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亞洲青少年節 水篠環之章 第十六A章 扭曲

蘿莉控凱撒 | 2022-10-20 20:35:11 | 巴幣 2016 | 人氣 433

連載中偶像異聞錄-亞洲青少年節
資料夾簡介
時值天下混亂,來自異世界的群雄及軍閥們,為爭奪偶像而互相撕殺。

亞洲青少年節 水篠環之章 第十六A章
 
扭曲
 
在水德寺內,沙諾爾在烏尼亞及古路多的建議下,由他自己與時女一族的領導時女靜香進行決鬥。
 
充滿自信的沙諾爾已經在水德寺門前的空地,拿出了普魯士藍色的決鬥盤,並把決鬥盤裝在左手腕內。
 
「既然要決鬥,輸掉決鬥的一方就要失去重要的東西,那麼了,如果我輸了決鬥,我就下令所有人中止攻擊行動;但如果是妳輸了…唔…妳們四人就要體驗做公交車,這個建議妳們應該會接受的?」
 
靜香她們是拒絕沙諾爾的提出的輸掉決鬥就會變為公交車的建議,她及涼子認為是沙諾爾想利用自己的性慾來消滅時女一族。
 
「時女靜香,妳那麼無理指責是不可以啊,如果妳只有一股單純率直及欠缺優雅的妳,試問怎可以領導時女一族,拯救妳的霧峰村?」
 
「我怎樣領導大家,與妳們何干,難道我要很以小早川紗枝同梂不會學識照顧自己。不過京都出生的人的女生,大部份是不會學習照顧自己,幸太郎向我提及過, 紗枝以前是想養寵物,不過家人以無法照顧自己而反對,如果你們是偶像們的製作人,就不要隨意挑起事端,應該去做些對藝能界有貢獻的事。」
 
烏尼亞對靜香在個性方面提出反駁,但是靜香認為自己如何領導時女一族與鮮卑人何干?烏尼亞雖然對靜香唯我獨尊的態度非常不滿,但是沙諾爾叫她冷靜,而且沙諾爾反而就靜香提及事務所旗下偶像缺點而感謝。
 
不過靜香在裝上決鬥盤後,她生氣地向沙諾爾及其部下說道「不需我向我道謝,因為我很快會用救援王牌牌組把你們的侵略野心打到粉碎!」
 
「妳…!我真是想把妳們時女一族…!」
 
「妳們二人冷靜!妳們忘記了今次的來這裡的目的嗎?」
 
正當古路多準備拿起她的愛劍「雷壬丸」,準備斬殺態度非常囂張的靜香之際,就被沙諾爾阻止,並要求她及烏尼亞冷靜,當然二人亦明白今次來到水德寺的目的。
 
「主公,對不起,請原諒我們二人對靜香的不滿…」
 
烏尼亞及古路多二人對自己突然的憤怒,向沙諾爾道歉。而沙諾爾就把二人當是自己的妹妹,輕輕摸了她們的頭,並冷靜地說道「靜香她們不知道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她們以為我們來消滅她們。就由我說給時女一族的蠢才知道,她們的盲目及無知,就是滅亡開始。」
 
二人亦明白沙諾爾的意思,雖然烏尼亞就提醒沙諾爾。
 
「主公,要小心救援王牌的效果,除了牠們的第2效果是可以從手牌或牌組特殊召喚外,更需要留意靜香的EX牌組,會不會召喚對主公不利的怪獸,因而被壓制。」
 
「我知道了,就給她們看看我新加入的卡片。」
 
沙諾爾在向烏尼亞及古路多二人互吻之後,他隨站在靜香面前,並準備決鬥。
 
而靜香看見沙諾爾的舉動後,直斥他剛剛做的互吻非常噁心。
 
「你是不是瘋了,你已經有妻子,竟然與你的部下互吻?沙諾爾不止是我們的敵人,更是女人的公敵,給已經被殺的父子更邪惡,我今天就要毫不留情地消滅你們。」
 
「決鬥!」
 
沙諾爾 VS 時女靜香
 
「即使妳指責我們有做的事情是有侵略性,但是我始終有紳士風度。第一回合就由靜香妹妹先攻了,不過就不需要立對我手下留情。」
 
二人大叫決鬥後,雙方就從決鬥盤抽了5張手牌。但此時,沙諾爾竟然客氣地給靜香先攻,以作為提及小早川紗枝的自理問題的答謝。
 
「不需要你這個變態多說,我一定會使出全力!我首先發動魔法卡增援,我要把牌組的救援王牌 脈衝滅火者(3星 戰士 ATK 1500 DEF 1500)加進手牌。之後我要發動場地魔法機巧傳神使記紀圖!」
 
靜香隨後發動了屬於機巧的場地卡,但是由於是第一回合,所以靜香沒有發動其效果。不過她隨後在手牌召喚救援王牌 空中起吊者(4星 戰士 ATK 1700 DEF 1700)。
 
靜香在召喚後,就隨即宣告發動空中起吊者的效果。
 
「發動空中起吊者召喚成功時的效果!此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的場合可以發動。我可以從牌組一張魔法卡加入手牌。」
 
靜香之後就在牌組拿了一張速攻魔法卡RESCUE!加進手牌,之後就直接結束回合。雖然她對自己的新牌組是充滿信心。
 
不過靜香真是有信心?
 
之後到沙諾爾的回合。
 
「抽卡。」(手牌5>6)
 
沙諾爾在觀看自己的手牌後,他隨即在手牌發動魔法卡「電子網挖礦」。

「我把手牌的真紅眼黑龍(7星 龍族 ATK 2400 DEF 2000)送到墓地,之後我可以從牌組的電子界男巫(4星 電子界族 ATK 1800 DEF 1000)加進手牌。之後我從手牌召喚麻醉槍彈丸龍(1星 龍族 ATK 0 DEF 2000)!」
 
之後沙諾爾就發動了魔法卡「爆竹抽卡」,把剛剛召喚的麻醉槍彈丸龍破壞,然後抽2張卡牌,之後他就什麼卡片不覆蓋的情況下,宣佈直接結束回合。
 
「攻擊力0的怪獸剛剛召喚出來,就為了補充手牌而破壞,不過那麼做,才是很適合你的決鬥風格。」靜香對沙諾爾的說話,雖然帶有刺耳,但是對性格冷靜的沙諾爾來說已經是習以為常。雖然靜香戰自己是充滿自信,但是他及身後的烏尼亞已經發現靜香開始驕傲起來,但是他望向烏尼亞,與及觀看自已的手牌後宣佈結束回合是合理的。
 
因為目的就是靜香以為沙諾爾有手牌事故,接著等靜香進行超量召喚及直接進攻,但是靜香真是做到嗎?
 
「我的回合,抽卡!」(手牌4>5)
 
此時,在身後的紗緒就提醒她不要輕敵。
 
「放心了,紗緒,我狀態沒有問題的,我很快會打倒對面的變態,那麼我們四人就不需要變成什麼….公交車…?是嗎?」
 
不過紗緒及涼子對於靜香的自信感到擔憂,而靜香就隨即發動了魔法卡「皮里﹒雷斯的地圖」,根據卡片效果,我可以在牌組的救援王牌 消防栓(1星 機械 ATK 0 DEF 0)加進手牌…咦…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我的生命值只有2000分?」
 
在加進手牌後,靜香發現自已的生命但只有2000分,她就問紗緒發生什麼事?而沙諾爾陣營內,除了烏尼亞及杜鵑花組外,其他人對靜香的無知而捧腹大笑。
 
「妳真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皮里﹒雷斯的地圖在發動加進手牌後,生命值是需要減半,還有,妳剛剛從手牌加入的消防栓如果不召喚,直到下個回合結束時,只要因此效果加入手牌的怪獸或那些同名卡召喚不成功,不能把該怪獸以及那些同名卡的效果發動。妳連卡片不看清楚就直接發動,時女靜香真是蠢得可憐啊!哈哈…!」
 
時女靜香 LP 4000 > 2000
 
靜香面對那麼難看的場面,她面子盡失,而且開局不久生命值只有2000點,還是蠻痛的,
 
而古路多此時,就以赤城米莉亞的個性向靜香說道「是!靜香妹妹,我古路多要提你啊,以皮里﹒雷斯的地圖檢索的鐘擺卡,在下個回合結束時,是不可以進行刻度設置。不過以妳的性格,即使是其他人,亦是不會聽的。」
 
靜香在古路多的挑釁下,情緒非常憤怒。她在憤怒的情況下,已經忍不往召喚怪獸了。
 
「我一定要殺掉你們,我要從手牌召喚救援王牌 消防栓,此卡有消防栓以外「R-ACE」怪獸存在,對手不能將此卡選擇為攻擊對象,作為效果對象。之後我把解放消防栓,從牌組以攻擊表示特殊召喚機巧鳥-常世宇受賣長鳴(2星 機械 ATK 950 DEF 950)。」
 
靜香場上就出現了一頭金色的機械鳥,但是因為古路多的侮辱因而憤怒及失去理智的靜香,已經無法控制自己。
 
靜香正準備進行攻擊宣言時,有一個年約15歲,身穿紅色T恤及黑色長褲的紅髮少年,同時亦與五十鈴憐同樣,右邊的前髮遮蓋了右眼,當然亦不影響視力。
 
靜香,以及所有時女一族的成員,看見紅髮少年的出現,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而不知所措。
 
紅髮少年在靜香面前出現,之後用嚴厲的語氣靜香說道「妳現在妳們只想著急於打倒我身後的沙諾爾,妳那麼糟糕的決鬥方式,如何可以勝出決鬥?」
 
「我怎樣決鬥,又與你有什麼關係?還有,你是什麼人?你想干擾我的決鬥?」
 
「我叫三船彥,是響姐姐要我來這裡的。妳們時女一族知不知道今次沙諾爾來這裡做什麼?」
 
紅髮少年在自我介紹的同時,亦向靜香及紗緒等人提出質問。
 
「我又怎會知道他們來這裡做什麼?總之只要打倒沙諾爾,我們時女一族就可以成為拯救日本的英雄,不是嗎?」
 
彥聽到靜香的盲目宣言後,他隨即憤怒地掌摑了靜香的臉部。
 
而古路多、維薩特及杏子等人想上前制止小彥,不過就烏尼亞以觀察發生什麼事為由阻止,而只持有六張手牌的沙諾爾,亦是想看發生什麼事?
 
「妳們仍然不明白他們為何突然攻擊妳們?那個沙諾爾的目的,就是為了得到學園偶像團體,Stella maris的前成員,是譽為天才學園偶像的水篠環。響姐姐其實在她中等部畢業後就已經留意她,那個幸太郎沒有告訴妳們嗎?」
 
「真是?那麼…他們為什麼要攻擊我們?」
 
靜香知道沙諾爾為了得到一名學園偶像後,她命令所有怪獸攻擊的同時,就反問沙諾爾為什麼要攻擊時女一族,她更情緒激動地向沙諾爾問道「妳們竟然為了得到一名偶像,竟然要大動干戈攻擊我們,你們是不是要把我們趕盡殺絕?」
 
此時,靜香的怪獸亦對沙諾爾直接攻擊,當然沙諾爾是一個身經百戰的戰士,這些攻擊只是當是為他帶來小小的痛楚。
 
沙諾爾 4000-1700-950=1350
 
「這些攻擊,只是代表妳的自私,不是嗎?我在丘比聽過妳的事,妳向丘比,即是妳們所說的欠兵衛的願望是阻止國際合作協議簽署,那麼的願望,才是不止是自私,更是支持世界和平的人最不應該許下的願望。」
 
沙諾爾的斥責,令原本盲目憤怒的靜香的情緒更不穩定及更低落,她只是低聲地說「回合結束」後,就隨即流淚,哭起上來。
 
不過,小彥就突破掌摑靜香,並向靜香罵道「妳還要繼續哭?那麼哭泣,真是會哭死沙諾爾他們嗎?那麼下去,全國的偶像最後會成為他們的公交車,妳是不是想所有偶像的性器官被人上上落落?」
 
「當然不要有那麼的結局…那麼我…」
 
靜香自己是不想輸給沙諾爾,因為如果輸了,自己及所有時女一族會變成沙諾爾他們的公交車,小彥就向靜香作出鼓勵。
 
「如果妳真是想守護日本,就應該冷靜應對,因為妳是背負守護日本的巫女!」
 
小彥的提點,令靜香亦醒惦過來,就是因為自己是領導,更是不可以被敵人的胡言亂語而大哭。
 
靜香的情緒亦慢慢平復下來,她就以意志堅定的眼神說道「我不會被你們的胡言亂語擾亂我的心智,即使日本經濟因為其他國家的施政失當而受到連累,但是我喜歡日本,所以我才要守護我喜歡的日本,阻止你們鮮卑人的入侵。我現在覆蓋2張卡,結束回合!」
 
之後,就到沙諾爾的回合….
 
「我的回合,抽卡。」(手牌6>7)
 
沙諾爾抽卡後,她就沒有作出任何動作,反而突然向靜香一個關於國際經濟的問題。
 
「妳們仍然不明白,妳們的時子長老真是要妳們守護日本嗎?我認為妳們是沒有可能守護真正的日本,因為現在日本與美國的關係,就很以一對母子同樣,是無可能分開的。」
 
「怎會的…長老…你亂說…我是不會相信的!」
 
靜香聽到沙諾爾的指出時女一族是沒有可能守護日本後,她已經開始感到沮喪及,而身旁的小彥,除了叫靜香冷靜之外,同時更向沙諾爾問道「沙諾爾,你究竟想怎樣?難道你們要為了一個被稱為天才學園偶像的水篠環,要把所有時女一族的巫女完全趕盡殺絕?你想要小環,甚至所有稀星學園所有的學園偶像雙手染上人的鮮血上舞台表演,你們才會開心?」
 
不過,沙諾爾他就反指三船響及士族議會沒有下令阻止維納斯方舟入侵日本,最後亂作一團的結局,他之後更向小彥及所有時女一族問道「小彥,我是不會介意你指責我殺人,但是你就不可以指本校偶像部成員染上人的鮮血在舞台上表演。你想一想,如果我要殺光所有時女一族,我已經一早叫古路多及杏子殺掉她們,但是給她們公交車,不殺死她們,我對待妳們已經是仁慈。」
 
「妳說什麼?要我們做公交車?即是要我們的下面任由男人上上落落?這個簡直是比死更難受!我一定消滅來自異世界的侵略者!」
 
涼子在激動地指出做公交車比死更難受的同時,更拿起香板指向沙諾爾。但是紗緒反而要求涼子冷靜。
 
「涼子,冷靜些,不如給我試試了解沙諾爾的想法,或者會可以有機會改變他們的想法。」
 
紗緒就接著向沙諾爾問道「沙諾爾先生一直是反對美國的QE(量化寬鬆),那麼如果美國提出在一年內加息接近3厘或以上,你會不會贊成?」
 
紗緒妹妹,妳問得好,不過這個問題並不應該在一個初中生的口中發問,因為知道事實後,反而令妳們更痛苦。如果美國宣佈加息,息口的回報就會增加,同時減少大風險投資資金流,股債房等有可能相應下跌。在美國加息下,是會造成其他國家貨幣大貶值,如黎巴嫰為例,目前已貶值了9成。但相對地, 加息, 進出口等商務和經濟活動, 必然令到通貨急劇膨漲,如印尼盾曾在過程中不斷偷印銀紙,令貨幣系統崩潰,令貨幣貶值加劇。」
 
在沙諾爾身後的烏尼亞,就接著向紗緒解釋美國加息的後果。
 
「如果美國現在宣佈加息,那麼周邊的貨幣就會貶值,從而影響進出口貿易,通貨急劇膨漲,任何生活用品水電煤糧都會抽起會有機會成奢侈品。銀行資金流缺失、擠提、巿場巨頭資金流向較安全的收息方向,遠較在巿場大風險,因而令巿場資金流減少,百業蕭條,最後經濟衰退。銀行內的現金就無法提取。即使有錢,但買不起生活必需品,糧水電受限或斷供,民眾會陷入絕望的恐慌之中,治安逐漸轉差,人性會變得更黑暗,政府權力變得極大,社會整體隨後受到嚴重影響,如果由我們來統治,民眾就不需要因為…」
 
「烏尼亞,不需要再為她們解釋,因為如果再解釋,只會她們就會更痛苦。」
 
沙諾爾的要求下,烏尼亞就說了「抱歉」後,就沒有再說話。
 
「靜香,看來妳們是不會聽入耳了,不過為了水篠環,我一定要打倒妳們。我扎手牌的大地彈丸龍(3星 刻度0 龍族 ATK 1400 DE火1350)及火炎彈丸龍(4星 刻度9 龍族 ATL 1800DEF 1450)設置刻度!」
 
沙諾爾就把手牌其中二張的鐘擺卡片放在魔法區的最左方及最右方,而決鬥盤的螢幕就題示了「Pendulum」的英文字,而在鐘擺區上就出現了二頭彈丸龍,不過令所有魔法少女震驚的是,右邊的大地彈丸龍的的角,很以是秋野楓的手扙,而左方的黃色的陣丸龍的角,竟然是桃子的大劍。
 
沙諾爾之後在手牌發動永續魔法「星降的鐘攏」,之後他冷靜地說道「我現在要進行鐘攏召喚!以星海之天使母的名義降臨於混亂的時代,鐘擺召喚!召喚電子界男巫及暴風彈丸龍(4星 龍族 ATK 1500DEF 1650)。」
 
沙諾爾在進行鐘攏召喚後,他隨即發動了星降的鐘擺的效果。
 
「星降的鐘擺效果發動,一回合一次,如果我方成功進行鐘擺召喚時,我方鐘擺召喚的數目,就是我可以抽卡的數目,我用鐘擺召喚了2隻怪獸,我可以在牌組抽2張卡牌!」(手牌2 > 4)
 
而在抽卡後,沙諾爾的攻勢仍然未停止…雖然靜香的情緒及理性慢慢平復,但是之後所有時女一族的少女會步入滅亡的深淵之中。
 
沙諾爾此時要宣佈進行連結召喚…
 
「確認召喚條件,電子界族怪獸2隻,我要把場上的電子界男巫及暴風彈丸龍設定連結標記,暴風彈丸龍在規則上視為電子界族。連結召喚,現身了,電子界魔女(LINK2 電子界族 ATK 800)!」
 
「召喚攻擊力只有800的怪獸?你想做什麼?」
 
被指名要成為公交車的涼子,她看見沙諾爾場上只有攻擊力只有800的怪獸,就問想做什麼,而一直安撫靜香的小彥就感覺有不好的預感。
 
沙諾爾他就從手牌召喚彈丸同步者(1星 龍族 ATK 0 DEF 0),並放在電子界女巫的下方,之後他發動了彈丸同步者的效果,把墓地的真紅眼黑龍從墓地特殊召喚。不過,用彈丸同步者效果特殊的怪獸,在回合完結後是會被破壞。
 
沙諾爾就把真紅眼黑龍放在電子界魔女的左下方,之後沙諾爾再發動電子界魔女的效果,連接區有怪獸特殊召喚的場合,把自己墓地1張魔法卡除外才能發動。從卡組把1只電子界族儀式怪獸和1張電腦網儀式加入手牌。
 
「我把墓地的電子網挖礦除外,把牌組的電子界魔術師(7星 電子界族 ATK 2500 DEF 2000)及電腦網儀式加到我的手牌。(手牌3>5)」
 
小彥看見沙諾爾的舉動後,他隨即提醒靜香留意對方手牌的電子界魔術師。
 
「我知道了,我是不會給大家成為所謂的…什麼…公交車…」
 
雖然靜香會注意,但是一直在鄉村生活的她及紗緒來說,其實對什麼是公交車是什麼亦不知道。
 
「妳們真是想知道什麼叫公交車?不過給我召喚了電子界魔導師後說解釋給妳知了,時女靜香。發動儀式魔法電腦網儀式,我把場上的真紅眼黑龍作為儀式祭品,網路的魔術師,成為引導魔法少女的智者,儀式召喚,以守備表示降臨,電子界魔術師!」
 
沙諾爾場上出現了一位魔術師,雖然攻擊力與傳說的黑魔導相同,但是電子界魔術師用非常兇悍的眼神望向時女一族。
 
不過沙諾爾把電子界魔術師作守備表示,而且沙諾爾亦把其2張手牌作覆蓋後,就結果回合。
 
但是,沙諾爾在宣佈回合結果後就繼續向靜香說道「妳們為了救霧峰村而來到神濱市,但是可惜的是,妳們的長老根本與他們同樣,為金錢而貪婪。美國有一位銀行執行長說過,錢是為了要讓自己被看得起,錢少就是會被看扁,奢華變成是一種權力!大家不會覺得薪水拿180萬美元的行政總裁比較有能力,但卻會覺得能拿到240萬的行政總裁就是比較厲害,其實就算是要當肥貓,不也要當那隻最肥的貓嗎?因為當出事時,大家看你一樣還是肥貓.不會因為你薪水相對少,就覺得你比較有良心。所以既然選擇要當肥貓,就不要畏畏縮縮!霸氣地勇於當最肥的那隻,然後就…」
 
沙諾爾所說的說話,對所有時女一族的魔法少女來說是不明白,不過就有些不舒服的感覺。不過,靜香已經沒有時間思考,因為已經到她的回合。
 
「抽卡!」(手牌2>3)
 
靜香在抽卡後,她隨即發動了場地卡「機巧傳-神使記紀圖」的效果。
 
「發動機巧傳-神使記紀圖的效果,從我方牌組上方翻開3張牌。可從其中選擇攻擊力與守備力數值相同的機械族怪獸1體加入手牌。剩下的卡片以裡側表示形式除外。」
 
靜香之後根據機巧傳-神使記紀圖的效果,從牌組抽3張卡牌。之後靜香冷靜看看剛剛抽的3張卡牌,她把其中一張怪獸卡加進手牌,其餘的卡片就以裡則表示除外。
 
而隨後,靜香之後作出行動了。
 
「因為我的場上有R-ACE怪獸,我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R-ACE救援滅火者(6星 機械族 ATK 2200 DEF 2200)。」
 
靜香在場上就出現了一架消防用的飛機,雖然攻擊力是可能打倒以守備表示的電子界魔術師,但是她已經不可以理會那麼多,因為靜香輸掉決鬥,時女一族的下場是非常悲慘。
 
而在作出攻擊宣言時,靜香就再向沙諾爾他們問道「點解你要我們做什麼公交車?你覺得與魔法少女造愛很開心?你明白我們魔法少女的感受嗎?」
 
「是你們根本不明白,就是我因為在上次的大戰中,市內的魔法少女為了打倒巫師,即使她們有那麼不幸,但是她們仍然堅強下去,而且,她們更加需要愛情的滋潤,其實東部首領的七海八千代及調整屋,還有天音姊妹,亦是我的妻子,而且她們已經為我誕下女兒,非常幸福。」
 
沙諾爾在說話的同時,在他身後突然出現一道奇怪的洞穴,而同時就出現了一名金色長髮,表面年約20歲的女性,她紫色的眼睛及手持了一把白色的太陽傘,給了一種妖艷的感覺,她就是來自幻想界,與西行寺幽幽子同樣,年齡超過2000歲的妖怪八雲紫。
 
「就是魔法少女需要愛情的滋潤,然後就把她們的魔力以遺傳的方式,繼承到兒女身上,那麼比以她們的靈魂成為宇宙的食物更加好,是嗎?小沙沙?」
 
八雲紫的出現,再加上她及沙諾爾對魔法少女的奇怪主張。而靜香,以至所有時女一族的魔法少女亦此而憤怒起來。
 
「你們的想法簡直是變態,竟然把我們魔法少女的當是生育道具?你們有這些極度扭曲的想法,就已經無資格做人,今日就由我時女靜香把你們消源。進入戰鬥階段!R-ACE救援滅火者,向電子界女巫攻擊!火炎轟炸!」
 
靜香就立即進入戰鬥階段,並下令R-ACE救援滅火者攻擊攻擊力只有800的電子界女巫,正當救援滅火者準備攻擊之際,沙諾爾突然打開了陷阱卡。
 
「靜香,妳們已經被憤怒及固執遮蔽,看來妳們應該要感受什麼叫做失敗。打開反擊陷阱卡,連鎖突擊,場上有電子界族或闇屬性龍族時可以發動,大家可以在牌組抽2張卡牌,之後終止靜香妹妹的戰鬥階段。」
 
(沙諾爾手牌2>4) (靜香手牌2>4)
 
靜香對於自己的攻擊失敗感到失望,不過她場上仍然有攻擊力有2200的救援滅火者,而靜香就再覆蓋一張卡牌,之後就結束回合。
 
到了沙諾爾的回合…
 
「我的回合,抽牌…」(手牌4>5)
 
沙諾爾在抽卡後,他竟然以輕鬆地向身後的八雲紫問道「紫姨姨,很久不見了,我現在要集中決鬥,暫時無法招呼妳,希望妳原諒我。」
 
「不緊要,因為我及幽幽子,還有蕾米莉亞同樣,視小沙沙為親生兒子,是嗎?而且我更想看市內的魔法少女是怎樣的。」
 
八雲紫竟然稱自己視沙諾爾為自己的親生兒子看待,而她來這裡是好奇觀看神濱市的魔法少女是怎樣,但是真是嗎?

(待續)

後記:本來想完成整個決鬥為一章,但是考慮到要給水篠環出場,我決定把今次的決鬥分為二章。下一就會更精彩,與及更絕望...

今次我用了同人卡,所以我貼出來介紹一下。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我覺得沙諾爾的想法有點太偏激,很可怕。
雖然他是為了偶像,但是也讓人不寒而慄……
2022-10-20 20:52:11
蘿莉控凱撒
為什麼?難道用錯方法?
2022-10-21 02:50:06
亞爾斯特
讓所有魔法少女生產這點。
雖然我知道可能有些人會很想要有人愛,但不是所有人都這樣吧?
2022-10-21 04:03:4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