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二季 第九篇

可可羅 | 2021-02-05 15:49:16 | 巴幣 1018 | 人氣 230

完結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二季
資料夾簡介
《決鬥傳說》女主角經歷了許多事情,結果只是冰山一角嗎?



【新西區,里見醫療中心,掛號處】
「聽說那位散波娛樂,為決鬥帶來笑容的決鬥者,已經被大哥哥給打敗了呢。」一位穿著聖莉莉安娜學園的綠色制服,褐色長髮小學生,正在開心的告訴前來關注病人的,穿著大東學園制服的Chara Dreemurr。
「妳就是里見燈花吧?就是這家醫院院長的女兒?」Chara精神疲倦的說著。
「只有妳一個人來看榊遊矢啊?妳這個表情,跟朋友吵架了嗎?」名叫燈花的小學生問著。
「聽說妳之前……想拯救像我這樣的魔法少女是吧?雖然魔女化身的……製造的確避開了魔女的誕生,但是真的能讓魔法少女活下去嗎?」Chara說著,她似乎很沒力氣。
「妳把自己的悲嘆之種交給了最好的朋友嗎?其實妳也才十一歲就想唸國中,我勸妳還是跟我一樣,一起當小學生人妻吧?」燈花說著:「我只不過想讓魔法少女得到救贖,然而沙諾爾哥哥給了我們全新的淨化目標,我們可以繁衍自己的下一代,她們不用受自己的詛咒影響,而神濱市的魔法淨化系統已經是妳所需要的一切了,妳不需要為了大家在繼續拯救下去了啦!」
「但是另一邊的世界呢?我們甚至要犧牲數億個生命在核心世界,就因為這個世界的平衡已經被破壞,大家都得受傷,大家都得承受報應。」Chara說著。
「就因為妳的世界是要承受我們的世界的因果報應,他們只不過是活該而已。」燈花說著:「妳知道他們終究會挖掘自己的墳墓,然後遭受報應,妳知道他們有多壞嗎?」
「妳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吧!就算她們踐踏某種重要的東西,我還是有權利……去守護他們的笑容……我不會讓審判之日破壞這一切的。」Chara說著。
「探病來賓,215號,請到405號病房探望病人出院。」這時櫃檯的機器小姐正在廣播著。
「隨便妳怎麼說,但是對於已經沒有希望的世界,我想她們應該只會抹消這個世界的存在而已。」燈花說著:「妳以為基礎次元就像黑色的墳墓般遺忘,妳錯了,與守護的東西廝殺的世界才是理想的世界啊!」

到了病房,眼前這位綠色頭髮、紅色挑染的瘦弱少年,就是當時荼毒了很多決鬥者觀念的榊遊矢,他今天會淪落到這樣的下場,之前覺得也是自作自受……
「Chara,妳還是過來了嘛?」遊矢說著,他被名為柊柚子的少女決鬥者扶住。
「我不明白……為什麼要原諒沙諾爾呢,他只是想擁有一切,我們只是正好被他抓住了把柄而已……」Chara說著,並送遊矢一束向日葵。
「我饒不了他……因為他摸梢麻友的重要部位……」遊矢生氣的說著,看來他好像還沒康復,柚子決定找張椅子給遊矢坐。
不過他倒下的面前,更是不可饒恕的沙諾爾,他也是把重要的人,做出很過分的一件事情,事到如今,Chara也是因為Frisk受難的理由才會來到這裡的。
「你覺得那傢伙有什麼企圖?為什麼有必要把我們給剷除呢?」Chara問著柚子。
「沙諾爾只是想把這分家的偶像世界給融合在一起,就像統一中國的目的一樣,但Chara妳應該是不太明白的吧?」柚子說著。
「其實我心裡有底,已經知道為什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Chara說著:「為了自己種族的權益,屠殺別人,這真的是正義嗎?為什麼別人做錯事情就應該理所當然地逼對方反省?甚至不惜要對方存在這世界上,這真的是大家所想的那樣嗎?就因為我們,傷害了大家?」
「沙諾爾就是這麼想,要是有辦法能讓他知道自己是錯的呢?」柚子說著。
「我覺得你們的方法需要很大的進步……」Chara說著:「我不想傷害妳們,但是如果在一個賭上性命的戰鬥,你想讓對方笑,就不能只是為了殺他……如果世界上有幽靈,妳應該知道幽靈從何處來的吧?」
「我明白,但是遊矢已經沒有其他的戰鬥方式了,如果換作是妳,妳一定會做得更好。」柚子說著。
「我不會再幫你們了……雖然我也是想拯救自己的次元,但我不會再讓大家笑。」Chara說著:「我要大家為自己所做的一切負責,就這樣而已。」
「妳這樣跟沙諾爾有什麼不同?」柚子生氣的問著。
「至少,我不想再看到有人受傷了,我決定不再堅持下去了!」Chara說著,並給遊矢看一張通常怪獸卡,然後離開了病房。
「遊戲先生?那是他的怪獸,妳為什麼還要堅持傳遞遊戲王的意志?」遊矢問著,他想起了第二位黑魔導的持有者,那位傳說中無名的法老王。

{第九篇 名為監獄的次元}


【水名區,水名神社】
「妳來的很晚呢,妳感覺似乎有點疲倦的樣子呢!」巴麻美站在電線杆上說著。
「其實我明白的,自己無法干涉妳們世界的命運,我之所以會救妳們,就是希望妳們能助我一份心力……」Chara在下面說著:「到時候,小焰一定要一個人好好活下去啊,對付瓦爾吉普斯之夜的時間還很長呢!」
「其實要是什麼都給沙諾爾那混蛋拿下功勞,我想一定有問題。」麻美說著。
「不要再提他了,這是我最後的任務……Frisk已經給我很多訊息了,我不能坐視不管。」Chara說著,但是鹿目圓這時走了過來,握住Chara的手。
「妳真的要不聽奈業前輩她們的忠告嗎?妳只是她們打算治理五十二個平行世界的其中一個棋子而已吧,就別勉強自己了。」小圓說著。
「如果這是她們三個想要的,我希望能拯救,那些被被創世破壞之神所奪去的一切。」Chara說著:「說真的,我看見了那個世界的妳,要不是因為妳,我想大家都會被丘比害死。」
「丘比不是已經在無名法老喚醒的這段期間被封印住了嗎?」小圓問著,這時長髮的小焰已經走了過來,她說話還是冷酷的。
「饅頭卡,其實我們也要為自己所做的一切負責,要不是因為Chara,同時麻美知道我造成災難的那一刻……」小焰說著,這時麻美回嘴小焰。
「妳知道妳要為這件事做出多大的責任嗎?但是如果沒有了丘比,我不知道我的生活會變得怎麼樣?」麻美說著:「趁美樹和佐倉同學還不知道的狀況,我想我可以做點什麼?」
「但我需要確認Frisk的記憶,但是我好像沒辦法溝通上他了。」Chara說著。
「沒關係的,我可以檢查一下妳的靈魂寶石吧,要是魔力不夠可能也沒辦法通靈啊!」小圓拿著Chara左手的靈魂寶石,檢查有沒有汙穢。
「我最近用悲嘆之種治好妳的污穢之後,開始有些不對勁啊……」Chara說著,她的靈魂寶石出現了很嚴重的污穢
「Chara醬,很嚴重啊,我這裡還有足夠的悲嘆之種,我希望能……」小圓說著,但是小焰變成魔法少女的樣子,拿起了手槍指向Chara。
「一切都結束了……要不是饅頭卡對妳產生了溫暖,這一切都不值得!」小焰說著。
「轟姆拉醬,別這樣做,Chara是個很善良的女孩子……」小圓害怕地說著。
「我也是啊,為什麼妳要喜歡上她呢?」小焰說著:「妳不明白這種感覺吧?」


「妳只不過是在吃醋而已,只是喜歡小圓而已,妳憑什麼要開槍呢?」Chara說著,她看起來似乎情緒不穩定,靠住了小焰的槍口。
「因為我才是拯救饅頭卡的人……我喜歡她,她拯救了我的一切。」小焰說著:「誰也不能對饅頭卡產生任何愛慕,我都會殺了他們的,妳很幸運。」
「我知道妳很不喜歡有人傷害小圓,但是妳不能奪走她喜歡人的權利。」Chara說著。
「這樣子做……」小焰說著,但是被Chara打斷。
「沙諾爾就是奪走了喜歡人的權利吧?如果在無理的秩序下,奪走權利的感覺是不公平的吧?」Chara說著:「要是……妳本人也願意為她犧牲,這一切都值得嗎?」
「閉嘴!!我只是想脫離魔法少女的詛咒,那個可怕的白色惡魔!!」小焰大喊著。
「妳們到最後也只是被丘比給玩弄在鼓掌中,妳也要做好這個覺悟,光是核心次元的人員都無法封印他可怕的存在,大家都會被召喚當成鑰匙來讓混沌繼續下去……」Chara說著,聲音越來越低沉,彷彿體內的某種力量似乎爆發著。
「別變成魔女啊,Chara,轟姆拉醬別再傷害她的內心了啦!」小圓大喊著:「麻美學姐妳也做點什麼吧?」
「不可能的,已經太遲了……」麻美變成魔法少女的樣子,準備召喚數支燧發槍攻擊。
這是最後的警告,我將會制裁妳們的無知和罪,不安的反抗將會召喚人間!!」Chara召喚出來了魔女化身,這個魔女化身是一條植物觸手龍頭,Chara將觸手包覆在自己耳旁。

不安的魔女化身襲擊了過來,不安的魔女化身使出痛恨光線
痛恨的光束掃蕩著地面,小圓、麻美和小焰平安的閃開了攻擊。
魔彈之舞蹈!!」麻美使用連續的燧發槍攻擊,槍械的攻擊對不安的魔女化身造成抗性。
消失吧!!」小焰使用火箭筒發射器,爆裂的攻擊對不安的魔女化身造成抗性。
魔箭‧貝基拉格恩!!」小圓詠唱了閃熱咒語,用魔法的弓箭發射出去,對不安的魔女化身擊中弱點,但這時不安的魔女化身反擊了。
不安的魔女化身使出了連環鞭打,小圓、麻美被彈開了。
不安的魔女化身詠唱了火炎咒語美拉佐馬,小焰被擊中弱點,不安的魔女化身追加一次行動。
「這樣就還算是拯救世界的魔法少女嗎?太可笑了,消失吧!!」不安的魔女化身說著。
不安的魔女化身使出痛恨光線,痛恨的光束掃蕩著地面……


疾風、迅雷、Sprite Zamber!!」這時某位持著大劍的金髮雙馬尾魔法少女衝了過來,砍向不安的魔女化身。
「看來這個魔女化身,已經全面失控了呢……」小圓站了起來,帶著受重傷的麻美和小焰準備離開,之前因為菲特的魔法,三位魔法少女都躲開了攻擊。
「神明大人,有件事想和妳談一下,妳剛剛是不是讓Chara產生某種想法?」時空管理局的魔導師,菲特‧泰絲塔羅莎‧哈拉溫說著,她前來營救小圓她們。
「是什麼?我的確和Chara吵了起來,但是她應該會回心轉意才對啊!」小圓說著。
「我想她應該不會就此罷休,或許她堅持著某種想要拯救世界的想法。」菲特說著,手中的健型武器發射了閃耀的光束,「Plasma Smasher!!
美拉佐馬!!」不安的魔女化身詠唱了火炎咒語,與閃耀的炮擊對峙著。
「啊啊啊啊!!」火炎的魔法敵不過菲特的攻擊,不安的魔女化身身體爆開了。
「趁現在,悲嘆之種,淨化吧!!」小圓靠近Chara的身體,然後拿出了悲嘆之種,吸收了不安的魔女化身的殘骸,Chara似乎站在大家的面前,表情似乎很痛苦。

「Chara、Chara醬妳趕快醒來啊!」小圓扶助Chara的身體,大喊她的名字。
「沒有用的,她已經遭到『時空怨靈』附身了,當初拜託她尋找魔法世界的三大惡魔,丘比、法唯、可蘿可的秘密,但是……」菲特說著,手裡還拿著一個謎樣的USB記憶體。
「難道白雪已經透漏給妳了嗎?」小焰問著菲特。
「是的,這是她花了畢身心血所研究的一切,作為《魔法少女育成計畫》的倖存者,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這件事……但是,核心次元1809,已經毀滅第一次了,根據我們的紀錄,在審判之日事件五年後,亂鬥士的功績從人間的記憶徹底抹消。」菲特說著。
「那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麻美問著。
「有人打算在2024年發生的人類集體滅絕事件中逃離,回到審判之日發生的一個月前,正好也是Frisk Dreemurr把靈魂託付給鬥士,讓鬥士RESET的時間點。」菲特說著。
「人類會在那個時間點滅亡嗎?」小圓說著。
「神明大人,這次的時空不平衡的事件我已經處理好了,我已經安排了一位S級破壞者,打算斷絕他們的希望。」菲特說著:「為了捕捉這位『破壞者』我們已經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把他安排進去核心次元1809,他已經有破壞52次平行次元的紀錄了,以他創造的『賭上性命的戰鬥』的理念,我想他可能會淨化這個核心次元!」
「但是……但是Chara醬怎麼辦?她已經沒有歸屬的家人了……」小圓害怕地說著。
「所以完成任務之後,會把她的靈魂寶石摧毀……」菲特說著:「神明大人,我們不能看著決鬥怪獸世界有任何悲劇發生,一旦造成不平衡,我們一定要想盡辦法才行。」
「妳怎麼……妳怎麼可以這麼壞?」小圓這時露出難以形容的情緒說著。
「要是神明大人願意,以會摧毀有魔女的時間線吧?不過神明大人本體卻拒絕摧毀紀錄次元1722,她說不能干涉……」菲特還沒說完,小圓的脖子已經被Chara架住。


「啊啊啊……Chara醬……」小圓掙扎地說著。
「沒想到妳居然還有這一面見我啊?我都把妳們當親生父母看待了……」Chara露出難以想像的邪惡微笑說著 =) :「妳想摧毀我的家鄉,那就等著我和妳斷絕關係。」
「妳知道『妖精之心』是不能干涉核心次元的活動的,那個次元注定要被摧毀,這是命令。」菲特說著:「妳要是殺了神明大人……」
反正我都要死了,我就拿著妳的屍體,看著奈葉和疾風哭泣、死去吧!!」Chara說著,並拿著圓盤決鬥盤,用魔力驅動了電源。
「快住手!!菲特、Chara,我們都不能傷害大家啊!!」小圓被放開,摔在地面說著。
「成為斷絕時空關係的時空怨靈,Frisk Dreemurr的靈體一定要摧毀掉,這很危險。」菲特說著,手上的魔導器,電光戰斧變成了決鬥盤。
「妳作夢!!」Chara憤怒的說著。
Chara LP 4000 菲特 LP 4000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魔法師之杖』!」Chara憤怒的先攻了,「『魔法師之杖』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張『千本刃』加入手中。」
『魔導師之杖』 攻擊 1600 守備 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永續魔法,『黑之魔導陣』,我從牌組最上方確認三張卡……」Chara說著,但她確認三張抽牌是沒有黑魔導和相關的魔法、陷阱卡,「之後依喜好的順序放回牌組上方。」
「(果然是Frisk Dreemurr的牌組,那傢伙接受了怨靈的考驗了。)」菲特看著牌組類型想著。
「發動速攻魔法,『幻象魔術』,將『魔法師之杖』作為祭品,從牌組檢索兩體『黑魔導』加入手牌。」Chara解放了下級怪獸,現在她有五張手牌。
「覆蓋上一張手牌,結束這一回合,妳將會被怒火吞噬!!」Chara結束了這一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菲特有六張手牌,但是,她似乎覺得有什麼事情即將發生。
「(Chara手上有『千本刃』的話,那接下來配合『黑之魔導陣』應該會害我無法出牌,但是依照神明大人的指示,應該還不用下手太重。)」菲特這實在想什麼呢?
「快住手,妳們不應該戰鬥下去的!!」小圓試圖阻止兩位,但被小焰和麻美制止。
「發動魔法卡,『天空的寶牌』,從牌組一張『智天使 收穫』除外發動,從牌組抽兩張卡。」菲特發動了魔法卡,看來沒有反制,有六張手牌。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協調怪獸,『心靈諮詢師 莉莉』!」菲特也不甘示弱地召喚怪獸。
『心靈諮詢師 莉莉』 攻擊 400 守備 1500
地屬性,天使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就是現在,發動陷阱卡,『魔法師領導』,從手牌和牌組特殊召喚魔法使怪獸,以守護王族的魔術師之名,現在我要守護這個沒有希望的世界,『黑魔導』『黑魔導幻影』!」Chara特殊召喚了Frisk的王牌怪獸了。
『黑魔導』 攻擊 25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黑魔導幻影』 攻擊 2100 守備 25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接著發動『黑之魔導陣』的效果,除外妳場上的『心靈諮詢師 莉莉』魔術驅逐!!」Chara說著,莉莉被除外到異次元了。
「果然厲害,不過妳還是跟本尊的使用著,Frisk Dreemurr溝通好再來想怎麼使用好了,我現在發動場地魔法,『珀修斯的聖域』,天使族怪獸可以提升500點攻擊力,然後覆蓋上一張牌,結束這一回合。」菲特覆蓋了卡之後,結束了她的回合。
「我的回合,抽牌!!」Chara有四張手牌,但她注意到菲特的場上沒有怪獸,似乎想做什麼?
「Chara,妳聽我說,現在不是攻擊的時候……」這時幽靈Frisk終於肯過來說話了。
「但是如果不除掉菲特前輩,她會消滅我們……」Chara流下眼淚說著,但是流淚的同時還是擺出殺意的微笑。


「Chara抽到的那張卡是……我有不祥的預感……」這時Frisk心裡正在喃喃自語說些什麼?
「妳的命運到此結束,『黑魔導』『黑魔導幻影』對菲特直接攻擊!!」Chara命令怪獸發動猛烈的攻擊,但是中了菲特的計了。
「翻開覆蓋的反制陷阱,『攻擊無力化』,這回合攻擊宣言無效,結束戰鬥階段!!」菲特說著,順便告訴Chara一些事情,「妳知道有什麼怪獸可以打倒無名的亞圖姆的嗎?我手上正好有那張怪獸,如果召喚她出來,鐵定讓妳束手無策的吧?」
「那張怪獸卡,正好是把瀨人先生打到海裡的……」Chara回想自己的記憶。
「等一下,Chara,妳別被她說的話影響……」Frisk說著。
「發動魔法卡,『靈擺呼喚』,我要捨棄手中的『黑魔導』發動,從牌組檢索兩張卡,分別是『龍穴的魔術師』『龍脈的魔術師』。」Chara有四張手牌,「我要將刻度2的『龍脈的魔術師』和刻度8的『龍穴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為了對付天上的制裁,我將染上地平線的黑暗,靈擺召喚!!『異色眼靈擺龍』!!」
『異色眼靈擺龍』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場上的『黑魔導幻影』的效果發動了,從墓地特殊召喚另外一個分身吧!第二隻『黑魔導』!!」Chara從墓地特殊召喚顏色不一樣的怪獸了,這隻黑魔導有著黑色的長袍和深藍色的皮膚。
『黑魔導』 攻擊 25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Chara,不可以啊,妳在做什麼啊?」Frisk發現是自己最心愛的怪獸,試圖阻止Chara。
「你少囉嗦!!」Chara說著,叫Frisk閉上嘴巴,安靜看決鬥,「結束這一回合,看妳要怎麼突破我的防線?」
「輪到我了,抽牌!!」菲特有四張手牌。
「剛剛因為『天空的寶牌』的效果副作用,無法特殊召喚,但也因為我墓地沒有怪獸存在,我從手牌特殊召喚,『守護者‧艾爾朵斯』!!」菲特特殊召喚Frisk和Chara害怕的怪獸了。
『守護者‧艾爾朵斯』 攻擊 2500→3000 守備 2000
風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裝備魔法,『女神的聖劍—艾爾朵斯』,並發動『守護者—艾爾朵斯』的效果,把這張裝備魔法送去墓地發動,移除妳的墓地三體怪獸,分別是……等一下,妳墓地只有『魔法師之杖』可以移除?」菲特說著,效果繼續正常處理,但是攻擊力提升不多。
『守護者‧艾爾朵斯』 攻擊 5000 守備 2000
攻擊力果然不夠嗎?
「戰鬥階段,『守護者‧艾爾朵斯』『黑魔導』發動攻擊,守護者聖刃!!」菲特破壞Frisk最心愛的黑魔導來戰鬥。
「啊啊啊啊啊……」Frisk慘叫著,他們的LP從4000點降到1500點。
「結束這一回合……但是,妳是沒有辦法攻擊過來的吧?我突然改變主意……」菲特突然要Chara提出條件。


『守護者‧艾爾朵斯』 攻擊 4500 守備 2000
如果破壞的話,會有很可怕的事情發生……
「輪到我了,抽牌,哼哈哈哈哈哈!!!」Chara有兩張手牌,似乎抽到的牌讓Frisk嚇到了。
不可以,使用那一千個靈魂做出來的卡的話,會有很可怕的副作用啊!!」Frisk試圖制止Chara發動某張卡,但勾不住手臂。
「發動速攻魔法,『超融合』!!我將手中的『千本刃』捨棄,我要將場上的『黑魔導』『異色眼靈擺龍』作為融合素材……」Chara只用一張可怕的魔法卡,但也只有自己的怪獸融合。
「Chara!!」Frisk吶喊著,自己似乎被禁棝在某個空間裡面。
以最好的世代和最糟的世代融合,我將破壞這一切的安寧,將這世界最根本的恐懼粉碎,次元融合召喚!!等級8,『飢餓毒液融合龍』!!」Chara召喚了次元之龍進攻。
『飢餓毒液融合龍』 攻擊 28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飢餓毒液融合龍』的效果發動了,吸收場上『守護者‧艾爾朵斯』的攻擊力,紫荊之毒牙!」Chara說著,飢餓毒液融合龍正在咬著艾爾朵斯,吸收她的攻擊力。
『飢餓毒液融合龍』 攻擊 7300 守備 2000
既然要死,我也要你跟我一起陪葬!!
「居然連次元之龍都叫出來了,看樣子Chara會……」小圓似乎正在擔心什麼?
「戰鬥階段,『飢餓毒液融合龍』『守護者‧艾爾朵斯』發動攻擊,毒液的自大逆襲!!」Chara說著,飢餓毒液融合龍對艾爾朵斯發射毒液的吐息。
「Chara……快點住手!!」菲特的LP從4000點降到1200點,然後發動手牌中唯一的怪獸效果,「發動『守護者‧提斯賽斯』的效果,這張卡從手牌特殊召喚,並且從牌組一張裝備魔法『死神的大鐮—提斯賽斯』裝備在該怪獸上,攻擊力提升每隻墓地的怪獸數量500分。」
『守護者‧提斯賽斯』 攻擊 2500→4000 守備 2000
闇屬性,惡魔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哼哈哈哈哈哈,我倒是要看你還要針扎到什麼時候?你不是說要摧毀我和Frisk,那就放馬過來啊!!」Chara結束了這一回合,似乎要等菲特進攻,「雖然說『飢餓毒液融合龍』攻擊力已經恢復原狀了,不過菲特這時候進攻應該是沒有用的。」
「輪到我了,抽牌!!」菲特有兩張手牌。
「戰鬥階段,『守護者‧提斯賽斯』『飢餓毒液融合龍』發動攻擊,守護者亡鐮!!」菲特決定直接攻擊,飢餓毒液融合龍被切成兩半。
「發動『飢餓毒液融合龍』的效果,破壞場上所有特殊召喚的怪獸,狂妄的自大逆襲!!」Chara的LP從1500降到300點,似乎喘不過氣來。
「發動『守護者‧提斯賽斯』的效果,我捨棄手中的『守護者之力』發動,這張卡從墓地復活吧!」菲特復活提斯賽斯,打算繼續進攻了。
『守護者‧提斯賽斯』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闇屬性,惡魔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繼續戰鬥,『守護者‧提斯賽斯』『黑魔導幻影』發動攻擊,守護者碎鐮!!」菲特打算繼續攻擊,所造成的戰鬥傷害足以讓戰鬥結束了……


【???】
「你在這邊哭什麼呢?」這時一個水母頭髮的紅衣決鬥者過來安慰Frisk,他似乎是被封印在魔法卡裡面的東西,「要是失去重要的事物,我絕對不會原諒自己。」
「那些……都是平衡宇宙的理由罷了,一切的毀滅我……根本沒辦法接受!!」Frisk哭著,抱住了紅衣決鬥者的膝蓋。
「你要靠你自己成長啊,你內心負面的情緒,現在正在向你求救呢,就像『尤貝爾』一樣,我希望你能跟她好好說幾句話!!」紅衣少年說著,安撫著身為毛衣少年的Frisk的孤獨。
「我能做些什麼呢,我已經失敗了……」Frisk說著。
「宇宙的黑暗是不會吞噬掉,那宇宙的光明的,宇宙的空間就像你內心的怪獸一樣堅強!!出來吧,『E‧HERO 新宇宙俠』,幫你一臂之力吧!!」紅衣少年說著,眼前出現了一個戰士族怪獸。
『E‧HERO 新宇宙俠』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戰士族,通常怪獸,在??????
「去吧,作為決鬥王的回憶,你將永遠守護他們,新宇宙之怒!!」紅衣少年命令著,打破名為超融合的障壁,「我十代是不允許別人這樣互相傷害,那根本不是決鬥!!」

「啊啊啊啊啊!!」Chara痛苦的叫著,她的LP從300點歸零。
「怎麼回事,有靈體檔下了反擊嗎?」這時,小焰驚訝的說著,似乎鐮刀沒有砍到Chara的靈魂寶石,反而是砍到某種看不見的東西了。
「F……Frisk?!」Chara看著自己眼前最心愛的藍色毛衣少年被切腹,砍成兩半。
「妳要振作起來啊,妳是我們的救星啊!」Frisk說著,他似乎慢慢化為灰燼。
「但是這下怎麼辦?我可能會輸給其他魔法少女啊……」Chara抱住了Frisk的上半身,「要是我們兩個沒辦法合作,我們可能會失敗的啊……」
「妳要靠妳自己成長啊……就像我一樣,妳一定可以自己完成妳的道路的……」Frisk說著:「只要大家願意被傳達的心意,那一定會是眾人的福音,到時候就算世界再度被謊言蒙蔽,這福音一定會救出所有人的,到時候,我會回到戰場上,流著神之血,我將會達成妳的心願……這陣子多謝關照了,妳一定會拯救另一個分支的我……」
Frisk哭完,他臉上終於出現了笑容,然後跟著笑容一起化為灰燼……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拜託救救我,救救我的世界吧……嗚嗚嗚嗚……」Chara哭著說,她似乎對Frisk的離去似乎打擊太大了。
「菲特前輩,我想這孩子實在太可憐了,我能明白妳的意見,但摧毀只是逃避成長的結果而已,我以神明圓環之理的身分要求妳……」小圓哀求著菲特:「拜託讓核心世界1809弄出一條生路吧,我不希望摧毀這個次元……」
「神明大人都這麼說了,那麼回去也只有懲罰了。」菲特說著。
「讓我來懲罰妳吧,我想讓妳為Chara的事情負責。」小圓說著:「要是其他魔導師對妳提出反對的意見,我絕對會掩護妳的。」

「妳要的『妖精之心』在這。」麻美這時給了Chara手上的玉製飾品,「妳快去拯救世界吧,我希望妳能照顧另一個我。」
「Chara,沒想到居然可以讓饅頭卡改變心意。」小焰拿出了粉色任意門:「我想妳能到達的地方,或許就在某處呢!」
「我真的能……在我家鄉的世界上,做一份心力嗎?」Chara打開了任意門……


【核心世界1809,日本東京縣,草莓坂照護中心】
「歡迎巴麻美學姐,自從媽媽治好妳的傷口之後,就特地為妳做好慶祝喔!」一個褐髮雙馬尾的可愛少女帶著一位國際女醫生,從照護中心拿了蛋糕出來。
「一花,很感謝妳呢!」坐在輪椅上的女子,就是當時車禍受重傷的巴麻美,她沒有簽訂契約成為魔法少女,「當時車禍比丘比還要早一步趕來,宇佐美醫生算是我的恩人呢!」
麻美看到一座裝飾長得像點心的魔女的蛋糕,非常興奮呢!
「巴小姐,我想應該時時後把妳的腿裝上義肢了吧?」宇佐美醫生問著。
「還要等等看吧,我想妳們還沒有足夠的錢可以裝義肢……」麻美興奮地吃著蛋糕說著:「雖然妳們販售甜點讓我很開心,但這些只是妳女兒的夢想而已啊!」
「我女兒可是為了妳辛苦的工作呢,她才升到高中一年級而已,所以妳也別擔心這麼多嘛!」宇佐美醫生說著。
「好耶,我要幫爺爺奶奶們分發甜點了,各位要平分喔!」這時還是人類的佐倉杏子說著,她自幼無父無母,現在是宇佐美一花的助手。
「各位記得,要洗手才能吃點心喔!」這時名叫鴻上了見的實習生說著,提醒大家要記得洗手。
「最近那個基德的事情好麻煩啊,他一下子就大鬧決鬥設計展的會場……」
「另外是不是財前晃的義妹最近上了Link Vrains的排行榜了啊?她自稱是Blue Angel……」
老一輩的人說著最近發生的事情,而Chara穿上家鄉的衣服偷偷的走了進來。

「得把這個禮物盒送給麻美才行……」Chara手持禮物盒說著:「原來麻美姐也受到醫生的照顧了,但我覺得有種魔力反應,和我的靈魂寶石有些排斥。」
「聽說有一群自稱是漢諾騎士的人,發出了預告,說要奪走Duel Links的系統……」
「不好意思,能把這個禮物送給……比較年輕的人嗎?」Chara問著一位白髮螃蟹頭的男子,看起來好像是很善良,不過他手腕有沒有怪獸區的手錶決鬥盤?
「怎麼了,妳看起來不是這裡的人?」螃蟹頭男子說著:「是麻美的朋友啊?」
「但是我是麻美的遠親罷了,聽說……父母都出意外了吧?」Chara說著。
「我們這裡每個人的心臟旁邊都會植入健康晶片,但我想妳……100%都是外來的人,我想可能有些不對勁。」螃蟹頭男子開啟了決鬥盤查詢資料,似乎看到了什麼?
「我只是遠親,聽說麻美會在這裡就走了過來……」Chara說著,把禮物盒託付給男子。
「這是蘑菇王國的附近民族的傳統服飾吧?妳在說謊,妳不是麻美的遠親。」男子說著:「妳要送炸彈給這間照護中心嗎?看起來也不是,不過我聞到一些火藥味。」
「這傢伙是偵探嗎?」Chara心不耐煩的說著。
「附近的那位女孩,她不知道我已經查過她是光之美少女的身分了……」男子轉移話題說著。
「喔,我想那是件好事!」Chara緊張的說著。
「如果真的要趕走妳,我想我沒辦法造成騷動,但願有個理由,讓我了解妳放炸彈的原因。」男子說著:「我叫鴻上了見,最近生活有些困難,需要薪水,所以別破壞我的工作可以嗎?」
「要是如果我沒有把這個東西給她,她會很痛苦的,那是治她壞病的東西!」Chara可憐的說著,但是鴻上先生卻不理會。
「那會是奇蹟嗎?想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吧?自從『那傢伙』,加入了教會之後,我覺得他真愛搞這種怪。」鴻上先生說著:「妳該不會也是教會的人吧?」
「是什麼教會?你有朋友在那裡工作嗎?」Chara問著。


「只是個教會而已,他們宣傳要徹底地將決鬥怪獸淨化的理想……」鴻上說著。
「要是他們的目的,是摧毀你的一生的話,那你要怎麼辦?」Chara問著。
「要是他們害我沒工作吃,我會想辦法的……偷偷跟妳說,我打算想為這個世界付出一點心力,為了那些,被財團給壓榨住的受害者,但我應該沒有這個權力。」鴻上說著。
「如果你的對手……我是說害你吃不住工作的人,是這社會的高層、也是像你朋友那樣,願意改寫這世界的規則的人呢?」Chara問著。
無論如何都要戰鬥吧?但誰才是真正的英雄,誰會知道啊?我們只不過是歷史的一塊小齒輪而已,但,就因為是一個重要的齒輪,我們應該要團結一心。」鴻上說著,但這時他的決鬥盤傳來了訊息,似乎是騷擾電話。
『加入我們燈火之星,我們保證會讓所有決鬥者獲得救贖,請撥打電話xxxx-xxxxxx。』訊息差不多就是那樣子,被Chara看見了。
「你那個心意我就交給麻美了,希望不是什麼可疑的炸彈……」鴻上先生拿走了Chara的禮物盒,然後跑像麻美這邊。
「最近我給你的研究如何?你有想辦法對付新大師規則4的方法嗎?」這時輪椅麻美問著奇怪的問題給鴻上。
「那張『神聖的防護罩—鏡反之力—』?我覺得不足以造成威脅,除非有攻擊型的牌組……」鴻上先生推著輪椅,然後把禮物盒放進籃子裡。

【神濱市,廢墟小巷】
「怎麼了Chara醬?麻美姐的照護中心應該不會害到妳吧?」小圓問著。
「小圓……我們在這種時候,需要團結一心才行,我們經常為了不同目的戰鬥,導致了分歧,所以,我們要在死調整屋把我們弄得徹底崩潰之前……我們需要有一個戰鬥的目的。」Chara說著,她想大家都需要為了一個目標戰鬥。
「讓轟姆拉醬,活下去……」小圓握住Chara的手說著。
「這是目標,因為要小焰RESET直到圓環之理足以打敗瓦爾吉普斯之夜才行。」Chara說著,但是小焰卻開口了。
「要是如果失去了回溯的能力,後面就根本不用玩了嘛!」小焰撥開她的長髮說著。
「所以,菲特前輩,我有件事想拜託妳。」Chara說著。
「就算我無法做到,妳也需要中川裕子脫離沙諾爾的控制吧?」菲特說著。
「我們必須救出裕子才行,沙諾爾會用什麼方式讓她回不去?不管是什麼,都無法阻止我們。」麻美說著,打算用手機傳個訊息。
「等著我,小裕,我會把妳命運的牢籠破壞掉的。」Chara說著。
大家準備前往神濱市中心的火車站,準備前往東京中央……

{待續……}

下集預告:
Chara和純子發現了傳說中的No.怪獸的本體文獻,原來以前古人會使用魔女符文的魔女怪獸戰鬥,而這些文字版本的怪物,實際上都比她們的精靈怪獸強大許多,這時有兩隻吃了糖果之後會說話的貓咪,迦納德和珊瑚,她們自稱要保護『雷亞雷亞界』不受傷害?但是法唯這回可是徹底想要奪走純子的靈魂,這下怎麼辦?閃耀吧,來自超量次元的稀有卡獵人出現了?

{第十篇 雷亞雷亞的心之靈魂}

創作回應

戒子
新童實野市上真的有這種使用多個靈魂製作成的卡片,地縛神就算是一種例子~(*゚∀゚*)
麻美與醫師的相遇竟是以這樣的形式見面,毒系卡片很酷呀(ˊ///ˋ)
2021-02-06 03:26:13
可可羅
對喔,居然忘了地縛神(忘記了5Ds)
2021-02-06 08:55:2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