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TURN:09

可可羅 | 2022-02-21 11:08:42 | 巴幣 2004 | 人氣 183

完結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資料夾簡介
《魔法少女小裕》的第三季,Chara要解開更多謎題了。


【里見綜合醫院,寶崎分院】
黑江同學似乎走來這間醫院,聽說達伊受了重傷,看能不能有醫生安養他。
「你來了,黑江醬,很抱歉他不能跟你去看電影院……」櫻明同學似乎很擔心黑江。
「沒關係,我經常被男朋友們爽約,他們總是缺席。」黑江跟小明安慰:「聽說他在黑暗決鬥受傷了,這應該要找魔法少女,使用貝霍伊米才對啊。」
「是他堅持要找這個時代的僧侶的,我告訴他神職人員的霍伊米系統咒語沒有太大的作用,所以我替他找了醫生。」小明說著:「畢竟那只是安撫受傷的咒語而已,沒有完全的治療作用,我也只能找最厲害的醫生了,里見院長也開始在陪他呢。」
里見佑助醫生對吧?希望他不要再出什麼奇怪的想法。」黑江似乎認識達伊的主治醫生。
「當然囉,他手術可是最厲害的…不過黑江,聽你的口氣,你好像有心事要說呢。」小明說著:「我聽說他有個大女兒在神濱市,就是那個被惡魔統治的都市對吧?」
就是因為女兒燈花和父親佑助的肆虐,神濱市才因此成為燈花她們培養魔女的溫床!!」黑江生氣的說著:「不只是這樣,為了治好燈花的絕症,彩羽許了願望,她們四人成為魔法少女作惡下去,直到沙諾爾改善神濱市,也沒有解決根本的問題。
黑江說著說著就流下了眼淚,似乎經歷過什麼可怕的事情似的。
「櫻同學,彩羽她只想著跟魔法少女做朋友,拯救世界的事情她完全不在意……我當場在這間醫院看到了。」黑江說著。
「黑江醬,別哭了,想想快樂的事情吧。」小明說著。
「彩羽當時和沙諾爾做的時候,她問我有沒有很快樂,還要我回去邊想這件事情自慰……」黑江抱著小明,她似乎目睹沙諾爾和環彩羽發生關係的現場。

「Dreemurr同學呢?她有沒有什麼受傷,一聽到她被Neo Magius控制,她一定在做精神治療,我要去看看她。」秋元翔音把D輪停在停車格下車,告訴黑江Chara有沒有事。
「她沒事,只是她想為達伊受傷的事情負責,不過,她似乎手上有可以找到Neo Magius的線索!」小明說著:「但是達伊正在治療,Chara也在一旁等著呢。」
「謝了,櫻同學和黑色的,不過聽你們說,院長也關心達伊的傷勢,似乎感覺他好像不是普通的人類。」翔音說著,似乎覺得達伊有點可疑。
「這要等院長的報告出來才能知道吧?」露比很懷疑的說著:「不過我記得龍騎士,是三位一體之神祇創造出來的究極生物,自然身體構造跟人類有所差異性……」


【手術病房,手術燈號似乎熄滅了】
「麻美學姐……似乎很擔心裡面的外科醫生怎麼說…」Chara問著麻美,現在她在安撫小焰的情緒。
「我沒記錯的話,如果受傷的是魔法少女,自然他們知道有什麼辦法縫合魔女造成的傷口,妳放心,達伊自然沒有事的。」麻美安撫Chara的情緒。
「那團隊的醫生,似乎也對魔法少女的事情稍微知道些,小明或許知道不要太依賴治療魔法,她知道過剩回復的原理。」Chara說著:「所謂的過剩回復,就是太依賴魔法的力量自我修復傷口而造成的壽命縮減,這點是某個人類僧侶教我的。」
「妳說的那位人類,她可能不是僧侶職業,是巫女才對。」麻美說著:「她是神濱市這一帶閒晃在水明神社附近的酒鬼,不過雖然是破戒僧侶,但她有很強的魔力,足以批敵和丘比簽下契約的女孩子。」
「沒想到鹿目同學,她居然會被因果徹底的影響…這樣就離打倒魔女之夜的事情就遙遠了。」小焰摘下了眼鏡,似乎用袖子擦拭眼淚,Chara給了她條手帕。
「似乎姬奈和時雨留給我們的道具,也派不上用場了,但這也是很危險的東西。」Chara從裙子中拿出了兩顆黑色的魔法筒,似乎裡面正在裝什麼東西?
妳居然拿著Neo Magius的謠言來殺掉我們,妳知道妳害了小圓受傷嗎,之前看妳很想投靠PROMISED BLOOD的時候,我就很想殺妳了。」小焰拿起了手槍指向Chara,但是Chara一點想戰鬥的意思都沒有。
「妳這個時候真的還想著要復仇嗎?我想她們正是利用我們自相殘殺,但是妳開了槍,我就沒辦法幫里見院長找到需要的答案了。」Chara說著。
「曉美同學,現在我們需要的是,要鹿目帶領我們團結起來,現在不是起內鬨的時候。」麻美說著:「她也幫助了我們在最困難的時候振作起來。」
「要是沒有她的干涉,會變成妳殺了杏子、沙耶香、甚至小圓她……」小焰說著。
「所以這不就克服了嗎?我可能在過去的時間軸會是大家的把柄,但是或許這次可能要用不同的角度看這件事情,或許PROMISED BLOOD這次的動機是善良的,甚至Neo Magius的主旨都可以吸引Dreemurr同學,或許她才是真正需要幫忙的人。」麻美說著。
「妳胡說,鹿目都被魔女之夜洗腦了,她怎麼可能…」小焰情緒失控的說著。
做為一個拯救大家的魔法少女,應該要是最冷靜的吧?或許我沒辦法找到可以安撫鹿目沒事的證據,但是妳自己或需要了解小圓她的痛苦。」Chara說著。
「Dreemurr同學在嗎?里見醫生要找妳,我是他的助理那由佳。」一位穿著東方魔法少女服的少女過來叫住了Chara。

{TURN:09,王者的同步}


一進到病房,似乎看見正在康復的勇者達伊,似乎有位穿著白衣的病院長,急著要和Chara表達什麼事情。
「你醒啦,我們很擔心你,剛才的那場決鬥……」Chara想跟達伊說話,但是里見院長打算插入他們的話題。
「那個男孩沒事了,先讓他休息一會,倒是我很在意,他做為龍騎士的治療,看樣子不是一般的人類構造。」里見院長說著:「這次治療可能花了醫院的巨大資源,但是……」
「關於醫療費,我知道誰可以支付…」Chara認為達伊只是受了重傷而已。
「不,我們從未研究過龍騎士的代謝系統,我本來以為,龍騎士只存在歷史上,那1000年前超龍軍團的團長就是最後一位,直到我們發現了他。」里見院長說著。
「你打算要陪他進行有關龍的研究嗎?」Chara有點擔心的問著。
「有關他的血液,好像不符合醫院裡所有的血型,所以只幫他止血,那種龍之血等到一個世紀後都沒辦法保存下去…不過呢,只要幫他止血,他再生的系統異常的強大,似乎已經超出至今研究的精靈之龍的數據。」里見院長說著。
「妳應該知道精靈是無法保存體液在外面流動的,他們身體結構只要被破壞就會很脆弱,別說是再生了,但是我父親知道,1000年前有一種變異人類,似乎就是龍騎士的種族。」里見那由佳說著:「但是書中沒有提到再生的能力,應該說再生的力量不是書上描寫的。」
「他體內是不是有某種力量植入他的血液中?」Chara問著,這時候一個小學女孩過來。
「哎呀,你是說姐姐提到的天界和魔界戰鬥時出現的那六把鑰匙嗎?真是很抱歉,那六把鑰匙早在奧雷卡爾鋼歷史的戰鬥下遭到摧毀了。」名叫美影的女孩說著,用向某人誘惑的語氣。
那是在這個時間軸的結果罷了!!」Chara感到不舒服的回應著。
「別那麼生氣嘛,難道他是真的從另一段歷史中重生的嗎?」美影驚訝的問著。
「美影,注意你的語氣,印象中這女孩對妳姐姐很生氣。」里見院長生氣的說著。
「是我有點情緒失控,那女孩的聲音跟我討厭的人很像。」Chara冷靜地說著:「沙諾爾這邊的人是知道無限神器存在我的次元,而且在A.D. 2019的秋天會發生嚴重的災害。」
「那這樣子被姐姐她們知道,一定會擾亂那個與神器訂下約定的人的命運的。」美影說著。
「死調整屋…我不希望她們干涉這件事情,達伊要是沒有注意到我這邊的狀況,他將來會在JUMP FORCE一同戰敗在普羅米修斯的勢力下。」Chara說著,達伊開口了。
「要是…瀨人老師,他不是第一個堅持要千年魔方的力量,就不會有這件事發生……」達伊似乎對某個前輩很在意,這個前輩似乎是Chara次元的歷史人物,「一旦六個神器真的開啟了其他世界的大門,就會有其他的奇蹟和混亂,大家為了尋找老師,小傑也受過傷了。」
妳說的死調整屋…妳居然這樣稱咪的姐姐……」美影突然崩潰的責備Chara。
「別生氣了,瀨人老師他也是總是製造仇恨,不像阿邦老師造福許多人。」達伊安撫美影。
「我知道了,既然達伊先生就從另一個次元再度重生,那就由Chara帶著你送回原來的次元吧。」里見院長說著,姪女那由佳似乎很在意。
「可是,要是沒有查清楚鹿目圓的恐懼在哪…」那由佳問著。
那可是鹿目他自己的恐懼,是我們給她們愚蠢的恐懼,既然我們犯下這麼可怕的錯誤,既然有那種結果出現,我們更要珍惜自己現在的決定。」里見院長說著:「那由佳、美影,妳們的家人都被捲入這場戰鬥中,所以才會召喚這種恐懼出來,想辦法戰勝它。」
死調整屋和死大小姐都是…而且她們的姓氏是里見和八雲,但是這不代表孕育她們的家人,不希望她們出生,我希望讓她們知道你們對我們的愛。」Chara說著。


【醫院外面】
「菲特、疾風,妳們的魔導器還留者吧?」高町奈葉似乎帶著某位女學生前往了現場,「聽結城同學很緊張的語氣,我覺得我們不能坐視不管。」
「我知道你很生氣,但是我想那斬斷因果的點並不是沙諾爾造成的。」疾風穿回原本的工作制服說著:「我們透過Line & Watch的偵測,四個異聞次元的宇宙似乎影響到了其他時間軸的因果輪迴,我想這點跟神明大人有關。」
「實際上這是保密不能給丘比系統的魔法少女知道的事,所以大致解釋上,只要能成功阻止神明大人的暴走,或許就能恢復有關神聖時間軸的事情。」妖精神器琳芙絲II說著。
「能告訴我神明大人怎麼了嗎?為什麼屬於她的『圓環之理』會從王座上消失,這點妳們應該很清楚才對!!」奈葉似乎對菲特和疾風很責備,「趁十秒鐘之內趕快交代清楚,結城純子不能知道『神聖時間軸』的秘密,要是突然有變異體利用……」
「妳們所說的變異體到底是什麼東西呢,感覺好像事關機密的?」純子問著。
「要是知道了這件事,妳們就會破壞有關魔法少女的和諧,所以沒辦法透露妳太多。」菲特說著:「但是如今神聖時間軸突然異變,我想大概會破壞好幾個有關輪迴造成的決心。」
「妳想違背圓環之理和琳蒂給我們的忠告嗎?」奈葉問著。
「我覺得與其消滅沙諾爾帶來的異變,倒不如先了解鹿目圓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曉美焰她還是處於神智不清的狀態,還起了殺害Chara的動機。」菲特說著。
「妳們在外面觀察Chara同學,我倒是很懷疑的是,勇者達伊為什麼不在妳們觀察的對象?」純子突然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盡早阻止JUMP FORCE他們干涉時間軸,我想應該不會有這種有關某個重要的祕密被破壞的事情。」
「妳又知道什麼?這一點都不關妳的事。」疾風和琳芙絲II異口同聲地說著。
「我是菈菈‧薩塔琳‧戴比路克的僕人,雖然以人類的身分和結城家的親戚活下去,不過我也是長年來被JUMP FORCE騷擾的對象,而且格羅佛長官如果真的要其他的戰力,倒不如去找那個胃量超大的特瑞科先生,為什麼就是偏偏找我們?」純子說出自己的身世:「要知道菈菈大人可是經常被哥哥襲胸的對象呢,把她放在戰場上簡直要被安布拉斯殭屍強姦。」
「妳…到底要問什麼?」疾風聽到胸部和強姦的詞彙,有點臉紅的問著。
「妳們應該知道有關格羅佛長官,以努力、友情和勝利為理由的組織的真正目的吧?」純子問著奈葉,彷彿是要她們說出另一個不知道的真相。
「夠了,能不能借張床給我,我要跟奈葉她……」疾風突然色色的問著。
「說不出來是吧?就是因為有關重大轉變,所以妳們才有保密的權利,這對妳們嚴刑拷打也說不出口,但是我們戴比路克惑星的科技是世界第一,當然也知道有關小圓的命運囉。」純子說著,似乎把她們三人的祕密玩弄於掌中。
「妳到底有什麼底細?」菲特生氣的問著純子。


「我就直說吧,格羅佛長官並沒有打算把JUMP世界各地的英雄合力擊敗普羅米修斯,相反的他利用神器縞瑪瑙之書提煉出來的書頁來控制大家,只要植入了安布拉斯立方,就直接宣告那位英雄的死刑,原本他們與安布拉斯殭屍戰鬥的那一刻,都還認為自己是為了努力、友情和勝利戰鬥……既然如此,但是那名少年充滿了決心,藉著過去、現在和未來的靈魂之心,將會拯救大家,這就是Chara的使命,為了讓核心次元系統1809繼續存在這個世界上!!」純子說著自己眼前發生的一切。
「原來如此,這就是Chara知道我們要放棄核心次元系統時做出的決定啊?」疾風突然在想些什麼?
「只要我說出這句話給菈菈、達伊或者瀨人,甚至是被JUMP FORCE在意的任何人,我就會死在這,他們一定會派人來暗殺我的。」純子突然語氣轉變,變成很悲傷的表情,「要是……要是Chara真的出了什麼三長兩短,我會第一個來殺妳們…因為這是妳們留下的巨大錯誤,造成魔法少女變黑暗、絕望的存在,就是妳們無知所成。」
「只要時空怨靈在毀滅的時間軸上誕生,那將是一個無法挽回的因果吞噬……」奈葉說著,但是解釋到一半就被純子打斷。
鹿目同學,不,圓環之理的女神不打算把自己的黑暗面消除,那個自己做出完全相反決定的變異體,她很早就撐到了魔法少女打敗魔女之夜,準備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卻被自己的爛攤子給絆倒,魔法少女成立有各自想法的組織,但卻在互相自相殘殺!!」純子說著,似乎自己也知道時空管理局的想法。

「所以妳說的時空怨靈、變異體、神聖時間軸的因果,具體來講把事情交代清楚吧!」Chara自己一人從醫院走了出來,然而小焰偷偷的在一旁偷聽。


在很久以前,時間軸發生過無數次的異次元戰爭,但都是相同的人群搞混亂,有的角色甚至從一個平凡的英雄變成不折不扣的大惡人,就在因果快要扯斷宇宙的時間和空間之時,有一位操控時間的魔法少女,她蒐集了不斷經歷失敗和痛苦的因果,創造出了掌管這一切的時間守護者」琳芙絲II放出投影影像似乎在講什麼故事,「但是,隨著那位魔法師對時間守護者的眷戀,她最終成為了阻止時間守護者的時間破壞者,並創造出了強大的次元和超越次元魔法的軍隊,他們互相戰鬥,彼此撕裂了自己的感情,最終……
「我大概知道了,次元破壞者和次元守護者的真面目…」小焰說著。
最終,米德切爾達的星球,高達科技和魔力豐富的文明,自願接收了52條時間軸,稱它們為神聖時間軸,時間守護者對時空管理局的最終命令,要對每一個改寫歷史的時間軸消滅,並偽裝成世界末日,變異體就是從這個路線分歧中誕生的產物。」琳芙絲II說著:「但時間破壞者一直都在召集時空怨靈,他們就像是被消滅的路線分歧般出現……
「妳們就不能直說那些時間守護者、時間破壞者是誰嗎?」一個熟悉的聲音說著。
「Incubator…不……」小焰嗚住嘴巴,似乎正在崩潰。
「就是鹿目圓和曉美焰啊,她們成為女神和惡魔,至今的戰爭都還沒結束。」丘比突然站在醫院的圍牆上說著:「但是妳們卻一直放任某個22世紀的機器貓不管,甚至留下了決心研究物,謊言八百給野比大雄飲用,不只如此,站在妳們這邊的鹿目圓,她創造了小狗般的生物,保護一堆時間軸上的,掉入Ebott山的第八名人類……
「Bang!!」一枚子彈射在圍牆上,丘比驚訝地跳了下來。
「小焰,當反派講完話之前在射,我知道妳對他有很深的怨恨。」Chara握住了小焰拿住手槍的手臂,小焰似乎打算射殺丘比。
「果然是學會禮儀的女孩子,人類就是這麼野蠻無情,怪物教得好,但是妳說錯了一句話,小焰才是妳們對立的那個惡魔,至今留著她沒有什麼好處了,要打算和兩個時間對立的神與惡魔同歸於盡才是正確的選擇。」丘比說著:「鹿目圓現在被過去的自己徘徊著,趁這個時候就可以消滅關於時間破壞者的根源,也就是現在的曉美焰,妳們應該很早就要做這種決定吧?」
「我們是不會消滅有關時間破壞者的根源的,她跟時間守護者一起誕生,而不保證有關時間破壞者的手下會不會因此被消滅還是問題。」奈葉說著。
「那就是妳們的問題了,就像消滅黑井社長所產生的毒瘤般,任何一個有違背性別偏好的偶像,都應該是有罪的,當他們陷害龍宮小町的那一刻,就表示了這個原罪。」丘比突然說出了Chara完全聽不懂的事情,「如果繼續讓偶像團結、讓她們競爭下去,遲早會面臨偶像世界爆發的『大蕭條』出現,這個問題危害所有的偶像,都是妳們魔法少女的錯,不是嗎?」
「我有點聽不懂,妳們之間到底……」Chara想把事情交代清楚,但是…
「給Chara Dreemurr一個聽得懂的方式講話好了,沙諾爾的理念和野心,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存在,妳現在知道放任一個從平行次元走出來的人,他陷入了格格不入的世界中,自然造成的就是破壞和消滅。」丘比問著一個假設:「那變異體成為時間破壞者的手掌心,自然就是必須要消滅的對象,難道還要原諒他所做的一切並且放任災難出現嗎?」


「那才不是Chara對吧?從一切殺害地底王國的大家,卻由妳負擔所有的責任,自己成為了屠殺的代名詞,妳卻自己不希望那樣對吧?」純子突然和Chara心意相通。
「小丑,妳……居然有那種資質和Chara聯繫,但我們是不會讓妳這麼做的。」丘比說著。
「放心好了,過去我們破壞這一切卻無法承認此事,現在就是要我們放下責任的時刻,我們不需要一個道歉了事…」純子拿出了魔法終端似乎觸碰了螢幕,她打算變成魔法少女小丑的姿態,「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將放下一切責任,被仇恨蒙蔽的敵人,將會死在卡片之刃下,我知道你在醫院觀察著我們,使出你最強的實力,但你永遠不會被承認是個決鬥者。

「哼哼哼哼哼哼,果然就是不出我所料,我等就是要看你們這些人如何絕望,與魔法界的三大妖精一同作戰,吸收少女們的痛苦和慌張。」這時一個認識的銀髮男子出現。
「是沙諾爾,果然該來的還是要來了嗎?」Chara緊緊握住自己原本是靈魂之心的寶石。
「不只是這樣,我要你們見識看看所謂決鬥的痛苦,你們將有一人斷送在我等決鬥盤上的獻祭,我這段期間可是吸收了稀星學園偶像的力量呢。」沙諾爾說著,之後有兩個類似布偶的生物出現在草叢灌邊。
「真是可惜,沒有吸收白雪的靈魂,卻要我們三個協力打敗魔法少女呢布。」名叫法唯的芝麻饅頭妖精說著。
「可羅可之後就要戴上犧牲者的內褲啊可羅。」名叫可羅可的白犬妖精說著。
「那麼,遊戲開始了,誰要上前第一個送死的呢?」沙諾爾說著。


不可以,小丑,妳不能站在最前線!!」小焰這時想警告純子。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她們所造成的一切都能在一瞬間平息對手的怒火,妳想想看究竟是什麼東西,是逝去無法挽回的,那就是人類最脆弱的靈魂之心。」純子說著。
「不可能的,妳死掉對我們來說無意義的,反而對沙諾爾有好處,妳這麼做反而會陷入他們的牢籠中啊!」Chara說著。
「或許靈魂之心,只要不承認它被賣給了惡魔,或許就是它最堅強的樣子,自己變強都有可能讓它變得更脆弱,但是Chara、小焰,無論我在怎麼被無情的踐踏,妳一定要繼承那份曾經與熱血戰鬥過的友情,千萬不能回頭看。」魔法少女小丑回頭看著大家說著:「去證明吧,與女神共同戰鬥的惡魔,他們一定會和好下去,『閉鎖世界的冥神』,將是那張通往極樂淨土的鑰匙。」

「閃光決鬥!!」
沙諾爾 LP 4000 魔法少女小丑 LP 4000


「做好受死的準備,發動魔法卡『增援』!」魔法少女小丑發動了魔法卡先攻,「從牌組檢索一體『幻影騎士團 破洞鱗甲』加入手中,之後,從手中通常召喚『幻影騎士團 破洞鱗甲』!」
『幻影騎士團 破洞鱗甲』 攻擊 600 守備 16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幻影騎士團 破洞鱗甲』的效果發動了,捨棄一張『未界域的野槌蛇』,從牌組檢索一張『幻影騎士團 無聲靴』送去墓地,之後觸發『未界域的野槌蛇』的效果,這張卡從墓地裡特殊召喚。」魔法少女小丑特殊召喚了怪獸了,似乎場上有兩體等級3的怪獸。
『未界域的野槌蛇』 攻擊 1300 守備 0
闇屬性,爬蟲類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我要將等級3的『幻影騎士團 破洞鱗甲』『未界域的野槌蛇』進行疊放,構築魔法少女網路,吾等將以奪去首級的騎士重生,將你所謂的正義化為虛假的謊言,超量召喚!階級3,『幻影騎士團 斷劍』!!」魔法少女小丑超量召喚了怪獸了。
『幻影騎士團 斷劍』 攻擊 20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接著,覆蓋上三張手牌,接著輪到你了……」魔法少女小丑設下了埋伏,似乎等沙諾爾強力進攻過來。
「哼,輪到我了,抽牌!」沙諾爾有六張手牌,「不過妳真的似乎要跟我認真的戰鬥,不過別做出所謂的針扎,那些埋伏遲早會被消滅的。」
「純子……或許她想表達什麼?魔法筒裡的謠言,似乎能幫她嗎?」Chara檢查了自己的魔法少女服裝的口袋。
「發動魔法卡,『真紅眼融合』,我從牌組裡的『真紅眼黑炎龍』『物質龍』送去墓地作為融合素材,暗黑的流星龍,為守備偶像的初戀而咆哮,融合召喚!等級8,『流星龍 隕石黑龍』!!」沙諾爾融合召喚了怪獸了。
『流星龍 隕石黑龍』 攻擊 35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流星龍 隕石黑龍』的效果發動了……」沙諾爾命令場上的怪獸射出火焰的吐息,但是純子這時可以反制了。
「連鎖2,發動速攻魔法,『禁忌的一滴』,將魔法陷阱區覆蓋的『墓穴的指名者』送入墓地發動,你場上的『流星龍 隕石黑龍』攻擊力會變成一半,效果會無效,我可是認真地對付你這種人來戰鬥的,決不會讓Chara她們擔心的。」魔法少女小丑發動了不能對應的速攻魔法,強力的酸雨弱體化了流星龍的能力。
『流星龍 隕石黑龍』 攻擊 1750 守備 2000
無法發動連鎖1的效果,無法將真紅眼怪獸送去墓地。
「原來如此啊布,只要將沙諾爾大人的融合怪獸無效化,就沒辦法損失生命值布。」法唯在一旁指導著沙諾爾。
「但是,她會在下一回合使用『幻影騎士團 斷劍』的效果,並超量召喚出階級4的超量怪獸,要小心你場上的怪獸被摧毀啊,可羅!」可羅可似乎預測出純子的戰術。
「哼,這樣而言,他效果無效化也只有這回合而已,結束階段,『流星龍 隕石黑龍』的攻擊力會恢復原狀……」沙諾爾直接結束這回合的戰鬥。
『流星龍 隕石黑龍』 攻擊 3500 守備 2000
對純子而言,怪獸中最重要的能力是什麼呢?
「攻擊力,沒想到鼎鼎大名的沙諾爾想法會停留在這點上面,而且後台也沒有埋伏,但唯一的動機就是場上的『流星龍 隕石黑龍』等待被破壞,那我就成全你,抽牌!」小丑有一張手牌,「發動『幻影騎士團 斷劍』的效果,將自身和場上的『流星龍 隕石黑龍』為目標,這兩張卡用效果破壞,去吧,犧牲神速斬!!
「就是現在,『流星龍 隕石黑龍』可以從墓地裡特殊召喚『真紅眼黑炎龍』到場上,這隻怪獸到場上和墓地的時候視為通常怪獸。」沙諾爾發動了怪獸被破壞的效果。
「連鎖2,『幻影騎士團 斷劍』也可以將墓地兩體不同的怪獸,『幻影騎士團 破洞鱗甲』『幻影騎士團 無聲靴』特殊召喚到場上,這兩體特殊召喚的怪獸等級上升到4。」小丑同時發動了怪獸被破壞的效果。
『真紅眼黑炎龍』 攻擊 24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二重怪獸,在對手主要怪獸格3。
『幻影騎士團 破洞鱗甲』 攻擊 600 守備 16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幻影騎士團 寂靜靴』 攻擊 200 守備 12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我要將等級4的『幻影騎士團 破洞鱗甲』『幻影騎士團 無聲靴』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之繼承之物將繼承於汝之心,將帝王的破壞一切復甦於世,超量召喚!階級4,『襲擊者騎士』!!」小丑超量召喚了怪獸了。
『襲擊者騎士』 攻擊 20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襲擊者騎士』的效果發動了,移除一個疊放單位,我要將這隻怪獸重新進行疊放,構築升階網路,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將以反抗的意志在這待宰的牲畜上,粉碎仙人的極樂淨土,混沌超量變身!階級5,『霸弧叛逆超量龍』!!」小丑升階召喚了進化的次元之龍了。
『霸弧反逆超量龍』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闇屬性,龍族,超量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從手牌通常召喚,『幻影騎士團 沾塵袍』,之後發動效果,這隻怪獸轉為守備表示,場上的『霸弧反逆超量龍』攻擊力提升800點。」小丑通常召喚了怪獸,之後變成位主力怪獸一臂之力的力量。
『幻影騎士團 沾塵袍』 攻擊 8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霸弧反逆超量龍』 攻擊 3800 守備 2500
身體好輕,懷抱著這種勇氣的戰鬥還是第一次。
『霸弧反逆超量龍』的效果發動了,移除一個疊放單位,此卡的攻擊力提升場上的『真紅眼黑炎龍』的原攻擊力,之後可以將場上所有的怪獸效果無效化,災厄的滅魔鬥碎陣!!」小丑讓進化的超量龍展翅電擊的雙翼,場上的效果怪獸因為電擊磁場被動彈不得。
『霸弧反逆超量龍』 攻擊 6200 守備 2500
已經沒什麼必要去恐懼一切了,因為我並不是獨自一人。


「戰鬥階段,我要將『霸弧反逆超量龍』『真紅眼黑炎龍』發動攻擊,接下這招吧,這招就是要承受的620伏特電壓的攻擊,鎮魂的血腥碎壓擊!!」小丑發動了致命的一擊,沙諾爾被電擊的吐息瘋狂打中。
「哼哼哼哼,這種傷害對我來說不算什麼,老實說,回去之後要跟裕子做……」沙諾爾的LP從4000降到200點,但似乎這股疼痛讓他起了某種慾望。
「發動墓地裡的『幻影騎士團 無聲靴』的效果,這張卡從墓地除外,將牌組裡一張『幻影霧劍』加入手中,之後,墓地裡的『幻影騎士團 破洞鱗甲』效果發動,這張卡從墓地守備特殊召喚,被破壞或解放的場合會被除外。」小丑處理墓地裡的怪獸效果。
『幻影騎士團 破洞鱗甲』 攻擊 600 守備 16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我要將等級3的『幻影騎士團 沾塵袍』『幻影騎士團 破洞鱗甲』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超量召喚!階級3,『No.75 惑亂之風言暗影』!!」小丑再度超量召喚了怪獸了。
『No.75 惑亂之風言暗影』 攻擊 1000 守備 2600
風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覆蓋上一張牌,現在我場上有兩張後台,輪到你了,該不會還要追加融合召喚吧?」小丑使出強力的攻擊後,輪到沙諾爾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沙諾爾有六張手牌,「不過妳應該在主要階段1就應該超量召喚『No.75 惑亂之風言暗影』,為什麼不打算把我的生命值歸零?」
純子聽到這個問題後,其實臉上有不太想回答的表情,彷彿像自己後悔自己的決定一樣……
「這個問題大概說不出來吧,妳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結城純子,從手牌通常召喚,『金屬被甲彈丸龍』,之後發動速攻魔法,『膛炸抽牌』,破壞『金屬被甲彈丸龍』抽兩張牌。」沙諾爾犧牲了自己通常召喚的怪獸,從牌組抽兩張牌。
『金屬被甲彈丸龍』 攻擊 1700 守備 14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發動儀式魔法,『電腦網路儀式』,我要將手牌中的『真紅眼鋼鐵暗龍』最為儀式素材,與熱心善良的12時魔法使結成契約,繼承黑暗魔力的電子魔術師,在二位相愛少女的內心來到現世,儀式召喚!等級7,『電子界魔術師』!!」沙諾爾儀式召喚了怪獸了,純子似乎打算準備防範什麼?
『電子界魔術師』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電子界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發動場地魔法,『旋轉引導扇區』,將手牌中的『麥格農彈丸龍』『自動彈丸龍』特殊召喚,這麼一來,我就能使用那個東西了!!」沙諾爾大量特殊召喚怪獸,似乎從額外牌組的卡盒拿出一張魔法陣圖示的空白卡
『麥格農彈丸龍』 攻擊 1800→21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自動彈丸龍』 攻擊 1600→1900 守備 10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該我上場了,可羅!希望的傳說之龍,力量結合!」可羅可突然跳進那張卡的方向,似乎一道閃光列印出了那張卡的圖示。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包含龍族怪獸的效果怪獸兩體,我要將場上的『麥格農彈丸龍』『自動彈丸龍』設置連結標記,傳說中的魔法三大天使,將賜予魔法少女希望的力量,用她們的慾望建立出魔法的國度,連結召喚!Link-2,『鑰精之爪 可羅可』!!」沙諾爾突然連結召喚了那體有關三大鑰匙的連結怪獸,似乎是可羅可本人。
『鑰精之爪 可羅可』 攻擊 1350 LINK ←↓
闇屬性,龍族,妖精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糟了,Chara,這時候你可以選擇終止決鬥,因為沙諾爾場上存在違反構築規定的卡片……」奈葉這時提醒Chara,似乎Chara還沒察覺到有警戒心。
「太遲了,可羅可的效果發動了,將場上的『No.75 惑亂之風言暗影』簽下契約,成為龍族怪獸的魔法少女吧,可羅!!」可羅可似乎把No.75的核心中掏出一體女用內褲,帶在頭上……
「你作夢,連鎖2,『No.75 惑亂之風言暗影』的效果發動了,移除兩個疊放單位,我要將你的效果修改成:雙方玩家各抽一張牌!」小丑發動了No.75的效果,阻止可羅可的契約。
沙諾爾和純子各有一張手牌。
「不過呢,這樣算是效果無效化嗎?可羅可的第二個效果,將自己場上的怪獸作為融合素材,可羅!!」可羅可的怪獸效果又發動了,「另外只要對手回合發動可羅可的效果,就會把你場上的契約魔法少女作為素材,可……」
「一直可羅、可羅的吵死了,翻開覆蓋的永續陷阱,『幻影霧劍』,你就拿者這把劍不能發動效果、無法攻擊和不能變成攻擊對象吧!!」小丑翻開了陷阱卡,裝備在可羅可的身上。
「不過呢,在下可是龍族怪獸呢,也符合融合召喚的條件呢!」可羅可說著。
「你到底要召喚出什麼樣的怪獸出來呢?」小丑問著。
「妳剛才的心意,我就領回了,我抽到的這張卡發動,『融合』!」沙諾爾突然發動了真正的融合卡片,開始不存在的融合召喚,「我要將場上的『鑰精之爪 可羅可』『電子界魔術師』作為融合素材,擁抱希望之光的六位少女們,賜予黑龍與魔術師的新力量,融合召喚!等級8,『超電子龍騎士—真紅眼龍騎兵』!!」
『超電子龍騎士—真紅眼龍騎兵』 攻擊 3000 守備 2800
闇屬性,電子界族,妖精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迪爾帕,出來吧,『螯合大摩天輪謠言』,把他的怪獸破壞殆盡!」Chara從魔法筒召喚出謠言阻止對方進攻過來。
『螯合大摩天輪謠言』 攻擊 3000 守備 2100
水屬性,魔法使族,謠言代幣怪獸,在對手主要怪獸格2。
「真有意思,那些都是燈花製造出來,愚蠢了垃圾罷了,本來有機會可以讓純子活過來的,但是妳做為Neo Magius的證明,現在根本幫不了她們!」沙諾爾說著:「『超電子龍騎士—真紅眼龍騎兵』的效果發動了,將妳場上的『螯合大摩天輪謠言』『No.75 惑亂之風言暗影』用效果破壞,給予對手2000點效果傷害,超電子烈波斬!!
「哼哼,不過呢……」純子的LP從4000降到2000點,「我場上的『霸弧反逆超量龍』作為超量召喚出場,不會對對手的效果破壞掉,自然就也不會受到有關『超電子龍騎士—真紅眼龍騎兵』的效果傷害,是我贏了,你想要我的『霸弧反逆超量龍』被效果無效化是完全不可能的,因為你場上沒有任何手牌了。」


共鳴卡使用許可,一條瑠夏解鎖……」這時候兩手空空的沙諾爾場上,出現了一張稀星學園偶像照片的永續魔法,突然被打出場上。
「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你額外牌組會放永續魔法?」純子問著。
「在加拉斯的決鬥者之間的傳統上,所謂征服偶像的實力,可不是在決鬥中虛無其表的,讓妳們見識一下,這Love Live系統偶像所帶來的最大威力吧!!」沙諾爾說著。
「發動條件為等級6以上電子界和龍族怪獸一體,『一條瑠夏』發動!!」場上的共鳴魔法卡似乎在閃耀著。
「共鳴能力發動,從牌組抽5張牌,回合結束前我將受到1000點傷害……我的勝利,就由我來創造,而不是妳這個該死拘束於規則的!!」沙諾爾一下子抽了5張手牌,「發動魔法卡,『死者蘇生』,從墓地特殊召喚『真紅眼鋼鐵暗龍』到場上。」
『真紅眼鋼鐵暗龍』 攻擊 2800 守備 24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真紅眼鋼鐵暗龍』的效果發動了,從墓地特殊召喚一隻『真紅眼黑炎龍』到我方場上。」沙諾爾說著:「偶像就要用製作人的雙手來守護,而不是妳們這些靈魂獻給妖精的少女!!
『真紅眼黑炎龍』 攻擊 24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二重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發動條件為等級6以上電子界或龍族怪獸兩體,『式宮碧音』發動!!」沙諾爾的場上出現了另外一張女子偶像的照片,似乎她們的存在對這個遊戲規則算是破壞了。
「共鳴能力發動,我要將場上的『真紅眼鋼鐵暗龍』『真紅眼黑炎龍』作為融合素材,薔薇盡滅天宗,將傾日位,孤以星光女神之名,讓新的黑暗重生,融合召喚!!等級8,『飢餓毒液融合龍』!!」沙諾爾不斷地用女子偶像的永續魔法融合召喚怪獸。
『飢餓毒液融合龍』 攻擊 28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飢餓毒液融合龍』的效果發動了,吸收場上『霸弧反逆超量龍』的攻擊力,薔薇之毒牙!」沙諾爾命令融合龍吸收超量龍的攻擊力。
『飢餓毒液融合龍』 攻擊 9000 守備 2000
看著吧,這就是沙諾爾所帶領的王道。
「接著就是戰鬥階段,共鳴魔法『式宮碧音』存在場上,闇屬性龍族的攻擊力在此階段上升1000點,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結城純子!!」沙諾爾進入戰鬥階段,用攻擊力10000分的融合龍開始進攻過來,「『飢餓毒液融合龍』『霸弧反逆超量龍』,發動最後的攻擊吧!!」
『飢餓毒液融合龍』 攻擊 10000 守備 2000
如果熟悉的話,未來還會有違反規則的王道嗎?


硫酸的吐息噴濺到超量龍身上,似乎造成的戰鬥傷害,讓純子的LP從2000歸零了。
「嘔嘔嘔嘔……」魔法少女型態的純子似乎嘴裡吐出鮮血,她倒下了。
「純…純子……居然會是這種狀況。」翔音這時抱住了受重傷的純子,「這情況似乎不太妙啊,有誰可以治好純子的?貝霍伊米也好、繃帶療傷也好、甚至來個回復藥也好……」
「妳應該看見了吧?」Chara告訴翔音:「雖然怪獸之間的戰鬥是由攻擊力和攻擊力之間造成戰鬥傷害,但是還有守備力,黑暗決鬥有一個固定的機制去衡量攻擊力和守備力之間的關係,純子受到攻擊力10000分的傷害,看樣子達到最強的實力,不一定會承受這樣的傷害啊。
「Dre…Dreemurr…同學…我看不見…我看不到前面……」純子變回原來的型態說著:「後宮漫畫的角色會有死掉的場面嗎,那種感覺究竟是什麼……」
純子的眼神似乎失去了瞳孔,看樣子生命已經達到了極限。
「咳咳,妳們真是強大啊,不過也就這樣了,把我的兩張共鳴卡逼出來的人,或許純子是第一個……」沙諾爾說著:「不過害我失去了半條命啊,真驚險啊…」
「你早就該…失去你那應該付出的代價,把剛才的話,給我收回去!!」Chara似乎很生氣地想攻擊沙諾爾,但是純子握住了她的手。
「他不是我們的…敵人……因為他不是魔法少女,他已經跟惡魔沒兩樣。」純子用最後的語氣說著。
「或許我們繼續仇恨下去,只會讓情況變得惡化,大家都很畏懼變成魔女,或許我們應該要用什麼角度來看待這個局面?」翔音說著。
我不在乎…這個世界會被毀滅…或者怎樣……或者就是這一切的災厄…就是我們必須有責任將他們解放出來…人類要修行就是為了…得到力量幫助別人…但前提是為了幫助他人為主……我不是真正的魔法少女,有力量、有魔法,但是沒有心……」純子的聲音慢慢地變小了。
「純子!!」Chara大喊著純子的名字。
而是妳有這這三種,所謂魔法、力量和心……」純子說著,她的意識慢慢地從肉體消失。

「純子,大概是為了梨斗而生下來,卻過著不好的人生,她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魔法少女,做好覺悟並有勇氣面對發生的事情,而我,卻只能臨陣脫逃……」Chara闔上了純子遺體的眼睛,「我們不能再讓仇恨繼續蔓延下去了,雖然大家都有不好的想法,要把沙諾爾的生命結束掉,或者我們可以不用這麼做,她已經示範一次下場了。」
「妳要怎麼證明,她就算再努力戰鬥下去,換來的也只是死亡啊!」小焰問著。
「榊遊矢都在我們面前勇敢的面對,卻以失敗收場,我看見了這一次發生的過程,我們必須把眼前的問題給解決掉,沙諾爾是最終我們要面對的困難,但我們已經變得這麼強,幾乎都可以把他消滅,我們需要一個其他的敵人作為修行的目標。」Chara說著。
「妳是說?」麻美充滿疑問。
「我們要到同步次元,那裡有強大的能源機器,或許是召喚『時械神』的來源。」Chara說著。


【寶崎市,交流道下空地】
「小焰,從妳的口袋裡,應該有那張入口的任意門吧?」Chara跟小焰說著作戰計畫。
「不需要任意門,但是妳也要有『風之門』的入口卡片才能進去啊!!」小焰生氣地說著。
「現在妳原本計畫蒐集的那張門之卡,原本是要給小圓、沙耶香和杏子使用,得想個辦法挑出這三位取代卡片持有者的決鬥者。」Chara說著。
「妳真的要這麼做嗎?」麻美問著。
「不只是我,分別取代美樹和佐倉的,我決定要給秋元和黑江一起加入。」Chara已經安排好人手了,「翔音他應該有辦法分析自己的狀況,黑江的話,我想應該會有個人在等著她。」
「嗯嗯,我已經準備好了,但是有關牌組的構築…」黑江緊張的問著。
「有關同步次元的新童實野市,我能盡量確認是否跟我家鄉的一致,在那之前我們有小焰可以分配秘密道具。」Chara說著:「盡量把無殺傷力的道具給我們使用,這樣一來風險就不用太大。」
「好的,Dreemurr同學妳日文學的辛苦了,這是翻譯蒟蒻,可以把所有的語言和對話者溝通,還有這個是竹蜻蜓,雖然有螺旋槳,但它其實可以取消掉妳的重力並飛行。」小焰開始把秘密道具分配給大家:「這個是縮小燈,可以把物品縮小,但是無法衡量造成的力量,攻擊力不會巨大化、這個是桃太郎飯糰,任何生物吃下後名字變成黃色,就可以寬恕牠……」
「話說為什麼要拜託奈葉她們把達伊送回JUMP世界呢,她們不打算跟來嗎?」麻美好奇的問著:「是說那幾張『時械神』究竟有什麼來歷?」
「那是一個,有關舊世代的決鬥者都無可避免的命運……」Chara準備出發。

{待續……}

下集預告:
接下來就要去同步都市,另外一個童實野市去租借D輪,從魔法少女當成飆車少女了,但就算這樣子生活在那裡,Chara要告訴大家有關機皇帝和時械神的真相是什麼?似乎大東學園的學生,以決鬥社發揚光大的名義去參加友誼杯決鬥大會!?但社長似乎很擔心Chara的安全,似乎還幫她檢查牌組構築……有一位已經請假多年的班長,也會在這裡跟兩人見面嗎?

{TURN:10,次元之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