置和童實野市互相衝突,沒有海馬集團的發展,童實野市不會成為燈花的據點。」奈葉嚴肅的說著。
但是那裏不是已經被Embyro Eve大規模的Mass Destruction了嗎?」究極圓問著。
「我們說的不是正規歷史管所記載的紀錄次元,而是所謂的我們已經排擠的那個『另外一個紀錄次元』了,妳記得就是彩羽活到最後的那個啊!」琳芙斯II說著。
我知道了,那裡並不是我能盡量干涉的範圍,但是如果要迷失少女跟隨的話,我想一定要限制人數才能搜索那裡。」究極圓說著,似乎在隱瞞什麼事。


【2125年,東京上城第1區,神聖歷史博物館】
「對了,我沒有跟你說有關《魔法紀錄》的文獻其實有兩個,但是圖書館似乎有這筆資料,我想你待在這裡看一下,正規時間軸的燈花、音夢和羽衣的命運,多啦A夢。」世修帶著還沒回去的多啦A夢看著圖書館。
「沒興趣,我覺得你應該擔心你爺爺的安危吧,不過也要是看哪個爺爺……」多啦A夢說著。
「之前不是有Mass Destruction的事件覆蓋在爺爺生活的年代,當時大雄爺爺的父母都被殺,變成殭屍的東京肆虐人類的生活嗎?」世修說著:「但是要是連基本上都好好過生活的,核心次元1809的爺爺都有事的話,那就不可能會有我了。」
「根據記載,惡靈次元315的大雄最後還是活下來了,不是嗎?」多啦A夢說著。
「菲特大人在醫院安養中,這件事傳到奈葉大人那邊一定是很大的騷動,說不定大家已經開始動兵前往根據地逮捕那個罪犯了。」世修似乎在擔心什麼。
「說到這,我覺得世修你的推論大概有個缺點,如果人被殺了,就不會留下之後活動的線索,你是這樣認為的吧?」多啦A夢似乎在想什麼。
「你是不是偷看了接下來1809次元要發生的事件才跟我說的?」世修害羞的問著。
「照這個經驗,我想要先把我做好的Playmaker牌組放進我的百寶袋裡,說不定這場決鬥就能激發Frisk的靈感呢!」多啦A夢檢查了自己的百寶袋。
「對了,說到這,你有想過沒有我們干涉的次元1809會發生什麼事啊?」世修問著:「別誤會啊,這是菲特大人要我要求的,不過她具體知道襲擊賽馬娘的破壞軍,不是黑江。」
「我怎麼會知道啊,世修要的東西不就在圖書館嗎?」多啦A夢生氣的問著。
「好啦,我安靜點就是了……」世修不打算跟多啦A夢聊了。

「啊咧,我要看的那個《魔法紀錄》的故事書到哪裡去了,本來很喜歡看那本的說。」這時穿著吊帶褲裝扮的中川裕子,作為銀之庭院的迷失少女問著他們倆。
「那本書似乎很多人在看呢,另外還有監視器嚴格控管這本書會不會少兩頁、三頁的事情。」世修沒注意到是銀之庭院的魔法少女,回答裕子的問題。
「對啊,有人打算撕毀這本書,像桃子姐姐、美冬姐姐認為是死亡筆記本,通常是給圖書館的貴賓學者才能保管的書呢。」裕子說著。
「但是世修,那本書究竟是為什麼要『值得』被人摧毀呢,應該有很重要的資料在裡面吧?」多啦A夢突然問著世修。
「你看現在不是有很多人想改莎士比亞的小說結局嗎?差不多是那樣子。」世修一臉不屑的說著:「結局像強暴小孩,那孩子綁在車上被開往懸崖,我只能說這樣的感覺。」
「世修,我想應該是那個目標次元有神濱市的線索,我想那本書可以找到答案呢,不過在那之前,應該帶銀之庭院的小朋友們去聖王學院了。」多啦A夢說著:「多啦美的值班似乎已經過很久了,我就回去看大雄了。」

結局就像是強暴小孩,孩子被綁在車上開往懸崖?真好奇那幾位女人究竟對Dreemurr同學有什麼企圖,我一定要把這件事告訴大家……」綠髮的圖書館小偷說著,似乎是女生。

{變異點03,世上唯一的環彩羽}


【東京上城第12區,任意門研發工廠】
似乎出動了幾位時空巡邏官到工廠阻止暴動,但他們沒有回應,而藍髮騎兵服裝的魔法少女,拿著冰結氣息的長槍盯著似乎倒下的人們。
「絕對不能原諒他們…梅露、加奈惠就是他們奪走的,現在他們連彩羽……」來路不明的少女看著倒下的屍體,和幾個有關邊境次元的報告。
「七海八千代,識別次元為邊境次元1982,請乖乖就地正法,不要傷害工廠的人。」似乎巡邏官趕來,但是名為八千代的女孩沒有畏懼。
八艘跳躍!!」八千代召喚了許多一樣的武器,朝巡邏官砍去。
「有人受傷了,請派秘密道具部隊加以支援……」巡邏官一個一個的在八千代的長槍下倒下,用對講機請求更多支援,似乎這次的暴動是強大的單位。
「似乎連絡不到那些秘密道具部門的高層,她們正在優先處理『那個計劃』。」對講機似乎說出了讓八千代注意到的線索。
「那個計畫,難道說她們又想把神濱市陷入怎麼樣的絕望嗎?」八千代似乎跳上了一個倒下的巡邏官,挾持這個女性巡邏官盤問。
「不准動,妳知道妳犯了何等的滔天大罪嗎?」女巡邏官正在把衝擊槍指向八千代的頭部,八千代一臉很憤怒的面孔,彷彿眼前的巡邏官就是她的仇人般。
我再問最後一次,妳是不是知道環彩羽在妳們這邊服刑?」八千代憤怒地問著,似乎她知道名為彩羽的少女現在是這裡的囚犯。
「妳在說什麼,我們不知道自己抓了多少時空囚犯,跟妳一樣。」巡邏官回應著,但緊接著一群拿著像是昭和時期的玩具的鎮暴部隊趕來了現場。
「不准動,否則就被我們的祕密道具鎮壓!!」鎮暴部隊說著,準備好手持的閃躲披風、名劍電光丸和空氣砲。
八千代似乎不理會鎮暴部隊,召喚出了武器製成的牆,製作出強力的八艘跳躍。
「閃躲披風防禦,接著趕快用空氣砲射擊……啊啊啊!」鎮暴部隊使用的秘密道具還是底不過八千代的魔法長槍,一個一個倒在八艘跳躍之間。

【東京上城第29區,原葛飾區,拉麵亭】
「話說裕子大人,妳說異聞次元的家鄉中,有魔法少女得知了次元紀錄筆記的事情……」世修吃著九州拉麵問著陪同的裕子,看著電視上的廣告。
「她們並沒有打算採取行動,或許就是我們正在忙著處理時間破壞軍的事情。」裕子說著。
「可是妳不覺得很可疑嗎,要是她們摧毀了次元紀錄本,我們所根據的神聖時間軸紀錄也會跟著銷毀,這時候就不保證一定會照著原來的計畫走啊。」多啦A夢說著:「不過沙諾爾就算在怎麼蠻橫啊,我想他應該不會做出這種不打安全牌的罪惡,或許說得過去。」
『嗨,我是德里克‧包恩,準備跟每日打掃污漬和骯髒桌面的日子說再見,用全新的廚房槍!!』
『好一個骯髒的水槽,但只需要廚房槍三發,磅磅磅!就會跟新的一樣。』
「噗噗,啊哈哈哈哈哈,這廣告怎麼這麼危險又好笑啊?」裕子突然吐出麵條一陣狂笑,多啦A夢想安撫裕子的情緒。
「怎麼辦,不是這個,不是那個…」多啦A夢手伸進百寶袋拿出道具時,突然來了插播。


『這裡是東京上城,我們時空巡邏隊發布C級警戒,有特殊能力的魔法少女來這個時代大鬧一場,這是鎮暴部隊在暴動中拍下的照片,為確保自身的安全,請民眾不要外出,遇上這名少女的時候請撥打911專線……』
「是八千代阿姨,她怎麼看起來很生氣啊?」裕子突然認識了這位逃犯少女。
「看這樣子一定又是異聞次元搞得好事了,我真想拿地球毀滅炸彈炸了這星球。」多啦A夢似乎很生氣的說著,卻拿出傻瓜炸彈
「妳認識這傢伙嗎?那她在妳們地球是怎麼樣的人。」世修冷靜地問著裕子。
「何止是認識呢,她還是莫巴的皇室妃子呢,因為年幼的時後失去了雪野加奈惠和安名梅露,都是冴羽兄的錯……」裕子拿著手中的靈魂寶石,眼神看起來很嚴肅,「要不是我可以許下願望成為魔法少女救梅露,她才不會墮落成這個樣子。」
「妳是說活躍在1985年大約30歲的城市獵人,冴羽獠有目睹此事嗎?」世修問著,同時心裡正在推理什麼?
「世修,你覺得那張照片真的是異聞次元派來的刺客嗎?」多啦A夢問著。
「(不太可能,只有異聞次元1605的冴羽獠知道魔法少女的存在,可是對他來說這是人間百態了,具體的證據就是……《魔法紀錄》的正規時間軸,只有魔法少女知道安名梅露的死因。)」世修心裡想著,看著八千代襲擊鎮暴兵的照片,手上的長槍似乎有金色的圓弧。
「我要去阻止八千代阿姨,我得和她……」裕子變成公主裝扮的魔法少女說著,手上拿著大劍和盾牌,世修卻阻止了她。
「那傢伙,不是妳認識的七海八千代,詳細的原因我晚點告訴妳,另外我知道那傢伙要找什麼,裕子,麻煩用移動咒文魯拉傳送到巡邏本部,小圓在那邊等妳。」世修說著。
奇美拉之翼,這個道具是在15世紀的冒險者討伐魔物的年代,勇者一夥移動到附近的地方可以使用的物品,速度以5馬赫的單位來移動到一定的目標。」多啦A夢拿出了古老的羽翼狀魔法道具,似乎這功能足以逼近這個時代的秘密道具。
「現在等奈葉大人下令,看接下來我們要往哪裡避難吧!」世修說著。
『世修大人,你手上有移動類的道具對吧?』奈葉的聲音從對講機出來。
「我們正要過去妳們米德切爾達避難呢!」多啦A夢說著。
『經過失落少女塔魯特的調查,她似乎手上有21世紀大師決鬥的戰鬥怪獸卡,這是有一定殺傷力的競技決鬥,但據說是一位黑色斗篷的孩子給她的,她可能跟我們要追捕的人有關係。』奈葉的聲音說著:『準備那個時代的決鬥盤,世修應該有辦法解決。』

多啦A夢、野比世修和中川裕子跑到拉麵亭外,準備用魔力注入奇美拉之翼飛走。
「咻咻!」形同移動咒文魯拉的魔力送走了世修一夥。


【東京上城12區,工業區街道】
失落少女塔魯特前來支援鎮暴部隊,似乎七海八千代看到塔魯特後有了反應。
「原來那個在歐洲中世紀,有一位帶領法軍打敗英國的聖女貞德,那個女孩就是妳啊?」八千代似乎認得了這個魔法少女的來歷。
「我們真的認識嗎?那我問妳,那些魔物們在英國龍王的統治下,有沒有比較平靜下來了。」塔魯特看著八千代,但心裡卻沒有八千代的記憶。
「妳說魔物,他們早就在魔女和使魔的肆虐下,早就絕跡了吧?」八千代一臉嚴肅的說著。
「不,龍魔王-伊莎貝拉被我等法軍打敗後,那些魔物恢復到平靜的樣子才對,應該不至於去傷害別人,除非他們已經發現了可以吸收靈魂之心的能力。」塔魯特說著,似乎在訴說另外一段歷史。
「我知道,人類靈魂之心的決心,怪物的靈魂就很容易吸收,然後變成凶暴的魔物,但是英軍很快就鎮暴了那些怪物,把他們消滅殆盡,包括怪物的羊魔王Trisoge Dreemurr,作為魔物軍最後一批部隊來帶領那些怪物們,真是愚蠢。」八千代說著。
「塔魯特小姐,妳們不要談Undertale的主線故事,我們正專注討論八千代的目的。」鎮暴隊員暗示了塔魯特應該要審問八千代的來歷。
「原來如此,還有倖存的魔物在封印之地,蘑菇王國的北部啊?」八千代說著。
「但他們幾乎在正規時間線上和人類相處得不是很和陸,尤其600年來累積而來的仇恨一觸及發,要不是那位少年的意願,他們就不會存活了。」塔魯特說著。
「看妳有什麼可以抵擋鬥氣的咒文,我想妳應該無法對付這鬥氣彈的。」八千代手中喚出了水鬥氣聚集而成的水球,擲向塔魯特。
貝基拉瑪!!」塔魯特詠唱了閃熱咒文,抵銷了八千代的鬥氣彈。
「看招吧,魔法長矛,金剛爆破!!」八千代將波紋鬥氣聚集在拿起的長矛,刺向塔魯特。
「這是由煉金術士佩爾梅勒打造的克洛維之劍,我將以它為名,大十字勳章!!」塔魯特釋放了強力的鬥氣,但沒想到八千代的金剛爆破能和大十字勳章抗衡。
「這是什麼實力的魔法少女,居然可以把阿邦流祖傳的鬥氣技給抵消掉?」倒在一旁的鎮暴隊員說著。
八千代趁著空隙拿著長槍朝塔魯特砍去,解除大十字勳章的姿勢的塔魯特用劍防禦。


這時世修趕了過來,拿著上個世紀的決鬥盤。
「世修先生,你要跟那傢伙進行大師決鬥,但已經失去了系統加持下,沒辦法讓那傢伙昏過去啊?」鎮暴隊員說著。
「沒有這個必要,我要讓她看看,她對戰鬥的技巧一無所知。」世修說著:「對上沒有決鬥盤的塔魯特應該能用精靈對付,但八千代沒這麼做,反而她在決鬥怪獸上是懦弱的。」
「嘿,可以停手了,貞德姐姐,接下來交給我們。」多啦A夢用竹蜻蜓飛在天上說著。
「诶,居然想要退縮,真是稀奇,你想要來場黑暗遊戲是吧?」八千代說著,似乎也拿起了古典型號的決鬥盤。
「對付妳這種人,應該還不至於我等出手,我只是想要您得知此事。」世修說著:「您在時空管理局的面前根本微不足道,要認清這點啊!」

「資料庫下載,AD. 2019,大師決鬥模式開啟。」
「大師決鬥!!」

八千代 LP 4000 世修 LP 4000

「區區一個人類有什麼好害怕的。」八千代先發制人,「發動魔法卡,『強欲而謙虛之壺』,從牌組上方三張卡片翻開,選擇一張『忍法 分身之術』加入手中。」
八千代翻開了另外兩張卡是黃昏的忍者將軍-月牙化石融合,世修一臉觀察的樣子。
「從手牌通常召喚,『忍者大師 半藏』,發動他的效果,從牌組檢索一張『忍法 變化之術』加入手牌。」八千代通常召喚了怪獸了,「向對手展示一張『忍法 妖變化之術』,從手牌特殊召喚,我將以黃昏之影暗殺時空的幕府,結束這個武士的時代『黃昏的忍者-上弦』!」
『忍者大師 半藏』 攻擊 18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黃昏的忍者-上弦』 攻擊 20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戰士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覆蓋上三張手牌,這回合結束了,你就是她們機動六課一直仰慕的野比世修吧?」八千代似乎不做其他事情結束這回合,但是似乎給世修什麼樣的埋伏。


「輪到我了吧,抽牌!」世修有六張手牌,似乎不怕八千代的埋伏,「我從手牌通常召喚,電子界的終結時代所產生的生力軍,『偵錯瓢蟲女郎』,之後發動效果,將牌組裡一張『微碼邊碼員』加入手牌……」
『偵錯瓢蟲女郎』 攻擊 1700 守備 1400
光屬性,電子界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連鎖2,翻開覆蓋的永續陷阱,『忍法 變化之術』,將場上的『忍者大師 半藏』解放,從牌組特殊召喚等級7的『黑龍忍者』,在這時候,連鎖3,翻開覆蓋的永續陷阱,『忍法 分身之術』,解放場上的『黃昏的忍者-上弦』,從牌組特殊召喚『青龍忍者』『黃昏的忍者-下弦』…」八千代似乎做出連鎖的對應了。
「連鎖成立,八千代小姐就特殊召喚兩體怪獸吧!」世修沒有對應連鎖的反制。
忍者的最強化身,將你們的查克拉解放於自身,喚出最強的力量『黑龍忍者』『青龍忍者』『黃昏的忍者-下弦』!!」八千代召喚了三體的怪獸。
『黑龍忍者』 攻擊 2800 守備 1600
闇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對手主要怪獸格2。
『青龍忍者』 攻擊 2100 守備 1200
水屬性,海龍族,效果怪獸,在對手主要怪獸格3。
『黃昏的忍者-下弦』 攻擊 0 守備 2000
闇屬性,戰士族,靈擺怪獸,在對手主要怪獸格4。
「由於我場上存在電子界族,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備份秘書』……」世修特殊召喚了怪獸,卻被八千代干擾。
『備份秘書』 攻擊 1200 守備 800
光屬性,電子界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這個時候,『黑龍忍者』的效果發動了,將場上的『青龍忍者』『忍法 分身之術』送去墓地,之後將你場上的『偵錯瓢蟲女郎』除外到異次元,接招吧,亞空間螺旋手裡劍!」八千代發動了黑龍忍者的效果除外了電子界怪獸,觸發了黃昏的忍者-下弦也被跟著破壞。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等級4以下的怪獸一體,我要將『備份秘書』作為連結標記,看好了,你對22世紀的科技一無所知,那就是人類最大的惡意,連結召喚!Link-1,『連環栗仔球』!!」
『連環栗仔球』 攻擊 300 LINK ↙
闇屬性,電子界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手中的『平行超越龍』的效果發動了,手牌的這張卡特殊召喚,之後,將牌組的一張『平行超越龍』特殊召喚,用這些效果特殊召喚的怪獸等級變成4,攻擊力、守備力變成一半。」世修大量特殊召喚電子界族怪獸。
『平行超越龍』x2 攻擊 2000→1000 守備 2000→1000
風屬性,電子界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2。
「難道說,我沒辦法阻止野比世修的實力嗎?」八千代似乎看到世修準備連結召喚了。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等級2以上的電子界族怪獸兩體,我要將兩體『平行超越龍』設置連結標記,時代的更新,妳的選擇終究只是徒勞無功,世界終究會集束一線,連結召喚!Link-2,『更新干擾者』!!」世修又召喚了連結怪獸了。
『更新干擾者』 攻擊 2000 LINK ↑←
風屬性,電子界族,連結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從場上連結召喚『碼語者』怪獸的連結標記,手中的『維碼邊碼員』也可以作為連結標記,看好了,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效果怪獸兩體以上,我要將手中的『維碼邊碼員』和場上的『更新干擾者』『連環栗仔球』作為連結標記……」世修準備開始召喚他的王牌怪獸了,「妳們過去的變異體對我們所認知的一切無法理解,妳們無論做什麼選擇,都無法逃避集束,連結召喚!Link-4,『連碼語者』!!」
『連碼語者』 攻擊 2300 LINK ↑←↓→
闇屬性,電子界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這就是世修大人的王牌怪獸,連結一切的電子界戰士……」塔魯特喘息說著。
「連鎖3,『更新干擾者』作為連結標記的效果發動,這回合『連碼語者』可以在戰鬥階段進行2次攻擊,連鎖2,『維碼邊碼員』作為連結標記的效果發動,從牌組檢索一張『電腦網衝突』加入手中,連鎖1,『連碼語者』連結召喚的效果發動,從墓地選擇一張『更新干擾者』攻擊力提升2000點。」世修已經擺好架式,準備開始一擊勝負的劍。
『連碼語者』 攻擊 4300 LINK ↑←↓→
接招吧,名劍電光丸賜予神力!!
「接著戰鬥階段,『連碼語者』『黑龍忍者』發動攻擊,超越決鬥怪獸的一擊,名劍電光終結!!」世修打算一口氣斬殺怪獸和八千代。
「怎麼會,居然世修的實力……」八千代的LP從4000降到2500點。
「二連擊,名劍電光神速斬,Cross!!」世修比出拿劍的姿勢,砍向了八千代。
我居然……居然輸在這種地方……」八千代的LP從2500歸零,分出勝負了。


【特雷森學園,下課時間】
「小特最近在訓練的過程有沒有事情呀,聽說你上個月辭掉的訓練師,是出了名的不良巡邏官呢。」無聲鈴鹿彷彿沒事般跟特別週打聲招呼,她關切特別週的訓練狀況。
「是啊,新的訓練師先生,他可是資深的馬娘訓練師,不過……」特別週說著說著,彷彿有點傷心。
「他經常摸過馬娘的大腿是不是,真是的,要是跟訓練師發生誹聞的馬娘就會扣分了。」黃金船拍了特別週的肩膀,猜測特別週的待遇是不是不好。
「妳怎麼知道的,難道說妳們天狼星隊的目白麥昆被摸過嗎?」特別週問著。
「豈止是有摸過,他還在我、米浴的面前把麥昆的燈籠褲聞一聞呢,真是個變態呢,好像平成年漫畫裡的紳士一樣。」黃金船似乎很開心的說著。
「這種事情就別報警了,只是小事一樁而已,但是我想那次在妳奪得日本打比的那時候……」無聲鈴鹿說著,似乎還在自責日本打比發生的事情。
「別擔心了,那時候天上有隕石掉下來,我都覺得是我帶衰太重了。」特別週說著:「那麼我要去找另一個媽媽打電話,我想確認她的安全。」
這時一個褐色長髮,挑染白色頭髮的學生會長馬娘走進教室跟特別週對談。
「是魯道夫會長,妳跑來這裡要找我嗎?」特別週認出了魯道夫象徵。
「因為正好是米德切爾達的聖王教會找小特妳來討論,我想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件要跟妳說吧?」魯道夫象徵說著,居然是聖王教會的人來這裡?
「會這樣說,應該是處理賽場上隕石的問題吧?」特別週說著。
「我覺得案情不單純,或許我們馬娘神聖的舞台,很有可能成為他們的目標。」魯道夫象徵說著,似乎在瞞著特別週什麼事情?


「慮憂,我們三女神像的附近居然找到了這種邪門咒法,異議!」秋川彌生理事長似乎看到了三女神像的廣場居然有把菜刀插向地板,「這樣下去大事不妙,潘朵拉咒法是強力的結界魔法,要是他們在我們特雷森設立黑暗結界,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會變成混亂,憤怒!」
「格來西亞女士,要是我們真的沒辦法將黑暗噴泉解除,到時候黑暗世界的暗物質會感染到女神像的聖靈,所以要請妳想辦法了。」駿川手綱叫住了來自聖王教會的理事官。
「我想也是,但是我想這需要一個人類的靈魂之心才能夠解除這個結界,但是這裡沒有人選。」卡利姆‧格來西亞似乎想破解咒法,但是咒法似乎不是馬娘能解開的。
「秋川理事長是馬娘,駿川小姐似乎也是馬娘,那麼不就剩下我們訓練師了嗎?」一個捲髮的男子似乎看著這緊急狀況說著,似乎是特別週她們馬娘的訓練師。
「看這個咒法需要的,是會使用魔法的人類才能解除,所以訓練師大概是不行了。」卡利姆似乎看著女神像被玷汙的樣貌說著。
「怎麼了,訓練師先生,看樣子只是有把刀子刺在草地上而已呀?」特別週趕來似乎想觸摸刀子,但很快就被某種魔法觸電,「哎呀呀呀呀!
「小特,實在太危險了,我想施這個法術的主人一定是為了針對我們馬娘,但究竟是誰會這麼怨恨呢?」訓練師先生拉住特別週安撫她的情緒。
「我覺得應該要先找到真正的兇手才對。」這時馬尾的東海帝皇過來說著。
「不對,我覺得應該可以試試看那個有人類之心的鑰刃使者,我想馬上摧毀這個結界。」秋川理事長說著,似乎想趕快毁屍滅跡。
「別太早下定論啊,我想我可以找找看,有關這玩意的知識持有人吧?」東海帝皇說著。
「說的對,帝皇,我們去看看有沒有人知道潘朵拉咒法的破解方式。」特別週說著。


所謂的潘朵拉咒法,就是聚集成怨念和決心的人,所創造出來的結界,他們將天空畫出一片黑暗,那些人類、怪物和妖精內心的恩怨,就會具現化成生物帶來黑暗的遊戲。
過去有兩次這種咒法出現在人間,一次是AD. 1976年的美國,貝卡斯‧J‧克羅佛多為了方便設計怪獸世界所畫出的藍圖世界……

「黑江同學,我們來這裡沒問題嗎?鏡之結界的魔女好像有給我們同意去米德切爾達,但是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來抓我們?」千秋理子帶著另一個黑江可樂江的魔法少女來到工廠附近。
「不會的,他們一定會知道彩羽自己的用意是什麼,但我很擔心八千代小姐。」黑江說著。
「八千代小姐該不會不敵那些魔導師倒在她們面前了吧?」理子害怕地說著。
「我覺得她們會因為這件事情,她們更應該知道這件事,是她們無法收拾的災難吧?」黑江說著,似乎想起了什麼事情。
「要小心別被巡邏官抓到啊……」理子小心翼翼的說著。
「在那邊,她們正在詢問八千代呢!」黑江發現了一群穿著魔法少女服裝的女孩子,綁住了八千代在木樁上。
「別太粗魯啊,趕快收拾掉那些迷失少女呢!」理子說著。
伊奧拉!」「粗暴粉碎擊!

這時迷失少女似乎向群鼠般離開了現場,剩下八千代一人。
「八千代學姐,是我黑江,我來救你了,跟我回神濱市吧!」黑江說著,卻發現八千代的面孔似乎不同。
「嘿嘿,願者上鉤,我就知道妳進行連續時空兇殺的計畫了,黑江!」拿下假髮的冒牌八千代說著,似乎是扮成女裝的野比世修,「爺爺的偽娘屬性真好用啊!」
「啊啊啊,不是我,那個破壞軍的事情跟我沒關係!」黑江似乎懇求的說著。
「竟然是她們的精神領袖,居然來引虎入穴……」理子說著。
「既然妳知道了我們的體系,那麼我只好把妳給消滅了,老實說我得這樣做,時間就會恢復到和平的狀態了。」世修聰明的說著,但是有個熟悉的聲音叫住了他。


「等一下,世修,他不是妳們要找的壞人。」似乎小姐語氣的魔法少女叫住了他。
原來是Chara Dreemurr,來自異聞次元1605過來阻止了這場冤劇。
「妳是怎麼躲過那些加拉斯軍的戒備來到這呢?」多啦A夢問著Chara。
「透過小焰的任意門,她的門上都有時間調節器,似乎可以轉移到其他地方,其中唯一地球就是主要基地是吧?」Chara說著。
「我知道,但是那是給予她的任務,妳這是濫用。」世修說著。
「你說你應該知道『那邊的』七海八千代不是我們的八千代,具體你應該找到證物。」Chara說著,從背後拿起了一本寫著《Magia Record》的本子。
「難道妳,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世修問著平安無事的Chara。
「你害黑江變成了魔女,還把這個時間軸設定為正規時間軸,像是在強姦小孩,把她綁在車上開往懸崖,你應該自知之明吧?」Chara似乎知道了書本的內容,很生氣的問著世修。

那本書的真正真像是什麼呢,究竟是什麼原因讓Chara無法接受?
我們所依賴的女神和米德切爾達,真的是善良的嗎?

下一個變異點:
與偶像們開啟廝殺的戰爭的次元,卻有人因此動搖而回來米德切爾達,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要準備開始調查第一個潘朵拉咒法出現的世界,卻是充滿的美式卡通的風味,沒想到結界真的實體化了?成為了兔子羅傑和潔西卡與人類的交界,隨著1986年的古老年代交織而成,那裡的國王殿下究竟要派給大家什麼樣的任務?沒想到龍紋章的勇者會再度出現嗎,不過……

{變異點04,誰殺了勇者達伊?}

創作回應

戒子
看到這次的作品內容,感覺挺意外的.因為之前有說不會再加入賽馬娘了
沒想到還可以看到後續,不過能將賽馬這樣罕見的題材與魔法少女結合,還真是有趣
、看起輕鬆許多,不知道賽馬娘在這部小說中能幫上主角什麼忙,就拭目以待的看下去吧!
2022-08-14 21:34:18
可可羅
不過這部主要的核心還是在動畫黑江宣洩自己的仇恨,這一話抓到的黑江可以想像是手遊的黑江,完全是無罪的,之後多啦A夢他們要去打敗邪惡的惡魔焰大軍……
2022-08-15 08:55:4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