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Heaven Paradox 變異點01

可可羅 | 2022-06-27 12:26:04 | 巴幣 2008 | 人氣 308

停更遊戲王Heaven Paradox
資料夾簡介
繼承改寫歷史的帕拉杜克斯的意志,時間破壞者將與時間軸開戰!


【1997年,神奈川縣童實野市】
當時海馬集團打算要舉辦第一屆決鬥城市大會,要聚集世界各地的決鬥者集聚一堂,在童實野市已奪卡規則的狀態下進行決鬥,這時候,升級召喚的程序已經首先建立好了。
這時候的海馬集團的社長,海馬瀨人得到了三幻神-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打算利用開幕典禮的時間來適應新的戰術牌型……

而我們的主人公,擁有過去記憶的靈魂的兩位一體的武藤遊戲,正打算爺爺雙六一起觀看開幕典禮,在這之前他要和同學們一起暫時離別,因為……
「遊戲,之前跟御伽的怪獸龍門骰的戰鬥還不錯,但是之後那該死的海馬正打算進行復仇的準備呢,你真的不需要調整牌組的構築嗎?」街上的城之內克也問著遊戲。
「因為接下來我擔心對付那三幻神的效果,他們都需要作為三體祭品犧牲召喚的。」本田廣人告訴遊戲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放心好了,我印象中的『黑魔導』是需要兩體怪獸作為祭品犧牲召喚的,當然我也做出了一些戰術,我想之前從雙六爺爺買來的『黑魔導女孩』應該就是『黑魔導』的戰術關鍵。」光明人格的遊戲說著,他就像小學生正太的身材有著海星狀的刺蝟頭。
「不過是說真的,貝卡斯之前那個三幻神的傳聞,你覺得是真的嗎?」真崎杏子問著。
「我覺得有必要的話,我想知道那個有關另一個我,那長久的身世之謎,不過之前爺爺傳簡訊給我了,時間也快來不及了,我先離開了喔!」遊戲跟著杏子、城之內和本田廣人道別。

【開幕典禮的路上】
「遊戲,你來晚了啊,這邊啊!」年老的武藤雙六叫住了自己的孫子:「看到了吧,這就是我的孫子,決鬥者王國的冠軍呢。」
「爺爺,陪在你身邊的那個女孩是?」遊戲似乎注意到了,雙六爺爺身邊有一個幫忙他走路的好心少女,這位少女似乎是粉色的長髮辮子,穿著外面行政區的制服。
「你就是武藤遊戲吧,趁時間軸還沒分崩離析之前,我想給你一個禮物呢。」粉髮的少女似乎要給遊戲一個什麼禮物,似乎是一個裝著空白卡堆的卡片盒子。
「這是做什麼的呢?」遊戲問著粉髮少女。
「你將來一定會成為很棒的特異點,是帶領大家成為模範的特異點呢,不過兩個自己都是很棒的人格,將來你們一定會有前途的。」粉髮少女說著:「我叫做環彩羽,神濱立大付中的中學二年級生,將來要是你的命運不會被改變的話,一定還有更強的希望的。」
名為彩羽的少女離開了遊戲和雙六的路線,他們即將面對強大的敵人……


「各位,我們接下來迎接全新的決鬥的比賽,我希望能用這條規則來為維持接下來的比賽規矩,讓我們用海馬Boy做好的PTT檔案投影到上方吧~」貝卡斯‧J‧克羅佛多在台上演講,似乎左眼還在因為決鬥者王國的事情止血。
「磯野Boy,你看起來有點害怕呢…」貝卡斯似乎看著大會的主辦人事突然疏散,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候,有數體沒有記載到海馬集團的電腦上的怪獸,似乎在天上飛翔著。
『究極寶玉神 彩虹龍』 攻擊 4000 守備 0
光屬性,龍族,特召怪獸,被邪惡的裝置束縛著。
『電子終焉龍』 攻擊 4000 守備 2800
光屬性,機械族,融合怪獸,被邪惡的裝置束縛著。
『青眼白龍』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光屬性,龍族,通常怪獸,被邪惡的裝置束縛著。
『真紅眼黑龍』 攻擊 24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通常怪獸,被邪惡的裝置束縛著。
『星塵龍』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風屬性,龍族,同步怪獸,被邪惡的裝置束縛著。
「原來這就是海馬集團的投影技術啊……等等有點不對勁,啊啊啊!!」民眾似乎看到以為是海馬集團的即興表演,但五隻龍突然噴出閃光的吐息,破壞四周的建築物。
「各位,快點去避難,請大家不要慌張…接下來從魔界通往現世的死亡導遊會帶引大家的。」這時廣播似乎斷斷續續地發出了避難路線。
會長,沒事吧,還能站起來嗎,拜託不要跟我說你兩隻眼睛都被戳傷啊!」磯野先生還在擔心貝卡斯會長的事情,但是會長被水泥壓傷,似乎沒有生命跡象。

「爺爺,快起來,大家怎麼突然發生這種災難啊?」遊戲似乎拿著武藤雙六的帽子,擔心爺爺雙六的事情。
「在那邊,就是那個傳說中的武藤遊戲吧?」這時一個褐色水母髮型的決鬥者叫住了遊戲,他和螃蟹髮型的決鬥者騎著摩托車往遊戲那邊開去。
「你們是?」遊戲嘗試問兩人的名字,但是兩位騎車的人把遊戲載走。
沒時間解釋了,我要使用紅龍之力回到過去,明如鏡水之力!!」似乎螃蟹頭的摩托車駕駛喊出了口令之後,突然隨著遊戲穿越到某處……

「太棒了呢,我真的拯救了歷史呢。」彩羽在廢墟中走進來說著:「只要遊城十代和不動遊星不被武藤遊戲拖累……」
「真的是這樣嗎?看樣子妳真的讓我察覺了很久呢,沒想到妳是事件的元凶啊。」這時一個褐髮雙馬尾的機甲女士看著名為彩羽的少女。
拜託了,我只是想讓神濱市變得更好而已,她們要反抗我們神濱魔法聯盟啊…」彩羽這時便成了斗篷魔法少女的姿態,似乎用十字努威脅著追捕她的人。
「多虧了妳,我們才有辦法知道製造ARC-V的變異體真兇是誰啊。」「趴下,不然就要來硬的了,妳知道妳犯了時空航行法吧!」「這傢伙不好對付,得用秘密道具才行。」
這時拿著特製手槍的時空巡邏警員包圍了彩羽。
聽我說,那個名為帕拉杜克斯的決鬥者,帶領了最絕望的魔法少女,他們想破壞這一切啊!!」彩羽立刻就朝巡邏警員射擊箭矢,一個警員被射中受傷。
「射擊!!」「啊啊啊啊啊!!」


時空管理局紀錄,編號宇宙938時間軸被破壞,因為原本打算預計帕拉杜克斯會重置戰鬥怪獸的歷史,交給赤馬零王建立一個新的宇宙。
大規模姓毀滅的時間點似乎被消失掉,就因為被告給了戰敗者一附代有強化卡片的卡盒。
被告,環彩羽,來自於時間軸1982《魔法紀錄》,將來這編號的紀錄不會受到時空管理局的管轄,並永久沒收對時間軸1982的時空航行法保障。
「我有異議,我們之前那個跟十咎桃子、水波玲奈和秋野楓的約定怎麼辦?」時空法庭上指派的律師問著法官。
「菲特醬,我們之前在海鳴市的私事,不能用到現在的例行公事,就這樣了!」褐色短髮的魔法少女法官似乎舉起正義的法槌:「本院宣告環彩羽,有罪!」

「所以我說那些人早就在進行一場早已失敗的決鬥,放心吧,帕拉杜克斯大人。」一個黑色包包頭的斗篷女子似乎撿起了地上零碎的卡片,「我會做得比妳們還要好,甚至,我可以揭露那時空巡邏隊和野比家的真面目呢!!」

《遊戲王 Heaven Paradox》
{變異點01,跟著時代一起變成魔女}

{在時間的盡頭,米德切爾達,機關XIII黃昏之鎮郊區}
「果然那個為了自己的使命而奮鬥的環彩羽,她的命運還是發生在這麼悲慘的事情上啊。」一個黑色烏鴉洋裝、穿著黑色長襪的惡魔女首領問候回歸而來的斗篷女子:「說到底,這些證據足以讓我們向鹿目同學開戰,我絕對不會原諒她們撕裂我的世界……」
「說到底,實質上時間軸938是戰鬥怪獸最神聖不可侵犯的故事線,如今要修復這條時間軸……」黑髮包包頭的斗篷女子說著。
「沒有這個必要,就讓那本實質的原作時間限徹底被破壞好了,但是彩羽的干涉,實際上不會讓貝卡斯‧J‧克羅佛多的死破壞掉這個時間軸的。」惡魔女首領說著:「而且讓貝卡斯的死去產生的另一條分支,已經開始行動的奈葉她們一定會使用紅核晶,來重製這個時間線的。」
「那就是叛逃的帕拉杜克斯大人一直堅持的摧毀戰鬥怪獸的第一步,如今這個事實已經完成了,也就可以讓她們結案說戰鬥怪獸的時間軸為何混亂了。」這時一個黑色鎧甲的騎士說著,雖然有很可怕的面具在他臉龐上,卻是一個中性的聲音。
「說得好啊,我最可愛的小寶貝,妳應該好好跟《青龍的破壞騎士》學習啊,畢竟妳在我等時間惡魔軍的職位是《朱雀的復仇死者》呢,黑江醬!」惡魔首領說著:「不過不要忘記了,那些魔法少女們所做的一切,造成妳的犧牲,將成為她們嘲笑的對象,所以珍惜自己現在給妳的這條生命吧!」
「我不會忘記的,那些神濱市的魔法少女說我多勇敢,最後換來的就是一個刀子。」名叫黑江的時間惡魔將軍說著:「就算無法完整的破壞整個故事,我要以相同的代價帶來痛苦。」


【2016年,異聞次元1605,神濱市工匠區】
「話說回來,那個打算封印大家的靈魂,將人類往更高的境界誕生的『普拉那』,至今在過去以前核心次元1809的,我等海馬集團的獵巫行動下,那些不服從過去政策的,也已經是海馬集團的人了……」海馬瀨人似乎正在紀錄錄影的時空旅行日誌,「結果我必須在這個異聞次元查明這個靈擺召喚有多可怕,力量強到會摧毀決鬥怪獸的世界?那太可笑了,既然是卡片的世界,不可能會用卡片的力量去摧毀掉呢。」
海馬瀨人使用的iMac上有三位海產頭髮的決鬥者,照片顯示他們三個的對話。
「遊城十代和不動遊星,除非事關整個童實野市的存亡,不太可能會繼續阻礙我的計劃了,接下來的一年內,想試試看造成日本國會的恐慌,但在光之美少女氾濫的國家來說,這個絕望似乎很渺茫了。」海馬說著:「已經沒有現代的武器可以打敗這些『前線』……」
「框啷啷!!」似乎有東西被打翻了。
「我等會就繼續錄,一定又是弟子們又來亂了。」海馬先關閉了錄影機,他在深夜要處理自己的事情……

「海馬師父,我已經照你的計劃去做,我暫時調查了有關見瀧原的魔法少女聯盟。」這時一個刺蝟頭的小男孩,穿著中世紀的旅人裝看著休息的海馬,「畢竟那裏是可以對付魔女之夜的主要戰力,我想這力量足以打敗這個災厄。」
「這麼晚了,達伊,我想那個調查計畫先暫時中止,我想應該有神濱市的魔法少女去調查過神聖五重奏了,雖然我也想直接把你叫過去調查,可是麻美應該看過《勇者鬥惡龍-達伊的大冒險》的前幾本……」海馬說著。
「別這麼灰心嘛,我想有關事先摧毀圓環之理的計畫,第一步應該要好好踏時才對。」達伊說著,以瀨人的立場講話:「畢竟,幫助弱小的一方是勇者的職責,應該幫助弱小的魔法少女推翻體制的勇者,你應該有個得力的幫手才對。」
達伊向瀨人撒嬌,似乎瀨人感覺到某些不對勁,或者是達伊在開玩笑…
「既然達伊的同伴都是可以親手撕掉奧雷卡爾鋼戰士的專家,他們有教你西洋棋吧?我想我們可以藉機來場國王之戰。」瀨人準備了一組西洋棋盤。


瀨人的白色士兵移動到e4,達伊的黑色士兵移動到e5。
「你憑這招就想直接贏我嗎,當我不知道怎麼義大利開局?」瀨人說著,他的白色騎士移動到f3,之後達伊的黑色騎士移動到c6,瀨人的白色主教移動到c4。
「我當然知道怎麼走,要隨時注意有關國王和城堡的位置對吧?」達伊說著,突然他把黑色士兵前往b5的位置,引誘瀨人吃兵。
瀨人進攻的白色主教吃掉了b5的士兵,之後達伊的黑色主教移動到b7的位置,瀨人的白色騎士吃掉了e5的士兵,達伊的黑色騎士移動到f6的位置,瀨人的白色皇后移動到f3的位置上。
「怪了,你今天狀況是還好吧,雖然只教你青眼牌組的使用方法,沒教你西洋棋啊。」瀨人自言自語的說著,他的白色士兵移動到c4的位置防禦。
「要進攻了,要注意主教有威脅啊,你的國王還不入堡嗎?」達伊的主教移動到e7的位置上,並劃出一條三回合後國王會被將軍的路線。
「不過要先把騎士移動才行阿,你要這樣進攻就不需要動騎士。」瀨人的白色騎士吃掉了c6的騎士,達伊的騎士也跟著吃掉e4的士兵,瀨人的騎士移動到a5避難。
達伊的騎士移動到g4準備其他棋子的進攻,但這時瀨人的騎士吃掉了e7的主教,中斷了進攻,達伊的士兵移動到d6的位置上。
「將軍,不過你的國王還有機會逃跑啊,真是的。」瀨人的騎士吃掉了d6的士兵,現在國王被將軍了,但是國王逃到f8的位置上,這時候瀨人的皇后吃掉了g4的騎士。
「所以說啊,真的是這樣嗎?你所謂的戰鬥就是不顧同伴犧牲,將每個棋子都陷入死線嗎?」達伊似乎講出什麼道理,他的主教移動到了a6的位置上,這時瀨人的騎士吃掉了d8的皇后,達伊的城堡這時吃掉d8的騎士做出防禦。
「不愧是龍紋章的勇者呢,知道自己陷入絕境,就做出對應的策略,可惜的是,西洋棋最大的威脅,就是可以往任何地方直線直走的女王,你現在已經沒有了。」瀨人的騎士移動到c4的位置上,這時候達伊的城堡吃掉了d2的士兵,瀨人發動了國王入堡,將國王和城堡移動到g1和f1的位置上。
真的是這樣嗎?」達伊的城堡移動到d1的死線上,雖然瀨人差幾步就能將殺黑方的國王,瀨人的騎士卻移動到d4的位置上,這時達伊的城堡吃掉了f1的城堡。
「我被將殺了,還真是被你的那些誘餌給困惑住了呢。」瀨人說著,「雖然說對付你這種新人,我自然就會注意到你有些失誤想給你機會,但是,本來以為你會打算用主教的方式作為主要攻擊,沒想到失去一邊的主教讓你有機會可以用城堡進攻。」


「主教什麼的,在奧雷卡爾剛的戰士中,總是最衝動的那一位戰士啊。」達伊開心地回應著。
「其實我本來有些注意到,騎士被吃掉的時候,你卻把主教引進了我等主教的死線,不過我這邊的主教其實已經另有目標了。」海馬指者棋盤上的棋局說著:「義大利開局就是利用主教的引線為主要的進攻,皇后的進攻和國王入堡是最後的手段,想趕快把棋局結束的原因,想告訴你一件事。」
「是什麼事情呢?」達伊靠在沙發上說著。
「Magius以前就是利用里見燈花拯救魔法少女的主要概念,來實現自己的犧牲奉獻,進而達成自己的利益的,要對付這種局面,主教里見燈花和柊音夢必須有隨時送命的風險,然而你一開始不顧棋子的性命,打算利用城堡的直線進攻來強行攻擊,就像她們的姐姐大人一樣,雖然這只是一個小失誤會引發的大悲劇,卻是那些時空管理局認定最精采的決鬥。」瀨人說著,之後一拳打在棋盤桌旁邊的桌子上,棋盤似乎倒了一些棋子,「那些失誤根本不是最好的時間線,只是那個環彩羽什麼都不知道的極大失誤罷了,妳想告訴我這件事吧,黑江同學。
「果然被你發現呢,其實來這裡就是要跟你講這句,但是你的龍紋章徒弟太顯眼了,莫夏斯!!」冒牌的達伊詠唱了變化咒文變回寶崎溫斯頓中學的制服,名叫黑江的少女,「我想在這裡實現一個願望,當那些和你一樣的決鬥王開始毆打對手、吐口水在他們的眼上、朝他們的臉上拋沙、踐踏他們的腳底、猛擊他們的鼻子,居然還不位他們交換戰鬥怪獸卡,你應該早點做這些的,成為第一個原罪之龍的人,太難過了,海馬社長!!」


時間來到了海馬瀨人前來營救因為八雲美玉而失控暴走的中川裕子,之後在神濱市中央區的小型唱片行作為秘密基地照顧裕子,之後海馬瀨人跟著一位叫Chara Dreemurr的魔法少女想找時間談談,有關時空管理局的底細……
【一星期後,神濱市中央區】
「不過我們兩個都來自不同的世界,那就不必為了這個爭吵下去了吧?」Chara問著海馬。
「有件事情要跟妳說,Chara,妳方便在橋墩下等我嗎?」海馬問著Chara。
「真過分,居然自己一個人要跟Chara醬聊天啊!」小圓這時候忌妒海馬想對Chara不利。
「畢竟她終究是第二個誕生的黑暗人格嘛,很好奇她為甚麼會有活下去的意志力呢?」海馬反駁了小圓,自己從自動門的入口先離開了。

「你說黑暗人格嗎?」Chara這時候打算跟了過來,到橋墩下會合,「你應該知道有一種能力可以使時間凍結、倒退,甚至可以回到記憶開始的那一刻。」
ContinuedReset,這個是強大的決心,在古老的書籍上稱為凍結時間的祕法,我在JUMP世界回來後,有十年的時間為了這個研究,我在海馬集團畢生的心血就是為了這,那些樣本人類我觀察他們的生活,他們附近的年紀、時間概念就算過了好幾十年,都沒有推進一年過。」海馬說著:「只要人類有強大、足夠的決心就難以產生負面的情緒。」
「你的意思是,那些人都沒有和丘比簽下契約,但本身已經有強大的凍結時間力量了?」Chara似乎不太明白海馬的意思。
「像葛飾區和米花町就是最好的例子,但有位葛飾區的治安巡警已經欠了我公司上億的債務,那位沉睡的名偵探一直都在替我們公司收屍啊。」海馬說著。
「他們一直都用決心來傷害別人嗎?」Chara擺出嚴肅的表情問著。
「兩津勘吉他,年輕的時候很天真無邪,是這個世界帶給他的貪婪,讓他變了一個人,在天界的治安部有位花山里香的天地雷鳴士,已經觀察他很久了。」海馬說著,不過自己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個在研究魔法少女時的警告……
『當那些和你一樣的決鬥王開始毆打對手、吐口水在他們的眼上、朝他們的臉上拋沙、踐踏他們的腳底、猛擊他們的鼻子,居然還不位他們交換戰鬥怪獸卡,你應該早點做這些的!』
「Chara,如果妳願意在地獄裡度假,究竟想要什麼樣的懲罰,有做好覺悟了嗎?」海馬這時表情有點僵硬,「我們每個人,只要願意開始與命運戰鬥的那一刻,其實妳不覺得那是一種罪嗎?我的時間軸似乎在那三個決鬥王的支持下,他們守護了時間軸不被破壞的命運……」
「你說的是,我以前在以前的家鄉做的那些事情,要承認自己錯了嗎?」Chara一臉嚴肅地問著:「不行,那些事情,我就是為了這個悔改的,那些怪物又不是我自己的意願殺掉的。


「但事情不覺得很奇怪嗎?那些光明人格犯錯,卻是要自己承擔這個罪惡,就因為妳為了這股力量失控過,Chara,妳和妳的那個表面的人格,其實每個人都有罪。」海馬說著:「武藤遊戲全程都在一旁觀看我和亞圖姆的戰鬥,卻自己沾沾自喜的接下了傳說中的決鬥王的名譽、財富和力量,還有那決鬥學院的遊城十代,卻是謀殺那些癌症患者的尤貝爾事件的主要兇手,那個惡魔因為他而差點統治精靈界,想造成一切的破壞,更不要提那個不動遊星,用布魯諾教他的三角加速同步來改寫歷史……」
「原來,那些決鬥王因為自己的黑暗人格……」Chara聽到傳說中,跨越時空的羈絆的決鬥王的經歷後,感覺自己想要做點什麼?
妳想要自己一個人來與這些不公平的戰鬥爭取時間對吧?那就開始與我墮落吧,為了自己的滿足戰鬥,作為自己是魔法少女的唯一證明,就是為了和人類區別開來。」海馬打算讓Chara加入自己的行列。
雖然這段歷史被改寫了,但是沒有人過來,阻止這個暴動。

「怪了,奈葉前輩應該會過來幫我們解釋才對,現在居然失去訊號了。」麻美這時看著手機,似乎沒有奈葉她們的回應。
「我覺得自己的力量越來越脆弱了,感覺是自己脫離了什麼重要的事情。」眼鏡麻花捲的小焰看著自己的手錶說著。
「嗯嗯嗯,我感覺做了一個惡夢啊。」這時在惡夢中沉睡的裕子醒來了,「對了,翔音醬,我們現在說到了哪裡?」
「看樣子我們把妳從唐軍那邊的可怕勢力中救了出來,不過我們還要留意那個海馬前輩,他似乎有我們不知道的事情。」綠色馬尾的少女翔音說著。
「感覺我們似乎要以四天的準備開始被莫巴的那些人攻打,我們得想辦法做好行動才行。」小圓說著:「他們要先攻擊維納斯方舟的人,我們必須趕快與奧比利亞開作戰會議才行……」
「小圓姐,我覺得我們先追上Chara醬吧,感覺她不在我們身邊,因為這件事情我們有點分裂了。」裕子說著,很快地在場的魔法少女發現,Chara不見了。


【兩天後,淺蔥町,向陽莊附近】
「人都帶來了吧?海馬,如果要贖回自己那龍紋章的勇者的話,那些時間軸的破壞,就一定要從這邊開始下手。」一個神秘的黑色包包頭斗篷女子說著。
「妳到底想怎麼樣?還是我們來這裡另有目的的呢?」Chara問著。
「我想針對你們海馬集團的吉祥物出手,不過那個帕拉杜克斯大人已經在這破壞的時間軸上接收『青眼白龍』的力量了,那我就直說了,接下來這個卡片的決鬥,將會奪走重要他人的卡片作為力量,『Sin World』可以奪走敗北一方的靈魂作為代價,並得到那名決鬥者和精靈的契約證明。」黑江同學說著:「這個地點正好是傳奇怪獸『黑魔導』吸收的好地方,但是重點是這個向陽莊的警備很嚴格,不過就時間破壞者來說沒什麼大不了的,我隨時都可以用決鬥破壞這裡。」
「但……三個加拉斯的帝國都知道啊,這裡是三級中立地帶,要是我們在這裡召喚怪獸,就被他們貼上叛變的標籤啊!」Chara說著:「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決定破壞這,我得告訴小圓她們才行!!」
「從妳開始追隨我們,就已經不是時空管理局的大使了,我希望妳能了解這點。」海馬說著。
「可…可是奈葉前輩,不是說要是時間軸上出了什麼狀況的話?」Chara充滿疑惑。
「她們就因為這個時間軸的變異而要把我等消滅嗎?別開玩笑了,從我闖進這個次元的這一刻,時間軸因為分歧而兵分兩路,她們不會因為另一個分歧而處理這件事的。」黑江同學說著,之後她變成了魔法少女的樣子,不過她大腿上的靈魂寶石,卻不是跟紫色魔法少女服相似的紅色寶石,「接下來這個時代會因此跟著你們毀滅,我就在這裡上最後一堂課給時空管理局派來的Chara Dreemurr吧!」
Mass Destruction,這是在時間軸上發生的毀滅性事件的代號,當所有的邪惡選擇通通聚集一堂,沒有人因此逃離一死,就算妳在怎麼針扎,就算妳在怎麼改變主意,所做出來的一切都不會受到救贖,因此,時間軸不會因為這點分歧過來。」海馬說著:「具典型的事件就是單一時間軸的魔女之夜,如不考慮鹿目圓的蝴蝶效應,就算成功消滅魔女之夜這類的怪物也是無法避免掉見瀧原的毀滅……」
「聽說妳的牌組就是這個時間軸上的Mass Destruction變異怪獸,雖然現在的力量已經大不如從前的札克所帶領的力量,不過把牠們交給真正需要毀滅世界的人來毀滅歷史,這一點妳正好需要我們!」魔法少女黑江說著,似乎要Chara交出她的契約精靈出來。
「為什麼我需要聽妳的話?難道妳也是來自悲劇的時間軸嗎,這樣的話妳應該就想辦法拯救自己啊,為什麼還需要用這些力量,一再一再的毀滅世界,我希望遊矢前輩他差點成為救世主的主要理念,必須由我親手證明給他們看!」Chara對黑江呼喊著內心的話,但黑江打斷了她。


「妳在這裡啊,Chara醬,我們趕快回到神濱市,他們已經準備開始祭祀典禮了。」小圓呼喊了Chara的名字,不過黑江似乎阻止Chara回去。
「那是你的敵人嗎,我能看見呢,那個寄宿在名為鹿目圓的魔法少女的,那條紅龍的追隨著呢,現在,她將是我眼中的獵物。」黑江說著。
「獵物,妳這是什麼意思,魔法少女不該互相殘殺啊?」小圓帶著麻美、小焰、杏子和沙耶香找到了她們,「聽我說,既然已經沒人受傷了,我們不是該好好地向沙諾爾他們反擊才對。」
「沒有人受傷?妳別開玩笑了,這傢伙一直都在受傷啊,每次使用讀取靈魂寶石的能力都會消耗巨大的污穢,她避免為了傷害對方,一直都在承受痛苦呢,那個使用連攜的力量,她也是不敢使用這股可怕的力量呢。」黑江說著,語氣彷彿像是很久沒見到小圓似的。
連攜?這傢伙在說什麼呢,難道說她和以前的小圓有可怕的過去嗎?」Chara懷疑著這個黑江的身世,似乎想用魔法來讀取她的心,卻注意到了靈魂寶石發光的位置。
「糟了,那傢伙正在誘導Chara醬使用那個禁忌的祕法……」沙耶香變出了一隻魔法長劍,射向了黑江的腿部攻擊。
「真是好險啊。」黑江輕鬆的閃躲了攻擊,之後用魔法小槌射出粗暴粉碎擊朝沙耶香反擊。
「啊啊啊…」沙耶香似乎感覺有點痛,她的HP感覺需要回復。
「小圓,我必須調查她的身世,別妨礙我,我可以把資料傳回給她們。」Chara似乎打算調查黑江過去的身世,打算用手接住了黑江的小腿,「嗯嗯嗯……」

Chara感覺到似乎有個以前的痛苦在她身上想起來,那是一個為了朋友而放棄自己,自暴自棄的黑江,而她變成了可怕的怪物,似乎被那些魔法少女殺掉,不過她覺得好恨自己……
黑暗、更黑暗、非常的黑暗,黑暗不斷的在成長,沉睡在黑影的深處,光子的讀取數為負,接下來的實驗,非常、非常的有趣……妳們兩個是怎麼想的呢?


Chara胸口上的紅色愛心靈魂寶石發出黑色的汙濁,似乎靈魂寶石破裂承受不住汙濁……
框啷!!」Chara的靈魂寶石在一瞬間變成悲嘆之種,似乎悲嘆之種就要暴走了。
「看吧,這就是與我的記憶擦身而過的下場,你永遠無法知道真相,你只能摧毀它!」黑江這時候看著這個崩壞的魔女誕生說著,稱作混沌的魔女,其特質是不安
「Chara醬,為什麼會這樣呢?」中川裕子在一旁看著自己的朋友變成影霧狀的魔女……
「哼哈哈哈哈哈,這就是所謂的魔法少女脫離人類的究極型態,各位看著吧,這就是妳們將來要成為的怪物,我們與其戰鬥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殺戮,就像為了承認,人類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破壞這顆星球似的!」海馬這時幸災樂禍地說著:「與其活著苟且偷生,不如成為死靈般的詛咒肉體,這就是所謂的,神啊!
說完,海馬瀨人就被混沌的魔女的爪子劃了過去,整個肉體似乎被劈開,僅剩下一堆肉塊作為自己的屍體,對於沒辦法回去見到JUMP FORCE的自己而言,這是最好的下場……
「海馬先生,怎麼會這樣?不可能會是這樣的……只要我們回去神濱…」小圓憂鬱的說著。

「還沒完呢,我將發動這張魔法卡,『Sin World』,將製造魔女的結界,把精靈的契約搶劫一空,這麼一來,妳們就從這個時代一起變成魔女吧!!」黑江擺出了邪惡的表情,似乎打算騎乘在混沌的魔女的背上,「這場地魔法會將這兩個被殺的人的精靈契約回收!」
『Sin 青眼白龍』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光屬性→闇屬性,龍族,通常→特召怪獸,被罪惡鎧甲化。
『Sin 異色眼之龍』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效果→特召怪獸,被罪惡鎧甲化。
「等一下,裕子,別這麼衝動啊!」杏子突然制止了裕子拿劍衝去魔女這邊。
「她殺了Chara,我不能無視這傢伙做壞事!!」裕子生氣的說著。
「我想Dreemurr同學,一定是想要這傢伙的身世,所以才犧牲自己的吧?」翔音這時拖住裕子說著:「我們絕對不能讓那傢伙白費她的心血,我們要組隊打敗她才對。」
「讓我來吧,我是絕對不會讓奈葉小姐有一個未完的交代的。」小圓這時裝備了護腕型決鬥盤,已經打開了怪獸區域的投影。
「等一下,小圓姐姐……」裕子著急地拿著決鬥盤,「如果奈葉急著問我們,那也是我的責任才對,所以我也要戰鬥下去!」


「哼,就算妳在怎麼呼喚她們,她們也不會過來的,接下來就看看吧!」黑江說著。
「決鬥!!」「生命吸收!」
黑江(混沌的魔女) LP 29000
小圓 LP 4000 裕子 LP 4000
特殊規則:在十三個回合內,用超量怪獸造成混沌的魔女戰鬥傷害2倍,用同步怪獸造成混沌的魔女戰鬥傷害為3倍。
勝利條件:一位魔法少女生命值歸零,第一輪無法進入戰鬥階段。

「那就看著吧!」黑江先發制人,「我從手牌發動魔法卡『龍覺醒的旋律』,捨棄手中的『王家長眠之谷-死亡谷』,將牌組裡的『青眼白龍』『Sin 青眼白龍』加入手牌,然後發動永續魔法『Sin Territory』,從牌組發動場地魔法『Sin World』!」
「那是什麼感覺,感覺我們的靈魂寶石就要在決鬥中做為賭注似的……」小圓覺得這是一場會賠上性命的決鬥。
「只要『Sin World』不被卡片效果破壞在場上,決鬥敗北的玩家,靈魂之心就會被破壞,阿對了,妳們是和可悲的小貓簽下契約的可悲少女啊!」黑江說著:「而『Sin Territory』就可以在場上存在兩體以上的不同『Sin』怪獸了,並在戰鬥階段的時候效果無效化。」
「妳說的『Sin』怪獸,到底是何方神聖啊?」裕子憤怒的說著。
「從牌組將一張『青眼白龍』除外,從手牌特殊召喚『Sin 青眼白龍』,之後,因為『Sin Territory』的效果,從額外牌組將一張『Sin 悖論龍』除外,從手牌特殊召喚,繼承與決鬥王戰鬥的勇敢之人,用悖論改變已經毀滅的未來,『Sin 典範龍』!!」黑江從牌組裡的怪獸裝上罪惡的鎧甲特殊召喚到場上。
『Sin 青眼白龍』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闇屬性,龍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Sin 典範龍』 攻擊 4000 守備 4000
闇屬性,龍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這回合結束了,鹿目同學的下一句話是不是:姆嘻嘻嘻!妳居然呈攻擊表示召喚了攻擊力4000分的怪獸到場上?」黑江猜中她的下一句話。
「姆嘻嘻嘻!妳居然呈攻擊表示召喚了攻擊力4000分的怪獸到場上……不過妳的頭目決鬥有個弱點很嚴重啊,雖然第一輪的三個回合無法進入戰鬥階段。」小圓拿起了護腕型的決鬥盤:「不過我就是為了這破壞而生的,抽牌!」
小圓有六張手牌,似乎很自信的破解Sin怪獸的陣勢。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協調怪獸,『夜薔薇騎士』,之後發動她的效果,從手牌特殊召喚『薔薇鳥』,等級合計有3+4=7,要上了裕子!」小圓準備開始同步召喚了:「我要將等級3的『夜薔薇騎士』『薔薇鳥』進行調星,我是實現人們夢想,賦予人們希望的魔法少女,但是,這是個秘密,要對班上同學保密喔,同步召喚!等級7,『黑薔薇龍』!!」
『夜薔薇騎士』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作為同步召喚。
『薔薇鳥』 攻擊 1800 守備 1500
風屬性,植物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作為同步召喚。
『黑薔薇龍』 攻擊 2400 守備 18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黑薔薇龍』的效果發動了,透過極大閃熱咒文的箭矢加持下,破壞雙方場上所有的怪獸、魔法和陷阱卡,去吧,魔法少女玫瑰火焰‧貝基拉格恩!!」小圓變出了魔法弓箭,與黑薔薇龍的怪獸效果一起對黑江的戰場破壞,用強力的咒語加持。
「果然還是不能忽略,那個傳說中的異聞次元的魔法少女呢!」黑江似乎覺得自己有什麼後輩可以挽回一切……
「雖然這樣我的『黑薔薇龍』已經被極大閃熱咒文破壞了,不過還有小裕醬在,她的牌組一定會給妳壓制,並為魔法少女帶來希望!」小圓準備結束自己的回合,「覆蓋上兩張卡片,結束這一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裕子有六張手牌,「從手中通常召喚,『鐵皮金魚』,之後從手牌特殊召喚『畫星寶寶』『影子蜥蜴』,等級4的怪獸有三體,要上了鹿目同學!」
『鐵皮金魚』 攻擊 800 守備 2000
水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區6。
『畫星寶寶』 攻擊 1600 守備 1000
地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影子蜥蜴』 攻擊 1100 守備 1500
闇屬性,爬蟲類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我要將等級4的『畫星寶寶』『鐵皮金魚』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星光界的戰士啊,用上天賦予的利刃,斬斷所有的邪惡,超量召喚!階級4,『No.39 希望皇霍普』!!」裕子舉起了魔法大劍,超量召喚了怪獸,「之後,『畫星寶寶』被疊放的時候可以抽一張卡。」
『No.39 希望皇霍普』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額外怪獸格3。
「之後發動升階魔法,『RUM-急速混沌』,我要將場上的『No.39 希望皇霍普』重新進行疊放,構築升階網路,星光界的戰士啊,帶來勝利的寶劍,斬斷魔王的野心,混沌超量變身!階級5,『CNo.39 希望皇霍普雷勝利』!!」裕子升階召喚了怪獸了。
『CNo.39 希望皇霍普雷勝利』 攻擊 2800 守備 25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額外怪獸格3。
「將手中的『ZW-風神雲龍劍』『ZW-極星神馬聖鎧』裝備在『CNo.39 希望皇霍普雷勝利』的身上,攻擊力提升到5100點,這麼一來就是妳輸了。」裕子將裝備怪獸裝備在升階的霍普身上,攻擊力提升到無法想像的地步。
『CNo.39 希望皇霍普雷勝利』 攻擊 5100 守備 2500
只要被效果破壞,可以以裝備怪獸破壞作為代替,另外可以從墓地蘇生。
「不過我場上道是有剩下一體的『影子蜥蜴』以守備表示,不過妳是不可能打穿我的,接下來的回合就能進入戰鬥階段了,所以先把回合結束。」裕子先結束了這一回合。


「所以我說裕子,專屬於這個次元的魔法少女,也是不可能保護鹿目圓的,剛才小圓把『Sin World』破壞掉,就並不表示,帕拉杜克斯的意志不會結束,輪到我了,抽牌!!」輪到黑江了,她嘲諷完裕子後抽牌,有三張手牌,「發動魔法卡『Sin Selector』,從墓地裡各一張『Sin 青眼白龍』『Sin 典範龍』除外,從牌組檢索一張『Sin World』『Sin 電子終結龍』加入手中。」
『電子終結龍』?那張卡是?」小圓害怕地說著。
「發動場地魔法『Sin World』,之後從額外牌組一張『電子終結龍』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Sin 電子終結龍』!!」黑江特殊召喚了強力的怪獸,「順便一提,這傢伙的攻擊力足以讓被直接攻擊的鹿目同學靈魂寶石粉碎了。」
『Sin 電子終結龍』 攻擊 4000 守備 2800
闇屬性,機械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翻開覆蓋的永續陷阱,『恩惠之風』,從墓地裡的一隻『薔薇鳥』返回牌組,我方回復500分生命值,這麼一來我還有一口氣在……」小圓的LP從4000提升到4500點。
「戰鬥階段,我要將『Sin 電子終結龍』對鹿目圓直接攻擊,妳能承受住這點傷害嗎?」黑江發動了恐怖的攻擊,「原罪‧永恆進化火焰!!
「小圓!!」小焰在魔女結界邊緣看著小圓受苦,小圓的LP從4500降到500點。
「小焰醬……如果我的力量不足以抵抗這股勢力,我希望…妳們可以逃到時間的盡頭,讓大家都知道真相……」小圓告訴其他沒有參戰的魔法少女趕快逃跑。
「說什麼傻話,那個時間的破壞者不可能會贏的,『CNo.39 希望皇霍普雷勝利』的攻擊足以讓擊敗那位魔法少女的……」翔音說著:「不過,她騎在魔女身上一動也不動?」
不是要擊敗我,而是要擊敗名為Chara的魔女來取得悲嘆之種啊!」黑江說出讓小圓崩潰的話,想打散她們的團結。
「居然利用我們最好的朋友來……」麻美似乎有點撐不住忍耐了,想拿起燧發步槍朝自己的頭部靈魂寶石開槍,但是翔音架住她來制止她。
「哼,看妳們已經開始內鬥了,那就覆蓋上一張手牌,結束這一回合。」黑江把回合交給了小圓,似乎沾沾自己的看著什麼。
「輪到我了…抽牌……」小圓有三張手牌,似乎頭部正在流血,「發動場地魔法,『黑色花園』,之後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協調怪獸,『黑薔薇魔女』,之後發動她的效果……」
『黑薔薇魔女』 攻擊 1700→850 守備 1200
闇屬性,魔法使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連鎖2,翻開永續陷阱『技能抽取』,支付1000分生命值發動。」黑江發動了強大的永續陷阱,LP從29000降到28000點,「之後妳們兩個全場的怪獸效果會無效化,『CNo.39 希望皇霍普雷勝利』的裝備怪獸也會跟著無效,攻擊力回復原狀,之後『黑薔薇魔女』的怪獸效果不能發動。」
『CNo.39 希望皇霍普雷勝利』 攻擊 2800 守備 2500
不過可以藉由極星神馬聖鎧的效果蘇生其中一隻希望皇霍普。
「但是,之後『黑色花園』的效果可以從妳的場上特殊召喚『薔薇代幣』到場上,之後給裕子破壞這隻『薔薇代幣』好了……」小圓傷心地說著,之後跪在地上大哭,「對不起,媽媽、達也,這不是我要的結局,我辜負的小焰的期待……
『薔薇代幣』 攻擊 800 守備 800
闇屬性,植物族,代幣怪獸,在對手主要怪獸格1。


「曉美同學,我想可以放棄這個時間軸了,不過我會想辦法的,處理這個破壞我們和諧的兇手,我一定會想辦法打敗他們的。」翔音拍拍小焰的肩膀,似乎想逃離結界,似乎想為其他的人求助。
「秋元同學,妳要去哪裡?我想應該還有辦法的吧,秋元翔音?」小焰對著離去的翔音喊著,似乎她沒有回應……
框啷!!」麻美似乎趁這個時機粉碎自己的靈魂寶石,變回了穿著見瀧原中學的屍體。
「不妙了,要是告訴小圓這件事……」杏子看著即將戰敗的小圓和無法突破的裕子。
「輪到我了,抽牌!」裕子有兩張手牌,「從手牌通常召喚,『哥布林德柏格』,之後我要將等級4的『哥布林德柏格』『影子蜥蜴』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最初的編號學院的大學長,將這個悲劇寄託在時間的盡頭,超量召喚!階級4,『我我我我魔術師』!!」
『哥布林德柏格』 攻擊 1400→700 守備 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作為疊放單位。
『我我我我魔術師』 攻擊 2000→10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魔法使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薔薇代幣』x2 攻擊 800 守備 800
闇屬性,植物族,代幣怪獸,在對手主要怪獸格2、4。
「戰鬥階段,『我我我我魔術師』『CNo.39 希望皇霍普雷勝利』對兩體『薔薇代幣』發動攻擊,去吧,繼承絕望的,夢魘騎士斬!」裕子用魔法大劍朝兩體帶刺的薔薇砍去,她的魔法大劍被折斷,黑江的LP從28000降到19500點,似乎混沌的魔女沒有倒地。
「哼,妳的劍總算被折斷了吧,現在就是我的回合了,只要把鹿目同學的那張『黑薔薇龍』回收就可以了……」黑江說著,跳離了混沌的魔女,混沌的魔女準備移動到戰場上。
「嘎啊啊啊啊啊啊!!」混沌的魔女咬碎了小圓的黑薔薇魔女,這意味著小圓要受到戰鬥傷害。
「我的…生命,居然會……」小圓的LP從500點歸零,似乎靈魂寶石也粉碎了。
框啷!!」「框啷!!


【向陽莊,有警察設立的封鎖現場】
一個飛機形狀的時光機似乎在這裡設下了封鎖現場,這彷彿是哆啦A夢提到的時空巡邏隊。
「看樣子還是來晚了,這個S級破壞者所產生的變異點,那幾位魔導師大人現在還在幫助『主要時間軸』的Chara Dreemurr呢。」一位女警說著。
「話說這個分歧,中川裕子、鹿目圓、巴麻美和Chara的屍體都有找到,沒有被魔女當成飼料食用……」一位胖胖的大叔警官說著。
「看樣子一定是那些針對魔法少女時空的破壞者的跡象,不過這打算是他們留下給我們的訊息。」一位穿著22世紀休閒服的時空偵探說著:「接下來的階段,要是再找不到有相關目擊著出現,我們就要用那個『秘密道具』來摧毀時間軸了。」
「在野比世修同學下令之前,我想那些魔法少女的敏捷值不會超過80點,就打算把方圓5公里的調查範圍找找看有沒有生還者吧!」女警說著:「另外,結界看起來沒有《向陽素描》的受害者,不過還是問一下由乃和宮子了。」
「什麼魔女啊,難道說這裡發生了凶殺案嗎?」由乃過來說著,跟著其他的四位中學女生。
「交給福爾摩斯組合吧,看樣子這裡應該是沒有目擊著吧?」偵探世修拿起了福爾摩斯的服裝,吹起偵探菸斗,泡泡在嫌疑人的樣子徘徊。
「是不會破的泡泡啊?」宮子、沙英和乃莉開心地戳著泡泡,看樣子她們什麼都不知道。
「看樣子,要啟動那個紅核晶炸彈了,那是米德切爾達給我們的一枚魔法炸彈,據說是用變異體的靈魂做出來的,雖然我是不太相信科學以外的東西啦…」世修說著,似乎要時空巡邏警隊要趕快撤退了。

「嗶嗶、嗶嗶……」一個紅色寶石嵌入的沙漏正在倒數計時中,似乎擺在向陽莊的中心上。
「他們要銷毀命案現場?我是不是該做點什麼呢?」這時穿好了時空巡邏隊警服的翔音似乎正在觀察著時間軸重置,卻被不認識的警官叫了過來。
「妳在這邊幹什麼呢?跟我回到2119年的東京轄區,我們就要離開了!!」女警官正在把偽裝成同夥的翔音載到時光飛機上……

嗶嗶、嗶嗶、嘶嘶嘶嘶!!」沙漏準備引爆,這時候的時空巡邏隊已經逃離到時光隧道,這時候紅核晶引爆出了紅色的光束……

這時候,時間軸已經復原成原本計畫的事件發生,原本裕子是要在海馬瀨人跟機動六課決鬥後投靠沙諾爾的陣營,現在也差不多在跟Chara和小焰戰鬥著吧?
作為22世紀和時空管理局同盟的時空巡邏隊卻沒有找到任何線索,黑江變得更強了……

下一個變異點:
在米德切爾達生活的中川裕子,和美樹沙耶香正在交換自己兩人的經歷,不過魔獸究竟是什麼生物呢?那個與新世界共同戰鬥的魔法少女,不必再和魔女戰鬥的使命是什麼?不過這時候似乎有集結各個時間線的守護神要開緊急會議,連裕子都要參加嗎?他們第一次要填角色卡片,但是像是在跑TRPG團的骰子會議,究竟是在做什麼呢?

{變異點02,與神明一同擲下骰子}

創作回應

戒子
看著小圓痛苦的樣子,小焰應該很著急、恨不得下去替他受罪
但大大仍然不顧小焰的感受、直接讓小圓的靈魂寶石破碎...這個操作需要有很大的決心!
話說王道遊飛有沒有可能會出現在這部小說中呢...(嘻
2022-06-28 06:00:41
可可羅
其實這故事的小圓的死,其實只是平行世界大戰的開端而已,
這篇遊戲王跟以往的小說不同,有更多的沉重感,
不過正義的一方倒是有,只是他們得目擊更多犧牲者才行動。

另外Go-Rush!的角色可能會考慮看看,不過那是遙遠之後的未來……
2022-06-28 08:34:5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