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決鬥傳說:後傳 第四話

可可羅 | 2024-03-03 16:53:59 | 巴幣 2110 | 人氣 174

連載中決鬥傳說:後傳
資料夾簡介
從Frisk開始在遙遠之國的生活,他們要透過決鬥怪獸中去了解戰爭的最終秘密。 (原《膠囊時間星光樂園》的小說計畫,現在可能廢止了。)


【楓葉鎮,Dreemurr宅邸】
「我回來了,有關跟警察的筆錄好麻煩呀,要說人是我殺的他們也不會相信……」Frisk作為怪物家庭的一位人類,自己在深夜的時候看到Toriel在吃宵夜。
「因為你就是看起來人畜無害呀,別勉強自己了,我已經跟警察說你跟這件事沒有關係,紫京院學姐還有跟你說什麼嗎?」Toriel打算問Frisk自己知道的事。
「誰說的,當初我傷害你們的時候,你們不是沒懷疑過任何人嗎?」Frisk很自私的跟自己的母親說過自己傷害家人的事情,但Toriel確實想要跟Frisk道歉。
「你那個時候必須是一死才能拯救我們王國軍,想想看是誰幫你撿回一條命的,Asriel受到這麼痛苦的事情,當然你絕對不能夠亂來了。」Toriel想要Frisk冷靜下來。
「媽,妳當然不記得了,那時候我真的像個惡魔一樣……但回想起來自己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我越想越不對勁了,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一定要承擔。」Frisk自己想要承擔過去的過錯。
「兒子,你絕對不是變態殺人魔的心態,這點我明白,你內心一定這麼想的。」Toriel抱住了Frisk矮小的身軀,雖然是魔王族卻有豐滿的身材,確是令小福冷靜下來的人。
「媽媽……當初我願意成為你們的家人,Assy有兄弟陪伴,要是我,踏上了自己的道路,你們絕對不會再見到我吧?」Frisk流淚問著媽媽。
「你說要見到你的親生父母嗎,我很介意原來養你長大的父母是怎麼樣的人,會非常擔心自己的孩子,應該也是作為人類會做的……」Toriel媽媽哄著Frisk走到房間臥室……

「哈哈哈,打爆他的下巴,戳爆他的睪丸,跟你說呀小福,人類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生物。」Asriel正在看希臘國家撥放的拳擊節目《聖鬥士銀河戰爭》,那裏的拳擊手用非常殘忍的肉搏戰拳腳相向,而不是用決鬥盤召喚怪獸戰鬥。
「那些節目已經是卡片決鬥還沒普及的時候,人們對格鬥運動是十分高危險的,尤其是穿上防護服承受必殺技的聖鬥士,死亡率更是全球第一。」Frisk說著,他不喜歡這種戰鬥。
「這不就是我們魔物擅長的戰鬥方式嗎?你們人類那麼怕死,卻還是要穿上裝甲戰鬥,到底是為了什麼?」Asriel問著Frisk腦袋轉不過來的問題。
「現在卡片決鬥絕對是安全的,我們要把怪獸決鬥推廣到所有年紀的小孩,所以那些穿上聖衣的拳擊手已經退流行了,雖然我們有一件類似的東西。」Frisk回應自己的哥哥。
Temmie盔甲嗎?話說真是遙遠的記憶,3年已經過去了,你拿那件鎧甲對付過Asgore,自己應該很舒服吧?本來想給你穿這件去跟Undyne戰鬥的。」Asriel告訴Frisk以前的服飾。
「過去的事情,我本來想要做個了結的,Assy,我突然想到,學校的校長的死要我頂替的話,我要怎麼做才能讓大家以為是我做的?」Frisk打算掀開儲藏箱裡面的防具,打算穿上去。
「你現在扮演的角色,已經不是那種見人就殺的惡魔了,你想要自己完成犯罪的話……通常要讓大家擺出殺人的證據才行,兇手不是你,就什麼都不能說過去了。」Asriel回應Frisk要計畫成為嫌疑人的方式。
「好羨慕東京的殺戮都市,要是我在那裏出生,就知道怎麼殺人了。」Frisk很忌妒為什麼米花市的市民可以隨時都能殺人。
「我看了你包包裡面的課外書,你最近在讀《包青天》是吧?」Asriel想問Frisk自己有沒有看公案小說和推理小說的經驗。
「那是古文學老師奇諾比吉給我們上課用的參考書,老師是要考試的。」Frisk臉紅的說著。
「有一招比較殘忍的殺人事件,密室殺人案件,把證據推給其他同伴,或許擁有不在場證明的小福就會被推證出兇手,我建議回到迪馬歐斯綠的犯罪現場,你之前不是有拿走證物嗎?」Asriel答應了Frisk要怎麼捏造殺人事件,在Frisk的耳邊機哩瓜啦的說著。


【奇諾比小鎮,露天度假村】
「你們四個要在這裡住宿一天?你應該是本地學生吧,還是說隔壁國的Onett小鎮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了嗎?」作為掌櫃的奇諾比奧懷疑Ness一行人的動機。
「沒什麼,只是警察要我們留在這,飛機一下來就傳出迪馬歐斯綠有命案了,那該死的北斗神拳粉絲居然幫忙共犯……」棒球少年Ness在掌櫃面前挖鼻孔說著。
「至於我們因為度假後的LV要下降10級,現在我們的平均等級應該不至於對敵人致命了。」科學家少年Jeff說著,四人就像勇者小隊一樣,住宿的態度非常囂張。
「歐尼醬,來到愛情旅館,我們應該要做那種,每個月都會做一次的事情了。」女廚師Paula把雙腳跨在Ness的胯下,對Ness似乎有某種親密的關係。
「別這樣,現在是非常時期,中出的證據會被當成嫌疑犯的,妳忍一會吧,甜心。」Ness告訴Paula不能在旅館發生關係?沒想到他們年紀小小就在做大人的事情。
「可是我胯下有點癢呀,這裡的氣氛最適合在游泳池做了,想當年我在快樂真理教當上舞孃的時候也是在游泳池跳脫衣舞呢~~」Paula說出了以前的經歷,還在想著做組織雛妓。
「快樂真理教已經被一手殲滅,原來甜心的洗腦狀態還沒有被解除呢,妳後腦杓還有一個外星蘑菇沒有被拔除,隨時都會有性慾呢,一直以來都在找醫生幫妳拔除洗腦裝置,被那種東西寄生就像沒有DIO的肉芽,隨時都會取妳的性命。」Ness非常關心Paula的身體狀況。
「Paula之前還有被丘比系統的魔法少女貫穿身體過,所以裡面的東西應該還在。」Jeff告訴了Ness之前發生的嚴重事情,地點是在神奈川新童實野市發生的事。

「你說什麼,四年前的黃金邪神像不是已經被Ness打碎了嗎,那這樣外星生物應該要被自己分解才對,還是說Paula在快樂真理教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了嗎?」作為Ness的協助人,有一大堆組織人員擁護的喬魯諾‧喬巴拿看著Ness的困境。
「你們也沒有把蘑菇拔除的技術,但我相信那個掌握人格面具『白金之星』的使用者可以對Paula Polestar有這種技術幫我們解除痛苦的。」Ness不屑的看著喬魯諾,因為他知道眼前的組織老闆是DIO的私生子,儘管自己不敢認同DIO的作為。
「承太郎不可能回來的,你當替身使者可以死者蘇生,而且看看你自己應該也是Paula值得信賴的人,這種態度是絕對不可能拯救她的,你連自己都顧不好了。」喬魯諾生氣的說著,之後組織的黑衣人把他抬到其他地方避風頭。
「老大,要把這傢伙滅了嗎?」一位黑衣人問著,把手伸向藏武器的袖子裡。
「免了,我知道以他的實力會消滅我們全部,身上應該有光屬性反射的富蘭克林徽章,我的替身能力更不可能置他於死地。」喬魯諾叫手下冷靜些。

「那麼歐尼醬,之後那位在決鬥者王國打工的七星艾菈,似乎接到通報來到這裡調查,應該會跟丈夫阿尚一起在這裡住宿的吧?」Paula穿著清涼的衣服坐在Ness的膝蓋上,不知不覺Ness的膝蓋感覺到她的下體正在發情濕潤……
「妳真的想在這裡做,我的流氓巨星在看著呀,要是被GioGio看到我這副德性……」Ness似乎對Paula挑逗他的方式很敏感,臉紅得快要受不了了。

{第四話,創造勇者小隊的酒館}


【隔天早上,迪馬歐斯綠學院5年2班】
「早呀,小福你昨晚應該有好好睡吧,看你眼睛紅成這樣……」長髮女同學莎優璃看著Frisk似乎在熬夜,有點擔心Frisk的作息有沒有問題。
「沒事的,我再找一些有關犯罪現場的證據,證明人是我殺的……」Frisk眼神呆滯的說著。
「不管怎麼樣,比起找到兇手這件是比較重要吧?既然你要花那麼多心思在案件上,不如我們組成少年偵探團,製作情報網來討論這個線索吧?」金髮同學詹姆士說著,要四個同學組成少年偵探團之類的團體討論。
「校長會同意嗎?小福是靠關係入校的,這樣對他來說負擔太大了。」綠髮同學英傑特反對詹姆士的提議,並覺得不能干涉此事。
「確實小福執著於這件事太過勞累了,我想給那些無聊的大人調查這件事就行了。放心的啦,兇手會是跟星光樂園禁止令有關的反對人,我想應該跟你無關。」詹姆士說著。
「雖然照理講我非常不知情,但是我身邊認識的朋友就和禁止令有反對的關係,甚至到了把學校體制推翻的地步。」Frisk有點疲倦的說著。
「對了,或許那位粉髮蛇精男知道什麼,之前他帶我們介紹星光蘑菇……而且貝爾蒙特也知道那傢伙有什麼把戲了。」詹姆士說著,知道有從帕普莉卡轉來的偽娘偶像。
「不准說雷歐娜的壞話!!我知道你們在說什麼來著,但雷歐娜其實很可愛的。」莎優璃生氣的制止詹姆是汙辱星光樂園偶像,似乎對星光原宿來的偶像很尊敬。
「那女孩……是女孩吧?我覺得之前有來過星光巴黎打響過知名度吧?應該還在克力迪斯藍受歡迎吧,話說Asriel那邊,就是小福的哥哥,那邊的魔物班應該沒問題吧?」英傑特說著。
「Assy經常看色色的書在那組的學院,後來被學生委員罵過就有點收斂了。他好喜歡大咪咪的大姐姐,而且一定要是我媽的F罩杯還要大才行……」Frisk把手托住比出奶子的手勢,但這時候害詹姆士的褲檔有些受不了。
「啊~~啊~女生的奶子呀!」詹姆士握住自己的褲檔,但沒想到膨脹的程度比Frisk還要大呢。
「怎麼會對人類的巨乳有興趣呢,我倒是喜歡幼小的蘿莉。」Frisk問著詹姆士自己的興趣。
「好了呀,別比太過刺激的手勢,ㄐㄐ比別人大擔心會被魅魔找上吃掉喔,現在還好,以前那個闇黑鬥氣瀰漫的時代,會死掉的。」英傑特說著。
「話說楓葉鎮那群怪獸就只是跳來跳去的青蛙、穿盔甲的妖精和喜歡宅物的火山,就是沒有吸取精氣的死庫水女惡魔,別擔心這件事的。」詹姆士說著Froggit、Whimsalot和Vulkin的特徵,就是沒有吸取男人精氣的惡魔種類敵人。
「別高興太早,你聽過殭屍、吸血鬼和魅魔的傳說,或許小福不明白,但我還是要說明。」英傑特想跟小福說一個重要的事情。


「我爸經常把這些會殺死宿主並寄生肉體成為不老不死的長壽魔物,稱作夜魔生物,他們跟魔物不一樣的是必須藉由人類的體液為食,並且人類體液有限的狀況下,消耗速度非常快並且會以大量人類為主食……被殺死的人類還有機會以夜魔的身分重生,即使靈魂之心已經被內部破壞,夜魔能繼承肉體的記憶呢。」
「有這種事情……我以為只有殭屍電影會做到這種事,畢竟人們還不太清楚怪物靈魂。」Frisk看著英傑特有點被嚇壞了,但更加害怕的就是莎優璃。
「哇…哇……好可怕的生物,總覺得蘑菇王國不是人待的地方。」莎優璃發抖中。
「那種東西早就在蘑菇王國已經被消滅殆盡了,但是並非所有魔物都是善心來著,也有為了慾望和名利墮入魔道的惡魔……」英傑特說著,這時候有很多學生圍繞窗外……

「是美樂蒂嗎?她來迪馬歐斯綠做什麼呢,為何她穿著綠學院的制服呢?」
「怎麼了,為何大家這麼激動?」Frisk問著其他人類學生。
「魔物班級的5年1班有美國馬里蘭森林來的學生,據說以前她為了人類的幸福來到日本,打敗了庫洛米成為英雄呢。」黑髮學生說著。
「美樂蒂和庫洛米是從馬里蘭小學轉學,並且在修行的魔法少女呀,她比我們所經歷的一切還要深奧呀。」金色捲髮的學生說著。
「美樂蒂嗎,居然還是魔法少女,一定是可愛的女孩子吧?」詹姆士似乎有點好色的看著窗外,但是Frisk注意到不對勁拉住他。
「慢著,那裡也是魔物出沒的棲地,主要有灰熊和野狼出沒捕食玩偶魔物吧?」Frisk記得馬里蘭森林是生態保護區,主要是保護野生生物。


「哈囉,各位小男生們,美樂蒂做了餅乾給大家吃喔。」一位套著小紅帽頭巾的玩偶兔子,很溫柔的跟大家自我介紹,班上的男生砰砰心跳不已的看著美樂蒂。
「美樂蒂,請跟我做朋友。」「我想要跟妳來一發呀,美樂蒂。」「美樂蒂跟我結婚吧。」班上的男生非常意淫純潔的美樂蒂,這時候美樂蒂有兩位大人的保鑣。
「不要推擠,乖乖排隊,一個人只能拿一個餅乾,國際幻象集團I2交代我們美樂蒂不能有任何受傷呀。」髮型像獨角獸的猿渡先生一個人擋住發情的男孩子的推擠。

「說起這個,Ness他們來的好慢呀,是不是又在公廁發生什麼事情了?」Frisk看到國際幻象集團的保鑣似乎想起了什麼事情,打算過去給保鑣通行。
「等一下,小福如果要去找Ness學長,學校大樓應該可以繞遠路通行。」詹姆士似乎覺得Frisk無法通過美樂蒂的暴動,這時候美樂蒂在遠處跟小福對話。
「你就是貝卡斯爺爺所說的,那位打敗沉睡的小五郎的那位決鬥之王吧?」美樂蒂這樣說著,班上的同學看到小福就一眼忌妒的眼神。
「美樂蒂,我們認識嗎?我記得大概是在有記憶之前,妳們從馬里蘭森林到日本夢之丘市修行了一陣子,全國有一定的知名度是的。」Frisk回應美樂蒂,班上的同學徹徹底底的不爽。
原來你居然給美樂蒂來一發,還讓美樂蒂生雙胞胎的,我饒不了你。」班上的男生對Frisk氣噗噗,還扭曲了Frisk跟美樂蒂的關係。
「嗚嗚,這時候Ness在做什麼呀?」Frisk嘗試尋找逃跑的路線,但是無法離開暴動。

「小福Boy,這裡這裡,我來扛住這些暴動的學生的惡行的。」一位銀色長髮,戴著白色眼罩的輪椅殘障老人,叫住了Frisk。
「你是?」詹姆士和莎優璃認出輪椅爺爺的身分。
PK Mind Scanです~我要利用PSI來植入『精靈劍士』的裸照來植入你們得想法的。」輪椅殘障老人釋放了干擾精神的PSI念動力,同學想起了健壯的男子肉體痛苦不堪。
「你也是念動力者?是說千年眼不是已經埋在王家的神殿裡面了嗎?」Frisk問著輪椅殘障老人並且認出,老人就是當年創造決鬥怪獸遊戲的貝卡斯‧J‧克羅佛多。
「那是當然的呀,貝卡斯因為被千年神器影響太久了,所以只要本體生命沒被破壞,自己就可以消費PP(念動力)來使用PSI的呀。」一位跟在輪椅老人的紅髮女子拉著Frisk的手。
「跟Ness一樣,但是Ness是一位超能力者家庭的子嗣,基因上就有使用念動力的體質了,話說小姐妳哪位是的?」Frisk問著紅髮女子的名字。

「你居然不認得我,菈菈有跟你說我的事吧,沒有嗎?」紅髮女子驚訝著,莎優璃看著女子似乎一下子就認得女子的名字。
「妳是七星艾菈,4年前在海馬星光舉辦告別式的時候,跟華園美愛幸瀨鳴處理一些事情,之後在觀眾走了一些人之後才上台表演,所以觀眾很少提到妳們呢。」莎優璃說著。
「那就好,還真是很痛苦的回憶呢。」名叫艾菈的女子說著,已經是大人的年紀了。
「Miss艾菈,是時候跟小福Boy告訴他真相了是的,我希望看著這位Boy的眼神,應該不知道Miss菈菈身上發生了什麼事。」貝卡斯先生提醒了艾菈,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說?


【迪馬歐斯綠,無名之龍雕像面前】
「時間過著真快是的,那時候克也Boy從高中畢業之後建校,把自己最堅強的那一刻烙印在學院的『海爾摩斯之爪』的雕像上的。」貝卡斯先生說著星冠學院的經歷。
「建校的三位初代學院長,從克也Boy認識的校友選出來,並成為管理蘑菇王國的三位人類元老,並且答應要平息無名之龍所留下歷史的遺憾。」貝卡斯告訴Frisk這所學院的真相。
「怎麼了,都已經把奧雷卡爾克斯之神打敗了,那麼無名之龍應該平息了吧?」Frisk問著。
「對呀,無名之龍有一張復刻的版本在小福這裡,也就是融合魔法『迪馬歐斯之眼』,那張卡現在人們都可以使用這股力量,只是沒辦法像三位傳說的英雄使用就是了。」莎優璃問著貝卡斯先生有關無名之龍的泛用度,但貝卡斯只是看著雕像,似乎有什麼心事。
「你真的知道,無名之龍迪馬歐斯,為何要找到新的主人嗎?」艾菈問著令人反思的問題。
「新的主人,不是舊的主人已經都成熟成為真正的決鬥者了嗎?」Frisk反問艾菈,艾菈卻擺出令人痛恨的眼神看著Frisk。

「迪馬歐斯的使用者,無名的法老王,亞圖姆他呀……因為自己內心的黑暗,敗給了奧雷卡爾克斯的三幹部之一,靈魂差點被封印,師父他代替法老王,被封印了一陣子,就是因為這樣法老被迪馬歐斯拋棄了,三位巨龍因為這麼糟糕的人,整夜都無法安寧,之後被傳說之龍選上的決鬥者就莫名的內心變絕望,甚至迪馬歐斯還以為自己害死了法老。」艾菈很生氣地看著Frisk似乎對無名之龍非常不滿,認為是無名之龍差點害死了亞圖姆的容器。
「妳師父?難不成武藤遊戲先生親手把決鬥技術傳授給妳嗎?」Frisk問著艾菈。
「明明是你,是你可以代替遊戲師父成為第二代王的魔術師,我不是他的傳人……」艾菈後悔的說著,對Frisk很想出氣,但是貝卡斯叫艾菈冷靜下來。
「Miss艾菈,大家都是『黑魔導』的使用者的,就冷靜下來看待Miss菈菈身上造成的錯誤是的。」貝卡斯先生要艾菈冷靜下來,但換Frisk有點擔心菈菈的安全。
「真中同學發生了什麼事,還是說她自己有著不解之謎嗎?」Frisk問著艾菈。



【迪馬歐斯綠,學生活動中心】
「Jeff君,你在溫習之前度假的時候,那些語文課程呀?」Ness看著自己唯一沒有念動力的科學家少年Jeff問著,自己彷彿陷入了迷茫之中,尤其是跟Frisk的關係……
「Ness君,其實有關那個Paula的摘除手術,我覺得目前能找到的醫生,實力非常有限的。」Jeff告訴Ness自己竭盡所能地找各地的醫生,不過自己有點擔心Ness。
「我知道你想什麼,剩下的醫生能試過的,就只剩下楓葉鎮的頂尖科學家Alphys Diego,但她之前發生了很嚴重的心理創傷,只能看魔法少女動畫撫慰心靈……」Ness說著,想起了Alphys博士有什麼可以解決的方法,但自己不信任那位魔物科學家。
「或許我們應該要提醒她,魔法少女動畫現在是會造成心理創傷的題材才對。」Jeff告訴Ness自己接下來能進行的事情,「我想Paula這樣,當上雛妓舞孃的經驗爆發,你乾脆終身守護Paula的一生才行,畢竟你們兩個做了很多次……」
「我也想跟Paula結婚呀,但是一想到她會死,我真的想要幫她脫離痛苦,或許,我似乎別無選擇只能找Alphys博士了,但其實我在夏威夷找到了線索。」Ness想說出自己的心聲。
「你是說工藤優作揭發靈感的那個聖地嗎?他兒子工藤新一,在1986年的時候訓練他成為一個偵探,那裡應該能打聽一些情報嗎?」Jeff問著Ness想知道更多。
「雖然幾乎沒有線索,但是我有預感工藤新一還在米花市,既然那裡是殺戮都市,應該有可以脫離暴走的醫療科技。一旦進去就再也出不來的都市,絕對是難上加難。」Ness說著。
「別白白送死了呀,像你這種高LV的念動力者過去會被懷疑的,殺人慾望就是根據你身上的Level of Violence來激發你虐殺的血液,跟其他地方的遊戲規則不同呀。」Jeff擔心的說著。

「怎麼了,巴庫聞到夢想的味道了,我發現有人想實現夢想喔。」一個戴上惡魔頭巾的兔子玩偶看著兩位午休的學生,帶著一個食蟻獸玩偶魔物陪伴。
庫洛米大人,真的要實現這傢伙的願望,不怕他反抗我們嗎?」名叫巴庫的食蟻獸玩偶察覺到Ness和Jeff的攻擊力非常高,像個勇者和戰士的體格,卻不是外表健壯。
「妳們來者何人?潛入我們迪馬歐斯綠,有什麼計畫嗎?」Jeff拿起玩具雷射槍上膛,指向庫洛米威脅,但是庫洛米卻不害怕。
「我們呀,明明是偶像團體With所應援的粉絲隊伍,所以就受正午大人的委託,他要我們幫你一臂之力呀,這種東西我在說明書上看過了,不會有風險的。」庫洛米隨即就拿出了一把類似王國之心的武器,名叫旋律鑰匙的鑰刃。
「庫洛米大人現在拿的是正午所給予的旋律鑰匙,不過庫洛米大人是不會觸犯馬里蘭王國的無期徒刑罪的。」巴庫說著,不過這個鑰刃充滿非常黑暗的能量。


「正午是嗎?妳說琦玉縣的那位男子星光偶像,但上面有很強大的黑暗力量,足以讓我們的念動力抵銷,那東西足以造成『闇のゲーム』的結界……」Ness說明庫洛米手上的東西可以發動黑暗遊戲的力量。
「你少囉嗦,開門吧,夢想之門!!」庫洛米朝著Ness打開夢想之門,Ness雙手擋在胸前卻無法防禦黑暗遊戲的結界。
「你是……正午哥?居然有計畫性的利用那個神器,你到底是何方神聖?」Ness看著夢想之門裡面的男子偶像正午,非常懷疑正午的計畫是什麼?

「沒想到菈菈受到這麼大的委屈,她和柯南君一樣,都是APTX-4869的受害者,整個星原宿都陷入凍結時間的力場……」Frisk聽到艾菈說出的事實之後,心情不是很愉快。
「要是你,沒有干涉菈菈戀愛的權力,菈菈或許會很幸福,不過,像你這種人只有超越法老王和師父,或許能照顧菈菈到自己老去為死,你一定很榮幸吧?」艾菈這樣說Frisk,Frisk自己想一個人安靜下來。
「小福,或許我們應該要全力阻止黑暗組織的陰謀,不能讓他們得逞。」英傑特想鼓勵Frisk,但是Frisk很生氣地回應英傑特。
不准這樣稱呼我,你知道柯南花了多少年的時間,等待我們長大的時間都不夠柯南那傢伙對付組織嗎?」Frisk拉住了英傑特的領子。
「但……但是新一被APTX什麼的服藥過,應該換作是我們應該有辦法的吧?」英傑特想急著解釋,但是有一股黑暗中的聲音呼喚著他,使他頭痛不己。
「等一下,Dreemurr,貝爾蒙特感覺到什麼東西了。」莎優璃叫Frisk停手。
有黑暗遊戲的大門被打開了,規則是什麼,好像有什麼東西要過來了?」英傑特看著學生活動中心,似乎變成類似夜總會的大樓。


【學生活動中心→新快樂真理教特別劇場】
「Paula醬?沒想到第一個被旋律鑰匙影響的人居然是妳,快穿上衣服。」Ness看著Paula被黑暗遊戲影響,變成脫衣舞孃,只穿藍色比基尼在鋼管上。
「這就是人家想要做的事情,把世界塗上藍色,並把各種液體染上藍色,歐尼醬的精液也是藍色的,懷上藍色的小寶寶……」Paula看著Ness擺出了不雅的姿勢。
「別這樣,妳會害大家都失控的,班上的學生喜歡大姐姐,可是這樣的妳會色誘大家的。」Jeff要Paula恢復理智,並且停止色誘的行為。
「沒用的,那就是夢想之門給予她的魔法,這樣下去她會被自己的影子吞噬,誰叫你一直要跟那位蘿莉搞未成年性愛,你們本來就是蘿莉控了呀。」庫洛米要Ness崩潰。

「Ness君,你回來迪馬歐斯綠了,Paula怎麼穿防禦力這麼高的內衣呀?」Frisk嘗試跟Ness問著Paula自己的狀況。
「喜歡嗎?小福可以的話盡情勃起喔~~我待會就要給Ness君插入中出,給~你~看~」Paula給Frisk擺出M字腿的姿勢,正在瘋狂誘惑男生們。
「不可以勃起,小福被她奪去精氣的話很危險的。」Ness和趕來的英傑特異口同聲地說著。
「怎麼了,學生活動中心有這麼大的騷動?怎麼又有跟小理世同樣的狀況了?」一位穿著辦公室制服打扮得像男孩子的大姐姐過來關心Frisk他們,不過她拿著一隻白色兔子的玩偶。
「直斗小姐,她是我們PSI小隊的同伴,不能做太過火的攻擊呀!」Ness有點害羞地告訴名叫白鐘直斗的女偵探。
Persona,少彥名,米多拉基翁!」這時,直斗小姐打碎了一張藍色玻璃卡片,召喚了類似替身的東西出來,發射了核能能量的攻擊火燒Paula的身體。
「居然呀,把人家一半的HP給打掉了,是時候來玩脫衣秀了。」Paula身上的內衣緞帶有些被燒斷,但是Paula搶走了Ness的學生制服遮住了重要部位。
「你們能在人家面前勃起嗎,PK Fire!」Paula釋放了火焰的念動力,一團類似貝基拉格恩的火焰包圍住Ness一夥人,Frisk躲開了攻擊。
「Ness還好吧?原來直斗是人格面具使用者,我聽說你們解決了非常離奇的殺人案件呢。」Frisk扶起了Ness,打算用行動來跟Paula勸說。
「那些夢想之門影響的敵人,是不能被說服的。」這時美樂蒂的聲音說著,但看著Ness的富蘭克林徽章在Paula手上,Frisk想警告直斗。
「直斗小姐,那件學生制服有魔法反射的徽章,那種東西甚至可以反射萬能屬性的禁咒。」Frisk說著,直斗突然不能貿然攻擊。
「那接下來換我了,旋律標誌,召喚媽媽大人出來。」美樂蒂揮舞著玩具魔杖,突然召喚出什麼怪物出現在大家面前。
「什麼嘛?居然是隻可愛的小兔子,別以為是女生就不用被色誘喔。」Paula說著,但是穿著家庭主婦圍裙的美樂蒂媽媽突然說出惡毒的話。
女人的心,比秋天的天氣變化還要劇烈呢,所謂的男人呀,在自尊心受創的時候最難受了,越是沉浸於過去的男人,越無法期待他未來有所作所為喔。」美樂蒂媽媽連續說出惡毒的話,Paula聽到這些話後心情變差,她的攻擊力、防禦力、行動力、PSI威力、擊中要害率下降了三回合。
「怎麼會,這樣也無法對歐尼醬開心嗎?」Paula嗚住耳朵看起來內心很針扎。
「做為一個星光樂園的偶像,就絕對要有自己的底線才行。」趕過來的艾菈小姐說著,狠狠的給Paula一拳揍在臉上(SMAAASH!),Paula像個無助的小女孩倒在地上。
「各位,總攻擊的時間來了,給那傢伙好看!」女偵探直斗要四個人一起痛毆Paula,但是美樂蒂抱住了直斗的腿,說已經夠了。
「好了,魔法的效果已經消失了,她會變回普通的制服小學生囉。」美樂蒂也察覺到旋律鑰匙的效果已經消失,Paula身上變出了原本可愛的迪馬歐斯綠制服。


「歐尼醬,我覺得好可怕呀……大家用好色的眼光看我,想要強暴我,那些快樂真理教的藍色教徒……他們一直在囚禁人家…」Paula抱住Ness的肚子,眼角正在流下淚水。
「已經過去3年了,我們已經是那些人的偶像了,別放在心上。」Ness安撫Paula的情緒。
「怎麼了,Ness旅行的時候,他都沒有說Paula發生了什麼事情。」Frisk問著大家Ness的事情,很好奇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事。
「難不成……Polestar學姐……以前有援交過嗎?」莎優璃看著Paula自己最黑暗的一面問著,不過Ness馬上回應了莎優璃。
「以前在義大利南部,有一尊非常邪惡的雕像洗腦了大家,要把痛苦和絕望帶到世間,所以我想起了丘比的事才會不能放著這件事不管,很多人都留下了可怕的傷疤。」Ness說著。
「沒事的,只要加入我們,人類之國會得到救贖喔。只要跟隨七星聖劍的洗禮……」美樂地安慰Ness和Paula,但這時Frisk打斷她們說的話。

「等一下,這是演好的對吧,說什麼人類之國已經很可疑了,你們居然拉攏魔物加入人類的一方?」Frisk這時突破美樂蒂和庫洛米的盲點,揭穿她們倆的計謀。
「並非所有的魔物都是邪惡的,也有那群願意投靠人類成為神的一方呀,你們人類不就這副德行,弄髒自己的雙手,唯一的優點就是魔物的敵人呀。」庫洛米說著。
「他們在200年前做的事,你們難道忘記了嗎?」Frisk告訴庫洛米自己才是被屠殺的一方。
「那是因為你們Dreemurr,Dreemurr魔王軍的勢力比較脆弱,所以才沒辦法像馬里蘭森林那樣,戰勝人類並建造與世隔絕的樂園,你想想看,既然人類有辦法發展獨裁的文明,那麼換做我們魔物有什麼不一樣?」庫洛米說著。
「小福,別說這麼喪氣的話,庫洛米現在是我們的同年級生。」英傑特要Frisk冷靜下來。
「你們沒想過為何魔物會與人類為敵人嗎?」Frisk生氣的說著。

「別跟那個脫離七大賢者血脈的敗種相提並論,庫洛米,那傢伙之後會很後悔跟魔物在一起的。」一位金髮的少年過來看著Frisk他們,年紀比Frisk大幾歲多。
「你就是正午?但沒想到正午居然是七大賢者的同伴……」Frisk還沒問完問題,被少年正午插話指正。
我並非是七大賢者的同伴,我就是七大賢者之一,毅力之賢者,夢川正午。」正午開始自我介紹:「之前還沒有任何線索找到窗付子大人快要基近斷絕的血脈,你正好就是那個慈悲之賢者的後繼人,淺瀨健一。」
「怎麼回事?小福絕對不是這種家庭的人的後代,他是繼承魔王的血脈的人呀。」莎優璃看著正午似乎想反駁,但是正午看了莎優璃一眼……


「那個Fallenfire家族,果然還是不承認破邪之劍的血脈嗎?」正午喃喃自語的說著。
「正午哥,要利用那個女孩來做實驗嗎?」庫洛米問著。
「我知道他們的弱點,美樂蒂,妳就代替庫洛米來跟那位女孩決鬥。」正午說著,庫洛米開啟了學校活動中心的決鬥場投影。
「怎麼回事,要進行怪獸決鬥嗎,可是我……」莎優璃看著正午挑釁她們,慢慢陷入正午所設下的魔爪之中。
「莎優璃,這是我的備用牌組,應該對付那個美樂蒂沒有問題。」Frisk給了莎優璃戰鬥的卡片和決鬥盤,「接下來照我的指示去做。」

「是決鬥怪獸的新人呢。不過有辦法對付人家的轉轉旋律牌嗎?」美樂蒂把決鬥盤當成腰帶裝在身上,肚臍面前有可以操控怪獸的區域,用可愛的聲線威脅莎優璃:「現在呢,跟我玩一個遊戲,是黑暗遊戲喔。」
「美樂蒂,不要做傻事呀!」莎優璃害怕地說著。

「黑暗決鬥!!」
莎優璃 LP 4000 美樂蒂 LP 4000

「開門吧,夢想之門!」庫洛米揮舞旋律鑰匙,黑暗遊戲的大門打開了。
「我給妳的牌組就是傳說中破除黑暗的魔法少女,『黑魔導女孩』和她的師妹們,但實際上這些卡片妳一定也沒問題的。」Frisk在莎優璃身後指示,把牌組整理好放進決鬥盤。
「那麼莎優璃同學,拜託你囉!」美樂蒂要莎優璃先手。
「從手牌將一張『簡易融合』捨棄送入墓地,從手牌特殊召喚『幻想的見習魔導師』。」莎優璃捨棄了強力的魔法卡特殊召喚魔法少女怪獸,「好可愛呀,這就是巨乳美少女怪獸嗎?」
『幻想的見習魔導師』 攻擊 2000 守備 17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接下來,『幻想的見習魔導師』的效果發動了,決鬥盤的牌組會彈出一張『黑魔導』加入莎優璃的手牌中。」Frisk看著莎優璃發呆幫莎優璃使用怪獸效果,但莎優璃有點緊張。
「這樣毛手毛腳的,人家會害羞啦。」莎優璃不好意思地說著。
「都戰爭了,就千萬不能給對方手下留情,莎優璃你忘記使用『幻想的見習魔導師』的效果,這會是非常致命的錯誤。」Frisk有點生氣地說著。
「小福~~來一發吧,就像師傅的ㄐㄐ那樣?」幻想的見習魔導師突然色誘主人Frisk。
「小福連你也……對怪獸發生關係了嗎?」莎優璃突然生氣的問著。
「才不是,人家都有套好套子在她們的陰道抽插,才不會讓卡片沾滿噁心的黏液呢。」Frisk說明自己已經使用保險套做愛了,但莎優璃有點驚訝的呆住。
「小福是變態,你這種人怎麼可以對怪獸SEX呢?」莎優璃生氣的說著。
「Ness君也對蘿莉抽插過,還針對人家,妳應該專心戰鬥才行。」Frisk跟莎優璃起了內鬨。
「怎麼了?妳應該沒其他的動作要做了吧?」庫洛米質疑小福拖延時間。
「莎優璃,看自己的手牌還有覆蓋的魔法、陷阱卡了嗎?」Frisk不好意思地問著。
「沒有了,不過自己的手牌好像……」莎優璃拖延太久的時間,換美樂蒂的回合。

「美樂蒂的回合,抽牌~~」美樂蒂有6張手牌,「從我的手牌通常召喚一體『注射天使 莉莉』!!」
『注射天使 莉莉』 攻擊 400 守備 1500
地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戰鬥,『注射天使 莉莉』『幻想的見習魔導師』發動攻擊,之後發動怪獸效果,支付2000分的生命值增加3000點攻擊力,拜託你囉,要打針喔!」美樂蒂的LP從4000降到2000分,增加莉莉的攻擊力。
『注射天使 莉莉』 攻擊 3400 守備 1500
從屁屁瞄準,魔法少女的Q彈翹臀最好注射了。
「嗯啊啊啊~~」幻想的見習魔導師被注射奇怪的藥水,一陣升天後被戰鬥破壞。
「我的肚子有點難受呀……」莎優璃好像中了怪獸的毒素,LP從4000降到2600分。
「放心吧,覆蓋上兩張手牌,發動魔法卡『非常食』,之後把場上覆蓋的『削命的寶牌』送去墓地,回復1000分的生命值。」美樂蒂發動糧食相關的魔法卡,大口吃下緊急軍糧,LP從2000回復到3000分,HP已經是全滿。
「結束這一回合囉,莎優璃同學中毒好痛苦呀,要不要去保健室來治療呢?」美樂蒂結束了這一回合,沒想到她居然會用到這麼恐怖的戰術。


「輪到我們了,抽牌!」莎優璃有五張手牌,不過看了手上的牌,似乎開始有了自信。
「莎優璃,是那張卡,代表我們學院的神聖徽章。」Frisk悄悄地跟莎優璃說著。
「但是要把手中的『黑魔導』給召喚到場上才行。」莎優璃說著,不太擅長隱瞞戰術。
「聽我指示,先把『巧克力魔導女孩』通常召喚到場上,將手中的『黑魔導』捨棄,應該明白吧?還有要注意『注射天使 莉莉』的效果。」Frisk說著。
「是『迪馬歐斯之眼』嗎?小福我建議你想一下再考慮發動那張卡。」艾菈和直斗聽到莎優璃抽到迪馬歐斯之眼,想警告小福不能用那張卡。
「從手中通常召喚『巧克力魔導女孩』,之後從手中捨棄『黑魔導』送入墓地,從牌組抽一張牌!」莎優璃通常召喚魔法少女,使用了特殊能力,但這時直斗小姐在準備什麼。
『巧克力魔導女孩』 攻擊 1600 守備 1000
水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結束這一回合,我已經想好要怎麼對付妳了。」莎優璃很有自信的說著。
「我的回合,抽牌~」美樂蒂有3張手牌,「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排球邱比特』,並且將牌組3張牌送入墓地,這隻怪獸的等級變成4。」
『排球邱比特』 攻擊 600 守備 800
光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覆蓋上一張牌,戰鬥囉,我要將『注射天使 莉莉』『巧克力魔導女孩』發動攻擊。」美樂蒂這時候又要莉莉發動攻擊,但準備支付生命值之前……
「就是現在,『巧克力魔導女孩』發動效果,從墓地特殊召喚!從3000年前統治王國的王,帶領魔法到文明的魔法師,現在聽從莎優璃的命令吧,等級7,『黑魔導』!!」莎優璃發動了怪獸效果,並從墓地召喚傳說中王的魔術師。
『黑魔導』 攻擊 25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然後將『注射天使 莉莉』的攻擊力減半吧,反擊吧!!」Frisk這時喊出了黑魔導的攻擊招式:「黑☆魔☆導!!
「沒用的,妳太早減半『注射天使 莉莉』的攻擊力了,連鎖1,陷阱卡『體力增強劑Super Z』發動,回復4000分的生命值,之後連鎖2,現在還是可以支付2000分生命值恢復3200的攻擊力的喔!」美樂蒂這時才發動莉莉的怪獸效果搭配陷阱卡,對莎優璃而言是徒勞的戰術。
『注射天使 莉莉』 攻擊 3200 守備 1500
猛男的屁股,就算是肌肉結實也能注射給妳看喔!
「啊啊啊啊!!」黑魔導擺出一副智障女神驚嚇的表情後,被戰鬥破壞了。
「我的毒性,怎麼越來越嚴重了?」莎優璃有點喘不過氣來,她的LP從2600降到1900分,毒素越來越強接近劇毒,隨著美樂蒂的LP從3000回復到5000分,她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小福,這個是解毒草,磨成粉之後餵給那女孩,如果那女孩還能活的話,黑暗決鬥是不能中途使用補給品的,我想應該可以想辦法。」直斗小姐給了Frisk一個勇者專用的藥草。
「我知道的呀,但是也不能放著她去送死……想想她的家人,應該會很痛恨美樂蒂吧?」Frisk不知所措,但提到家人這個詞,莎優璃的意識似乎在思考什麼?


怎麼了?害怕了嗎,在下等對法老王的詛咒是如此嗎?就算是持有在下也不能發動在下嗎?妳覺得這樣害死大家,在下真的是一個對王的靈魂污染的存在嗎?」模糊的意識中,莎優璃彷彿聽到了怪獸精靈在手牌的對話。
「迪馬歐斯先生,連你也……這麼認為自己是這種人嗎?」莎優璃頭痛欲墜的說著。
本來希望無名的法老王能拯救世界,被守護者汙染心靈之後,我就沒有主人存在的必要了,那隻歐西里斯的天空龍有能力收拾,奧雷卡爾克斯之神就夠了。」迪馬歐斯之眼正在怒瞪莎優璃的眼前,「反正把我安排在小學生,對我來說已經是汙辱了……
「糟了,莎優璃在失禁,這樣的話……」Frisk很擔心莎優璃,但是艾菈擋住了小福幫忙。
「正合我意,我們需要純潔的靈魂來指責那條無名之龍自己的過錯,我相信那女孩一定會幫忙迪馬歐斯走出心結的。」艾菈似乎比小福更了解,無名之龍的內心。
迪馬歐斯先生,這不是你的錯……錯的是法老王,自己選擇這條路,如果……我能再早出生,或許應該不會讓大家受到這樣的委屈了……」莎優璃哭著說,好像有點精神失控。
對,成為在下的同伴,並認同妳才是那個拔起七星神劍的決鬥者……」奇怪的聲音命令莎優璃,這時庫洛米的旋律鑰匙突然有了反應。

「等一下,我的魔法鑰匙……怎麼在莎優璃同學面前了?」庫洛米突然脫離旋律鑰匙,但看起來那並不是真正的旋律鑰匙…鑰匙正在變成劍形……
「哼哼哼哼……總算回到我們家了,破邪之劍加勒底,我會成為黑暗遊戲的主宰者,並且將人類之國帶給幸福。」莎優璃握起了偽裝成旋律鑰匙的破邪之劍,居然是被選中的七星賢者?!
「等一下,莎優璃不是應該要被迪馬歐斯之眼淨化的嗎?」艾菈看到這個畫面,有點嚇壞了。

「輪到我的回合……迪馬歐斯,把力量借給我吧!!」莎優璃從地板拍起,抽出一張什麼可怕的卡片了,「我要從手牌捨棄學院提供的『迪馬歐斯之眼』,從手牌特殊召喚,『合體龍 迪馬歐斯』!!」
『合體龍 迪馬歐斯』 攻擊 2800 守備 1800
光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合體龍 迪馬歐斯』的效果發動了,將自己和手牌中的『黑魔導女孩』作為融合素材解放,就讓妳體會一下,王不選擇結界的道路,那種存在是否為真?等級7,『龍騎士 黑魔導女孩』!!」莎優璃的聲音徹底變了調,從一個天真無邪的少女黑化了。
『龍騎士 黑魔導女孩』 攻擊 2600 守備 1700
闇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從手牌捨棄『魔術的咒文書』『龍騎士 黑魔導女孩』的效果發動了,破壞場上的『注射天使 莉莉』吧,黑龍粉碎!!」莎優璃發瘋的發動怪獸效果,粉碎了美樂蒂的怪獸。
「呀,我會受傷的呀,下手要輕點呀……」美樂蒂的LP沒有受到傷害,但HP有出現嚴重的撕裂傷。
「從手牌通常召喚『蘋果魔導女孩』,進入戰鬥階段,『蘋果魔導女孩』『排球邱比特』發動攻擊,蘋果鐵拳!!」莎優璃看著受傷的美樂蒂,下手毫不留情,彷彿失去了人性。
『蘋果魔導女孩』 攻擊 1200 守備 800
炎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神聖標槍』,生命值回復攻擊怪獸的攻擊力,之後遭到戰鬥傷害,啊啊啊……」美樂蒂的怪獸戰鬥破壞,LP卻從5000回復到7100分,「之後破壞的『排球邱比特』發動效果,回復1500分生命值。」
「美樂蒂,停手了,不需要為了她打持久戰。」艾菈說著,美樂蒂不聽艾菈的勸告。
「不要阻止我,『BK脫險』由於受到了戰鬥傷害,這隻怪獸特殊召喚,回復600分的生命值。」美樂蒂在對方回合特殊召喚怪獸,她的LP從7100回復到7600分。
『BK脫險』 攻擊 0 守備 1800
炎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還沒完呢,『龍騎士 黑魔導女孩』對守備表示的『BK脫險』發動攻擊,黑龍斬擊!!」莎優璃憤怒的對美樂蒂一陣猛攻,「之後『巧克力魔導女孩』對美樂蒂直接攻擊!」
「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呀…」美樂蒂的LP從7600降到6000分。
「結束這一回合,我絕對不會忘記的,對妳們的痛苦是什麼?」莎優璃暴走的說著。


【迪馬歐斯綠,學校頂樓】
「正午已經開始行動了,不過我覺得他已經達成我們要的東西了,雅典娜神,妳憑一己之力可以中斷我們設下的陷阱了。」窗付子正在請求某位大企業的千金,稱作智慧女神的城戶沙織,正在帶領幾個青銅聖鬥士幫忙解決這次的戰鬥。
「話說雅典娜大人,我們身上的聖衣寶石真的可以中斷七星聖劍的黑暗決鬥嗎?」幼獅座蒼摩問著自己的女神雇主,但這時候天鷹座尤娜反駁了問題。
「那幾個跟隨達茲的聖鬥士不是也是用聖衣石打掉『奧雷卡爾克斯的結界』嗎?雖然說肉體負荷太大甚至到瀕死程度,但是比起我們10000年歷史的聖衣,1000年前力量不及我們聖衣的負荷呢!」天鷹座尤娜很生氣地說著。
「被那幾個沒穿聖衣自稱是決鬥者的龐克傢伙打敗,分明就是歷史的汙點,早知道給紫龍爸爸他們去收拾比較快……」天龍座龍峰說著,自己也是前任聖鬥士的後代。
「那麼,只要跳下去使出天馬彗星拳,打破結界就能阻止他們了吧?」天馬座光牙好奇的問窗付子,但窗付子狠心的把光牙推下去。
「夠了,你不是還有生命嗎?」窗付子對光牙的屁股後踢,光牙毫不情願地掉下通風口。

「怎麼回事,我看到雅典娜的鬥士來接我們了。」Frisk喃喃自語地看著掉下去的光牙。
天馬~彗星拳~~」光牙對結界使出一陣上鉤拳,黑暗遊戲被終止了。
「莎優璃,居然傷成這個樣子,還好有直斗姐姐的解毒草……」Frisk看著倒地不起的莎優璃,但穿著聖衣的天馬座光牙卻想治好莎優璃。
「她那個樣子,需要聖鬥士的拳頭就能起死回生,以前紫龍的妻子是這樣救的,哈!」天馬座光牙對著莎優璃的胸口搥打,之後抬到保健室上。

「好險呀,居然會有人想要終止決鬥……人家又活過來了呢~」美樂蒂用可愛的口吻回應艾菈,艾菈瞧不起美樂蒂。
「美樂蒂,待會我們通知瑪莉歐先生到案說明,妳要一五一十的回答喔。」艾菈抱起了美樂蒂,但美樂蒂卻說出非常可疑的線索。
「妳和不去查Fallenfire家人的資料呢?她們留著魔法少女的血脈呀……」美樂蒂說著。


【奇諾比奧博物館,文獻室】
「綠瑪莉歐先生,我找到有關人類歷史的資料,可能這個資料比較能查出七大賢者的來歷是什麼?」奇諾比奧教授呼叫了路易吉看有關《第一次世界大戰英國戰爭史》的文獻。

『第七章 毒氣對女戰士的影響』
『自從德軍發明了加特林機槍,殺害士兵的效率變的嚴重起來,英軍那邊的士氣就絕望了,而且就算從德國那邊派間諜潛入高官的機密資料,也很快就被識破。』
『有一個軍人帶著類似妖精的高等智慧生物,自稱比人類更高智慧的存在,也就是神明,雖然還是有軍中質疑這位神的說服力,但從德軍生產大規模殺傷武器:毒氣、壕溝戰和上述提到的,說不定能找到什麼線索?』
『派了幾個未婚的女子,被那個高等智慧生物改造後,發現那些女子的抗打擊能力和戰鬥力變成我們之上,說不定就是希望,我們可以拿下Rin Fallenfire的首級。』

『在東線戰場的出征,我們還是沒能有效的對抗德軍,絕望的女孩子唱起了聖誕節的頌歌,她們想要減輕內心的痛苦,卻感化了敵軍,開始與敵軍和平休戰。』
『男人、女人和小孩子,都在戰場上踢起足球,本來是希望這樣的……』

『聖誕節戰役中,還是有大量的我軍士兵死傷慘重,甚至德軍的死傷也是望塵莫及……』

下集預告:
莎優璃居然是七大賢者的血脈?連我也是,那這樣我守護的意義是什麼?不過那些聖鬥士們好像行為舉止非常怪異,不像30年前的他們,Assy應該很欣賞他們的才對。重點是,窗付子那傢伙究竟在想什麼?為何Sans會站在窗付子這邊,他的目的是什麼?你自己做過的所作所為,自己應該知道屠殺的一切吧?

{第五話,更加黑暗的事實}

創作回應

Astray
不可以勃起啊...(つд⊂)

巧克力魔導好用,抽抽抽~
2024-03-04 20:21:38
可可羅
很擔心這篇會不會被規制,Persona 4有些角色的戲份就有牽扯到鋼管舞了[e31] [e31]
2024-03-04 20:48:0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