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決鬥傳說:後傳 第五話

可可羅 | 2024-04-06 13:58:00 | 巴幣 2120 | 人氣 157

連載中決鬥傳說:後傳
資料夾簡介
從Frisk開始在遙遠之國的生活,他們要透過決鬥怪獸中去了解戰爭的最終秘密。 (原《膠囊時間星光樂園》的小說計畫,現在可能廢止了。)


【甜點沙漠,比拉夫特城,仙人掌咖啡廳】
在星冠學院爆出駭人的兇殺案之後的幾天後,大家非常急迫找到真相,但又不知道兇手和嫌疑人是誰、又有什麼決定性的證據?但知道真相的目擊者也並非毫無蹤跡。
Sans G. Skeleton作為元魔王軍師團長W. D. Gaster的長子,自己卻知道兇手是誰,只是一樣沒有決定性的證據,透過超能力和魔法感應到誰在場,但沒辦法直接證明。
「難得我們家收到恐嚇信,不知道是誰寄的信封呢?我想找海爾摩斯紅的學生談。」Sans走進了咖啡廳穿著一副牛仔的服飾,打算找淺瀨窗付子聊天。
「只有你一個人嗎?還是說你帶了其他的武器嗎?」窗付子看著Sans似乎有點懷疑。
「手上的玩具手槍也沒有帶呀,是什麼重要的情節需要淺瀨同學跟我聊呢?」Sans從腰帶卸下了一把空氣手槍,丟到垃圾桶裡。
「平常你不會使用武器攻擊別人,我知道你隨時都可以召喚至高的吐息,使用魔法來攻擊人類是你最拿手的招數,我對這個非常警戒,你曾對付過健一,我想聽從敵人的意見來判斷。」窗付子已經識破了Sans持有武器的障眼法,還猜測了某些過去。
「健一、健一的,你這樣稱我們的和平大使叫決心(ケツイ)對嗎,小福他有自己的名字,他的家人已經全部都離開人世,希望我可以照顧他一輩子,他是這麼說的。」Sans不耐煩地說著,但是窗付子拿起了一個圓形的照片墜飾,上面有一張照片。
「如果說,他唯一的家人,就是我呢?」窗付子問著Sans。
「先聲明,妳這樣搞起了凶殺案,要是國際警察這樣發現妳的行蹤,絕對會重刑的,20年前那位第一屆戰鬥城市大會的馬利克‧伊修達爾就是殺了幾位決鬥者,在那之前還弒父才……」Sans看著窗付子提起了一位決鬥者界的知名連環殺手,但窗付子反駁他。
「那是黑暗人格把他帶到十分絕望的地步,你想把我和那位守墓一族相提並論的話,那馬利克和健一,也就是你們的Frisk Dreemurr其實是沒有差別的。」窗付子生氣的說著。
「但殺人的過程都是表人格作祟,所以他被關了7年在開羅監獄,這點詳細的過程在漫畫裡面有表現,另外決鬥者的紀錄是可以調閱的……妳覺得小福,會因為這種虐殺產生快感而有潛在的殺人人格嗎?」Sans問著窗付子,不希望她把Frisk跟馬利克相提並論。
「我是無所謂,反正他已經滅了你們王國的重要戰力,就像殺死一群無辜的居民一樣簡單,最起碼皇后會駕崩、你兄弟作為前線死在他的面前、而且最重要的大將也無力抵抗、甚至到對付殺戮機器就像打史萊姆貝斯一樣,要不是你親手阻擋在他的面前,他絕對會讓那五個重要的人,一遍又一遍的死在你的面前……」窗付子告訴Sans,Frisk可能會做的事情。
「完全一致呢,但妳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難不成殺戮的時間軸,就是妳搞的鬼嗎?」Sans懷疑是否窗付子試圖要利用Frisk毀滅他們的族群。
「你想想看,殺人犯作案的時候會有什麼感覺,現在Frisk喜歡蘿莉的感覺,和自己殺人強暴婦女老幼的感覺是一樣的,他好色就是因為環境給了他謀殺的機會,你以為他已經悔改了這一切的過錯,實際上他還是一樣想宣洩自己的情緒呀。」窗付子告訴Sans,原本還沒點任何東西的Sans突然驚訝了好幾秒。
「嗯……我想澄清下,你做為七星賢者,為什麼還要利用自己的弟弟獲得我們族人的信任,你弟弟的特殊能力可以把我們玩弄於股掌間……」Sans突然語氣變調的問著窗付子。
「我們七星賢者,最重要的就是淨化人類,把魔物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是次要目標,因為魔物是人類的愛和恨所誕生的產物,你一定也想淨化所有族群吧?不如就加入我們,打倒大魔王Asgore並證明他的所做一切是錯的。」窗付子要Sans加入他們的陣營。
「可是,既然是妳所策劃的一切,妳不是應該要把我消滅嗎?」Sans突然懷疑的問著。


「沒錯,就是因為這個世界上充滿謊言和欺騙,我那無知的弟弟,過著所謂美好的生活就是在欺騙你們和利用你們打造出來的,要他一輩子活在真相之中是不可能的,唯一的救贖就是大家都活在夢裡醒不來,我相信,現在只需要處理Frisk的事情,你們就可以擁有高枕無憂的生活了,沒有讀取、建立和重啟,創造一個永遠也醒不過來的世界吧?」窗付子告訴Sans,只要少了小福阻礙他們的生活,或許就可以讓他們救贖。
「那要怎麼做,妳明明知道那位人類倒下了就會站起來,妳根本沒有辦法解決掉他的。」Sans很懷疑窗付子想到了什麼方法可以讓他幸福。
「很簡單,讓他的記憶徹底失憶,聽說過魔物會有銘印現象吧,就是那種狀態,讓他損失復活的咒文就好了……」窗付子打算要執行什麼計畫,打算策劃一場黑暗遊戲……

「嗯,就這麼辦,那怕只有一絲的機會,我一定要讓我的家人和朋友得到真正的幸福……」Sans想起了什麼可怕的回憶,被仇恨蒙蔽了自己的雙眼。

{第五話,更加黑暗的真相}


【橡栗平原楓葉鎮,小型醫院】
「嘿咻,拜託這時候解毒草的藥效不能就這樣消失呀~~」Frisk帶著眾人親自把莎優璃‧菲倫菲爾抬到病床上,附近的醫院雖然沒有指定的醫生能解黑暗決鬥的毒素,不過……
「接下來要請各位幫忙電擊了,雖然你們在這裡會有點礙事。」大嘴怪醫生已經準備好給莎優璃的心跳電擊,啟動了AED電擊器的電源。
「3、2、1,電擊!」怪物醫生幫莎優璃進行第一次電擊,從瀕臨重傷的狀態復甦中。
「小福,能幫那女孩進行人工呼吸嗎?」大嘴怪醫生問著Frisk,只有人類的呼吸能救活她。
「嗯嗯……」可是,Frisk似乎有點猶豫。
「現在只能在這裡做決定,如果你還愛著她的話……」大嘴怪叫住了Frisk,但這時有另外一位人類醫生趕到現場。
「沒那個必要,用這隻寶可夢來代替AED電擊器吧。」醫生瑪莉歐派出了裝在精靈球的皮卡丘,皮卡丘站在莎優璃掀開衣服的胸口上。
「可是,瑪莉歐先生……」Frisk似乎有點猶豫。
「皮卡!」這隻不知道是誰的皮卡丘,很迅速地對莎優璃的嘴吹氣。
「等等……」Frisk看著皮卡丘搶走莎優璃的初吻,似乎有點心跳加速。
「小福,我們去外面談談,我覺得有重要的事情要說。」醫生瑪莉歐拉住了Frisk的袖子,打算把人工呼吸的橋段給皮卡丘擔當。

「為什麼是你的皮卡丘,不是應該給人類男生吹氣的嗎?」Frisk很生氣的問著瑪莉歐。
「你真的在乎那女孩的初吻是誰呢,你喜歡她,對吧。」瑪莉歐這樣說著,Frisk有點臉紅。
「要是我真的喜歡她,我的蘿莉雷達早就ㄅㄑ給莎優璃看了,但是她……」Frisk急忙地解釋著,莎優璃的體態並不是他的菜。
「還好意思說出這種話,喜歡的感覺跟性慾是不一樣的,像我就沒有對自己的公主有喜歡的感覺,那隻皮卡丘絕對是你需要做的功課。」瑪莉歐突然給Frisk派出作業。
「怎麼了,那隻皮卡丘是寶可夢,一般人承受不住超過700伏特的電流。」Frisk很著急地說著,因為一般的皮卡丘29級以上會使出十萬伏特,何況電視上某個偶像還經常使用這招式。
「十萬伏特是名詞,不是量詞,小智和火箭隊都受得住,你一定也可以。」瑪莉歐要把這隻寵物當成Frisk的吉祥物培養,似乎又要讓他忙不過來。
「可是,就算我是大會的決鬥王,也不代表那之50級的皮卡丘會聽人家的話……」Frisk有點崩潰地說著,雖然決鬥王的稱號相當於八個道館徽章的實力……

「你會十萬伏特以外的技能嗎?必須是傷害要低於50點的電屬性招啊!」大嘴怪醫生看著皮卡丘像莎優璃的嘴吹氣中……


【1小時過後,普通病房】
「莎優璃有好點了嗎?要不是瑪莉歐先生過來幫忙救活,妳應該好好感謝瑪莉歐先生呀!」Frisk叫醒了睡著的莎優璃,但莎優璃正在苦思什麼重要的事情。
「原來那個女孩叫做莎優璃呀,跟我們的雅典娜的假名同音呢。」穿著機車服裝的男子,名叫光牙的聖鬥士跟隨醫療團隊觀察莎優璃的狀況。
「嗯,我有好多了,如果神器物質賦予的黑暗決鬥被強制解除,所受的傷害會自動復原,雖然沒辦法修復精神上受到的傷害,這些是我在讀20年前的畫冊看到的。」莎優璃說著。
「歷史上我們有經歷過千年神器、奧雷卡爾克斯水晶和念力決鬥者所帶來相同的規則,所帶來虛擬投影所造成的砍傷和毒素所困惑,這20年來早就已經把醫療科技納入決鬥怪獸的治療,只不過這間醫院沒有那樣的設施,相關技術人士還找不太到。」瑪莉歐悠哉地說著。
「當然囉,這是我們城戶集團的專利,專門用不同血型的血袋來修復聖衣鎧甲,現在的聖衣會依女神的科技越來越強,不過這個女孩本來是命令要追隨我們鬥士的。」光牙先生說著,但是瑪莉歐注意到了一些事情。
「你說那個女孩嗎,她只是普通的老百姓,星冠學院的職責就是絕對不能有無辜的人受傷,難不成你知道七星賢者的事情?」瑪莉歐懷疑光牙知道些什麼。
「你們是這麼晚才知道嗎?也難怪你們捨棄了自己的信仰,依賴科學和找到真相,最後迷失在自己後悔的絕望中。」光牙突然傻笑地看著瑪莉歐。
「不能用這種口氣對大叔說話,他是這個王國的勇者頭領呀。」Frisk要光牙解釋清楚。


「爸爸跟我說,總有一天我們要面對地球上的聖戰,也就是要把邪惡不敬者給從地球上殺死,也就是在這時,我們七星賢者會在第一線跟亂鬥士的唯二神宣戰,嗚嗚……」莎優璃看著瑪莉歐和青銅聖鬥士吵架,想要跟大家解釋清楚。
「那女孩有什麼話要說呢,瑪莉歐,想要玩勇者遊戲就只剩過去了。」光牙說著。
「皮卡,皮……」瑪莉歐的皮卡丘對光牙警戒。
「我們人類,本來就是任天神宰割的牲畜,你們仍然無法理解,但是我們菲倫菲爾家族,就是七星賢者的正統血脈繼承人,在20年前因為遺失聖劍的爸爸,最後愛上了經營旅館的媽媽生下了我,星冠學院的計畫就是要我回報裡面的生態,好方便大戰時攻略這裡……」莎優璃很傷心地流下眼淚說著。
「這……沒想到自己的朋友是七星賢者,為了屠殺我們才……」Frisk看著莎優璃驚慌著。
「七星賢者在人類腐敗、欺騙和罪惡無法被神衡量的時候,差不多在20世紀為了阻止杜馬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那時候人類被分裂成好幾個陣營互相殘殺,就是杜馬的陰謀,一萬年前的無名之龍戰敗後肆虐在地球上虐殺人類的杜馬……」莎優璃訴說著不為人知的傳說。
『公元1900年,杜馬宣稱奧雷卡爾克斯可以強化人體並獲得強大的破壞力,甚至超越公元前1000年的妖精巴斯特所契約的魔法少女的實力,那時候以暗黑大陸為據點,虐殺所有來往暗黑大陸的旅行者,甚至引起了大地之母的憤怒……』光牙訴說著過去的歷史……
『為了打敗杜馬和魁儡的魔王,星光界的女神打造了七把消滅奧雷卡爾克斯的戰士的聖劍,以七個王國所選上的勇者們駕馭,聖戰在暗黑大陸開戰,暫時壓制住了傀儡的魔王,但是,杜馬的首領卻沒有正常的被斬首示眾,一位王者之劍的勇者,取消了要合併正義人類的王國,但七星賢者發誓要找到杜馬集團的首領,一萬年前的亞特蘭提斯國王殺掉他……』
「難不成,那個1997年的奧雷卡爾克斯的事件是??」瑪莉歐有點驚慌了,有什麼線索完全符合?
『沒錯,僅僅是吸收了3000年前的三幻神,不料奧雷卡爾克斯之神被預言中的三位勇者反殺,那其中沒有人擁有七星聖劍,卻是給千年錫杖和千年積木的持有者收拾。歷史已經產生污點,有損爾等七星賢者尊嚴的無名的法老已經傳送到冥界,原本要誓約的騎士們,要打算計畫要讓這一切的歷史超脫世俗,那位千年錫杖的前持有者還因此毀滅自己的都市,噁心的歷史絕對不能夠存在於世上。』
光牙說出了對付杜馬集團的無名之龍,根本就是歷史的汙點,這句話讓Frisk十分憤怒。
「別胡說了,亞圖姆前輩才不是這種汙染歷史的存在,沒想到連純潔的天馬座繼承者都……」Frisk很生氣的則被繼承天馬座星矢的光牙。
「那如果是你是無名的法老王,你還要任由結界剝奪自己肉體的人格,之後憤怒的一刀一刀報復對手,陷入無盡的絕望嗎?小福,不,淺瀨健一。」光牙反過來責備Frisk,似乎知道Frisk有某些重要的身分。
「你這樣原本要擔任射手座黃金聖鬥士的星矢,會很生氣的。」瑪莉歐很冷靜地說著。
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沒有錯,錯的是你們的行為呀!」光牙擺出闇馬利克扭曲的表情看著兩位憤怒的人。


【楓葉鎮,骷髏兄弟的薑餅屋】
「嘿呀,你在這裡,有查覺到那女孩對你怎麼樣了嗎?」Sans看著Frisk正在迷茫著。
「沒想到,她居然是七星賢者……但Sans是對的,身邊的敵人就在我們身邊,不過我想莎優璃應該不會覺得我們是壞人。」Frisk解釋著。
「我想莎優璃不會很憎恨我們的意思,她一定會感受到我們怪物是由愛和仁慈所誕生的,所以別放在心上。」Sans說著,想過來安慰Frisk,但是口袋裡摸著什麼。
「莎優璃,真的,會包容我們並保護我嗎?」Frisk很懷疑莎優璃會有什麼行動。
「她一定會這麼做的,總而言之,就是她會不會與我們為敵,全都由她自己決定了。」Sans想要Frisk慢慢接受莎優璃暫時不能成為朋友的事實。

「如果,有這個機會,讓莎優璃忘了我,或許這些事情是不會發生的。」Frisk似乎想做什麼可怕的事情,這使得Sans有點驚訝。
「什麼?你要做這個決定嗎?你的計劃是?」Sans打算警告Frisk。
「沒錯,或許我可以在這個狀態下重新來過,這樣就不會有這件事發生……」Frisk打算重新開啟另一個時間軸,不過Sans想起了什麼事。
『我那無知的弟弟,過著所謂美好的生活就是在欺騙你們和利用你們打造出來的,要他一輩子活在真相之中是不可能的,唯一的救贖就是大家都活在夢裡醒不來,我相信,現在只需要處理Frisk的事情,你們就可以擁有高枕無憂的生活了,沒有讀取、建立和重啟,創造一個永遠也醒不過來的世界吧?』窗付子的話繞過了Sans的回憶中。
「你應該知道,【True Reset】是交給我保管的吧,你真的只有那麼做才真的讓莎優璃得到救贖嗎?那得先過我這一關,你要是真的有這個覺悟,Chara也離開你的身邊了,雖然在這個狀態下你隨時都會開始殺戮,我擔心的事情終究還是會發生的。」Sans擺出了憤怒的眼神。
「可是,我應該不是為了傷害你們才……」Frisk有點害怕地說。
「住口,看來我真的是看錯了你,有七星賢者在他們才給我們帶來和平,就這麼簡單,只要把你這種我們最大的障礙去除,這樣才會給我們帶來救贖。」Sans憤怒的看著Frisk。
「Sans……」Frisk有點害怕地說著,但是他的褲檔不知為何腫了起來。
「有什麼遺言嗎?不,不能這樣問你,你勃起的象徵已經告訴了我,你接下來準備我接下來準備的黑暗決鬥,沒有人會記得你的……」Sans使用了藍色力量,Frisk的周圍出現了藍色的靈魂氣息。
「你真的想跟人家戰鬥嗎?」Frisk害怕地說著,Sans用左手架住了Frisk的領子。
如果失去記憶的是你,會怎麼做,到是想看看……」Sans釋放合流咒文,移動到附近的空地……

【楓葉鎮,街道】
「人都給我帶來了嗎?」窗付子靠近Sans的位置問著。
「可以動手了,妳那騎士決鬥已經是太便宜他了。」Sans說著,一團黑霧形成的結界包圍了Sans和Frisk,Sans和Frisk都裝好了決鬥盤。
「小福,我們接下來會進行你最後的黑暗遊戲,你將會失去你所憧憬魔物的記憶,成為我們七星賢者的一份子。」窗付子拿起了王者之劍艾斯卡里巴插在地上,開啟了黑暗遊戲。
「那個,淺瀨學姐……是你約好要跟Sans……」Frisk看著身後的窗付子。


鳥在唱歌,花在綻放,像這種天氣上,像你這種孩子,應該投靠你家人的懷抱!!」Sans露出了審判之眼的眼神看著Frisk。

Frisk LP 4000 Sans LP 4000

「那麼,一段不好的回憶開始了。」Sans搶走Frisk的先發制人,「從手中通常召喚自己,『青之眼的白骨』召喚,發動自己的效果,從牌組檢索一張『死之牌組破壞病毒』加入手牌!!」
眼前出現一位和Sans一樣,穿著藍色外套和白色手套、拖鞋的懶骨頭怪獸。
『青之眼的白骨』 攻擊 100 守備 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怎麼會,你場上的那隻怪獸,還沒有登記在海馬集團和企業的資料庫吧?」Frisk看到怪獸之後徹底驚訝了,這是尚未公認的怪獸,因此不能參加大會活動。
「現在這個樣子,你覺得還是比賽嗎,不,殺戮和破壞才是你的本能,別肖想了,我想你一定還沒看到這張卡的實力,魔法卡『克力迪斯之牙』發動,我要將無名之龍克力迪斯『死之牌組破壞病毒』作為融合素材,三位無名之龍守護著地球最根本的和諧,你將被邪惡的力量吞噬一切,接觸融合!等級4,『死亡病毒龍』!!」Sans居然可以使用無名之龍的徽章,來融合召喚學院的守護龍。
『死亡病毒龍』 攻擊 1900 守備 1500
闇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死亡病毒龍』接觸融合召喚成功,發動怪獸效果,你場上、手牌確認攻擊力超過1500的怪獸全部破壞,另外,20年前的『死之牌組破壞病毒』是會檢查你的抽牌有三個回合,攻擊力超過1500的怪獸全部破壞的,現在則是『死亡病毒龍』的效果執行的。」Sans發動了怪獸效果,Frisk的手牌被檢查了一遍。
「那……那麼,這樣的話從牌組抽到1500以上的怪獸會被破壞送入墓地嗎?」Frisk把手上的怪獸給Sans檢查,手中持有黑魔導女孩破壞劍的使用者-巴斯達布雷達破壞劍士融合黑魔術之帷幕破壞劍士的搖籃這五張卡片,Frisk把瑪娜巴斯達布雷達送進墓地。
「嗶、嗶!」決鬥盤的液晶顯示器顯示VIRUS字樣,已經開啟病毒程式。
「怎麼了,你還要從墓地檢索你的王牌怪獸回來嗎,我就不信邪你可以召喚強力的怪獸反擊回去,覆蓋上一張手牌,結束這一回合,這下子你就會輸了。」Sans覆蓋上一張手牌。
「(把我最強的劍,『龍破壞的劍士-巴斯達布雷達』破壞嗎?但其實我已經想好墓地裡運作『破壞劍的使用者-巴斯達布雷達』『黑魔導女孩』的運作方法了,但那張卡和怪獸Sans,覺得沒辦法去確認他們的效果……)」Frisk在害怕的時候想起了Sans沒有針對墓地進行封鎖,他其實要引誘小福進攻。
「(傻子,我知道那張『破壞劍的使用者-巴斯達布雷達』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龍破壞的劍士-巴斯達布雷達』,但是我可以針對『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進行防禦,但唯有那傢伙,其實知道要怎麼處理場上怪獸的情況。)」Sans擺出很嚴肅的眼神,知道小福已經成長許多,把它殲滅已經是有點難度的事情。
「輪到我了,抽牌!」Frisk從決鬥盤抽牌,幸虧病毒程序沒有被觸發,「是那張卡?但是如果盲目進攻的話,容易陷入陷阱的,發動魔法卡『黑魔術之帷幕』,支付1000點生命值,從墓地守備特殊召喚古埃及的魔法少女,『黑魔導女孩』。」
Frisk的LP從4000支付到3000點,從墓地召喚有點害怕的瑪娜。
『黑魔導女孩』 攻擊 2000 守備 17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覆蓋上一張手牌,和一張裏側守備的怪獸卡?奇怪了,我怎麼突然不記得《魔法少女小圓》那兩位魔法少女的長相了?」Frisk宣告回合結束前,卻發現自己感情對場上的瑪娜薄弱了。
「你果然忘掉了我們在童實野百貨遇上的那兩位了,果然結界的規則生效了。」Sans告訴Frisk黑暗遊戲的相關規則:「這跟1997年決鬥城市大會有一場戰鬥一樣,每次破壞一次手牌、場上、牌組的怪獸卡都會,慢慢損失每個認識的人的記憶,一旦輸掉決鬥,你將變得跟傻子沒兩樣了。」
「難不成,我忘記的記憶是?奇怪了,那個動漫宅女叫什麼名字?」Frisk忘記了對Alphys的重要記憶,記憶在一點一滴的流逝著。


「輪到我了,抽牌!」Sans有三張手牌,「從手中發動魔法卡,『龍覺醒的旋律』,捨棄手中的『灰流麗』,從牌組檢索兩張『青眼白龍』和…『青眼伽斯特龍』加入手牌。」
「手中的『灰流麗』……那張卡是做什麼的呢?」Frisk場上覆蓋一張灰流麗,如果有辦法在手中發動阻止Sans的檢索就好了。
「展示手中的『青眼白龍』,從手中特殊召喚這體特殊絕招,骯髒的海馬集團,為了眾人的幸福,與自己的使命背道而馳,放下武器,『青眼亞白龍』!!」Sans召喚了海馬集團提供的Gaster Blaster怪獸,與自己的Gaster Blaster魔法有些差異。
『青眼亞白龍』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光屬性,龍族,特殊召喚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不行,現在不是胡亂思考的時候,翻開陷阱卡『破壞劍士的搖籃』,我要將牌組中的另外一體『破壞劍的使用者-巴斯達布雷達』『破壞劍的追憶』送入墓地,從額外牌組加速同步,『破戒蠻龍-爆裂龍』出來吧!!」Frisk打開了陷阱卡,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一隻同步怪獸。
『破戒蠻龍-爆裂龍』 攻擊 1200 守備 2800
闇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但是呢,接著就是戰鬥階段,『死亡病毒龍』『黑魔導女孩』發動攻擊,我想你大概對魔法少女被虐待會勃起吧,現在也只有這個時候可以勃起了。」Sans命令病毒龍對守備表示的瑪娜一陣侵犯,瑪娜被病毒侵蝕產生痛苦。
「啊~~啊~不要呀!!」黑魔導女孩被病毒搞到發燒嘔吐,接著被戰鬥破壞送入墓地。
「我才不要玩這種魔法少女生病Play呢,我才不會對生病的少女勃起呢……」Frisk生氣的說著,可是回想起某位生病的人格時,想不到Chara長什麼樣子。
「接著,『青眼亞白龍』『破戒蠻龍-爆裂龍』發動攻擊,毀滅的亞爆裂疾風彈!!」Sans命令怪獸對Frisk的龍釋放爆裂的氣息,Frisk受到嚴重的肉體傷害。
「啊~~我想不起那位把房子燒掉的魚人女戰士了……」Frisk失去對Undyne的記憶,他的LP從3000降到1200分。
「就是這樣,你身上最值得守護的朋友們,就會成為你的敵人,小福,接下來只要陷入決鬥敗北的狀態下,你會失去大量的記憶,回歸到墜落到地下世界的那一刻。」窗付子看著Sans順利破壞掉Frisk的記憶,看起來距離計畫又更近了一步。
「怎麼辦?要是當時虐殺同伴的我,會怎麼做?」Frisk正在思考可以對付Sans的方法,但一時想不起來到底可以怎麼做。
「將場上的自己,『青之眼的白骨』變更為守備表示,結束這一回合,小福,不對,淺瀨健一,現在以一個人類的身分,你會怎麼做?」Sans嘲諷Frisk:「你當時只是不斷的攻擊、攻擊、再攻擊,根本沒什麼策略,哼!」


「輪到我了,抽牌!!」Frisk從牌組抽牌,卻發現自己抽到的黑魔導被病毒破壞。
「哼,沒什麼希望可言了吧?」Sans看著場上的劣勢說著。
「不對,墓地裡還有卡片效果可以用,除外墓地的『破壞劍士的追憶』,陷阱卡效果發動,我要將墓地的『破壞劍的使用者-巴斯達布雷達』『破戒蠻龍-破壞龍』作為融合素材除外,為了斬殺帶來災厄之龍的劍士,現在聽從吾等命令,把陷入黑暗的決鬥者破除,融合召喚!等級8,『龍破壞的劍士-巴斯達布雷達』!!」Frisk從墓地的融合素材融合召喚了怪獸。
『龍破壞的劍士-巴斯達布雷達』 攻擊 2800→4800 守備 2500
光屬性,戰士族,融合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龍破壞的劍士-巴斯達布雷達』可以將場上的龍族變更為守備表示,但不僅如此,他的戰鬥可以提升每隻龍族1000分的攻擊力,不過你場上有一隻守備力100的骷髏,我就決定就此做個了結,直接進入戰鬥階段,『龍破壞的劍士-巴斯達布雷達』對場上的Sans發動攻擊,龍破壞劍一閃!!」Frisk對Sans發動最後的攻擊??
「哼,我就是在等這一刻……」Sans決定發動自己的效果,「發動我自己的怪獸效果,從手牌特殊召喚,鳥在唱歌、百花綻放,像這樣的日子哩,像你這樣的孩子,就應該在地獄裡焚燒!『青眼伽斯特龍』!!」
場上突然召喚了一體,屬於Sans專屬的青眼龍,是由骨頭和骨架組成的白龍。
『青眼伽斯特龍』 攻擊 2500 守備 3000
闇屬性,龍族,特殊召喚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沒用的,龍族的怪獸效果是無法發動的。」Frisk說著場上的龍族怪獸不能發動效果。
「之後我要翻開陷阱卡,『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再見了,你最美好的回憶就要歸零了。」Sans翻開了第一回合才覆蓋的陷阱卡,他想要在這個時候粉碎Frisk對他的記憶。
「不要呀,我不想忘記你,Sannnns!!」Frisk的巴斯達布雷達被破壞,僅剩一個裏側守備表示的怪獸。

「哼,現在說起我的名字是什麼吧?」Sans沾沾自喜地看著Frisk似乎有點害怕。
「我……我……」Frisk似乎有點驚嚇過度,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結束了,抽牌,把所有怪獸變成攻擊表示,戰鬥階段,『青眼亞白龍』對場上裏測表示的卡發動攻擊,毀滅的亞爆裂疾風彈!!」Sans對場上的最後一道防線,毫不留情地摧毀。
『灰流麗』 攻擊 0 守備 1800
炎屬性,不死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嗚喵!!」灰流麗被破壞掉,帶走了Frisk對Toriel和Asgore這兩位魔族的記憶。
「接著『青眼伽斯特龍』對小福直接攻擊,雖然沒有打算要消滅你的肉體,但是你將會失去這一切你值得擁有的。」Sans對自己的Gaster Blaster轟向Frisk,Frisk被震飛到結界的邊緣。
「……」Frisk的LP從1200分歸零,自己說不出任何話昏迷著……


「小福,小福沒事吧,居然我們沒有這個力量干涉這場決鬥,到底是為什麼會在這?」Ness這時接到消息跑了過來,看到Sans和窗付子已經密謀好要讓Frisk失憶。
「就算失去了另一個我和各位的記憶,我想他應該還會認出窗付子就是自己的姐姐吧?Ness,這陣子辛苦你了,我現在要讓接下來的和諧全被破壞掉。」Sans說著。
「你做了什麼,難不成你對那傢伙開啟了黑暗遊戲嗎?」Ness生氣的問著。
「我想,是時候給魔族和人類再發動一次戰爭,這次是可以清算地表上所有人類的戰爭吧,那樣才會對魔族有最後的救贖。」Sans看著Ness憤怒的表情說著。

「等一下,妳是海爾摩斯紅學院的女生吧,為何要迷惑這位魔物幫忙製造混亂?妳該不會因此把克力迪斯藍的校長殺死了吧?回答我啊?」跟在身後的七星艾菈,看這這位窗付子似乎有什麼話想說。
「這件事應該要妳們自己思考,是妳們殺死了校長才對……我等七星賢者只是在正確的道路上淨化妳們的價值觀,尤其妳跟無名的法老王絕望之時,就沒資格擁有王的魔術師。」窗付子看著艾菈,知道艾菈有一段不太好的記憶。
「你這混帳!!」Ness拿起了傳說中的球棒揮向Sans,但Sans迅速的閃開攻擊了。
「你要打敗我,不過那男孩的記憶是不會恢復的,應該找更強的窗付子下手才對,她才是開啟結界的人。」Sans抓起了Ness的頭毛說著,看著他憤怒的表情。

「我在哪裡,我是誰,我的家人呢?」Frisk忘掉了一切的記憶,變成一位智商低下的男孩。
「小福,難不成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嗎?」艾菈看著Frisk,似乎想起了什麼事情。


【琦玉縣星原宿,爸比披薩小館】
「菈菈,把那些客人的碗盤餐具收拾。」老闆娘麗莎命令自己的女兒。
我明白了!」菈菈比出手勢說著,說出自己的口頭禪。
「真好啊,能跟那位星光樂園的偶像一同吃披薩,在電視上看菈菈在電視上活躍的表現呢。」用餐的宅男們正在討論電視上的偶像菈菈,卻認不出來服務生就是菈菈本人。
「嗯,大家都是朋友,大家都是偶像,相信你們一定會出道的。」菈菈說著可愛的話。
「今天也是我們新的服務生小唯來幫忙,她現在應該還在處理菜單的事情呢。」菈菈的妹妹小音告訴了今天特地來幫忙的小唯,小唯端起了米飯做的披薩。
「哇好好喔,居然特地幫我做夢埔里卡的披薩里卡,上面還有酸梅……」服務生小唯看著別人的飯糰披薩有點想開動,但是被小音制止。
「小唯,那是別人的披薩,妳今天只能吃外送的便當,話說回來,妳吃大量的美乃滋的便當沒問題吧?」小音開始有點懷疑小唯的行為。
「當然了,今天歐尼醬不在,我要好好地跟大叔交配呀,這裡有很多喜歡菈菈的大叔,夢夢可愛。」小唯有點性慾旺盛的說著。
「姐姐~~」小音想私下跟姐姐討論,小唯有點不務正業。

「玲玲玲,玲玲玲!!」撥鍵式電話發出了聲響,打斷三位蘿莉的對話。
「歡迎光臨爸比披薩小館,我明白了,請問要點什麼披薩呢?」菈菈接起了電話。
「不好了,菈菈,妳用星光樂園的空間移動到星光魔菇小鎮,小福有危險。」艾菈的聲音在電話裡響起來,菈菈很生氣地回應前輩。
「艾菈前輩,怎麼不使用星光樂園的手機打我的帳戶呢,難不成妳還在蘑菇王國嗎?」菈菈皺眉頭的說著,艾菈在電話裡非常緊迫。
「小福、小福他失去了記憶,就跟當時變成小學生的妳一樣,當時就是什麼都不記得了。」艾菈急急忙忙地說著,菈菈這時把電話掉在地上。
「怎麼了,姐姐,客人恐嚇妳嗎,放心就當垃圾訊息就好了。」小音問著姐姐怎麼了。
「小福醬……幫忙通知華納總部,我們有忙了。」菈菈要小音幫忙聯繫什麼?

下集預告:
今天小福沒有來上學,但是學校來了督學的教師過來,但教師好眼熟,好像是某個布魯克林的兔子,我好像認識他,叫兔巴哥?但他似乎有很高的年紀了,以前參加過越戰和與蘇聯對抗,現在則是當籃球教練,這時候莎優璃同學好像瞞著我什麼事,她和小福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要我跟兔巴哥決鬥?樂意之旨。

{第六話,龜兔賽跑和美國夢}

創作回應

Astray
皮卡丘心肺復甦~>w<
連瑪莉歐醫生都出現了啊~

一開始就三隻大怪,這個也太順手了吧...OAO

嗚喵的灰流好可愛...=w=

好好的交配...
嗯~我需要畫面~(ゝ∀・)
2024-04-08 12:04:09
可可羅
但其實這隻皮卡丘不屬於這個次元的生物,之後會解釋。
其實我想要做的是病毒流的青眼,所以開始的壓制力會很強。
之前有提到夢川唯雖然喜歡吃米飯糰,她也是吸取精氣的魅魔。
2024-04-08 20:25:5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