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遊戲王Heaven Paradox 變異點23

可可羅 | 2023-12-16 21:00:30 | 巴幣 2120 | 人氣 335

停更遊戲王Heaven Paradox
資料夾簡介
繼承改寫歷史的帕拉杜克斯的意志,時間破壞者將與時間軸開戰!


【1998年12月28日,舊童實野市立醫院】
隨著巨大天蛾人的異變,所造成很多市民變成怪物襲擊人類的事件之後,事情總算是平靜了下來,某位自稱是11世紀的勇者帶來了可以讓海馬瀨人和里見星織可以恢復意識的容器,想要把肉體回歸到現世的技術,真的有辦法完成嗎?
另外還有一個未解之謎就是夢幻島如果真實存在,那麼奧國到底藏匿了什麼不可告人的機密,甚至關係到每一個次元的籌碼,來決定他們的生死?

「達伊,雖然有點突然,但是瀨人老師很有可能不會復活。」穿著職業獵人制服的庫拉皮卡看著卸下魔法鬥衣的勇者達伊,手裡拿著一個冷凍容器。
「我知道,有這個覺悟,或許波普使出自我犧牲咒文而死的時間軸不存在,這點我是抱著希望的,等瀨人可以覺悟到自己求生的意志,他就不是我的老師了。」達伊說著,操作著解凍靈魂之心的程序,準備把治好的肉體給靈魂。
「話說回來,原來剛三郎老爺那個時候就已經有把靈魂之心數據化的程式,你們都不覺得違反了自然定律嗎?還是說在20年後有更先進的技術,所以你們沒有驚訝啊?」冴羽獠問著來自2021年的Frisk,不過他見過更先進的靈魂保存技術。
「當初確實有點不人道,但看到未來人掌握科技並施壓在過去和歷史的改寫上,我決定不能就這樣坐視不管了……其實說真的,如果剛三郎大叔沒有被瑟特氣死,或許在2020年散播生化兵器病魔碎片,控制整個光之美少女組織的,就是大叔了。」Frisk說著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原來原本龍之門徒計畫的後果非常嚴重。
「那就是我們原本計畫的,一年後,有四位善良的魔女見習生,在巨大的魔女王國的結界通過考驗,她們會向無名的女王殿下證明,愛與勇氣的厲害,才誕生出光之美少女。」貝吉塔不屑的告訴Frisk,自己和其他四位傳說中的英雄原本要破壞這段歷史。
「難不成,小福你自己要改寫有關悲劇的歷史嗎?」庫拉皮卡問著Frisk。
「要是有辦法不能犯法就好了,但以現今的22世紀體制來說,恐怕要距離時間軸的和平是非常遙遠的。」Frisk說著,在急救室的內部傳出巨大的騷動。

「醫生,瀨人老師可以救活了吧?我想看他最後一眼,如果可以的話……」達伊問著走出來的醫生,醫生是海馬集團的御用大夫,所以認識這五位龍之門徒。
「可惜的是艾斯就像回不去的女朋友一樣,他正好在JUMP世界一個月後被世界政府處決,雖然犧牲了很多海賊與士兵的性命,艾斯也救不活。」薩波作為魯夫的拜結兄弟,卻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卻沒有想改寫歷史的打算。
「嗯,可以給你們看瀨人社長,原本的行事曆被打斷,現在等社長出院,你們有會議要開。」醫生不好意思地說著:「對了,星織博士看起來沒有什麼內傷,靈魂寶石也完整,那那個魔女化到底是……」

病房裡面的海馬瀨人看著窗外,沒想到自己居然是這種下場。
「為何要與法老王的靈魂重逢是種罪?自己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情,打破規定換來的不是自由,而是世界壟罩在像剛三郎和乃亞所說的黑暗之中,時間旅行者的增加,破壞了原有世界的規則,得想辦法阻止這種人的誕生才行……」瀨人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瀨人,其實透過我的研究,所看到的那個結論,如果打算破壞與燈火之星的約定,讓次元遭到破壞的話……辜負藍神給予我們的忠告,世界會加速滅亡的。」星織醒來想跟瀨人談判。
「妳自己差點死在那隻笨貓的騙術下,我是不會同情妳的,妳連自己遭受的教訓都學不會……話說回來,那個阿葵亞,之前我們去華特‧迪士尼的製片商取材的時候,有看到地下室的文件,那種東西,奇古保證不會把機密洩漏出去的。」瀨人在思考事件的疑點。
「嗯,記得是佛羅里達KC盃比賽結束的事情,不過那是我們給迪士尼做的協議。」星織說著,覺得好像瀨人有什麼計畫?
「奇古‧羅伊德未來的成果,米德切爾達的奧立堅合眾王國,就是51個虛構王國的聯盟,我想案情不可能就這樣單純,他們會在未來的20年內做出絕對破壞自己信用的計畫,那個時候政府、宗教和民意都投靠於他們迪士尼,因而當迪士尼集團露出自己的真面目,絕對沒有半個人會反對的,這就是他們洗腦教育的戰術,畢竟以前的預言就提到這種事了。」瀨人說著,推論出真正的敵人究竟是誰?


「你總算注意到了,海馬瀨人,以前當惡魔降臨這個世界上並散波思想,人類就把未來發生的預言寫成一本流傳2000年的聖典,其中一個章節,星織也大概知道吧?」丘比給海馬瀨人復誦新約聖經的內容。
「我已經不復誦聖經的內容了,我現在跟社長一樣都是無神論者,那種末日是不會存在的。」星織很不同意丘比挑釁社長,他們企業一貫的作風與宗教沾不上邊。
「你到這裡來,我將坐在眾水上的大淫婦所要受的刑罰指給你看。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亂的酒。(啟示錄17章1-2節)」丘比說起了聖經的故事,「畢竟你們的行為與混亂的惡魔無異,只要自己還貫徹自己的立場,毀滅世界的迷信終究是會存在的。」
「你把我們海馬集團跟那個巴比倫大妖婦相提並論,不過我是不會成為迷惑的大妖婦的,等奇古的真面目顯露於世,我會讓你看到真正的幕後黑手是誰,而我就要處刑迪士尼。」瀨人生氣的說著,看樣子自己的計劃要開始行動了。
「怎麼了,老師?難不成被丘比先生挑釁了嗎?」庫拉皮卡趕來急救病房看著丘比,準備拿出投擲用的神聖匕首。
「庫拉皮卡,麻煩告訴大家,派一些人手去西藏,我有事情要跟大家說。」瀨人說起了自己的計畫,但是達伊聽到之後就很著急。
那……那個計畫還是不會變更嗎?」達伊問著瀨人,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如果就這樣親易地改變計畫,我們就中了那個奇古的詭計了,他就是要我們改寫歷史,我們一定要建造自己的未來。」瀨人很生氣的責怪達伊。
「我們要趕著去次元穿梭機那邊了,趕快收拾行李吧。」薩波呼叫其他人把瀨人抬出醫院。

「至於達伊,給你一個最後的機會,你考慮看看能不能救Chara她們?」瀨人向達伊說出什麼事情,然後在達伊的耳旁竊竊私語。
「嗯,我會的,她們的恩德一定會守護這個世界。」達伊從懷疑的態度轉變中。

{變異點23,再會了~我親愛的朋友}


在海馬集團發射火箭到北極星的座標後,有16個小時過去了,不過火箭因為遭到彩羽的攻擊失去了迫降的能力,Chara和知凜正準備從逃生點跳出來。
「可樂江,妳不過來嗎,妳看起來有點失落。」知凜問著黑江。
「我本來就是不能接受這樣的命運了,我原本只是一個平凡的魔法少女,都是因為她,害我淪落到這種模樣。」黑江想留在墜落的機艙裡面。
「別這樣絕望,我們一定會幫你找到幸福的生活的。」Chara握著黑江的手,手卻穿過了黑江的身體,看樣子黑江的肉體,可能就在最後的決鬥中……
「我的賢者之石項鍊,承受不住負能量而破裂了,那個零件在米德切爾達,但我的肉體已經……」黑江拿出了破碎的紅色項鍊,Chara有點被嚇到。
「黑江同學,我們一定會修好它的……」Chara很著急地跟黑江說,但黑江搖搖頭。
「我已經……被環同學殺死兩次了,第一次帶給妳們這麼大的絕望,因此已經殺死妳們兩個,我一想到第二次死掉是妳們帶來的希望,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黑江說著,她臉上出現了流著淚的笑容,看起來自己長久的怨念已經還給了大家了。
「可樂江,妳的身體……」知凜看著黑江身體散發出光芒。
我想成佛,我想要忘記這一切的痛苦,就算之後這麼幸福,這樣的歷史不應該被存在,我們已經失去一切了。」黑江實現了她的願望。
「黑江同學,另一個我,就是四獸將軍的另一個我一定會幫妳的,妳跟我們走。」Chara想要黑江回到米德切爾達治療。
「那傢伙……連一個賽馬娘都守護不了,我已經不想要為了自己的罪而活。」黑江想要Chara趕快降落到夢幻島的海岸,「要是妳,有能力可以破壞一切,連我的記憶也破壞掉的話…
黑江將緊急逃生艙門和火箭脫離,準備讓Chara迫降到夢幻島。

「黑江!!」Chara看著黑江隨著火箭掉入地平線的海岸……


【夢幻島海岸,美人魚岩礁】
「知凜,我不明白,我們還要拯救世界多久……」Chara看著要步入森林的那條路,前面就是仙子山谷,只要手中沒有具體的地圖,就算記下夢幻島的地點……
「不能就這樣絕望,媽媽一定能活到最後,成為時間的救世主的。」知凜想要Chara振作起來,畢竟在這個地方現在不能就這樣絕望。
「可樂江他,已經被彩羽那傢伙害死了,媽媽想想看究竟是誰把他們淪落到這個地步的?」知凜想要生下自己的母親,鼓起勇氣去面對。
「要是世修大人,他希望我們這麼絕望……他認為所有的時間軸的魔法少女都不足以對付他,就算連小圓都可以推翻的話……」Chara害怕自己無法對付未來的科技。
「我們一定要勝利,絕對不能夠因為這點理由,科技是沒辦法打敗奇蹟和魔法的。」Chara害怕自己無法擺平最後的敵人。

「請救救我們,我們被困在時間的流逝之中了。」夢幻島中迷失的男孩們打算像迎來的訪客求救,很急迫地告訴知凜和Chara什麼危機?
「別怕,媽媽在這裡,你們不會有事的。」Chara雖然這麼說,但是看到童心未眠的失落的男孩們,臉上流下了傷心的淚水。
「彼得那傢伙,自從接收了那位貴族海盜的提議後,整個人都變了。」
「已經10輪春夏秋冬都過去了,他們不斷在改造,我們被迫看那些改造的故事。」
「他們想要我們的內心變得扭曲和邪惡,很多兄弟都已經變成他們的手下了。」
「貴族海盜,說是虎克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最有嫌疑的人,應該是……」知凜看著倖存的失落男孩,卻感覺到有什麼可怕的反應?

「哎呀,妳們就是通過我們最後的考驗,抵達這裡的魔法少女嗎?」一位粉色頭髮的有錢外國社長,打算讚美兩位魔法少女,但是失落的男孩對這位社長吐口水。
「你是?迪士尼集團的董事嗎,你們打算做什麼?」Chara生氣地看著這位粉髮男子。
「說起來你們不認識,高橋和希所記載的《遊☆戲☆王》已經刪掉佛州的篇幅了,不過正確來說是先有杜馬集團的故事的,我就是奇古‧羅伊德,迪士尼集團現任CEO兼執行長。」粉髮男子說著,打算拿出決鬥盤問著魔法少女。
「你不是創造夢幻島的那個男人,他已經死了。」知凜生氣的說著。
「華特老師確實在我小的時候打造了這個樂園,所以打算拋下他一切的辛苦和努力,一切的燒錢和政治操作都是必要的,為了就讓米德切爾達的那些統治者,知道我們的力量。」奇古慢慢說出自己的計畫,「說起來華特老師創造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吉祥物,他的遺願就是要我帶領迪士尼走向輝煌的帝國……」
「那根本不是實行統治,只是削弱自己的國力讓對方受到威脅而已,你到底在想什麼?」知凜對奇古先生充滿了仇恨,她似乎比Chara更知道奧國犯下的種種罪行。
「呵呵,如果讓我這樣富國強兵去對付你們這些臭蟲,你們自然會屈服於我,我就是讓你看到所謂邪惡的聚合物有多絕望,沒有人去認同它,而我們,就成為所有邪惡意志的王。」奇古發了瘋的向知凜說出自己的計劃。
「看來你沒辦法衡量自己的罪惡,確實跟野比世修不同呢,你已經無法辨別自己是在贖罪還是洩憤了,世修大人是知道自己的未來,會被你們這些人消滅的。」Chara問著一件事:「所以有關世修的動機,真的是因為你們而起的嗎?」
「看來妳到死都不認同我們迪士尼所傳達的愛、勇氣和希望在哪,那麼事不宜遲……」奇古彈了一下手指,一個熟悉的未來人出現在兩人面前……


「我早就發現妳的弱點了,妳會為了那些女神的夥伴出生入死,甚至不惜賠上自己的第一次,恐怕知凜也不會認自己的父親是誰吧?」野比世修擋住了去路。
「別說了,你們的真面目我全部都知道,是時候就地伏法了!」Chara看到世修很生氣地說著,但是世修一點一滴地把Chara的底細說出來。
「妳真的認為自己會給妳愛慕的對象幸福呀?很可惜,妳第一次獻給幻想鄉少女,她們的性器官變化咒文了!即使如此要不是小圓她們開始崩潰,使妳轉移注意,妳可能不會就這樣全身而退呢……」世修打算把Chara的過去說出,使她有點難受。
「即使如此,你會擔心我陷入火海之中,你不可能跟沙諾爾站在一邊的。」Chara說著:「菲特和疾風大人,她們培育我成為最強的迷失少女,就是因為我有潛在的力量。」
「媽媽,我都不知道妳有這麼大的委屈,妳被那些人中出,卻一點憎恨時間線的想法都沒有嗎?」知凜覺得Chara為什麼會這麼堅持要守護傷害她的次元。
「你明明知道繼續留著異聞次元的話,偏偏那些人不會感激妳,相對的,那個時間軸的彩羽也比較幸福,但是妳也不是不認同她的結局嗎?那個時候為了保護在記錄次元對應的神濱魔法少女,小圓她們跟妳意見分歧,那時就應該要投靠我們了。」世修慢慢說著Chara說過的話。
「媽媽,別被他影響了,我們不是時空管理局的走狗……」知凜說著,但Chara打斷她的話。
「我知道要怎麼做,之所以看到小圓她們這麼痛苦,本來就是為了圓環之理鋪路,我本來以為你們是這樣的人,自稱是天上派來的天使,這個意思就是你們天國的樂園已經鋪好路。」Chara說著自己眼中的時空巡邏隊的樣貌:「但是,你卻想毀滅這一切並否定美好的結局,想殺了大家來證明自己創造的世界是美好的……」
Chara的身體開始把魔法少女的衣服燃燒殆盡,準備變身夢魘少女。
「對妳來說已經無所謂,夢魘少女的機制幾近完美的輪迴,卻有失控的風險在。」世修非常了解夢魘少女的機制運作:「沒想到連魔女化身症候群都無法擺脫的妳,居然有辦法掌握夢魘少女,一定有什麼理由在。」
你本人無法理解的,我變成怪物活像個真正的人,你卻因為堅持人的惡性變成怪物……

夢魘 Chara LP 4000 世修 LP 4000

「妳不是想要打敗我嗎?阻擋我者必死,由我先攻。」世修開啟了某種機器儀器,就像站在擂台上用桌面進行決鬥的模式,「我要從手牌發動速攻魔法,『舞台旋轉』,我要將牌組裡檢索兩張『試膽競速』『斯特朗堡的黃金城』放置在我方和對方的場地區域覆蓋,並且翻開場地魔法,『試膽競速』。」
『試膽競速』?那張卡聽說可以每回合補充手牌,但究竟世修有什麼意圖呢?」Chara看著這張場地魔法充滿疑問,但破壞這張卡也沒辦法對自己有利。
「支付1000分生命值,『試膽競速』選擇其中一個效果發動,從牌組抽一張牌。」世修有五張手牌,LP從4000降到3000分,「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 攻擊 300 守備 600
光屬性,天使族,迪士尼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白雪公主』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上方檢索7張牌,Chara隨機從背面選擇一張卡,那張卡是怪獸卡的場合,可以將那張卡加入手牌。」世修開始讓迪士尼公主唱迪士尼歌詞。
「Make a wish into the well, That's all you have to do. And if you hear it echoing, Your wish will soon come true~」白雪公主唱歌祈禱自己的白馬王子出現。
「別唱了,我選擇左邊的第二張卡加入手牌。」Chara翻開了世修檢索的卡片,那張卡確認是迪士尼怪獸『七個小矮人突擊部隊』
「不過呢,最關鍵的『斯特朗堡的黃金城』卻遲遲沒在場上發動呢,我基本上是不會發動這張卡,我要妳發動這張卡,讓妳的牌組遭受汙染……」世修說著,引誘Chara放棄尊嚴並發動迪士尼最邪惡的場地魔法。
「做得好,世修大人果然雙關了對付杜馬集團和迪士尼的無名法老王,他自己親手發動了『奧雷卡爾克斯的結界』,還因為在下的駭客程式導致『斯特朗堡的黃金城』支付代價由自己承受,我就是要這位魔法少女跟王一樣的命運呀。」奇古幸災樂禍地說著。
「我不會發動的,那種東西我才不需要,我會用自己的力量打倒你。」夢魘Chara說著。
「到時候妳就會後悔的,妳需要迪士尼的。」奇古社長說著,很有自信的看著Chara做出錯誤的決定。


「還不明白嗎?我有足夠的力量可以打敗你們,你們卻沒有自覺可以反抗,這算哪門子的敵人,不過不提早解決你們的話,這個世界將壟罩在黑暗之下。」Chara非常鎮定的說著:「我的回合,抽牌!」
Chara有六張手牌,她知道不趕快解決世修,所有的宇宙將會成為他們的囊中物。
「發動對手場地的『試膽競速』的效果,支付1000分生命值,從牌組抽一張牌。」Chara的LP從4000降到3000分,並有七張手牌,「我要將刻度1的『紫毒的魔術師』和刻度8的『虹彩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
「從手牌通常召喚,『EM骷髏雜技小丑』,並從牌組檢索一張『白翼的魔術師』加入手牌,接著發動魔法卡『光翼之龍』,從牌組檢索一體『霸王眷龍 黑暗亞龍』加入手牌。」Chara生氣的召喚怪獸,心目中的世修不可能是這樣子的人。
『EM骷髏雜技小丑』 攻擊 1800 守備 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擺動決心的靈擺,為混亂的多重宇宙帶來完善的秩序,靈擺召喚!『霸王門的魔術師』『濺龍的魔術師』『白翼的魔術師』『霸王眷龍 黑暗亞龍』!!」Chara火力全開大量靈擺召喚怪獸,決定要收拾世修邪惡的一面。
『霸王門的魔術師』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濺龍的魔術師』 攻擊 2100 守備 1400
風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白翼的魔術師』 攻擊 1600 守備 1400
風屬性,魔法使族,靈擺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霸王眷龍 黑暗亞龍』 攻擊 18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龍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霸王門的魔術師』『霸王眷龍 黑暗亞龍』的怪獸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兩張『霸王眷龍 光明亞龍』『霸王門 零』加入手牌,接著我要在場上進行連結召喚。」Chara準備召喚最後的王牌怪獸了,「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包含靈擺怪獸的怪獸兩體以上,我要將場上的『EM骷髏雜技小丑』『白翼的魔術師』『霸王眷龍 黑暗亞龍』設置連結標記,擺動悖論的天國之路,將各種不幸帶來改寫,就算犧牲自我也無所謂的境界,連結召喚!出來吧,『奇蹟的魔導劍士』!!」
『奇蹟的魔導劍士』 攻擊 2000→2400 LINK ↙↓↘
光屬性,魔法使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奇蹟的魔導劍士』的效果發動了,從額外牌組將一體作為素材的『白翼的魔術師』加入手牌,之後從手牌將一體符合靈擺刻度的『霸王眷龍 光明亞龍』從連結區域,守備表示特殊召喚!!」Chara大量特殊召喚靈擺怪獸,提升奇蹟的魔導劍士的攻擊力。
『霸王眷龍 光明亞龍』 攻擊 1200 守備 1800
光屬性,龍族,靈擺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奇蹟的魔導劍士』 攻擊 2500 LINK ↙↓↘
為了大家的希望和夢想,沒想到對方居然拿不出所有的實力。
「戰鬥階段,我要命令『霸王門的魔術師』『白雪公主』發動攻擊,極大爆裂咒文,伊奧那曾!!」Chara命令怪獸攻擊,手上拿著一團咒文彈丟向白雪公主。
「啊啊啊啊……」世修的LP從3000降到700分,沒想到沒有做出任何防備。
「最後一擊了,『奇蹟的魔導劍士』對世修直接攻擊,雷光必殺劍!!」Chara拿著奇蹟的魔導劍士的劍直接攻擊世修。
「哼,崩壞的開始就是靈擺召喚,沒想到最後還是要遊矢的靈擺召喚來結束這一切嗎……」世修的胸口被刺穿中心,世修的LP從700分歸零。


『時間軸穿越裝置,天國悖論防衛程式已經啟動,讀取進度為榊遊矢的怪獸,密碼已經確認……將啟動抹殺決鬥盤程序,封鎖除了原持有者以外的決鬥盤。』
機器報錯的同時,Chara憤怒的眼神突然一夕之間被抽取了一般,被封印了。
「怎麼會,居然早就料到這個樣子……」Chara的力量正在消失著,她的身體從夢魘少女變回普通的綠色毛衣女孩……
「我早就料到了,除非妳有一個可以值得信賴的榊遊矢,否則妳是沒有任何希望的……」世修受傷的同時嘲笑Chara的無知,自己將被程式吞噬,「妳沒聽過CGI改造手術,我將會成為電子程式的一員,將會用AI的思維統治多重宇宙,只要有了那股力量……」
『開始取代那位大人的靈魂之心,將複寫靈魂之心紀錄的復活咒文……』
「到那個時候,世界將會脫離賽璐璐的平面,將昇華到另一個境界……」世修的身體開始變成畫風突變的物體。
『野比世修的復活咒文複寫完成,將啟動天國悖論程序。』

「媽媽,妳的身體居然變回了人形,靈魂寶石除了維持生命,也無法跟卡片共鳴、使用魔法和技能也行不通……」知凜看著世修變成3D化的物件覺得害怕。
「一定有辦法的,反正遊矢還活者,我早就有暗牌了……」Chara似乎很期望什麼。
話雖這麼說,但是決鬥還是要繼續下去,但對手場上已經沒有生命值了……

Chara LP 3000 天國悖論程序 LP -1800

「因為遊矢的卡片失去對Chara的共鳴能力,輪到吾等的回合,從牌組抽一張卡。」世修一半的臉變成3D演算的皮膚說著,有五張手牌,「發動魔法卡,『炒地皮』,將我方場上的『試膽競速』轉移到對方的場地區域表側發動,之後將Chara墓地裡面的『斯特朗堡的黃金城』轉移到我方場上表側表示放置。」
「本來就應該要這樣子,現在已經太遲了。」Chara看著天國悖論程序有什麼行動。
「發動『斯特朗堡的黃金城』的效果,從牌組無視條件特殊召喚迪士尼怪獸一體,特殊召喚『雪之女王 艾爾莎』!!」天國悖論程序的肉體沒有操作決鬥板上的電腦,但眼前卻特殊召喚迪士尼最賣座的電影人物。
『雪之女王 艾爾莎』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水屬性,天使族,迪士尼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等一下,場上沒有我的姊妹或安娜她們,要繼續戰鬥嗎?」艾莎女王說著。
「妳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場上存在『斯特朗堡的黃金城』的場合,可以從手牌不用解放召喚『黑暗魔女 梅菲斯特』!」天國悖論程序說著,眼前出現迪士尼反派中最邪惡的魔王。
『黑暗魔女 梅菲斯特』 攻擊 26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迪士尼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從手中發動裝備魔法『詛咒的紡車』,我要將紡車的針刺穿『雪之女王 艾爾莎』的手指,讓她沉睡於幾百年,但還沒完呢……」天國悖論程序打亂了迪士尼動畫,艾莎女王陷入沉睡。
『雪之女王 艾爾莎』 攻擊 2500 守備 4000
快逃……世修大人他…已經不能再…戰鬥了……
『詛咒的紡車』將場上的『雪之女王 艾爾莎』『黑暗魔女 梅菲斯特』進行融合,兩體怪獸作為融合素材,從牌組融合召喚!等級9,『沉睡龍王 梅菲斯特』!!」天國悖論程序融合召喚了怪獸出來,是一條美式畫風的巨龍。
『沉睡龍王 梅菲斯特』 攻擊 30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龍族,迪士尼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沉睡龍王 梅菲斯特』將場上的怪獸轉變為守備表示,攻擊力提升1500分,並對守備表示的怪獸造成貫通傷害。」天國悖論程序命令梅菲斯特龍散發邪惡的氣息。
「要是被那些沉睡魔咒命中,恐怕是沒辦法全身而退的吧?」Chara冷靜的說著。
『沉睡龍王 梅菲斯特』 攻擊 4500 守備 2100
上次就是輸在沉睡龍王的手裡,不過我已經贏了。
「媽媽,妳場上有守備力不到1500分的『濺龍的魔術師』,要是這樣攻打過來的話,妳會有危險的。」知凜著急地跟Chara警告,但是Chara只是親了知凜的臉蛋。
「沒問題的,知凜,只要另一個我知道這件事是不會讓他們得逞,我會撐過這一切的。」Chara想拜託Frisk把她的心意傳達到這裡。
「何況,早在世修大人LP歸零的時候,我已經達成使命了……」


【2125年,東京上城第0區,虛無監獄】
「妳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呢,究竟是為了什麼理由要改變這個世界?」七海八千代帶著因為地震掉到地下監獄的中川裕子,打算開竅她。
「八千代阿姨,是我不好,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正義,既然大家實行正義的本質,只是傷害對方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裕子說著,眼前的八千代已經不是認識的那位。
「就算大家再怎麼絕望,妳還是妳,彩羽那傢伙不會因此迷失自我的,這是我相信妳們能幫他打開心結,畢竟妳們活著的意義,就是為了幫助更多人。」八千代溫柔地告訴裕子。
話說回來,眼前的八千代不是異聞次元的,那位為了梅露而迷失自我的那位,但究竟什麼才是完美的時間軸,有辦法將世界的幸福存在嗎?
「妳為什麼…明知道自己無法拯救自己的幸福,妳還要說這種話?」裕子很傷心地說著。
「時間軸本來就有好與壞,這點並不是只要把邪惡消滅掉,這點妳知道的,有邪惡的存在才會讓正義不再繼續孤立下去,其實多虧了小圓她們這樣教我們,我們才有辦法振作起來。」八千代說著,但裕子完全不太明白發生了什麼經歷。
「說起來,Chara自從脫離了神濱聖女之謠之後,究竟是為了什麼,她想要拯救小圓她們,又是為了什麼開始下定決心的?」裕子回想起自己是為了什麼戰鬥的……

「純子之前提到的人類的心,是那個意思嗎?」裕子想起了有魔法少女為了Chara死掉。

「以前有一個快要被賣給其他英雄漫畫出版社的超級英雄,他也是因為要被殺的叔叔這樣說的: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即使沒有失去這一切,就不會有平行宇宙的蜘蛛人在。」Frisk跳進了地下的時空罪犯監獄說著,要救裕子回到地面。
「小福,我想拜託你一件事,那個殺死無聲鈴鹿的兇手,在另一個宇宙中,希望他能重新振作起來,他是可以重新認識自我的……」小裕這樣拜託Frisk,希望他能夠明白。
「我知道的,希望另一個我能夠明白這點……」Frisk將手伸進了自己的胸口,很暴力的拿出自己的紅色心型物品
「小福?你想做什麼,那是你做為人類的靈魂……」小裕看著Frisk想要自我了結,非常著急地想阻止他。
「我想成為鈴鹿,守護整個米德切爾達,馬娘的成年年齡要有6年整整的成長,一旦6歲就得進入特雷森學園就讀,這段時間特別週他們也是會待在特雷森直到老死的。」Frisk想要轉生成為馬娘,來洗去自己過去的時間軸發生的罪。
「瘋了嗎,馬娘的名字都是前世記憶的靈魂,這樣三女神是不允許有……」小裕很著急地想要阻止Frisk自盡,Frisk覺得已經沒有其他的選擇。
「我喜歡她,我不能因為這樣……」Frisk還沒表白完,卻被小裕賞了耳光。
「你知道另一個自己,會想要過幸福的生活,跟人類結婚生子,女孩子是人類的未來,那樣的傳承或許自己無法親眼看見,我希望Chara和你可以幫我們實現夢想…嗚嗚……」裕子很傷心地告訴Frisk,但Frisk的靈魂之心已經慢慢消失中。
「我知道了,或許我的力量會還給小圓,我不配作為改變世界的靈魂,但我希望,另一個自己能夠實現我一直無法實現的夢想……」Frisk說著,他的心型靈魂慢慢的昇華了。

「那個孩子,可以考慮看看Suzuka Dreemurr的名字如何?」Frisk說完,就原地消失在小裕的面前了……


【夢幻島中心,天國悖論防衛程序】
「進入戰鬥階段,『沉睡龍王 梅菲斯特』『濺龍的魔術師』發動攻擊,天地雷鳴的吐息!!」被程式意識覆蓋的野比世修對Chara做出殘忍的反擊,但在這個時候……
「還早得很,發動動作魔法『迴避』的效果,我們將守護Chara的笑容。」這時候靈擺刻度的虹彩的魔術師像印表機般的印出遊矢的樣貌,並發動稀代的決鬥者的靈擺效果。
「什麼?計算錯誤,已經把榊遊矢確認消滅,為何會發生這種事?」野比世修像電腦算圖穿模的外貌驚訝的說著:「難不成,是她一直寄生的時間軸回應了她嗎?」

這個時候,一位熟悉的綠色挑染的決鬥者,出現在兩位魔法少女的面前。
「謝謝妳,一直以來幫我找到可以決鬥的意義,妳的善行都在加拉斯和基礎次元看的到,這樣一來我託付給妳的任務就沒白費了。」遊矢對Chara說著。
「還沒結束呢,我們要給那個影響結局的人好看。」無名的法老王亞圖姆站在Chara的旁邊說著,並改寫了場上的卡片。
「刻度0的『GO-DDD神零王 零神零兒』和刻度8的『EM稀代的決鬥者』已經放置完畢,我們絕對不能夠放任那傢伙改寫我們的歷史。」遊城十代說著,並從Chara的牌組抽了一張卡,並展示了那張卡的牌面給Chara看。
「輪到我們的回合了,我要將場上的『濺龍的魔術師』『霸王門的魔術師』作為解放,升級召喚!讓你見識一下,我們所謂真正的,另一個我,『尤貝爾』!!」十代升級召喚了自己隱藏的王牌怪獸,接著亞圖姆和遊矢一起。
『尤貝爾』 攻擊 0 守備 0
闇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速攻魔法,『超融合』,捨棄手牌的一張『白翼的魔術師』,我要將場上的『沉睡龍王 梅菲斯特』『尤貝爾』『霸王眷龍 光明亞龍』『奇蹟的魔導劍士』作為融合素材,融合召喚!!『尤貝爾-永恆之愛的守護者』!!」十代將場上所有怪獸融合成火焰翼人造型的尤貝爾。
『尤貝爾-永恆之愛的守護者』 攻擊 0 守備 0
闇屬性,惡魔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真是白癡,妳把我場上的『沉睡龍王 梅菲斯特』吃掉,那要有攻擊誰的必要?」世修自私的說著。
『尤貝爾-永恆之愛的守護者』的效果發動了,給予對方2000點的傷害,接招吧,愛之火焰射擊!!」十代命令尤貝爾射出了劇烈滾燙的火球,破壞整座島嶼。

「啊啊啊,我的生命值已經無法承受這個……主機遭到破壞、過熱,與野比世修斷開連線……」世修喃喃自語的說著,但是被Chara用敏捷的身手救了出來……


「不要緊的,有那些前輩在,我一定會讓你說出真相。給你最好的醫生照顧,我希望你能夠把這件事情的經過說出來……」
【2021年,見瀧原綜合醫院】
「我們都聽了那個魔法少女所說的了。」在世修包著石膏和繃帶在床上的這段期間,大雄和哆啦A夢,聽到消息之後過來探望這個時空犯罪者。
「可能會一輩子都沒辦法使用時光機了,你的時空證件也要查扣10年,從你的生理年紀開始計算,可能要待在這裡2031年才能使用時光機回去。」哆啦A夢說著。
「不過,這麼一來你就是我們的一員了,希望你能夠感受告爺爺的愛。」大雄這樣說著。
「為何……為何不把我殺了…」世修醒來,用微弱的語氣說著。
「目前以牙還牙這種法律已經無法彌補之前造成的損害,畢竟只有你可以把時間軸修復,並知道所有犯案的過程,你所造成的損傷,從我們在月見台瀧原開始定居的時候,就已經破壞數十億的損害了。」哆啦A夢說著,不敢相信有這種的主人。
「A夢……連你都會嫌棄我,是時候讓你知道那個被刪除的紀錄了。」世修氣喘吁吁地說著。
「我已經看過,不過被那種鏡層結界的魔女傷害,還好我嚴格來說不是什麼生命體,令我訝異的是你居然為了一個機械去犯下這種事。」哆啦A夢說著。
「早知道不打算生下你,可是我還是要跟靜香一起…另外,希望未來是可以改變的,你一定知道集束時代發生了什麼事。」大雄說著,提起了集束的問題。
「那個集束嗎?我原本是想改寫集束,但無能為力,幸福的未來早就不存在,或許我只是加速這個集束的催化,你想緩和這一切的事件,你真的有能力嗎?」世修問著大雄。
「我不行,但大家一定可以,只要大家經歷了這次學習,一定會有英雄出現的。」大雄樂觀的說著,但世修卻看著大雄流著淚。
「拜託了…我希望拜託大家可以改寫悲劇的未來,那怕是沒有線索,那怕是創造一條新的時間軸,我們只有半個世紀的時間了,就算活到那個時候也因為時間流逝變成另一個人……」世修躺在病床上看著電燈說著,自己想要大家用對的方式,創造新的未來。

「大家可以回家了,我想之後大家整理好再來收拾奧國的爛攤子。」在醫院病房外的Chara,告訴大家接下來要休息一陣子。
「倒是我蠻好奇的,那個奇古和他的公司來歷不單純,雷恩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武藤遊戲看著Chara想問某件事情,可是有一個非常惹人厭的聲音……
「呵呵,倒是好好珍惜自己剩下的兩分鐘,你們無法聯繫上集束了。」


眼前出現了從夢幻島實驗室逃出來的,迪士尼CEO奇古‧羅伊德,但為何……
「奇古,居然出現在這種地方……連你的招財皮卡丘都來…」瀨人生氣的看著奇古。
「那是奧國的國王殿下,王國崩壞的幕後黑手……」跟決鬥王集合的小裕看著奇古和米奇生氣地喃喃自語。
「說真的,你們玩大了,居然想要以一檔百的對付我們王國的軍隊,想揭穿我們長年吞噬的時間軸的秘密,但也到此為止了,呵呵,人偶隨時都能修復。」米奇說著,海馬生氣的反駁。
「你的行為我難道不會不明白嗎,奇古,別再給我裝蒜。」海馬生氣的喊著CEO的名字?
「看來你觀察力不比那些自以為是的魔法少女,日本動漫美少女還要好呢,虧你還是七龍珠髮型流行的時空,沒錯,海馬社長所說的那句沒問題。」米奇拍拍卡通小手說著。
「怎麼了,海馬君?」遊戲抱著遊馬問著海馬。
我就是……真正的奇古‧羅伊德!!」米奇隨即取消了卡通人物的聲線,變成奇古那樣嚴肅男生的聲線了。
「所以你才擺了替身在夢幻島的實驗室,原來如此呀,但究竟在爆炸中怎麼?」Chara問著訴說真面目的米奇:「另外,好奇你怎麼把靈魂之心轉移到卡通肉體的……」
那個替身原本只是我用來仿生人類的肉體所製造的傀儡,要揭穿這個裝置也不是沒問題,但問題是幸好Chara沒有這麼做……」米奇關掉了操控人類魁儡的開關,然而頭腦這邊卻安裝了一顆紅色的寶石……

那顆寶石,在座的決鬥王、魔法少女們都知道,是毀滅次元的紅核晶!?

我試圖引爆這個玩意,你們就陪著集束的世修一起陪葬吧,幸好是核心次元的見瀧原市,要不然會有一堆美少女把我開腸剖肚……」米奇施展魔力準備引爆毀滅次元的爆彈,不過裕子突然使用飛翔咒文把傀儡架住。
「不用等到魔法少女。」這時跟在海馬社長的冴羽獠開了一發手槍。
「我們直接把你幹掉。」庫拉皮卡使用念能力將米奇的腦袋瓜與身體分離,奇怪的是米奇的脖子噴出一團鮮血……

「等等我,小裕……」Chara拿起魔法杖,用飛翔咒文騎乘杖飛向裕子這邊……
果然,人類的歷史無法學到教訓……」米奇的頭顱說完,米奇的屍體就突然消失在這邊了。

飛在空中準備搬走毀滅次元的爆彈,準備飛向大氣層離開。
「Chara醬,妳在這裡陪我,我覺得很幸福。」裕子很開心的準備跟Chara一起犧牲。
「我真的值得妳一起犧牲嗎?」Chara腦子裡在想什麼事情……
「因為我要像爸爸那樣,為了一族的權力奮鬥呀……」裕子說著。

飛在平流層的爆彈傀儡,準備脫離地球爆炸,但這個時候的Chara想著家人的事。
「我也要,成為大家嚮往的救世主,因此……」Chara想好之後,用魔法的咒文彈把裕子彈開。
「啊啊,Chara醬,為什麼????」裕子生氣地從飛行狀態墜下,不過自己離爆炸直徑越來越遠……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傀儡奇古的倒數計時已到,裕子的眼前出現一道蘑菇狀的粉色光芒……

「那個藍色的魔法少女,夥伴去哪了?」Frisk看著乘劍的裕子,但裕子臉上出現了難以負荷的悲傷,不知道是絕望還是痛苦,不過,靈魂寶石還是完好的……

最後一個變異點:
2024年,那年如果我們沒有努力對付審判之日,大家都會被害死的,這個時候的Frisk已經上升了國中準備升高中了,不過在這個時候,難以忘懷的日子卻帶來了非常驚喜的消息,據說異聞次元的新政府準備讓那個夥伴再度和Frisk重逢,這個時候時空管理局的新指揮官也來了,大家是否能再度見到失去已久的朋友呢?

{變異點24,前進屬於我們的宇宙}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