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魔法少女小圓 鏡中的物語 第六話

可可羅 | 2024-01-08 21:58:12 | 巴幣 2012 | 人氣 479

連載中魔法少女小圓 鏡中的物語(同人)
資料夾簡介
《偶像異聞錄》世界中,曉美焰本人經歷的故事前傳,會有《魔法少女小織》的角色登場(可能會)。


【見瀧原市立公園,決鬥者卡片中心】
這裡是提供決鬥者進行各式各樣的卡片遊戲的決鬥,不過這裡之前已經將曉美焰貼上海報當成拒絕往來戶了,小焰卻還是堅持要來這裡跟某人見面。
在海報的外面貼著,今天是寶可夢戰鬥卡的決鬥,店員穿著某個次元龐大的護士家族的制服,喬伊護士小姐的服裝,小圓、杏子和麻美正準備過來跟小焰見面。
「小焰醬,妳之前在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看到海報上有妳的拒絕往來戶呀。」鹿目圓很焦慮地說著,不過小焰看著裡面用戰鬥場的兩位女孩子。
「而且今天不是給戰鬥怪獸決鬥的日子呀,通常都是假日才給對應的決鬥者來玩的。」佐倉杏子很疑惑地問小焰是否有認識的人。
「因為那孩子比較喜歡可愛的寶可夢,我們曾經在這個不可思議怪物存在這個世界的時間軸,再度相遇……說起來她應該記得之前的事情,不過她在當足球經理的時候被第五院殺害。」小焰帶著眼鏡卻留長髮的看著裡面不知名的女學生。
「等一下,我腦子有點混亂呀,妳的意思是有足球像實體化傷害的運動、還有陀螺可以不斷的命令召喚出聖獸的能力、網球的發球簡直就像核子武器?」麻美聽了小焰的經歷混亂中。
「對妳們來說,卡片精靈就像之前的時間軸的主要運動一樣,都是對人體造成精神傷害的。」小焰想要大家思考對於卡片的邏輯,但問題是她們已經習慣卡片實體化的社會。

寶可夢卡牌對戰,但雙方都是用決鬥怪獸的決鬥盤……
小眩 獎勵卡-4 奈奈美 獎勵卡-4

小眩派出了『狙射樹梟』(草),後備區有『走路草』(30傷)『阿羅拉 喵老大GX』,有四張手牌。
奈奈美派出了『鬃岩狼人GX』(鬥x2),後備區有『隆隆石』(鬥),有三張手牌。

看似小眩好像處於劣勢,不過迷你裙奈奈美打算戰勝小眩的王牌怪獸,現在輪到對手的回合了。
「輪到我了,從牌組抽一張卡!」奈奈美有四張手牌,「我要將後備區的『隆隆石』進行進化,在洞穴的石頭化為養分,將身體作為自我犧牲的爆彈吧,『隆隆岩』!」
『隆隆岩』 HP 180 No.076 重量級寶可夢
鬥屬性,弱草屬性,二階寶可夢,在後備怪獸格2。
「我要將手中的『基本鬥能量』疊放在『鬃岩狼人GX』身上,之後發動手中的物品卡『活力頭帶』,我要將『鬃岩狼人GX』的招式傷害增加20點,使出衝岩的話攻擊力是140點。」奈奈美說著,傷害明顯就可以讓眼前的狙射樹梟失去戰鬥能力。
「岩狼嗚嗚嗚嗚~~~」實體化的寶可夢鬃岩狼人發出了叫聲,氣勢旺盛。
「戰鬥階段,『鬃岩狼人GX』『狙射樹梟』發動攻擊,這樣一來你的寶可夢就輸了。」奈奈美命令鬃岩狼人用火力壓制襲擊了狙射樹梟的鳥身。
「岩狼,岩狼!」鬃岩狼人使出了衝岩,效果有效。
「射梟,嗚嗚嗚嗚……」狙射樹梟倒在小眩的身上,失去了戰鬥能力。
寶可夢眼睛一但出現漩渦狀,意味著戰鬥的敗北,但也從沒有瀕臨一死的概念……
「我的木木梟居然死了。」話雖如此,但在小眩的觀念中,寶可夢HP歸零就是一死,需要用元氣碎片復活,相當於人類使用中藥材鳳凰之尾的效果。
「我方從獎勵區抽一張卡,回合結束,話雖如此但妳沒有新的寶可夢出陣,妳要怎麼反擊?」奈奈美說著,小眩的眼神出現了火光。


「看好了小圓,那就是審判之眼,那是穿越無數時間軸,記憶著無數輪迴記憶的證明,我之所以找小眩過來,就是想說那件事……」小焰對著小圓說著,但小圓不清楚審判之眼的事。
「那東西好像某位地底骷髏頭會的眼神呀,不過我真的有擺出這種眼神嗎?」小圓不清楚自己在亞美死亡的那天發生什麼事,但麻美很清楚什麼。
「妳們兩個,知道赤城離開的那天,難不成曉美知道什麼嗎?」麻美問著,小焰不多做回應。

「向妳這種踐踏卡片怪獸的心情,我是不會讓妳得逞的,我會讓妳見識所謂逆轉的一切……」小眩的眼睛一邊發出了火光的眼神說著:「我的回合,抽牌!」
小眩有五張手牌,好像抽到了關鍵的支援者卡……
「發動支援者卡,『博士的研究』(大木博士),我要將手牌所有卡片捨棄,從牌組抽7張牌,拜託了,賭上穿越時間軸的審判之眼……」小眩發動了訓練家支援,把賭注花費在新的抽牌。
但這時候已經引起喬伊小姐的注意,她們不知為何對命運抽牌很敏感……
「怎麼了,難不成從牌組命運抽牌是危險的事情嗎?」小圓注意到大家都在觀察小眩。
「就跟出老千一樣,不但要消費MP或TP,而且一旦有質疑就可以取消這次的勝負,我們魔法少女也沒辦法負荷強大的抽牌感知命運抽牌。」麻美這樣說著決鬥時禁止使用的技能。
「那我之前射出的光之箭矢也一樣嗎?」小圓拿高速決鬥的例子比喻。
「那是魔法少女之間的決鬥,使用招數當然是理所當然的,但,魔法少女經常被別人誣賴成魔女,從很久很久以前,被發現是魔法少女的人會被抓去火刑場,後來才改絞刑的。」杏子這樣說魔法少女身分被識破的話會有什麼下場。
「換你上場了,『貓老大GX』,接著我要將場上的『走路草』進化成『臭臭花』!」小眩把決鬥盤上的寶可夢卡放置在電腦上的精靈球丟出去,投影的方式召喚貓老大。
「貓老!」貓老大發出了叫聲。
『貓老大GX』 HP 200 No.053 暹羅貓寶可夢
惡屬性,弱點鬥,GX一階寶可夢,在戰鬥怪獸格。
『臭臭花』 HP 70 No.044 雜草寶可夢
草屬性,弱點火,一階寶可夢,在備戰怪獸格2。
「接著,我要將發動『臭臭花』的特性,三成能量!從牌組抽出三張卡,放置兩個『基本惡能量』和一個『基本草能量』『貓老大GX』『臭臭花』身上。」小眩就像抽到什麼就有什麼,不斷的填充能量給寶可夢們。
「我要把物品卡『講究頭帶』『不服輸頭帶』放置在『貓老大GX』『臭臭花』身上,對GX造成的招式傷害增加30點,去吧,使出潛近爪-GX!」小眩命令貓老大攻擊對方寶可夢,擺出了類似惡屬性Z招式的姿勢。
貓老,貓老!!」貓老大對後備區的隆隆岩使出潛近爪,效果命中目標。
「妳在刮傷我的決鬥盤,好大的膽子,居然出千還想贏我。」奈奈美生氣的說著。
「出老千是嗎,我們這裡不允許有決鬥者公然使用抽牌技能喔,我馬上宣布這次的愛生眩判定為敗北。」工作人員喬伊小姐拉住愛生眩的手臂,要小眩終止決鬥。
不可以,我不能在這場戰鬥輸掉,明明前一個時間軸可以使用技能的說……」小眩生氣的說著,她似乎知道某些不存在的記憶……

{第六話,沒有魔女狩獵之時}


「怎麼了呀,妳們好像在外面盯著卡牌遊戲看,不進去玩嗎?」一位突然出現,體型比小渚一樣幼小的紫髮馬尾小學生,穿著清涼的衣服跟小圓她們打聲招呼。
「看好了鹿目同學,妳所認識的時間軸的一切邏輯,對這位女孩來說是常識,但對其他時間軸的人來說卻是巫術,是禁忌的魔法,那是在常人眼中令人髮指的。」小焰不顧這位女孩的樣貌,繼續說著其他時間軸的基本概念。
「所以,我們有可能會被指控成魔女,那樣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嗎?」小圓好奇地說著。
「音符知道喔,被識破成為魔女的人,會被審判,無論那個女孩在怎麼辯論,最終只會判決放火處死,但是呢,那個被判決的魔女,並不是真正的魔女喔。」剛見面的小蘿莉說著。
「沒錯,就是我們魔法少女,而且被魔女之吻影響的人更是會鎖定魔法少女屠殺……」小焰還沒說完,這位蘿莉突然講出不一樣的概念。
「才不是,魔法少女和魔女一旦在大眾面前曝光自己是魔女,會變成史萊姆的,我師父魔女露卡就是因為被識破才變成魔女青蛙的。」這位叫音符的蘿莉說魔女被識破就會變成魔女青蛙,但怎麼想就跟小圓的常識衝突。
「妳朋友是魔女……她在哪裡,是否還吞噬著人類?」小圓擺出可怕的眼神,問著音符是否知道其他魔女的資訊。
「魔女不太會吃人喔,倒是她喜歡把壁虎尾巴和蜘蛛網下湯來喝,放在那個水壺上泡酒,請問妳們是有什麼需求要找魔女露卡?」音符好奇的問小圓。
「當然是為了……」小圓臉腫起來的說著。
「等一下,我覺得這傢伙很可疑,用探測咒文,伊恩帕斯感覺不到她的靈魂寶石放在身上。」麻美拿出了靈魂寶石,感應不到音符身上的物品。
「怎麼發現的?我可以學習這個能力嗎?」小圓問著麻美,但音符拿出一個類似靈魂寶石大小的鈴鼓樂器,看有什麼災難出現……

「讓我繼續決鬥,我想要成為寶可夢的遊戲王。」小眩說著。
「難不成妳……該不會是……」奈奈美打算揭穿小眩的魔法少女身分,這時這位叫音符的小學生進了門,打算拍擊鈴鼓的按鈕。
音符的轉換器變成了一個魔法少女服裝,音符把魔法少女服裝優雅的穿上。
我是漂亮的俏魔女,音符!!」音符擺出了姿勢、念出口號。
「魔……魔法…」奈奈美看著剛剛的狀況語無倫次。
音符點擊了轉換器的按鍵操作,召喚出一個玩具機械式的魔法杖,稱作噗魯魯波龍
噗魯魯噗魯,發咪發咪發,把決鬥者中心的大家見到的魔法少女記憶刪除吧!」音符把噗魯魯波龍當成道具使用,一道魔法陣圍繞在大家面前,大家昏了過去。
「啊啊啊……」不過有一道雷光在波龍上反噬,音符手部的部位好像受傷了。
「這次是什麼樣的咒文呢?」小圓好奇的問麻美。
「與其說是咒文,倒不如說詠唱的樣貌像是歌曲或密碼,這點我要研究。」麻美沒見過這種能力發動的方式,想著有什麼不太對勁的地方。
「謝謝妳,妳到底是什麼樣的魔法少女啊?該不會是魔女見習生吧?」小眩想要感謝音符使用了不可名狀的魔法,但小眩好像知道某些真相。
「總算有人告訴我魔女見習生的事情了,還以為這個地方沒有同輩的魔女見習生呢。」音符穿著魔法少女的服裝抱住了小眩,認為小眩跟她一樣。
「我只是在以前的時間軸見過這類系統,但跟其他系統不同的是非常刻意要隱姓埋名的……話說曉美同學說有東西要給我看,究竟是什麼呢?」小眩說著。


【見瀧原市立車站,大門前】
「那傢伙是其他時間軸的魔法少女?妳們還在調查這個時間軸的祕密嗎?」小焰看著小眩作為曾經的朋友,打算跟小眩交換情報。
「小焰真好,有穿越其他次元的魔法少女來交換情報,要是是我們的話要怎麼做。」小圓非常迫切的想知道小焰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其實我是擁有特殊能力『審判之眼』的魔法少女,可以依照小焰Reset的時間軸同步不同的記憶,當然離那個災害就越來越近,我們要想盡辦法對付那個災害,就需要小焰的力量了。」小眩說著,至今還在跟小焰交換情報。
「妳朋友景太已經在學校跟我說了,他說有其他時間軸的人過來,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小焰問起了美國少年田能寺小班的事情,小眩看起來是小班的同伴。
「小班他呀,曾經把已經快要瀕臨死亡的我拯救起來,所以一直都在為天工會維持合作關係,沒想到那位假面騎士的突襲,我有重要的事情跟妳說呢。」小眩很焦慮地說著。
「我那邊的時空巡邏隊已經開始介入天工會的調查,話說回來,妳應該沒有見過22世紀的未來文明,那裡也有管理者和時光警察在維持秩序。」小焰說著。

T. P.時空巡邏隊嗎?妳們也投靠了這樣的組織,他們全力追緝加拉斯星之民,與其說是干涉外星球的活動,倒不如說加拉斯星的居民已經影響到這個次元的生活了。」小眩突然一陣害怕地說著,小焰和麻美等人卻一臉驚訝的表情。
「妳是說我們的世界正在布局一場戰爭嗎?為什麼是加拉斯星球的居民影響地球的生活?」麻美好奇的問小眩為何提起加拉斯星的事情,彷彿知道些什麼?
「麻美,你知道一些有關加拉斯星的事情嗎?」小圓問著麻美,麻美一臉沉悶的回應。
「我和亞美已經約定了要跟聯邦軍一起為了奧利比亞聯邦行動,為了就是完成這三年來的修行給他們好的印象,想不到亞美失蹤這麼久……」麻美很焦慮地說著。
「說到這,奧比利亞聯邦一直都在維持加拉斯星的和平,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發動戰爭呢?」杏子扶住麻美的身體,覺得事情已經不能再問下去,但還是想知道什麼?

「天工會有發現到加拉斯星有宇宙科技等級18的『超次元之門』,可以在我們已知象限中移動甚至進入到平行的座標,本來就是曉美同學最近協助的時空巡邏隊的科技,不過他們對這項科技已經邁入5000年的歷史了,他們征服了好幾個次元星球、之後將黑暗決鬥的規則納入雙方的打鬥上,跟時空巡邏隊的理念背道而馳,天工會也無法對付這樣的實力。」
「所以目前這種侵略的族群一直在跟地球發生戰爭嗎?」小焰問著,麻美覺得害怕。
「不要說了,我對戰爭這件事反感,奧比利亞聯邦說過沒有任何事發生的……」麻美聽到加拉斯星球侵略的事情似乎非常的排斥。
「曉美同學難道都沒有注意到這件事嗎?妳們有同伴投入這場戰爭中,她們總有一天會有戰死沙場的覺悟的,巴學姐也是,要注意下自己周遭發生的事情。」小眩生氣地說著:「目前除了巴學姐和赤城學姐以外,妳們應該也做好覺悟了吧?」
「所以我們所站的勢力叫做奧比利亞聯邦軍,那敵人是誰?」小圓這時候很冷靜地問小眩。
帝國聯軍莫巴、以及推翻帝國繁榮象徵的哥爾迪反叛軍,他們會為了地球上的物資不擇手段,為了這個世界上的卡片爭奪著。」小眩很冷靜地說著,不過自己也在懷疑同輩的小焰。
「妳也是跟小焰來自同一個世界的人吧,妳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小圓問著愛生眩的身世之謎,似乎想要知道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可是好景不常……


【曉美家,秘密基地】
「田小班班,我們很久沒有見面了呢,沒想到多重宇宙要由你們這些外星人來守護。」曉美疾風太太正在用挑釁的語氣跟侵門踏戶的田能寺小班打招呼。
「就跟妳說了我是地球人,妳們這些歐巴桑,倒是妳們照顧叛逆的惡魔……我是指艾薇爾她人應該還好吧,有把她的任務交代清楚嗎?有點擔心泡泡糖公主……」小班說著,吃著大量的翻譯蒟蒻當成點心,配上空白的記憶吐司
「不需要擔心小焰,你來這裡已經有一週了,應該沒什麼事就回去田能寺馬克那邊了吧?」家裡御用的醫生奈葉說著,但小班似乎對她們很不滿意。
「妳似乎忘了這裡主要的目的了,妳雇用艾薇爾,並不是要對付刈包之夜,而是另有目的,妳們打算要終結影響多重維度的戰爭。」小班識破了奈葉和疾風並沒有任何打算對付魔女之夜。
「以你們卡通頻道語來講,確實我們沒有告訴小焰這件事,這都是為了她好。」奈葉說著。
「真的嗎?所以就讓泡泡糖公主和艾薇爾搞SJW性愛,想讓時間軸放任魔法公主死掉之後再收割是嗎?」小班以鄙視的話語對著奈葉回嗆。
「哪像你一直都玩弄茱蒂、凱伊那些美少女的內心,活像個堂本海斗,小焰可是非常專情攻略神明大人的女人呀。」疾風媽媽對著小班一段汙辱。

「果然門沒鎖,你以為勇者少到不會開門翻你家的寶箱是吧,這裡的12世紀,可說是那種強盜活躍的時代呢。」一位穿著水藍色水手制服的包包頭少女,闖進小焰的基地傻笑著。
「看吧,要不是你特地帶我引導,翻個書就可以打開地下室的開關已經是老套了。」小班說著,但疾風很快就跟少女打招呼。
「嗨呀,妳是要找我們家裡的秘密道具的嗎,小焰等人在跟杏子他們開作戰會議呢……」疾風還沒注意到有邪惡的氣息在,但是奈葉很警戒。
「那她們不在,我就可以用所謂暗黑鬥氣來威脅妳們了。」制服少女拿起了從手中戒指變出的綠色靈魂寶石,釋放了非常負面的氣息。

「魔法少女,暗黑變身!」娜塔莉亞用靈魂寶石變出魔法少女的戰鬥服,變成了旗袍裝扮的魔法少女,「我乃大和撫子親衛隊先鋒,娜塔莉亞‧王!!
「英雄登場,四手霸王!」小班按下了Onmitrix的開關,不料變身型態變成小波波,「喔,煩耶,偏偏在這個時候……」
「豪可愛呀,你居然可以變成可愛的使魔,好了,給我去死!」娜塔莉亞對小波波揮出一拳,小波波受到了傷害,一拳打倒在牆壁。
影子分身!」小波波使出了影子分身,變成了三個小波波,同時命中率、迴避率提升了三回合。
白魔法,中回復!」奈葉彈了一下手指瞬間使出不一樣體系的魔法,小波波的HP恢復了中量傷勢,不過對外星英雄來說卻很有效果。
白魔法,物理力場!」疾風拿出一本嵌有魔晶石的書,釋放了魔晶石的魔法,奈葉的身上出現了物理反彈壁。
爆裂拳,歐拉歐拉歐拉!!」娜塔莉亞在一回合內隨機對大量的小波波連續揮拳,小波波的分身被全部打破,本體也受到了傷害。
旭日之心,把力量借給我。」奈葉把作為武器的項鍊變成一把可以發射火箭的魔杖,準備發射強力的魔法,「神聖砲擊,白魔法最終絕技,星光爆裂……
看起來距離發射火箭還有等一回合的時間,這時候娜塔莉亞卻思考怎麼做。
「看起來你們戰鬥的主力是時空管理局的指揮官,那樣的話需要更多幫手了。」娜塔莉亞拿出一個魔法少女風格的手機,似乎在聯絡誰。
妳作夢,超音波!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小波波單獨使用了超高分貝的音波導致娜塔莉亞的道具無法使用,另外這招對怪物會附著混亂狀態,但娜塔莉亞像沒事一樣……
「真是礙事…看來得用這一招送你上西天了……」娜塔莉亞的右手正在匯集什麼樣的魔法氣息,看起來像是不可名狀的黑霧。
「雙方都在蓄力,那種東西是什麼,看起來不像魔力呀……」疾風看著不可名狀的黑霧突然像岩漿般燃燒起來……
「難道小焰沒告訴你嗎,我們這邊的次元可是存在三種鬥氣(Aura)作為靈魂之心的生命泉源,我們自然可以釋放光鬥氣(Light)普通鬥氣(Normal)黑暗鬥氣(Dark)囉!魔法少女雖然能操控光鬥氣和普通鬥氣,靈魂寶石卻不能承受黑暗鬥氣並無法釋放它們。」娜塔莉亞解釋著鬥氣的運作方式,小班卻不像奈葉和疾風那樣震驚。
「妳看起來已經把黑暗鬥氣的釋放方法給呈現出來,妳的上司到底是誰?」小班以小波波的姿態問著娜塔莉亞。
「為了織莉子大人而戰,我們大和撫子親衛隊要維持步兵精神,過熱鬥氣拳!!」娜塔莉亞釋放了黑暗鬥氣附加的格鬥攻擊,一拳打在已經有反彈壁作用的奈葉身上,沒想到,反彈壁沒有把物理攻擊反擊,反彈壁還因此破裂,奈葉整個人受到了傷害。
「奈葉大師!!」小班變回人類的姿態抱住奈葉,奈葉居然想不透有可以無法防禦的攻擊。


【連鎖速食店,漢堡王】
「今天有位可愛的偶像在這裡獻上歌聲……不過如果音符在這個地方,妳第一次要問什麼問題來著?」小圓看著剛剛遇見的蘿莉宣傳的海報,想進去她們常吃的速食店。
「從小眩的發言我就知道了一些事,第一,她跟我們是不一樣的魔法少女,即使她沒有見過丘比,尚未和他許願出賣靈魂寶石,不過已經會魔法這個現象。」小焰思考之後決定調查音符這位小女孩,「第二,她不是我們這個時間軸的人,如果她不是合法的時空旅行者,很可能會被我媽她們盯上,而且,我有不祥的預感……」
「妳們在做什麼呀,還在找打砲的地方嗎,在這裡打砲會被警察追呀。」這時暫時與小圓對立的沙耶香注意到了小圓她們的動靜,用汙辱的話打招呼。
「沙耶香,妳來了呀?我們正在調查之前在學校大亂的假面騎士線索,需要妳和康佳來幫忙,話說康佳還好吧、她休養的幾天應該有連絡上吧?」小圓體貼的說著,但沙耶香對小圓火冒三丈。
「我才懶得回應妳,妳這傢伙與持槍的魔法少女在一起,這世界會慢慢變不幸的。」沙耶香拒絕回應小圓的問題,慢慢開始討厭小圓了。
「最近還有看到仁美有什麼行動嗎?請回答我們的問題。」小焰用嚴肅的聲音問著沙耶香。
「她已經是我們魔法少女偵探團的協助人了,說要給我報酬,我當然是不會辜負她的。」沙耶香不屑的說著,小焰覺得一肚子火。
「不要再聽那個志築仁美的話了,妳會有危險的,這是最後的警告,最好妳用自己的魔法少女能力殺害仁美。」小焰想拜託沙耶香了結仁美,但沙耶香很堅持拒絕。
「我是不會殺人的,就算自己有那個底線,我是不會奪走無辜的人的生命的。」沙耶香很生氣地告訴小焰,對小焰的想法火冒三丈,自己生氣離開了。

「哈囉,妳們看起來好像有點爭執,是發生過什麼可怕的事情嗎?」這時她們想要調查的「瀨川音符」已經穿好漢堡偶像服裝跟小圓問話。
「沙耶香因為小焰……居然吵了起來,我不知道要…」小圓馬馬虎虎的說著。
「曉美同學,雖然我不是很生氣,但妳居然要殺人,這樣靈魂寶石會有很可怕的狀態。」麻美看著小焰剛才的發言,覺得究竟是發生了什麼問題。
「那是因為……但是妳如果真的打算知道,妳會殺了我們…」小焰對著麻美卻無法解釋為何要仁美死掉,好像想起了什麼?
「怎麼了,四位小魔女因為什麼事情吵架了嗎?不過剛才失去記憶的魔法來說妳們沒有作用,我就想妳們不是等閒之輩了。」音符問著麻美,但是麻美和小焰很生氣地回應。
我們不是魔女。」「我們還不會魔女化!
「所以呀,妳們要好好想想看禁忌的魔法要怎麼充分利用,只要迷惑人心成為世界第一的偶像,換來的巨大代價是很可怕的。不過之前魔女露卡有保護我的護身符,我想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吧?」音符回應著麻美和小焰,但禁忌的魔法到底是什麼呢。
「所謂禁忌的魔法,到底是哪種咒文呀?」杏子問著音符,很好奇口中的禁忌魔法。
「就是治療傷口的魔法、起死回生的魔法還有改變別人的想法的魔法呀。」音符回應著。
「等一下,妳是說霍伊米、貝霍伊米、拉里霍、拉里霍瑪、美達帕尼,這些都不是會帶來危險的魔法咒語呀……」杏子突然數起自己的手指頭,自己在升級的時候突然學會的魔法居然是音符口中的禁忌魔法。
「那是《勇者鬥惡龍IV 被引導的人們》才會出現的魔法,我指的就是小魔女使用這些招數會帶來死亡和詛咒喔,勇者自然就可以使用它們。」音符很淡定的說著,杏子和小圓聽到這些都驚慌了起來,小焰打算安撫她們。


「冷靜下來,我們跟她是不一樣系統的魔法少女,不能用她們的常識去判斷。」小焰想阻止杏子和小圓發瘋,但小圓打算變身,拿出了粉色的靈魂寶石。
變身,魔法少女!!」小圓打算變成洋裝服飾的魔法少女,音符被嚇到退後幾步。
「為何妳的轉換器音效這麼吵呀?為何妳的服裝都這麼繁瑣呀?」音符看到小圓花了兩分鐘變身整個一臉疑惑,因為小圓像光之美少女一樣變身繁瑣。
魔法少女小圓,完成!」小圓花了兩分鐘變成魔法少女,在音符的面前展示所謂禁忌的魔法,看起來已經引起大家的注意。
「音符,我要妳看清楚,禁忌的魔法對於大家來說是再也普通不行的魔法,妳只是被魔女迷惑了,回復咒文,將妳那被迷惑的心徹底痊癒,霍伊米!」小圓手中握著一道綠色的光芒,音符身上受到的禁忌的魔法的傷害,造成撕裂傷的右手突然痊癒了。
「我記得那傢伙沒有受傷呀,小圓妳放霍伊米會不會太浪費MP了?」杏子吐槽的說著,不過音符脫下自己右手的護腕看著什麼?
「我身上的傷……怎麼突然就恢復了?也太奇怪了,腦袋一時轉不過來……」音符突然眼睛變成寶可夢的瀕死眼神(@_@),突然躺倒在地上。

「音符,快醒醒,別真的被回復咒文嚇到了呀……」小圓看著音符對回復咒文的運作不理解,這時小焰很生氣地指責驚慌失措的小圓。
「小圓……虧妳當初跟我說要對班上同學保密,妳身分已經曝光了。」小焰冷靜的跟小圓解釋:「魔法少女並非像電視上的光之美少女可以一直隱藏身分……」
「喀擦…看樣子羽智同學說的沒有錯,會有這個可以插入曉美的一對陽具的女孩子,就只有魔法少女這個可能。」這時候久違沒見到的龍崎學姐出現在小圓面前。
「龍崎?原來這個事件的策劃人是妳,不過,妳也是不甘願的吧?」麻美問著龍崎,不過有注意到龍崎明日美的脖子上出現小圓能看到的印記,是魔女之吻
「那當然囉,我已經被那些人詛咒了,為了拯救羽智同學,哼哼哼……」龍崎學姐這時候拿出了一把美工刀,打算挾持五人的其中一人。
「可惡呀,就是妳害亞美學姐犧牲的……」小圓的左手握住了一道閃熱咒文的子彈,卻被麻美學姐阻止。
「不能攻擊龍崎,她是我的同班同學,我們要把魔女結界找出來。」麻美要小圓不能傷害龍崎,不過龍崎這時候挑釁小圓。
「她隨時都會把我和小焰的秘密說出去,必須滅了她。」小圓內心很掙扎的說著。
「被魔女之吻影響的人是沒有犯案的記憶的,我想龍崎一定很痛苦,等待小圓拯救的。」杏子告訴小圓魔女之吻的作用。

「曉美,就從妳這邊開始吧,我要用妳的血祭這家漢堡王。」龍崎這時候挾持小焰提出條件,但是小焰卻很冷靜告訴小圓。
「小圓,我有凍結時間的祕法,可以脫逃的,不要管我。」小焰要其他三人不要理會她。
「有其他的埋伏……」杏子突然注意到了有其他的魔力反應。
「怎麼了,別被龍崎的話嚇到了。」小焰生氣地以為杏子有遲疑。


這個時候,有兩位穿著像魔法少女的女孩站了出來,分別是長得像澀谷辣妹的金髮女孩和來自東方國度的包包頭紅髮女孩,穿著洋裝和旗袍。
「妳們是,為什麼要計畫殺掉我們?」小圓問著兩位魔法少女和麻美班上的同學。
「派沙耶香和康佳他們簡直是浪費時間,我們啊,早就在簽下契約的妳知道這件事之後,已經把妳們的動向全部分析完畢了,而且啊,最複雜的就是那位來自其他地球的曉美焰,她專門要研究我們魔法少女去死。」洋裝金髮辣妹說著:「我們是大和撫子親衛隊,我名為角行夜瑠志子,當然要剝奪妳們活著的權利。」
「這一次呀,我們不會讓惡魔焰逃跑了,我會好好消滅她的。我名為步兵娜塔莉亞‧王,剛剛時空管理局發出來的電報小焰沒有接吧?」名叫娜塔莉亞的少女說著。
「妳們混帳,難不成把媽媽和景太他們……」小焰打算從龍崎學姐脫身。
「妳說持有那位Onmitrix的那位美國佬嗎,說實話,花枝魔賈斯做不到的事情由我們完成,真懷疑宇宙帝王魔賈斯的實力呢,他手上的Neo Onmitrix在我這。」娜塔莉亞拿起一個天工會的徽章,然後把徽章的機體捏碎。
妖怪手錶U被……」小焰被娜塔莉亞捏碎Onmitrix的行為感到憤怒。
「當然了,小圓剛才有到決鬥者中心觀戰,我就用妳最喜歡的休閒方式送葬小圓,是說妳真的知道《遊戲王 怪獸之決鬥》那個法老王對上凡骨的死亡決鬥嗎?」志子問著小圓。
「什麼法老王?遊戲王的歷史不是LDS學院的發展嗎?」小圓充滿疑惑。
「不能答應她們,她們只想害死妳。」小焰生氣的警告小圓。
「到時候到我們的處刑場,港口那邊就知道了,我就帶妳過去吧,移動咒文,魯拉!」志子拉住了小圓的左手,把小圓和明日美傳送到往港口的方向……

小圓、小焰被偷襲的敵人拉去港口那邊,好像是要公開處決一樣……
「巴學姐,還好吧?我想這次沙耶香那邊……」杏子要有點被嚇到的麻美振作起來。
「什麼我們,她說了我只是累贅,明明已經在那些莉可麗絲面前簽下契約成為妳們的勁敵,妳們難道不能好好想辦法嗎?」美樹沙耶香看到兩人有點寂寞,上前關注。
「美樹,難道妳要幫助我們嗎?」麻美問著沙耶香。
「嗚嗚……好奇怪呀,為何魔女見習生會互相挾持人質,傷害無辜的女孩子?」音符看到這一切之後有點害怕,決定要阻止這一切的鬧劇。
變身,魔法少女偵探!」沙耶香變成了魔法少女,打算想要用跑步的方式過去。

「對了,說起法老王和凡骨,我認識一個用戰鬥怪獸卡在大會上贏得冠軍的搖滾龐克頭,他叫做武藤遊戲,我可以拿起三把魔法掃帚,一人一把飛到那個地方去……」音符在沒人看見的地方變出了魔法掃帚,拿出魔法波龍,「噗魯魯噗魯,發咪發咪發,讓三位魔女見習生有自己的掃帚騎乘吧!
「嗚哇哇哇~~好快的飛行掃帚呀,我承受不住大氣壓~」沙耶香、麻美和杏子坐在掃帚上,用數十馬赫的速度飛行離開。


【見瀧原工業區,貨櫃船區域】
「是時候要把這裡當成鹿目圓的處刑場了,之後就隨著屍體一起水葬。」志子以一個壯漢的力氣握住小圓的手臂,把她拋進了鐵製貨櫃集中的空地中。
「小焰會阻止妳們的,絕對不會讓妳們得逞的。」小圓很痛苦地說著。
「妳說曉美焰,她現在是T.P.時光警察的走狗,那些條子根本不會管著我們,事實上,他們為了調查妳們魔法少女的存在,打算利用曉美焰,創造妳盡可能悲劇的場景呢。」娜塔莉亞告訴了小圓時空管理局的真面目。
「小焰的媽媽和保健老師,為了我,她們願意獻出一切,要讓小焰和我幸福……」小圓臉紅的說著,想著自己和小焰共處的時光。
「那些人只會把妳加害於悲劇的結局,根本不會讓妳幸福,要不是他們這樣胡亂干涉這個宇宙的秩序,妳早就可以跟男孩子共處,成為異性戀,根本不用強迫那傢伙與妳做愛。」志子從瞇瞇眼的眼神,睜開眼睛盯著小圓。
「好了,為了限制住妳的魔法技能,我特地在妳的卡盒加入這張!」娜塔莉亞拿出一張通常怪獸卡加入小圓的主要牌組,似乎是傳說中的加工稀有卡。
『真紅眼黑龍』 攻擊 24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通常怪獸,呈現鑽面銀字SER稀有度。
「妳考慮一下吧,能不能抽中這張卡就是基於妳的選擇,這張卡是原本職業決鬥者龍崎明日美所珍藏的稀有卡,怪獸精靈的力量喚醒她的記憶,足以解除魔女之吻的力量,如果不打算出老千抽中這張卡,明日美同學會因為在妳的決鬥中帶著詛咒沉入水底。如果出老千使用技能,召喚那張真紅眼黑龍,也損毀了明日美的自尊,她是不會感謝妳這樣的英雄的。」娜塔莉亞告訴小圓她現在只能做的抉擇,之後把她綁在海上的鐵架上。

「怎麼會,我感覺到火藥的味道……」小圓右腳被綁住鐵鍊看著明日美。
「如果決鬥的一方輸掉決鬥,勝者可以拿箱子裡解除鐵鍊的鑰匙看著敗者沉到海裡,中斷或者投降的場合,妳就看著魔法炸藥炸死妳最心愛的小焰了,就這麼簡單。」明日美以一個普通人的決鬥者來說明遊戲的規則,不過那些炸藥怎麼會在大和撫子親衛隊的手裡……
「小圓……」小焰看著自己被魔法緞帶綁在炸藥的下方,似乎在想什麼事情?

「大師決鬥!!」
明日美 LP 4000 小圓 LP 4000

「投擲硬幣決定先後攻吧,鹿目妳要選哪一面。」明日美打算用職業比賽的方式決定順序。
「我選擇正面。」小圓說著,明日美投擲硬幣用手掌接住,翻到了背面。
「由我開始,我選擇先攻。」明日美選擇先手了,「從手中通常召喚『食魂竊蛋龍』,並且發動怪獸效果,將牌組裡一張『幻創的混種恐龍』檢索加入手牌。」
『食魂竊蛋龍』 攻擊 1800 守備 500
闇屬性,恐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覆蓋上一張卡片,這回合先交給鹿目吧!」明日美說著,看來不知道小圓的牌組被塞了稀有卡的事情,不過小圓有注意到。
「嗯嗯……龍崎學姐這樣的實力真的沒問題嗎?」小圓問著明日美。
「妳不進攻的話,擔心妳場上的怪獸會被殲滅喔。」明日美這樣回應著,小圓在思考。
「(看樣子還是不能跟她說真紅眼黑龍被塞入我的牌組的事,看樣子是個陷阱。)」小圓心裡是很想抽到那張稀有卡,可是問題是要怎麼召喚,要怎麼喚醒明日美的記憶才好?
「妳手中的牌都拿不太好了,該不會是想動手腳吧?」明日美開始懷疑小圓。
「我的回合,抽牌!」小圓看了一下抽牌階段的卡,盯著那張卡看了幾秒,之後開始主要階段:「從手中通常召喚『再度盛開的大薔薇』,發動裝備魔法『憎惡之棘』,將藤鞭裝備在怪獸身上,攻擊力提升600分。」
『再度盛開的大薔薇』 攻擊 1300→1900 守備 1300
闇屬性,植物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戰鬥階段,『再度盛開的大薔薇』『食魂竊蛋龍』發動攻擊,憎惡之鞭!」小圓對明日美召喚的怪獸發動攻擊,食魂竊蛋龍被藤蔓掙扎著,卻沒有被戰鬥破壞。
「這點小傷不算什麼。」明日美的LP從4000降到3900分。
「被『憎惡之棘』裝備的怪獸的對手不會被戰鬥破壞,攻擊力下降600分。」小圓說明了自己的戰術是什麼,主要還是要給對手一點仁慈。
『食魂竊蛋龍』 攻擊 1200 守備 500
「原來如此呀,這樣的效果又有什麼意義呢?」明日美嘲諷著。
「主要階段2,從手牌捨棄『薔薇的聖騎士』,從牌組檢索一張『魔天使 薔薇術士』加入手牌,之後我要將場上的『再度盛開的大薔薇』返回手牌,從手牌特殊召喚『魔天使 薔薇術士』!!」小圓特殊召喚了強力的上級怪獸。
『魔天使 薔薇術士』 攻擊 2400 守備 1300
地屬性,植物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妳其實是可以對我發動致命一擊的呢,不過看起來妳像是手下留情的魔法少女,應該沒有活著的價值了。」明日美受到魔女之吻的影響嘲諷小圓,小圓內心卻被動搖。
「不是這樣的。」小圓很緊張的說著:「換妳進攻了,明日美。」


「輪到我了,抽牌!」明日美有五張手牌,對那張抽到的卡感到興奮,「本來還想給妳留點面子的,看來什麼都無所謂了,發動魔法卡『究極進化藥』,我要將手牌的『巨王棘龍』『炎獄守衛龍』作為除外素材,從牌組無視條件特殊召喚!!」
「要來了,之前在決鬥怪獸職業界中,聞風喪膽的恐龍大小姐。」娜塔莉亞幸災樂禍地說著。
流傳於侏儸紀的血脈,在幾億年的歲月傳承於新時代毀滅,『究極傳導恐獸』!!」明日美特殊召喚了王牌怪獸了。
『究極傳導恐獸』 攻擊 3500 守備 3200
光屬性,恐龍族,特殊召喚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被除外的『巨王棘龍』可以從我方場上特殊召喚,之後將場上被藤蔓虐待的『食魂竊蛋龍』破壞,『究極傳導恐獸』的效果發動了,將你場上的『魔天使 薔薇術士』變成裏側守備表示,這樣一來妳的性命也不保了。」明日美特殊召喚了怪獸,之後犧牲自己的恐龍怪獸對付小圓的上級怪獸。
『巨王棘龍』 攻擊 2000 守備 1200
地屬性,恐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我的植物僕人們……怎麼會…」小圓場上怪獸的守備力不足以對付明日美。
「戰鬥階段,『巨王棘龍』對裏側守備的『魔天使 薔薇術士』發動攻擊,把她咬成血肉模糊吧,啊哈哈哈哈哈~~」明日美失控的對小圓的怪獸發動攻擊,「接下來,『究極傳導恐獸』對鹿目這傢伙進行直接攻擊,已經沒有價值所在的人,就應該要消失!!」
「啊啊啊啊啊啊,嗚啊啊啊啊啊~~」小圓被究極傳導恐獸的灼熱吐息傷害著,自己綁著鐵鍊的右腳綁住自己避免被擊飛,小圓的LP從4000降到500分。
「小圓~~」小焰吶喊著,小圓壓力大到無法承受這樣的痛苦。
「我……我還能贏,只要那個計劃正常進行……」小圓的身軀有點站不起來,身上的魔法少女服裝已經被燒壞了。
「就算妳有火屬性的耐性也沒有用的,那個灼熱吐息的戰鬥傷害不會計算到屬性,黑暗決鬥的傷害足以讓妳一命嗚呼了,妳若是沒辦法再站起來,可是會被判敗北的呀!」志子告訴小圓一些絕望的話,小圓有點被激怒了……

(如果沒辦法達成這一切的救贖,乾脆將一切都破壞殆盡怎麼樣?反正都難以避免一死……)」小圓內心的靈魂之心控制小圓的心智,傳達給小圓憤怒和恐懼著。
(不行,已經想好要怎麼拯救龍崎學姐,我知道該怎麼做。)」小圓對著自己的黑暗人格說著,不想以這麼可怕的人格來結束戰鬥。
(前進吧,破壞一切吧,將她們所說的希望破壞,不是妳最想要的嗎?)」黑暗女神的靈魂之心這樣對小圓這樣傳達,不過就當小圓放棄自己的意識時……

「我來了,鹿目圓。」美樹沙耶香趕來現場,卻被麻美擋在岸邊無法前進。
「妳是來英雄救美的嗎?我們這裡不允許有其他魔法少女攪局喔。」志子看著魔法少女沙耶香說著:「美樹,妳應該可以加害小圓成為事件的結束,妳就給鹿目同學一刀砍下去吧。」
「怎麼可能答應,康佳跟我約好了要將犯人繩之以法,與妳們這些私刑者要求,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因為小圓也是嫌疑人,我是不會給妳殺掉她的。」沙耶香說著,自己表明還是跟小圓處於敵對關係,不過小圓內心卻知道沙耶香是關心她的。
「美樹,別站在怪獸精靈的戰場中央呀,妳會被襲擊的。」娜塔莉亞想要阻止沙耶香抵達小圓這邊,但是沙耶香這時候拿著麻美給她的魔法書。
極光咒文,弗巴哈!!」沙耶香翻起魔法書使用了極光咒文,那是可以抵禦龍族吐息的咒文,就連怪獸精靈的氣息都能抵擋,小圓、沙耶香張開了吐息耐性防壁。
回復咒文,霍伊米!」沙耶香對小圓使用回復咒文,但效果比小圓使用的霍伊米還要差,小圓站了起來,身上的重傷有比較好了。
「怎麼回事,一回合就可以詠唱兩次魔法儀式,明明是個魔法女戰士,照理來說這個二刀流的魔法少女不會使用咒文的呀……」杏子在旁邊看著吐嘈,沙耶香是可以固定一回合兩次行動的二重魔法使用者。
「因為那樣比較帥呀,小圓既然為了明日美學姐、為了小焰,就應該全力以赴才對……」沙耶香看著小圓這樣說著,她們倆個是非常憧憬當魔法少女的。
「沙耶香醬……我知道了,一定會救出明日美的,那個…」小圓對沙耶香感謝,之後對沙耶香悄悄低語,彷彿說好了什麼作戰的方式。


「輪到我了,抽牌!!」小圓有五張手牌,「那張卡需要在下一張抽牌才能抽到,不過妳要怎麼打就怎麼打吧!」
「羽智學妹的朋友的話,我也是不會管生死的,啊哈哈哈哈哈~~」明日美說著,小圓準備從場上通常召喚怪獸了。
「從手牌通常召喚,『黑薔薇的魔女』,之後發動怪獸效果,從牌組抽一張卡讓對手確認。」小圓發動了怪獸效果,從決鬥盤抽出一張卡給明日美確認,但黑薔薇的魔女開口說話了。
『黑薔薇的魔女』 攻擊 17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魔法使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要幫主人一臂之力,我願意把牌組裡的外來者召喚出來。」這體魔法少女怪獸改變了牌組的排列順序,之後小圓把那張卡抽出來給明日美看。
「居然要耍老千,使用命運抽牌的話,我可是不會認同妳三腳貓的伎倆喔……」明日美這樣說著,但是小圓給明日美看到那張真紅眼黑龍,明日美有點嚇到了。
「龍崎學姐快醒醒,妳不希望弄髒自己的手吧?小圓她很希望妳這樣做。」沙耶香趁這個確認的時機抱住了被洗腦的龍崎明日美,這時候明日美有點掙脫的意識出現了。
「美樹……我到底在做什麼呀?我好痛苦,她們把魔女結界放在……啊啊啊…」明日美發出一陣慘痛的叫聲後,似乎有點精神不濟。
「發動魔法卡,『死者蘇生』,我要將被送入墓地的『薔薇的聖騎士』在場上復活,之後我要將等級4的『黑薔薇的魔女』和等級3的『薔薇的聖騎士』進行調星,我是實現人們夢想、付予人們希望的魔法少女,但是這是個秘密,要向班上的同學保密喔,同步召喚!現身吧,我的靈魂,『黑薔薇龍』!!」小圓復活了怪獸,用場上的怪獸進行同步召喚。
『黑薔薇龍』 攻擊 2400 守備 18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那張卡是……傳聞中可以毀滅掉一整個軍事部隊的決鬥之龍?那種能力居然要對我發動嗎?太危險了,妳應該早點做得更徹底的。」明日美驚訝地說著,不過她看著自己的手牌……
『黑薔薇龍』的效果發動了,出來吧,我的魔法弓箭。」小圓拿起了魔法弓箭,打算瞄準決鬥場的魔法炸藥箱,「用我的光之箭矢,將場上所有的卡片全部破壞掉……」
「嗚嗚嗚喔…」黑薔薇龍準備發射火焰的吐息,跟小圓的攻擊同步。
「這個時候,我從手牌丟棄『幻創的混種恐龍』發動怪獸效果,場上的『究極傳導恐獸』『巨王棘龍』賦予怪獸效果的效果影響耐性,保護我場上的領地吧!」明日美發動手牌的堡壘怪獸賦予防護罩,但是火焰的吐息被防護罩彈開,似乎沒有燒到她。
「太好了,如果是明日美醬的話就一定會這麼做,如果妳害怕痛苦和受傷,一定有反射意識的,現在我場上的怪獸一定空空如也了,如果妳沒有恢復意識,妳也無法用強力的怪獸吞噬我的……」小圓開心的說著,之後解除變身的衣服,手中握著一顆磨損的靈魂寶石。


「小圓,妳想做什麼呀,那是妳自己的靈魂寶石耶!」沙耶香看著小圓把靈魂寶石放在明日美的口袋裡面,這時更驚訝的應該就是小焰。
「明日美……我把靈魂寶石放在妳身上,我沒有資格成為魔法少女,因為我耍老千只是為了救妳,可是依妳一個君子之爭來說,妳想要光明正大地戰勝我,這樣我已經很滿足了。」小圓這樣說著,自己根本沒有資格成為守護他人的魔法少女。
「小……鹿目同學妳……」明日美看著被炸毀的現場,脖子上的魔女之吻已經消失了。
明日美,妳是我最好的朋友了……」小圓這樣說著,小焰內心非常難受。

「原來魔女的結界位置在那種地方,在炸藥的上方呀。」杏子發現了魔女的結界,打算讓小圓拿起鑰匙解開腳銬,不過……
「那個放置腳銬的盒子似乎用魔法咒文鎖住了,我們好像還沒有人學會阿巴卡姆。」麻美看著小圓腳下的盒子,這時候死亡決鬥場的船錨突然墜下海裡……

「明日美的腳銬我先破壞了……」沙耶香破壞了明日美的腳銬,但是小圓被鐵鍊扯下海裡,似乎沒有半點掙扎……
「小圓!!!」小焰看著自己心愛的小圓被推下海裡,掙脫了魔法緞帶想從海裡跳下去。
「妳在做什麼?明日美已經恢復意識在沉睡中了,應該要關心她吧?」杏子架住了小焰。
真空咒文,巴基瑪!我跳!」沙耶香詠唱了真空咒文,召喚海龍捲之後以最快的速度跳進海裡面,打算去救溺水的小圓。

「靈魂寶石離開身體的話,本體會失去呼吸心跳的。」小焰這樣說明著。


「我在哪裡,我怎麼在做了一個很可怕的噩夢?」明日美被安置到安全的地方,但正準備送到救護車上時,手裡拿著粉色的靈魂寶石。
「別擔心了啦,等一下溺水的妳會受到最好的照顧的。」杏子這樣說著,無意識下就拿走了粉色的靈魂寶石,寶石還閃閃發亮,不過有點磨損……

「小圓就這樣死了,我一定也不會原諒他們……」看著濕淋淋的沙耶香抬著溺水的小圓的屍體,小焰非常悔恨自己沒能守護小圓。
「怎麼了,難道說已經肺部浸水了嗎?」杏子問著小焰小圓的狀況,但是小焰突然拿起半自動手槍朝杏子射擊,杏子的肩膀突然射出鮮血直流
「妳這混帳,難道真的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嗎?」崩潰的小焰吶喊著,不過這時候小圓從嘴中噴出一道水柱……
「呼嚕嚕嚕嚕嚕……怎麼了,我覺得好奇怪呀,好像自己死掉了一樣…」小圓突然恢復了心跳和呼吸,假裝沒事,但是沙耶香看到非常害怕。

「怎麼回事?明明我已經在她身上沒感覺呼吸和心跳了。」沙耶香退縮的說著。
「我知道某人一定會崩潰然後殺掉大家的,但我還是要經過曉美焰的同意問。」這時丘比站在她們面前解釋著靈魂寶石的真相。
「你說吧,丘比先生,孵化者……」小焰喃喃自語地說著。
你們所謂的靈魂寶石,就是意義上抽出靈魂之心和決心分離所產生的物質,那種東西只要離開了身體,屍體就會只剩下決心之力維持肉體,如果一個生物沒有了決心,他的肉體會隨著宿主死亡而化為灰燼,這個地球上原本的惡魔,靈魂是沒有顏色的,沒有決心的牠們因此無法維持永久的肉體,你們人類肉體已經進化到能擁有這種物質,有七色光譜所造成的決心,因此想要利用這個決心來強化肉體的方式多的是,魔法少女的契約是其中一種。」丘比這樣說著。

「我們是殭屍……那麼康佳她…還有恭介也是會……」沙耶香的決心開始崩潰著……
不知道沙耶香目前的心境是如何呢?丘比說的那些就是一切的祕密嗎?

創作回應

丹雀
看到「寶可夢」的卡片對戰時,剛好可以反思不懂「遊戲王」規則的讀者們,要如何讓他們也能深入其境,體驗當下的氛圍。[e12]
2024-01-25 22:26:54
可可羅
其實我是參考動畫的寶可夢對戰,只是加上遊戲王的元素和戰鬥卡的規則而已。
寶可夢會噴火、會念力、會嚇死人,卻沒有隊訓練家惡意,倒是戰鬥怪獸砍殺對手的方式是極為殘忍的,除了黑暗決鬥還有賭上性命的死亡遊戲都有。
2024-01-26 19:13:0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