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天使之淚

可可羅 | 2022-03-21 16:10:35 | 巴幣 2006 | 人氣 131

完結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資料夾簡介
《魔法少女小裕》的第三季,Chara要解開更多謎題了。


【同步次元,童實野市頂層區,捷運站】
『搭乘本市頂層代達羅斯捷運的旅客,請隨時攜帶你的行李下車,下車時請交出你儲值的決鬥者ID卡片,本捷運歡迎你再度光臨……』
「話說老姐,在友誼杯出賽之前的練習,這段時間……」頭髮刺刺的眼鏡男,和泉萬丈問著姐姐十七夜。
「我想應該會有認識的人跟你決鬥吧?但是我要確認她還有沒有聯絡方式。」十七夜說著:「萬丈,我待會去治安局那邊確認看看,我有認識的人在這邊暫居著。」
「妳說頂層?不可能啊,其他次元的居民只能去底層觀光,那裡是有錢人才過去的地方……」萬丈說著:「因為社團活動的關係我要參加友誼杯,而且這段時間應該要去練習騎D輪吧?」
「你難道就沒有自己想見的人和事物嗎?她們隨時都有可能消失掉……」十七夜生氣的說著,似乎很在乎自己的某位同事。
「其實…我們社團有一位社員好久都沒有餐與社團活動,好想再見到她……」萬丈說著。
「實際上卻沒有Chara Dreemurr的消息,這對我說是不好的事情,但這點我要等到活動結束後才去調查她。」十七夜說著。
「我知道,但是覺得她的聲音一直都在我腦海裡…或許,那傢伙真的失蹤在這也無所謂。」萬丈說著,心裡似乎非常擔心Chara。
「你想去底層找她嗎?應該不太可能,就像海底撈針那樣……」十七夜搖搖頭說著。
「但她是我們的朋友,我不能就這樣視她不見!!」萬丈說著。
沒有這個必要……」這時有一位黑色長髮的見瀧源中學女學生,似乎大老遠地過來這裡。
「剛剛…那不是…見瀧源的人嗎?」萬丈說著,他從手扶店梯看到那位女孩的身影。
「你在怕什麼?你說見瀧源的女學生嗎?」十七夜說著:「等我一下……」


十七夜在地面的街道上往小巷子離去,手中握著自己持有的寶石,之後,她變成了魔法少女的姿態,似乎是一個魔法少女軍官的樣貌。
「不能讓弟弟萬丈捲入這件事情……為什麼見瀧源的人會來這裡?」十七夜說著,爬到了頂樓似乎要和那位可疑的少女對談,她似乎知道那位少女的身分。
「妳就是神濱市的魔法少女的首領吧?我想要知道妳目前的狀況。」這時另外一個女僕裝扮的魔法少女叫住了十七夜,似乎是剛才可疑的女孩,而且十七夜似乎確認她的身分了。
『曉美焰』 LV.46 攻擊 283 守備 239
魔法少女,似乎是有很痛苦的經歷。
「是曉美焰啊?我是沒什麼心情要跟見瀧源的魔法少女說幾句話的,不過妳之前和Dreemurr的關係有好多了嗎?」十七夜問著小焰。
「妳很堅持自己不需要兩勢力的Magius的力量幫助妳呢,不過就Chara自己…她似乎很擔心我們身上發生的事情,我的事情就我自己處理……」小焰說著。
「很擔心如果Dreemurr同學被殺,影響的事情可能不只有大東區的學生關注的。」十七夜說著:「我想那傢伙一定是為了什麼才願意幫妳守護朋友的。」
「那是不可能的,Chara Dreemurr只是為了利益而言,時空管理局要給她好處,所以才照著自己的任務守護裕子的。」小焰擺出一副厭惡的眼神,「沒想到中川裕子,居然還是莫巴王國選中的人,那些時空管理局的人,就讓她們自生自滅吧!」
「感覺妳變了很多呢,以前還不是那個害羞的眼鏡女孩,但偶爾會像現在這樣子。」十七夜說著:「以妳說話的態度要小心,Dreemurr同學是面對同伴就會想要全力以赴的女孩。」
她那種性格……遲早都要面臨靈魂寶石的粉碎。」小焰說出惡毒的話。
或許我們不應該站在自己的立場來看,一個魔法少女是否在這個社會中生存,對她而言,弱肉強食的社會,對她來說也是一種成長的環境。」十七夜說著。
「妳知道她的處境現在有多糟糕嗎,她堅持要那個札克的牌組淨化,而且想證明遊矢的力量是可以拯救世界的,她被那種堅持束縛著。」小焰著急的說著。
「她會選在這個時代,這個充滿惡意的世界,一定也有她的原因吧?」十七夜說著。
「我不管,之後我一定要結束掉她的生命,我打算自己對付神聖五重奏現在面臨的問題,那些魔導師甚至想要利用我,她們根本沒機會拯救小圓。」小焰似乎在整理自己的盾牌百寶袋。
「妳知道你在說些什麼嗎?」十七夜生氣的問著小焰。
「時空管理局一直都在利用Chara,她們只是要維持小圓那個『圓環之理』的型態來平衡多重宇宙而已,那個小圓明明就沒救了,還被我這樣摧殘……」小焰似乎情緒失控的說著。
「老姐,妳到底死去哪了?妳爬到頂樓要做些什麼呢?」這時弟弟萬丈似乎很緊張地爬過來頂樓,似乎很擔心姐姐十七夜。
「那是妳弟弟嗎?」小焰問著十七夜。
「他擔心我和妳聊太久,不過我們現在有急事要做,我們要在童實野市成名,也是我弟弟的夢想…」十七夜說著。
「妳好,我叫和泉萬丈,妳也是很強的決鬥者嗎?」萬丈跟小焰打招呼。
「已經沒有時間了,你趕快去跟同學說,童實野市有人拿核子武器引爆,會炸掉整座市區,快一點,我會想辦法把倖存者救出來的。」小焰很著急地跟萬丈警告。
「妳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核子武器要爆炸了嗎?」萬丈似乎很不在乎。
「曉美同學,我不知道妳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請先把自己遭遇的一切說明完畢後,再向我們警告也不遲。」十七夜說著。
美樹沙耶香…要引爆紅核晶,要是被她破壞次元,鹿目同學的目的就達成了!!」小焰結結巴巴地向十七夜解釋。

{Special TURN:天使的淚}


「看樣子老姐,她似乎經歷過很可怕的事情,我想她總是結結巴巴的瞞著什麼。」萬丈說著,似乎很擔心小焰出了什麼狀況。
「曉美同學,可以讓我觀察妳的內心嗎?」十七夜問著。
「妳不會明白的……關於小圓的事情…」小焰似乎很緊張。
「我的魔法不太常跟萬丈施展,因為不想在他面前暴露魔法少女的身分,但是,既然關係到他最喜歡的人,我想不能視而不見。」十七夜說著,之後摸著小焰的左手,讀取她的靈魂寶石。

【曉美焰的記憶之門】
在十七夜的眼前,浮出了一道有關記憶的門,十七夜試圖把它打開。
「這是……」似乎眼前的小房間,是一個有關膠捲的記憶房間,裡面市有關目前為止小焰的記憶,只不過,房間的面積已經不夠放入廢棄的電影膠捲,而眼前的錄放機似乎在播某個畫面。
「這些廢棄的膠卷,真的是她這些年來的魔法少女經驗嗎?」十七夜看著這些膠捲,其中一個膠捲似乎標記著『Earth-904』的文字,底下還有一行是『鹿目同學加入網球社』
「而且這樣的膠捲已經只有這些,看起來好像還有更多……」十七夜說著。
『小焰醬,我不會有事的,那個帝國中學要來拆我們見瀧源中學的足球社,他們不會那麼殘忍的。』錄放影機的小圓對著鏡頭說著,似乎是以前的紀錄。
「鹿目圓不是偶像研究社的團長嗎?」十七夜問著。
『不過鹿目圓妳學會那招以圓堂大介繼承的招式,真的沒問題嗎?』影像中的丘比問著,在這裡丘比穿上了足球隊經理的服飾。
「大概是知道為什麼了?我記得圓堂大介,那是萬丈以前崇拜的動畫角色,圓堂守的祖父。」十七夜覺得影像理的事情越來越不對勁,似乎打算推理。

「老姐,足球這種東西以前就這麼難射門的嗎?」那是年幼的萬丈問著姐姐十七夜的記憶。
「那些都是假的,怎麼可能演成生死的狀態,那只有怪獸決鬥時!」姐姐在記憶裡說著。
「但是,那些怪獸只是實體的化身,足球員有辦法召喚那種東西耶……」萬丈說著。
「這我就不太明白了,小萬,也許總有一天,我們能找到運動天馬行空的真相,或許我們能創造一個決鬥不需要賭上名譽、性命的世界……」

「或許,Chara明白,小焰在多重時間軸的活動下,經歷了很多魔法少女的體系,就像每部漫畫都有自己獨一無二的世界觀,我必須要告訴小焰這是虛假的……」十七夜終於明白了什麼。
十七夜關掉錄影機,似乎帶著紀錄『Earth-1154』的錄影帶,但這時突然出現穿著不同的小焰。


「讓我來告訴妳事情的真相吧,鹿目同學的事情是真的想知道的嗎?」有著烏鴉翅膀和惡魔洋裝的曉美焰似乎給了十七夜壓迫感。
「曉美同學,請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吧!」十七夜說著。
「其實也就是把小圓的『圓環之理』的機制完全剝奪的計畫罷了,不過要達成這個機制,另一個我需要經歷很多痛苦才行啊。」小焰說著:「本來我就是這麼億萬分之一所誕生出來,簽下契約與小圓共同生死的女人啊,所以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的時間軸,我都要守護者小圓,這就是我的願望,也是我和那該死的誓約,嗯哼哼哼……」
「所以,只存在於第一個時間軸的妳,究竟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十七夜害怕的問著。
早在很久之後的將來,我目睹鹿目同學簽下契約成為神的那一刻,圓環之理誕生了,那時候所有的魔女都要從時間軸上消滅,不過這樣子的話,很快就會會造成宇宙崩潰,或許那個傢伙說的沒有錯。」小焰說著:「維持宇宙的生命必須讓小圓和我除去時間守護神的身分,之後Chara會忘記自己是為了什麼戰鬥,不過這一切還只是開始啊。
「妳的目的就是把時間軸的因果關係給斬斷是吧?聽妳說好像會對這個世界有劇烈的影響呢,但妳到底是依賴什麼力量去奪去圓環之理的力量的?」十七夜說著。
本來打算創造Undertale的衍生時間軸,來不斷的大量複製,大量複製的同時也夾帶著不同漫畫為基準的設定資料,每個時間軸基於物理特性不一樣,那個時間軸的魔法少女,自然會有不同的能力比較呢!!」小焰說著:「好懷念當時的次元戰爭呢,每個人都因為自己的理念、價值觀衝突而紛爭,但是在遙遠的正規時間軸,卻因此誕生出了與我披敵的因果設定。
「妳指的是…」十七夜感到不太理解。
核心次元1809能把決心的力量設定成可以感知多重時間軸的自己,並集合這種力量來達成自己的目的,那邊有一個鹿目同學,她就是這樣誕生的,本來還想利用她來讓時空管理局有異議,打算消滅核心次元的分支,但是那個已經成長的Chara卻自尋死路。」小焰說著:「她疏忽了小圓的寶石與本體分開,喚醒了因果來的,怨念最深的一個人格了!!
「那個人格究竟是何方神聖?」十七夜問著。
「魔法少女原本有機會可以建立自己有目的淨化靈魂寶石的系統,卻因為一己之私讓大部分魔法少女自相殘殺啊!!」小焰說著:「原本那是有機會把正向的因果給傳遞到神聖時間軸並誕生圓環之理的巨大能量啊,現在降臨到現在的鹿目同學身上。」
「很少有這樣的機會可以見到靈魂寶石淨化的系統,就這麼少數幾個對吧?」一個神祕的聲音說著,似乎小焰注意到了。


「我就知道啊,能進入我等的記憶之門的魔法少女,就不只有妳一個,而且這代表《育成計畫》遊戲的魔法少女公主還沒死掉呢!!」小焰說著,似乎用惡魔的語氣。
十七夜看見了房間窗檯上,站著一位白色水手服的魔法少女,似乎沒感應到靈魂寶石。
「我本來想說鹿目自己本來就有些問題,但是沒想到背後的事情居然這麼嚴重。」代號叫做白雪的魔法少女說著:「本來想要慢慢地在同步次元修練自己,然後跟鹿目約好一定會見面,不過可能這個機會已經渺茫了。」
「白雪……我身體感覺好沉重……為什麼要讓萬丈接受這種命運?」十七夜拿下了單片眼鏡,眼鏡上的寶石似乎冒著黑黑的煙。
白雪從窗檯上跳了下來,似乎抱住了十七夜,迅速地往門前離開。

【現實世界,頂層貴族區大樓】
「老姐…為什麼會出現魔法少女的特徵呢?」萬丈看著暫時失去意識的十七夜和小焰,發現十七夜的單片眼鏡似乎有黑色髒污,怎麼擦都擦不掉,「那個讀心術的魔法讓兩人失去意識,感覺好像從哪裡看過的樣子?」
「魔法界的三大鑰匙,賦予了你們擁有與願望相互補足的能力,就像三千年前的古埃及千年鑰匙一樣,但唯有這段文明,是悲劇魔法少女的開端。」同樣是白髮白色水手服的魔法少女,拉住了萬丈的肩膀,「我把你姐姐從記憶之門召喚回來,但是很快的……」
我們魔法少女就會被汙穢吞噬,寶石根本無法承受我們身體上所帶來的絕望,從金屬的文明上開始粉碎掉……唯有讓大家回歸自然純樸的年代,那些文明的進化所帶來的騎士道精神,以及守護他人的決心,都只是扮演世界滅亡的工具罷了!!」小焰慢慢地從地板上站了起來,之後從百寶袋盾牌中拿出了可以裝在盾牌上,只有怪獸區域的決鬥盤。
「和泉萬丈,帶著妳的姐姐找其他的魔法少女,我想那個與妳相識的少女會幫助你們姐弟。」小雪這時從某處掏出一把巨型的魔槍,「隱藏著黑暗力量的鑰匙啊,在我面前顯示真正的力量,跟你訂下約定的小雪命令你,封印解除!!
魔槍這時候化為鎧甲的一部份,強化這位神秘魔法少女的魔法少女服,仔細一看,她手上沒有決鬥盤,但是她從腰帶的卡盒抽了五張手牌,看樣子還是要和小焰決鬥。
「老弟……快點離開…」十七夜氣喘吁吁地說著。
「這個時候居然要救出姐姐,我可不保證會發生什麼事情啊……」萬丈緊張的公主抱姐姐下樓,似乎很擔心戰鬥的兩人的狀況。


白雪 LP 4000 小焰 LP 4000

「曉美同學,拜託了,恢復妳原來的樣子!」白雪先發制人,她把一張怪獸卡放在地上,用一把槍頭砸向卡片,「出來吧,從手牌特殊召喚,『ZS-昇華賢者』!!」
『ZS-昇華賢者』 攻擊 900 守備 30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從手牌通常召喚,『驅魔修女-索菲亞』,之後觸發手中的『影子蜥蜴』,從手中特殊召喚。」白雪用槍頭劃過兩張地上的卡片,兩隻怪獸的樣貌出現在戰鬥場上,「發動速攻魔法,『驅魔修女的和平問候』,將牌組檢索一張『驅魔修女-伊雷娜』,之後因為『驅魔修女-伊雷娜』『驅魔修女-索菲亞』的搭檔,這張卡從手牌特殊召喚。」
『驅魔修女-索菲亞』 攻擊 100 守備 8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影子蜥蜴』 攻擊 1100 守備 1500
闇屬性,爬蟲類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驅魔修女-伊雷娜』 攻擊 400 守備 8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這時候『驅魔修女-索菲亞』可以從牌組抽一張卡,並和『驅魔修女-伊雷娜』一起禱告,回復800分生命值。」白雪有兩張手牌,她的LP從4000提升到4800點,「之後『驅魔修女-伊雷娜』將手中的『驅魔修女阿門武裝』放置在牌組最下方,再抽一張牌,之後重複禱告,回復800分生命值!!」
白雪的LP從4800大量提升至5600點,準備要開始戰鬥的戰術了。
「我要將等級4的『驅魔修女-索菲亞』『ZS-昇華賢者』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是時候歸還那封閉在冰冷牢籠中的夢想了,做好覺悟了嗎?換裝,光之美少女,超量召喚!階級4,百花齊放的繁花公主,『驅魔修女-卡司皮特爾』!!」白雪喊出某傳說中的戰士的戰吼超量召喚了怪獸,「『驅魔修女-卡司皮特爾』的效果發動了,雙方在這個回合不能從墓地復活怪獸,之後移除一個疊放單位,從牌組將一張永續魔法,『驅魔修女捕捉魔鬼』加入手牌。」
『驅魔修女-卡司皮特爾』 攻擊 2300 守備 800
光屬性,魔法使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這樣嗎,妳想用驅魔的神聖戰士力量打倒我,不過我手中可是有很可怕的東西呢,妳還想完成布陣嗎?」小焰這時用冷酷的語氣,警告著白雪發動的攻勢。
「我要發動永續魔法,『驅魔修女捕捉魔鬼』,之後我可以在驅魔修女變身的時候,宣言妳卡片的效果無效……」白雪發動了永續魔法,不過聽小焰的警告,似乎不能忽視她手牌的怪獸究竟有什麼能力,「(依照她內心的潛意識,看起來好像在呼救,不過似乎要警告現在必須要結束回合,不可以在特殊召喚了……)
「哼,妳有能力的話,可以同時召喚兩體階級4的超量怪獸,然後妳額外牌組裡應該有『FNo.0 未來皇霍普』可以未來超量變身吧?不過那是中川裕子不要的能力罷了,我倒是想見識看看那個膽小鬼公主的垃圾究竟有什麼能力?」小焰拿裕子的尊嚴嘲諷,這讓白雪有點兩難。
(不過內心小焰的淺層意識,卻和現在的小焰相互衝突,肉體似乎無法回應小焰的另外一個人格究竟是有什麼手牌?)」白雪開始超量召喚了,「我要將等級4的『驅魔修女-伊蕾娜』『影子蜥蜴』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是時候歸還那封閉在冰冷牢籠中的夢想了,做好覺悟了嗎?換裝,光之美少女,超量召喚!階級4,輝煌閃耀的繁星公主,『驅魔修女-米迦埃莉絲』!!」
『驅魔修女-米迦埃莉絲』 攻擊 2500 守備 18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被作為怪獸效果解放。


「這個時候…發動手中的『原始生命態 尼比魯』的效果,將全部場上的怪獸盡可能解放吧!!」小焰這時候似乎召喚了巨大的隕石,砸在戰鬥場上化為煉獄般的地形。
「居然有這種事,那張卡不是是作為偶像世界破壞者的證明嗎?」白雪閃開了隕石攻擊,跟小焰用魔法少女的跳躍力跳到另一棟大樓繼續戰鬥。
我等創世與破壞的使徒啊,現在繼承因果輪迴的使命,將一切的希望化為灰燼,輪迴者的末日,『原始生命態 尼比魯』!!」小焰變成了潛意識裡的惡魔型態召喚了惡魔隕石。
『原始生命態 尼比魯』 攻擊 3000 守備 600
地屬性,岩石族,效果怪獸,在對手主要怪獸格3。
這個時候,白雪所站的戰場殘骸變成了怪獸使用了。
『原始生命態代幣』 攻擊 4800 守備 2600
地屬性,岩石族,代幣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哼哼哼哼,這時候妳手牌也消耗了四張了,剩一張手牌或許沒什麼存活的勝算了,不過那樣子的決鬥裝甲在奧雷卡爾克斯決鬥後就也很久沒有見到了。」小焰說著。
「這個鎧之魔法槍,是我死去的同伴所留下來的遺物,萬能物質奧雷卡爾鋼的邪惡一面早就在鑰匙妖精誕生的時候已經改變了他們的性質了。」白雪說著。
「那你猜這麼了,當時無名的法老駕馭傳說之龍的寶劍,與當時的杜馬三槍手戰鬥的那一刻…其實我已經在場了,只不過那個時候小圓已經陷入了達茲的陷阱裡了!!」小焰說著自己其中一個輪迴的記憶,似乎是在另一個平行時空的法老發生的事件,「『原始生命態代幣』的攻擊力和守備力數值為解放的怪獸總合,不過現在無法轉為攻擊狀態,妳這回合也只有被摧毀的命運罷了。」
「可惡,我居然沒有什麼手段讓妳清醒……」白雪似乎結束了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小焰有六張手牌,「像手中展示『魔神儀-曼德拉守護草』『巨石遺物 奧菲爾』,從牌組和手牌特殊召喚『魔神儀-蠟燭玩偶』『魔神儀-曼德拉守護草』!」
『魔神儀-蠟燭玩偶』 攻擊 0 守備 0
光屬性,炎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魔神儀-曼德拉守護草』 攻擊 0 守備 0
闇屬性,植物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魔神儀-蠟燭玩偶』可以從牌組檢索一張『魔神儀的祝誕』,之後發動儀式魔法,『魔神儀的祝誕』!!」小焰開始儀式召喚了,「我要將等級合計4的『魔神儀-蠟燭玩偶』作為儀式素材,我等時間軸毀滅之惡魔,將一切的因果關係,導向那毀滅的終焉,儀式召喚!等級4,『巨石遺物 奧菲爾』!!」
『巨石遺物 奧菲爾』 攻擊 1600 守備 2500
地屬性,岩石族,儀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巨石遺物 奧菲爾』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張『巨石遺物 富爾』加入手中,之後將手中的『巨石遺物 海基思』作為儀式素材,儀式召喚!等級2,『巨石遺物 富爾』!!」小焰開始大量的儀式召喚了。
『巨石遺物 富爾』 攻擊 500 守備 2000
地屬性,岩石族,儀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巨石遺物 富爾』的效果發動了,選擇墓地裡的『巨石遺物 海基思』加入手牌,這隻怪獸的星數等級和那隻怪獸相同,變成等級4。」小焰從墓地回收怪獸,似乎做出了引誘驅魔修女牌組的行動。
白雪似乎感到恐懼,因為沒有一個驅魔修女怪獸存在場上。
「那麼,發動魔法卡,『儀式的準備』,從牌組檢索一張『魔神儀-聖杯史萊姆』加入手牌,之後從墓地檢索一張『魔神儀的祝誕』加入手中。」小焰檢索了儀式魔法,似乎打算要大量的儀式召喚,「我要發動儀式魔法,『魔神儀的祝誕』,我要將手中等級4的『巨石遺物 海基思』和等級6的『魔神儀-曼德拉守護草』作為儀式素材,儀式召喚!等級7,『魔神儀-聖杯史萊姆』!!」
『魔神儀-聖杯史萊姆』 攻擊 2500 守備 1800
闇屬性,水族,儀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之後『巨石遺物 富爾』將場上等級4的『巨石遺物 奧菲爾』和等級4的本怪獸作為儀式素材,從牌組儀式召喚,我等時間破壞者,將效忠於時間的惡魔悖論,摧毀人類文明的可能性!等級8,『巨石遺物 富雷格』!!」小焰儀式召喚了強力的怪獸,吸收巨石遺物們的怪獸數量。
『巨石遺物 富雷格』 攻擊 2500→3400 守備 1200→2100
地屬性,岩石族,儀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巨石遺物 富雷格』可以將我方場上的怪獸攻擊力和守備力提升墓地裡的儀式怪獸數量,就這麼900分的攻擊力,足以讓妳化為灰燼了。」小焰說著,她場上另外兩隻怪獸的攻擊力也在提升。
『原始生命態 尼比魯』 攻擊 3000→3900 守備 600→1500
『魔神儀-聖杯史萊姆』 攻擊 2500→3400 守備 1800→2700
絕望吧,這就是成為魔法少女的下場……
「曉美焰,妳知道自己正在做些什麼嗎?我們不應該這樣撕裂自己的魔法少女族群,反而我們必須要團結一心才行啊,妳要是真的有那個覺悟的話,妳從那黑暗的深淵清醒過來啊!」白雪正在說服小焰停止戰鬥階段。
「我們魔法少女注定只有自相殘殺的命運,這是我們最終的命運,我們大家都會因為心靈崩壞,而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東西,這種事情就算是再強大的魔法少女,都會體會到這種絕望的感覺。」惡魔服裝的小焰發狂的說著:「妳也不是再育成計畫系統看到了那些人所看見想要的局面了嗎?那妳為什麼要堅持繼續戰鬥到死為止呢?


【十七夜的回憶中,似乎是不太開心的事情】
「梅露,請振作一點啊,妳別再使用魔法力消耗太多的回復咒文了。」似乎回憶中的七海八千代是她們魔法少女小隊的一份子,而且非常擔心這位叫梅露的占卜師魔法少女。
「那招貝霍瑪曾……對我們現在等級的魔法少女承受不了太多汙穢度了,隨著魔力的消耗……」和泉十七夜正在擔心梅露的變化,但是她不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
「七海學姐,我總算終於能跟雪野加奈惠一起實現夢想了…我覺得身體好痛苦啊,我知道我們沒有悲嘆之種,但是我也想七海學姐活下去。」安名梅露似乎因為無法負擔魔法力筋疲力盡,在說完希望八千代活下去後,寶石裂開變出了魔女的核心。
「梅露學姐!!」十七夜說著,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剛誕生的魔女結界。

「你怎麼沒有告訴我們這件事?讓我們的靈魂變成魔女,然後我們獵殺的就是魔法少女……」十七夜生氣的推卸妖精丘比的責任,但是丘比用難以理解的語氣回應她們。
是你們沒有問而已,在這個地方成長中的女性就是少女啊,所以成長中的魔女,就叫做魔法少女不是嗎?」丘比說著,十七夜似乎很氣在心上。
「八千代妳也說幾句話吧?已經有兩位少女遇難了耶…」十七夜呼喚了八千代的名字。
「我知道,她們希望我活下去,但是……」八千代突然傷心地說著,突然說不出話來。

「姐,妳要去哪裡?不準備期末考試嗎,我們已經落後很多了。」隔天,弟弟萬丈似乎要十七夜不想出家門,但是十七夜似乎很疲憊。
「我需要找那傢伙理論…」十七夜似乎對丘比很生氣,不過萬丈卻不知情。
「最近下雨要記得撐傘啊。」萬丈似乎很擔心十七夜,拿傘給姐姐的時候卻沒看到人影。

「哈囉,妳們狩獵魔女的事情怎麼樣了?」這時原本同行的由比鶴乃開開心心的出現在十七夜面前,「妳看起來好餓啊,要不要去萬萬歲吃個飯呢?」
「現在狀態不太好,我想我們可以晚一點在聊……」十七夜說著,但是感應到以前梅露的魔力,似乎在鶴乃的口袋上。
「我準備了悲嘆之種要給妳了,我知道妳現在心情不是很好,大概也是受到汙濁的影響吧?」鶴乃拿出了一個悲嘆之種,似乎魔力的反應來源就是這裡。
妳殺了梅露!!我絕不會原諒妳!!」十七夜猛烈地朝鶴乃揮拳,似乎對鶴乃獵殺了魔女很在意,甚至到達了仇恨的地步。
好痛啊,師父救命啊,我怎麼好心被狗咬啊!!」鶴乃似乎被揍得很狼狽,明明好心想幫十七夜卻無情地遭到這種事情。
「欸,那邊的,妳在幹什麼啊?」路邊巡邏的警察似乎叫住了十七夜,十七夜被當成現行犯逮捕,因為蓄意傷害罪。

在警局的派出所這邊,被銬在欄杆上的十七夜似乎很傷心,這時候八千代過來幫十七夜辦理保釋,似乎八千代很在乎十七夜的事情。
「妳怎麼可以打鶴乃呢,她跟梅露的事情無關緊要,我們不會再保證發生這種事情了。」八千代罵著十七夜,似乎想告訴十七夜什麼?
要是我變成魔女怎麼辦?」十七夜突然傷心地抱住了八千代:「我想要好好的活下去,但我不想死得這麼難看啊。
「不會的,我已經找到了可以救贖大家的途徑了,不過梓美冬失蹤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她跟妳一樣有點負面的情緒。」八千代說著,檢查十七夜的靈魂寶石,已經用悲嘆之種淨化一部份汙濁了。
「這是鶴乃殺了…殺了梅露的證據,我絕對不會原諒她……」十七夜把悲嘆之種放到八千代的手中,但是八千代把悲嘆之種視為消耗品。
和泉同學,讓我們忘了這件事吧,我想錯誤的根源就是丘比和那三大妖精可以彌補的,牠們是鮮卑大野氏民族派來的幸福使者,牠們的計畫會讓我們人類得到救贖,而沙諾爾作為此人之後裔,我想他一定會帶給我們希望的種子,繼續給人類希望的!!」八千代拍拍十七夜的肩膀,但安慰十七夜的同時似乎有什麼新的勢力出現似的。


【現在的同步次元,頂層百貨美食街】
「姐姐就真的這樣會變成怪物嗎?她的家人如果不知道她所遭受的命運……」萬丈似乎在人煙管制的外圍等待魔法少女拯救十七夜,似乎在姐姐有生命危險下很有壓力。
萬丈看了自己的手機,似乎他們決鬥社的成員沒有傳訊息給萬丈。
「我知道,不過要是有人願意插手幫助這個以已經沒有勝算的遊戲,我想局勢可能會反轉。」這時穿著綠色條紋毛衣的學妹,Chara Dreemurr過來萬丈身邊,「沒想到和泉學長知道魔法少女的生態後,反應還是這麼冷淡啊?」
「這本來就不關我的事情啊,姐姐會死,我就有點感覺束手無策,她們為了我們而獻出代價,為了我過更好的生活,結果自己就放在危險的前線……」萬丈說著:「Dreemurr學妹,妳來的真不是時候,我姐姐會發生什麼事情,她已經慢慢地告訴我了。」
「你當然有權利選擇讓你姐姐活下去啊,我身上有淨化她憤怒和不安的物品,只不過,我想這麼做的話……我想也只是為了那個妖精們所延續宇宙生命的糧食罷了。」Chara說著。
「妳真的有辦法治好十七夜姐姐嗎?她也是妳的恩人,妳難道就這樣讓她見死不救嗎?」萬丈很生氣的說著。
「但是報恩了,對我來說有好處嗎?其實,我有很多魔法少女朋友都陷入了那種危險,光靠我一個人是沒辦法拯救她們所有的,而且再過不久我就會離開學校了。」Chara很憂鬱的問著。
Chara,無論是什麼樣的請求,我都會答應你的。」萬丈說著。
「我知道…只是你有沒有能力負擔這個,我不確定這有辦法。」Chara擺出了很憂鬱的眼神。
「Chara,我知道姐姐一直很在意我們兩個,他希望我們兩個能安全……」萬丈似乎想表達什麼,「不過就算有姐姐的名氣,我還是沒辦法面對社團所面臨的危機,只要我…只要我能有勇氣對付LDS的決鬥者……或許社團就不會廢掉了…」
Chara發現萬丈也有自己的困境,似乎他們兩人有自己面對的敵人,雖然兩人都是不同領域的決鬥者,但是在他們倆內心深處,似乎有一種聲音被封印著。
「我們…是不是一直以來都缺乏勇氣,那個可以面對世間的殘酷,卻還是可以樂觀的面對現實,或許我們的勇氣應該是無法被絕望消滅的東西。」Chara似乎拿起悲嘆之種,似乎決定要治好十七夜的寶石。
我喜歡你!!」萬丈說著:「雖然Chara比較喜歡成熟的男人,但那個男人很希望妳能好好振作才對,我想,如果妳真的對我有好感的話…」
「我不能同時喜歡上兩個人,你應該知道的。」Chara臉紅的說著。
十七夜靈魂寶石的汙濁度被清空了,十七夜似乎恢復了意識。
「Chara醬,我這麼的沒用,應該在最關鍵的那一步,也沒辦法給你勇氣……」萬丈說著。
「沒事了,萬丈學長,你給我的東西值得了。」Chara臉慢慢地靠近萬丈,「啾!!

「她們倆人能幸福的在一起,為什麼會感覺到這麼幸福呢?」巴麻美在一旁觀賞著,「就算不能一直永遠的在一起,那個大東的學生真的能給她幸福嗎?」


視線回歸小焰的戰鬥,小焰以惡魔的姿態操控巨大的岩石。
「戰鬥階段,『原始生命態 尼比魯』對對手場上的『原始生命態代幣』發動攻擊,將永恆的希望化為虛無,混沌原始爆裂!!」小焰操控從天上砸下大樓的隕石攻擊,隕石裡的生命體破壞了白雪站立的檯面。
「嗯嗯……果然還是攻擊過來了嗎?」掉下去的白雪用長槍刺住了牆壁,避免掉下去。
「接著,像你這樣的魔法少女應該被史萊姆侵犯吧?『魔神儀-聖杯史萊姆』對對手玩家直接攻擊,聖杯史萊姆衝擊!!」惡魔小焰操縱史萊姆把白雪用黏液束縛住。
「嗯嗯嗯……」白雪發出淫蕩的呻吟,她的LP從5600降到2200點。
「不過已經沒時間對妳這種尚未成熟的魔法少女花太多心思了……」正當惡魔小焰要用最後一隻怪獸發動攻擊時……
似乎有巨大的風魔手裏劍劈開了束縛狀態的黏液,白雪似乎被某人救出來,似乎是位忍者裝扮的魔法少女。
「我就知道,妳在傑克‧亞特拉斯那邊受訓,果然沒有事,但是…」代號叫波紋的魔法少女抱住了白雪的身軀,「那個已經變成魔女的魔法少女究竟是怎麼回事?」
「波紋,小丑那邊似乎還在奮鬥吧?」白雪似乎很關心代號叫做小丑的魔法少女的安危。
「小丑自己為了擋開死唐賊沙諾爾的去路……」波紋告訴白雪有關異聞次元的事情。
「還真是嘴硬呢,不過白雪也會因為生命力傷害而承受不住決鬥傷害吧?」小焰說著:「就像魔法少女小丑因為沙諾爾的決鬥中犧牲一樣,妳說的對不對呢?」
「難道說,小丑她為了我們……」白雪突然流下了淚水說著。
「真是有夠自不量力呢,不過這一切都差不多要結束了!」惡魔小焰準備命令攻擊宣言,但是攻擊宣言的右手被魔法緞帶綁住。


「夠了,曉美同學,我想妳的野心就到此結束了。」這時候魔法少女裝扮的巴麻美操控著緞帶似乎要阻止小焰,她手上拿著一盞似乎是阿拉伯油燈的物品。
「哼,巴學姐究竟有什麼方法可以對付我這個壞人格呢?難道說,要我們戰鬥到死為止嗎?」小焰轉身向背後的麻美直視,似乎覺得麻美的魔法沒有辦法封印小焰的軀體。
我們作為魔法少女,最重要的還不是因為自己不是人類之身了吧?但是,我想22世紀的秘密道具不是這麼想,凡是被稱作『生物』的東西,有自己的生老病死就已經推翻了丘比這點吧?」麻美變出一條緞帶似乎盪向小焰面前,似乎拿著這盞阿拉伯油燈說出某些咒文。
「難道是……時空管理局給我的秘密道具嗎?」小焰突然用戴眼鏡時的語氣問著。
伊魯伊魯,把名為曉美焰的魔法少女封印成神燈精靈吧,直到小圓恢復原狀前,就乖乖地當個神燈精靈吧!!」麻美喊出封印小焰的咒文,這盞神燈吸收強大的氣壓吸住了小焰。
「不可能,那個野比世修,我恨那個時代,他們總是發明些無聊的東西制裁時空破壞者!!」小焰似乎輕易的被沒有巨人的神燈封印成在裡面,似乎麻美了解到了什麼?
白雪和波紋看到了比自己還沒有機會活著的魔法少女拯救了她們,似乎感覺到當初對魔法少女的憧憬。


「太誇張了吧,那個封印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啊?」萬丈問著Chara。
「實際上小焰基本上還是與魔界鑰匙簽下契約的魔法少女啊,只不過倒是懷疑的地方是,沒想到她跟我們這邊的馬利克一樣有精神分裂。」Chara說著,似乎很了解小焰當時的狀況。
「那當初她會飛在半空中,那究竟是怎麼回事?」波紋問著。
「我想那是有關黑暗人格的力量,她似乎對自己的認知產生了衝突,似乎覺得自己不是自己,我想那個面具就是一直都在保護小焰自己人格的護甲,用來制約善良的自己,想透過這個面具做出正確的決定。」Chara說著。
迪爾帕!!」麻美向沒有巨人的神燈摩擦了一陣子,小焰以阿拉伯名俗服飾的樣子出現在大家面前出糗。
「妳看什麼看,人家都已經被妳封印了啊!」小焰害羞的說著。
「我記得這個祕密道具似乎有一小時的時間限制,另外幫忙小圓振作起來也算是解除封印的時機喔!!」麻美提醒了小焰,「這是秘密道具的說明書說的。」
「這麼來說,Chara妳的社會和政治學的成績比我好些,妳知道這些事嗎?」萬丈問著。
「她是我們班上的學生,她經常會利用下課時間念書啊。」白雪告訴萬丈。
「對啊,不過有關精神分裂的這件事,與其說我對其瞭若指掌,倒不如說我發生過這件事。」Chara說著,「沒想到小圓和妳都有這麼麻煩的事情發生,我就不能直視不管了。」
「等等,我有一個想法,Chara妳有那張卡片嗎?」小焰這時想了一些事情。
「什麼東西啊?」Chara似乎聽從小焰的耳邊話:「要打算這麼做嗎?」
「我想,到我解除魔法少女的封印時,我可能接下來要面對魔女之夜的命運了……」小焰說著:「所以,這是我最後的請求!


【次元轉移計劃實驗室,入口門前】
「聽我說,妳們要對付的魔女之夜,在這個時間限似乎被化為碎片了。」中川裕子說著,似乎想給小圓打消戰鬥的念頭。
「怎麼說好呢,就讓我聽聽看有關魔女之夜被消滅的事情好了。」小圓說著。
「是我爸爸,他在兩年前就已經把整個Magius之翼組織成我們現在的團隊了,他不花很大的力氣就可以消滅魔女之夜,我想這件是我們……」裕子說明著。
「那該死的沙諾爾居然可以做到這種地步嗎?還是他只想成為我們的魔女之夜呢?」小圓打斷了裕子的話說著:「既然如此,妳用他的血液復活,而妳就是魔女,他也是以魔女的姿態重生了,那麼,就讓我看看妳那可怕的力量吧?
「果然還是沒辦法,打消那消滅整個時間軸運作的想法嗎?」裕子慢慢的裝上決鬥盤說著。

沙耶香似乎在小圓的身後,變回一個人類的身分,體內還有黑核晶這類危險武器……

{待續……}

下集預告:
緊急送醫的上條恭介似乎想起了沙耶香曾經對他說的話,似乎告訴醫生青梅竹馬沙耶香需要手術,因此仁美和恭介的關係因為某種事情而疏遠,這該怎麼解釋呢?這時候沙耶香失去魔法少女這件事,也進入了風見野少女,佐倉杏子的耳邊,似乎杏子在紅魔館對絲卡雷特姐妹的關係變得不太好……這個時候新聞播放出最終決戰,似乎要炒作成Z-ONE的誕生…

{TURN:11,Z-ONE}

創作回應

戒子
意外發現小焰穿著阿拉伯服裝
說出那些話,有著傲嬌的一面~[e12]
2022-04-02 03:23:30
可可羅
透過TURN:09,奈葉、菲特和疾風的說明後,才知道有關神聖時間軸的真相。
圓環之理和焰魔在米德切爾達有發生過激烈的時間大戰,最後是時空管理局在守護小圓、小焰的。
2022-04-02 09:33:5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