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亞洲青少年節 水篠環之章 第十八章 絕望的終結

蘿莉控凱撒 | 2022-12-16 15:10:27 | 巴幣 2024 | 人氣 410

連載中偶像異聞錄-亞洲青少年節
資料夾簡介
時值天下混亂,來自異世界的群雄及軍閥們,為爭奪偶像而互相撕殺。

亞洲青少年節 水篠環之章 第十八章
 
絕望的終結
 
時女一族的代表時女靜香,在與沙諾爾決鬥時,因為水篠環中途出現與及自己的決鬥問題下,最後仍然不敵,而且紗緒、小春、涼子,亦在彈丸槍管閃耀龍的攻擊下亦倒下,更糟糕的是,士族議會代表三船響的弟弟工船彥,亦為了保護靜香而受傷。
 
而突然出現的八雲紫原本想擄走涼子做公交車,但是此時小環突然叫停。
 
其實小環自己知道今次的戰鬥是因為她自己而引起,不過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小環已經在某個時候想成為沙諾爾的妻子,不過自己只是想這個心意收藏在內心中。
 
而因為小環的要求,沙諾爾就叫了烏尼亞、古路多等眾部下,與及從次元狹逢突然出現的妖怪八雲紫一起商量如何處理時女一族?
 
「主公,雖然今次的作戰是為了小環,但是如果放走時女靜香,任由她們作出反擊,這個我無法接受。」
 
烏尼亞雖然是知道今次的目的是為了得到水篠環,但是她對小環要求放走靜香的要求表明有保留。
 
雖然烏尼亞說得沒錯,但是八雲紫認為始終要給時女一族一個下馬威,想帶走所有時女一族去做妓女,不過她的建議就沙諾爾反對及喝止。
 
「小紫姐姐,妳的建議是違反羅馬公約,我們是會被押到海牙國際戰爭罪行法庭受審的。」
 
「小沙沙,不需要擔心啊!難得我來到人間界,就會遵守人間界的規則。唔…那麼了小沙沙,不如只帶走年齡最大的就可以了。」
 
八雲紫在安撫沙諾爾後,她就建議只擄走涼子到紅魔館交給一直足不出戶的蕾米莉亞,但是沙諾爾此時突然要求八雲紫不要傷害涼子。
 
八雲紫在沙諾爾的指示下,就召喚了來自白玉樓的幽靈,把昏迷的涼子帶走。
 
而無力的靜香只看見涼子被帶走,就只有流淚,並向沙諾爾等人問道「你們想把涼子做什麼?」
 
「當然是給涼子做公交車,不過單純做公交車又沒有新意,小沙沙,不如給涼子做寫真偶像,然後再做公交車,好嗎?」
 
沙諾爾此時沉默,並沒有說話,而八雲紫亦知道他的心意及目的後,她轉身打開了次元裂縫,並帶走涼子到紅魔館。
 
而看見帶走涼子的水篠環,她就害羞地向沙諾爾問道。
 
「那麼…沙諾爾大人…你那麼做..會不會有問題嗎?」
 
沙諾爾聽到小環的疑問後,他溫柔地摸摸小環的臉,以安撫她對涼子被帶走的擔心。
 
「我對待涼子是沒有惡意的,不過時女一族她們之前非法入侵稀星學園涉谷總校,如果我不對她們作出一些懲戒,我怎可以保護偶像部所有成員。」
 
沙諾爾雖然向靜香表示對涼子沒有惡意,但是靜香拒絕認同。她反而指責沙諾爾為了自己所謂的「民族利益」而侵佔稀星學園是絕對錯誤。
 
不過,靜香的指責就引起了喜歡沙諾爾的小環的反駁。
 
「靜香小姐,妳那麼指責沙諾爾大人,那麼是不可以啊!沙諾爾大人他一直守護著我們偶像部,其實我們所有偶像部的成員是應該要感激的心情感謝沙諾爾大人守護藝能界。其實如果可以,我真是…很想叫沙諾爾大人做老公…」
 
小環突然表白想成為沙諾爾的妻子的言論,令在場所有人嘩然。不過烏尼亞就是以另一個想法,就是在本校偶像部內,開始有成員想做沙諾爾的妻子,而式官碧音及白鳥天葉二位偶像團體的台柱,想成為妻子的傾向就愈來愈明顯。
 
杏子看見小環的爆炸性言論後,她就隨即向小環用疑問的態度問道「喂,妳真是要那麼想?但是妳應該知道沙諾爾已經是有妻兒。如果妳還有身為偶像的尊嚴,那麼麻煩妳們不要想著做小三的奇怪舉動,難道妳們真是喜歡沙諾爾被人指罵嗎?即使不是,妳自己到時會被民眾指責妳是一個非常隨便的偶像。還有,身為偶像,勾引人夫是非常罪大惡極的行為,如果妳真是做了,最終是會被支持者唾棄。」
 
杏子的指責,基本上對小環來說是不會接受。不過沙諾爾此時為了顧及杏子的立場,就突然擁抱小環,而且他的手就摸小環的屁股。杏子就對自己的上司的奇怪舉動感到不解,因為小環如果愛上了沙諾爾,那麼她自己的偶像身份就會被毀滅;反而靜香就對沙諾爾的舉動感到憤怒。
 
但是沙諾爾就充滿自信地向靜香說道「其實今次突然攻擊妳們及neo Magius的目的,就是為了得到天才偶像水篠環,她的能力及才華,可以與已經消失的所謂傳說偶像神崎美月及白鳥姬,其實她們亦已經成為過去式,她們應該是時候棄置到垃圾堆填區。」
 
絕望的靜香知道了沙諾爾今次的行動是為了水篠環而來,她就向沙諾爾大叫,並斥責道
「人渣…你…你竟然為了得到一位學園偶像,就要把不服從你的魔法少女消滅?你那麼的做法,會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
 
但是沙諾爾只用冷眼旁觀的眼神望向靜香,不過此時在沙諾爾的身後方就突破出現了一個次元洞穴,而在洞穴出現的人就是西行寺幽幽子。
 
「小沙沙,你們怎樣嗎?」
 
沙諾爾看見幽幽子的出現後,就知道參京區有變故。
 
「我沒有事,而且水篠環已經很以一隻非常可愛的小猫那麼聽話。是了,莉露及小裕她們怎樣?」
 
而幽幽子就嘆氣地回答道「大致上沒有問題,不過莉露小姐就…」
 
沙諾爾看見幽幽子露出了擔憂的表情後,他就與小環一起去到幽幽子的身邊,並向幽幽子詢問關於自己妻子及女兒的情況。
 
「莉露在與傑克.阿多拉斯的決鬥途中突破暈倒,不過有一個叫瑞葉的人陪伴,她現在叫…什麼…萬萬歲休息,不過莉露妹妹只是體力不足,不會有事的。不過阿古迪姆就擊退了靈夢與及姬奈她們。是了,有個叫曉美焰的人正來找你們,小裕與及二個魔法少女追截她。」
 
沙諾爾聽到幽幽子的關係莉露的事情後,他就向幽幽子的耳邊細細聲說道「麻煩妳可以通知咲夜,我拜託小紫姐姐(八雲紫)帶走一名叫南津涼子的魔法少女去紅魔館,叫她及蕾米莉亞好好照顧涼子。還有,在我去澳洲期間,在市內的所有羽毛的指揮暫時交由咲夜及妖夢處理。當然,妳及小紫姐姐會願意跟隨我去澳洲及吉隆坡。」
 
在說完後,沙諾爾之後叫了烏尼亞等人準備由幽幽子製造的洞穴撤退返回參京區。不過他在離開之前,他又再輕輕地摸摸小環的柔長的頭髮,並同時問道「小環,妳會不會願意加入我的事務所?如果是,我會即時推薦妳升讀音乃木阪,而且給你入住346事務所宿舍。」
 
絕望的靜香當知道沙諾爾撤退及游說水篠環加入346事務所後,她大聲叫小環不要加入。
 
「水篠小姐,不要加入346事務所呀!妳知不知道那個沙諾爾是什麼人?他及他的部下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們是鮮卑人,是一個極度有侵略性的民族,如果是為了日本,就應該保持理性,拒絕這個變態的邀請。」
 
靜香的絕望下的哀求,不單止沒有打動小環的內心,更加被小環拒絕。
 
「靜香小姐,雖然我不知道妳們的事情,但其實我真是已經愛上了沙諾爾大人,我亦知道他有妻兒,但是他守護著我們,如果不報答他的努力,我自己是無法接受。
 
不過靜香就以激烈的反應反駁小環扭曲的戀愛價值觀。
 
「如果妳是一個偶像,就應該尊重回自己的身份,因為妳的行為如何,就如何決定妳自己的未來。如果妳選擇自重、負責、正直,恭喜你,即使你不是腰纏萬貫的富豪,起碼會有一個賢良美麗的妻子,一個許多人羨慕的家庭。你選擇什麼樣的生活,就有什麼樣的命運。雖然這是一個開放的年代,但是保守的女孩不一定不快樂、不幸福,開放的女孩不一定就能遇到一個真正愛她的人。」
 
靜香的反馭,不單上被小環無視,而且反而被沙諾爾的取笑及對現時世界局勢的無知感到失望。
 
「靜香,其實日本經濟衰退,一半除了是因為80年代的廣場協議及羅浮宮協議外,另一個原因其實是妳們日本人自作自受。那個時候,我們雖然仍然未出生,不過我在東京的二位養母在的小孩時告訴我,80年代的日本,民眾瘋狂炒買樓市股市,而且供樓及按揭要由爺爺、父母,以至兒女三代負責,那麼瘋癲的社會狀況,如果是妳,妳會否接受嗎?如果是我,我或者天葉是不會叫人瘋狂炒股及炒樓。」
 
靜香聽到沙諾爾說明關於80年代日本瘋癲的經濟情況後,她顯出神情呆滯,目無表情,她只是想著為什麼以前的日本人為何瘋癲到失控的地步。
 
不過,沙諾爾此時從口袋中拿出一個悲嘆之種,並擲向靜香面前。
 
靜香看見後,她就呆若木雞地向沙諾爾問道「你…為什麼…要給悲嘆之種…?」
 
沙諾爾在牽著小環的手的同時,並冷漠地回應靜香的問題。
 
「如果只是我一個人玩,這個權力遊戲會很沉悶。其實在這個世界上,世界上所有的偶像事務所代表、財閥及商家、以至有野心的政治人物,都是正在參加爭奪藝能界的控制權的權力遊戲。那個偶像人條高,那麼所屬的事務所在藝能界的話事權就會愈來愈大,不是嗎?我之前已經消滅了法月仁,那麼下一個要消滅的目標是...就是給某三人男子偶像組合成員成為第二個楊廣,至於是什麼用意,就由妳們自己想想了。」
 
沙諾爾就完後,他看見四周的情況後,向所有羽毛下命令。
 
「眾將聰令!所有羽毛立即支援伊達爾及巴達爾,如果曉美焰抵抗,不要強行抵抗,亦不要戀戰,以慢慢地撤出參京區商店街,引她主動進攻。至於梨花、愛香及小憐,還有杏子,妳們就跟隨我們回去了。」
 
大部份的羽毛對指令是明白,但是木葉此時就不明白為什麼不要主動與小焰戰鬥。
 
「因為她對主公有強烈的敵意,更重要是要在她拿出各種大型武器前,以妳們的能力阻止她的攻擊,方是上策,而且以她的性格,她是不會隨便打碎大家的靈魂寶石,是嗎,杏子?」
 
烏尼亞就向木葉解釋了不要與小焰戰鬥的原因,雖然杏子認同烏尼亞的分析,但是以現時的局勢,小焰真是不會胡亂殺人嗎?
 
而之後,杜鵑花組及團地組就帶領穿所有羽毛離開,而梨花、小憐及愛香她們就解除了變身。
 
「沙諾爾大人…那麼…為什麼不給我們協助大家追擊?」小憐此時就對沙諾爾對她們留下來提出疑問。
 
而沙諾爾之後向三人解釋,反對他自己的人,根本沒有了解現實因為8年前的金融海嘯帶來的混亂及淒涼。
 
但此時,沙諾爾叫了眾部下離開時,他又很以當年三國時期的曹操同樣,突然想出由他自己想的詩文,並在向所有人面前唱出自己的詩文…
 
「人欲皇權時 愛心必消去
利益在當前 人民必受苦
白鳥墜落時 雙子同倒下
石油當黃金 侵略作仁義
山河終破碎 白骨終無存」
 
而烏尼亞在沙諾爾讀詩後,她就向靜香說道「人類無盡的貪婪,最終為整個地球村帶來不幸,15年前的911開始、二伊戰爭、以至8年前的金融海嘯,這些就是他們貪婪的寫照,主公亦知道地球村已經病入膏肓,但是為了保護藝能界,我們應該要向G7動外科手術,是嗎?」
 
烏尼亞說完之後,她及其部下,還有杏子,以至愛香、梨花及小憐,亦已經透過幽幽子製作的門,一同返回參京區。
 
「小沙沙,原來你已經可以自己創作詩歌了,我真是很高興!」幽幽子此時興奮地摸摸沙諾爾的頭子。
 
「幽幽子姐姐,不要那麼讚賞我了。但其實那麼說,是要給時女一族的人知道,她們所做的事,雖然是守護日本,但其實她們的理念是非常自私。」
 
「原來如此啊!那麼,你不去看看莉露妹妹?她始終是你的正妻啊。」
 
而幽幽子此時為莉露的身體狀況而擔心起來,不過在離開時,他向幽幽子耳邊說了一些說話後,再轉身向靜香問道「時女一族的當主,既然妳們的目的是守護日本,把我們趕出日本。那麼我問妳,如果妳是一個負責公共事業的老闆,妳是不是會不顧其他小股東的反對意見,強行把公司私有化,妳自己好好想想這個問題了,在我去澳洲及吉隆坡回來前,南津涼子暫時由我來保護,當然,我們是不會做出違反羅馬規約及日內瓦公約*的事情,因為虐待戰俘是非常嚴重的罪行,是要被押送海牙受審,所以妳們可以安心。」
 
*(根據日內瓦公約規定,戰俘被囚禁的時間是不可以超過30天,之後沙諾爾就必需要放涼子離開,所以靜香她們是有一個月的時間救回涼子。)
 
沙諾爾說完後,就帶了小環一起回去參京區。而同時,幽幽子就轉身,並向妖夢叫道「妖夢,可以帶她過來嗎?」
 
在幽幽子的要求下,白髮的妖夢,就帶了被繩子綁起來的藍家姬奈。
 
而被繩子綁住的姬奈就向妖夢及幽幽子叫道「妳們想對我做什麼?我的肉體只會給小彥,我的肉體是絕對不會給你們這些來自異世界的侵略者!」
 
「哎呀,姬奈妹妹果然充滿活力,不過妳見到他的時候,妳會不會充滿活力抵抗我們?」
 
在幽幽子的命令下,妖夢就用了她的愛刀,把綁著姬奈的繩子斬下來,而幽幽子之後就笑著向姬奈說道「姬奈妹妹見到他,一定會很開心,妳就慢慢地與自己的愛人重聚了,貴安!」
 
幽幽子之後離開了,並關閉了通道。不過,姬奈之後看見四周,那些全是被沙諾爾打倒的時女一族而昏迷的魔法少女。
 
不過,姬奈此時看見靜香身旁昏迷的男人,姬奈並去到男人面前,想看看她的樣子,當看到樣子後,她露出震驚的表情,並說道「是…小彥…怎會的…?你不是為了我而上吊的…?」
 
「嗚嗚…發生什麼事…?是姬奈…我們真是很久不見了…妳做了魔法少女的樣及非常可愛…那麼才是真是的妳…」小彥被惡魔龍打暈,但是他看見姬奈後,只是說了一些說話後就暈倒。
 
而靜香看見小彥清醒後,她想看看小彥的情況,不過就被姬奈阻止。
 
「妳是什麼人?不要觸碰我的小彥,他是我的!」
 
姬奈此時用憤怒的目光望著靜香,而靜香就向姬奈解釋說道「那個…小彥為了保護我…他自已的肉身播下了惡魔龍的攻擊…」
 
姬奈沒有聽到靜香的解釋,只是一人抱著昏迷的小彥哭泣。
 
「為什麼…我只是喜歡一個人…我只是想與小彥組織一個幸福的小家庭…難道我們真是真承受極大的痛苦…才可以…?」
 
「為什麼…我只是守護日出之國…但是反而被侵略者指責我的行為是自私…難道…我…」
 
二人一直哭泣,天空上的烏雲,亦開始聚集起來,同時亦降下了毛毛雨,就很以天空為了二位魔法少女的悲傷而哭泣…
 
為了一個校園偶像,而發動大型的戰鬥,值得嗎…?

(水篠環之章,完)

後記:雖然水篠環之章雖然完結,但是不代表故事結束,因為本章的二個事件是需要解決,包括靜香及姬奈之間的誤會及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救回涼子。另外,沙諾爾等人即將前往澳洲雪梨出席七大工業國峰會,同時澳洲的各州份在此時宣佈獨立,以示向G7抗議,而二木市的魔法少女團體亦參與維多利亞省的獨立活動。究竟這個錯綜複雜的關係會如何發展下去,大家敬請期待偶像異聞錄的遊佐梢之章及外傳四神創生記。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