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魔法少女小圓 鏡中的物語 第七話

可可羅 | 2024-02-19 21:57:09 | 巴幣 2114 | 人氣 319

連載中魔法少女小圓 鏡中的物語(同人)
資料夾簡介
《偶像異聞錄》世界中,曉美焰本人經歷的故事前傳,會有《魔法少女小織》的角色登場(可能會)。


【東京市新宿區,貓眼咖啡廳】
「景…景太,你…你說這裡有辦法合法購買外星武器嗎?」曉美焰好奇的問來自其他次元的美國少年田能寺小班,小焰很著急要借助軍火的力量。
「畢竟這個世界沒有永恆武士,自然就不需要那種查緝3級以上的武器裝備的規定了,但……我想那家子的老闆,是個很急迫的大叔呢。」小班這樣說著。
「那個地方真的有辦法通知威斯帕先生修好妖怪手錶U嗎?」小焰說著,從卡通頻道語來說,就是指Onmitrix的開發人阿茲米斯稱作威斯帕。
「阿茲米斯就在後面,雖然這裡就是你們常常說的女僕咖啡廳,但實際上是給武器情報的重要地點。老闆的名字叫做伊集院隼人,曾經是與馬克爺爺相同實力的士兵呢。」小班說著,打算打開門假裝自己是外國宅男的顧客。

「歡迎回來,主人!」不同詭異膚色的外星女僕說著,有的半人半蛇身、還有的長了魅魔翅膀和尾巴,不過也有正常的人類女僕。
「呵呵,地球的美女真的很棒呢,難怪魔賈斯會要這顆星球。」有一位像是侏儒樣貌的蓋文星人科學家正在享受女僕蛋包飯,這時被小焰罵了一頓。
「威斯帕,沒想到你這麼色,噗噗……」戴眼鏡的小焰生氣的說著。
「畢竟老了就應該要享受當下,艾薇爾妳應該沒有過奪妻之痛,話說我聽到小班被一隻普拉那契約獸簽下契約的人類少女打敗,你是來求助的對吧?」科學家阿茲米斯問著小班。
「說了你不要生氣,妖怪手錶U被輕易的捏成餅乾了。」小焰解釋著。
「我哪會生氣呀,艾薇爾妳應該比小班更能使用Onmitrix,不過上頭的魔導師跟我交代過,說妳應該這個實力就可以對付刈包之夜了。」阿茲米斯不斷的用卡通頻道語稱小焰身邊的事物。
「當初的那個Onmitrix,我無論怎麼敲打和摔打都沒用,它是金剛不壞的說。」小班心虛地說著,不過中途有換過好幾個變身手錶,現在這型的比較脆弱沒錯。
「對呀景太,你那個妖怪手錶原型機去哪裡了,中途有發生什麼事情嗎?」小焰不好意思地問小班,這時候阿茲米斯告訴小焰實情。
「妳居然沒看卡通頻道每晚6點都會播出的《Ben 10:外星英雄》,那個破錶已經在小班和老夫面前被炸成碎片了,當然,這基於不觸發自毀程序的前提下。」阿茲米斯幫天工會打廣告,但是有一位光頭大叔吐槽阿茲米斯。
「你是笨蛋嗎,女孩子怎麼會男孩子的卡通,女孩子呀,只要有同伴死掉就會完全不接受鬧著上吊,要花多少的時間才能看到這樣的女孩堅強起來呢。」光頭大叔說著,這時候小焰戴著眼鏡卻以冷酷的聲音詢問大叔。
「你是海怪對吧?那些孩子真的應付不來,我只想找你討論裝備的事情。」小焰冷酷無情的問著稱作海怪的大叔。
「接下來我要跟同作為傭兵的曉美焰,談談生意的事情了,阿茲米斯你就先泡妞一會。」海怪突然苦笑著,丟下嚴肅的表情看著小班。

「妳不是有那個人工智慧的黃色狸貓幫忙嗎?還是說艾薇爾妳不信任他們?」小班想著不對勁想問小焰考慮買武器的事情,畢竟已經有先進兩個世紀的科技的武器了。
「是哆啦美和野比世修嗎?他們已經奪走我的一切,何必要相信任何人,何況,他連自己的太祖父都保護不了……」小焰喃喃自語地說著,像是有什麼事情要瞞著小班。


【見瀧原市,轉搭新幹線的車站】
「龍崎學姐,妳要去一趟京都,有向老師請公假了嗎?」美樹沙耶香要問龍崎明日美學姐和兩位男生同學要去京都做什麼。
「可惜沒辦法去看小康佳,因為妳們兩個正在為國家的使命開始努力,依照慣例,今天是我爺爺去志葉家當兼差僕人……應該是說黑子才對,有一天我要學習當上武士的左右手,為了就是保護武士們去擊退外道眾的。」明日美告訴沙耶香自己要公差的事情,「雖然這件事是要跟朋友保密的,但是那些真劍者是以真實身分去戰鬥的,希望沙耶香不要插手這件事。」
「嗯,明日美不在的期間,我會把茶道社的社員安頓好的,妳就跟那位第18代志葉家的武士大人侍奉吧。」沙耶香沒有懷疑現在還有武士這件事,反而知道真劍者是做什麼樣的武士。
「妳真的都不會擔心呢,明明人家要上戰場卻不擔心不會活著回來……」明日美露出傷心的笑容想念沙耶香和康佳。
「話說回來,是不是要跟那位強姦犯說明一下,這個人類世界的正義使者的事?」沙耶香問著明日美要不要順便跟小圓談這件事。
「妳就免了吧,還有處置鹿目同學不是主公大人他們的事情,其實擔心的是妳,仁美和恭介變成那些嫌疑人的追殺目標,我花了很多時間卻沒辦法挪出空閒。」明日美說著。

「這個世界有武士?!腦子好混亂呀,明明就是魔法少女的世界不會存在戰隊的說……」小圓躲在第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梁柱看著沙耶香他們。
「他們是侍戰隊真劍者,專門是來封印三途川的外道眾的武士家族們,因為妳上一個輪迴的記憶還沒有消去,所以腦子會混亂很正常,曉美焰在不同的世界遊蕩,為了阻止妳而不斷地穿越時空。」丘比先生在小圓的肩膀上大聲說著。
「所以我在這個世界才會對外界的一切一無所知嗎,可是我又能做些什麼呢?」小圓似乎在擔心什麼事情,腦子裡突然有尋找記憶的方法。

「辛苦了,沙耶香醬,明日美那大小姐就暫時把指揮權交給我,這讓我有機會可以跟妳說一件重要的事情。」志築仁美帶著扶著拐杖的羽智康佳打算宣布什麼事情。
「真的……要跟沙耶香說這種事情嗎?」康佳似乎斷斷續續地做什麼最後的警告,但是仁美作勢踢了康佳的拐杖,很明顯是反對康佳的勸阻的。
「怎麼了,妳不是和康佳很和好嗎?難不成……」沙耶香想問仁美有什麼重要的事,但是仁美就直接說了關於上條學長的事。

我在醫院啊,跟恭介發生關係了喔,我們雖然有套那個0.01,但是恭介的那根真的好大呀……這麼殘念的肉體居然搞到雙手都癱瘓然後還要付什麼醫療費,我們志築建設的關係可以幫恭介有更好的待遇,雖然已經透過醫療的科技治好他的雙手……」仁美直接說自己已經是恭介的女朋友了,已經在醫院摩擦起火花了。
「你們……做愛了?你們怎麼沒想過我和康佳把恭介從亞蘭機構脫離,妳們就是這樣對待自己的救命恩人嗎?」沙耶香生氣的說著,仁美在這個時間軸的態度越來越囂張,似乎在知道丘比的許願機制和高層的人脈下,利用沙耶香和康佳。
「或許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誰叫妳要許願成為那個不存在的卡通人物,自然就要利用妳們成為我們納稅人的棋子,這個世界上免費的利益是不存在的,換來的只有金錢和人命犧牲,所以我們要利用這個利益轉動世界才行呀。」仁美眼神奸詐的看著沙耶香。
「對妳而言,我只是被利用的棋子是嗎?那這樣的話給我在眼前消失。」沙耶香憤怒的命令仁美,仁美仗著追捕鹿目圓的頭領,現在沙耶香是她的下屬了。
「哼哼哼哼,這就是妳對上司所擺出的態度嗎?」仁美嘲笑沙耶香。

「原來這就是小焰醬要沙耶香醬殺掉仁美醬的原因嗎?」小圓看著這一目驚慌著,手中握著魔女結界寶箱裡的羽翼道具,奇美拉之翼……

{第七話,仁者的尊嚴}


【麻美家的公寓附近,魔法少女訓練空地】
「小渚,妳現在有沒有心情比較好了些呢?」麻美學姐拿了一瓶起司口味的氣泡水給百江渚喝,然後給一個悲嘆之種淨化小渚的靈魂寶石。
「當然了,亞美姐姐回來之前,剩下麻美姐姐可以守護見瀧原市,我覺得有點危險呀,所以一定要給小圓姐姐那場終極考驗,那招火龍變化咒文讓她考驗才行。」小渚這樣說著。
「如果鹿目被妳殺死,妳就要代替她和我,成為新一代的魔法少女守護者,這方面妳要有覺悟,作為魔法的騎士就是要戰鬥下去到死為止。」麻美告訴小渚要有殺人的覺悟,也就是因為這個終極考驗所以沒告訴小渚亞美死去的情節。
「我蠻喜歡吃起司的,不過小圓姐姐真的有辦法通過考驗嗎?她學會的契約儀式,那招魔力反彈咒文還沒完全純熟呢。」小渚想問麻美有關小圓的狀況,不過麻美看著天空在想什麼。

「不好了不好了,麻美學姐我們快去救沙耶香醬。」小圓騎著用奇美拉之翼裝上的掃帚飛到訓練空地,似乎有什麼緊急的事情要說。
「冷靜下來,鹿目同學不是要趕快修練成為資深魔法少女的嗎?我想應該是時候了,準備要變成資深魔法少女的機會。」麻美很高興的為小渚和小圓通過最後的考驗。
「可是麻美姐姐,需要七週的時間才有辦法讓魔法少女變強,妳這樣給小圓跳級,我覺得跟她死鬥也沒有意義呀。」小渚似乎在害怕。
「不,像我這種魔法少女,當然不能夠鬆懈怠惰,之後為了小焰醬,我一定會幫大家找到真相的。」小圓充滿自信的說著。
「所謂的死鬥,就是妳們兩個施展一個致命的魔法或技能,讓對方的性命受到威脅,唯一活下去的方式,就是投降或殺害,勝者可以得到亞美的畢業之證,我們這一派系的魔法少女特訓,就流傳了1200年的時間,還孕育出了打敗魔王的魔法少女……」麻美說明了規則,小圓站到小渚的正對面,打算進行死亡的肉搏戰。


「變身,魔法少女,神聖五重奏!!」小渚和小圓變成了吊帶褲和洋裝裝扮的魔法少女,小圓打算打敗小渚逼迫她投降,並給麻美自信心。
「看招吧,魔法箭矢,貝基拉瑪!」小圓把閃熱咒文的光芒變成箭矢,用弓箭魔杖射向小渚這邊,小渚靈活的閃開了攻擊。
「那麼這招如何,真空斬!!」小渚拿起了大聲公,喊出的聲音變成一把真空刀刃,砍向小圓,小圓靈敏地與波動擦肩而過,躲過了攻擊。
「還有這招,減速咒文,波米奧!!」小渚詠唱了減速咒文,小圓身體感覺非常遲鈍,感覺不太能夠靈活,小圓的命中率、迴避率降低了三回合。
「那麼就用這招吧,加速咒文,比奧拉!!」小圓詠唱了與減速咒文對立的加速咒文,小圓的身體變得靈活些,小圓的命中率、迴避率現在是提升三回合。
「那麼這個狀態下,有辦法躲過嗎?波動咒文,薩帕拉!」小渚詠唱了波動咒文,雖然是在中世紀就已經失傳的攻擊咒文,但子彈的威力卻有點慢……

「那招薩帕系的咒文是可以產生造成傷害的水流的,小圓有辦法在這個連續咒文彈下躲開攻擊嗎?」麻美說著,咒文彈的範圍太大,小圓已經被擊中了。
「沒……沒關係的,我還能打。」小圓退後到訓練場邊界,身上有波動造成的輕傷。
「那就不需要猶豫了,麻美有教妳體術嗎?」小渚對小圓發動了普通攻擊,毫不猶豫地把好幾個拳頭揮在小圓的臉上。
回復咒文,貝霍伊米!!」小圓拿回復的咒文彈在臉上敷著,小圓的傷勢回復,但在這麼近的距離,小圓可能打算要消耗戰。
「魔法大聲公,真空斬!!」小渚拿起了大聲公,一道真空刃斬斷了小圓的右手臂,看起來小渚是非常非常認真的,想要小圓死在這裡。
「接下來輪到妳了,妳要怎麼對付小渚所使用的夢幻攻擊咒文呢?」小渚挑釁小圓,打算看著小圓最痛苦的眼神。
「可惡,一隻手臂被斬斷,果然一個人實在太危險了……」小圓詠唱了回復咒文,打算把斷掉的手臂接回去再生,不過魔法效果很足夠,手臂自然就可以接回去了。
「那就輪到小渚了,我接下來的肉體可是會比鋼筋水泥還要硬,接著就是要把妳陷入苦境了,火龍變化咒文,多拉格拉姆~~」小渚詠唱了火龍變化咒文,臉上出現白色魔女的臉龐……


突然間,小渚的臉色變得異常扭曲,肉體隨著魔法力量變化,脫離了魔法少女的服裝變成了一個白色笑臉組成的黑色巨龍,但看著這個火龍的化身,小圓想起了什麼可怕的記憶?
「那是……麻美學姐,小渚這樣變成火龍算是正常的嗎?」小圓看到了火龍的化身感到恐懼。
此姿態……正是魔法少女眼中目睹最強的火龍,所噴出的灼熱吐息可以貫穿防禦,燃燒妳閃耀的盔甲、如果不克服這點妳身上最大的弱點,是沒辦法變強的。」麻美要小圓克服自己最大的恐懼,尤其是火龍變化咒文某方面完全克制小圓的能力。
「現在小渚將失去自己短暫的意識,這樣成為麻美姐姐最強的魔法少女,如果要想辦法活下去的話,就得殺了我……吼啊啊啊啊!!」黑色巨龍短暫的向小圓傳達訊息之後,襲擊了過來。

「這樣被同伴在訓練下淘汰,麻美真的想要讓鹿目圓的生命逼到絕境嗎?」丘比先生正在看著戰鬥,與麻美討論接下來的事情。
「那樣會拖累我們戰鬥的同伴,如果像佐倉那樣堅強下去,否則就沒有生存下去的必要,接下來我收到通知要給一位聯邦軍的軍師一起執行任務,那就是傳說中的戰士,光之美少女的次元。如果小圓的內心沒有她們那樣堅強,就只有死路一條了。」麻美有點想放棄小圓,這則是給小圓最後一次的機會。
「沙耶香她,因為被人類的那些朋友利用,現在狀態不太好。如果妳們這些魔法少女不能幫沙耶香,我倒是有B計畫……」丘比先生打算執行B計畫,往漢堡大王的方向離去。

【速食連鎖店,漢堡大王】
「所以說啊,比起鹿目那傢伙因為自己的軟弱,我反而是在意這位自稱是魔女見習生的少女,為什麼她能夠不被抽出靈魂之心的方式使用魔法,還有,丘比先生所提到的魔法使用的方式,難不成,除了我們之外,還有更大的陰謀存在嗎?」杏子正在大眾眼前狂吃霸王餐中。
「杏子姐姐,妳說的魔法少女,就是指這個擁有寶石證明的女孩子對吧?」在身旁想要幫杏子付款的9歲瀨川音符正在幫杏子整理自己的疑點。
「嗯,妳大概察覺到了,我聽妳說到魔女只要被揭穿身分就會變成魔女青蛙,我就覺得很可疑了,為何妳,作為魔法少女,沒有實際上變成魔女青蛙的反應,而為何我們,知道妳是魔女見習生之後就沒有這個反應?」杏子吃著霸王餐的牛肉漢堡跟音符推論。
「很可能,杏子姐姐不是魔女青蛙的詛咒所說的『人類』對吧?」音符這樣說著可能的解釋,她現在比其他的魔法少女還要看清疑點。
「確實,丘比先生所說的,把靈魂之心和決心分離,可能就是這個方向……」杏子完全想不透自己為什麼不會觸發魔女青蛙的詛咒,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祕密在?

「丘波,不好了,杏子,小圓有危險,妳之前試煉中,麻美親自使用的火龍變化咒文……」丘比先生從通風口掉下去,沾滿灰塵的看著杏子和音符。
「怎麼了,杏子妳想到什麼可怕的事情嗎?」音符沒有看到丘比,自己看起來沒有跟丘比簽下契約的資質,好奇杏子為何那麼慌張。
火龍變化咒文,糟了,就是因為這個,我才從魔法少女神聖流派中逃跑,沒想到巴前輩居然對鹿目那傢伙這麼做,那女孩連最基本的夏德都不會用了……」杏子很慌張地想要離開餐廳。


「且慢,妳就是為人類的百姓帶來絕望,並讓三途川的水位上漲,讓外道眾得到再次攻打人間界的壞人對吧?」這時一位成年的和服小姐,叫住了杏子,並說出奇怪的問題。
「怎麼回事?你們找杏子姐姐有什麼事情嗎?」音符問著這位長髮和服小姐,但是杏子突然表現的嚇得魂飛魄散的。
「妳是?白石家的後傳人,並且繼承了天字紋章之力的大小姐茉子?不好意思,風見野教會正在整修當中,妳找我有什麼事?」杏子認得這個和服小姐,可是和服小姐拿出了玩具手機,似乎在聯絡誰?
「那種東西是超級戰隊裡面,可以變身的手機是吧?我記得很多戰隊,像是救急戰隊GOGOV裡面的消防員就是使用GoGo手環的。」音符馬上就認出茉子有戰隊戰士的身分,但是茉子似乎感覺不介意的樣子。
「杏子,沒想到妳家人的死會跟著妳與那位惡魔締結契約,成為了她們口中的魔法少女嗎?」茉子問著杏子幾件事情:「妳的同伴在哪,有沒有跟著一位戴奇怪手錶的美國佬?
「就在北邊的雙葉公寓,附近有廢棄空地在訓練中,不過,我建議妳還是幫忙好了,那個小渚正在變成火龍,如果沒有將火龍受到HP四分之一的傷害,火龍是不會消失的。」杏子想拜託茉子幫忙,茉子正在聯絡主公志葉丈瑠、以及同伴流之介千明琴羽

【訓練空地】
「可惡,我的MP快要不行了,為了要保留火力只能拳腳相向。」小圓慌張地用拳頭擊向小渚的火龍,火龍慢慢玩弄小圓,卻毫髮無傷的嘲諷著。
「嗚哇哇哇哇……」火龍用身體砸向小圓,小圓的HP因為倒地不起慢慢地見底。
「就是現在……光之箭矢!!」小圓拿起弓箭杖朝火龍的嘴裡射擊,不過火龍雖然退縮,小圓的眼前還是被火龍的灼熱吐息噴傷,小圓的生命快要瀕臨極限。
「就這麼點能耐的話,應該是沒有資格成為魔法少女了……」麻美看著小圓要被吃掉,這時候有一群黑色布衣的蒙面僕人,拿起布條在火龍的面前阻擋。

「是黑子,武士家庭他們不應該干涉此事,難不成這傢伙有什麼來歷嗎?」麻美見到五位武士後裔前來,穿上劍道衣服準備變身,覺得事情不妙。
「我聽說過五重奏的門徒,她們一代傳一代的為了守護見瀧原,據說1000年前有破除黑暗消滅魔族的五位勇者就是他們正統的傳人。」武士主公志葉丈瑠,留著一頭黑色短髮看著要倒下的小圓。
「她們也是武士,是充滿武士道精神的一群熱好戰鬥的女孩子,我希望巴麻美您能再三思考在考慮要讓時機成熟的少女參與考驗,那個女孩是還沒有成熟準備好。」原本是歌舞伎演員的池波流之介告訴麻美先終止最終考驗。
「要不是鹿目的疏忽,很可能會犧牲自己的生命都不會明白的。」麻美似乎在著急準備什麼樣的事情?
「對了,那個洋帽洋裝的赤城亞美怎麼不見了?難不成那個火龍變化咒文?主公,幫我一下。」女高中生花織琴羽穿著劍道服,拿著寶刀真劍丸指向小渚的火龍化身。
「嘿呀!!」丈瑠主公拿起真劍丸迎擊還沒準備變身偷襲而來的火龍,用刀柄打向火龍的頭部,頭部被打凹成傷,小渚的化身變回人形。
「小渚的火龍……頭部被打凹了?」麻美上前關注變回人形的小渚,小渚散發著濃霧包覆赤裸裸的身軀……
「怎麼回事,麻美姐姐我贏了嗎?為什麼丈瑠哥哥會在這?」小渚抱著麻美問著。
到此為止了,神聖五重奏,一筆奏上!!」五位武士拿起書道手機,畫出土、水、火、天、木的五行元素變身。


五位從武士家庭繼承某種力量的少年們,變身成能戰鬥的服裝,分成五種不同的顏色開始了自我介紹。
真劍紅,志葉丈瑠。」「同隸屬的藍,池波流之介。
同隸屬的粉紅,白石茉子。」「同隸屬的綠,谷千明。
同隸屬的黃,花織琴羽。」「天下御免的侍戰隊……
真劍者,參上!!」真劍者五位擺出了作戰的姿勢,擋住了去路。

「小圓,現在別管他們的挑釁,我們先撤退然後執行其他的訓練吧!」麻美給小渚穿好魔法少女的衣服後,想帶遍體麟傷的小圓離開,但是小圓扳開麻美的手。
「那可不行,小圓就由我們文字力的力量治好。」真劍粉紅消費MP打算畫出「繃」的文字,變出一大把的醫療繃帶,小圓的傷口正在治療中,她的HP慢慢開始回復。
「我可以的,不需要任何魔力,我就可以打敗她們……」小圓用一種凶狠的眼神看著麻美,麻美拿起了緞帶變成的長劍。
「注意麻美姐姐,她們有不怕爆裂屬性的人。」小渚分析了敵人的弱點。
「有破綻,緞帶斬!!」麻美用緞帶刀砍向真劍粉紅,擊中真劍粉紅倒地不起,並追加了額外的行動。
爆裂咒文,伊奧拉!」麻美用燧發槍魔杖射出了爆裂咒文,攻擊整個侍戰隊,擊中真劍藍的弱點,但對真劍黃產生了抗性傷害擋下了。
「換你了,杏子!」麻美把回合交給杏子,不過小圓似乎拿起弓魔杖準備做什麼?
「妳怎麼知道我在這邊等妳們呀,為何鹿目的樣子有點怪?」杏子問著麻美。
「杏子姐姐,那隻綠色的有火焰屬性的弱點。」小渚告訴杏子好時機。
火焰咒文,美拉佐瑪!」杏子將雙手舉起詠唱火炎咒文,一團太陽火球砸向真劍綠,但小圓在這個時候檔下杏子的美拉佐瑪。
哼哈哈哈哈,我好高興,有人陪我這樣玩。」小圓失控的突然聽真劍者的話,幫真劍者出戰,但說話的態度彷彿變成一個精神病患的樣子。
「杏子,他們是一組團體,而火炎咒文的範圍射程太狹隘,如果有人幫忙擋下攻擊就算失策了,特別是一組敵人裡面有防禦魔法的抗性或技能的……」麻美這樣說著,覺得接下來有什麼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奪魂鐮刀,被這發攻擊打中的人,首級會落下的。」小圓的弓魔杖突然變成了鐮刀,砍向了杏子,不過杏子一起身就躲開了鐮刀的刀鋒。
「那招是?之前亞美的訓練下就可以用,但那招明明就是通常攻擊的……」麻美看到小圓非常血腥的戰鬥方式,覺得小圓不太對勁。
烈火大斬刀,舞百花撩亂!」真劍紅召喚了專屬武器烈火大斬刀,奮不顧身的攻擊麻美的緞帶刀,並把緞帶刀打斷,麻美擊倒在牆邊。
「等一下,丈瑠哥,鹿目的狀態不太對勁。」麻美警告丈瑠先停止戰鬥,但丈瑠不肯收手。
「嘿咻,真麻煩呀。」真劍綠扶起了真劍粉紅。
木葉之槍,接招吧,綠葉衝擊!」真劍綠召喚了武器,用長槍衝向杏子。
「反擊,五月雨斬!!」杏子拿出可以變成多段的多截槍,防禦真劍綠的攻擊。
「安裝秘盤,土字斬!!」真劍黃這時候把真劍丸的劍柄安裝一個奇怪的光碟,朝杏子的武器防禦衝去,杏子的防禦姿態被打破。
「既然這樣的話,啊啊……」杏子準備反擊的時候,手臂被小圓大力的捏住,這根本不是一個女孩子擁有的力氣,更何況之前還無力對付護衛隊。


姆嘻嘻嘻,這就是傳達1000年的魔法少女流派的力量啊,不堪一擊。」小圓用非常可怕的眼神看著杏子,語氣完全變了調,還拉扯杏子受傷的關節。
「啊啊,住手……那裡被妳姬友開一槍了…」杏子很生氣的看著自己受傷的肩膀。
「如果使用武器需要用到手,我好想把杏子的手弄斷才對……」小圓對著杏子的表情像是要殘忍的殺了她,這時候的麻美看到這個畫面,想起了一些事情。

「赤城……如果鹿目同學是這種人,假裝無辜並殺了赤城,那的確有可能會…」麻美拿出魔法燧發槍似乎有殺了小圓的想法,不過真劍紅卻擋住了她的視線。
「等一下,不能太激動,那傢伙不是妳的弟子嗎?」真劍紅提醒了麻美。
「是啊,那傢伙說起來有點複雜,丈瑠哥你應該注意到赤城她……」麻美有點傷心地說著。
「是這樣嗎?鹿目圓應該不可能就殺了赤城亞美這種女孩子吧?」真劍黃問著小圓,小圓卻以非常攻擊性的作勢發動攻擊,真劍黃用真劍丸擋下了鹿目的鐮刀。

「各位,暫停下來,現在有更麻煩的事情。」真劍紅變回穿著劍道服的丈瑠,打算安撫小圓的情緒,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赤城她因為要幫鹿目解決曉美同學被聯合國士兵追殺的任務,所以自己就犧牲了,但鹿目似乎有更不想透露的事情,到底為什麼她會殺了赤城?」麻美提醒真劍者們小圓的異狀。
「受到可怕的內心壓抑著,甚至可以扭曲肉體造成類似精神疾病的程度,我想似乎不單單只是亞美被殺這麼簡單,但無論原因是什麼,小圓她有很可怕的實力,隨著黑暗人格覺醒而解除了封印了。」丈瑠用真劍丸打掉了小圓的魔杖,之後用刀背打暈了小圓。
「話說回來,之前小圓的確有這種狀況,對付之前的魔法少女。」杏子想把瞞著麻美的事情告訴她:「天乃玲音自稱是魔法少女的救贖者,然後胸前掛著一個金色的墜飾……」


「讓妳久等了,麻美同學,之前去擔任黑子的職務前,奴家正好是麻美同學的同班同學。」這時有一位黑子掀開面罩很有禮儀的跟神聖五重奏招呼,居然是龍崎明日美?
「妳知道些什麼嗎?」杏子很好奇明日美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說著。
「奴家也跟警察在調查這件事一陣子,然而找到亞美的遺體本來就是支離破碎,我蠻好奇的,既然不是兇器攻擊致死就有可能是爆裂物重彈身亡。」明日美拿出了照片,給了五位真劍者成員看接下來的線索。
「當初懷疑的對象就是曉美焰,但其實根據文字力記載的資料,以前有秘術可以使人體爆裂身亡並內部攻擊人體的技能。」明日美身邊的同事黑子告訴了杏子。
自我犧牲咒文,美加恩特,但有什麼很可怕的關係嗎?應該說鈴音有什麼丈著龐大的實力跟我們作對的能力呢?」杏子問著明日美有什麼關聯性可以發現?

「最近妳們發生了憾事的之前,神濱市有一群組織魔法少女的事件出現,好幾個無辜的女孩都莫名的失蹤,連政治人物都被收買無法調查這件事情,幸虧京都沒有被這種勢力介入,但很明顯平衡人們希望和絕望的魔女狩獵卻失控了。」丈瑠坐在塌塌米上思考著。
「京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小渚問著丈瑠,京都到底發生了什麼?


【東京縣新宿區,通往莉可莉可咖啡廳的途中】
「我說妳呀,知道恭介有對象之後就想陪我一段時間呢。」沙耶香稍微冷靜下來,朋友康佳幫沙耶香淨化靈魂寶石。
「沙耶香,之前殺人案件有好幾個疑點,或許我想起了什麼,那天晚上曉美與我決鬥,之後還丈著T.P. 時光警察的架子威脅我。」康佳拿起了手中剩下的幾顆悲嘆之腫,說什麼也要救活沙耶香的安全。
「妳別在乎警察是否威脅了妳,重點是,要像大家知道這件事的真相。」沙耶香告訴康佳,自己不會受到別人指使下才聽命的。
「我做不到,這件事如果真的探頭下去,沙耶香妳會死的很可怕,甚至我不知道要怎麼表達這件事,沙耶香妳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仁美同學是壞人,就是要我們絕望不能使用魔法。」康佳的綠色靈魂寶石卻沒有被悲嘆之種淨化,全部都交給了沙耶香。
「我沒事的,這根本沒什麼,我……我們兩個當初為了恭介許下願望,嗚嗚…為什麼我會受到這麼大的打擊?康佳一定也想過要從我身上搶走恭介的。」沙耶香恨自責的說著。
「我不會自責的,我希望沙耶香和恭介能幸福,這樣就好了,即使被那個壞女人介入…沙耶香,從我在茶道社的那些日子,都沒有人在乎我想要什麼。」康佳看著沙耶香,似乎想沙耶香幫她實現什麼樣的願望。
「明日美學姐沒有仔細照顧妳嗎?還是說妳有很想要看的東西?」沙耶香看著康佳拿下眼鏡,用很純潔的眼神看著流淚的沙耶香。
我想要看雪,雖然說見瀧原下雪的日子很多,但是想去一次北海道看雪,我想滑雪和堆雪人,之後想帶爸爸和媽媽看雪……」康佳想拜託沙耶香完成一件事情。
「還沒下雪呢,之後冬季的時候……」沙耶香想到冬天的事情,突然流淚得更加悲傷了,「我……我沒辦法即時看恭介的出道表演,甚至連他的幸福都沒辦法祝福……」
康佳抱住沙耶香的腹部,她們兩個為了自己的遺憾放聲大哭……


【莉可莉可咖啡廳,儲藏室】
「怎麼搞的,居然讓可惡的曉美焰去我們咖啡廳拿武器,你不知道她是我們追殺的目標嗎?」井之上瀧奈穿著咖啡廳女僕裝,看到小焰後十分生氣。
「別激動啦,瀧奈,既然她是我們的協助人,就不太能夠殺她了。」錦木千束用相當可愛的語氣安慰瀧奈。
「沒錯,上次跟米卡討論有關之後會遇上的颱風13號的避難計畫,也就是她們所說的魔女之夜,如果沒辦法順利撤走所有莉可麗絲,我們得依賴這傢伙提供情報,她就是平行世界的異界人,為了就是從盡可能的複數時間軸拯救『那位少女』。」海怪店長跑到莉可莉可咖啡廳跟莉可麗絲們討論重要的事情。
「有關秋季的颱風要過來這件事,氣象學家也無法預測有關這次的颱風是否造成的損害為多少,倒是我們真的有要保護曉美同學的生命安全嗎?」瀧奈問著海怪叔叔。
「要是暗殺曉美焰,我們整個政府都會被22世紀的T.P. 時光警察列為危險時間軸,到時候一定會以破壞時間軸秩序逮捕我們,這是再三思考後的決定,加拉斯星球的侵略對他們來說是一件正在調查的麻煩事。」海怪看著瀧奈和千束說著。
「要是被母親大人放棄整個時間軸,到之後的發展會危害人類文明的秩序,這個等級的警戒絕對不能失敗,那怕是一絲失誤也好,絕對不能讓見瀧原的魔法少女魔女化。」小焰看著千束和瀧奈打算想阻止沙耶香和康佳絕望。
「那個羽智康佳變成魔法少女,我看似乎是沒什麼希望了。」千束說著令人喪氣的話。
「金髮的,妳知道康佳有什麼內幕嗎?之前她派妳們來追殺我有什麼理由嗎?」小焰看著千束似乎不知道某些真相。
「她因為妳的嚴重疏失變成魔法少女,還把我從亞蘭機構趕出來,所以啊,要是時空巡邏隊真的有那個意思放過康佳,她們一定會讓康家絕望變成魔女的。」千束打算告訴小焰一些真相,看來時空巡邏隊瞞著小焰一些事情:「我真好奇時空巡邏隊對妳說了什麼呢?」

「妳說那個腫泡泡公主艾薇爾的人?既然這樣的話,可能腫泡泡公主米奇高飛唐老鴨玩弄於讓阿寶王子知道自己變成巫師的惡化……既然這樣的話…」小班說出一大堆聽不懂的卡通頻道語,使得千束即使美式英語再好,都聽得一蹋糊塗。
「誰是公主呀,你說的阿寶指的是誰?」千束用正常的英語跟小班溝通,不過小焰拍了千束的肩膀,跟小班警告不能出現這樣溝通不明的語氣。
「景太……田小班,請用正常的稱呼指出線索,現在是關鍵時刻,我們要沙耶香不能變成魔女,停止用卡通頻道語翻譯來提供情報。」小焰警告小班,但小班卻無視她的話。
「又怎麼樣,艾薇爾你也不能阻止老皮阿寶的死去,她們一死,就會召喚刈包之夜並毀滅挖賽秘境,迪士尼和漫威在利用妳,她們想要泡泡糖公主變成全知、全能和全在的天外神族,畢竟阿寶和老皮的犧牲是必要之惡,但老皮的朋友彩虹姐姐代替她死去……」小班繼續抓狂的跟小焰解釋,但小焰聽起來非常生氣,朝小班臉上揮了重拳。
「欸欸欸,冷靜下來,那位美國佬在說什麼奇怪的話,把妳惹火了呀?」千束架住小焰。
「他想詛咒巴學姐和沙耶香,連時間軸獨有的亞美都不放過……」小焰的眼角流著些微的淚水,知道小班正在詛咒她的命運,並且猜測她離開時間軸的發展。
「妳等著看吧,艾薇爾,到時候我會揭穿妳們地球人的真面目,並把天外神族X超人的秘密揭穿出來。」小班摸著自己腫起來的臉頰,沒回頭看小焰就離開咖啡廳了。


【見瀧原,東邊車站】
『通往神濱市新西區的旅客,請轉搭市區列車,謝謝!』列車小姐正在廣播,黃昏日落下沙耶香和康佳從市區的車站回家。
「沙耶香,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感覺有點怪怪的,有奇怪的生物在侵蝕我的痛苦一樣……」康佳想告訴沙耶香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在她的靈魂寶石裡頭,沙耶香驚訝了。
「寶石暫時沒辦法變成指環了,只能握在手上,或許應該不是什麼可怕的預兆吧?」沙耶香告訴康佳自己也有同樣奇怪的感覺在寶石裡。
「妳還有時間,暫時需要悲嘆之種來緩解裡面痛苦的感覺,我想應該是有辦法解除這種痛苦的,我記得那些同伴提到,往東邊走有民俗學家的診所,雖然神濱市很大,妳應該有時間可以撐到那。」康佳告訴沙耶香往東搭車就可以抵達神濱市,想在那邊找到方法。
「妳不跟我一起走嗎?我們是同伴呀!」沙耶香驚訝的問著康佳。
「抱歉了,我們互相深愛著一個男人,不能成為妳的朋友……」康佳傷心地摘下眼鏡哭泣。
「不會被仁美那傢伙獨佔的,我一定有辦法的。」沙耶香安慰康佳,這時康佳推了沙耶香並把沙耶香的決鬥者卡片往閘門掃描……

「康佳……」美樹沙耶香回頭看羽智康佳,康佳倒地在地上爬不起來,沙耶香沒有理會她,含著淚離開了,「總覺得,已經無法回頭了,已經再也看不到這位女孩的笑容……」

「妳在這裡呀,腫泡泡,幹嘛丟下自己的朋友離去呢?等阿茲米斯修好Onmitrix,我們可以修好妳們的人類靈魂,妳們不再是……」小班扶起了康佳,康佳卻說出喪氣的話。
「別碰我,累積在靈魂寶石裡面的黑暗鬥氣,似乎培育出了一個小生命。」康佳要小班離她遠點,小班這時看到寶石出現可怕的暗黑鬥氣,已經積滿了整顆水晶體。
「黑暗鬥氣,正在『孵化』水晶寶石?」小班驚訝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希望和絕望是互相平衡的,一直以來你們一直都在警告鹿目她們,現在已經太遲了。都是我不好,我無視曉美帶來的警告,傷害了許多魔法少女的心,甚至傷害了最愛的龍崎學姐和上條學長。」康佳喃喃自語的說出喪氣話。
「快跟我說,妳應該知道解藥在哪!」小班問著康佳應該還有解救的方法。
「有些人已經為了我們所創造的幸福而受到詛咒,這就是我們魔法少女……」羽智康佳眼角流下淚水看著田小班,說出絕望的話:「救救我,我真是個笨蛋……

一鎮暴風從羽智康佳破碎的寶石出現,似乎有什麼黑暗的生命體從寶石破繭而出,是一個即將誕生出魔女的悲嘆之種,小班看著暴風製造出的結界,似乎知道些什麼事情。
委員長的魔女,其性質是旁觀,正在伸長自己完全不協調的四肢,不斷製造出蛛網捕獲周遭逗留的人類們…漸漸地,一個一個啃蝕著……
「腫泡泡……」小班到最後還是無法喊出康佳的名字,只是希望自己能拯救這個次元,最後卻成了破壞這個次元的加害者……


【神濱市新西區,車站附近】
「後面有魔女的反應,他X的,為何我的內心非常痛哭的。」沙耶香非常無法承受靈魂寶石帶來的痛苦,連粗話都飆出來了。
「那是妳的朋友嗎?我真好奇妳們會怎麼處理接下來的災難。」一位褐色長髮的小學女生看著沙耶香,把蘿莉鞋子踩在沙耶香手臂上。
「怎麼回事,為何我見到這個不知名的女孩,有種莫名奇妙的熟悉?」沙耶香正在痛苦地看著這位蘿莉的臉龐,有某種自己從未見過的記憶植入到她的腦海中。
「如果妳順利的脫逃自己魔女化的命運,並殺掉了羽智同學,妳將會和魔法少女之神並肩作戰,把我們和姐姐大人消滅了,這樣一來妳們的目的就達成了。」這位褐色捲長髮,不知名某處學校的小學生看著沙耶香說著,沙耶香知道些什麼?

「麻美學姐會變成妳們的人,我和該死的強姦犯是朋友?還一起強姦杏子?這個記憶應該是虛假的才對,妳到底是什麼人,對T.P. 時光警察來說是什麼?」沙耶香痛苦地問著。
「我是里見燈花,只是路過的黑羽毛,來加入我們吧,魔法少女會得到救贖喔!」名叫燈花的女孩看著沙耶香似乎很興奮地自我介紹……

創作回應

小勝(つ╹ヮ╹つ
等等,你也寫太長了....XD
2024-02-21 18:26:13
可可羅
不只會寫的很長,而且還要寫出細節來。
謝謝小勝的GP支持!!
2024-02-21 19:32:10
小勝(つ╹ヮ╹つ
寫短一點比較好吧?平常大家上班上學很少看得完~[e1]
2024-02-21 20:25:0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