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亞洲青少年節 水篠環之章 第十五章 狂亂

蘿莉控凱撒 | 2022-10-03 20:28:05 | 巴幣 2018 | 人氣 446

連載中偶像異聞錄-亞洲青少年節
資料夾簡介
時值天下混亂,來自異世界的群雄及軍閥們,為爭奪偶像而互相撕殺。

亞洲青少年節 水篠環之章 第十五章
 
狂亂
 
在莉露與阿古迪姆等人在參京區與neo Magius戰鬥的同時,在距離參京區商店街30公里遠的水德寺,在沙諾爾親自率領下,帶了由為了向殺害自己父親及妹妹而向歐洲最大門閥哈布斯堡皇室報復,性格極其好戰及貪吃的佐倉杏子。
 
杏子的實力,沙諾爾在上次他自己佔據283事務所的時候,自己已經了解清楚,他從後方觀看杏子一人與穿著綠色和服的時女一放成員戰鬥。
 
「喝!」
 
杏子的長槍此時分開了三節,長槍就不停揮向時女一族的魔法少女們。而時女一族的魔法少女在杏子的瘋狂攻擊下,一個一個被打倒在地上。
 
而杏子再準備用長槍攻擊寺廟長大的熱血魔法少女,同樣屬於時女一族的南津涼子時,沙諾爾突然叫停杏子,與及杜鵑花組的攻擊。
 
「喂,你要我們停手?你想做什麼?」
 
沙諾爾拍拍了杏子的肩膀,其給了一粒悲嘆之種的同時,並說道「我們不可以只用蠻力去戰鬥,用多上腦子思考,那麼妳就不需要痛苦。而且,我想與這個叫南津涼子,與及時女一族的女生們說一些說話。」
 
烏尼亞及古路多二人亦樹林出現,並向所有的黑羽毛發射了訊號彈,並要求所有羽毛們撤退。
 
「你們那麼做真是沒有問題嗎?」
 
木葉雖然對自己的助養人有疑問,但是古路多及烏尼亞二人就很以一唱一和地為木葉及杏子她們不需要擔心。
 
「木葉,不需要擔心主公,那個南津涼子,她母親可能是時女一族的魔法少女,如果無記錯,時女一族的一部份魔法少女曾經參加過當年的伊拉克戰爭,她母親亦因此自我犠牲。」
 
「而且主公在上次的大戰期間,得知道當地神濱市的一些地產商及政治家為了自己的利益,已經打了水德寺的主意已經很久。主公已經想消滅那麼極度貪婪的暴發戶很久了,如果可能借此消滅他們,而且同時得到水篠環,那麼我們已經做到一箭雙鵰的效果,而可以把涼子成為祭品…」
 
木葉及杏子雖然不明白沙諾爾的意思,但是只有相信他之後做的事情。
 
不過沙諾爾所做的一切,是為民眾帶來光明的希望?或是為民眾帶來黑暗的絕望?
 
一切一切非常殘酷而真相,即將會由沙諾爾打開。
 
而時女一族的首領,只有由只有16歲,手持七支刀的時女靜香,帶著手持水晶球的土岐沙緒、手持警棍的廣江千春,她們三人已經在之前涉谷的稀星學園本校見面,不過就被西行寺幽幽子打敗,現在幽幽子不在,她們四人反而更要面對統領Magius,同時是擁有接近200位全國有人氣偶像的大型偶像事務所346事務所的代表,關隴集團代表宇文泰後人沙諾爾。
 
「你們為什麼要攻擊我們?我們時女一族只是守護我們的日出之國,那麼做有什麼不對呀?」
 
靜香激動地向沙諾爾提出自己只是守護日本,為何做錯,但是沙諾爾不單止無視靜香她們,更反而靜香及時女一族她們愚蠢。
 
「妳們這些只在村落生活,與世隔絕的可悲少女們啊,妳們所做的事是那麼愚蠢無能,在1987年,美國有套電影中,曾經有一個台詞,就是讓「貪婪是好事」(Greed is good),這句話成了經典台詞。」
 
烏尼亞以冷漠的態度接著向靜香她們問道「那麼我問妳,時女靜香,妳當初向久兵衛(QB)許下的願望是什麼?」
 
「當然是阻止三國經濟對話的共同聲明發表!如果成功那麼…」
 
「是不是想全世界經濟及政治陷入混亂之中?然後用你的絕對權力強迫他人善嗎?」
 
沙諾爾的喝斥,令靜香等人吃驚,而靜香就不知所措地向沙諾爾回答「是…當然了,這個世界實在太醜惡了,就很以有政客在工匠區的宣傳,就令我們感到非常噁心。還有,那些該死的地產商,為了賺錢,在不詢問我們的同意下,擅自更改規劃水德寺,改為旅遊渡假村。如果不對那些人作出懲戒,我們就無法守護日出之國,不是嗎?」
 
靜香所說的事情,沙諾爾是應該知道,不過他們來這裡並不是談天的,而且水德寺的地權問題,他們是已經一早知道,不過沙諾爾的眼神望向南津涼子時,他心想,如果可以剷除那麼危害神濱市的暴發戶及政治家,同時可以得到涼子的肉體,那麼是一舉二得的效果。
 
沙諾爾就在無視靜香的情況下,叫了穿著廚師服的胡桃愛香到自已的身邊,聽到指示的愛香,就高興地跑到沙諾爾的身邊,並問他有什麼事?
 
「愛香,妳爸爸是不是去了白鳥家作廚藝表演?」
 
「是,爸爸已經去了東京,我想天葉應該很高興。」
 
沙諾爾之後輕輕摸摸愛香的頭,並其說道「雖然我想吃掉涼子的第一次,不過既然妳父親去了東京做事,妳一個人睡覺我不放心,我寧願不要與南津涼子玩one-night stand,我及莉露二人今晚去Walnuts睡覺,可以嗎?」
 
「當然可以了!愛香是一直想與沙諾爾哥哥一起睡覺!」
 
愛香因為可以與沙諾爾一起睡覺的同時,對面的時女一族等人看見愛香的反應時,反而非常憤怒。
 
「怎可以與一個有婦之夫的妳在床上一起睡覺?妳知不知道做什麼?難道妳想把與那個賊子玩什麼…one-night stand?」
 
涼子知道了沙諾爾對自已的肉體有興趣時,她亦感到憤怒,她直斥沙諾爾不是人,是禽獸不如。
 
「人渣!要我與你在床上玩一夜情?我的肉體絕對不會做你的玩具!一夜情根本是破壞家庭,危害社會秩序穩定,而且傷風敗俗。你的思想比里見燈花更危險,燈花的目的是為了解放魔法少女,這個舉動是情有可願。但是你是利用我們魔法少女的肉體作為繁殖用途,以建立所謂的新種族。為了這個目的,就不們蹂躪我們的肉體,你當我們是公交車嗎?如果是那麼,我不如打碎自己的靈魂寶石,以死自盡!你想想,如果你身體就跟燒柴棍一樣,這樣插一下,那裡磨一下,忘記和戀人的溫暖感情,背叛自己的妻子,失去人類共同遵守的家庭道德守則,那麼你們以後還會演變成亂交和爛交的一類,影響極壞,對他人造成一種鼓惑力。這種行為無疑是對社會、家庭和公認的倫理道理的巨大破壞,你為了重建被其他民族同化的鮮卑而蹂躪我們,我們時女一族是不會答應的!」
 
涼子的斥責,對沙諾爾他們來說基本上是沒有作用的,
 
靜香憤怒地斥責愛香,不過愛香一於不理會,她反而對靜香她們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沙諾爾是有婦之夫的事,她之後更興奮地向時女一族說「如果愛香把自己的第一次獻給沙諾爾哥哥,我很樂意,因為沙諾爾哥哥是會守護我,愛護我。那麼我、梨花及小憐三人去寺內搜索水篠環了!」
 
愛香於是高興地與在樹林內的梨花及小憐三人一起在寺廟搜索傳說的校園偶像水篠環。
 
而時女一族就被無視感到不快,雖然千春想前往阻止愛香她們搜索,但是面對杏子、大東區團地組及杜鵑花組的魔法少女,一個攻擊,木葉她們作援助攻擊、團地組負責防守及回復,這個戰術組合是古路多為杏子打造的。
 
但在杏子思考的時候,沙諾爾此時就突然向個性衝動的靜香提出決鬥,而身旁的烏尼亞就向靜香解釋,如果大家再打,一定會有大量魔法少女傷亡,會中正市內一些人的下懷,既然理念不同,就用決鬥了解對方,那麼對大家有好處。
 
「好啊!我樂意接受,而且我在幸太郎手中得到R-ACE牌組,我可以拿去試試。不過,如果我贏了決鬥,你們所有Magius要馬上離開參京區!」
 
靜香揚言如果她嬴出決鬥,要沙諾爾等人中止戰鬥,離開參京區。但是沙諾爾反而要求靜香交出傳說的天才校園偶像水篠環,不過…
 
「我不知道水篠環是誰啊!」
 
靜香在此時對所有人說不知道水篠環是誰?令身旁的紗緒及涼子感到無解…
 
不過最大的問題是靜香在不了解敵人的目的而擅自決鬥,是非常不利的,但是靜香因為沙諾爾的言論而憤怒,即使是她是好友紗緒的勸阻,亦是聽不入耳。
 
「決鬥了,踐踏魔法少女尊嚴的魔王,你們是戰爭的根源,我時女靜香一定要打倒你,還要打倒你們觧卑的侵略,那麼日出之國就會有救!」
 
靜香的宣言雖然鼓舞了時女一族的士氣,但是靜香對沙諾爾的決鬥真是會贏到嗎?
 
面對對侵略者的憤怒,同時又充滿自信的靜香,沙諾爾就叫了烏尼亞、古路多,與、杜拉古莉亞及在手持長刀的維薩特,商討決鬥如何進行及討論現時局勢。
 
而在同一時間,在參京區的中心地標的商店街,那由他就拿起他的巴蕉扇,並與拿起愛劍「輝夜姬」的阿古迪姬對峙,不過…
 
「你說什麼…?你們說真的,你們竟然想以均田制及租庸調制管理學園偶像?你們知不知道說什麼?」
 
那由他對阿古迪姆突然提議以隋唐時期的均田制及租庸調制的方式管理學園偶像後,她隨即目瞪口呆,並問阿古迪姆他們說什麼?
 
「妳們仍然不明白?簡單說就是用政府的錢資助初中及高中的學園偶像,到她們解散或畢業時,把80%的資助金歸還給政府,剩餘的就由偶像們自己瓜分。那由他,小雪,妳們仍然不明白?正因為學園偶像不是永恆的,它才擁有魅力。如果以均田制及租庸調制引導她們,那麼學園偶像可以在舞台上發光,不是嗎?」
 
小雪及那由他二人對阿古迪姆的說法表示強烈反對,特別是那由他,因為她受到父親是民俗學者的影響,她對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是有研究的天才少女。
 
那由他的情緒非常激動,並憤怒地向阿古迪姆及咲夜等人斥責說道「你知不知道說什麼?用納稅人的血汗錢來資助學園偶像?如果阿古迪姆是王子,那麼你應該知道均田制及租庸調制的結局是什麼?」
 
沙夏之後就好奇地問那由他,究竟她所說的均田制及租庸調制的結局是什麼?
 
「其實是一個壞結局,因為土地分配就是均田制敗壞的主因,均田制雖然是成功.但只因為人口較少,而且荒地非常多,朝廷就可以容易分配田地給民眾。不過人口不斷上升及在土地供應有限下,朝廷就難以達到所謂的均田。均田制雖然備受讚賞,是純粹在於此制的理念,但實行方法的情況大家亦有目共暏。如果真是很以你那麼說,以均田制及租庸調制的方式管理全國的學園偶像,那麼學園偶像不久會被你們關隴鮮卑的扭曲制度而被滅絕。」
 
此時,有一位巫女裝的巫女在上空降下來,她穿著紅白正統巫女裝及紅色長裙外,同時擁有一頭秀麗的黑色長髮及束了一個大的紅色的蝴蝶結,並手持御幣,她就是幻想鄉最強巫女,不喜歡努力,思想單純,性格十分放鬆及悠閒,很討厭麻煩的事情的博麗靈夢。
 
「這裡就是神濱市了?果然是一個氣氛非常差勁的城市。不過沒想不到的是咲夜及妖夢妳們竟然成為那個變態蘿莉控王子做事,而且更糟糕的是Magius已經不是以前為解放法少女的組織,而是蘿莉控王子的私人PMC(民間軍事公司)。」
 
絕望的那由他在看見靈夢後,就覺得有靈夢的出現就仿如仙女下凡一樣,看見到希望,但是靈夢的視線反而是望著阿古迪姆、咲夜、妖夢、小文、七夏、與及眾黑羽毛。
 
靈夢就用奇怪的態度向阿古迪姆、咲夜二人說道「沒想不到我去人間界期間,咲夜,與及紅魔館的人竟然投靠了莫巴,真是令我想不到妳們為何要那麼做?不過現在不是問妳們。莫巴第三繼承人,第五王子阿古迪姆,你知不知道剛剛你自己在說什麼?你竟然要用公帑,以無儐貨款的方式資助學園偶像?你知不知道當年均田制實行之後變成極度糟糕的情況,不要說妳自己不知道?」
 
「我當然知道了,就是因為爸爸認為傳統認為均田制的破壞主要與土地不足有關,但若擴大此制度的層面來看均田制的目的,是收取租佣調,而監管均田制與租佣調的,則配以金部計賑、比部勾檢、倉部存取等連串措施而更嚴厲是三年造籍的「申牒造籍」制度,一言以蔽之,均田制乃是國家管理編戶齊民的最基本措施,而其最根本方法是將編戶綑綁在土地上,故任何促使人民離開土地的因素,都會觸動此一制度。所以除土地不足、戰亂、徵役等負面因素 ,促成均田敗壞外,即使社會經濟發達、農耕以外的生產及謀生方法增多,也是破壞均田制的重要因素,這亦是均田制在盛唐、安史之亂之前,早呈嚴重敗壞的原因之一。如果把均田制的管理理念用於學園偶像方面,那麼政府就可以為全國的學園偶像進行登記,之後他就可以以租用的名義徵用全國的校園偶像做他們喜歡做的事,包括把學園偶像的資料,可以作為商品,買給不同的偶像事務所或成人電影公司,是嗎?」
 
那由他的解釋,令所有neoMagius的所有人感到震驚,雖然阿古迪姆之後表明自己及其11位天武帝的兒女們亦明白均田制的問題,同時亦向那由他表示自己的兄長是不會採用古老的制度。
 
「雖然如此,但是大哥為了統治藝能界,在某時候會採用均田制…嘿嘿…」
 
阿古迪姆自言自語說了的說話,無意中被身旁的七夏聽到。
 
「阿古迪姆殿下?你為何自言自語?」
 
「沒什麼?」
 
阿古迪姆思考的並不是眼前的neoMagius,而是在水德寺與時女一族戰鬥的兄長沙諾爾,為避免neo Magius及那由他等人的注意力拉到水德寺,於是…
 
「靈夢、那由他、沙夏,妳們根本完全沒有了解到8年前的大海嘯後,所發生的真實,現在他們(指美國聯儲局)正推行量化寬鬆,在全球一體化環環相扣的情況下,如果美國經濟結構崩潰,日本及南韓是會跟隨崩潰,如果不是國內的次文化行業成為帶領日本經濟的火車頭,我估日本經濟已經一早玩完。他們在美國不停濫印銀紙,憑妳們這些可笑的魔法少女想叫停QE(量化寬鬆)!可能嗎?既然妳們不會聽,就由我的惡作劇明星牌組就代替莉露姐打倒妳們!」
 
阿古迪姆就向靈夢及那由他等人說明美國聯儲局現時做的QE政策非常荒唐,他更認為繼續瘋狂印銀紙,下場就會通帳,之後日本及南韓的經濟亦會崩潰。
 
他士氣高昂地把奶白色的決鬥盤裝上自己的左手,並揚言用自己的惡作劇明星牌組消滅所有的neo Magius。
 
但是,在身後的咲夜看見後,她向七夏問道「阿古迪姆殿下擅自決鬥,會不會有問題?」
 
「不會有問題,因為主公已經在水德寺準備與時女一族的領導決鬥,而且最重要是引開neo Magius的注意力,如果我沒有估計錯誤,已經有魔法少女開始搜索水篠環,最重要是,對面的巫女小姐亦不知道我們的真正目的。」
 
咲夜對七夏的解釋亦非常了解,因為沙諾爾的今次的作戰目的就是為了得到天才校園偶像水篠環,這個才是重要。
 
此時,阿古迪姆突然向只得11歲的八雲御影說了一些奇怪的說話。
 
「御影妹妹,其實以妳又活潑開朗的性格,妳應該可以成為偶像?我在美玉口中知道妳的願望是守護傳統零食店明日屋,如果妳可以做到偶像,不單止可以穿著可愛的衣服在舞台上唱歌跳舞,更可以保護妳喜歡的明日屋,而且會有更多人喜歡妳及包養妳的一生。」
 
「那麼…我…」
 
「是…我的願望不止守護神濱市…其實我更希望明日屋可能繼續下去…我其實是希望與和泉壯月一起…一同開心地在明日屋吃雪糕…是嗎…姐夫…真是可以幫我守護明日屋…?」
 
御影聽到阿古迪姆的引誘後,她竟然放下對沙諾爾等人的敵意,儘管是那由他亦無法勸阻。她之後一邊想起她的青梅竹馬的壯月,與及可能被清拆的明日屋,悲傷地步行向阿古迪姆的面前。
 
「沒錯,如果是為了明日屋及妳喜歡的人,那麼就來我的身邊。」
 
儘管那由他喝止御影,但是悲傷的御影亦無法聽見。
 
正當御影去到阿古迪姆面前,一道大風突然吹向阿古迪姆,而咲夜同時感覺到在天上突廿其來的怪風後,就知道有幻想鄉的人來到,她就隨即拿出陀錶,亦用時問停止。
 
「風刃舞!」
 
此時,上空就有無數的風刃向著阿古迪姆等人攻擊,妖夢及七夏同時用她們的刀為阿古迪姆擋下風刃。
 
「靈夢,是機會了,快些帶那個小女孩回來。」
 
而靈夢聽見上空的一道少女的聲音後,她就立即飛到御影的身邊,並把正哭泣御影抱走。
 
「靈夢,休想想抱御影走!」
 
咲夜看見靈夢企圖抱御影離開,隨即就用變出無數的飛刀擲向靈夢,不過內向的三輪光音的泰瑟槍,與及其他neo Magius的羽毛們的援助攻擊下,靈夢可以在無傷地帶回御影回那由他的身邊。
 
「謝謝妳救回御影,她只是個小孩子,如果她真是成為偶像,她可能會成為…」
 
那由他向靈夢作出道謝,不過靈夢就打斷了那由他的道謝。
 
「不需要客氣,因為我不想一個小學生變成一些人的洩慾工具,是嗎,早苗?」
 
靈夢說完後,一名與靈夢差不多年齡的少女,在阿古迪姆面前出現。她擁有一頭長度過肩但不及的腰綠色長髮,白底青藍色鑲邊的上衣和還有水珠或御幣形狀圖案的藍色裙子的巫女裝束,同時亦手持與靈夢不同的御幣,令人給予一種清新的感覺。
 
「當然了,因為我在上空看見這個阿古迪姆所說的東西,真是令人不可以接受!」
 
早苗在說完之後,她就憤怒地掌摑阿古迪姆的左臉。場內所有人對早苗打人的舉動感到震驚。
 
「妳這個三流巫女,竟然掌摑阿古迪姆殿下?妳是不是不想活嗎?」
 
「咲夜,我知道那麼做,妳一定會殺我,但是我一定要說出來。」
 
雖然咲夜、妖夢及七夏三人用自己的刀對準早苗,但是憤怒的早苗已經有被殺的覺悟。
 
「原因你們這些異界鮮卑人原來比以前的鮮卑更殘暴不仁,你為了拉走那個叫御影的小妹妹,竟然要她做偶像?」
 
「那麼有什麼問題?做偶像是少女的夢想,而且她是為了自己喜歡的人成為偶像,這個是絕對沒有問題!」
 
早苗對阿古迪姆拉走御影感到憤怒,但是阿古迪姆反指御影是為了自己喜歡的人成為偶像是正常的事。
 
莎夏之後接著斥責阿古迪姆所說的一切是謊話及自私。
 
「儘管全世界的經濟非常惡劣,你們是怎可以用你們的自私來統治世界,我及姬奈之後因為自私的戀愛價值觀而令身邊的人討厭我們,因而被弧立,但是傑克罵了我們之後,知道我們做的事是錯的。就是因為在跌倒的地方再次起來,再有現在的我及姬奈。」
 
那由他就對莎夏的斥責感到欣慰。
 
但是七夏就用懷疑的態度向早苗問道「早苗小姐,既然妳聽到阿古迪姆殿下說話,那麼我問妳,妳對QE有什麼看法?」
 
「不需要多說,如果印銀紙真是解決到問題, 世上就不會有窮人了,但是結果銀紙會被貶值,同時又造成通帳,其實QE只是拖延時間,根本冇解決到問題。還有,現在日本以藝能界支撐日本經濟已經有問題,沒錯,如果御影妹妹可以成為偶像,是可以達成她所謂的願望,但是如果你們會對御影有愛心嗎?其實你們只是當御影是洩慾工具,是嗎?如果是有極度扭曲的想法,我就用牌組把你們完全消滅。」
 
早苗就完後,就拿出決鬥盤,並向阿古迪姆發出決鬥要求,當然阿古迪姆是會接受的,因為他就可以知道究竟是什麼人委託早苗及靈夢,而且更可以知道他們對經濟及藝能界的想法,不過重要是引開所有人的注意力,給自己的兄長完成任務。
 
一場即將在參京區的決鬥,與及另一場在水德寺即將發生的決鬥,將會因為一名學園偶像而展開。

(待續)


創作回應

可可羅
抗議啦,怎麼還不趕快開始決鬥?? [e22] [e22]
2022-10-03 20:44:34
蘿莉控凱撒
我未決定誰人與靜香決鬥。
2022-10-03 20:45:41
丹雀
回樓上,偶爾像這樣鋪成劇情也不錯,有各自的理由,期待下一章能帶來一場精彩的決鬥。 [e12] [e12]
2022-10-03 23:51:59
亞爾斯特
這個嗎?故事不錯,只是看了看有些地方少字了。
2022-10-07 13:48:59

更多創作