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TURN:01

可可羅 | 2021-07-27 15:01:27 | 巴幣 2016 | 人氣 264

完結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資料夾簡介
《魔法少女小裕》的第三季,Chara要解開更多謎題了。


【神濱市,公園紀念碑】
「今天是我第一次穿上美玉姐曾經穿過的大東的制服了,我好猶豫,要不要幫爸爸他們呢?」裕子在公園拿著手機和某人聯絡,似乎也在等待某人。
「你放心好了,就暫時和槍兵隊的成員暫時保持友好關係,不過那位可疑的妹妹頭少女只要逮到機會就一定要殺掉。」電話裡的七海八千代說著:「不過是遲早的事情,我倒是擔心妳的報告上,有關『霸王龍 札克』有機會復活這件事情。」
「放心好了,我有機會可以封印住次元之龍的力量,牠們並不是無敵的存在。」裕子說著。
「妳這樣說會讓我更擔心,萊亞叔叔有試過怎麼使用這股力量,目前只有老公,也就是你的父親沙諾爾,他們十一個兄弟有辦法重現這股力量的。」八千代說著:「那個小丫頭盡量能在殺掉之前讓她無法召喚這股力量,只不過這股波動……」
「如果Chara醬的額外牌組有那張『霸王龍 札克』,遲早都會控制他的力量,這是我擔心的。」裕子說著:「我要掛電話了,他們來了。」
裕子掛斷了手機的通訊。

「嗨,小裕啊,聽說妳以前跟Dreemurr同學一起戰鬥過啊,聽說妳也是個很厲害的少女呢。」結城純子帶著朋友迎接中川裕子。
「嗯嗯,接下來請多多指教。」裕子很有禮貌的說著。
「接下來要怎麼跟你父親連絡呢,嚴格來說她不是妳的父親啊。」Chara跟過來說著。
「接下來這幾個月妳們可能會見不到爸爸,而我就是爸爸的代言人,你們有什麼問題可以往我這邊問呢!」裕子說著。
「那麼,你覺得等妳爸爸回來之前,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呢?」純子問著裕子。
「沒什麼,只是問問Chara,妳應該沒有什麼可怕的怪獸可以使用吧?」裕子針對Chara問著,但是Chara似乎不滿意裕子的問題。
「妳這是什麼意思啊,妳認為我身上變強的怪獸很危險是嗎?」Chara覺得裕子很可疑。
「當然很危險囉,那些統合召喚的力量,會足夠毀滅這個世界的一切,上次妳應該要主動阻止真良姐姐她們才對……」裕子說著:「不過話說回來,妳這陣子受到了很多委屈嗎?看起來一臉嫌惡的樣子呢。」
「我接下來想要用這股力量來證明一件事情呢,妳要不要跟我一起呢?」Chara問著。
「其實呢,美玉姐姐會在下午舉辦街頭城市大會呢,不過是有特殊規則的喔。」裕子說著。
「妳想做些什麼呢?」純子問著。
「當然是邀請Chara實現自己的夢想呀,不過我勸妳,不要過度依賴遊矢哥哥的力量呢,到時候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呢,不過登記主要牌組40張和額外牌組20張之後,Chara就不能用擴充包來修改自己的牌組呦。」裕子說著。
「那就來呀,誰怕誰,那個死調整屋到底要做些什麼,我可是一清二楚呢。」Chara生氣的說著,但是純子試著安撫她的情緒。
「妳真的要去對付他們嗎?妳要考慮清楚,這關係到妳的性命存活呢。」純子說著。
「當然你可以毫髮無傷地回來呢,這次的戰鬥不會因為怪獸的攻擊受傷喔,美玉姐有規定這次的決鬥大會不能以攻擊的手段把對方造成生命威脅呦。」裕子說著。
「那是當然的囉,這樣我們就可以順利比賽了吧?」Chara撒嬌的說著。
「妳真的要去嗎,我建議妳們去唱片行整理之後,下午四點就往神濱市外出發吧。」裕子說著:「當然囉,整個東京市的大部分地區都會進行一場亂戰呢。」


【01:12 PM,中央區商店街,唱片行】
「我記得權現學長會幫我們討論一下要不要去呢,Dreemurr同學就不用擔心了吧?」純子看著Chara鬥志高昂的樣子,打算去唱片店,他們的秘密基地。
「哼,我才不會因為她從稀星學院本校轉學過來,就因此高興呢。」Chara說著,似乎對裕子有點生氣,因為她之前做過很過分的事情吧?
「妳是不是在吃醋啊?妳們聽說以前不是朋友嗎,後來是因為什麼吵架的啊?」純子問著:「難不成她喜歡妳的男朋友嗎?」
「我才沒有什麼男朋友呢,妳別亂說啦。」Chara害羞地說著。
「不過呢,我覺得那位來自心之地市的快斗,妳很有感覺呢……」純子說著,並以瞇瞇眼的方次瞄準Chara胸前的『兩個氣球』。
「我嗎?倒是有一個愛慕的人家啦,妳別看著人家的咪咪啦,要幫我保密……」Chara說完,對著純子悄悄話,然後純子就臉紅了起來。
「妳喜歡陽太郎?我還以為是Frisk呢,不過莎奈已經很久沒有跟他對話過了呢……」純子還沒說完,就被Chara嗚住了嘴,似乎有人過來了。

「哈囉,妳們看起來有點熱鬧呢,我們等一下有嚴肅的事情要跟Dreemurr同學說。」這時叫做深月陽太郎的艾格特先生過來了,「是這樣的,打聽到裕子過來說,Chara要參加決鬥大會,我就過來幫忙了。」
艾格特先生旁邊似乎是一位很冷酷的決鬥者髮型男子。
「妳召喚出霸王眷龍了嗎?那妳一定知道我妹妹琉璃的存在,她現在意識不清,老實說人現在還是找不到……」名叫黑咲準的黑髮男子問著:「如果她從那個『深淵的意識』中給了妳力量,我想妳一定是承受不住的,不過這樣的話……」
「沒錯啊,所以翔音代替了我被裕子殺了一次呀,所以是翔音從那個深淵中拿走的。」Chara說著:「現在我必須想辦法幫小裕,我要用四次元之龍讓小裕覺悟。」
「不行,Chara醬,就算妳真的很堅持要將決鬥者的身分變得更強,我也不希望妳去跟妳的朋友自相殘殺。」艾格特先生說著。
「我不會的,我是要讓她明白的。」Chara說著:「遊矢同學所傳承下來的繼承之物,他們不會是一種絕望,所以我一定要讓大家認為遊矢多麼努力想要拯救大家,這是我的使命。
「希望我會覺得妳是這樣想的,因為無論如何遇到什麼困難,都不能因此倒下。」黑咲先生說著:「妳會如何去對付未知的挫折,這就表示了妳對這個信念的忠誠。」
「就是你們吧?我當初把『No.39 希望皇霍普』換成75萬日圓作為我的生活費,結果被姊姊罵了一陣子呢。」這時一個來路不明的側馬尾女孩說著,似乎抱著一隻白兔和幼年北極熊。

《魔法少女小裕:街頭決鬥城市篇》
{TURN:01,來自墓場的呼喚聲}


「妳誰啊?看起來不是我們神濱的少女呢……」純子反駁了剛才那位側馬尾少女的話:「我們這裡可是沒有那張卡片的呀,回去吧。」
「怎麼辦……露比、拉布拉,她們說話的語氣好可怕呀……」少女似乎叫著兩位寵物的名字,似乎很怕純子回應的語氣。
「別擔心,小明,她們一定是米莉亞的同伴的。」這時白色兔子開口說話了,「每個女孩子都是純真的魔法使,我想她們一定會諒解妳的。」
「剛剛是什麼聲音啊?」Chara問著艾格特,但艾格特先生卻不知道。
「小明……鼓起勇氣,使用勇氣的魔法……」幼年北極熊開口說話了,但他說話的語氣很像一個小嬰兒。
「哈囉!!」Chara試著跟名叫小明的女孩打招呼。
「請多多指教……我是櫻明,是櫻莫妮卡的妹妹,妳認識莫妮卡姐姐嗎?」小明開始自我介紹了,但是她是很緊張地回應。
「什麼是莫妮卡啊,既然妳只要莫妮卡的話,我想妳不需要存檔呢。」Chara說了某個笑話,但是小明沒有反應。
「我姐姐……聽了妳們的消息呢,你們是傳說中的魔法少女吧?」小明問著,她想打聽魔法少女的事情,但是Chara似乎覺得這件事比較單純。
「有什麼事情要拜託嗎?」黑咲先生問著小明,小明拿著一個筆記本。
「我正在寫劇本……有關魔法少女用卡片解決麻煩事物的漫畫呢,所以我需要靈感。」小明把筆記本給Chara看。
「真的啊,那我就委屈妳了。」Chara大致看了劇本上的文字後,似乎對小明產生了興趣。
「還有啊,我記得我是在這附近的卡片商店……我似乎把我最珍藏的戰鬥怪獸給賣掉了,它原本是我的幸運護身符呢。」小明說著。
「妳是說『No.39 希望皇霍普』嗎?我們沒有這種東西。」黑咲先生拒絕著。
「妳是不是記錯地點了呢,真的不是神濱市的其他地方嗎?」艾格特先生問著。
「真的是這裡沒錯啦,我記得那個交易商打算給我75萬,他說會好好守護大家的。」小明說著:「他說會交給魔法少女來守護呢,我想那個東西一定在你們這裡。」
「妳會用什麼東西來交換呢,該不會是80萬吧?」黑咲先生問著。
「當然是給你們看我新畫好的漫畫呀……」小明說著,但是Chara想要問更詳細的線索。
「除了妳之外,妳爸爸媽媽有沒有在場呢?不過看妳有養兔子和小熊,我就直接問問看牠們好了。」Chara把眼神指向小明身旁了兩隻寵物,但是被小明阻止。
「不用問露比和拉布拉啦,直接問我就比較快……诶?」小明說著,但是露比似乎有話要說。
「我知道呀,那個交易商似乎是個職業士兵呢,但我不清楚他的動機是什麼?」白兔露比開口說話了,「我可是有魔法的寶石寵物呢,這種兩年前的事情算不了什麼。」


「露比,怎麼可以在大家面前表示自己是寶石寵物呢?」小明緊張的說著。
「畢竟我們……快要被絕種了呢……」白熊拉布拉用小孩子的語氣說著。
「怎麼可以亂說話呢?朱莉娜女王只是要切斷加拉斯人的入侵才對,所以才會讓你們避難的呀。」小明制止兩位會說話的動物,但是艾格特和黑咲似乎不看在眼裡。
「因為看她們的表情,就知道她們已經跟寶石寵物對話過了呀。」露比說著:「我跟你說啊,那位阿兵哥先生有留下自己的客服電話呢,但是小明沒有打通過。」
「那要跟我說,小明跟那位阿兵哥是什麼關係呢?」Chara很淡定的問著露比。
「好了啦,妳不要去追究小明的五四三了,還有妳很喜歡和動物講話呢。」純子發現Chara跟動物很擅長溝通,但對人類的態度非常生硬。
「怎麼了啊,我可是被魔物養大的,這正常啊……」Chara回應著,但是純子一副很驚訝的表情,似乎他們沒有和人類以外的生命體對談過,「難道…你們認為人類和魔物沒辦法和平共處嗎?」
「看樣子妳生活在一個,人類和寶石寵物有和平共處過的世界了,但是這個世界在兩百年前,人類發動了斷絕聯繫的戰爭後,就再也沒有魔物干擾了。」露比說著。
「話說回來,妳知道些什麼嗎?那個男人的服裝可以畫一下。」Chara從包包裡拿出一張空白紙,似乎要露比當某個攝像紀錄描述。
「當然囉……嘿咻嘿咻…好像只畫出頭像耶,不過我連那個傢伙穿的上半身都知道喔!」露比拿起筆來,用影印機的方式素描了一個金髮美國士兵的畫。

「你能確定這是美國士兵的畫嗎?艾格特哥哥。」Chara等露比畫好之後,給艾格特觀看,但是黑咲和艾格特卻非常緊張。
「莫非說,駐日美國士兵在這裡奪走妳的戰鬥怪獸嗎。」艾格特問著小明。
「駐日美國士兵?我記得美國早就在很久以前撤下軍隊了呀。」Chara滿臉疑問。
「我有件事要跟妳補充,這不是妳生活的世界,所以日本的情況和妳那邊的蘑菇王國不相似,二戰留下的條約還是成立的。」艾格特向Chara說明,「而且有傳出他們發生了很多跟民眾的醜聞,近年來因為沙諾爾的關係,所以他們更加肆虐。」
「你說的沙諾爾,是個政治人物嗎?」小明完全不明白什麼。
「沒錯,而且他和魔法少女一直……妳在做些什麼啊?」純子想要跟小明解釋,沙諾爾所做的一切,但是被Chara制止了。
「我不想要看到小明哭泣的那一面,不過我會協助小明找回『No.39 希望皇霍普』的。」Chara說著:「時間也不多了,我想我應該整理一下比賽用牌組之後就能出發了。」
「妳是要去稀星學園所舉辦的『街頭決鬥大會』吧?那我陪妳去。」小明說著。


【通往澀谷市區的電車上】
「話說小明,妳真的知道要怎麼戰鬥下去嗎?」Chara問著小明,似乎問她是不是一個職業的決鬥者,「那是一張,會讓人帶來很可怕的命運的卡片,就算如此妳真的想要拿回來嗎?」
『封閉世界的冥神』 攻擊 3000 LINK ↑↗→↘↓
光屬性,惡魔族,連結怪獸,在Chara的額外牌組手上,正要給小明看。
「我不知道耶,妳那張卡似乎是米莉亞的珍藏呢。」小明說著。
「難不成Chara醬妳認識米莉亞醬嗎?」露比問著。
「她還是我這邊的人呢……只不過她也是普通的美國人而已,就算抱持著多自私的態度,我想她一定有自己的正義之心呢。」Chara說著,似乎想起了什麼。
「畢竟那個黃毛小女孩是我最好的朋友呢,雖然她不算是個完美無缺的美少女,她一定會努力的尋找朱莉娜女王和加拉斯的女神到底有什麼『秘密』呢。」小明說著。
『澀谷站到了,要下車的旅客請小心月台縫隙』廣播說著。
「妳很在意小明的樣子呢,Chara醬,不過妳是契約寵物的僕人罷了。」露比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難不成你憎恨契約寵物的三把鑰匙嗎?

【惠比壽花園廣場】
「看那個死調整屋的邀請函,就是這裡沒錯吧?」Chara帶著小明、純子一起看著公園前的偶像表演舞台,似乎有幾位女孩子在那邊表演呢。
「報名處就在那裡吧?」小明指著那邊的報名處說著,「我們過去看看吧。」
Chara把八雲美玉給的邀請函給了報名處的服務台櫃員,然後櫃員拿起了牌組登記的機器。
「妳旁邊的那兩位也想參加決鬥嗎?」櫃員問著。
「不,我們只需要過去看看就好了。」小明回答,「我和這位神濱大東的,一起看Chara Dreemurr如何比賽就可以了。」
Chara把卡盒交給了櫃員,櫃員要一張一張的檢查主要牌組和額外牌組。
「妳還有備用的卡片嗎?」櫃員說著,Chara把制服口袋上的卡片通通拿出來。
「請問要怎麼臨時更換主要牌組和額外牌組呢?」Chara問著。
「只需要跟比賽規則一樣的編組就可以了,但是請不要調整像準限制有三張的樣子,以下為略。」櫃員似乎很不爽Chara,但是她慢慢地講出規則,「還有,部分的決鬥場地,不能從額外牌組規則特殊召喚出等級7以上的同步、融合怪獸。」
「那麼超量沒有限制嗎?」小明問著。
「那位主辦人講的很模糊呢,她只說不能召喚等級7以上的『怪獸』,沒有特別指出怪獸種類呢,但等妳到了限制區域時,牌子都會有公告呢。」櫃員說著:「這是代表賭注心之石,是完全沒有效果的星光寶石,比賽的重要物品。」
Chara拿到了兩顆類似人類靈魂輪廓的石頭,似乎是籌碼。


【立松濤美術館,現在免費開放給參賽者入場】
「Chara醬,妳來的真晚呢,不過TROIS ANGES的白鳥天葉的開場致詞妳聽過了嗎?」中川裕子站在大門前叫住了路過的Chara一行人。
「是小裕啊,很抱歉我們當時要準備決鬥的策略呢,所以我們討論了很久呢。」Chara說著。
「真是小氣鬼,但是天葉前輩,她希望當上爸爸的妻子呢,所以你們沒有聽到真是可惜呢。」裕子說著:「不過呢,就妳們的實力是沒辦法打敗任何一位決鬥者喔,正好有美術館的人要找妳呢,Chara醬,妳要不要跟她說幾句話呢?」
「妳爸爸為什麼要跟這麼年輕的女孩子結婚呢?還有妳爸爸的真面目是什麼?」小明問著。
「妳很快會知道了喔,妳是不是要找『No.39 希望皇霍普』的下落呢?」裕子突然問了小明一個問題,「如果Chara醬願意解開博物館內女孩的心結,我就告訴妳真相吧。」
「中川同學,妳的牌組不就是『No.39 希望皇霍普』的牌組嗎?有需要知道妳身上的祕密嗎,我們已經全部都知道了吧?」純子說著,但是裕子一直擺出鄙視的表情。
「但是有關裕子的爸爸……」小明問著Chara,但是Chara否認某件事情。
那不是小裕的父親,妳父親已經死了。」Chara說著,裕子開始奸笑著。
「啊哈哈哈哈哈,果然妳還是認為小女是那個中央學園的白痴嗎?」裕子說著:「我告訴妳,之前為了我,靈魂寶石不斷的變黑變暗,妳真的想要逃避真相嗎?」
「妳指的是什麼啊?」純子生氣的問著。
「就是Magius的事情呀,我順便介紹一下好了,已經共度黃泉的阿莉娜‧格雷,她死後留下的遺憾就在這。」裕子說著很重要的線索。
「好吧,我就看看有什麼可以說的?」Chara答應了裕子的請求。
「好吧,入場卷以一顆心之石作為賭注,妳、櫻明和結城純子,就在這裡等待被淘汰的份吧。」裕子說著。

進入博物館裡面,似乎能看到一些日本和國外的畫師所畫的畫作,Chara看得懂上面附註的文字說明,但是總是看不懂畫中的寓意。
「那幾位用金色杯子吃飯的僧侶們,似乎好像有一位拿著金幣呢。」Chara看著有十三位長頭髮的古代僧侶飲用美酒的知名畫作。
「那是李奧納多‧達文西參照《新約聖經》裡面故事的那幅知名的畫作,名叫《最後的晚餐》,主要是描述耶穌他被釘在十字架上最後一個晚上,耶穌的一位他的弟子會出賣他的事情。」這時一位穿著神濱市榮區學校制服的,紫色雙馬尾女孩過來說著:「之後,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他的聖蹟就到此結束了,這是個大家會知道的故事啊,就算妳不是基督徒。」
「我知道,他出生的那一天正好是聖誕老人要環遊地球的那一天啊。」Chara說著,看著走過來的雙馬尾女孩。
「妳就只知道聖誕節要把襪子掛在壁爐上,妳難道沒發現最近煙囪變少了嗎?」雙馬尾女孩說著:「要是妳知道要好好感謝『承受這個世界的絕望』之人,他是個天使啊。」
「難道說他復活三天的事情真的會證明一切的希望嗎?」Chara問著女孩:「終究還是要面對我們所遇上的困難啊。」
「很抱歉沒有自我介紹呢,我叫做御園花凜,我是個神濱市的魔法少女,就跟妳一樣。」名叫花凜的雙馬尾女孩說著:「如果妳不知道要感恩自己所承受的一切,很快的會像阿莉娜學姐那樣,被無知的力量吞噬著。」
花凜說完,似乎拿起手帕擦拭了眼淚。
「妳知道耶穌他只不過是要向大家宣傳福音而已,他不是能拿來跟某個人做比較的。」Chara說著:「就連我的牌組的創始人,他是個帶來絕望的惡魔啊。」
「所以耶穌也是啊,神從來都不承認自己是惡魔的一方,但往好處想,我們只需要感激神與惡魔所帶來的一切祝福就行了。」花凜說著:「如果真的想要好好感謝的話,就趁現在了。」
「話說妳究竟要說什麼有關Magius的事情呢?」Chara問著。


這時候,花凜和Chara的地板突然與地面分開升起來,彷彿要帶她們去什麼房間似的。
「妳知道嗎,現在的Magius已經不是里見燈花小姐的私人組織了,自從阿莉娜死了,整個組織變成了沙諾爾專屬的『雛妓』了,燈花、音夢還有羽衣,甚至是羽衣的姐姐彩羽……」花凜突然臉色變很難看的說著:「不只是她們是妓女,她們還成了美國專用的殺人士兵,他們認為魔法少女同時擁有美貌和戰鬥力,就能解決暴力和性慾的事情啊。」
花凜和Chara升起的地板突然把他們送到樓上的視訊決鬥室,似乎有播放裕子畫面的螢幕。
「妳知道……那些白羽毛佈下了陷阱,妳還是願意參加我的決鬥,妳究竟是尋找什麼呢?」花凜問著:「如果真的要拯救神濱市,妳就得用妳那副『帶來絕望的牌組』。」
「當然囉,妳不是付了一顆心之石在那邊嗎?」Chara說著。
「比賽才剛剛開始呢,不過這個房間會轉播到天葉和美玉她們的眼前,而且只有妳一個人過去吧?沒有人幫妳加油打氣呢。」花凜說著。
「我告訴妳啊,神濱市才不是妳說的那樣,我會證明給妳看。」Chara把牌組放到決鬥平台面前,打算和御園花凜進行第一場戰鬥。
「決鬥!!!」

花凜 LP 4000 Chara LP 4000

【TROIS ANGES演唱會後台】
「原來Chara醬已經自己踏入了我們所設下的陷阱去了呢,本來是想說要找常盤七香小姐去處理掉她的說。」名叫白鳥天葉的金髮美少女看著平板螢幕說著。
「別這樣說嘛,七香姐姐現在正在澳洲的墨爾本呢,她們正在用繪馬之謠言攻擊民眾呢。」名叫帆風奏的紫髮少女在旁邊說著。
「但是要留意,那個少女的牌組有著強大的力量,她會不會打敗花凜還是個問題呢。」名叫緋村那岐咲的粉髮偶像說著,她似乎擔心Chara的編組是否有危險的東西。
「那岐咲,妳要不要取檢查大會中她登記的牌組表呢?我想她是不可能應該把『霸王龍 札克』編組到額外牌組上的吧?」天葉叫住了那岐咲,似乎要檢查Chara有沒有危險的卡片。

【博物館上空,決鬥場地】
「由花凜先攻,我要發動速攻魔法,『舞台旋轉』,我要將兩張場地魔法,『鬼計大遊行』『鬼計博物館』設置在你我方的場地魔法格。」花凜發動了速攻魔法,現在Chara的戰場上變成了萬聖節裝飾的博物館,花凜場上變成面具舞會的大遊行。
「看到了,我場上的場地魔法是『鬼計博物館』,我這邊除了『鬼計』陣營的怪獸,其他怪獸是不能攻擊的吧?」Chara確認場上的場地魔法資訊。
「覆蓋上一張怪獸卡,一張裏側表示的手牌,之後結束這一回合。」花凜快速地結束了自己的布置,「駕馭神龍的少女啊,如果不感激自己的對手,妳永遠不會成長的。」
「我的回合,抽牌!」Chara有六張手牌,「我要將刻度1的『紫毒的魔術師』和刻度6的『EM抽牌蜥蜴』設置靈擺刻度,擺動決心的靈擺,在地平線上劃開光芒,靈擺召喚!!『灰流麗』『EM副手驢』出來吧。」
『灰流麗』 攻擊 0 守備 1800
炎屬性,不死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EM副手驢』 攻擊 1000 守備 2000
地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EM副手驢』的效果發動了,我方場上靈擺刻度設置完畢,從牌組檢索一體『EM骷髏雜技小丑』加入手中」Chara有三張手牌,「發動永續魔法,『星霜的靈擺讀陣』,我要發動靈擺刻度『EM抽牌蜥蜴』的效果,將此刻度破壞,從牌組抽一張牌,接著因為『星霜的靈擺讀陣』的效果檢索『調弦的魔術師』。」
「就算你利用這招換來四張手牌,你是否有辦法打破『鬼計博物館』呢?」花凜說著。
「從手牌通常召喚,『EM骷髏雜技小丑』,並從牌組檢索『異色眼之龍』,之後我要將刻度8的『調弦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區。」Chara說著,她準備要開始進行額外特殊召喚了。
『EM骷髏雜技小丑』 攻擊 1800 守備 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果然要來了嗎?」花凜淡定的說著。
「我要將等級3的『灰流麗』和等級4的『EM副手驢』進行調星,閃閃發光的決心,每個人類都是出色的魔法師,同步召喚!!等級7,『異色眼隕石爆裂龍』!」Chara同步召喚了怪獸了,因為調弦的魔術師的靈擺效果攻擊力增強。
『異色眼隕石爆裂龍』 攻擊 2500→2600 守備 20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異色眼隕石爆裂龍』的效果發動了,將靈擺刻度的『紫毒的魔術師』特殊召喚,妳說這回合我的怪獸無法攻擊對吧?」Chara問著,但是花凜搶先她一步。
「連鎖2,翻開覆蓋的陷阱卡,『鬼計裝修』,我要將場上的『鬼計大遊行』返回手中,然後從手牌發動場地魔法『鬼計屋』。」花凜發動了陷阱卡,改變自己戰場上的樣貌。
『紫毒的魔術師』 攻擊 12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發動魔法卡,『螺旋的強襲爆裂』,我方場上有『異色眼』的同步怪獸存在,可以破壞場上的『鬼計博物館』,接招吧!!」Chara發動了必殺技魔法,隕石爆裂龍噴出火炎的吐息破壞了場地。
「不過這樣的話,怪獸就能攻擊過來了吧?」花凜問著。
「戰鬥階段,『EM骷髏雜技小丑』對覆蓋的怪獸發動攻擊……等一下,為什麼是突然直接攻擊?」Chara想摧毀花凜的怪獸,可是咒怨的魔法攻擊到的是花凜本身。
「啊啊啊啊,如果我方場上只有裏側守備的怪獸,怪獸可以直接攻擊喔,但是『鬼計屋』所受到的戰鬥傷害為一半呢。」花凜說著,她的LP從4000降到3400點。
「結束這一回合,不過我場上的『異色眼隕石爆裂龍』不能攻擊,『紫毒的魔術師』是守備表示的說。」Chara沒有發動追擊,但是她很快的結束這一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花凜有兩張手牌,「從場上反轉召喚,『鬼計的人偶』,並且發動她的效果,結束階段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喔。」
『鬼計的人偶』 攻擊 3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從場上通常召喚,『鬼計科學怪人』,並且轉為裏側守備表示保護。」花凜通常召喚了怪獸,但是怪獸效果讓科學怪人埋進土裡埋伏。
『鬼計科學怪人』 攻擊 1600 守備 0
闇屬性,不死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裏側守備表示。
「覆蓋上一張手牌,結束階段,很可怕的事情發動了,妳場上的怪獸通通變成裏側守備表示。」花凜發動了鬼計的人偶的效果,將Chara的EM骷髏雜技小丑、紫毒的魔術師和異色眼隕石爆裂龍埋進土裡變成裏側守備怪獸,「之後將牌組裡面的『鬼計殭屍』從場上裏側守備特殊召喚。」
『鬼計殭屍』 攻擊 400 守備 1800
闇屬性,不死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裏側守備表示。
「我場上只有『鬼計的人偶』變成表側攻擊表示,妳打我啊笨蛋。」花凜說著,輪到Chara的回合了。
「輪到我了,抽牌。」Chara有三張手牌,「我要將刻度2的『刻劍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擺動決心的靈擺,在地平線上閃閃發光,靈擺召喚!!等級7,『異色眼之龍』!!」
『異色眼之龍』 攻擊 2500→26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從場上反轉召喚,出來吧,『異色眼隕石爆裂龍』『EM骷髏雜技小丑』『紫毒的魔術師』。」Chara大量反轉召喚了怪獸了,從額外準備超量召喚,「我要將等級7的『異色眼隕石爆裂龍』『異色眼之龍』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劈開大地、切開大海、展破天空,這就是最後的一擊,超量召喚!!階級7,『異色眼絕零龍』!!」
『異色眼絕零龍』 攻擊 2800→2900 守備 2500
水屬性,龍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我要將等級4的『EM骷髏雜技小丑』『紫毒的魔術師』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將決鬥的一切帶來笑容的是我,我會將大家充滿決心,霸王超量!!階級4,『霸王眷龍 黑暗反逆』!!」Chara順便也超量召喚了破壞性十足的霸王眷龍。
『霸王眷龍 黑暗反逆』 攻擊 2500→26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接下來就是我的戰鬥階段了,首先『異色眼絕零龍』『鬼計的人偶』發動攻擊,但在那之前,『異色眼絕零龍』移除一個疊放單位發動,攻擊無效化。」Chara發動了絕零龍的特殊能力,「接著被移除的疊放單位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出來吧,『異色眼隕石爆裂龍』!!」
『異色眼隕石爆裂龍』 攻擊 2500→2600 守備 20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追擊吧,『異色眼隕石爆裂龍』火炎的熔岩爆裂!!」Chara對花凜場上唯一的怪獸發動攻擊,隕石的吐息攻擊鬼計的人偶。
「啊啊啊啊,不過『鬼計屋』的效果還在適用中呢。」花凜的LP從3400降到2400點。
「但是妳場上還只剩下裏側守備的怪獸吧?『霸王眷龍 黑暗反逆』對花凜直接攻擊……」Chara的怪獸對花凜本人發射了電擊的吐息,但是花凜說出了某個台詞。
Cure Up Rapapa,鑽石波紋疾走,奇蹟魔法寶石!!翻開覆蓋的陷阱卡,妳剛才喊直接攻擊了是吧,『波紋的防護罩—大氣之力—』,我要用傳說中的波紋戰士,光之美少女的力量把妳場上攻擊表示的怪獸吹回牌組洗牌,光之美少女,永恆波動,鑽石波紋疾走!!」花凜突然擺出了記憶中Chara看過的光之美少女姿勢,翻開了陷阱卡。
「真的假的,妳喜歡十六夜小姐她們啊?」Chara驚訝的問著。
「那當然囉,決鬥是無情的,底知れぬ絶望の淵へ沈め,妳場上攻擊表示的……」花凜還沒說完,被Chara反制。
「在那之前,連鎖2,『霸王眷龍 黑暗反逆』的效果發動了,將這張卡作為祭品,從額外牌組選擇兩體『霸王眷龍』守備表示特殊召喚,霸王次元分裂!!『霸王眷龍 飢餓毒液』『霸王眷龍 幻透翼』,出來吧!!」Chara發動了霸王眷龍的分裂能力,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了守備表示的霸王眷龍。
『霸王眷龍 飢餓毒液』 攻擊 28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霸王眷龍 幻透翼』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光之美少女,永恆波動,鑽石波紋疾走!!」花凜喊出架式,Chara攻擊表示的三隻怪獸返回主要、額外牌組了,而他們的疊放單位被送入墓地。
「只要把這張卡往場上覆蓋住,或許有辦法再湊齊怪獸呢……」Chara看著抽中的手牌說著,「覆蓋上一張手牌,這回合結束,花凜妳有辦法突破嗎?」
「輪到花凜了,抽牌。」花凜有兩張手牌,「我從場上反轉召喚『鬼計科學怪人』『鬼計殭屍』,並且發動『鬼計殭屍』的效果,將牌組一張『鬼計妖精』加入手中。」


「發動永續魔法,『闇之護封劍』,妳場上存在的表側守備怪獸變成裏側守備表示吧。」花凜發動了很可怕的永續魔法,黑暗的光劍照耀在Chara的戰場上,兩隻霸王眷龍被埋成裏側守備怪獸。
「怎麼會,我辛辛苦苦召喚的他們都……」Chara看著自己的怪獸變成卡片蹲著的樣子。
「之後我要將等級3的『鬼計科學怪人』『鬼計殭屍』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隨著兩人的奇蹟和魔法,我們作為傳說中的波紋戰士,光之美少女,我們的正義必須存在,超量召喚!階級3,『鬼計阿魯卡特』!!」花凜超量召喚了怪獸了。
『鬼計阿魯卡特』 攻擊 1800 守備 1600
闇屬性,不死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鬼計阿魯卡特』的效果發動了,除去一個疊放單位,破壞妳後面的那張後台,去吧,汽化冷凍法!!」花凜拆掉了Chara的後台。
「糟糕,不能發動『時空的靈擺讀陣』了……」Chara似乎在擔心什麼?
「發動墓地裡的陷阱,『鬼計裝修』除外發動,我要將階級3的『鬼計阿魯卡特』重新進行疊放,再度重新構築,我們的力量都是同一個來源喔,所以要好好感謝我們的母親,要不然正義是永遠不會存在的,混沌超量變身!!階級4,『鬼計的惰天使』。」花凜升階召喚了漂亮的怪獸了。
『鬼計的惰天使』 攻擊 2000 守備 2500
闇屬性,天使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鬼計的惰天使』移除一個疊放單位,發動她的效果,從牌組檢索一張『鬼計驚嚇』加入我的手牌,之後發動另外一個效果,將手中的『鬼計大遊行』作為『鬼計的惰天使』的疊放單位。」花凜從牌組搜索陷阱卡,然後還補回移除的疊放單位。
「我場上的怪獸通通設置為裏側守備表示,這麼一來『鬼計屋』的效果會變成花凜直接攻擊……」Chara害怕地說著。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鬼計的妖精』。」花凜召喚怪獸後馬上進攻,「戰鬥階段,『鬼計的惰天使』『鬼計的妖精』對Chara直接攻擊,空裂刺眼驚!!
『鬼計的妖精』 攻擊 900 守備 10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啊啊啊啊,居然有這麼痛苦的事情……」Chara的LP從4000降到1100點,似乎很危險。
「順便告訴妳啊,我還有兩回合,就可以把『闇之護封劍』的效果移除掉,但是妳也剩下不到一回合可以撐了,所以我勸你還是放棄,追隨著妳那槍兵少女的身分過日子,不知感恩的傢伙。」花凜說著:「『鬼計的妖精』的效果把表側攻擊轉為裏側守備表示後,覆蓋上一張卡,結束這一回合。」


【比賽資料後台】
「花凜那傢伙一定會上當吧?跟她說一定會給酬勞其實算是打敗那個女孩的誘餌罷了。」這時一位穿著和服裝扮的長髮女子說著:「香惠醬,真是個不錯的選擇呢,這麼一來可以給那女孩一個重大的打擊呢。」
「沒事的,瑞葉部長,我和天使都知道花凜的實力是足以打敗異色眼的。」粉髮少女柊香惠說著,從手中的決鬥盤來看是個電腦天才。
「而且裕子的表現也很不錯呢,到時候一定要沙諾爾先生好好稿賞她一番。」藍髮少女本城香澄說著,似乎是香惠的工作夥伴。
「我們歡迎裕子回來吧,裕子她一定很累了吧?」名叫市杵島瑞葉的和服少女說著,三人迎接來到這裡的中川裕子。
「各位,我有一件事情要跟大家說……」裕子慌慌張張地說著,拿著一份選手的資料。
「怎麼了小裕?」香惠看著似乎市影印的牌組表單:「難道說Chara醬拿著很可怕的怪獸進入大會了嗎?」
「不是這個問題,似乎比賽的資料遭到竄改了。」裕子說著:「似乎是OMEGA軍用級演算法做成的電腦病毒,香惠妳有查覺到嗎?」
「那不是美軍在用的嗎?但是美軍是站在我們這邊的呀。」瑞葉問著。
「只有一個可能,因為有查到大量軍火失蹤的事件,我想凶手只有一位。」裕子似乎在擔心什麼,「之前的時間線,都是那位會時間停止的魔法少女處理瓦爾普吉斯之夜的……」
「莫非是『神聖五重奏』嗎?」香澄問著。
「那位曉美焰已經潛入比賽的資料了,她使用古代機械的牌組,但我不只擔心這個。」裕子說著:「小焰很可能潛入比賽的系統了,不過她的目的不應該是破壞才對。」
「如果她真的想傷害對方,那應該會對我們下手才對,應該是有目標的。」香惠說著。

似乎是某個場面的畫面,但是為什麼Chara突然感覺到這股力量?

【博物館決鬥現場】
「妳醒了嗎?但是決鬥還沒有結束呢,就憑妳的那些怪獸來打敗我,妳真的有辦法嗎?」花凜說著,Chara似乎想要爭取時間。
「別說了,讓我清醒一下……」Chara是這樣說的。
「難道妳真的想要看到妳絕望的那一面嗎?」花凜說著:「妳得感謝自己的牌組,妳必須和他們成為朋友才行,現在輪到妳的抽牌階段了,妳有辦法破解『闇之護封劍』嗎?」

「我的回合,抽牌……」Chara看著自己手中的手牌,似乎覺得沒有希望。


「我要將等級5以上的怪獸,覆蓋的『霸王眷龍 幻透翼』作為祭品,特殊升級召喚!結合大家所感恩的一切,我將異色雙瞳的力量發揮到極限『異色眼升級龍』!!」Chara用卡片的規則效果升級召喚了怪獸了,這條龍長得很像七顆龍珠召喚的神龍。
『異色眼升級龍』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異色眼升級龍』的效果發動了,選擇場上覆蓋的『鬼計的妖精』用效果破壞,給予對方攻擊力一半的傷害,去吧,龍神的強襲爆裂!!」Chara發動了龍神的氣息,花凜的護盾怪獸被破壞了。
『鬼計屋』的效果可以進行減半傷害,啊啊啊……」花凜的LP從2400降到2145點。
「戰鬥階段,『異色眼升級龍』『鬼計的惰天使』發動攻擊,龍神鎮壓!!」Chara對花凜的王牌怪獸發動了攻擊。
「就是這樣……這就是魔法師的直覺,相信自己的魔術……」花凜說著,她的LP從2145點降到1645點。
「之後『異色眼升級龍』的效果發動了,從墓地守備表示特殊召喚,出來吧,『異色眼隕石爆裂龍』!!」Chara特殊召喚墓地的隕石爆裂龍,「之後『異色眼隕石爆裂龍』從靈擺刻度特殊召喚,『刻劍的魔術師』!」
『異色眼隕石爆裂龍』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刻劍的魔術師』 攻擊 1400 守備 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追擊吧,『刻劍的魔術師』,對花凜直接攻擊。」Chara的怪獸發動了攻擊。
「你就差這麼一點點呢,但是已經很努力了喔……」花凜的LP從1645點降到945點。
「我果然就只有這樣的實力嗎?已經很努力地想要贏了啊……」Chara因為花凜的場地魔法無法讓花凜生命值歸零,心裡正在徬徨著,「明明說好要實現小明的願望的,在這邊終於要倒下了嗎?」
「我投降了,妳就是令Magius之翼厭煩的魔法少女對吧?有話要跟妳說。」花凜放棄抽牌直接輸掉決鬥,但是Chara感覺有點不舒服。


「妳應該有辦法贏我的啊,為什麼要投降呢?」Chara問著花凜,花凜拿起了悲嘆之種淨化Chara右手的靈魂寶石,顯然整場決鬥都沒有變成魔法少女。
「要是現在變成魔法少女的話,妳會有很可怕的事情發生呢。」花凜說著:「妳放心,雖然是裕子那些白羽毛佈下的陷阱,但是我看妳已經有足夠的能力掙脫了呢。」
「妳認為我有能力去對付她們嗎?其實我正在找小明的超量怪獸,她交給了其中一位美國士兵,我認為那傢伙……」Chara還沒說完,花凜給她一個忠告。
「妳之前在鏡像結界有看到吧?那些血灑滿地的戰場上,妳們受到美玉的委託,收割戰場上的亡靈。」花凜說著:「妳的決鬥盤,就是當時那位少校自己用軍方電子設備所製作的啊。」
「我的決鬥盤?」Chara檢查了自己的決鬥盤,似乎是個圓盤狀的設備,她自己已經漆上紅色的噴漆了,跟決鬥能量展開的樣子,很像她來自的次元的機械式決鬥盤。
「那位少校已經被美玉佈下陷阱,他想要反抗沙諾爾的勢力,他不想美軍敗壞到這種地步,但是,他身處在美國人的陣營,誰也無法相信他吧?」花凜說著。
「難不成,那張『No.39 希望皇霍普』難道是?」Chara問著。
他就一直站在妳們身邊啊,那張作為守護的戰士,是你們應該保護的人才對。」花凜說著。
「但是裕子……她也是Magius白羽毛的一員啊,我想她是不會妥協的。」Chara說著。
「妳有三個心之石呢,妳會隨著大家的戰鬥慢慢成長呢,今天就回神濱市休息吧。」花凜說著:「反正比賽是整個東京縣,妳之後一定會有所成長的。」

隨著花凜只剩下最後一個心之石,她放心地給少女鼓勵的力量,
接下來面對的少女,中川裕子,她究竟有什麼目的?

{待續……}

下集預告:
在小圓五人組這邊,她們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對裕子和稀星學園的學生呢?面對裕子很和善看待小焰和麻美的態度,沙耶香和杏子會不會懷疑她?聽說是二木市的魔法少女過來決鬥的時候呢,裕子會用什麼特別的『禮物』來給血盟少女一個特別的驚喜呢?聽說翔音也自己組隊參賽了呢,她究竟會用什麼特別的驚喜給純子她們呢?

{TURN:02,鮮血的代價}

創作回應

蘿莉控凱撒
其實CHARA她們忘記了聽天葉的開場白,要知道天葉說什麼開場白,就要留意偶像異聞錄。
2021-07-27 17:41:44
可可羅
是你叫我不要寫天葉的開場致詞的,不過也算賣關子
2021-07-27 17:46:13
戒子
決暴力和性慾的事情...期待有令人臉紅心跳的劇情發生
2021-07-27 21:27:13
可可羅
期待人家把H劇情寫下去嗎?真是臉紅心跳呢
2021-07-27 21:29:5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